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晋伸出这只手,将前面那块并不大的天空扭曲的时候,云端之上有仙人盯着李晋。

    “破境?怎么可能!”其中一个背着剑的仙人怒吼了一声,显然不大相信眼前的情况。

    “不是破境。”一个手持鱼竿的仙人摇了摇头,他也紧皱着眉头,感觉这事有些玄乎。

    “不是破境?那又是什么?”背剑仙人更不明白了。

    持杆仙人想了想,突然间说:“他走的是武道之路,难道说……他已经掌握了些天地法则?不可能啊!”

    “这个家伙不杀终究是大患……”背剑仙人蠢蠢欲动,“我下去杀了他。”

    持杆仙人摇了摇头说:“你现在下去也没有用,不但杀不了他,甚至有可能会被他所杀。”

    “难道就任他这么坐大?”背剑仙人怒吼说,“他可是我们看着成长起来的,到现在已经不受我们控制了,如果终于有一天,他真能威胁到我们,那个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持杆仙人苦笑了一声说:“他能威胁到我们,这是真的。但是我们在天上真的没有办法,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在翼皇和血族女王他们身上。这次去葬仙遗址的时空秘境里,会有很多高手,如果说让他们正面碰上,那他就有可能被人灭了。”

    “意思是我们只能这样看着了?”背剑仙人还是想出手灭了李晋。

    “之前的教训还不够吗?”持杆仙人淡然地看着他,“如果你有把握杀了他,那么你现在就下去吧。但是跌境之后,你在他手上必死无疑。”

    背剑仙人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剑把,脸色也慢慢地恢复到了平静。

    “没错……”终于他缓缓开口了,“你说得倒是实话,我们这些仙人要是跌境下去,恐怕没有几个人能不死。”

    “现在想想,为什么他能掌控那一小片天地才是真的……”持杆仙人皱着眉头说,“按道理来说,这应该是不大可能的,但就这么发生了,这事不大平常。武夫到了某种程度,比如说像任重楼,是能领悟到天地法则,而且威力巨大。但是……他离任重楼还有一段距离,不可能像他那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背剑仙人知道自己这个同伴在见识是上要比自己更为广阔一些的,马上便问。

    持杆仙人缓缓说:“有人在他的心底里种下了一道……玄心,只要他到了那个关口,就能领悟。”

    背剑仙人又皱起了眉头,这话让他实在有些不大懂啊。

    背剑仙人缓缓说:“难道会是任重楼?任重楼自己已经杀上到我们天门来了,但最终还是势单力薄,不排除这个可能。可是我总觉得任重楼不大可能,那么会是谁呢?”

    两个仙人看着下面的情景,感觉有些棘手。

    李晋其实自己也觉得有些玄,特别是刚才那一刻,在他的心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悄然盛开。

    而在此之前,他是没有半分感应的。

    但是事情就是那么神奇,就那么一会的时候,他便已经感觉到了对于小天地的掌控。

    他有些惊讶,同时又有些骇然。

    他刚才反问自己破境没有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了,他没有破境。

    对的,还只是大乘。

    如果说有什么的话,应该是在大乘之上精进了一些。但是……真的没有破境!

    他能感觉到,自己好像有了一片心湖。

    而在心湖之上,好像有一片盛开的心莲。

    李晋并不懂那是什么,只是觉得……让他神清气爽。

    李晋微微一笑,他伸手扯了扯。

    那个空间扭曲得更加厉害了,甚至可以说已经折叠了起来!

    里面的四个长老都惊骇莫名,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再怎么逃都逃不出这个空间,而且他们每一次往前不但没有拉开距离,反倒是让这个距离更加近了。

    这种情况让他们都十分骇然,想不能这是为什么。

    难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神仙?

    越想他们就越害怕,这事实在是太吓人了,怎么会这样呢?

    李晋一松一紧,前面这片小天地在他这样的掌控之下变得极度不规则了起来。

    几个长老在里面跳跃着,不时还摔了一个跟头。

    要是让苍云宗的人看到,只怕眼给子都会蹦出来,堂堂几个大长老,却在人家的手心里根本翻不出来,太可怕了!

    李晋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天个的确是能掌握得不错。

    一瞬间他就笑了起来。

    “既然已经能掌控了,那么不好意思,就拿你们几个来作为对象了。”李晋淡淡一笑,猛然间狠狠抓住。

    一瞬间,那个天地已经被完全扭曲了起来。

    里面四个长老都感觉到了极度地不稳定,全都往中间滑了下去。

    “快……破掉出去!”其中一个长老怒吼了一声,知道要是再不出去可能就出不去了。

    其他几个纷纷便要飞起,向着外面掠过去。

    但是空间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合上了。

    李晋的手掌并不大,但就将那片小天地掌握在了其中。

    他轻轻一压,里面传来了惨叫声。

    哦,死了吧!

    李晋轻轻一笑,然后将手打开。

    里面没有了任何生命的迹象,那四个长老已经让李晋生生压死了。

    “哈哈!”李晋放声大笑,这种感觉让他很爽。

    而在李晋所经过的某个荒山里,宅院依旧立在了那里。

    只是跟之前相比,没有了任何阴森的意味。

    门前那两只石狮子一脸正气,而之前悬挂在大门两边的灯笼也已经没有了,换上了正常的灯笼。

    沈知秀恢复成了一副少女模样,正一本正经地坐在旁边,不时拿眼偷偷瞧着看起来还正当年少的孔尚。

    孔尚只是微微一笑,面对着沈知秀的注视一点都没有不舒服。

    他抿了一口茶,看着前方说:“天地法则,他打开了那一道门了呀。”

    沈知秀一知半解。

    孔尚对着她指了指手,“把那本书拿下来。”

    沈知秀哦了一声,赶紧就将悬挂在门口的书放了下来。

    孔尚很仔细地翻了开来,之前留在那里的一颗心莲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19章天地法则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19章天地法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19章天地法则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019章天地法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19章天地法则】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万古剑神最新章节

        天下最风流的剑客,名曰沈三公子。rn  天下最有名的剑法,唤作万藏剑经。  rn  天下最强大最神秘的地方,是为弃剑山庄。

  • 和妹妹一起的日子最新章节

        恶魔妹妹强迫我假装男友去学校做挡箭牌,却在众目睽睽下吻了我……什么,要我和恶魔妹妹同居?!……什么,我和恶魔妹妹感情好到不寻常?……什么,女王妹妹是兄控?!……什么,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啊?!……

  • 黑化的主角你要不得最新章节

        写文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穿越饶过谁!
        作者你总会穿,男主你总会弯,穿越的蓝孩纸总是要搞基⊙ω⊙
        沈尧是种马文《我欲为君》中的辣个男主,
        顶着大陆?准君主的光环,实乃爱哭撒娇小少女,智障色情不可描述
        一朝穿越,沈楠成了主角……他正宫的弟弟,还是主角最顺手的……那把剑的剑灵。
        对此,沈楠很淡定,身份尊贵,靠山强大,相貌俊美,各种流弊,简直不能更满意,只除了――
        喂喂喂,主角你不要这么看我!我可以搞基!但是绝对不会下蛋!
        是不可能和你蒸一只包子出来的!
        不种马的种马文主角攻X作者受,攻受种类不明,画风清奇
        老作者不要脸的卖萌给你们看哦⊙ω⊙确定不点进来瞧一瞧么

  • 邪王专宠小蛮妃最新章节

        重生之前慕云黛为嫡姐手中利剑,为她斩尽一切阻碍,最后饿死冷宫。rn重生之后她绝不会重蹈覆辙,前世害她辱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rn拥有一个种田空间,能听懂植物动物说话是她最大的复仇武器。rn欧阳轩:“我娶妻六位皆诡异惨死,你为何还愿嫁我?”rn慕云黛:“假成亲而已,王爷不必太过当真。”rn下一刻,欧阳轩就宽衣解带,笑的邪肆,“本王不介意弄假成真。”

  • 超级军工科学家最新章节

        重生平行空间成为超级军工科学家。js330

  •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最新章节

        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大龄未婚青年。在古代,她却变成了他!生在农家,他不想一辈子种田,没有一技之长,不会发家致富,那就只能尽力往读书方面发展了。至于是男是女?在生存面前还需要矫情吗?PS:本文女穿男,主角会娶妻,一对一,像一般人一样生活,不搞基,基本上没有什么金手指,现实流。此外,本文的科举制度和流程参照明清时期。

  • 妖孽难驯,本娘子要休了你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到猫妖形态的他,她便直言不讳,“我找老公又不是只看重钱,要相貌端庄彬彬有礼功能强盛!这些条件缺一不可!”他化为人形全身赤luo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便袭击了他的下身,微微一笑,“我甚是满意。”比起流氓她总是更胜一筹,而比起腹黑则是他棋高一招。“若是明日之前你还不签字,那么便算是毁约,后果怕是你承担不起的。”“况且昨夜你也说了,对我很满意。”林家的家主亲自做主同意了婚事,她想到他那浑身足以杀人的煞气咬牙搬出林家。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等她发觉,而那真相却是让她接受不能。他是为了他最为重要之人接近她,而她的命则是那个人的药引……她是他的这千百年来的惟一一次心动,却也是他的情劫,他主子的命。错一步则错终身,那么他们该何去何从……

  • 首席的契约情人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还是个冷情的杀手,他却突然闯入她的世界,让她再次燃起对感情的渴望。可是当她选择抛下一切选择拥抱这份爱情的时候,最爱的他毫无预兆的背叛让她措不及防。五年后,她为了复仇再度回到这个曾经让她伤痕累累的城市,却因为无数契机和私怨,成为他的契约情人。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种合作方式,为了了解当年的恩怨的一个方式,可是她却发现自己还是无法逃脱他温柔。

  • 罪界崛起最新章节

        可怜的古风,从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时,仿佛就已经注定了倒霉,被白狼以拳脚暴揍,被兔子以雷光在后面紧追,还有一个小萝莉在一旁拍掌大笑,强迫当他主人。这样的可悲生活何时结束?但结束之时,为何少年会有淡淡的哀愁与深深的回忆?我不要这天,挡不住我一棍之威,我也不要这诸天神佛烟消云散,我只要她,回来便好!一段神秘的众神传承落在了他的身上,一根盘云神铁让他横扫大陆众强,一篇神秘的化龙诀,九变腾飞。出血地,入战阁,横扫八方敌。进四方,化青龙,征战无悔。且看古风如何纵横大陆,睥睨四方。妖兽?什么,你是太古妖族,可否好吃?一棍子打死,起火生炉冒紫烟。抢走公主当侍女,抢走神子当书童,镇山神兽抱回家,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 七零甜妻撩夫记最新章节

        顾泠泠[líng]重生了,趁着一切都没发生,要将辣个男人牢牢撩在手里。  她双手叉腰小得意:咱可是十八般手艺样样精通,不信撩不到你。  某男狡黠一笑:媳妇,才尝过八般手艺,还有十般没试过,来,继续继续……  顾泠泠揉着小蛮腰,嘤嘤嘤,失算了。  一不小心撩到一只大灰狼,还是披着狐狸皮的大灰狼!

  • 超级黄金眼最新章节

        女朋友劈腿,又被公司赶走,房租到期,没钱交,只能和两个陌生女人合租。祖上积德,我获得了布置风水的能力。我准备重头再来,玩玩赌石,混混股票,用钱把老东家收购……有谁知道怎么干么?在线等,挺急的!

  • 骄妻惹火:老公别乱来最新章节

        她不过就是个混吃骗喝一心想要靠自己养大儿子的柔弱女子,没想过傍大款,嫁豪门,结果却偏偏惹上最腹黑的总裁大人。“要么以死谢罪,要么拿着钱给我安分工作,你选一个。”他冷酷威胁,她不得不从。一纸契约,将两个人从仇人变成了夫妻。她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抱上大腿,过上安稳日子,却没料到被婆婆算计,小三刁难,连自己最亲爱的姐姐都要回来横插一脚。她不发威,所有人都当她是病猫。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现在就要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贱人们都知道她的厉害……

  • 权谋有道最新章节

        看一步,谋三步,掌权不忘放权,铺路不忘后路,权谋有道,必能步步高升!

  • 古镜奇仙最新章节

        平凡少年秦一阳偶得神秘古镜,可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自此鱼跃龙门,步步升仙。踏仙门,快意道途;问苍穹,谁主沉浮!笑傲三界,叱咤九天,问鼎大道,逍遥长生。

  • 谁的青春不荒唐最新章节

        围观啦,围观啦!走过路过别错过,看此文确认过眼神,遇上看对眼的人,青春遭遇大不同,稚嫩迷茫都相同。这就是关于青春成长的故事,纯爱,猥琐,欺骗,荒唐,各种标签各种姿势,但愿每个人从它带给你高潮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 三国恋之臣妾做不到最新章节

        什么叫做地狱只有从地狱的轮回来到人间的人,那便是地狱现代人解狤穿越前被坑,没想到穿越后没有解脱反如掉入地狱,她孤立无援之下绝处逢生,成了孙权最宠爱的女人,她不当皇后却被称中宫、她不当正室却被敬为正妻,最后她面临了另一个重大选择,究竟解狤乎亦或练师乎

  • 恶魔之吻:萌爱见习生最新章节

        命运的转折,最后跨越时空。那些被预言注定的未来,这一次,究竟是颠覆还是毁灭。“天作孽,犹可活。你作孽,有我在。”他是人族的圣子,着一身白衣,温润翩翩。“作为奴隶的你,只可乖乖被锁链囚在我身边。”他是异兽的皇,披一件黑袍,冷漠萧瑟。“成为我的食物,或是我的女人。”他是恶魔的王,袭一款紫袍,妖冶无双。“萌羽颜,你要坚强,在反抗命运的荆棘之路上,注定了崎岖坎坷。”【唱起最悲壮的祭歌,踏上剩者为王的征程】

  • 仙古至尊最新章节

        重生!天下唯我独尊!再战!世界为我颤栗!纵观仙古,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本章内容提要:
    ...    当李晋伸出这只手,将前面那块并不大的天空扭曲的时候,云端之上有仙人盯着李晋。     “破境?怎么可能!”其中一个背着剑的仙人怒吼了一声,显然不大相信眼前的情况。     “不是破境。”一个手持鱼竿的仙人摇了摇头,他也紧皱着眉头,感觉这事有些玄乎。     “不是破境?那又是什么?”背剑仙人更不明白了。     持杆仙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