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你的那个姑娘哪去了?”林蓓看了一眼李晋,然后问。

    “她先回去了。”李晋微微一笑。

    林蓓哦了一声,又问:“村民们突然间就好了,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晋想了想说:“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是准确一点地说,应该是跟我的朋友有关系。”

    林蓓自然就听出来了,那个朋友就是黝黑的姑娘了。

    “你很快也会离开这里吗?”安静问李晋。

    李晋摇了摇头说:“不会啊,我跟你们一起离开这里。到时候这里解决到差不多了,我就带你们回到我们村里,让你们看看那里的风光。”

    林蓓和安静都喜形于色。

    接下来的三天,还是他们很忙碌的时候。

    但是三天之后那些村民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特别是在村民们知道大家为他们的遭遇而奔波的时候对他们更是感激无比。

    看到人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李晋他们便寻思着回去了。

    老宋和文队长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对于李晋和那些学生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让他们都非常感激了。

    “李先生,多的话我就不说了……”在大巴前,老宋对着李晋感叹,“这次真是多谢您的帮忙,要不是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您先去龙泉县里一趟吧,我们书记在那里给大家摆了一桌,给大家饯个行。”

    这算是张书记对他们的心意了。

    李晋也不拒绝,对着他们招了招手说:“既然这样,那我们便走了。”

    老宋和文队长对着李晋挥手告别。

    龙泉县,当两辆大巴开进县里的时候直接便到了县里有名一家餐厅。

    张书记早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他们了,看到李晋下车赶紧就上前。

    “李先生,欢迎欢迎啊!”张书记一脸的笑意,特别是在知道李晋的身份之后他更是热络了。

    “张书记啊,这个就太客气了吧。”李晋看了一眼,知道这个餐厅的规格不会太差。

    “应该的……”张书记认真地说,“这次要不是你们,我们县里能闹翻天,我请大家吃个饭只是小意思而已。”

    学生们都已经下来了,大家都有些高兴。

    “同学们,既然张书记请大家吃饭,那我们便不用客气了。来来来……”李晋对着他们挥手,“大家就去吃吧!”

    这些学生们无形中已经将李晋看成了他们的领头人了,他都发话了其他人自然就是进去准备吃饭了。

    张书记非常客气,甚至这次也没有叫什么其他人过来,就是怕这些学生跟着陌生人吃饭会不自在。

    张书记跟李晋一桌,对于李晋是说了不少话,其中也说到了一些能不能帮他们之类的话。

    李晋都记在心中,并且告诉张书记,对于生意上的合作他是很乐意的,但是得找到一个合作点才行。

    张书记自然是非常激动的,拍着胸脯跟李晋保证没问题。

    吃完了这一餐饭之后,这些学生便再次出发了。

    张书记将一大把的火车票给了李晋,这里离着南方太远,坐汽车还是太费时了,还是坐火车方便一些。这是李晋托张书记买的,毕竟人实在太多,只要像张书记这种人才能一下子买下这么多。

    “李先生,那我就不多送了,祝你们一路顺风!”张书记对着李晋说。

    李晋微微一笑,带着学生们上了大巴,向着火车站进发。

    到了火车站的时候,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进站检票上车,大家都坐到了卧铺上去。

    一百多号人,一节车厢都是她们的人。

    这些学生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去远方,而且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很多人上了车之后压根就不累,也不好好在床上躺着,就在那里说着话,别提有多么起劲了。

    是时间车厢里叽叽喳喳,非常热闹。

    李晋就躺在床上听着,也不出声,时常能笑一下。

    这么听着她们的声音,很快他便已经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晋这才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左右了。

    李晋摇了摇头。

    车厢都已经暗了下来,除了铁轨的声音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显然,那些学生们都已经睡着了。

    李晋坐了起来,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

    算起来,已经差不多到站了。

    其实这里算是一个中转站,他们不能直接到越州。

    到了十一点左右,她们陆续都醒了,大家都准备下站了。

    “大家听我说一句……”李晋开口看着她们,“现在我们就到了襄汉,我们在这里下车住一个晚上,明天晚上我们的车再转到越州。酒店我已经让人找好了,还好车票大家的也都买好了。”

    那些人都习惯了李晋将一切事情都搞定,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多说的了。

    “我知道大家也都饿了,所以我们下车之后再去吃个东西,记住,大家不要走乱了,这次是我带你们出来的,出个什么事情我也担不起,明白吗?”

    李晋这是最头疼的事情,生怕她们出个什么事情。

    学生们全都点了点头。

    刚刚好到站了,李晋带着她们便出了站。

    刚刚出站便看到两辆大巴在外面等着,一个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对着李晋说:“李总……”

    李晋看了一眼,笑着说:“你就是襄汉分部的经理樊东吧。”

    “对对对!”襄汉是中部大城市,镜山湖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分部,樊东就是这里的负责人。

    当然,李晋是没有见过樊东的,但是他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且这次到了这里所有的事情也都是他包办的,比如说订酒店啊,买车票啊。

    “樊经理,这次真是多谢你了!”李晋还是很客气的,“不过现在她们都又饿又累了,这样吧,先带我们去酒店,然后再去吃个东西。”

    樊东没见过李晋,也就是见过李晋的照片。

    看着这么年轻的老板他不由苦笑了一声,同时也不由佩服。

    实在是难以想象啊,那么大的一个集团竟然是由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弄出来的,要不是樊东自己在公司里做他都不相信这件事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727章离开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727章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727章离开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727章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27章离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前妻,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七年前,她一夜失去双亲,突然向他递出一纸离婚协议书。“嫁给你是我父母的意思,现在他们死了,请你离开洛家!”七年后,她是海归大律师,洗尽尘埃,荣耀归来。……熟料,她的上司,竟然是??她的前夫!“既然你不想做身份尊贵的沈太太,那么,做我沈时谦的情人如何?”沈时谦,全江城最有权势的男人,手握江城商业兴衰!他步步相逼,不惜动用卑鄙的手段只为再次扣她在怀,“你让我花了七年的光阴去恨你,那么,就用你的一辈子,来弥补!”“沈总,我想我们并不适合!”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道理,她懂。“我们能力相当,身高相配,深浅适中,哪里不配!!!”“……”

  • 冷的刀 热的血最新章节

        一个生于农家的少年凌云不甘于一辈子过“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他从小就渴望自己能成为说书先生口中所说的书中英雄般成就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
        某天,机缘巧合之下让他遇上了一位不平凡的老人,让他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他喜欢的武器是刀,所以他学习的也是刀法!而在他的性格上更是有著刀的特质,干净利落与勇往直前正是他的性格,若干年後,进入江湖的他与他的兄弟朋友们战邪恶卫正道,情与义、恩与怨,家仇和国恨!面对这纠缠交织在一起的巨网,他必须象把刀劈出般一往无前才能突破重围!
        “但凭手中三尺刀,快意江湖泯恩仇”!主角经历增加的同时,经历也在改变著主角,曲折的命运除了能造就英雄亦能成就传奇!

  • 禁域谜局最新章节

        预言师说:踏入他不容冒犯的禁域,会不可救药地爱上他的寒冷,但你却只能在另一个男人的宠溺里沉沦,36区无爱之地,城市之外的异世界,一切黑暗都成了可以放上桌面谈判的价码。职业契约人冯藤卓,笑容无害而温暖的男人,却是最富心机,只为利益而存在的首领。当“落单”和“双绚”问世,他离那座终极秘岛还有几步之遥?当旅途里遭遇能看透人心的预言师,角逐游戏才算开始。输赢的标准——谁先动了心,用了情,谁就输!

  • 本宫来自江湖最新章节

        她说,她是被命运抛弃的人。因为上一世,她遇上了渣女,这一世她遇上了君景岚。在君景岚的身边,她学会了笑里藏刀,步步算计。本以为此人冷面无情,岂料突然有一天,他将她禁锢在怀中,用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语气道了四个字:朕心悦你!她从未想到过君景岚会爱上她,就如她从未料到过,一场复仇之计,竟会牵扯出那么多的爱恨离愁情!万千浮华过后,再分不清,是谁误了谁的芳华,谁又为谁舍了桃花······

  • 首富巨星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张启阳发现自己正在《我是歌手》的踢馆赛现场。  他居然成了这个位面的华国首富之子!  他的前身,离经叛道,酷爱摇滚。  他宁愿做一个三流的摇滚明星,也不要继承他老爹的千亿家产。  在公众眼里,他是一个靠着老子才混出名的纨绔子。  没有人在乎他的才华,更没有人欣赏他的音乐。  大家津津乐道的,永远是他的无脑放炮和喷人。  一直到那晚《我是歌手》的踢馆赛……js330

  • 星际之压倒元帅最新章节

        冷小乔穿越到未来星际时代,母亲是大公主,父亲是帝国元帅,可惜她只是个私生女,爹不疼娘不爱,本想平凡一世,却被人拉入一个精彩的世界。有战火连天,有阴谋背叛,也有机甲无敌、兄弟袍泽,还有那个如引航灯塔般一直引导保护她的男人。当她被侮辱,他冷言反击,当她被质疑,他强势镇压,当她九死一生,他冲锋陷阵前来相救,当有一天,她不再弱小,将他压在身下:“爸爸,我们做吧。”艾伦:我把你当女儿,你却想上我!

  • 嫡女狠辣:王爷请上榻最新章节

        她是冥界修罗宫的宫主,在她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他是大夏皇帝宠爱的九王爷,可是却身有残疾,身负仇恨。她以为自己活了十万年,早已没了心。他以为像他这种人,早已不配有爱情。可是最后谁又能够知道,到底是他给了她心,还是她给了他爱情。

  • 极品透视小神医最新章节

        背负着师命下山寻找小师妹,却不曾想误入是非红尘中。医术超凡,银针渡命。武力逆天,翻江倒海。这是一个红尘滚滚中装逼打脸无极限,搞笑奔放无下限的故事!

  • 极品小军医最新章节

        特种部队王牌军医林飞,为救治因他而成植物人的美女队长,回归都市潜心修炼医技,不料,莫名其妙卷入各种明争暗斗,从此灾祸不断,周旋于众佳丽之间、救人于危命,掀起血雨腥风,且看林飞如何演绎都市热血传奇。

  • 我家总裁有猫病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就把总裁的裤子扒了,本以为事业尽毁却一亿受聘,难道做错事有好报?可为什么他总是一副想要吃了她的样子?“把床上的被子叠了!”“是,总裁。”“把床上的枕头放好!”“是,总裁。”“把床给我暖了!”“是,总……啊?”总裁大人您有毛病是吧,谁工作会作到床上去啊。

  • 种田之农门女首富最新章节

        陆秋桐穿越了rn什么让她嫁给脑满肠肥的蛤蟆精地痞rn做梦rn什么抓着她绑着上花轿rn想也别想rn世子救她皇子爱她这些都不够rn她要当第一女首富让天下为她倾倒

  • 欢爱66次:霸道老公宠上天最新章节

        被渣夫闺蜜推下游艇,葬身鱼腹。再次睁开眼睛,却现自己重生在新婚之夜。既有幸重活,上辈子欠她的,一定要加倍讨回来。渣夫沐浴之际,唐雅悄悄溜出来,敲响酒店隔壁总统套房的门,抱着婆家小叔,一阵亲吻摆拍,图文禀报发给娱记同学,想狠狠羞辱一下渣夫。正要溜之大吉时,却被男人扔上了床,“利用完了,就想溜?”唐雅望着眼前这个冷凛俊美如神祗一般、拥有跨国集团公司的冷情大BOSS,眼里闪过一抹惧色,“你想干什么?”阎霆君眉头微蹙,“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rn  唐果儿瞧瞧男人某处,“听说你喜欢男的,我是女人……”rn  阎霆君睨着身下风光无限的小女人,“我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你马上就知道了……”

  • 王牌兵王最新章节

        杨正,偏远山区少年,因不满毒贩控制,奋起反抗,逃亡中巧遇特战小队,杀回村庄解救村民,从此踏上从军之路,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最终成长为王牌兵王,成就一段传奇。

  • 我是一只鬼婴最新章节

        活了十八年,才发现自己原来不是人,这感觉,简直了

  • 啃了祸水王爷的嘴最新章节

        ‘他’是开国将军府的小公子,父亲是将军,大哥是将军,二哥还是将军;不小心惹得刁蛮公主追在屁股后面跑;他一时情急,挑了个长相最佳,样貌最好,身子骨最弱的残疾人吻上去;谁知,看起来最弱的人,竟然是十年不出王府的王爷;将公主吓跑,却招来一个王爷的纠缠;他说,“我要娶你!”她深吸口气,“好啊,但是我只娶不嫁!”愣了愣,他不甚在意,“可以,那便我嫁,只是景王府适合我养病,还烦请小公子陪我住在那里。”“这和我嫁人有区别吗?”“有!聘礼由风家出。”“你……”她气得浑身发抖,怒目而视。他笑得云淡风轻,和煦如春风。一时之间,他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出嫁的男人

  • 无上天尊最新章节

        魔族善战,却贪婪无比;妖族自由,却散乱不堪;人族智慧,却优柔寡断。主角被命运驱赶漂流于三族,不受其害反得其利。吸收三族优点,斗命运,不屈不挠。历经千万劫终成无上天尊,

  • 缥缈寻仙路最新章节

        天道渺渺,人道茫茫。寻仙之路,飘渺无常。皆凡世间故事,一切皆有根本。深山大涧,断崖古洞之地,结庐修道有之。修道分为剑道、法道、妖道、鬼道、魔道。幻剑宗剑道传人云风,机缘之下得授祖师成名绝技幻剑十三式,携神兽双翅飞虎,抓恶鬼、斗邪修,斩妖魔,在历经生死离别、世事变迁之后,是否仍不忘初心?

    本章内容提要:
    ...    “跟着你的那个姑娘哪去了?”林蓓看了一眼李晋,然后问。     “她先回去了。”李晋微微一笑。     林蓓哦了一声,又问:“村民们突然间就好了,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晋想了想说:“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是准确一点地说,应该是跟我的朋友有关系。”     林蓓自然就听出来了,那个朋友就是黝黑的姑娘了。     “你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