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叶一口热汤含在嘴里咽不下去,自己的最后一道剑意已在婆娑海里用掉,商嘉禾又沉睡不醒,当下能够与妖泪一战的唯有眼前的北岳真君柴华山。

    但他明显带着伤,或许不是很重,可高手相争,生死只在毫厘之间,况且……

    费维曾说过柴华山的最终结局,陆叶的心头阴霾浮现。

    他和柴华山相识不到半天工夫,却在下意识间愿意将北岳真君当真心朋友看待。一想到柴华山命不久矣,顿感黯然。

    不如让柴华山暂且回避与妖泪的一战,然而抬眼望到北岳真君刚毅的脸膛,却欲言又止。

    柴华山酣畅淋漓地大口享用白尾鹞的腿肉,就着他重岳魔葫里的寒山烈,丝毫没有危机当头大战将临的感觉。发现陆叶瞅着自己一语不发,他油然一笑道:“怎么,怕我打不过那老水鬼?”

    陆叶实话实说道:“妖泪修为高强虚伪狡诈,而你身上有伤。”

    柴华山放下酒葫芦,徐徐道:“小兄弟,想必你是知道我的未来?别怕,我不想问,我已经做好随时战死的准备。”

    看陆叶脸色微变意似安慰,他摆摆手道:“前几日,老水鬼给我设了套。结果我没死,我的两个兄弟魂飞魄散形神俱灭。先前在大泽上我故意露了行踪,就是要引来妖泪做个了断!”

    陆叶忍不住道:“柴真君,你有几分把握?”

    柴真君不答,呼噜噜喝光碗中鲜汤,一抹嘴反问陆叶道:“有些事你非做不可,难道还一定要先算清楚有几分把握?”

    陆叶摇头。他曾经做的事,还有未来想做的事,没几件是有把握的事。

    有些事,义之所在虽死无憾。

    他明白。

    这世上,总有些不惜命的傻瓜,舍得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去捍卫心中的大道,才让如今的世界不至于糟糕到令人绝望。

    可是,陆叶心里越发难受起来。要怎样,才能让妖泪再死一回!

    柴华山道:“这座帐篷名为‘重岳小福地’,虽然小,但固若磐石坚不可摧,不管妖泪使什么招也攻不破。稍后我与他清算,你只管放心在帐篷里待着,为我助威!”

    陆叶点点头道:“待会儿我将汤温上,等真君回来喝。”

    柴华山见陆叶毫不婆妈扭捏,心中欢喜道:“好,要是你能早生三千两百多年,咱们兄弟载酒江湖携手把臂,岂非人生一大乐事。”

    “若你晚生三千两百年也可以。”

    柴华山一愣,旋即纵声大笑道:“说得好!我看你也别张口闭口叫我‘柴真君’,叫我大哥,如何?”

    陆叶怔了怔,没想到柴华山豪爽至此。

    姑且不说两人之间相差了三千多年,即使现在,彼此的年岁也要相差上千。若论辈分,可不得是供在祠堂里的“老祖宗”?

    转念一想江湖相逢意气相投,规矩条框算什么。况且一会儿与妖泪一战,柴华山凶多吉少,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一念至此,陆叶慨然答应道:“大哥!”

    柴华山拉着陆叶便在小帐篷里八拜结交歃血为盟,就此成了相差四千多岁的异姓兄弟。

    结拜过后,两人之间愈发没有隔阂,陆叶恳切道:“大哥,既然你有重岳小福地,为何不等养好伤后再和妖泪决一死战?”

    以他的想法,那时候商嘉禾说不准也睡醒了,有她在,局面无疑会好太多。

    柴华山胸有成竹道:“我有伤,老水鬼伤得更重!只是他仗着人多势众又占着幽渊的地利才敢一路追下来。这几日我也休养得差不多了,内伤早好了七七八八,正该给老水鬼一点颜色看看。”

    陆叶想了想,取出一小瓶杨枝玉露道:“大哥,不知此物可否助你一臂之力?”

    柴华山接过小瓷瓶,惊讶道:“你带着杨枝玉露?”

    见陆叶点头,柴华山注视陆叶道:“你可知道这杨枝玉露乃天界圣水?!”

    陆叶笑笑道:“若能帮上大哥,圣水又何妨。”

    他却不知丹田气海中,一二三坐在自家道观里正咬牙切齿地腹诽陆叶,崽卖娘田不知心疼,败家子!

    柴华山吞下十余滴杨枝玉露,将小瓷瓶纳入袖袂中,说道:“好,大哥就不客气了!剩下的先留着,待会儿说不定能给老水鬼一个天大的惊喜。”

    柴华山又从袖口里抽出一柄短斧道:“这把‘巨阙大雄开山斧’是大哥从中岳真君庙里讨来的,借花献佛,留给你做个纪念。”

    陆叶打量短斧,斧身金煌煌耀眼生辉,长约三尺挂零,斧刃厚重无锋,表面烙印着一层层精美的纹路,握在手中一股雄浑气运油然升腾,顺着臂膀经脉直抵心脉灵台,仿佛轻轻一挥就能斩断五岳劈截四海。

    “好家伙!”陆叶情不自禁地赞叹一声,爱不释手。

    柴华山微笑道:“你没学过斧法,不过没关系。所谓一法通万法通,将来等你参悟了炼虚合道之境,自然能够水到渠成。”

    他盘膝坐下道:“趁老水鬼还没到,我抓紧工夫炼化杨枝玉露的灵力,再将体内那些细小破损之处修补弥合一番。”

    说完话他果真合上双目,抱元守一进入到物我两忘之境,心无旁骛地运功疗伤。

    小帐篷里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陆叶回想这些天的际遇宛若在做梦一般,也不晓得这个“梦”到什么时候就会醒来。

    他暂时不去考虑如何跨越三千两百年回到现世,如柴华山所言,只要能逮住妖泪,自己和商嘉禾回去并非不可能。

    但看柴华山平静沉稳的身影,想到他很可能不久于世,陆叶胸中又不禁血脉贲张难以自已。

    正当他思前想后之际,远方的天空中突然响起妖泪的笑声道:“柴华山,我发现你了,看你还能往哪儿躲?”

    陆叶凛然转身望向天际,只见妖泪气势汹汹御风而来,身后还有一个矮墩墩的鬼仙和一个形如夔牛的独脚阴神。

    柴华山缓缓睁眼,长身而起从容不迫地往小帐外走去,鼓气长啸道:“妖泪,你急着赶来送死,柴某恭候多时了!”

    “大哥!”陆叶心头一跳,望着柴华山的背影隐隐升起不祥的预兆。

    柴华山拔刀在手,回头冲他一笑,满是自信果毅,道:“记得帮我把汤热上!”

    他昂首阔步出帐而去,屹立在大泽之上挥刀遥指妖泪道:“来吧!”

    妖泪的样貌却与三千两百多年陆叶所见大相径庭,全身彩光缭绕气焰冲霄,俨然是真仙阶道行的巅峰境界,只是细细观察之下还是能够依稀洞彻到他体内气息隐约不稳,应是伤势未愈而被强行压制。

    听到柴华山的挑战,妖泪篾然一笑道:“你已是丧家之犬强弩之末,还逞什么英雄?”

    他抬手一挥,身后的鬼仙阴神双双杀出冲向柴华山。

    柴华山望着杀向自己的鬼仙阴神嘿嘿道:“卞耀武,阴长空,你俩也来凑热闹?”

    鬼仙卞耀武青袍玉带神容冷峻,手持一柄乌金魔锏当先杀到,寒声道:“你我不共戴天,无需水幽君相邀,卞某也不会饶过你!”

    柴华山不屑笑道:“正好拿你祭刀!”

    眼看卞耀武杀至近前,他吐气扬声振臂出手!

    下马扶醉断水魔刃石破天惊光芒暴涨,如一道春雷卷裹滔滔罡风雄浑无铸直劈卞耀武!

    卞耀武没料到柴华山在连番血战身负重伤之后,还能劈出如此刚猛十足的一刀,凛然叫啸乌金魔锏幻动成一团黑云护持周身,和北岳真君一记凌空对撼。

    “铿!”刀光迸射如虹,劈散黑云震得卞耀武在空中踉跄飞退,原本惨白的脸上愈发看不到一丝血色,反倒是青气连现攻势尽消。

    阴长空旋踵而至,手抡一柄金色鼓槌雷霆万钧朝柴华山头顶轰落,想趁他刀势用老趁虚而入,捡个现成便宜。

    孰料柴华山手腕翻转,下马扶醉断水魔刃犹如行云流水般回旋而来,反切阴长空胸口。

    阴长空大吃一惊,不敢和柴华山硬拼,狼狈不堪地往旁急急闪躲。

    柴华山连挫强敌气势更盛,口中啸声如龙手里刀光似雷,反卷卞耀武和阴长空两大鬼仙阴神!

    陆叶在重岳小福地中看得热血沸腾,脱口而出道:“好刀法!”

    柴华山哈哈一笑迫向卞耀武、阴长空,刀气纵横光澜如潮,幽渊中响起鬼仙阴神怒吼连连!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太上仙歌》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宿命如此说是作者牛语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太上仙歌》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宿命如此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太上仙歌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牛语者写的《太上仙歌》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太上仙歌》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宿命如此说是作者牛语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太上仙歌》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宿命如此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太上仙歌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牛语者写的《太上仙歌》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太上仙歌最新章节- 太上仙歌全文阅读- 太上仙歌txt下载- 太上仙歌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宿命如此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太上仙歌】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太上仙歌》书迷评论

  • 绝色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国际杀手之王张铁根金盆洗手,回老家凤凰村种地当农民,无意中救了白富美柳如烟和柳晴春,结果暴露行踪。于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各种人物和纷争纷纷来到凤凰村,张铁根本来过得挺滋润的小日子,开始变得跌宕起伏!为保护自己的村庄,也为了保护柳如烟和柳晴春,张铁根重新出发!

  • 无关幸福最新章节

        人总是要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我了解  因为我失去过
        所以我了解...
        好想问你....
        『你还爱我吗?』

  • 天下皆阴最新章节

        &#;&#;据说我生前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但是全部却因煞气而死,这一切的一切,我被蒙在鼓里。
        &#;&#;七月十五,烧冥币,捡到破烂石头,却不曾想石头里竟然出来个老头,非要教我阴阳术……
        &#;&#;遇鬼婴,遇红颜,遇僵尸,遇知己……

  • 绝品仙妻,腹黑蛇王吃定你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玩电脑玩的猝死的宅男,萧陌染表示很悲催。然而没死透的魂穿异世,变成了女修士,萧陌染觉得上天还是眷顾她的。为了修道成仙,化名萧陌然,女扮男装闯江湖是没什么问题,顺手救下一只小蛇妖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小蛇妖没有按照预期长成大美女,反而变成个男妖孽,一心想娶她当媳妇,这就非常坑爹了!尤其这货还是有实力有背景的大妖怪,要摆脱纠缠就更是难办了!“臭男人离我远点,我可不是断袖。”虎着脸,萧陌然对于眼前堪称艺术品的面孔视而不见。“本君有钱又有貌,最重要的你肚子还有了我的种”讨好着眨眨眼,青君毫不退却。“滚!老子这是胃胀气!”某然勃然大怒。好吧好吧,胃胀气就胃胀气,只要媳妇喜欢,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最新章节

        她,21世纪金牌杀手,却穿为苏府最无用的废柴四小姐身上。他,帝国晋王殿下,冷酷邪魅强势霸道,天赋卓绝。世人皆知她是草包废材,任意欺压凌辱,唯独他慧眼识珠对她强势霸道纠缠誓死不放手。且看他们如何强者与强者碰撞,上演一出追逐与被追逐的好戏。js330

  • 长情深不寿最新章节

        &#;&#;午后,夏荣头枕在秦淮的大腿上闭目养神。
        &#;&#;而秦淮则伸出去无聊的把玩着夏荣的一缕头发。
        &#;&#;“你说我又离过婚,脾气又不好,你怎么还是这么这么喜欢我呢?”
        &#;&#;夏荣问完,自顾自的回答:“肯定是因为我又聪明又漂亮又年轻!”
        &#;&#;“不,”秦淮沉声回答:“你小时候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爸爸,你妈妈给我做了好几天的蓝莓西饼我才答应娶你,你这才饶过你爸爸。”
        &#;&#;“所以说,我娶你,是为了拯救你爸爸而已。”
        &#;&#;夏荣:……

  • 鹰扬拜占庭最新章节

        “主道成肉身第一千一百零一十九年,第四纪。皇后安娜.科穆宁,全罗马帝国最有权势、最聪明美丽的女人,戴着紫色的冠冕,站在了布拉赫纳宫殿前,身后是万城之女皇君士坦丁堡,前方是光芒万丈的金角湾,她眺望着绵延起伏的群山和海岸,帝国皇帝凯旋的舰队正在归航,无数的御旗、风帆如火焰般映照着她的双眸——她倾慕并爱着他,安纳托利亚的光复者,手持圣枪的基督战士,诺曼王国的毁灭者,法兰克十字军诸王国、扎塔、伊庇鲁斯的征服者,巴里和两西西里的重建者,圣墓圣城的主保人,主在大地最光荣的影子,紫色皇宫的男主人,所有肉身和灵魂的拯救者。好吧,如今指望安娜皇后写这个传奇者传记已是奢望,让她沉醉在骄傲和甜蜜里吧,也许鄙人来执笔更为现实。”——《瓦良格皇朝编年史》作者“弗尼吉亚的尼西塔斯”,于扉页js330

  • 超级传奇巨星最新章节

        命运,不配做我的对手!当我回到2003年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踏上了成为传奇巨星的道路……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乔薇无语望天,她是有多倒霉?睡个觉也能赶上穿越大军?还连跳两级,成了两个小包子的娘亲。看着小包子嗷嗷待哺的小眼神,乔薇讲不出一个拒绝的字来。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不就是当个娘吗?她还能当不好了?养包子,发家致富。不为恶,不圣母,人敬我,我敬人,人犯我,虽远必诛。杏林春暖,侯门弃女也能走出个锦绣人生。小剧场之寻亲:“囡囡呐,婶娘可算找到你了!你当年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呢?婶娘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跟婶娘回家吧!一个女人赚了那么多银子,在外头多不安全呐!”某花枝招展的妇人,拿着帕子,“伤心欲绝”地说。“你不关心我孩子,倒是先关心我银子,真是好...

  • 都市诡医最新章节

        只要有钱包治百病,药到病除最少千万。没钱?对不起,我不看穷人的病。

  • 给六扇门大佬递烟最新章节

        前生做够了深宫怨妇,重活一世的傅成璧表示:嫁给未来皇上?拒绝!宫斗宅斗?滚开!好好写书,好好查案,嫁个小公务员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岂不是美滋滋?六扇门众人:大大在你眼中就是个小公务员?傅成璧:不然呢?段崇:公务员能配得上你侯府小姐吗?傅成璧:配、配得上!

  • 最强坑爹系统最新章节

        “恭喜您完成“偷看女孩子洗澡”任务,10分!段位成功提升到英勇的黄铜。奖励技能——阿尔法突袭。完美!“很遗憾的告诉你,由于您刚才“英雄救美”被系统评为失败任务20分!段位下至塑料5…如果积分为0,你很有可能会死去。都市系统流来袭!我们的口号:没有最爽,只有更爽!

  •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定好的试管婴儿,突然变成了要跟那个男人同床怀孕,一夜缠绵,她被折磨的浑身瘫软!慕少凌,慕家高高在上的继承人,沉稳矜贵,冷厉霸道,这世上的事,只有他不想办的,没有他办不到的!本以为生下孩子后跟他再无关系,岂料五年后,男人拖着两个萌宝强硬的把她壁咚在员工宿舍楼下,众目睽睽!慕先生在所有人面前高冷禁欲,却只她一人面前色胚流氓:“宝贝,你勾起了我的馋虫,让我吃上了瘾”“……”

  • 后宫浮生乱最新章节

        花尽落,曾是风吹雨打错。人亦错,时光亦过。她是庶出女儿,自小不受宠爱,被父亲与嫡母厌弃,以为尝遍世间冷暖。从小便知道,女人一生所求,便是夫君宠爱。一纸诏书,她得以入宫为妃。万般无奈,一心只想安稳度日。却处处被人算计,几番险些丧命。让她看清后宫无宠之人,明哲保身都是奢求。身世、才德、学识皆不出挑,本以为凭着自己在府中看人眼色的聪明劲儿步步为营,却几番历经生死,步步惊心。想着有朝一日将欺她负她之人踩在脚下,却看轻了胭脂战场,冷箭暗藏。后宫这条路,即是身系同胞兄妹的前途,又是她唯一不得不走,必定要走下去的路。对对错错,是是非非,生生死死。却也不过匆匆岁月,空似水,柳媚花娇,朱颜凋……

  • 重生我不是影后最新章节

        重来一次,凌蔚坚决不要再做风光无限好的影后,人前风光,人后一言难尽。    这一次她要低调演戏、闷声发财。    可女主光环笼罩,凌蔚与‘影后’二字斗得不亦乐乎。

  • 无限之混吃等死最新章节

        当你带着系统穿越了你会干什么?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不,红叶只想要混吃等死。    第一个世界是火影。

  • 知北行最新章节

        有一个皇帝,踏碎了五国版图,坐北吞南。    有一个剑客,坐在观海城,看着大海,想要一败。    有一个道士,轮回了几世岁月,找一个人。    有一个少年,为了一个约定,一路向北,庙堂江湖。

  • 都市的丛林法则最新章节

        都市丛林,物竞天择,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本章内容提要:
    ...    陆叶一口热汤含在嘴里咽不下去,自己的最后一道剑意已在婆娑海里用掉,商嘉禾又沉睡不醒,当下能够与妖泪一战的唯有眼前的北岳真君柴华山。     但他明显带着伤,或许不是很重,可高手相争,生死只在毫厘之间,况且……     费维曾说过柴华山的最终结局,陆叶的心头阴霾浮现。     他和柴华山相识不到半天工夫,却在下意识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