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尚看着一向都是很温和的,这点可以让学校里的师生们作证。

    虽然他看起来很老派,但是对于学生们却并不严厉,甚至可以说他有些放任他的学生,这也导致他在学生们的眼中看起来就是一个有些可爱的先生。

    但是当孔尚说出刚才那句话时,却依旧很是贴切,没有半分勉强。

    那两个人已经戒备地看着了孔尚,甚至他们已经偷偷移动了一下所坐的位置,虽然只是很细微的移动,但是高明如孔尚却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个家伙变换了一些姿势,更适合他们攻击。

    孔尚却并不为以意,看着他们继续说:“鸿蒙之初,天地一分为四,你们仙人长居仙境已经是夺天地造化了,其余人只能选次一些的地方居住。按道理来说,你们应该知足,但是你们却将其他地方的人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难道就不会不好意思?”

    这两人看着孔尚,听着他的话更是骇然失色。

    “要说天道有常……毕竟还是有些限制的,要不然你们以真身能下凡的话,这个世界还真就禁不起你们折腾几下。只是你们以为借个壳下来限制一下别人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仙境之下,大乘已经是无敌了。仙境之中,尚有多少大乘还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不少,你借个壳下来,便算你在天上是大乘,下了这里之后顶多也就是一藏鼎而已。你们该不会真蠢到以为这里连区区个藏鼎都应付不了吧。”

    “你知道得不少……”右边的人脸色复杂地看着这个老儒生,他怎么都想不通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上面的人对此人竟然一无所知。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但凡下面有些能威胁到他们的存在,都会有人专门盯着。

    就像是任重楼那样的人物,那真是他们天上的头等大事,每天都有人盯着。

    而眼前这个读书人他们可是没有任何一点印象啊,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知道的当然不少了……”孔尚呵呵一笑,“而且我知道的说不定比你们自己知道的都要多,只是你们再也没有机会听了。”

    “猖狂!”左边那人怒喝了一声,在他眼中看来,虽然他说中了很多事情,但是他却试探不出任何的灵力波动,这该不会是一个痴人吧?

    所以那人在大喝声之后立马便已经将手按在了剑把上,对着孔尚便要拔剑。

    剑气森然,很快就袭向了孔尚的脸上。

    剑势奇快,就只能看到那一道寒光。

    孔尚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啧啧说:“人鬼殊途,其实仙鬼却未尝不是呢?你们这样借着鬼壳来到山下,已经是不伦不类了,偏偏却还想弄得跟个仙人一样,真是可笑啊。”

    说着孔尚屈指一弹,瞬间便将那把剑弹飞了出去。

    当的一声,那人跟着也后退了好几步。

    孔尚站了起来,松了松筋骨,洒然一笑说:“说起来我还真是好长时间没有打过架了,来来来,今天我就陪你们好好玩玩。只是……到时候可别怪我出手重了!”

    就凭刚才孔尚那一弹之威,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骇之色,同时也让他们下定了一个决心,那就是联手对敌。

    这两个人都极其有默契,这么想好之后立刻便已经团团将孔尚围住了,接下来就是二对一了。

    孔尚呵呵一笑,指了指天上说:“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滚出山这里,我可以让你们走。毕竟谁都知道成仙也算不容易,犯不着在这里丢了性命。如果你们现在不滚,那等下要是动起手来,可就没有退路了。”

    “真当我们是泥塑的?”右边的人森然一笑。

    “那好办!”孔尚拍了拍手,“你们这佩剑看起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来来来,我今天就教你们如何用剑!”

    说着孔尚手一伸,右边人手中的长剑瞬间便已经飞起,直愣愣来到了孔尚的手中。

    孔尚拿着剑,弹了一指,氷听到了一阵龙吟之声。

    读书人有些唏嘘,喃喃说:“弹指一千年,已不听金戈声!”

    说着他哈哈大笑,对着那两个人说:“过来吧!”

    失了剑的人脸色非常难看,同时也是一阵惊骇,但是他们相视了一眼,却立马向着孔尚而去。

    孔尚只是轻轻递出了一剑,“我有一剑,要跟你们天上仙说个道理!”

    一剑递出,便看到惊雷阵阵,一阵一阵翻滚而上,直直打在了那两个人的身上。

    两人都震了几震,然后噗的一声竟然就那么跪了下去。

    一剑仙人跪!

    两个人怒吼一声,但是偏偏却没有办法动弹。

    就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将他们牢牢地压在了那里,根本就不给他动弹的空间。

    “呼!”便在这个时候,两个人再也忍不住了,两道金色的光芒从两个人的天灵盖上直接冲天而起,向着云端而去。

    离开之时,这两个声音还发出了威严的喝声:“大胆狂徒,你已经得罪了我等上仙,本仙要让你生不如死。”

    孔尚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的威胁话语,反倒是抬头看着这两道金色的光芒向着云端而去。

    “其他不多说,你们这逃跑的样子其实也是够猥琐的。”看着看着孔尚就笑了起来,然后朗声说,“刚好,我将你本尊一起打下来!”

    手刚说完,孔尚手中的剑已经飞出,就好像是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向着他们冲了上去。

    虽然他们在云端,但是这把剑来势却非常快,快到根本就无视于双方的距离。

    剑飞出,直接便钻入到了云端中去。

    那里面好像有金光闪过,同时也有金戈之声,更是事着咆哮之声。

    剑光一闪,便看到有血光闪过。

    “你好!”云端之中传来了他们的怒吼声,然后就看到两具尸体从云端坠落。

    接着便看到了两道金光从云端飞出,向着更高的地方飞去。

    “一并斩了!”孔尚好像没有看到那样,对着剑说。

    剑得到了命令,从云端飞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着那两道金光撞了过去。

    剑身在这个时候发出了金光,上下充盈着漫天的杀意。

    这两道仙人神识,被剑气一触,竟然就那么灰飞烟灭,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便此消散。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86章一剑仙人跪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86章一剑仙人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86章一剑仙人跪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86章一剑仙人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86章一剑仙人跪】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重生之世家贵女最新章节

        "前世因为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佛,相信佛会看到众生的一切苦厄,所以顾卿云一直都在苦海之中沉沦,直到华丽丽的下了地狱!rn重活一世,顾卿云终于明白,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佛,只不过是这些懦弱者为自己逃避现实而找的一个借口。若是以德报怨,那么何以报德?rn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做错了事就该要受到惩罚!佛说宽恕他们,但是顾卿云她绝不!这一世,她要让所有冒犯她的人在地狱之中颤抖"

  • 万界主宰最新章节

        极限之王韩尘重生在韩家废物身上,凭借异宝吞天石打破九阴九阳之体的禁锢,在上古混沌神兽祖龙的指引下,他开启一段波澜壮阔的异界之旅。从渺小的蝼蚁到只手遮天巨擘,韩尘诛妖灭魔,脚踏万宗,唯我独尊,成就万界主宰!

  • 灰公主的复仇游戏最新章节

        是缘是劫?当埋葬多年的秘密随着灰公主的到来重新被翻看,复仇游戏开始了。
        “我,爱,你”向大海拼命的喊出这几个字,一把将伊人揽入怀中,“听见了吗?我爱你,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
        可是诺言再美好,也始终抵不过现实。
        “是因为他吗?”男子青筋暴起,愤怒地指着女生身畔的自己的兄弟。
        女生含着泪
        “哈哈,这是默认吗?”疯狂的摇着女生的双肩。俊美的脸上满是伤痛。
        “你弄疼她了。”站在一旁的男生一把推开发狂的人。
        ……
        “你有没有心啊!”
        “心?是啊,我有没有呢?”它或许十几年前就死了。
        ……
        “我恨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女子歇斯底里。“是你,是你害死了哥哥,让我承担起本不应该承担的东西。”“你以为我真当你朋友吗?我想你下地狱!”
        ……
        一场阴谋接着一场阴谋,当尘埃落定,命运的齿轮再转动,早已经不是当初。我只想问,青涩的魅惑里,你的心中是否真的有我!

  • 阅读笔记最新章节

        这是我的阅读笔记集,记一些阅读的感想

  • 异度荒村最新章节

        高一结束的暑假,师远被他的父母打发到了乡下的三姨家。原本以为这个暑假会在平静中度过,可师远却渐渐发现,他的表弟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而这个小村,也失去了往日的宁静。    他想逃离这里,但他却发现,他根本无法离开。他感觉这一切的背后是一张巨大的谜网,他只有揭开那个谜底,才能活下去……js330

  • 穿过千年来爱你最新章节

        爱上他,她以为找到了留在这个朝代的理由!谁知付出的真心却换来背叛和欺骗,她只是他利用争权夺势的一枚棋子。万念俱灰,心灰意冷,她只好远走他乡。但是无论走到哪里,他的影子始终如影相随。直到失去她,他才发现万里江山和她相比,微不足道。奈何为时已晚。他用尽全部查询她的下落,等待她的回心转意。这一等,就是一生。千年等待,千年寂寞,只为来世可以再相爱!

  • 石姬已成精,太子怕不怕最新章节

        戏文里都唱:呔!哪来的妖精!妖精?她在石头里好好的一待就是三千年。哪曾想居然被一颗老树精,用颗果子哄了踹到人间!什么!?报恩?养成?捡到的太子绝色倾城,甩不掉啊!诶,看来我们有缘。行了,话不多说,闯江湖去!

  • 大道独断最新章节

        九天之下,万道争锋,武者以力破苍穹,神者以术镇乾坤!苍茫大地,仙路尽头,谁敢乾坤独断,与天争命!

  • 宠妃无度:王爷,温柔点最新章节

        南洛凌风,你这座大冰山,太冷,我无法爬到顶!言楚,你说什么?某爷眯起了危险的双眼,唇角勾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俊颜展笑。这个笑,却令得某女子硬生生打了个冷颤,诺诺的回道,王爷,你今天太帅了,小女子激动的胡言乱语呢!!!

  • 嫡女三嫁最新章节

        穿越过来的上官芊云,连嫁了两任夫君,都是不出三年便挂了。原本以为这下好了,不会再有人愿意娶了。却不想还有不怕死的,成亲当天扮成如花,这位夫君也“吃”的下,莫不成是真爱?

  • 欢喜田园:管家小农女最新章节

        穿越了,面对穷困潦倒到酸爽的家境,江庆喜只想回炉重造。以为救了一只“肥羊”回来,江庆喜却满脸黑线的只想砍了那张祸害了全村小姑娘的脸。“祸害,为了普罗众生,我决定牺牲一下收了你。” 男子抬眸、挑眉,嘴角噙着坏坏的笑意,“好!” 江庆喜直拍脑门,不好,上当了。

  • 锁梦传最新章节

        天帝四子青沥君初遇妖族余凉,一见倾心不过因为她是妖族罢了,后来情根深种,而余凉却是有目的,一次次戳破身份,而他们不过都是因为两千多年前嗤妖台上那纵身一跃。即使青沥爱余凉,两界皆知,可是六界唯有流霖君的茶可以缓解余凉腹寒。付流鸢她有没有爱过,她也许是知道的,是杨落山还是长渊不会有人知道,即使是余凉也不知道,她还是那个喜自由无羁绊的烈火女子,让妖众敬畏的左翼大人,她该忘了世间所有。在长境川里的时候,承医仙人看着青沥君躺在木甲里,只道“青沥君,这一切只是个梦,你一定要醒过来。”只可惜,我既入了梦,又怎肯轻易醒来。

  • 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最新章节

        七年前一场背叛,她与他一夜缠绵。她偷走了他的资料,毁了他半壁江山,还带走了他的种。他怒意滔天,立誓一定要抓到这个女人。七年后再遇,她记忆全无,身边只有一个天才宝宝。萌宝儿子笑意吟吟:“霍先生,有没有觉得你长得和我好像?”看着那双和自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眼睛,霍曜臣眸子一眯:“你是谁?”“说不定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父子哟”

  • 花都最强医仙最新章节

        张小池好心收养的流浪猫,竟是天庭仙医附身,仙基植入、医道传承,从今儿起,开挂人生驰骋都市花丛,校花女神御姐萝莉护士空姐来势汹汹……

  • 罪臣太子妃最新章节

        太子妃顾家书在老公登基那天被地震震死了,一朝重生发现自己变成了罪臣之女,流放他乡,人生一夜之间从宫斗文变成了种田经商文,一家老小要养活,怎么办?好在她聪明机智,没有田,她买啊,没有钱她赚啊,前世她做人棋子受人摆布,今世她只想获得小潇洒,可是,可是那无能前夫怎么又找上门来了?还大言不惭地说是她的新任未婚夫。

  • 鬼医嫡妃最新章节

        【男爆女强,一对一,强宠护犊子,男女身心干净】现代医学圣手暮云兮,獠牙特战队首席医师,中医西药多项全能,一朝穿越,却成了那邪王的解毒药!解毒不算,还得给你生个娃?你当欺负人不花钱呐!姑奶奶纵横部队十几年还不知道吃亏是个啥!一路惊险刺激,兽到擒来,手握现代高效药,趁人之危,坐地起价,买还是不买?!逃不开的纠缠,从床上到战场。她是药王后人,一双圣手跟阎王抢人,他是战场杀神,一柄长枪震煞四方!她遇强则强专治各种不服,竟屡屡被他拿下!她跳脚拿钱跑路,却被他大手一挥拽了回来:身上的毒解了,可爷中了你的毒,你得负责!

  • 美女的贴身仙医最新章节

        为了寻求突破的契机,周恒带着师父托付的任务下山,成为无数富豪心中最敬仰夜最畏惧的私人医生……

  • 抓个妖王来入赘最新章节

        天帝误入幽冥与巫后相恋,却因巫族无法生育麟儿无法终成眷属,巫后弥留之际诅咒天界百万年内无法生育男丁,以致六界展开一场天界成龙快婿的竞争。妖族公子云澈、魔族王子云熙举世无双,这年天后生育双胞胎公主安清安浅,属于这四个年轻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就此展开,属于六界这场浩大的争夺天帝女婿也就是未来的天帝之位的战斗也悄然拉开

    本章内容提要:
    ...    孔尚看着一向都是很温和的,这点可以让学校里的师生们作证。     虽然他看起来很老派,但是对于学生们却并不严厉,甚至可以说他有些放任他的学生,这也导致他在学生们的眼中看起来就是一个有些可爱的先生。     但是当孔尚说出刚才那句话时,却依旧很是贴切,没有半分勉强。     那两个人已经戒备地看着了孔尚,甚至他们已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