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曹子民不说话,陈国良的目光转到林震南的身上:“林家主,是非曲直相信你我心中都有数。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以后你我各自相安无事如何?”

    陈国良并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反正人陈默也打了,陈家并没有什么损失。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再说,这些人背后还有一个莫家,虽然以陈默的实力,并不一定怕莫家,但是莫家毕竟底蕴深厚,而且在龙族官方高层也能说的上话,如果真和莫家闹翻,龙族官方并不一定会帮着陈家。

    林震南呵呵一笑,说道:“陈家主,我实在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诬陷我儿子下药,还打伤我儿子,现在又仗势欺人,你居然让我就这么算了?”

    “呵呵,陈家主,你陈家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陈国良望着林震南的脸色有些冷,看来这件事林家是不打算善了了。

    “那林家主想怎么样呢?”陈国良问道,如果林震南的要求不太过份,他甚至会考虑答应下来。

    林震南冷笑道:“我要陈家向我林家道歉,并且交出打人的凶手,给以严惩。陈家主能否答应呢?”

    陈国良有些怒了:“林家主,我要是不答应呢?”

    林震南指着那些名流大佬,大声笑道:“我知道陈家主很能打,但是你能防住天下悠悠之口吗?”

    “而且我相信杭城莫家,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我就不相信你陈家能一手遮天!”

    陈可儿气的小脸煞白,低声骂道:“卑鄙!”

    “明明是他们的错,现在说的好像他们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真是太气人了!”

    陈国良心中很无奈,虽然陈家人都知道林家颠倒黑白,可是林家提前做了准备,现在陈家找不到证据,只能吃哑巴亏。

    陈家众人各个都是义愤填膺,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只能任由林震南颠倒黑白。

    陈国良冷声道:“林家主,虽然现在我们拿不出证据,但我相信很快我们就会找到证据,正如你说的那句话,任何人都不可能一手遮天!”

    “来人,送客!”

    林震南冷哼一声:“好一个陈家,果然霸道!”

    说完,林震南转身看着成啸,抱拳说道:“成公,真是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成啸现在比较同情林震南,抱拳回礼道:“林家主无需苦恼,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谁对谁错大家都心中有数。”

    “成公所言极是。迫不得已,我等只能先告辞了!”

    成啸说道:“我和林家主一起!”

    “我等也和林家主一起!”大部分的名流大佬们,都站起来,虽然他们惧怕陈国良的武力,但这也算是一种对陈家的表态。

    他们愿意和林家共进退。

    “唉!”陈国栋气的叹息一声,这种被人愿望的滋味,真的郁闷到极点。

    林震南等人一动,基本上所有名流大佬们都跟着起身,准备离开,他们看向陈家人的目光中,透出一股鄙夷和不屑。

    只有那几位知道陈默身份的人,依旧坐着没有动。

    陈家人心中有气,明明是陈国良展现出来的实力,吓退了林家等人,可是他们却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反而像是一个失败者。

    陈国良对此也很是无奈,只能等以后去搜集证据,来证明陈家的清白。

    林震南脸上是一副愤怒的神色,但是心中却在暗暗得意,就算陈国良是一名武者又如何,陈家还不照样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就在林震南等人将要踏出陈家大门之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忽然响起,平静却无比清晰。

    “站住!”

    “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你们把我陈家当成什么地方了?”

    林震南等人的脚步一顿,众人一起回头望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到陈默正好缓缓走出,脸色淡然的望着众人。

    曹子民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怎么,你们陈家还想杀人灭口吗?”

    陈国良皱眉,心中有些担忧,他很清楚,以陈默的性格,真敢杀了他们。

    “小默……”陈国良不希望陈默在这里杀人,再说这些人还罪不至死。

    不过,陈国良劝说陈默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陈默打断了:“爷爷放心,我不会杀了他们,但是他们到我陈家放肆一翻就想走,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曹子民冷哼一声:“小子,那你想怎么样?”

    陈默淡淡道:“给我爷爷道歉!或者让我帮你们长长记性!”

    曹子民怒喝一声:“你们陈家仗势欺人,却还想让我们道歉,做梦!”

    陈默脸色淡漠,不带一丝感情:“你说我们仗势欺人,好吧,那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仗势欺人!”

    说完,陈默一步踏出,下一刻直接站在曹子民身前,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这下,曹子民的脸也和林浩然一样了。

    “这下就比较对称了。”陈默望着跌坐在地上的曹子民,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

    “小子,我杀了你!”曹子民身为莫家下属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竟然当众被陈家一个小辈打了,他怎么能忍受的了?

    不过,他上去的快,退回去的更快。陈默直接又是一巴掌,把曹子民打的飞出门去,昏倒在院子里。

    林震南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但他并没有和陈默争辩,而是把目光望向后方的陈国良:“陈家主,你是想和莫家开战吗?”

    陈国良心中有些无奈,但是陈默既然作了,他就要支持。

    “我说过了,小默这孩子,不受我陈家约束。他做的事情,我无权干涉。”

    陈国良说完,陈默望着林震南冷笑一声:“真是奇怪了,打你儿子的人是我,打了你朋友的人也是我,你不来找我去找我爷爷做什么?难道这就是欺软怕硬?”

    林震南冷冷的盯着陈默,道:“小子,你难道就不讲一点规矩了?”

    陈默把头微微一抬,说道:“我的规矩,就是仗势欺人。”

    “你……”林震南怒指陈默。

    陈默手一抬,一道让人无法匹敌的力量,直接把林震南等人打飞出去。

    林震南和夏侯巴还有他们的一众手下,全部口吐鲜血。

    陈默的声音从房间中冷冷传出:“这才是仗势欺人!”

    那些名流大佬们目瞪口呆,但是却无一人敢和陈默的目光对视,匆匆离去。

    林震南气愤的低喝一声:“扶起曹子民,咱们走!”

    陈默说:大家有事进裙谈,四八二八,九七一九六。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54章 陈默的规矩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54章 陈默的规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54章 陈默的规矩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54章 陈默的规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54章 陈默的规矩】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凌霄武尊最新章节

        剑指三界逆乾坤,屠尽天下落日红;
        一人只身闯入九州地界,搅动九州风云而后踏碎禁制,步入那太虚天界。
        掌空间,握轮回;唯天地,定苍穹。
        一步步走到巅峰,创凌霄宫,立三界碑,战异魔族。林霄!且看他如何成为一代武尊,凌霄于三界!傲视寰宇...

  • 美女的透视保镖最新章节

        平凡小贩偶然获得妖皇残魂,签订契约后更拥有了不死凰眼,透视眼,转轮眼,赌石美女无所不看。为了复活妹妹,他毅然踏上了神奇的妖修之路;不想命犯桃花,少年郎一头撞进女人堆,成了美女的保镖。透视保镖能干嘛?当然是透视美女大小姐,再透视大小姐身边的漂亮闺蜜们。

  • 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传说,得到万狱古图者,翻手可顶苍天风云,覆手可灭万古霸主。且看一个落魄少年,如何手执万狱古图,掌控十方轮回,逆袭太古仙路。废柴又如何?携宝寻身世之谜,踏破穹苍诸路。弹指间,诸天万界,天翻地覆!

  • 主神战争最新章节

        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穿越到主神空间。    这里没有如同级电脑一般的大光团,但有一个神秘的时间主神。    死一次还可以重来,如同玩游戏读档一般。    如此优势主角会如何在轮回世界中抉择。    是选择抢夺一切唯利是图,还是抛开利益做拯救世界英雄?    主神的真相又是什么?是甘愿沦为被利用的棋子,还是跳出这棋盘与主宰者相抗?    这一切尽在主神战争!    非种马,不虐主。    欢迎加入书友群: 4792915o8js330

  • 卿骄最新章节

        前世,谢容且欲以天下为聘,许她盛世荣华,却不想逼她自刎于铜雀台。重生再来,谢容且觉得与其斗智斗勇博取芳心,不如近水楼台先得月,抢了佳人再说,谁知,卿卿太傲骄,每见他一次必打一次,还扬言要与他死磕到底,于是,自诩美貌天下第一才华天下第一风流无比的谢氏郎君开始了路漫漫其修远兮的追妻之路。(一句话,这就是一个男追女隔座山的故事,也是一曲凤求凰的故事。本文架空西晋,部分沿用历史人物名,考据党勿太认真哦)js330

  • 君为聘最新章节

        有些人八字不合,凌卿城和摄政王是八辈子不合,日理万机的摄政王,不是在揍她,就是在揍她的路上,哼,来呀,互相伤害啊!    盛国朝廷简介:佞臣,贪官,奸吏,坑货,小人,各路妖艳贱货……    凌卿城托腮叹气:良人在哪里啊,本宫不想孤独终老啊!    摄政王蹙眉扶额:你瞎吗?    本书宠溺爽文,偏甜偶虐,喜感古言。多本完结作品,随意选用。    【存稿非常充足,打赏月票均可加更,亲,总有一款适合你哦!】js330

  • 天下野望录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武士与修真者并存的时代,道门、佛家、魔教分割天下。干戈不息的乱世,已经持续了上千年。有崩山断江之威的集体战法,能困杀绝世强者的强横战阵,可以加持全军的无敌武魂……这个世界战争的魅力,已经展到了有史以来的极巅。江东的猛虎正扬眉怒啸,河北的冰龙手持缨枪绽放绝代的芳华,蜀中的雄狮伺机而待,西漠的霸主则已展开如风似火的东进攻势……四大军神,各据一方。一个懒散的少年,却也怀着天下布武的野望。这个故事从中原开始……js330

  • 农女为妃,太子请下田最新章节

        穿越成农妇,还带着拖油瓶,夏蝉只能认命了。 可家徒四壁,食不果腹怎么办?——撩起双手劳作呗。  捡个俊男,传言身份大有来头该如何?——管他什么来头,带上去种田。  开山种果树、挖塘来养殖、天然化肥去浇园,瓜果吃不完,小日子红红火火。  ——  “夫君,庄稼熟了,下田吧!”  某人合起奏折,脱下龙袍,邪魅道:“诸位爱卿,随朕一起下田吧。”

  • 丹道宗师最新章节

        秦逸尘带着一万多年的记忆回到年少的时候。高超的精神力造诣,高级丹药配方,高级武技,高级秘籍,应有尽有。这一世,我不要再留下遗憾。温雅的皇家公主,刁蛮任性的魔女,圣洁冰冷的神女,一一与他发生交集。

  • 女配总是被穿越最新章节

        谢子珺不明白为什么,她一个不学无术的废材女何德何能总是被各界大能看中穿越?  谢子珺也想劝劝那些大能,这世上近百亿人口,总不能只挑一个穿是吧。  做人嘛,还是雨露均沾的好。  可这些大能非是不听呢,就得穿她,穿她,穿她!  谢子珺无奈摊手:“那好,大家一起搞事情吧。”

  • 玄天神尊最新章节

        父亲被杀,家族被灭,无边耻辱辱及灵魂,滔天之恨,天地难容,铁血少年逆天而行,上穷碧落,下临黄泉,游创亡灵世界,化身杀神血屠苍穹。

  • 嫡女善谋最新章节

        姑表亲,姑表亲,打断骨头连着筋。沈思玉的温柔善良却是那催命符,姑母的霸道,表哥的狠毒,沈思玉无声无息的离去。意外的重生,哪怕就是堕入阿鼻地狱,也要把这些人送入那最深的十八层!

  • 都市透视仙医最新章节

        林阳是中海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为了新学期学费打暑假工,却遭遇无良老板克扣工资,被打重伤,无意中却获得上古医仙传承,从此开启悬壶济世,为美按摩,装逼踩人的究极套路。

  • 悠闲修仙系统最新章节

        被从天而降的系统砸中,而且各种技能还可以直接点满,徐牧的人生从此开挂!  炼丹、阵法、种植灵药、培养灵兽……样样精通!  厨艺、医术……当世无敌!  休(zhuang)闲(bi)自(da)在(lian)的都市修仙生活,从此开始啦!

  • 穿越一一四二最新章节

        现代特战指挥官李牧天穿越时空,被未来人类改造成超级战士,意外来到南宋。此时,抗金名将岳飞刚刚遇害,金人铁蹄肆意践踏大宋河山,李牧天开始了他的抗金生涯。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最新章节

        她是夜家的二小姐,洒脱随性,既当得了学霸,也做的了兵王,诠释了什么叫做低调的嚣张;他是一名普通军医,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人前温文尔雅,人后阴狠冷漠;她在军营里混的风生水起之时遇上了他。“想要我吗?”他问,笑容迷人。她被晃了眼,鬼使神差地点了头,从此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有人问她,你夜家二小姐要颜有颜,要权有权,为何看上了一个“花瓶”?她嗤笑,花瓶?眼瞎的人类啊。她说:即便是全世界都背叛了我,但他绝对不会。他说: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我愿意为了你,尝试着去喜欢。(一对一军婚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初见篇】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脑中蹦出“芝兰玉树”四字,形容他,最是贴切,鼻尖萦...

  • 独家婚约最新章节

        一个是淡定小白女,白苏;一个淘宝卖情X用品的店长,林枫;一个是高高在上某大公司的BOSS宋天翊。三人相遇,必有一伤。“白苏!你不过来的话我就去跳河!”——林枫“白苏!你不答应的话我就去跳河!——”宋天翊白苏左看看右看看,到底该救哪边呢?

  • 嫁丑不可外扬最新章节

        好心收留的小鲜肉,竟然是会变白天鹅的丑小鸭!若干月后,他们的对话是这样的:——你把股份都转到我名下干什么?——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你嫁入豪门,因为现在你本身就是豪门。——哦?那这位帅哥,你是看上了我的钱,才和我在一起的吗?——正是。甜蜜姐弟恋,高智商情侣,拒绝恶俗。

    本章内容提要:
    ...    看到曹子民不说话,陈国良的目光转到林震南的身上:“林家主,是非曲直相信你我心中都有数。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以后你我各自相安无事如何?”     陈国良并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反正人陈默也打了,陈家并没有什么损失。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再说,这些人背后还有一个莫家,虽然以陈默的实......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