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大战的时候,任重楼自然就感应到了。

    他原本是在喝着酒的,但是感应到了这股力量之后,他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去。

    他看向了那个目盲老头,只见他早已经站了起来,正盯着任重楼看。

    与此同时,另外两边却出现了两个人,正好将任重楼围住。

    一人穿着红衣,看似红海。

    一人身着白衣,似仙中人。

    “看来你的生意是做成了,只是不跟我做而已。”任重楼面对着三个敌手,却面无惧色。

    目盲老人淡淡说:“你来晚了。”

    任重楼哈哈一笑,大声说:“我什么时候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出了选择。”

    说完他又看向了旁边那两个家伙,淡淡说:“翼皇,血族女王。嗯,我们又见面了。”

    翼皇一身白衣,跟之前进入里面的样子已经大不一样了,“任重楼,我承认你很强,但是这次你还能逃走吗?”

    血族翼族两大顶尖高手一起围剿任重楼,看来任重楼的确是无处可逃的样子。

    但是任重楼却没有任何压力大的感觉,反倒是豪气万丈。

    “你应该问你会不会死?”任重楼看着他们,淡淡地说,“若论生死战,你们三人一起上,就算我死,但最少能杀了你们其中两个。”

    翼皇和血族女王的脸色都变了一下。

    任重楼……实在是一个变数!

    从大乘境界的人数来看,其实他们遗族是稳压山上一头的。

    但是山上之所以能顶到现在还不倒下,那就是因为任重楼这个量级。

    其实任重楼从山上到遗境来的第一时间,血族女王和翼皇都感觉到了。

    翼皇最先出战,千里之外飞身而至,与任重楼对战百拳。

    这一场打得天昏地暗,最后翼皇竟然力竭而去。

    然后血族女王想趁机占便宜,对任重楼出拳,但是谁知道任重楼在力战翼皇之后还有余力,硬是与血族女王战成了平手。

    血族女王大骇,也跟着翼皇掠走了。

    然后便是任重楼大杀四方,可以说一己之力杀穿两界。

    这些都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知道,外人并不知道。

    “你好大的口气!”血族女王和翼皇都没有说话,但是目盲老人却开口了,淡然地看着任重楼说,“一介凡人,真以为能屠戮天地?”

    任重楼洒然一笑,不屑地看着目盲老人说:“我任重楼的眼光从来都不在这几界,而在仙境。拿境界来说,你们都是金仙,大金仙,甚至有可能触摸到圣仙境。我任重楼跟你们平级,不过是真武而已。但是那又如何,我任重楼可不是跟你们一样闷头修炼而来的。我任重楼是一步一个脚印,从无数的生死中破境的。我的真武,一拳可破天!别说你只是一个谪仙人,便算是当你的鼎盛状态,也不过是一拳事。”

    天下之在,都不过是我任重楼一拳事而已!

    “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目盲老人的眼睛已经慢慢浮现了,看着任重楼,“你任重楼锋芒太露,是必死。”

    “就凭你们?”任重楼哈哈大笑,指着天空说,“我来猜一下,你这个谪仙人这些年一直都想着重登仙位,而且很凑巧,天上那些废物刚好在地上有两个难题解决不了,你这个谪仙人刚好就派上用场了。所以他们才会对你网开一面,如果我猜得不错,只要你杀了我,然后再杀了李晋,应该便可以重登仙位了吧。”

    目盲老人一脸淡然地说:“这个猜测并不难。”

    李晋又看向了翼皇和血族女王,淡淡说:“那么他们呢?对了,该不会也是许了神位吧?”

    翼皇微笑看着任重楼,“任重楼,你死了,我们便登仙位了。”

    任重楼哈哈大笑,“我还以为翼皇和血族女王两个遗族掌舵者能有一些不一样呢,原来都不过是走狗货色而已。一个神位就将你们给收买了去!”

    “区区一个凡人,知道我们遗族人追求的是什么?”血族女王凛然说。

    任重楼却淡淡地说:“追求?你们不过是追求着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们能给你们一个神位而已。这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我人族向来鼎盛,哪怕低到尘埃里,终于也有一天也会崛起。这片葬仙遗址,当年起义的也是我们人族。要不是这一次你们遗族趁机占据了这片天地出去,打压我们人族。只怕我们人族也不会沉寂这么久,说到底,你们不过是一些捡便宜的小人而已。”

    血族女王死死地盯着任重楼。

    任重楼看向了目盲老人,淡淡地说:“原本我以为你在这里的这些年来已经看透了,但是看来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愚蠢啊。重登仙位?今天我任重楼得要让你知道,有我任重楼在这里,谁想登仙位……就得问过我的拳头!”

    头字出来,任重楼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座高楼,稳稳地压在他们的上头。

    “杀了他!”目盲老人缓缓开口,任重楼的确是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跟几千年前人族反抗一战有着巨大的相似。

    任重楼感觉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从千年前走过来的人。

    他有着那个时代人的特质,极度的自信,而且从来都不屈服。

    作为死在葬仙遗址中的一个苏醒神魂,目盲老人对这种感觉真是有着太深的印象了。

    这种人无畏,所以他们敢斩天劈地。

    仙界的人之所以对会着自己许下诺言,说起来还是希望身在凡间的自己能将这个棘手的家伙灭了,说起来,自己还得感谢一下他呢。

    翼皇和血族女王根本就不需要目盲老人多说什么,他们很默契地站到了一边,将全身的气势提高到了顶点。

    轰!

    任重楼已经出招了。

    他的招数很简单,就是一拳。

    任重楼这种人,早已经不使用兵器了,对于他来说,那引动兵器反倒是束手束脚。

    他的一双拳头就是天底下最锋利的刀。

    这双拳头,要打上天门。

    他任重楼的眼光,从来都不在这些什么遗族身上。

    仙人而已,我一拳杀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27章以一敌三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27章以一敌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27章以一敌三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27章以一敌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27章以一敌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重生丫鬟有点毒最新章节

        前世她辗转于无数男人身下,只为那人平坦的未来,不料最后却落得个一无所有、命丧黄泉的下场,老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决不会再任人鱼肉!这一世,她要翻身做主,为自己而活!

  • 我的漫画师女友最新章节

        一边是不辞而别抛弃自己的负心汉宫铭炫,一边是尽情压榨自己的大金主沈云挚,?丝画手夏木木表示,如果可以,她选择狗带!沈云挚却不容她考虑,直接抛给她一份私人助理的工作,薪水天价。夏木木连忙抱大腿,顺便发挥所长设计各种老板同款赚钱,忙得不亦乐乎。当有一天老板在办公室发现大家都用自己的肖像马克杯时,夏木木知道自己药丸……被迫当苦力,夏木木免费为百云集团设计一套卡通形象,谁料一炮走红,自己竟然从此成为知名画手,拿奖拿到手软?rn

  • 不完整时光最新章节

        我,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为了保护我爱的女生,留级了,可我爱的女生她却离开了我。身为留级生的我受到了全校的鄙夷,我没考上重点高中,但因为这件事我的一生产生了改变……

  • 染指娇妻:莫少的私有宝贝最新章节

        为救男友的公司,盛初璐献身给莫霆西。起初莫霆西三个字对盛初璐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他冷酷毒舌,对她的羞辱如同家常便饭从不间断。却也愿意在她最困难无助的时候伸手拉她出深渊。她对他慢慢改观,从恐惧变成感激的时候,他却毫不留情的说:“你只是我的玩物。”她伤心欲绝,远走出国,想跟他划清界限。可他却穷追不舍,对她温柔体贴呵护备至。还霸道无比的说:“孩子都生了,还想跟我划清界限?”

  • 这个战神有点萌最新章节

        白小粥魂穿到武力值超强的战神身上。她觉得成为土豪和拥有美男完全不是梦想!美男傲娇,不拘小节扛回家!成土豪,打劫富天下!“你试试?”某男俊朗面孔出现,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咳咳……我是说我的夫君,武功傲视天下;我是在说,我要赈灾济天下!”白小粥结结巴巴。某男唇角微微一扬,结果就是大把追求者不见了,一堆金银财宝没了……这不是女强的世界,这是白小粥苦逼的穿越人生。穿越后的日子风餐露宿,身无长物;身中奇毒,不能学武……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废柴变天才,为什么她穿越,战神就变废物?!

  • 龙王传说最新章节

        伴随着魂导科技的进步,斗罗大陆上的人类征服了海洋,又发现了两片大陆。魂兽也随着人类魂师的猎杀无度走向灭亡,沉睡无数年的魂兽之王在星斗大森林最后的净土苏醒,它要带领仅存的族人,向人类复仇!
        唐舞麟立志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魂师,可当武魂觉醒时,苏醒的,却是……
        旷世之才,龙王之争,我们的龙王传说,将由此开始。

  • 豪门大叔:绝宠不良娇妻最新章节

        一月之间,男友和闺蜜双双背叛,她还来不及伤心,又被从小到大的玩伴陷害失去清白之身。身心都被伤得千疮百孔,此时母亲又重病来袭,在得知侵犯她的男人是前男友的养父后,她千方百计的去接近他。然而,在朝夕相处之间,她发现那个男人是真心对她,到底是该抽身而退,还是拉着他万劫不复……

  • 弃妇又一春最新章节

        前世外号女魔头的陆灼华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面临家破人亡,被人休掉的女人身上。  作者君:谈谈感想呗?  女魔头霸道总裁式邪魅冷笑,老子就算是穿越成王八也得是王八中的一霸你信不?

  • 花心娘子戏萌夫最新章节

        魏国奸相终于喜得嫡女,千宠万爱却养成风流习性。他是先皇后嫡亲血脉,陛下千依百顺却自请外迁离京。她是倾国倾城俏红妆,他是貌比潘安美萧郎。可是……脱人衣服看人洗澡强买强卖真的好吗?陛下亲笔赐婚不能逃吗?“父皇,儿臣是您亲生的吗!”结果,新婚之夜他被丫鬟下药送上新床,自此在重振夫纲的道路上前途无亮……“本王打死都不会与你圆房!”他宁死不屈。女子笑笑:“你觉得你现在能和我谈什么条件?一个被压的王爷没有发言权。”不用闹新房,已经鸡飞蛋打……

  • 雁落归墟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神秘的国度。传说,街道的最深处,有一座名叫“雁落归墟”的茶楼。这里,可以换取你想要的一切她双手托腮痴痴的看着他:“为什么我看你一眼,便目不转睛、无心正事,难道我中了你的毒?”他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女孩子要矜持,以后这种情话交给我来说。”【她嘟嘴呆萌又霸道的说:“谁都不可以和我抢,他是我的。”】0

  • 豪门无泪:谁偷了裴少的种最新章节

        宋紫菱:宋家嫡女,孤傲冷漠。裴帆希:裴氏总裁,商业奇谈,黑帮首领魏东霆:魏家家主,军方新秀,深爱紫菱顾琮玦:顾家少爷,温文尔雅,妙手仁心闫明宇:邪恶,冷魅,神秘,难测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当一个女人遇到四个男人,她该如何抉择

  • 军婚夜夜欢:狼性首长宠上天最新章节

        “首长叔叔,今晚你是我的!”一次酒后冲动,叶小七怎样都想不到,竟然惹上了一位宠妻狂魔!抢她角色的女明星被直接封杀,欺负她的恶毒姐姐被打的满地找牙,某位大首长宠她宠到人尽皆知,比阎王索命更快的死法,是得罪首长的小妻子!可只有叶小七知道,这家伙是狼永远喂不饱!扶着日日酸疼不已的小腰,某女终于爆发,“霍厉霆你混蛋!”事尽后,餍足的男人幽然起身,“混蛋?还有更混蛋的呢,我的七七,要不要试试?”“……”

  • 脱胎换骨:辣妹夺人心扉最新章节

        前世,当成母亲的兰姨给她下药,她被喂成胖子,任人欺辱。最好的姐妹虚与委蛇,毒哑了她,夺走了她的一切。最终,她一生尽毁,父亲惨死。重活一世,她决定以牙还牙,那些害她的人,她要让他们生不如死!给我下药?行,那我让你自食其果。想毒哑我的嗓子?行,那我让你知道什么是毁容!

  • 婚令如山最新章节

        “逃兵,一律枪毙!”首长威严冷喝,小女人却边跑边回眸:“那么逃婚呢?你也舍得枪毙?”天降婚令,首长你虽然又帅又酷又多金,但是我身为军中最美一朵花,如果你指东我就不敢去西,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哼,“从”与“不从”你说了算,但嫁与不嫁却得由本姑娘自己作主!

  • 变身极品小妖精最新章节

        “你渴望修仙吗?”  “不,我渴望妹子,很萌的那种!”  “当你触及到人类修仙的巅峰,无所不能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那我渴望修仙!”  说人话,这是一个少年重生变成了一只鸡,以一个妖的身份重新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交流群,411205653

  • 星妻嫁到:权少,宠不停最新章节

        三年前的阴差阳错,导致了若倾城和这个男人一生的纠葛。三年后,她是拼命向上的当红小花,他是呼风唤雨的商业权少。“若倾城,你还是一如三年前那般甜美啊”“不要脸!”“我不要脸,我只要你!”“唔。。。”“这次,你别想在逃掉了!”

  • 横扫异世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天君级的仙人可他却和妖相恋导致所有仙人视他为仙人中的败类玉帝更是命雷镇子将那只妖劈的形神俱灭而他却被关进修罗地狱受尽折磨

  • 明将军最新章节

        " 将军系列作品相关介绍  缘起:《偷天弓》——命运与幻想东归城守许漠洋听从明将军师叔巧拙大师遗命,会合笑望山庄庄主容笑风、无双城主之女杨霜儿、英雄冢弃徒物由心、兵甲传人杜四,合五行三才之力炼成惟一能击败明将军流转神功的神兵——偷天弓。儿暗器王林青亦介入其中,先射杀朝廷命官,再力毙登萍王顾清风,最终于幽冥谷中执偷天弓与明将军初战告负,二人遂定下了日后赌战之约。  四年后:《破浪锥》——那一场无涯的恩怨  明将军政敌魏公子亡命天涯,于峨嵋金顶死于天湖传人楚天涯预北城王之女封冰联手一击,封冰在滇南成立焰天"

    本章内容提要:
    ...    里面大战的时候,任重楼自然就感应到了。     他原本是在喝着酒的,但是感应到了这股力量之后,他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去。     他看向了那个目盲老头,只见他早已经站了起来,正盯着任重楼看。     与此同时,另外两边却出现了两个人,正好将任重楼围住。     一人穿着红衣,看似红海。     一人身着白衣,似仙中人。     “看来......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