没得玩,是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

    至于具体到底是什么,他郑绍很清楚。

    一瞬间他就如坠冰窖里,刚才他还在笑眯眯的,甚至在接电话的时候心里狂喜,因为他认为是自己升迁的消息到了。

    但谁能知道,竟然会给出这么一个不好的消息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已经完全懵逼了,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问的时候,那边却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声。

    对方早已经挂断了电话了!

    郑绍愣在那里,完全就不知所措了。

    李晋坐在那里,一脸含笑。

    怎么回事?

    郑绍依旧还有些不大相信,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人给踢出局了。

    不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间又走进来了一个人,这人一身军装。

    看到这人肩膀上的肩章之后,郑绍悚然一惊。

    这是个中年人,进来之后看到邓老立刻便狂喜,“老上级,果然是您在这里啊!”

    说着他赶紧往前几步,对着邓老伸出了双手,使劲地握着。

    “小章,你怎么在这呢?”看到来人,邓老也有些意外,不过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我也是在这里有些事情的,也是来见住持的,刚刚听住持说这里住了几个老人家,很喜欢喝大红袍,我就在想会不会是您?您可是跟我念叨过不少啊!”小章呵呵一笑说。

    邓老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小子,没白费我带了你那么久啊。”

    小章一笑。

    “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邓老指了指李晋,“这位得认识一下,李晋。”

    小章原本是一脸轻松的表情,但在这个时候却瞬间凝固了表情。

    李晋!

    他身体就颤抖了一下,他跟一般的人不同,他知道一些秘密,因为到了他这种级别的,是可以知道一些秘密的。

    “哪……哪个李晋?是……梅河村的李晋?”他有些惊惧地问了一句。

    “当然了!”邓老点头,“这次带我们出来旅游的。”

    小章差点就站立不稳了,这特么的……竟然是带你们出来旅游的。

    “李先生……”小章对着李晋很郑重地行了一个礼,“真是幸会。”

    李晋笑了笑,“客气了。”

    并无过多的话语,但是却已经点明了李晋的地位。

    旁边郑绍在这个时候脸色已经完全苍白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真的是惹到了铁板,自己压根就不是别人的对手啊。

    “这位是?”小章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皱着眉头问郑绍。

    “郑氏集团的郑总的大儿子,说是叫什么郑绍的,前来让我们给他们二弟道歉,还想抢我们的大红袍呢。”李晋可是没客气,把他之前的行为全给说了出来。

    小章的脸色已经有怒意了,这个家伙好大的胆子啊,我老首长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大红袍,你竟然还想抢?

    “不是……”郑绍大汗淋漓,赶紧就解释,“我……我也就是上来跟几位聊聊天的,也是瞻仰一下你们的风采。刚才都是玩笑的,我对各位其实很尊敬的,完全就不是这样的……”

    郑绍心里已经在哭了,这他妈都什么事啊。

    李晋也不再逗他了,冷冷地说:“既然是这样,那还不快滚?等着我来赶你?”

    郑绍一听,立刻便灰溜溜地滚了,再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来来来,喝茶!”他这一走,邓老立刻便招呼着小章坐了下来,“大红袍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这味道绝了。小章,今天你就托我的福,喝上几杯。”

    小章也是满脸笑意,坐了下来喝茶,时不时还看着李晋。

    但是看来看去他都没有发现李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是跟我们一样啊,而且看着还挺和气的。

    聊了一会之后,大家就散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邓老他们早早便起来了。

    李晋睡得稍长了一些,不过起来的时候也还挺早的。

    吃过了寺庙的早餐供应之后,李晋便想着将他们带离这里了。

    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了,没有必要再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了。

    于是李晋早早跟住持告别了,住持倒是盛情挽留,但是李晋去意已决,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只说要以后但凡是那三株母树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李晋。

    这让住持松了口气,有李晋这句话就好办多了。

    下山的时候,李晋一想自己得去跟麦秋牙告个别,于是便独自离队了,让他们先回酒店,自己去跟麦秋雅道别。

    去的时候,李晋还拿了一小袋的大红袍去。

    麦秋雅他们正在那里拍戏,看到李晋来之后大为高兴。

    李晋将茶叶给了麦秋雅,然后就告别而去了。

    回到了酒店里,那些人已经整装待发了,就是李晋的东西都已经让萧玉如收拾好了。

    “咱们现在去哪呀?”司机回头问李晋。

    “先去市里一趟吧……”李晋想了一下说,“补充一些东西,买点东西回来,然后咱们再出发。对了,这次去海边吧,你们这些人应该没有几个是真正见过海的。我们镜山湖虽然漂亮,但毕竟不能算真正的海。走,带你们看海去。”

    那些人轰然答应。

    一路开着车子便进了市里。

    虽然不如大城市繁华,但其实还不错。

    到了这里之后,先是找了一个酒店,然后就想着去买东西。

    买东西这件事情女人最擅长了,于是柳知白白素和杨秀珠她们组成了一个小队,前去扫货。

    当然了,山贵进春他们就得去帮忙拿东西了。

    这么一来,李晋他们就在酒店里等等。

    她们刚刚离开没多久,酒店里便来人了。

    来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来到了酒店就找李晋。

    李晋刚巧就在下面坐,一听有人找自己,回头看了一眼说:“我就是。”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恭敬地走过来说:“我是郑氏集团的老板郑建全,见过李先生了。”

    李晋正在那里打牌呢,听完他的介绍就愣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说:“郑老板,这可真是好玩啊。从我到武夷山开始,我一连见着了你们父子三人。前两个都是对我有着很大的敌意的,该不会是你也对我有敌意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327章进城买东西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327章进城买东西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327章进城买东西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327章进城买东西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327章进城买东西】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临虚问道最新章节

        一个出过仙人的宗门。rn一盘的惊世骇俗棋局。rn一个跳出棋盘的小修士。rn一条曲折离奇的命运。rn

  • 荒古蛮神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平凡的孩子,在盛世长安,却因重瞳成为战乱之祸首,被逼离开凡尘,踏上大荒之旅。进入了匪夷所思的奇幻世界,一步步揭开上古洪荒之谜。  昆仑和蓬莱是否存在?蚩尤涿鹿之战,是否身死异处?而上古五帝舜究竟是贤君还是暴徒?  华夏和苗族争斗百年,是为何故?  本文涉及三海经,及上古多处神话,三千年来第一重瞳,是如何颠覆历史?将一一为大家揭晓

  • 诡物奇谈最新章节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比如民间就有一门神秘的职业,叫做法器商人!法器商人和道士同宗同源,却更强于道士。当遇到难以解决的灵异事件时,他们往往会挑选桃木,槐木,雷击木等等天然材料,花费无数时间,或雕或凿,制造出一种极为厉害的驱魔神像。据说神像开光之日,法器商人会请历史中的传奇人物进入雕像之中,赋予雕像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不但可以震慑鬼怪,还能调理风水,令人官运亨通,财源广进。这些传奇人物包括铁面无私的包拯,安家护院的秦琼,武财神关羽,江鬼神屈原等等。因此法器商人店面虽小,吃的却是本事饭,每天上门的客人络绎不绝。我便有幸成为了一名法器商人,二十年来解决了阴童子,饿死鬼,吃人老井,冥婚纸人等等无数诡异事件。下面就来讲讲我这传奇的一生……rn

  • 小幸运最新章节

        唐一菲是身份不得见光的私生女,从小陪在盛海集团二儿子盛海生(男二号)身边,盛海生跟双腿残疾,性子寡淡,两人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两人明明互相喜欢,却没有在一起。经年以后,唐一菲遇到一个叫做莫展的男人,他热情如火,又大胆追求,而且他跟盛海生也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唐一菲面对他们俩,一个是青梅竹马的初恋对象,一个是热情如火的王子,她该如何选择她的小幸运。

  • 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最新章节

        平凡人的小时空直播生涯。方若华身为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那一个,穿越各个小时空认认真真生活,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她曾经最向往羡慕的那类人。js330

  • 黑道之崛起风云最新章节

        在小学就被欺负的王飞,上了高中因救了自己心中的女神和学校混混打了起来,后来在一群兄弟的鼓励下决定要混出一片天来!

  • 寒门小媳最新章节

        30岁的大龄剩女苏欣然一睁眼就成了13岁的小萝卜!整整年轻了17岁!可这年轻的代价也太大了些,穿成无父无母的小乞丐也就算了,这黝黑皴裂如树皮的皮肤又是闹哪样?不知道乞丐是个靠脸吃饭的行业吗?还让不让人活了。

  • 极道蜃王最新章节

        在徐墨心里,修行只是另外一场旅行,他追求力量,只是想看沿途更多美妙的风光。“可大道艰难,修行者万千,有明争,有暗抢,有以势压人,甚至强大之人不经意的动作就能让弱者灰飞烟灭,身处其中,谁又能独善其身?”“我这么无害的人都有人跟我过不去,岂不是找死吗?也罢,那就把他们送去蜃境当肥料吧!”

  • 家兄又在作死最新章节

        修界第一人,玉华派太上老祖后池,修为深不可测,千百年来未逢敌手。却被魔尊嘲讽为骨灰级的老光棍,化石级的单身狗,别说是妹子,连个妹妹都没有。为了找回场子,他决定把对方如珠如宝的妹妹,拐过来当自己妹妹。先救她,养她,教她法术,喂她吃饭,给她讲床头故事,送她奇珍异宝。嗯,这样应该就是个完美的哥哥了,她绝对想不起原来的哥哥。妹妹时夏:这个一脸杀气,每天晚上拉她起来讲鬼故事的变态,到底想干什么?修仙界好可怕,她想回地球!

  • 帝姬策:魅惑江山最新章节

        初见,她绝代风华,一眼万年rn重遇,她艳压群芳,一夜成名rn身为帝王,他却只为她倾心,从此独宠于后宫rn身为臣子,他虽为她而痴,却只能暗中相护rn她利用帝王之恩,迷惑臣子之心,只为她那被历史掩埋的国仇家恨,rn当事实的真相残忍的在他的眼前铺开,rn他们又该何去何从?是守护真爱,还是为国弃爱?rn而她,又该是回报他们的真情,还是坚持自己的信念?rn这一段段情感的纠葛,是命中注定,还是孽缘所致,rn亦或是步步精心的结局,让我们拟目以待。

  • 草包公主闹校园最新章节

        我天真的以为自己设计杀死了仇人,救出了妈妈,却想不到早已深陷在一场阴谋之中。风爵殇是我最爱的男人,可他偏偏却是仇人的儿子,我们注定势同水火。他说:“萱萱,我根本不承认她是我妈妈,我帮你一起复仇,好不好?”她笑着回答:“不,一想到你身体里流淌着她的血液,我就觉得恶心想吐。”他面带苦楚:“如果你觉得肮脏恶心,那我就不要这些血,我让这些血流干流尽!”当看到他身上大片大片的鲜血涌出时,我奔溃大哭。何其有幸,遇见你。“你坐了我的位置,就是我的人。”“我夏涙殇只对两种人感兴趣,一个是我喜欢的人,另一个是不喜欢我的人。”他原以为自己能用旁观者的身份,看待她身上的一切。他以为他能分得清友情和爱情,他以为他能分得清同情和爱情,他以为这辈子除了夜茜玖意外不会再爱任何人。

  • 剑镇鸿蒙最新章节

        南北朝乱世,三圣观争锋。  玉虚观主掌元始九印,雄霸天下。九天之主杨坚篡北周立隋,改元开皇。  太上李家诞生真命天子,紫气浩瀚九万里。千古女帝,光耀史册。  盖世妖魔,远古大巫,难挡碧游观诛仙四剑,一剑光寒十九州。  洪荒本界,诸圣消失。风起云涌的黄金大世,一位天外来客,修无上剑阵。  搅动洪荒风云,称尊三界六道。  剑荡九天十地,横扫八荒六合。

  • Loli萌妻有点甜,冷面Boss乖乖宠最新章节

        他是国际财团雷厉风行的首席Boss,却对路上捡来的小女孩束手无策。她是暮云集团的独女,名门中的名门,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奈老爹自带坑女属性,一瓶药下去,重生在六岁小女孩的身上!好在脑子清醒无奈被黑道追杀,只能向冷面男神卖萌撒娇,求保护。第一个月,她对他说:“顾时荆,我看上了一辆跑车,你给我买下呗!”他无奈:“小孩子要有礼貌,乖,叫叔叔。”第二个月他对她说:“乖,过来叔叔给你洗澡!”她炸毛:“男女有别,你想占我便宜?”“你是小孩!”她越来越闹,他却越来越宠

  • 老衲不是唐僧最新章节

        韩靖成:女施主,请把你的豪车施舍给老衲吧。  韩靖成:女施主,请把你的别墅施舍给老衲吧。  韩靖成:女施主,请把倾国倾城的你……也施舍给老衲吧。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老衲好歹也是得道高僧、一寺方丈,老天为什么把一个小白脸商城绑定在老衲的身上。

  • 余孽最新章节

        你曾经见到过这世界多少灵异和诡异?跟上我,我带你们去看一眼!

  • 南遗密码最新章节

        奇宝易得,秘藏无价。一本神秘天书,迁出千古迷案。一对活宝冤家,生死探秘,解千古谜局。

  • 剑掌诸天最新章节

        三世轮回历劫!  一朝脱劫,鲤鱼化龙!  诸天万界,妖魔鬼怪为所欲为,仙佛神人天地纵横。  以万界为棋盘,从天剑天域开始,凡阻道者,斩!凡不平者,斩!

  • 拯救世界的黑科技狂人最新章节

        终极人工智能“川智子”完成.    超级计算机“海马”完成.    无线电流传输技术完成,    永恒宇宙粒子学论证完成.    ……    前夏科院博士生陈梦川一梦二十载,见证了科技爆炸人类灭亡,化身黑科技狂人!拯救人类!崛起于华夏,冲出地球,走向宇宙!    (日更2章,上推荐保底日更3章,上架10-15章保底爆发!)

    本章内容提要:
    ...    没得玩,是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     至于具体到底是什么,他郑绍很清楚。     一瞬间他就如坠冰窖里,刚才他还在笑眯眯的,甚至在接电话的时候心里狂喜,因为他认为是自己升迁的消息到了。     但谁能知道,竟然会给出这么一个不好的消息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已经完全懵逼了,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问的时候,那边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