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旁人对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却好像是习以为常了,竟然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止,就任那几骑在街道上狂奔。

    本来过去了也就罢了,可是就在他们过去的时候却有一个小孩子走到了街道中间去。

    那几骑立刻就回头,指着那个小孩说:“我们就来比比,看谁先到那小孩那里去,然后我们再围着他驭马,看谁的马先碰到他。先碰的就是算输!”

    “没问题!”其他的人一听马上就表示赞成,没有什么意见。

    于是这几骑立刻就掉转马头,对着那边冲了过去。

    一时间,尘土再次飞起,原本已经是放下了心来的市民们吓得再次纷纷躲避,生怕让这些高头大马给踩中,那个时候可就有得哭了。

    “这些纨绔……”王湖在上面叹了口气,“这虎丘城中,就是纨绔多。”

    但见那些纨绔哈哈大笑来到了那个小孩的面前,不停驭着马围着他转。

    那小孩子哪见过这种阵仗,一下子就吓哭了。

    他手里还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呢,看着那些飞奔的马哇哇大哭。

    那些人却像是得到了某种鼓励一下,一下子就将那个圈缩得更小了,眼看着就要撞到小孩子身上去了。

    这小孩子顶多不过是四岁,要是被这些高头大马给撞上那得成什么样,轻则重伤,重则有可能当场就死了。

    旁边的人看着非常紧张,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说什么。

    李晋眼色一凛,飞身下去一把将小孩抱到了怀中,轻轻说:“不用害怕。”

    说完这句话他一个纵身跃了起来,直接回到了酒楼之上。

    这一下王湖愣住了,马上便变了脸色说:“不好,你惹大祸了!”

    果然,那些马瞬间便停了下来,马上的那些人齐齐地盯着李晋。

    “妈的,本公子的玩具也敢抢!”那里有一个大概是十七八的少年立马就用马鞭指着李晋,“你他妈是不是不想活了,给本公子下来好好抽你二十鞭,不然本公子扒了你的皮!”

    其他几个人也轰然对着李晋叫嚣,那神情别提有多嚣张了。

    “几位爷啊……”登登登,就看到店老板走了上来,他的脸色已经变了,“还请赶紧走吧,小店庙小,不敢多留几位爷啊!”

    显然这个店老板害怕了,让李晋他们离开,省得连累自己。

    李晋皱了下眉头,问道:“这里不是有城主吗?他们这样乱来就不怕被城主的人给逮到?”

    “哎哟我的爷啊,他们是大家族的人,怕什么城主啊!”店老板都快要哭了。

    李晋点了点头,他原本以为这里有个城主在维护着治安会好很多呢,现在看来也好不到哪里去。普通人始终还是普通人,只能站在最底端。

    李晋点了点头说:“那行,我明白了。”

    李晋将那个小孩一放,对着下面那些人说:“各位,我今天无意冒犯,只是这孩子太小,你们这样玩容易出事。所以才有刚才的出手,还请几位见谅。”

    这话从李晋嘴里说出来可就太不容易了,他向来都是宁折不弯的人,特别是在山下的时候谁要是敢这样,那李晋直接就怒了,打人了还要给他们讨个理。

    但是上到这里来李晋毕竟是要低调的,尽管已经把容给易过了,但是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王湖是这里人,他李晋犯了他们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是王湖走不了了。

    他总不能把王湖给连累了,不然他多不好意思。

    这也李晋最直观的想法,所以他才说了如上那番话。

    但是却没想到那些人对于他难得一见的示好无动于衷,反倒是更是气愤了,“妈的,小子你他妈长了熊胆了是吧,还请见谅,你他妈不知道老子是谁吗?”

    这些人越说越气,便要上楼来了。

    王湖的脸色已经变了,赶紧就说:“不好了不好了,这些都是世家大族的人,刚才跟你说话的人就是侯家的一个公子,平常在这里横行惯了。”

    正说着,那边已经走人上来了。

    那几个年轻公子哥走了过来,一脚便踹向了李晋,“妈的,让你抢老子的玩具……”

    李晋一让,那一脚就落空了。

    “妈的,还敢跟老子动手!”侯公子怒了,“你他妈是真想死了是吧,那我成全你!”

    “侯公子……”王湖赶紧就上前,对着侯公子恭敬地说,“侯公子且慢,刚才我朋友也是不知道侯公子的大名,所以才有鲁莽之举,还请侯公子高抬贵手,放了他一马吧。”

    “你他妈是谁?也有资格跟本公子说话?”侯公子不屑地看着王湖。

    王湖将头低得更低了,“我……我算不上是谁,也就是本地的一个居民而已。”

    “妈的,泥腿子也配跟老子说话!”侯公子大怒,抬手便是一个耳光了过去。

    啪的一声,王湖被甩了一个正着,摔飞了好丈远。

    “王兄!”周亦承大骇,赶紧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这王湖也算是个修炼者,但是奈何境界太低。而这侯公子一看便是修炼者,虽然说还没有入道,但是也处于武夫所说的大宗师之境,可以说是十分不容易了。

    “小子,本公子要你的命!”侯公子指着李晋,狰狞一笑。

    李晋就那么看着他,眼中的寒光越发冷了起来。

    “在你眼中,这个小孩就是一个玩具吗?”李晋缓缓问。

    “怎么着,给本公子讲道理啊,就凭你也配!”侯公子放肆地笑了起来,对李晋根本就不屑一顾。

    李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那你认为什么人才配跟你讲道理?”

    “这个天下就没有人配跟我讲,你们都是一群垃圾!”侯公子骄傲地说。

    身后那些人放声大笑,别提多么得劲了。

    “周兄,这……”王湖看着周亦承,心里越发着急了。

    但是周亦承却对着他摇了摇头,缓缓说:“这些兔崽子要倒霉了。”

    王湖一愣,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但是周亦承却在冷笑,这些小子真是无法无天,这位可是打得落霞剑派尽低头的人,更是亲手杀了江城子,就凭你们还想在他面前逞能?

    找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80章城内多纨绔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80章城内多纨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80章城内多纨绔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80章城内多纨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580章城内多纨绔】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武剑皇最新章节

        他是世人口中传诵的痴傻小儿,
        他是万人之上的少庄主,
        他是剑法超群的剑客,
        他是忧国忧民的藩王,
        他是入仙境的第一人,
        剑意江湖很另类,美人作陪不孤独,佳酿相伴逍遥游。
        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玄幻,
        只为博君一笑。

  • 美女到我碗里来最新章节

        小医师林逸巧施妙手解决了小柳村的疑难杂症,然后到了大都市,这里有刁蛮未婚妻、可爱小萝莉还有娇弱病美人,就此展开了波澜万丈的医道人生。

  • 庶女撩夫日常最新章节

        容锦对秦九夕是满满的嫌弃,初次见面他就是个小傻子。  九夕对容锦是满满的白眼,初次见面她就是个小流氓。  再次见面,两人皆是一愣。  一个想着小傻子居然是皇孙,嗯,可以撩了。  一个想着小流氓居然是侯府庶女,嗯,可以叼回窝了。   【不是宅斗,也不是宫斗!结局HE】

  • 最强保镖最新章节

        何猛,何必的何,威猛的猛,何必这么威猛——一个自恋到白痴的表述。有人叫他猛哥,有人叫他何少,有人叫他何先生。在称呼他的人中,有富二代,有慈善家,有模特总监,有江湖大佬,有走私商,还有高官。唯有最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的所有身份其实只有一个——来自外星的全能高手。rn

  • 七彩神蛊最新章节

        我和我师父本来是半吊子茅山道士,因为多管闲事,师父死在养蛊人手里,我也危在旦夕,未曾谋面的爸妈留下的神秘玉佩帮助下,我成为了一个养蛊人。为了能揭开身世之谜,寻找到爸妈的下落,我四处奔走,降头术,湘西赶尸术,这些邪恶的东西接连出现,不过最后他们的不义之财都成了我悬壶济世的来源,而他们的尸体,则成了我本命蛊的可口食物。

  • 家有鲜妻:野性狂妃难驯夫最新章节

        穿越成废材,有啥大不了?恶毒姨娘,狠毒姐妹,渣男狠夫?尔等渣渣也配要本小姐的命?她风蝶冷的人生,就是开了挂,就是要逆袭,就是要所有人亮瞎狗眼,跪着唱征服!神兽我有,炼丹我会,绝世灵功更是随手拈来,天下美男倒入我怀!只是为什么,有一个绝美霸气的腹黑货,踹飞所有美男,当着天下人来抢婚!嘤嘤嘤……不要哇……还我美男!“本尊比他们美,比他们帅,比他们强,今生今世,生生世世,你都是本尊的人!”

  • 三国小兵之霸途最新章节

        带着百科全书回三国,开展霸业征途!    科技及武功的完美结合,使刘易成为三国里最有实力的小兵。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金钱美人,文臣武将,江山版图,凡本小兵看上的,不管是人或物,皆霸之!!!    本书书友群:152832918(新)48o77778(老群)1o372789o(老群)js330

  • 冷少专宠:溺爱小蛮妻最新章节

        人前他是冷氏的窝囊大少,是江城人避之不及的同性恋;人后他是商业帝王,黑白两道都令人惧怕的魔王,是江城待嫁千金打破脑袋都想嫁的钻石级单身王。她一次的舍命相救,有如一束炙热的阳光,照亮他的黑暗世界,暖了心,种了情,多年寻找,只为守护这份温暖。他说,握了手,便是一世,我冷擎天只要你贝悠悠做我的女人。她说,我脾气火爆,做我男人,要经得起打,受得了委屈,不许欺我、骗我,只准宠我、爱我。

  • 重生最强女帝最新章节

        前世,她灵根被挖,一心正道,却被判为邪魔妖道!  重回少年之时,她力挽狂澜,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  自修血脉,重铸极品灵根!斩尽无赖族人,荣归第一望门!  世间规矩不能束她分毫,这一世,她要杀出自己的正道!  他是众人敬仰的神帝,高冷孤傲,却夜夜潜入香闺逼她给自己生娃,“小家伙,考虑好了吗?”  “我可以拒绝吗?”  “你可以选择生一个还是生两个。”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因为你偷了我的心!”

  • 仙梦逍遥最新章节

        落魄小乞丐,为报红颜恩,踏奇异修行路。炼命魂,醒七魄,聚无上法身。碧落黄泉生灭,皆系我一念之间,诸天万界,任我逍遥!寻道飘渺玄若仙仗剑降魔为红颜凝魂炼魄斩魍魉法身显圣震万天

  • 阴阳对我说无界最新章节

        徐文涛平静的生活莫名其妙被一次意外打乱,倒霉事接踵而来。是意外还是阴谋?需要他自己去找答案。意外后,眼睛慢慢的能看到另一个世界。他不知道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或许,这时候的徐文涛,已经行走在阴阳界上。

  • 契约冥婚,鬼夫是个gay最新章节

        夏桐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毕业这天父亲会消失,更没料到自己只是帮别人主持了一场阴婚,就把自己搭了进去,不是说好的这个鬼喜欢的是男人吗?为什么会摸她?不是说好帮他们缔结阴婚之后就会两情相悦?为什么两个男鬼都会纠缠着她?

  • 刀痕最新章节

        风羽说道:“……我们的兄弟被刺刀一个个挑死,我们的姐妹遭受凌辱后又被剖腹,我们的伤员被剁掉四肢后把血流干……红色的山,红色的夜,红色的血,还有红色的泪,小鬼子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战场就是杀人的地方,谁的枪快谁是王者,谁的刀利谁才能称霸。仁义道德全是狗屁,国际法更是一纸谎言。老子不信苍天不信鬼神更不信他妈的邪,我只信自己的实力和手中的武器,谁敢跟中国军人叫板,我们就灭了他。一句话,他杀我一个,我杀他一双,谁杀我们的兄弟,我们就用他的血来祭奠兄弟的亡灵!‘黑鹤队’必须死,为了彻底消灭这帮魔鬼,我们使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是应当的!”……谨以此书献给最亲爱的母亲!

  • 悍妻轻轻宠:总裁的心尖宝贝最新章节

        她被最亲近的人陷害,亲情爱情弃她而去,可是她还有一对可爱的宝贝,直到遇到那个霸道而又温情的男人,才知道,原来他才是宝贝的亲生父亲……

  • 天命狂妃:病娇小姐太嚣张最新章节

        集古武世家数百年传承于一身,一朝穿越异世王朝,她依旧笑傲江湖,一手创立明月楼,璀璨如日中天,却甘愿转身隐于一人身后,助他平定这乱世,送他一个海晏河清的秀丽江山,附赠举案齐眉,儿女双全,坐看庭前花开落,笑望天上云卷舒的自在悠闲……

  • 漠北风云最新章节

        年少不轻狂,老来何题话当年。
        于其被人欺,不如我去欺负人。
        如果我能活一百岁,前二十年我为宗门为父母而活,后八十年我只愿为你一人而活。
        我的心只有那么大,能住进来的人也就只有那么多。

  • 小鬼快跑最新章节

        “大师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家有、有鬼,大师,你一定帮帮我!”“有鬼!”苏安闻言舌头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几只?”“啊!大师,这、这我哪知道,应、应该是一只吧。”“唔!一只,虽然少点,不过凑乎吃、吃、持、持强扶弱是我应该做的,待我前去降妖伏魔。”有鬼,害怕?不存在的,听见有鬼只能让苏安流口水,毕竟在苏安眼里每只鬼都是Q弹爽滑。

  • 盛世狂妃:世子休想逃最新章节

        缘兮,命数使然,浴火重生,但求世间真情。“天下人千万,不及你慕容祁月一人。”宫宸紧握慕容祁月的手。……那一天来了,为了天下苍生,他情愿牺牲她一人。“慕容祁月,这灭生咒,你到底解是不解?”面对帝王的威胁,她冷笑道:“呵,天下?与我何干!”朝堂之上,她被众人联合威逼,却并未在意他们的话,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问道:“你呢?你认为,我应该解吗?”他平静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回道:“解。”

    本章内容提要:
    ...    但是旁人对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却好像是习以为常了,竟然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止,就任那几骑在街道上狂奔。     本来过去了也就罢了,可是就在他们过去的时候却有一个小孩子走到了街道中间去。     那几骑立刻就回头,指着那个小孩说:“我们就来比比,看谁先到那小孩那里去,然后我们再围着他驭马,看谁的马先碰到他。先碰的就......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