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南疆归来之时天遥曾说过,待到桃花盛开之时便是他归来之际。我曾经无数次的期盼着再相聚的那一刻,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算计着春季何时到来,算计着相守的未来。日日夜夜的等待都化为噬骨的思念,抓着心,扯着肝,如蚂蚁般侵蚀灵魂,极痒且痛。只是如今我没了期盼,我只希望在我离开之前他都不要回来。否则,我真的不知应该如何面对他。

    然而上天似乎并不想成全我,在那样阳光正好,桃花漫天的日子里,天遥果真信守承诺,与四皇子李璟暄带着得胜的好消息抵达京都邺城。

    然而这样的消息,没有人敢告诉我,我所居住的这一方四方天地,就像是疫区一般,无人敢靠近。结果就造成了如今这样的局面,天遥兴致勃勃的要来紫竹宫看我,四皇子当然乐意陪同。来的路上刚好碰见璟天和西风,得知他们要来紫竹宫,两个人俱是一惊。不明就里的天遥还开着他们的玩笑,顺便打听了一下卞夏和亲的近况。

    “听说跟卞夏和亲的公主定下来了?是谁啊?”天遥灿烂的笑容,明媚的就像这春光一般。

    璟天和西风面面相觑,不知说些什么。

    “不会是婉情吧?”天遥看着西风为难的表情开着玩笑。

    “看来他们像是有事情不愿意讲啊。”四皇子打趣道。

    “天遥。”西风为难的开口:“你今日也累了,要不先回家休息吧?明天再来看阿音。”

    “说什么呢?这马上都要到了,况且我还有东西要送给她呢。”说着兴高采烈的举了举手中的白玉兰花。这是他从南疆回来时特意绕道蜀中,从师父的居所拿来的,是我们共同培育的那盆。

    “啊!”璟天一惊一乍的似乎是第一次见兰花一般:“这就是白玉兰花吧?啊呀,皇宫里的还真是没有这个开得好。”

    “三皇子你没事吧?抽什么风啊?”看着一反常态的璟天,天遥终于开始怀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璟天听完他这话,低头不再言语。

    天遥将目光转向西风:“西风,你从来都不会骗我,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西风为难的看着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天遥,你要有心理准备,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件事,只怕你很难承受。”

    天遥皱起了眉,四皇子静静的在一旁观看。

    “跟卞夏和亲的公主不是别人,就是阿音!”

    西风刚刚说完,天遥手中精致的花盆啪的一声掉落在地。有风吹过,吹得花叶飘零,支离破碎。天遥不敢置信的看着西风,“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我说和亲的公主是阿音,天遥,天遥......”西风说完第二遍的时候,天遥已拔腿跑向紫竹宫。

    当天遥风风火火的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我正颓废的抱膝坐在椅子上,已是几天都没有出过门了。门外射进来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下意识的抬手挡在眼前。我想我此刻必是狼狈至极,眼睛无神,头发也略显凌乱。

    天遥一步一步的靠近我,像是怕惊扰我一般。待到走近,我终于看清他的容貌。此刻的我,原本应该是第一时间钻进他的怀抱,毕竟我们有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了。可是我如今的境地又怎么能允许自己如此亲近于他?我慢慢的将腿放下来,正视着他,他试探着伸出手却又停了下来。

    屋里的光线太暗,他似乎不太确定。“阿音?是你吗?”

    我站起来,走向他。“你回来了?”沙哑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是太久没说话了。

    “是你!是你!”听到我的声音,他激动的将我拥入怀中。闻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我的鼻子有些泛酸。多么熟悉的感觉,多么温暖的怀抱,只怕我今生再没有机会赖在这里。

    我不舍的推开他,将头转向一旁。

    也许是感受到我疏离的态度,天遥有些动容,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阿音,西风说你要去卞夏和亲是逗我的吧?一定是和我开玩笑的,你怎么舍得抛下我呢?”

    此时,璟天,西风和四皇子都已站在门外,婉情似乎也发现了他们的到来,静静的与他们站在一起。

    “不是玩笑。”我打断他:“他说的都是真的!”面上虽平静无波,心却怦怦直跳。

    “怎么可能?”他不相信的看着我,眼神中的受伤让我看了心疼,可是我不能心软,我将目光看向门外,只要不让我看着他,我就不会露出马脚。

    “怎么不可能?卞夏的七皇子是卞夏皇帝最看重的儿子,我若嫁过去,将来即为皇后,这样大的诱惑我怎么能错过?”

    “不可能,你不是这样贪慕虚荣的人!”天遥一口否定。

    “我就是这样贪慕虚荣的人!”我反驳:“你又了解我多少呢?不过是认识几年而已,你真的就完完全全懂我吗?苏锦夜能给我的你永远都不能给,权利和地位,你都不能给我!”

    “你从来都不在乎这些的?”天遥的眼圈泛红,话中的语气力不从心。

    “为什么不在乎?”我眼含泪水的看向他,嘴唇都开始颤抖:“有了这些我可以为所欲为,我可以得到一切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可以再不受别人的摆布,自己做自己的主!”

    “我不相信你说的这些!”天遥喝止我。

    “事实如此,由不得你相不相信!”

    “这么说,你当真为着荣华富贵和无上权位要放弃我们的感情了?我要你亲口说出来,亲口说你要离我而去,要放弃我们的感情!”

    “我要放弃......”

    “看着我的眼睛!”他突兀的喊声着实吓了我一跳。

    我从没见过他现在的样子,我咬着牙,忍着彻骨的心痛,将目光定在他愤怒的眼睛上,鼓足了勇气,拍着胸脯说道:“我林兰音!要为了荣华富贵和无上权位,为了成为卞夏的皇后,放弃我与你之间的这段感情。从今以后,相逢既是路人!”

    “噗!”我刚刚说完这句话,天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有几滴甚至喷到我雪白的衣角上,他手捂着胸口,定定的看着我。

    这一次,我再不能装下去,慌乱看着他苍白的脸。“天遥你怎么了?”

    天遥却并没有理我,他转身从墙上摘下一把佩剑,毫不留情的指向我。

    “天遥,你要干什么?”婉情紧张的跑了进来拉住他,璟天他们也都闯了进来。

    “天遥,你不要冲动!”

    “滚!”天遥一把甩开婉情,婉情一下子摔在在地上,西风见此赶紧过来搀扶。

    “宁天遥你疯了吗?”婉情一下子哭出来:“你仔细看看你用剑对着的是谁,你看清楚她是谁?”

    “她是谁?”天遥哭笑不得的转头问她:“她到底是谁?好好的人,怎么才几个月不见就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模样,她到底是谁?你来告诉我她是谁?”天遥激动的将剑逼近我。

    “天遥!”璟天紧张的拉住他:“天遥,你别做傻事。”

    “你们都别管!”我喝止了他们想上前的动作,看向天遥:“动手啊!我对你的感情如此不纯,我在荣华富贵面前动了邪念,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无比恶心!能死在你的剑下,也算是我此生没有白活!”这话倒是真的,我宁愿此刻立时就死在他的剑下,也不愿看他如此痛苦。

    “你以为我不敢吗?你背信弃义,辜负了我们的感情,死不足惜!”他一字一句说的咬牙切齿,看来他恨毒了我。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不论他如何对我,我都愿意承受。我欠他的,一生一世都还不完。

    天遥怒不可遏看着我的脸,下了半天的决心,终是不舍,最后弃剑而去。剑落地时,发出的清脆之声震得我全身颤抖。我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他愤然离去的背影。此刻,我才发觉我是真的要失去他了,我再也看不到他灿烂的笑脸,再不能和他相守终生。我才知道,我心里对他竟是这般不舍得。睫毛跳动之间,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滚落。

    “你不考虑追出去吗?”四皇子皱着眉头问我。

    “为什么要追?”我并不看他:“我如今终于向着你所说的红颜祸水的方向一去不回了,看吧,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我自嘲的笑笑。

    “你又何苦这样呢?明眼人一看便知你刚才不是真心那么对他的,只是他当局者迷而已。”

    “能告诉我他怎么了吗?”我心系着他刚刚才吐了一口血。

    “天遥在南疆之时受了重伤,险些丧命。”四皇子的语气虽平静,我听了却胆战心惊。

    “你从南疆走后不久,我们伏击南疆人。混战中,天遥被南疆的毒箭所伤,三哥他们如此紧急的去了南疆就是为了此事。要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回来的这样晚?若不是药圣廖百草妙手回春,怕是你此生再难见他。”

    我竟不知这其中有这样的曲折,我走之后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李璟暄几句话勾勒出的该是怎样惊心动魄的情境?我想象着在那样危机的情况下,天遥自己该是如何难熬?我清晰的记得那一年在蜀中,他差点死在杀手的剑下。那般境况,是我此生都不想再见到的,可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这一次,我没能陪他共度难关。在这段我们分别的日子里,我们相互缺席彼此最艰难的时刻,何谈生死相依呢?

    “是天遥怕你担心一直不肯让我们告诉你。”璟天插话进来。

    “所以你们就这样瞒着我?”我扫视着屋中的众人,西风和璟天尴尬的低下头:“你们知不知道他在濒死的边缘该是怎样的孤独?你们知不知道他一个人多难熬?果真是听话的好朋友,好兄弟!他在与死神做斗争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眼睁睁的看着我要远嫁卞夏却无动于衷?”

    此刻的我痛心疾首,我从前听过好多的戏文,那里面的故事都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总有一个或两个人说漏了嘴。可是在我的生活中为什么就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嘴都严实的让我想看看是不是原本就是哑巴,可是他们讲大道理的时候比谁都溜。

    “天遥!”我恍惚的叫着天遥的名字,我不能再无动于衷,我要去追他,要看一看他的伤口,我要亲自确定他没事了。

    我追出门去,追到院中,追出紫竹宫。只是我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他决然的背影一次次消失在我的视线,我却没有勇气叫住他,告诉他我是多么的舍不得他。泪水模糊我的双眼,脚下却被石子滑到,一个趔趄,我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石板路上。再抬头时,天遥的身影再也找寻不见。

    我坐在那里,任泪水横流,任摔伤疼痛。“天遥,对不起,对不起......天遥......”

    “阿音!”婉情追了出来。

    “阿音,先起身随我回去。”璟天走过来想要拉我,却被我甩到一边。

    “我求求你们别再管我了,让我在这儿呆一会儿好不好?我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难道我在这里坐一下也碍着你们了吗?”我不顾形象的伸手摸着泪水,哭出声来。我看着天遥离开的方向,就这样一直跪坐着,我不知道我起来应该去哪里,我要做什么,除了坐在这里,我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

    我的哭泣似乎感染了老天,竟应景的下起雨来。一滴两滴,继而连成线,打落在我身上。我抬头仰望天空,雨水浇的我眯起眼睛,脸上泪水与雨水混在一起,狼狈不堪。

    婉情他们就那样一直陪着我站在雨里,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宫内的宫女太监们识相的为他们撑起了伞,却没有人敢靠近我一步。我以刚才的姿势跪坐在那里,浇吧,让大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在心里默念。老天头一回这样给我面子,听了我的祈祷后,雨势更大了起来,竟下得起了雾。漫天漫地,雨雾朦胧,一切景物皆看不真切。

    “阿音!你坐在那里干什么?”皇上的声音自对面的长廊上响起,想来他是接到了太监们的报告,带着后妃们赶来。长廊上的人越聚越多,雨势也越来越大,只是来了这样多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走出那个避雨的长廊,没有人愿意同我共担风雨。

    “姑娘!”绿竹终是不忍,不顾大雨,撑着伞跑进雨中,跪在我的对面,“姑娘,你又何苦如此作践自己呢?这样大的雨,快些随奴婢回去好不好?”

    我抬头看看她,却并未回应。我如今真的是不想说任何话。绿竹见我不语,哭了出来。再没有人上前来叫我,只是任我被风吹雨打。是啊,这个世界上,能够为我遮风挡雨的那个人,我刚刚亲口说要放弃他。

    “姑娘,奴婢求您了,为了您的身子,求您别坐在这里了,姑娘......”她抱住我,试图用身体抵挡住雨水。

    “把她给我拉走!”我终于出声。小灵子听见我的话,无奈的走过来,拉起绿竹,绿竹却不肯走,拼命的挣扎。

    “放手,姑娘,姑娘,求您跟绿竹回去。姑娘!”也不知绿竹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小灵子竟拽不走她。又过来几个小太监才好不容易将她弄走了。

    这样一场闹剧在我面前上演,我却无暇理会。我之所以跪在这里,是因为我欠了天遥的。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他身边,在他满心欢喜的来找我之时我却抛弃了他。这一生我欠他的太多太多,无以为报,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向他请罪,这些都是我应该承受的。

    面前的玉兰花被雨水打的奄奄一息,这是天遥要送给我的吗?我伸手捧起它娇弱的身躯,将它护在胸前。

    巨大的雨幕中,我跪于石板路上,身后是一众愿意与我承担风雨的好友,长廊上是心系我安危的皇上皇后和一众妃嫔。若是你一幕幕的分开来看,每一个人都怀着不同的心情,脸上的表情却是如出一辙的忧伤。

    从几时开始,我们的脸上会经常出现这样的表情?原本开心快乐没烦恼的我们到底去了哪里?他们被我们丢在了哪里?丢在那一年的岭南大旱?丢在太子与璟天的反目?丢在一骑绝尘,白驹过隙的青春岁月里吗?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此时苏锦夜撑着一张七十二骨的油纸伞,负手立于紫竹宫的拐角处,将这一幕净收眼底。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也无法判断他此刻的心情,他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任雨水打湿他袍角。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皇家养女初长成》之 第六十五章:归来(一)是作者半日花开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皇家养女初长成》之 第六十五章:归来(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皇家养女初长成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半日花开写的《皇家养女初长成》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皇家养女初长成》之 第六十五章:归来(一)是作者半日花开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皇家养女初长成》之 第六十五章:归来(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皇家养女初长成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半日花开写的《皇家养女初长成》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皇家养女初长成最新章节- 皇家养女初长成全文阅读- 皇家养女初长成txt下载- 皇家养女初长成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五章:归来(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皇家养女初长成】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皇家养女初长成》书迷评论

  • 狼牙特战队最新章节

        狼牙刀锋,丛林战神,铁血柔情,谁与争锋。
        败,也要对手肢残体裂。胜,就要傲气冲天!
        看一个新兵蛋子的兵王传奇,为战友报仇,为知己义无反顾,为国家抛洒热血,
        一把飞刀,一把钢枪,一身好功夫,一腔热血,一段奇遇,看新兵蛋子王峰怎样从一个新兵一步一步的成长为众人仰慕的兵王,如何成为站在世界最高峰的兵王。
        新兵连的遭遇,集训队的苦练,任务中的磨练,知己的患难与共,真挚的战友之情,他们是热血的战友兄弟,他们更是敌人眼中冷血而令人恐怖的狼牙特战队。
        王峰经过一个一个的磨练,终于成长成为狼牙特战队成员,对手在他的眼中颤抖,在他的脚下惨叫。
        狼牙特战队令国人骄傲,另对手恐怖,最终王峰带领狼牙特战队站在了世界的最顶峰。成就了一代兵王传奇。
        读者群248492522

  • 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都是:坐拥美男,翻云覆雨,为啥她穿越后就被渣男贱女凌虐致死?别人重生后

  • 彦最新章节

        这篇小说是小弟目前的第一篇小说....如果有批频麻烦提出来谢谢...

  • *神话青春*最新章节

        以上是神话六人的图图~

  • 万界狂尊最新章节

        宅男没实力前能做什么?蹲家,上网,游戏,动漫,电影!一辈子就是处于社会最下层!难道宅男就不能进入上流社会?就不能指点江山?就不能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就不能成为万界之尊?且看一个宅男得到盘古传承后如何翻天覆地,叱咤风云,搅乱各界,逆袭众神!!

  • 阴夫求放过最新章节

        救了被活埋的男人,结果被阴魂缠上了。夜夜噩梦加春梦,成安安只想要说,求放过,求不缠。眉目如画的男人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用好听的声音一字一顿:不缠就死。

  • 仙君有令:小妖入怀!最新章节

        “赵合欢,我好像爱上你了,怎么办?”柳下,白肃箫嘴里叼着根草,笑得一脸暧昧。“赵合欢,别赴约。算我求你别出现。”凌渊低着头,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完全没有了一代魔君的样子。“合欢,若天下负你,还有我。”一代君王展轩望着远方,轻声而又笃定地说道。“我以三界掌门身份命令你赵合欢!给我站住!”“所以,堂堂三界掌门人要给我一妖女宽衣解带沐浴更衣?”合欢笑得一脸妩媚。莫天别过脸去,憋了良久:“过来!到我怀里来……”天下又如何?早已沦陷你的醉人笑涡……

  • 金夫最新章节

        同样是清穿,冯霁雯面临的不是险恶宫斗,也不是伤神的宅斗,而是要嫁给清朝第一大贪官、满清第一美男,乾隆第一宠臣,史上留名的妻管严——和珅!这时的和大人,还只是个一穷二白,在咸安宫求学的清贫美少年。被祖父以死相逼送上了花轿的冯霁雯狠一咬牙,满脸决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君,你继续愤图强,我负责把嘉庆帝架空掉!……其实这只是一个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的贪官夫妇有爱(蛇精病)日常。js330

  • 龙的帝国最新章节

        "历史总是在频繁易主,谁都想有个万世之治,兆万国土,在之后的时间里,这片东土大陆的新主人整饬兵马四下征服。铁骑踏过往西一千公里萨克斯、楼夷等小国,往北古蒙国,往东南热地炎亚国。随后这位英雄开启了新的纪元,建立了腾蛇帝国,谱写着属于胜利者的历史,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其后的千百年间民治久安,史称清明治世。"

  • 穿越之圣僧娶我可好?最新章节

        “你娶我可好?”“和尚…不得娶妻。”“和尚可以还俗…”“贫僧…不能还俗…今生有负于你深情,来世,贫僧再许你一生相守。”

  • 天道棋局最新章节

        在无尽岁月之前,有人哭,有人笑。未经沧桑,便有无数繁华夜月掉落。这局棋,涉及到了太多不该出现的东西。有人从无尽岁月以前打破轮回,横跨无数天地,提一荒戟遮天而来。有人从未知某年以后撕碎时间长河,乘以孤舟,踏破空间,逆流而上,酌情高歌!在这场天道棋局面前,人道至尊,仙道金帝,这些站

  • 阴坟邪咒最新章节

        张小海结婚那天,伴娘被人“欺负”了,谁知半夜里她却出现在我的床上……三天后,有人在古井里又发现了她的尸体……

  • 都市之妖孽神医最新章节

        李逸尘惨遭灭门之祸,意外落入混沌墓园。这里埋葬着无数英灵,有一剑破万军的剑神、统御圣式神的阴阳师、一人一杖屠城灭国的妖婆婆、堕入修罗道的圣僧、血愈万物的小医仙……他修习了无数神功秘法,太离剑道、血祭..

  • 凤居天下:权色谋妃最新章节

        她是道上战无不胜的黑旋风,我行我素,冷静狂傲,谁知一朝穿越,碰上恶毒大娘白莲花妹妹,她将她打得半死丢到府门外……他是至高无上的冷面玄王爷,威慑天下,却在府外直指她:“她,便是本王的妻!玄王府的女主人,大周天下的玄王妃!”
        生死相约,那便是一纸终身契约,不离不弃!

  • 公主驾到:殿下要听话最新章节

        她是一国公主,却惨死乱葬岗下,涅槃重生步步为营,狠劈渣男绿茶,智斗蛇蝎后妈,惊才绝艳却无意落入某男圈套。什么瘸腿冰山,都是引她注意的借口!

  • 李阳花容最新章节

        西周的青铜鼎?开什么玩笑,你这分明就是上周的。在神机透视瞳之下,任何仿作的古董字画、翡翠玉石都无所遁形,至于美女,你想一夜暴富?那就跟哥走,只要稍加指点,保证你在潘园一夜暴富。

  • 诸天万界聊天群最新章节

        地球灵气复苏,武道崛起!
        小人物李皓晨偶获诸天万界聊天群,剧透万界人生,刷震惊值,再用来强化忽悠来的功法。
        “华佗你把《青囊经》拿来,本仙给你优化下,让你一统天下,号令三国。”
        “白素贞,你今天印堂发黑,要遇许仙,交出功法,本仙给你消灾......”

  • 美人多妩媚最新章节

        都说红颜祸水,众人都道,姜家阿妩天生媚骨,必定会成为祸国殃民的妖姬。姜妩表示很冤,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祸水的形象已深入人心?传闻太子和太傅之子为她争风吃醋,在宫宴上大打出手,竹马小将军为她通敌叛国……皇帝一怒之下,下旨将她驱逐出上京。众人拍手称快。可转瞬之间,前朝政权就被推翻,新君登基。姜妩觉得她的冤屈终于要洗清了,没想到……新君:我愿以江山为聘,万里红妆,吾心为礼,卿可愿嫁我?姜妩:咦?!

    本章内容提要:
    ...    我从南疆归来之时天遥曾说过,待到桃花盛开之时便是他归来之际。我曾经无数次的期盼着再相聚的那一刻,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算计着春季何时到来,算计着相守的未来。日日夜夜的等待都化为噬骨的思念,抓着心,扯着肝,如蚂蚁般侵蚀灵魂,极痒且痛。只是如今我没了期盼,我只希望在我离开之前他都不要回来。否则,我真的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