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秦川腹诽着,他有些生气,这小子不过跟着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练过些拳脚,又得了口宝刀,就敢自以为是地去找人贩子的麻烦。

    “你没听错?小段。”

    周秦川不甘心,又追问了一句。

    “没错,掌柜的。”

    “那几个外乡人有何特征?”

    “嗯,其他人没甚印象,就一人特别显眼,鼻梁处好大一个鼓包,不知是先天残疾呢,还是被人打断后没长好生的疮疤。

    可笑的是他明明是个男的,偏偏身穿绣花红衣,顶着个破相的鼻子,真是让人想不记住他都难。”

    没差了,就是被自己揍哭的那人贩子了,周秦川最终确认。

    “小济不会有事儿吧?”

    小段问道,毕竟拍花子的是些什么人,只要有点阅历,都能知道。

    “事涉拍花子的,你怎的不早些分说?”

    苏幼蓉坐不住了,忍不住站起来责问小段,她同样不是一无所知的白莲花。

    尽管不明白小济这熊孩子为何在客栈里,还会同拍花子的有甚干系,但他这般年纪的小子,正是人贩子的最爱,由不得苏幼蓉不担心。

    “我...我...”

    小段张口欲辩,不过想想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错,最终哑了口。

    此地临近州府,有官府掌控,兼之人口众多,拍花子的向来不太敢在这一带犯案,这类事件他听得不少,但周遭却没多少人亲身经历过,也就不太警惕。

    是以尽管听了小济的嘟囔,却并不放在心上,因为小段并不相信,谁人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许多人,冒恁大风险,把小济如何,因此就没有阻止小济的行径。

    当然了,该知会还是得知会掌柜一声。

    不过一忙起来,小段就什么都忘了,直至此刻,方才想起来。

    “怎么办,秦川哥?”

    苏幼蓉坐下问道,语气有些惶急。

    “放心就是,我这个兄长,自会去把他找回来。”

    周秦川心下虽然焦急,外表却异常镇定,他得让其他人,特别是苏幼蓉心安。

    时间过去不久,又是大白天,倒是还不用太过忧心。

    小济这小子精明得很,对方既然人多,他不会就这般冲上去自投罗网,定然会在暗中觊觎,逮着那妖娆人贩落单方才出手。

    只是他人小力弱,即便是用宝刀偷袭,能给一个成年男子造成多大伤害,实在不好说,稍不顺遂就会被反制,落入魔掌。

    周秦川几大口把剩下的饭食吃完,然后吩咐其余人等留守客栈,拜托东叔帮衬着,他要出门去找小济。

    “放心就是,周大郎,老头子我没能耐帮你找人,守好家还是做得到的。”

    东叔拍胸脯保证。

    简单安排完客栈事宜,周秦川回耳房背上开山刀,刚走出房门,想想不妥,又折回室内,还是把刀放回那个裹了麻布,伪装成普通包袱的背包中,背着背包出了门。

    这一趟要找人,官道和小路要走,州城县城说不得也会进去,先前空手进济宁城的时候,倒是没受刁难,但背着把刀就不好说了。

    要是因为背着此刀进城,从而被官差刁难,耽误了找小济的事儿,那才是得不偿失,还是放入包中藏好方便。

    至于包中的那柄折叠弓和箭支,虽然不一定用得上,但没有多重,也一并带上好了。

    这种凶器加神器,他可不愿任其远离自己的视线,就这么放在客栈,不论被谁发现了都不妙,还是随身携带安心。

    “你跟着我作甚?”

    出了客栈,周秦川问阴魂不散的苏幼蓉,这小娘,除了没跟着他进他和小济的房间,其余时刻,一直不离左右。

    “你是小济兄长,我是小济的姐姐,他出了事,你说我要作甚?”

    苏幼蓉答道。

    “别闹,幼蓉!”

    周秦川劝慰道:

    “解救小济,有我一人足矣,要知道那些拍花子的都不是善茬儿,你一介女流,济的甚事?”

    “我只知道多个人多份力,上阵打斗我不行,但是识人找人我还是在行的。

    放心,秦川哥,我不会拖累于你,若需动武,我自会躲藏起来,不让你分心就是。”

    “那...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儿要是跟不上我,可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

    周秦川无奈,只能拿疾行一事来吓唬苏幼蓉,总不能把她捆起来丢回客栈罢。

    她若真是铁了心要去找小济,就算被捆上了,也能想办法摸出来。

    与其让她一个人行事,还不如跟着自己更安心。

    “没问题,小济失踪,正合加快脚步追赶才是。”

    苏幼蓉毫不示弱。

    一刻钟后,望着紧随不舍的苏幼蓉,周秦川放慢脚步问道:

    “如何,幼蓉,跟不上的话,还是回客栈去罢。”

    苏幼蓉稍微有些气喘,却不肯停下脚步:

    “不用,秦川哥,不用顾忌我,非常时期,以解救小济为先。”

    她在全客栈仅比周秦川起得稍晚,原先还需熬点稀粥作为大家的朝食,自大常回归后,这点活计用不到她了。

    本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儿做的念头,苏幼蓉已经跟着周秦川练了一段时日的慢跑。

    这会儿二人的速度比快走快,却又比慢跑慢一些,她倒勉强还能跟得上。

    不是周秦川不想再加快步伐,可谁知道什么时候能追上那些人贩子,总得留点体力打斗才行。

    见苏幼蓉不肯退让,他也就熄了让其回转之心。

    根据之前的遭遇,周秦川估计那些拍花子的路线还是北上,不论小济下落何在,定然也是在人贩子左近。

    这一带毗邻运河,靠近州城县城,人烟稠密。

    若追上人贩子之时还是白天,谅那些贼子不敢声张,定然以逃避为主,苏幼蓉只需找个隐密之地藏好,就不用担心。

    若天黑前还没有人贩子的踪影,那就容不得苏幼蓉使性子了,只能让其在州城找地方住下。

    因着心忧小济,二人一路无话,紧赶慢赶,平常需要半天工夫,两个时辰的脚程,他们只花了一个时辰,就见到了济宁州城的城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牟明》之 第120章 二人行是作者自身小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牟明》之 第120章 二人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牟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自身小卒写的《牟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牟明》之 第120章 二人行是作者自身小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牟明》之 第120章 二人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牟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自身小卒写的《牟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牟明最新章节- 牟明全文阅读- 牟明txt下载- 牟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20章 二人行】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牟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牟明》书迷评论

  • 废材逆天召唤师最新章节

        原名:《皇后,朕不能没有你》她冰熏儿因一只手镯而穿越到一个架空朝代。她穿到了一个性格嚣张狠毒,琴棋书画样样不精被誉为草包再加上毫无灵力修炼的再度被誉为废材且同名同姓的冰熏儿身上!性格嚣张狠毒?抱歉,姐还不知道什么是嚣张狠毒,能吃吗?琴棋书画样样不精?很对不起的,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背诗兵法和打战!废材?sorry她的灵力是无色的,她还是个全系魔法师!练器师?她就是!战神?她就是!武神?她也拿了!至于召唤师嘛她随手一挥就整万只的魔兽来到她的身边了。但是一到了辉煌大陆她又该怎么样呢?在这个国家的天阶炼药师,战神,武神,练器神,魔法师?在辉煌大陆是最低等的法术!唯独召唤师,想知道更多

  • 婚婚欲睡:首长别乱来最新章节

        他无耻的拿她当挡箭牌,强势立足在她的生活里。她狗血的把他当成渣男,劈头盖脸的狠狠教育了。什么?竟然叫她认错,好吧,为了工作她忍了!几次三番的任务将他们的感情冲淡,他决然从天而降许诺她未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是在前线吗?”“守护祖国那么多年,也该计划计划宝宝的到来了……”

  • 创神新世纪最新章节

        这是我第一部小说希望大家都会喜欢,请各位读者请将我需要改进的地方告诉我,谢谢

  • 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最新章节

        人们都说何奈奈捡了一个宝,只有她自己知道生活有多苦逼。不过是走投无路阴差阳错下抱了他的大腿罢了,可为何会惹上这么个狼性十足的缠人大叔?“老公,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求休假!”“老公,我感冒发烧了,求放过……”都说三十六计走为上,可奈何她何奈奈无论如何就是逃不掉

  • 穿越之冲喜世子妃最新章节

        林语楠作为一名穿越女,穿到了荣昌国最角角边的一个贫瘠小村落,本以为一生就要这么颓废过下去,谁知半年后国师夜观天象,不知道看到那颗吉星高照,非要说她是什么祥瑞之女。恭亲王府卧病不起、快要死翘的世子一听,嘿,这不正是我的救星吗,把她接过来给我当世子妃,治好了我的疑难杂症,把恭亲王府名下、荣昌国三分之二的钱财都给她!于是林语楠就这么迈上了浩浩荡荡的成亲路!

  • 坏蛋之与殇为敌最新章节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不一样的精彩,一样的经典!继六道神作《坏蛋1》和《坏蛋2》之后,世界黑道硝烟再起!倾注全部心血,谢文东如何一步步实现他的梦想,唐寅又如何一步步走向武者巅峰之路,精彩尽在《坏蛋之与殇为敌》——绝对不会让您失望!注:本书内容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 豪门继承人最新章节

        叶小秋只知霍式集团继承人性格冷厉能力卓绝,却不知他竟是个流氓无赖……霍斯年:叶小秋,怎么说我也救了你,难道你不应该以身相许报答一下?叶小秋:你休想!霍斯年:你竟敢不答应,那就……那就我以身相许好了。眼看着儿子沉溺于温柔乡的霍老夫人终于坐不住了:霍斯年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继承人,承担着无数人的责任?!以为是黑暗深渊,没想到是温暖宠爱;以为是梦幻的爱情故事,没想到是一场人性的考验……

  • 万界帝尊最新章节

        有人得仙道,长生不死、亿万载不朽。有人得道果,天地业位加身,上穷九霄、出入青冥。无尽神话的传说,诸子百家、仙佛妖魔,寰宇世界,三千浮尘。美人妖娆,公子风流,n然仙道难求,道果,不可成……

  • 甜妻驯夫,总裁靠边站最新章节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冷漠的看着她“哼!纠缠?你以为你还配吗?”毫不留情的责怪、为难甚至是羞辱!当她选择离开那一刻起他恨她,可再多恨也抑制不住的想她、念她……

  • 斩邪问道最新章节

        奇人异事玄门,妖魔鬼怪外道。恩怨情仇纠缠,刀剑术法争锋。文明前进,神秘褪色。这是末法时代上演的悲欢离合,是超凡力量在世间的余辉闪耀……js330

  • 读书成圣最新章节

        读书学技能,就问你怕不怕!  读《刺客列传》领悟闷棍,读《唐诗宋词》掌握撩妹核心姿势。  听说黄帝御女三千飞升天界?  别拦我,我要读《黄帝内经》!  【书友交流群:575508976】

  • 都市之美女召唤师最新章节

        “我擦,你是谁?”“孙尚香。”“你又是谁?”“蔡文姬。”“你要和我比书法?”我有蔡文姬。“你要和我比画画?”字画女大家轮流上。“你要和我比厨艺?”十大女名厨哪个不虐你?“你要和我比医术?”十大女名医随我挑。且看宋刘毅在美女的帮助下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

  • 妖都危情最新章节

        安安和顾越的关系始于爱情,终于信仰。她的信仰是守护他,他的信仰是杀死她。后来,他说:“她手染鲜血却对我情有独钟,那我就拿命还她盛世太平。”再后来,他说:“安安是谁?”【那是他喜欢过的一个姑娘。】

  • 帝尊决最新章节

        世间战神血脉,在连续不断的传承中,逐渐稀薄!终归,天不负好儿郎,万年后余下的淡薄血脉死而复生,后代小子离奇传承……重振战神辉煌,续下那万年前的巅峰!

  • 棘地最新章节

        在周洛的荒山野岭,生长的最多最为茂盛的两种植物就是荆和棘,丛生遍野,铺天盖地。许一鸣每次勘察线路,总要被棘上的刺划得遍体鳞伤,酸痛难忍,许一鸣这才明白为什么先人要用荆天棘地来形容艰难的处境,因为那种被荆棘划伤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虽然不能说是痛彻心扉,但那种酸胀的感觉却可以直入心里,让人抓狂,难以忍受。刚开始的时候,许一鸣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心想这么艰难,何必呢,可是站在半山腰回望山下那些家徒四壁的木瓦结构的屋子,想想那些生活在其中的群众,许一鸣顿时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羞耻,“何必”的想法一闪而过,有的只是“必须如此”。把额头的汗一抹,挥舞着镰刀,迎着荆棘而上。

  • 都市替身高手最新章节

        外卖小哥的春天到了,替身商业帝国无能富二代,和美女总裁假扮姐弟。是假戏真做?还是另有隐情?其实外卖小哥也不平凡,第二身份是绝世兵王。不过有谁知道怎么花钱么?在线等,挺急的。

  • 啃了祸水王爷的嘴最新章节

        ‘他’是开国将军府的小公子,父亲是将军,大哥是将军,二哥还是将军;不小心惹得刁蛮公主追在屁股后面跑;他一时情急,挑了个长相最佳,样貌最好,身子骨最弱的残疾人吻上去;谁知,看起来最弱的人,竟然是十年不出王府的王爷;将公主吓跑,却招来一个王爷的纠缠;他说,“我要娶你!”她深吸口气,“好啊,但是我只娶不嫁!”愣了愣,他不甚在意,“可以,那便我嫁,只是景王府适合我养病,还烦请小公子陪我住在那里。”“这和我嫁人有区别吗?”“有!聘礼由风家出。”“你……”她气得浑身发抖,怒目而视。他笑得云淡风轻,和煦如春风。一时之间,他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出嫁的男人

  • 杀道剑尊最新章节

        杀手遇袭,穿越异世,竟成弱小的废物少年。但他利用前世造诣,强势崛起。仇人,绝不手软!遗憾,不再拥有!九天十地,唯我独尊!一剑在手,逆者必杀!

    本章内容提要:
    ...    周秦川腹诽着,他有些生气,这小子不过跟着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练过些拳脚,又得了口宝刀,就敢自以为是地去找人贩子的麻烦。     “你没听错?小段。”     周秦川不甘心,又追问了一句。     “没错,掌柜的。”     “那几个外乡人有何特征?”     “嗯,其他人没甚印象,就一人特别显眼,鼻梁处好大一个鼓包,不知是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