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晋早早地吃过了早餐,跟很多熟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来到了庙里。

    庙宇是新建好的,这样看上去还挺气派。

    布衣和尚好像早就知道李晋会来,早早就泡好了茶在等他。

    等李晋到殿的时候就看到布衣和尚面前已经倒了两杯茶,两杯都冒着热气,看着便有一股清香。

    “刚刚好!”布衣和尚微笑着对着李晋开口说话,“看来小僧的故事还是起了一些作用。”

    李晋走了过去,跟着便在蒲团坐下,调侃地看着布衣和尚说:“大师,你这茶不错啊,是香客供的呢还是自己买的?”

    布衣和尚摇头说:“小僧一介寒僧,哪有钱买茶啊。”

    李晋哈哈一笑,豪爽地说:“那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要是你喜欢喝,我大可以给你弄些好茶来。”

    布衣和尚笑而不语。

    李晋饮了一口茶,咂吧了两口。

    布衣和尚就看着李晋,再也没有开口。

    李晋放下杯,再倒了一杯。

    于是这一僧一俗就坐在那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个喝茶,一个看着喝茶。

    就这样过了好久,李晋将那一壶茶喝到没味了,于是便站了起来说:“茶喝多了就是不好,容易尿急……”

    等李晋放完水来就看到布衣大师终于开口说话了:“李施主考虑了一个晚上,考虑得如何了?”

    李晋再次坐了下来,只不过相比布衣和尚的一本正经李晋可就要随意多了,甚至还用手撑着后面,看着很是吊儿郎当。

    “大师,恕我愚笨啊,到现在我都没明白那些故事是什么意思。”李晋笑得很纯真,很无辜的样子。

    布衣和尚好像早知道李晋会这么说,也不生气,只是淡淡说:“第一个故事其实就是两个字……认命!”

    李晋的嘴角上扬,还在等布衣和尚的话。

    “那条鱼用尽方法逃跑,但是却怎么都想不到,还是得回到地主家的餐桌,而且更讽刺的是因为他的逃跑,那一池塘的鱼都躲过了一死。所以,有时候就得认命。”布衣和尚认真地说。

    “我跟大师有不同的看法……”虽然已经猜到了布衣和尚的用意,但是李晋就是不喜欢这样的说辞,“这个世界上没有命这一说法,命都是自己趟出来的。那条鱼比其他鱼勇敢多了,最起码他敢反抗。”

    布衣大师反问:“反抗那又如何?还不是成了餐桌上的一道菜?”

    李晋终于坐直,将手背负在后面,很随意地说:“反抗为什么?为的可不就是不确定?那条鱼要是一直待在那里,结局就只有一个死!但是他反抗过,那么就增加了许多变数。他只是运气不大好而已,最起码他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那也是希望。”

    布衣大师再次摇头:“然后命中早已经注定,他就是餐桌上的一条鱼,怎么都逃不出去。”

    李晋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快要出去了,“那只是这条鱼的故事,如果我说要跟你说另外一条鱼的故事呢?另外一条鱼也被养在鱼塘里,他也一心想逃,结果他运气比较河,逃出了鱼塘来到了小河,它也没有那么倒霉,很快便来到了大江。大江之中,浪涛之下,它过完了自己的一生。你说这个故事怎么样?”

    布衣大师摇了摇头说:“这只是你的故事而已。”

    李晋自信地说:“我就是讲我的故事,做我故事的主人。”

    布衣大师终于不再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李晋:“那李施主从第二个故事里看到了什么?”

    “大师应该早说第二个故事的……”李晋再次喝了一杯寡淡无味的茶,“我想知道大师想告诉我什么?”

    “第一个故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处。但是第二个故事,却未必是常见的。”布衣大师看着李晋,认真地开口,“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些灵魂可能还没有消失。就如那头老母猪一样,它能将儿女的灵魂都聚集在一起,生出那么大一头猪,从而让他们给自己报仇。”

    “你想说什么?”李晋的脸色蓦地一紧,认真地说。

    布衣大师呵呵一笑,“贫僧也是有师承来源的,我有一个师弟在鄷都那边给我来了消息,说鬼城那里有一场百鬼夜行,里面好像有人跟你有些关系,就问你愿意不愿意去?”

    鄷都!

    又是鄷都!

    李晋在徐思琦的家乡听判官说过,说要跟他做一笔生意,没想到回到了村里之后竟然还有人跟自己提鄷都。

    “什么人?”李晋强装淡定。

    “您应该很熟悉的!”布衣大师看着李晋那样子,心里却已经松了一口气,李晋那看似油盐不进的样子终于是有了一丝缺口,而他就能从这缺口攻进去。

    “说那里有一家三口要参加百鬼夜行,他们每年都会在那里,只是为了等你。”

    李晋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你怎么知道?”

    布衣大师呵呵一笑,认真地说:“只要我想知道的,我应该都能知道。”

    “我能问你一句话吗?”李晋看着他,眼神慢慢地变得犀利了起来。

    “当然可以!”布衣大师回答。

    “我就想问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李晋问。

    “我只是天地间一小僧而已!”布衣大师微微一笑,“施主何必在意呢?”

    “我很在意!”李晋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沉,“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在我李晋的地方你最好给我老实一些,要是让我发现你在鬼鬼祟祟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留情了。别人敬神敬仙,但我李晋不同,我只信自己和手中的刀。”

    布衣大师的脸色也慢慢地变了,李晋这是变相在拒绝他的提议了。

    “母猪尚能珍惜亲情,难道李施主不珍惜?”和尚再问。

    李晋呵呵冷笑:“我李晋的亲情自然由我李晋说了算,绝不会任由你们这些人说了算。我要是见他们,自然会去见,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说完李晋便大步出门,只是走到门槛那里却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撂下四个字:“好自为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38章故事的深意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38章故事的深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38章故事的深意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838章故事的深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38章故事的深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一品天才最新章节

        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高手,一块能预知未来凶吉的古朴龟戒……韩飞不知父母是谁,跟随邋遢吝啬的韩老鬼在鹰魂山生活十二载,练功采药打野兽之余,总是梦想着做件大事。机场抛弃韩老鬼,火车上却捡到一位痴呆老太太,好心照顾,却引来无边麻烦,阴狠对手纷至沓来,校花总裁警花眼前缭绕……于是,史上最牛又最悠闲的一品天才出现了。rn

  • 时间沙漏最新章节

        倒转沙漏的那一刹那,我是真的相信我可以为她再多做点什麽。
        只是没有人能想像,时间可以再重来会有什麽样的後果...
        --
        目前暂停中

  • 洪荒之魔临万古最新章节

        于平凡中崛起,苦修一世,大道难成!纪元之末,天地轮回,万物归墟!一切种种,皆从头再来,因为一座神秘的古棺,在新的纪元再获新生!苍茫混沌,寂寞空渺!我为魔神,纵横无敌!开天劫中,搏杀盘古!洪荒天地,魔临万古!三世之修,吾势成大道!无量劫时,破灭诸天,吾当魔临大道之巅!js330

  • 潇湘尽最新章节

        &#;&#;欲相守,难相望,人各天涯愁断肠。爱易逝,恨亦长,灯火阑珊人彷徨。行千山,涉万水,相思路上泪两行。春花开,秋叶落,繁华过后留残香。望长空,叹明月,形单影只心惆怅。酒意浓,心亦醉,罗衫轻袖舞飞扬。思秋水,念伊人,咫尺天涯媲鸳鸯。前世情,今生债,红尘轮回梦一场。
        &#;&#;——红尘一醉,愿得一人心。烟火夫妻,白首不相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红颜易逝,伊不离君不弃。相濡以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青色烟雨,孤影等你归来。

  • 肆意飞扬的麻辣青春最新章节

        “嗯?”我轻轻的哼唧了一声,翻了个身,那软软的东西就贴在了我的背上,肌肤的触感很美好,我有一丝恍惚,跟着腰上传来轻轻的抓挠…… 半睡半醒之间,迷迷糊糊的,我感受着一丝迤逦的迷炫,我做梦了!梦里有一个柔软的女孩正如同树藤一样缠绕在我身上,让我忍不住浑身发热,这种感觉很美妙,又有一点熟悉……身体越来越热……身体的反应也越来越大,我不想醒来,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挤压的那份舒爽让我很是惬意……光着的后背有一双柔荑般的小手正在慢慢游走,痒痒的,滑滑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青春年少的回忆永远是最美的!新书张自立和陈皮的故事交集,另一个角度描述不一样的味道!这是我们的青春故事,走过的路一一道来,挨过打,吃过亏,受过伤,有过爱,这就是人生,有点无奈

  • 凤本天成最新章节

        他是北冥王朝千年一遇的废柴皇帝,得母族庇佑苟延残喘;    她是丞相府中毫末之重的丑陋庶女,形息似鬼魅,被人遗忘万年;    大婚之夜,他以五岁痴儿的智商嫌弃她的丑陋,却被她一脚    踹下龙榻:“完颜旻你记住,你是痴儿,我是丑煞,我们,刚好绝配!“    他盯着她丑脸上完美无瑕的笑意和眸子里的流光溢彩,竟    一瞬间失了神……js330

  • 浴火权婚:男神,轻点撩最新章节

        林微微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打算在情人节这天脱单。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脱离老处女这个身份,没错,破处!别想歪了,她是有正经男朋友的人,破处对象自然也是她相恋三年的亲亲男友了。不过,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夜搞大发了!有多大,看过才知道!

  • 傲娇男神,撩宠不休!最新章节

        一场丧心病狂的背叛,她被渣男贱女毁容捆绑扔下河。重生十五岁,她踏着复仇的火焰归来,誓要守住家产,手刃仇敌,追回挚爱!挚爱搂着她的肩膀:“你杀人,我递刀;你掳掠,我分赃;你复仇,我鼓掌。”她斜眼:“要你何用?”挚爱笑得邪肆霸道:“要我宠你爱你,延续复仇的火种!”

  • 战少体力好:宠妻,太撩人最新章节

        【啪啪啪,超甜宠打脸爽文】“你,你别过来,我会喊的。”她羞耻地被他逼到了墙角。“你喊破喉咙也没用。”他强大的禁欲气息,霸道得让她合不拢脚。他是统领全军的主帅,凶残嗜血,杀伐果断,却对她嗜宠如命。一个愿意为你万箭穿心的男人,你不嫁更待何时?

  • 极品仙修最新章节

        你知道魂魄到底是什么吗?你知道修仙和修真的区别吗?什么?你知道?那你比作者厉害!作者辟谷参悟二十余年才有所悟。魂魄位于何处,有何作用,书中将会提到。修仙只是自欺欺人之道,只有修真才能超凡脱俗。下面让作者带领各位走入《极品仙修》,一睹‘仙’与‘真’的区别。一个罗辰道袍手持法剑的老头说道:“我乃大罗金仙”一个清羽道袍手握拂尘发须洁白的老头说道“贫道乃太上仙君”李清不屑的看了它们一眼说道:“你们两个把脸凑过来,让我给你们印上本座的足迹。”

  • 亲亲老公哪里逃最新章节

        “好可恶,为了离婚,竟然诬陷我不能怀孕!”rn在医院拿着伪造的不孕化验单,我简直好气炸了,季先生,既然你说我不能怀孕,那我就怀给你看看。rn好气啊,这个男人都晕过去了,怎么还能醒过来,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来反抗。rn“乔乔,你妹妹的肝脏出了问题,把你的肝脏移植给她!”rn她是他心头的朱砂痣,我只是一个遭人嫌弃的替代品,不过想拿走我的肝脏也不是那么容易。rn“季先生,手术不能进行了,乔小姐怀孕了!”rn

  • 青本佳人最新章节

        我出生死了娘,七岁没了爹,后妈和爷奶将我卖给了一个傻子做童养媳。那一天,我从傻子爹的魔爪之中逃了出来,我一路挣扎前行,一直到,我站在了众人之上,高山之巅。

  • 十恶临城最新章节

        十恶迭起,诡谲渐生。轮回万年,命盘再启。三道六界,人魔相抗。杀生、偷盗、淫邪......黑云临城之际,谁来扭转乾坤?

  • 开挂神医最新章节

        一本古籍开启宿主身上神医系统,从此一个平平无籍的医学生走上开挂之路。

  • 无限终焉最新章节

        一群来自主神空间的回归者……一群来历莫测的神秘轮回者……远古的遗迹,末日的预言!到底怎样才能拯救自己的家园?生死搏杀,布局斗智,一切只是为了当初那最淳朴的愿望——只想……活下去!现在……“轮回世界第二阶段启动……”“位面重叠开始,恐怖片世界……降临!”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 异灵录最新章节

        当你站在不同的位置看同一座山,你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而当你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人,你会发现他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终究无从说起。维度空间、超弦理论、时空概念、怪异奇谈,那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在这里都将一一找到答案。主角叶辰,S大的高材生,却因为一次有意的“意外事件”,卷入了一场惊天的阴谋之中。自此,一扇通往神秘世界的大门悄然打开!异灵录的故事就此开始

  • 最强仙帝混花都最新章节

        凌宵北帝被挚友所害,重生在被家族逐出的废物私生子身上,从此纵横都市,为自己讨回一切。对此他只想说,“生而为人,你们尽力就好,但我会吊打一切!”众美女围绕,都想攀上凌宵,他告诉她们,“我很挑剔的,想靠近我,先得有让我动心的理由。”面对他的仇敌,他什么也不说,随手抛给了他们一道选择题。“要么死,要么跪!”

  • 霸道总裁蚀骨爱最新章节

        清晨的阳光洒入床头,照在男人的脸上,褚云霈扬手想要睁开眼睛,身体却不自觉的向上用力的挺了挺。被压抑的喘息声瞬间从女人的口中溢出。褚云霈这才睁开眼,几乎是瞬间,那双惺忪的睡眼在看到女人那张绝美的容颜渐入冰冻。“滚下去!”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冷厉,携着刀锋一般。可他身上的女人却似乎丝毫没有被打扰,反倒是习惯一般低头堵住了男人菲薄的唇。温良的触感让两个人的身体都不由的轻颤起来。樱红的唇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柔柔软软的嗓音娇媚又带着戏谑。“今天是抽血的日子,老公,你答应我的。”说完,司梦芸轻喘了一口气,面色上的绯色因为情动,越发的艳丽。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二天,李晋早早地吃过了早餐,跟很多熟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来到了庙里。     庙宇是新建好的,这样看上去还挺气派。     布衣和尚好像早就知道李晋会来,早早就泡好了茶在等他。     等李晋到殿的时候就看到布衣和尚面前已经倒了两杯茶,两杯都冒着热气,看着便有一股清香。     “刚刚好!”布衣和尚微笑着对着李晋开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