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晋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动了,他拉动着刀。

    很奇怪,这明明就是一把并不重的刀,但是在李晋的手中却好像是有着千钧重一样,他走得非常慢,甚至有些像是受过重伤的人那样蹒跚前行。

    这真的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刀,不知道出产在那个工业流水线。

    但是这把刀的运气比较好,一路过来斩过无数高手,有些甚至是被视为天上仙的。

    而现在,这把刀正要陪李晋去斩杀这个号称是神之仆人的人。

    但是面对着这样的李晋,教皇的脸色却非常凝重,根本就没有半分轻视的意思。

    在他的眼中,李晋这样的步伐远比他走得快要可怕,因为他这样走过来,将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浪费一点力量。

    这样可怕的凝聚力如果到最后出手那会是怎么样的可怕一击,这个道理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懂。

    李晋走得慢,脸上却也非常淡定。

    一步一步过去,两人的距离也在他的一步一步之下开始拉近。

    就在两人看着只有二十步左右的时候,李晋就好像是被人禁锢了很久一样突然间便挣脱得自由了,猛然间加快了速度,一下子便到了教皇的面前,迎着他砍下了那一刀。

    教皇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当的一声,两者相交,李晋身形便往后飞,而教皇也被这一刀给击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

    不等他换气,李晋第二刀又至。

    遥远的东方,梅河村里。

    教完学后闲来无事的老先生正寺在乌山下面的一条小溪里的一块石头上,他好像是听到了撞击声,回头向着西方看了看。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本意自己就是一凡人,不屑用什么神兵利刃,所以那把折叠刀即使是再烂,你也将之带在身边,不寻求什么神兵。但是从战力上来说,神兵毕竟是神兵,肯定是比普通的凡铁要厉害得多,所以你这个选择从个人上来说并无不妥,但是从战力上来说,的确是个劣势啊。”

    老先生看向了小溪,小溪处,正有一把刀躺在溪水里,正在接受着溪水的洗礼。

    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刀,从造型上就可以看出来了,没有过多的设计,不管是流线或是刀把,都极其朴素。

    而且这把刀的周身看着也非常普通,就像是锅底的那种颜色,看着有些黯淡。

    “我走过的路很多,见过的人家也很多,教过的学生更是不计其数。读书人讲究行万里路,想来我是够了。走一地而见其人,每过一地我都会跟人要些铁器。不管是山间老家的废旧柴刀也好,或是城市大户的菜刀也罢,或者是平民所用的锅底也行,我一概不拒。这么些年来,虽然是个书生,倒也做了一个铁匠做的事,从那几千几万斤的废铁中生生炼出了这把刀。”

    “我不是什么名匠,只是天地间一读书人而已。自古读书人都从红尘中出,回归到红尘中去。化道成仙,或是立地成佛,那不是我们读书人求的。我们只求一个万世太平,一个滚滚红尘。所以我炼的并不是什么铁,而是红尘。”

    “其实说来说去,你跟我走的路子是一样的,只是你活得时间不够长,所以不够想得那么多。这把兵器我是没有机会再用了,以后总是归你的。读书人嘛,总归是手无缚鸡之力看着还像样一些。此刀虽然还没有炼成,但是也有了几分气势。以后这可是要斩天的刀,倒不如先给你试试手,不然哪天要是突然间给你了,你倒不会用,那我这个炼刀人就尴尬了。”

    老先生说到这里突然间便笑了起来,特别是看着静静躺在溪水中的刀,越看越欢喜。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再看他的脚,原来竟然还赤着脚。显然刚才他是下过水,还没有穿过鞋子。

    他拿过一直静静躺在石头上的鞋子,拍了拍上面的蚂蚁,这才轻轻穿上。

    那是一双再简单不过的布鞋,甚至都有可能是手工缝的。

    虽然看着有些老旧了,但是这做工却很精细,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崩线的状况。

    他穿好鞋子,回头,一边走一边叹气说:“刚刚是第一刀,教皇那根权杖是以非凡材料制成的,他杀力虽大,但是毕竟这兵器不行。三刀过后你可以起身去找他,四刀之后他定会断刀。虽然不至于死在对方的手中,但是手忙脚乱是难免的。”

    那把刀仿佛听懂了老先生的话,躺在溪底上竟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老先生笑了,那张经历了不知道多少风霜的脸上一刹那好像年轻了不少。

    他松了松手臂,看向了眼前那苍翠的大山,神情有些恍惚。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而今青山依旧在,你却早已经不在。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孔尚也在,但你却不在。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熙熙攘攘,何苦来哉呢。”

    老先生喃喃说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最后将眼神从青山收回,缓缓出山。

    而在这个时候,正是李晋劈出第三刀的时候。

    前面两刀两人都是硬碰,双方都只是退步,根本就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第三刀劈下,依旧是劈在了权杖之上。

    火星四溅,那把权杖依旧完好无损。

    但是李晋却感觉到了折叠刀在自己的手中哀鸣。

    他感觉到了不甘心,他从一开始便选用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刀作为兵器,其实正是应了那句话,刀如其人。

    “凡人又如何?凡铁又如何?”李晋止住脚步,将刀尖点下,深吸了口气,“我就不相信了,今天我收拾不了你!”

    白光突起,第四刀劈出!

    教皇依旧面无表情看着李晋,任你风吹浪打,我权杖自然就稳如泰山!

    当的一声!

    第四刀终于落下,光幕落下!

    然后便是一阵晃动的光,李晋的折叠刀瞬间便一分为二。

    它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了!

    “亵渎神者,当死!”教皇从亮光中出,手中的权杖瞬间便轰然出现,一杖击向了李晋的胸口。

    但是在第三刀挥出的时候,梅河村里,有一把刀猛然从小溪中飞起。

    它由东向西,一往无前。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20章养刀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20章养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20章养刀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520章养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520章养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万能鬼铺最新章节

        阴阳两路朝天开,是人是鬼皆招待。我的商路,横跨阴阳。我的客人,有人有鬼。干的是生死买卖,做的是逆天交易,只要你给得起相应的代价,我能扭转乾坤,颠倒黑白。

  • 吃货小农女最新章节

        村里有个姑娘叫二丫,名字土气人洋派,只因身上有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灵魂,鬼机灵小聪明一大把,正碰上一家子不省事的亲戚,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将娘和自己,从一堆渣货中解救出来。

  • 坐拥江山:腹黑冷帝养不熟最新章节

        她褪去红妆,只身入朝堂,为的是报似海深仇。她步步为营,蔑视王侯,化身九千岁权倾天下只手遮天。皇帝小儿,敢与我争锋?“不,朕只是想替千岁分忧”对面男人把玩着手中棋子,看向她笑的淡然。“皇上多虑了,杂家身子骨硬朗着呢。”笑看男人,她眸间冷意肆起,想夺权你还嫩了点儿。白玉棋子入盘,男子勾唇一笑“千岁,此局朕赢了。”不急,时间还长着,咱们慢慢来。

  • 染爱成婚:娇妻香袭人最新章节

        她嫁了个“黑帮大佬”,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抱着她将她从头舔到尾!外界只知顾氏总裁宠她、惯她、爱她。只有她自己最清楚,这家伙只想睡她!“老婆,我们该生个孩子了。”“说好的契约夫妻呢?”“我们可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他拿出结婚证亮亮相。“我要离婚!”某女大叫。“合约写明,离不离婚,我说了算!”

  • 我的漫画师女友最新章节

        一边是不辞而别抛弃自己的负心汉宫铭炫,一边是尽情压榨自己的大金主沈云挚,?丝画手夏木木表示,如果可以,她选择狗带!沈云挚却不容她考虑,直接抛给她一份私人助理的工作,薪水天价。夏木木连忙抱大腿,顺便发挥所长设计各种老板同款赚钱,忙得不亦乐乎。当有一天老板在办公室发现大家都用自己的肖像马克杯时,夏木木知道自己药丸……被迫当苦力,夏木木免费为百云集团设计一套卡通形象,谁料一炮走红,自己竟然从此成为知名画手,拿奖拿到手软?rn

  • 宠妻成瘾:老公,别动!最新章节

        一夕欢好,他食髓知味,日日纠缠。她怒,拍案而起,“厉墨风,你再往前一步试试。”他笑,声线慵懒,“老婆,你的意思是,我不动,你动?”她羞,满脸通红,“厉墨风,你无耻!”他哄,软言细语,“老婆,我还可以更无耻,要见识么?”

  • 江山倾城最新章节

        她是西和国最受宠的公主,美丽、冷艳、高贵。本来可以和心爱的男人携手白头,谁承想偏偏成了乱世佳人,战乱年代,她成了远嫁的和亲公主,她的肩头肩负了整个江山和百姓的生死,她别无选择。牺牲一人的幸福,保全万家的团圆,她不得不接下和亲圣旨。可是,尽管命运多舛,她也不是个认命之人,待看她如何用她绝美的容颜和聪慧的头脑,去守护她的万里河山,和她的爱恨情仇!

  • 劫后余爱最新章节

        &#;&#;她出身卑贱,却情种深种,为救因学生运动被捕的未婚夫,被迫嫁与裂土封疆的大军阀为妾;
        &#;&#; 勾心斗角的姨太太,残暴多疑的军阀,她一次次坠入险境;
        &#;&#; 他一届小小副官,凭着一副好皮囊,风流倜傥,竟引得交际名媛、新式女子、电影明星飞蛾扑火一般投怀送抱;
        &#;&#;他与她相逢于龙潭虎穴,她始终看不透他,拥有孩子般温暖笑容的他,内心究竟藏了多少计谋与秘密。
        &#;&#;

  • 仙帝也疯狂最新章节

        我们的仙帝大人又死了!吃饭呛死的。为啥别的仙帝都是傲视天下,坐拥美女,而我们的主角却苦逼的在轮回转世?只因为一块神秘令牌,被他炼化之后,灵魂被禁锢,从此他加入了穿越的泱泱大军!冥冥中仿佛有一只大手在左右他的命运,当第99次重生之后,他才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 华山剑客最新章节

        明末,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满清即将入关,倭寇祸乱沿海。陈继来到崇祯十一年,他没有科技军事知识,没有经商天赋,改变不了天下大势。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随师傅修炼武功剑术,保护自己,守护家人。js330

  • 超级黑科技最新章节

        重生在美国,当级科学家。他是如何防止被人切片研究的?让我们来采访下。    “先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天才神童,老子是有史以来最牛逼的天才,谁敢切我?”    “如果某个组织或国家硬要把你切了呢?”    “哼,我的机器人大军不是吃素的!”    “如果他们直接对你‘种蘑菇’怎么办?”    “种蘑菇?好啊,大家一起种,看看谁先死!”    “艾克先生,你已经娶了两个妹子。对于这种违反《婚姻法》的行为,你怎么看?”    “连《宪法》都不能阻止我了,你给我谈《婚姻法》?逗逼!”    采访完毕,作者满意地离开了。这时,艾克招来保镖,低声道:“那个逗逼知道得太多了,去,把她干掉!”    “是,先生!”js330

  • 超级狂兵在都市最新章节

        特种兵丁远因接受组织对于新型科技的实验,后颈处被种植一种名为“冷焰”的火焰状图腾。在接下来三年的时间里,丁远承受着非人般的身体强度训练,与每个月一次“冷焰”图腾带来的冷热交替的折磨……

  • 炎魂战神最新章节

        上古纪元最后一人,身怀镇炎真火,十万年后破冰重见天日,却因救人与火蛟同归于尽,后重生于秦国小镇,修长白剑法,融离魂心法,本为当世青年第一人,却因心中执念,父辈教诲,卷入了世界最大的秘密当中,云端之下,皆是生灵,云端之上,尽为亡魂!

  • 凰倾天下最新章节

        为报家仇,倾世杀手穿越千年,魂归故里,任凭她尝百毒,握火凤,叱咤风云,终逃不过情字。是妖孽如他,“谁要动她,来一个握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还是温润如他,“既然仇恨让你这么累,就让我带你离开吧!”亦或是霸道如他,“注定了你就是我的!”

  • 凤本惊华:诱宠一品妖妃最新章节

        她是四大贵族之女,却被献祭给上天。怎奈老天不收,仪式失败,还送个了祖宗。从此炼丹,炼器,绝世神功,样样手到擒来。可二叔要她死,堂妹要让她失身,婶婶还想将她嫁给隔壁精虫上脑的二世祖。靠!老娘不发威,真当我病猫?!想下毒?一颗丹药就解决!想失身?送你去隔壁。想完婚?妹妹嫁给你了。“祖宗,你不会怪我下手狠吧?”“骨肉相残总是不好,所以下次就打个半死吧。”虽然有祖宗护体,但吃饭穿衣,洗漱休息,他都在旁边。“你最近是不是胖了?”“就你话多?”“你不爱人家了,嘤嘤嘤。”“……再废话就把你上交给冥界!”

  • 虫临暗黑最新章节

        地狱之内,三魔神带着四小弟缩到熔岩河的角落边瑟瑟发抖,在它们面前,无穷无尽的虫群分开了一条道路,一个身穿印花睡衣的家伙睡眼蓬松的走到他们面前。  “嗯,不错,一觉睡醒,该搞定的都搞定了...那么接下来......”他的目光转向天空,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高阶天堂之上,英普瑞斯突然浑身一抖,由心底子里发出了一丝寒意。  “不好!莫非那万界之灾要上天?!”  (新书新人~求关爱~求照顾~求包养~)

  • 无上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曾是万中无一的极品废柴,偶得无上系统,获得神级血脉天赋,从此逍遥天地间。你有神级血脉天赋?看我无上系统将你血脉吞噬了!你有神兵利器?哼,我无上系统里面随便兑换一件兵器都能将你轰杀成渣!辛辛苦苦炼丹炼器?不需要!无上升级系统内分分钟兑换出来将你碾压到爆!装逼?这个可以有!美女?这个必须有!一把剑,一壶酒,一曲长歌荡九天!陈逍的至理名言:在下从来都是以德服人,因为不服的已经是死人。

  • 梦魇猎手最新章节

        黑夜寒彻,万物潜行;有梦为骨,灵魂作饵。在阳光来临之前,所有人都将被狩猎。

    本章内容提要:
    ...    李晋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动了,他拉动着刀。     很奇怪,这明明就是一把并不重的刀,但是在李晋的手中却好像是有着千钧重一样,他走得非常慢,甚至有些像是受过重伤的人那样蹒跚前行。     这真的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刀,不知道出产在那个工业流水线。     但是这把刀的运气比较好,一路过来斩过无数高手,有些甚至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