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标望着陈默,在他的感知中,不官是陈国良还是陈月,他都能感知出具体实力。

    但是,唯有陈默,他居然丝毫看不透。

    而且,陈默望着他们这么多人,居然依旧面色不变,若非是有着强大的实力做后盾,那便是狂妄到不知死活。

    显然,陈默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狂妄到连命都不要。

    “三位,山河宗杀我家人在先,我们向他们讨个公道,可是却又被他们设计陷害,不得已才灭了他们,如果你们是山河宗的人,那么只要你们答应离开山门,以后再也不来此地,此事就此做罢如何?”

    余标说的冠冕堂皇,听着反倒成了受害者。

    陈月听的勃然大怒:“呸,你们这些人还要一点脸吗?是你们为了抢占我山河宗的山门,屠杀了我山河宗满门,居然在此颠倒黑白,真是不知羞耻!”

    余标脸色阴沉,望向余君陌,小声问道:“她是谁?”

    余君陌脸一红,支支吾吾道:“好像是山河宗逃走的漏网之鱼。”

    “废物!”余标狠狠的瞪了余君陌一眼,转身望着陈月,脸色阴沉道:“既然是山河宗余孽,那今日就别走了。”

    说完,余标对着手下一挥手,立刻把陈默三人包围起来。

    陈国良上前一步,豪迈的大笑道:“你们这些人,还真是不要脸,每次都是以多欺少。不过老夫我不怕,你们尽管放马过来吧!”

    “哼,老东西,放心,很快就送你上西天。”余标面皮抖动,阴狠的说道。

    陈默望着跃跃欲试的陈国良,说道:“爷爷,这次你先观战如何?看我帮你教训这些卑鄙之徒!”

    陈国良也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当即哈哈大笑着答应道:“好啊,就让我孙子教训你们吧!”

    这话听在余家众人耳中,格外的刺耳,就像是陈国良故意在羞辱余家众人一样。

    他不出手,让他孙子出手教训人。这岂不是说余家众人连他孙子都不如?

    余标气的火冒三丈,大喝一声:“上,给我将他们三人碎尸万段!”

    “是!”

    余家人和先前进攻燕归湖的那些神境强者相比,就不要脸许多,直接开启人海战术,就像流氓在街头混战那种。

    陈国良有些担心的说道:“小默,他们人多,你可要当心啊!”

    陈默淡淡一笑:“爷爷放心,在我眼中,这些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陈月又是一阵无语,感情这才是亲爷孙啊,一样的狂妄!

    如果没有资本的狂妄,那确实应该叫狂妄。但如果有绝对实力的狂妄,那叫自信。

    陈默,就是自信。

    五十多名余家人,被陈默一分钟之内,全部打趴下。

    其中包括刚刚不可一世的余家家主,余标。

    陈默一只脚踩在余君陌的身上,淡淡问道:“刚才你说谁是老东西?”

    陈默的力量非常刁钻,似乎能够破开人的护体真气,直接作用在肉体上,而且那种疼痛似乎放大了十倍。

    余君陌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只一下就撑不住了。大呼小叫的向陈默求饶:“饶命啊,我有眼无珠,不认得前辈,还请前辈饶我一命,我愿意为前辈做牛做马。”

    “我才不要你来做牛做马,我就问你,你刚才叫谁老东西,是他吗?”陈默指着趴在地上的余标,一脸冷漠的问道。

    余君陌脸都绿了,陈默这是想玩死他啊!

    那是他亲爹啊,如果他说自己亲爹是老东西,回去之后还不被他老爹把他皮都给扒了?

    “前辈,你就饶了我吧,我们马上退出这里,你想要这山门就拿去,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求你放了我们!”余君陌被陈默吓破了胆,一个人在一分钟内,把现场五十多名武者全部打趴下,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要知道这些武者几乎相当与他余家的全部实力。

    陈默的实力究竟强大到什么地步?

    陈默淡淡笑道:“饶了你?可以,先把我的问题回答了。”

    余君陌想死的心都有,回答了陈默的问题,就算他活着,回去之后也是生不如死啊!

    “前辈,求求你,你就发发慈悲,饶了我吧!”余君陌只能不停的磕头求饶,那句话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陈国良有些看不下去,淡淡说道:“算了小默,别难为他了,如果他们能保证以后不要在作恶多端,就放了他们吧!”

    陈默心中暗道,看来爷爷还是太心善了,根本不明白武者世界的残酷。

    今天就算他放了余家这些人,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感激之情,而且回去之后还会变本加厉,寻找更厉害的帮手前来帮他们报仇。

    不过陈默无所畏惧,不忍忤了陈国良意思。

    陈默松开脚,冷冷说道:“我爷爷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如果下次在落到我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滚!”

    众人慌忙趴起来,余君陌伸手扶起余标,仓皇逃离。

    陈月望向陈默,眼中尽是无奈之色:“陈默表弟,我觉得有必要和爷爷讲述一下武者的世界。”

    陈默点点头:“那就有劳陈月表姐了。”

    “这……”陈月懵了,她的意思是让陈默给陈国良讲解,可是陈默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反丢给了她。

    余家众人离开之后,果然如陈默所料,他们非但没有对陈默感恩戴德,反而认为受了奇耻大辱。

    “家主,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那小子的实力实在太强了!”一名长老惊叹的说道,现在想起陈默的手段,还心有余悸。

    余标脸色阴沉,但是对陈默的实力也是十分忌惮:“此仇不可不报,但是只凭咱们余家的力量,根本无法对付那小子,看来这件事情要麻烦独孤家出手了。”

    那老者一惊,眼中露出一抹喜色:“独孤家是古武界八大家族之一,随便请出一位神境长老,定然能灭了这小子。”

    老者拍了一记马屁,让余标原本愤怒的心情,好了许多。

    “虽然独孤家和我余家是亲家,但那毕竟是别人家的实力,只有咱们自己家也有神境强者坐镇,那才是真正的强大。”余标脸色有些感叹,也不知道是真伤感还是故作深沉。

    说完,余标转身望着身旁的儿子,脸色闪过一抹冷意。

    余君陌一直都战战兢兢,生怕父亲怪罪他向陈默求饶。

    看到父亲的目光望了过来,顿时吓的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大声痛哭:“父亲,我当时也是一时情急,所以才做出有辱咱们余家门风的举动,还望父亲宽恕。”

    “起来吧,你没有把那三个字赠与我,就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向那小子求饶的事情,我不怪你!”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28章 余家的后台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28章 余家的后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28章 余家的后台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728章 余家的后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28章 余家的后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人间诡事最新章节

        无意间打破了哥哥的饭碗,我中了奶奶多年前留下的鬼谶。剑走偏锋,为了那句谶言,发丘刨坟、地底寻珠。就这样跌跌撞撞,一晃就到了现在?????

  • 速食恋情最新章节

        现代人的爱情真的都是来也快,去也快吗??

  • 一怒成婚,萌妻休想逃最新章节

        尚岚订婚仪式前夕,却意外在化妆室发现自己的未婚夫温桓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此时才想通很多事情,才明白他原来是个同性恋。未来的婆婆不仅不帮忙,反而狠狠羞辱她,为了赌一口气,她当场征婚,竟然嫁给了个瞎子贵族……而且据说还没性能力……

  • 暴食君主最新章节

        幕夜再次降临,秉承黑暗传承的人,扛着巨斧穿梭光明与黑暗之间,转念之间便是腥风血雨,辽阔的世界,是站在至高点才能俯瞰世间,还是拥有一颗正义的心才能一路高歌?不被命运青睐之人,回归最初之始,背负满身罪孽,即为一生所奉献无怨无悔!“奉献火焰中的杀戮,奉献黑暗中的救赎,此生愿受天地诛灭!”(未成年勿入。)

  • 宠婚蜜爱:男神老公么么哒最新章节

        某男白捡了个貌美如花的媳妇,然,娇妻在侧能看不能碰,这是哪门子狗屁套路?老婆,冬日漫漫,需要人暖被窝吗?啥玩意?你有狗就够了?(某男深深感叹,人不如狗。那直流哈喇子的破狗,你走!)老婆,你这么浪费资源,我表示很生气,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某女老脸一红:“你……你手往那儿放?”

  • 霸血神皇最新章节

        地球精英特工易轩穿越异世界,随同他一起穿越的金手指乃是神兽玉蟾,随后玉蟾取代易轩的血脉蛤蟆,铸就圣品血脉法相!br易轩击杀绝顶强者,毁灭其背后势力,而这时,易轩本身也已经建立一个庞大的势力。但这时候,易轩又卷入了五行族的争斗,针对五行神器,易轩经历各种磨难,最终取得五行神器,实力暴涨。br易轩代表荒古书院,踏上古仙界。

  • 文坛救世主最新章节

        张楚的文娱人生,从高考满分作文开始。  他是悬疑推理大师,都市言情教主,  盗墓探险鼻祖,现代文学接班人。  华语文坛迎来救世主!  -------  已有完本作品《文艺大明星》、《黄金牧场》。  更新稳定,人品保障,请放心收藏推荐!

  • 影帝头条见最新章节

        男友劈腿,娶了她表妹,家产被夺,名声被毁,向绵小半辈子都在倒霉,直到她搭上顾忱。影帝顾忱,娱乐圈出了名的绯闻绝缘体,不是没有女人想,而是没有女人敢。然而某天,影帝却自己发布了条微博,隔空喊话,“绵绵,如果有个孩子,管我叫爸爸,管你叫妈妈,那你该叫我什么?”向绵说,“我叫你滚!”于是当天晚上,向绵就被捆成一团,被滚进了某人被窝。

  •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最新章节

        “把衣服脱了。”“放肆!”某王如煞神般厉声喝斥。某女无辜地举着银针:“爷,您不把衣服脱了,我怎么给你针炙治病?”治病?某王脸上面无表情,神态冷绝孤傲,然而,两只耳朵却悄悄地红得跟被火烧过似的。她是21世纪古医世家的传人,医术精湛,妙手回春。初到异世,面对以势压人的各路权贵,她决定抱上一条大粗腿,背靠大树好乘凉,将医术发扬光大。他是本朝最惊才绝艳的铁血冷面冰王爷,手握重权,名震天下,却双腿染病,不良于行。他不近女色,视女人为瘟疫,然而自打遇到了那个没羞没臊爱抱大腿的女子后,就暗搓搓地想把她抱回家……

  • 重生佣兵杀手最新章节

        他,只是平凡生活中的一个为了生活而奔波,早已被生活磨灭了梦想的不起眼的中年男人,偏偏在那一天,他遇到一个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一个人。……看着自己最亲爱的她从一开始的惨叫到只剩下胸口微弱的起伏,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对不起她,他痛苦的哀嚎着,直到他痛苦的看到自己的身体倒下的那一刻,他心里仍然充满着熊熊的怒火和满满的恨意……突然间,一道黑灰色的光出现在他的周围……rn

  • 欢喜田园:管家小农女最新章节

        穿越了,面对穷困潦倒到酸爽的家境,江庆喜只想回炉重造。以为救了一只“肥羊”回来,江庆喜却满脸黑线的只想砍了那张祸害了全村小姑娘的脸。“祸害,为了普罗众生,我决定牺牲一下收了你。” 男子抬眸、挑眉,嘴角噙着坏坏的笑意,“好!” 江庆喜直拍脑门,不好,上当了。

  • 隐婚甜蜜蜜:娇妻火辣辣最新章节

        闵琬嫣从未想过回到洛城是为了接近,当年那个毁了自己亲白,又百般羞辱自己的渣男。可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不得不再次想法设法骗得那个渣男的信任和那不值一文的心……只是,为什么那男人的反应不对呢?不但装成不认识她,甚至每次再见面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神里都冒着不曾见过的光……

  • 农门娇医:嫁个村夫种点田最新章节

        睡醒再睁眼,已是一小小村姑。父亲老实勤恳,继母温柔贤淑,异母弟妹乖巧依赖。可无奈小姨骄纵,大伯势力,奶奶蛮横凑热闹。继母曰,搬家!搬家之后各种好事纷沓而至,洛医女凭借一身古怪医术名声大躁,却有大伯一家来打秋风——她看好的男人,堂姐也要来分一杯羹?他是祁国最年轻妖孽的国师,却对一村姑情根深种!公主小姐表示绝对不能忍!他只轻描淡写辞去国师一职,与村姑一同回归乡野。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 葬魂曲最新章节

        为防止阴阳路开启,苏杭肩负起了寻找《葬魂曲》的使命。寻找《葬魂曲》的道路艰难曲折,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巫蛊、道术、泰国降头,无一不是苏杭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而更让人苏杭头疼的,还是持有另半本《葬魂曲》的“未婚妻”突然出现……

  • 变成僵尸穿诸天最新章节

        穿越诸天万界,抢夺无数机缘!  曾在兰若寺中,抢先女鬼一步吸食绝世高手的一身精血,也曾在僵尸先生中,吸收任老太爷的一身尸气,更在风云中,咬死火麒麟。  这就是我,僵尸历青!  (群号:147486838)

  • 白蛇天下最新章节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意外成为了许仙,原本只是想要去抱紧白素贞的雪白大腿,做个悠闲的小白脸。  然而,断桥之上遇到的却并不是白蛇,反而因遇仙图而踏上坎坷的剑仙之路……  身处乱世,佛道相争,魔门更是意在天下,这片天地间各种阴谋交错,金国、南宋只是仙人手中的棋子。  许仙不得不游走于各方之间,竭尽所能为自己和身边之人谋取一处安身之所。

  • 都市超凡医圣最新章节

        银针济世,医死治病渡人,rn异瞳天赐,勘破大道三千。rn如果你想救人,那么来学医吧,rn如果你想杀人,那么也来学医吧。rn纵然你富可敌国,权倾朝野又奈我何,我能掌控,你的生命!

  • 公主二嫁:国师,你绿了最新章节

        晚上,她踩着大红的喜袍,扶着自己水缸般的粗腰,眼珠子乱转:“顾国师,你说我是不是该计划计划减肥了?”回眸对上男人含笑的双目。他步步逼近“不必,夫人如此甚好。”“你站住!”她吓得跳起来:“咱俩是假结婚,你脱衣裳是要干啥?”“干啥?入洞房,睡夫人,还有……”他长臂一揽,将她的拉近怀里:“生孩子。”“我这么油腻你也下得了口?”“不碍事。”靠!温画璃怒了,老娘要二度休夫!“你干啥,你再脱衣服我就死给你看!”“夫人莫急。”他声线慵懒如初,“为夫与你共赴巫山。”温画璃:“……”

    本章内容提要:
    ...    余标望着陈默,在他的感知中,不官是陈国良还是陈月,他都能感知出具体实力。     但是,唯有陈默,他居然丝毫看不透。     而且,陈默望着他们这么多人,居然依旧面色不变,若非是有着强大的实力做后盾,那便是狂妄到不知死活。     显然,陈默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狂妄到连命都不要。     “三位,山河宗杀我家人在先,我们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