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晋皱起了眉头,要说他觉得这个天机吧……还真是天机,可是有些不大理解啊。

    任重楼好像也没有说透,只是这么跟他提了一嘴。

    “当然,这些事情你也不用太在意,我感觉你……好像也不简单。”任重楼说。

    李晋心中一紧,猜不透任重楼的这句话。

    其实他一直都有一个疑问,自己到底是谁?

    已经有不少人都说他是棋子,但是他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棋子,下棋的人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个什么大招。

    “当然,我们山上人看山下人就像是蝼蚁一样,而遗境人看我们山上人同样也是……可你知道不知道,可能在某些人的眼中,我们都是蝼蚁,哪怕是自命为神的遗境人也是。”任重楼继续说。

    “您是说天上那些家伙?”李晋试探着说。

    任重楼点了点头。

    李晋冷笑一声说:“我曾经见过他们,以线垂钓,杀了我一个朋友。”

    说着李晋就抚着手臂,那个朋友叫缪斯,现在就附身在他的手臂之中,甚至有好几次救过自己。他一辈子都记得那个漂亮的女生。

    “没错。”任重楼淡淡一笑,看着他说,“有人在上天布局,你只是一个棋子而已。对了,你说的那个朋友她也是一个棋子,只是她的作用没有你大,当然也大,只不过……她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那我到底是一颗怎么样的棋子?”李晋抓住机会发问,“他们想在我身上做些什么?”

    任重楼摇了摇头说:“我现在也不大敢确定,这件事情,还得以后真有可能的话跟天上那些人问问才知道,现在我纵然是有猜测了,也不敢跟你说。倒不是怕天上那些缩头乌龟,其实就是不大愿意乱猜没有定论的事情而已。”

    李晋有些失望,但是他也知道任重楼不说是怕乱了自己的心神。

    有定论还好,毕竟是还没有证实的东西。

    任重楼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心情,于是便道:“你也不用太过于伤心了,其实你在山下发生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从你去地底世界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并不想你死,最起码天上那些人是不想你死的。他们想让你屈服,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换句话说,你应该还有更大的作用。”

    李晋一时间有些乱,都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好男儿怕什么!”任重楼笑了一笑,“哪怕是被人当成棋子,焉知棋子能不能胜过下棋的人?你一路走来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大乘境界了,可以说,你比我厉害多了。像你如果都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我们这些山上山下人该绝,那也是应该的事情。”

    任重楼这一句话说得随性,却将在桌子一边的时至震得脸色煞白。

    虽然他知道李晋境界绝对不会低,可是听到任重楼说他是大乘的时候还是被震住了。

    大乘,这在遗境都是顶尖的人物,血族只有伯爵才是大乘境界。

    这可是遗境最顶端的那些人物了!

    没想到他这么年轻,竟然也是大乘境界的人物了。

    回想李晋刚才说的话,时至苦笑了一声,这才明白为什么人家敢说那样的话,的确是有这个本事啊。

    任重楼拍了拍他的肩膀,洒然一笑说:“我知道你还有事情要做,那你就好好做完手头的事情。我任重楼的目标从来都不是遗境这些土鸡瓦狗,而在天上。这些人占据了如此好的资源,但是实力却只是区区而已,我到上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失望了。我还以为是高出我一大截的高手呢,但是现在看来不是。好好活着,把遗族人收拾了,哪天你要是觉得心里还有很大的疑问,大不了我陪你上天门去,问问他们那些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李晋呼得血脉贲张,是啊,大好男儿就应该如此行事,哪怕是被他们视为棋子那又如何。

    终有一天,我得上去问问那些下棋的人,看看他们有什么话说。

    “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任重楼看向了上方,突然间一笑。

    李晋同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很浩瀚,李晋差点就要跳起来准备将力量释放出来,然后对着他好好打一场。

    他自从在山上回去开始,已经好称时间没有碰到那种可堪一敌的对手了,这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

    他想上去试试。

    这就像是很长时间抽烟的人,突然间闻到了一种很好的香味,那个时候他就会忍不住想抽上一把,现在的李晋就是这种状况。

    只是任重楼将他拍了拍,淡淡说:“你还是别动吧,现在的你不适合露出来,只要你露出来,到时候满遗境都会有人追杀你的。”

    李晋马上便点了点头,对啊,自己现在是得一些,要不然让他们盯上可就不好了。

    “任重楼,拿命来!”一声大喝从上面响了起来,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人影出现在了上空,就像是天兵压境一样。

    渡船上众人看得心神动荡,更有不少人被这一声吓得屁滚尿流,趴在地上都已经哭了起来。

    任重楼早已经不在李晋那里了,而是站到了渡船最高处,微微一笑说:“怎么着,我杀了你们一个伯爵之后还觉得不够,想再送上来?”

    “放肆!”上面那个怒吼一声,突然间便对着渡船一拳打来。

    唤灵门上的主事人已经吓得肝胆欲裂了,山上跟遗境的大战他们自然也都知道,但是他们也都没想到任重楼竟然会在船上,而血族人竟然也会跟着到这里来。

    这两个可都是神仙一样的人物,要真是在这里打起来,风海龟只怕就会被打死。

    到时候这里有个三长两短,船上只怕也活不了几个人。

    唤灵门摊上这种事情,多半要完。

    风海龟感觉到了两个强人的气势,已经开始不安了起来,他们都能很明显地感觉到晃动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这一拳,已经是带着杀意了,这让风海龟更加不安了。

    不过便在这个时候,任重楼长身而起,迎着那一拳就过去了,还淡然一笑说:“区区一个伯爵,还想跟我一争长短?”

    轰的一声,任重楼一拳击出,将那道拳意打碎!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956章厮杀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956章厮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956章厮杀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956章厮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56章厮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莫笑少年穷最新章节

        那天晚上、我同桌把我壁咚让我放一首抒情歌曲调节一下气氛、之后……鲲鹏非池物、万里御东风、莫道天生尔、磨砺古今同、鸿皓心自远、莫欺少年穷、我怀念的不是年少轻狂、而是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

  • 鬼医嫡女之毒妃倾城最新章节

        想她戎马一生,剑下斩过多少宵小,却终究斗不过闺阁女儿的阴狠毒辣。最后落得个在一群男人身下咬舌自尽的凄惨下场……重活一世,她步步为营,发誓要将那对狗男女送上绝路!只是复仇的道路上为什么横生一个妖孽?“国师大人,你要自重!”一言不合就开始脱衣服是什么鬼?某妖男大力扯开衣襟,举手投足间魅惑勾魂,步步逼近,薄唇微勾。“虽说是做戏给人看的,但是该有的步骤还是要有的……”…………一夜之间,将军府的嫡女手法下作爬上国师大人床上的消息,满城风雨。事后。“我不服!”“娘子是觉得昨夜为夫侍候的不好?”某人危险的挑眉。“你衣冠禽兽!”“看来还是昨天为夫不够尽力,让娘子不满了。”大手一捞,回被窝再热乎热乎……

  • 嫡女有毒:妃常妖娆最新章节

        蒋珺瑶是当朝有名有貌的才女,虎视眈眈之人数不胜数。那个爱她护她将近十多年的男人,在她助他登上皇位,却不曾他和自己的表妹勾搭在了一起害她流产并逼她饮下毒酒。临死之前蒋珺瑶发誓如有来生定要那些背叛她的人血债血偿!谁曾想一朝醒来回到了十几年前。看得重生后蒋珺瑶如何斗贱人撕渣男,从一个善良的姑娘变成了步步城府登上后位谋权之人。

  • 麟城灯古最新章节

        &#;&#;十里长灯只为一人点亮,千年百转静候麟主归来
        &#;&#;城市女孩林思期多年来一直都被一个梦境困扰,梦中她闭着眼睛,孤零零的躺在黑暗之中,周围一片寂寥,只有潺潺的水声相随。
        &#;&#;一次她阴差阳错参与了公司对一座千年古刹的修缮,从而卷入了一段两千多年前波诡云翳的轩辕传说。
        &#;&#;一句阴谋篡改的神族预言,摧毁了无数人的安稳人生;
        &#;&#;一片唯美壮阔的银杏古林,谱写曲折凄婉的旷世爱恋;
        &#;&#;一座隐藏千年的麟女地宫,承载着一场宁死不悔的苦苦守候。
        &#;&#;我不负众人不负天下唯独辜负了你,这一世被命运羁绊身不由己,如今即使三魂俱损,六魄散尽,我也要逆转天命,换你转世归来。

  • 妖精住嘴最新章节

        拥有超现代思维的少年单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当良知勇气、自信等等遗失的时候,他决定拯救这个世界。妹纸不平,何以平天下,先从二傻子似的狐妖同桌开始拯救……“等等住嘴!你要舔我!”

  • 飞天传奇最新章节

        齐东意外碰到外星人离开地球,被传授星际通用语和练气心法,自此摇身一变成极品公子,练气心法战古武家族,不费吹灰之力;只身探海底古城,犹如穿街过巷;一口星际通用语,让美女对其惟命是从,且看小人物齐冬如何凭借逆天武功,成就绝世霸业!

  • 高能总裁在上方最新章节

        接个任务,苏泱泱彻底把自己搭了进去。
        面对高能腹黑霸道总裁,她除了狗腿,还是狗腿。
        “总裁大人,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某人特不要脸,“跟我去趟民政局。”
        苏泱泱呆了,“为啥?”
        “就你这样,只能勉强当个良家妇女。”

  • 护妻守则最新章节

        向天歌爱上了一个人。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扭扭捏捏的表白,谁知,那人却一把握住她的腰,吻住她的唇角“傻子,你不用抬头,我会弯腰。”从此以后,向天歌知道了爱情的模样。

  • 不死教师最新章节

        不死之身,不是赐福,而是诅咒!我二十岁是一个记忆的断层,我总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了不死之身。
        为了生计我去私立女高做了教师,可我发现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仿佛从那个时候起,一张大网就网住了我,我无法挣脱开来,阴阳玉佩,似真似幻,魑魅魍魉,千年诅咒……我所遇见的事情一个接一个,仿佛没有完结……

  • 闪婚老公轻点宠最新章节

        七年前,她是他的守护神。
        七年后,她的生活遭遇磨难,亲妹妹不仅抢婚,还下药毒害她。
        意外邂逅极品总裁,带她逃离险境,可谁知如今的霸道总裁竟是当年的娇嫩小正太!
        阴差阳错,两人重逢的场合竟然是在总统套房,开场白还是,我们结婚吧!!
        呆萌失忆妻只想逃走,奈何霸道总裁抓得太紧,一段你追我赶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

  • 仙武大陆重生记最新章节

        唐莫前世在仙武大陆有着毁天灭地的能力,转世重生却是一个混吃等死拿着保底一千八的公司职员前世老婆的出现,彻底打翻了唐莫对这个世界观念,美女?金钱?练气炼丹?斗魔成仙?看唐莫如何在前世老婆的指引下,一步步再次的回到前世的巅峰!

  • 天龙任逍遥最新章节

        谁说在天龙世界《北冥神功》天下无敌。看我左九阴右九阳,以现实中的小擒拿手为主,以现在的简易太极拳为辅,破万家武学。

  • 侯门继室养儿经最新章节

        作为能从宫里顺利退休的大龄宫女,赵菁头上顶着福星高照四个大字,可自从去武安侯家当了女先生,这四个字就消失了。对面一群有人养没人教的熊孩子,赵箐只想说:我擦擦擦擦擦……好不容易把熊孩子们搞定了,老侯夫人居然还想让她当儿媳妇?赵菁:赶紧收拾东西跑路……武安侯两眼放光:打仗回家有老婆了!!!

  • 兽医娘子别乱来最新章节

        第一嫁,高堂未拜,新娘拿出一张协议,新郎满脸铁青,新娘扬长而去。第二嫁,成亲当日,盖头一揭!惊诧新郎!“你是谁?她在哪儿?宁小可,我要杀了她!”某处古墓,某人正抱着名剑致以欢快,古剑啊。第三嫁,“娘子,别想逃,乖乖拜堂。”“我为什么要逃?该逃的人是你!”“为什么?”“因为有人不想我嫁给你!”“谁!”“慧慈,你不能嫁给他……”女主:医术高“绝”。苏安国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妙手回春”,却知道这个女人很难追!他天下第一个公子,有钱有才有貌,可惜,她不爱财不爱才不爱漂亮的脸蛋!好像还不爱小动物……某年后,他才惊觉,她爱的爱好——坟墓。她不仅是挖坟的高手,还跟他挖好无数的大坑就等着他跳。

  • 厄运小姐最新章节

        霉运缠身的我为了给自己驱除霉运,只身去找算命先生。结果,被算命先生忽悠,花五千块大洋买回一块玉佩号称可以招来好运的好东西。结果,招来一只男鬼!还是一只特别帅气的男鬼……

  • 娇妻甜如蜜:战少,轻轻吻最新章节

        前世,因他所爱,她被害至惨死街巷。重生后,她一心复仇,却被他禁锢身边,宠上了天。——某日,助理报告,“总裁,言小姐说您又老又快,公司上下都传遍了。”战谦言漫不经心地说,“无妨,明天她就不说了。”那晚后,她三天没下床。又一日,助理报告,“总裁,言小姐说她约了萧少,今晚不回家吃饭。”战谦言讥讽勾唇:她今晚是不用吃饭,吃我……(本文宠宠宠!)

  • 追凶法医最新章节

        一宗宗匪夷所思的命案;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线索;一处处诡异离奇的现场;他面对的是最为凶狠的凶手;他解读的是化为骸骨的语言;迷案澡泽内,抽丝剥茧外,他让尸体说话!

  • 汉明最新章节

        1645年八月十六日,吴峥魂穿在嘉定总兵吴之番侄子吴争身上,目睹了嘉定城人间地狱的凄惨悲凉,从此走上波澜壮阔的反清复明之路。    还原那些为民族抗争至死不悔英烈的抗清之路。    碾压那些在民族危亡之际,出卖江山社稷投靠满清的魑魅魍魉之辈。    反清复明是主线!    反清复明,是主线!    反清复明,就是主线!    重要的话得说三遍!

    本章内容提要:
    ...    李晋皱起了眉头,要说他觉得这个天机吧……还真是天机,可是有些不大理解啊。     任重楼好像也没有说透,只是这么跟他提了一嘴。     “当然,这些事情你也不用太在意,我感觉你……好像也不简单。”任重楼说。     李晋心中一紧,猜不透任重楼的这句话。     其实他一直都有一个疑问,自己到底是谁?     已经有不少人都说他......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