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戈终于松了一口气,倒不是东山道长松口了,而是因为他终于说了一句自己能听懂的话了。

    “您可以不画眼睛……”迪戈想了想说,“我想,您应该做得到。”

    “那就得看他的意志力强不强了……”东山道长淡淡开口,“没有了那一点指引,要想找到……难如登天。”

    迪戈有些迷茫,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我可以给你画一张图……”东山道长再次开口,“我略下眼睛不画,你们出去之后随便找一个画师加上眼睛,未必有多像,但是记得要擅长画眼睛的人才可以。”

    “谢谢!”迪戈赶紧就起身道谢。

    “有图吗?”东山道长再问。、

    “有的……”迪戈又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好几本书,同时还有几张古老的羊皮卷,放在了东山道长的前面,“您看看,羊皮卷上的都是以前我们那边的画师画的,这几本书则记载了圣子的外貌。您可以参照这些,当然了,具体怎么画还是看您自己的理解。我也知道,您的笔下就没有不具神的人。”

    东山道长点了点头,“三天之后,到我这里来取画。”

    迪戈再次起身,这次不是鞠躬了,而是对着他跪了下去。

    没多久,迪戈便已经起身下山去了,而东山道长则坐在那里没有动身,过了良久之后才拿起了画,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自从那个和尚死了之后,他感觉到了寂寞了很多。

    佛道两家,从一开始便走到了一起,虽然他们两个人连照面都没有怎么打过,但是彼此都知道存在着。

    可是……现在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啊……这里隐藏着高手,可是高手是谁呢?

    东山道长越想越有些烦,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么烦过和不安过了。

    于是他干脆就拿起了纸笔,开始画画。

    当然了,李晋对此根本就不知情,甚至连李二禾得了一本三字经的事情他都不大清楚。

    这一天,化验结果终于出来了。

    豆子果然就是徐洋的女儿,对于失散了几年的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徐洋两口子对着李晋不住道谢,而豆子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她虽然记得自己还有父亲,但是看到真正的父亲站在眼前时还是有些感觉不大确定。

    李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目送着他们离开这里。

    离开的时候,李晋给豆子买了很多的东西,有衣服有吃的。

    豆子离开的时候是带着义肢离开的,那是李晋所能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豆子离开之后,其他的小孩们已经开始陆续地上学去了,不过在上学之前,还有专门的老师教他们正常走路,吃饭。

    最重要的是先教会他们灵活地使用义肢,虽然说看着有些难,但幸好他们用着还习惯。

    张德在结婚之后马上便回到了公司上班了,杨秀珠给小鸾安排了一个还不错的工作,两口子马上便跑去看新房子了,还把李晋一起叫了过去。

    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李晋自己也挺高兴的。

    张德和小鸾在那里安排这里该怎么弄,那些该怎么弄,而李晋就坐在那里听着,这样真实的生活听着让李晋感觉有些凌乱。

    与此同时,迪戈再一次登门拜访了东山道长。

    东山道长这次没有在那里等着他,而是让一个道童在那里等着他,看到迪戈之后,道童将早已经包好的画给了他,一句话都没说便回去离开了。

    迪戈将画紧紧地抱着,对着东山道长的道观拜了几拜,然后便离开了白云观。

    下了山之后,迪戈根本就没有多作逗留,在当天便离开了梅河村,消失不见。

    不久之后,迪戈便出现在了教廷那里。

    作为被李晋当初大杀之后的教廷,根本就已经没有了什么高手,他们派出教廷里最高级的祭司出来迎接,将那幅画视若珍宝地放到了最尊贵的位置。

    接着他们的人开始四处寻找最优秀的画师,给那幅画画上眼睛。

    最终他们请到了一个很负盛名的画师,让他画眼睛。

    打开了那幅画,就看到了在一片血海之中,有一个长得几乎完美的人站在那里。

    虽然说色彩没有那么鲜艳,没那么多变,而且看着笔划也不多,但是看着却让人感觉到一阵冲击力。

    那名画师原本是觉得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了,但是看到画之后却无从下手。

    他坐在画前看了三天,最后喷出了一口血,因为他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才不会破坏这幅画的意境。

    虽然没有眼睛,但是这个人却好像一直都在看着自己,完美到了极点。

    教廷的人知道之后非常着急,便想着再去请画师,但是请画师的人已经苦笑了起来,这已经是他们所能请到最顶尖的画师了,要是他都不行,那真不知道还有谁可以。

    好在画师也是一个固执的人,并没有退却,而是让他们再等等。

    教廷就只能等着,等着这个画师什么时候能动笔。

    这些天来,教廷给了这个画师最好的待遇,好吃好喝的供着不说,更是找了几个绝色女人陪着画师,就为了让画师能画出那两只眼睛。

    画师也没有辜负教廷给他的待遇,在某一天从几个女人身上赤身走了下来,没有穿一件衣服,就好像有了灵感,竟然来到了教廷重地,开始拿着笔在那里画画。

    落笔难,但是落笔了,那就简单多了。

    画师一下笔,就好像胸口有了蓝图,因此画得很快。

    直到第二天早上,那幅图已经完成了。

    教廷的人大喜,所有祭司都到了那里。

    但是他们到的时候,画师却已经死了。

    这几天吃得白白胖胖的画师现在已经枯瘦得不成样子了,就那么坐在那里,看着那幅画,脸上还带着笑意。

    很显然,这一对眼睛,已经耗费了他的全部精力,再也支持不住,就那么死了。

    祭司们沉默了起来,下令将这个画师厚葬。

    再看向那幅画时,却感觉到那幅画栩栩如生,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上面下来似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209章画眼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209章画眼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209章画眼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209章画眼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209章画眼】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无尽星空最新章节

        公元2017年,来自宇宙深处的陨石撞击地球,从此海洋干涸,地势上升,动物妖化,人类陷入噩梦。rn此时并非噩梦,噩梦才刚刚开始。rn《无尽星空》唯一官方群:330263071

  • 逍遥战兵最新章节

        佣兵之王陈飞扬,一个厌倦杀戮而低调回归的超级强者。为报恩情,他成了一品药膳坊的服务员,给美女老板娘打工,却不料意外成就了传奇商业帝国;入住美女公寓,却有一个个美女租客接二连三上门合租;接送美女回家,还能撞上逆天金手指!是运气?是巧合?还是天意所为!他龙戏花都,游戏人间,携带天命风云之势,搅起九州云霆雷动!一身绝世身手,一双神鬼医术,铸就一代王者传奇!新书出炉,请多支持,书友群:435523103

  • 狼性总裁:不做你的女人最新章节

        一夜醒来,莫名被拍了照片,她被人设计惹上一个冷魅男人。
        她只等恶梦结束的那一天,从此,远离他的世界。
        但是在分手的一个月后发现居然有了身孕。
        再度相遇,他淡淡一笑,“女人,孩子都生了,以后就叫老婆吧。”

  • 与爱情有关最新章节

        俊俏迷人的女军医,遇上曾是野战部队的男军官。她阳光善良,他腹黑纨绔。本就相互看不顺眼的人,却走到了一起。学会了爱与被爱,重拾爱情最初的滋味,美好的生活就此拉开序幕。你以为这是童话故事吗?现实总是很残酷,越是相爱,越是恨极。当爱情,夹杂在阴谋中,如何去相爱,如何去判断谁对谁错?到头来,终究是一场梦里繁花。

  • 凤谋最新章节

        生死夺命,谁于其后运筹帷幄?乱世英杰,深颦浅笑谁知真伪?当年月下,是谁血刃封喉?如今谋定,看小女子凤临天下!

  • 重生之凰归最新章节

        前世,她因一句“娶妻当得顾镜辞”而羡煞天下,步步为营,她和他携手力挽狂澜,开创盛世。当他成为睥睨天下的九五之尊之时,昔日甜言蜜语耳鬓厮磨终究让她跌入万劫不复深渊,含恨而终。
        当再次回到过去,她已经心如死灰,却不得已再次卷入家国天下的厮杀中。而昔日被她算计到兵败自尽的死敌站在她面前时,她的抗拒与逃避终究被那一句定定说出的“得镜辞一人,则此生无憾矣”所动容。不负他两世倾心相恋,终得圆满。
        【阅读食用指南】
        ①架空历史,脑洞很大,勿考据
        ②传奇正剧向,偶尔丢个糖
        ③男主女主智商爆表,双重生
        ④万一蠢作者圆坑圆不过去......请记得我爱你们(比个心卖萌)

  • 超级鉴定术最新章节

        没有垃圾的技能,只有垃圾的玩法。方升将游戏里面最低级的鉴定术练到了95级,号称“人形外挂”,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大爷,就在他想要冲击更高级别的时候,他穿越了。从此,横亘十方,宇宙万物,无物不鉴。天下人,天下事,天知,地知,我知。“方升,你怎么知道我的弱点所在?!”“目标左腿膝关节处存在能量薄弱点,弱点表层现旧伤,伤口深度1.52毫米,伤口形状疑为箭伤。”方升显然不想多说。人也好,物也好,碰上鉴定术,一切弱点都将彰显无疑。js330

  • 仙女抽奖系统最新章节

        季鸣失业当天,手机无意中被巨雷击中,从而得到了仙界最新开发的抽奖机。从此之后,他开始了彪悍的开挂人生,邻家小妹,美女总裁,霸道警花,仙女、妖女、魔女一个接一个投怀送抱。

  • 少女航线最新章节

        你们知道5000年后的未来是怎样的吗?那是星舰少女的时代。而流年枫则是5000万星舰少女中唯一的男性星辰提督————————————本书算是舰娘类作品,但作者君保证是一个全新的,从来没有看过的,充满了趣味的,就算本身不萌舰娘的读者也会爱上的有趣作品。

  • 来自地府的上仙最新章节

        他和她在天地鸿蒙时就已经定了永世缘。她本来就是上仙,却被埋没在地府。
        从地府到天庭的这条路并不好走,受尽苦难折磨的他们,迂回后还能在一起吗?
        她在天庭揭露了各位上仙不为人知的黑暗过去,成了众仙的噩梦,遭受磨难不断。他们的爱情在重重考验中愈发情深弥坚。只是,谁能断定他们能否永不分离呢?
        可是在最后一刻,他放弃了爱情,她愤怒了……
        本性善良,为情所欺,无视万物,唯爱独尊。

  • 宠妻无上限:风骚总裁日日来最新章节

        “滚。”初见,她直接叫他滚,她要睡的男人不止要俊美,还要高端大气上档次。他邪魅一笑,长臂随意将她禁锢在身下,“好,咱俩一起滚……”滚床单……他的字典里,他要玩的女人不许是处儿,他要娶的女人必须是处儿,没想到那一滚滚出了一个老婆来。从此,他宠妻宠上了瘾。“梅少,太太买不到心仪的裙子,好象很不开森。”“去,把那家奢侈品店给爷买下来,那条裙子除了太太不许卖给其它任何人。”“梅少,太太跟人吵架了,好象是跟她父亲。”“马上给太太换个宠她的爹,跟她吵的那个,嗯,打个冷宫。”“梅少,太太跟野男人私奔了。”这一次,梅寒墨亲自出山,高调的坐进了女人要私奔的小车里等着女人上车,“宝贝,私奔可以,不过,对象只能是爷……”

  • 裂天战记最新章节

        轻摇曳影,拽波风流,天古苍茫,欲裂幕殇!这是一个瑰丽而波澜壮阔的世界,群雄并起,妖孽横行,谁主风流。

  •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最新章节

        他是东海龙宫的太子,她是阎罗殿里的女判官,左右都是搭不上边。偏偏奈何桥上一面,误了终生。收拾恶鬼斗公主,历劫百年不离弃。且看貌美皮厚女判官,如何拿下傲娇怕鬼龙太子!最波荡的出生最幸运的人,最不幸的命运也要走出最完美的路!堕魔易,成神难,我命由我不由天!

  • 重生之恣意纵横最新章节

        假如重生,我能做什么 我还年轻,所以自然是意气风发,恣意纵横

  • 大华恩仇引最新章节

        大华皇帝年迈,三子:颐王、颌王、贽王参与储位之争。远尘之父被颌王举荐往安咸郡督办盐政,自己被颌王收为义子留都城求学。远尘与颌王世子在华子监求学间成为挚交好友,并拜高人青玄为师。安咸传来噩耗,梅府竟被灭门。伤心欲绝的梅远尘只身前往安咸查探凶手消息。两年后,邻国结盟来犯,三王皆战死。夏承炫挺身而出,挽大厦于将倾。梅远尘的同窗好友百里剑意、诸葛星辰、皇甫天纵、公羊颂我等纷纷奔赴战场屡立军功,终于打退敌人。即将登位的夏承炫怀疑皇甫天纵、公羊颂我有反意,决定先行下手。二人察觉夏承炫意图,无奈引兵起事。公羊颂我因挚爱的弟弟在战场被误杀,性情大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梅远尘夹杂在几位好友之间,左右为难。终于双方到了决胜的时候,公羊颂我暗渡陈仓准备水淹夏承炫驻军的固州。夏承炫不想城中百万民众被淹,又找不到破解之法只得投降。投降前夜,向梅远尘坦白自己派人杀害梅府一家的事后拔剑自刎。

  • 九零奋斗甜军嫂最新章节

        相识十二年,错过十年,最终没有等来他,却等来他牺牲的消息以及一颗射入胸口的子弹。    再睁眼,重回十六岁刚高考完的第二天,自己还未被早嫁成为全县人口中唾弃的克夫与不孝的人,也还没有遇见他,一切悲惨的命运还未开始……    重生的李唐诗决定逆天也要改命,她要抢回属于自己的县高考状元,还要顺利去上京大学就读,更要与偏心的爸妈脱离关系,不再受他们的操控与折磨。    还要光明正大的向他表白,不再错过彼此时光,定要成为与他真正并肩前行的女人!    还在完成她前世的梦想,当一个故事大王!!!    【没有空间,没有异常,女主最大的金手指就有一个姐控的弟弟和一个爱她如命的男人】

  • 航空之王最新章节

        重生平行空间,成为顶尖飞机设计师,书写航空之王的神话。

    本章内容提要:
    ...    迪戈终于松了一口气,倒不是东山道长松口了,而是因为他终于说了一句自己能听懂的话了。     “您可以不画眼睛……”迪戈想了想说,“我想,您应该做得到。”     “那就得看他的意志力强不强了……”东山道长淡淡开口,“没有了那一点指引,要想找到……难如登天。”     迪戈有些迷茫,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我可以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