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大院,主厅。

    家主陈国良,陈国忠,陈国栋,三名陈家辈份最高的人,端坐主厅正上方。

    下首,陈东顺,陈东华,等一众陈家二代子弟。

    在他们身后,站着陈家三代子弟。

    几乎陈家所有重要人物,都到了。

    身穿米色风衣,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陈同,满脸严肃的立在大厅中央,慷慨陈词。

    “陈默所作所为,实在狂妄之极,请家主执行家法,将这种狂徒逐出我陈家!”

    大厅中,气氛无比凝重,上到陈家三老,下到陈家小辈,都是一脸肃然。

    陈家,立家数百年,还从未逐出过任何一名家族子弟。

    所以,逐一名子弟出家门,对陈家来说,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听完陈同的汇报,陈兢业一脸惊慌,没想到只是去参加个小辈们的聚会,陈默就能捅出这么大的娄子,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让陈默去了。

    李素芳的神态比较镇定,她对陈默的实力多少了解一些,知道区区一个燕家,根本奈何不了陈默。而且,燕倾城那个丫头,现在似乎还跟陈默混在一起,燕家又岂会与陈默为敌?

    显然,陈同的话,不可信。

    陈国栋一直对陈兢业当年独自离开陈家耿耿于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怒:“大胆陈默,你可知道那燕家在燕京实力强大,就算是我和你爷爷见了那燕世荣也不敢有丝毫托大,陈同好不容易请到燕家少爷,正是趁机结交燕家的好时机,却被你三言两语给破坏了!”

    “你简直罪大恶极!”

    李素芳伸手,轻轻握住身旁陈默的手,示意陈默不用担心。

    陈默根本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站在那里微低着头,看上去像是一个犯了错,害怕大人责罚的孩子。

    其实,陈默只是懒得去辩解。

    陈东华那些与陈兢业不合的人,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底深处却露出一抹幸灾乐祸。

    陈同是陈国良一脉,陈默大伯陈东顺的儿子,是陈家年青一代最杰出的天才。

    他和陈默同属陈国良一脉,现在他竟然亲自提出要将陈默逐出家门,可见陈默把陈同气到何种程度!

    虽然陈家三脉,表面上看起来一脸和气,但暗地里也少不了相互攀比,陈国良一脉出了个陈同,一直都遭受另外两脉的嫉妒。

    现在看到陈国良一脉内斗,另外陈家两脉,自然喜闻乐见。

    陈东华等人身为陈家二代子弟,自持身份,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但那些陈家三代的小辈们可就没那么深的城府。

    大部分小辈们的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冷笑,就连陈国良一脉的小辈们,也是一连冷笑。

    显然,他们都选择站在陈同这边。

    陈国良脸色凝重,看着一脸气愤的陈同,许久都没开口说话。

    陈同是他的骄傲,但陈默也是他的心头肉,当年陈兢业的离开,已经让这位老人伤心了好多年,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陈默。

    现在自己最为优秀的孙子,竟然和自己最心疼的孙子发生矛盾,让陈国良实在难以决断。

    看到陈国良不说话,旁边的陈国忠抬了抬眼皮,态度比起刚才的陈国栋要温和许多:“把陈默逐出陈家,兹事体大,需要从长计议,这件事情还要仔细查问,最好听听燕家那边怎么说!”

    陈国栋转头望着陈国忠,一脸不耐道:“还问什么?陈同都已经说了,当时那么多人在场,看的清清楚楚,燕世荣生气离开,还需要查问什么?”

    陈国忠不在说话,他只是看陈国良有些难以抉择,想给他争取点时间。没想到他这位三弟却如此急迫,话语中竟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

    陈同对着陈国良再次躬身行礼:“家主,当时大家都在场,如果家主有疑问,可以向任何人询问。”

    陈国良的脸色更加凝重,眉头深锁,显出层层沟壑,这位陈家的顶梁柱,已经老了。

    人老了,大多都顾念亲情,尤其是陈国良一直都觉得亏欠着陈默。

    “陈同啊,我觉得你大爷爷说的对,这件事需要仔细查问,不能草率决定。”

    陈同再次拱手行礼,步步紧逼道:“家主,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初我在华南大学的时候,陈默就跟中海云家的继承人云天凌势同水火,后来云家被神秘人所灭,我就没有向家主汇报。”

    “现在,他又得罪了燕家,以后还指不定会得罪多少人。那些人只会把怨气撒在咱们陈家头上,如果不把他逐出陈家,以后他肯定会为陈家竖敌无数!”

    陈东华一脸震惊,问道:“陈同,你说的中海云家,可是中海第一武道世家?”

    “正是。”陈同道。

    陈国栋一巴掌拍在身旁的桌子上,厉吼一声:“岂有此理,陈默,你简直胆大包天!”

    “那中海云家号称中海第一武道世家,你连他们都敢得罪,是想把陈家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吗?”

    陈东华叹息一声说道:“还好云家被人灭了,不然我陈家怕是已经遭到云家毁灭性的打击!”

    听到陈国栋父子一唱一合,几乎大部分陈家人都觉得陈默所作所为实在太过份。

    “陈默这个废物,实在太过份了!”

    “家主,一定要把他逐出家族,留下他就是一个祸害,迟早会把咱们陈家拉进火坑!”

    整个大厅的人,都满脸愤怒的瞪着陈默。

    陈兢业急的额头都见汗,但却没有丝毫办法。

    李素芳冷冷的望着说话那些人,握住陈默的手微微用力,似乎在向陈默传达着她的意思。

    而陈默,依旧低着头,不发一言,就像犯了错,等着审判。

    陈国良微微皱眉,事到如今,就算他想袒护陈默,都有些困难。

    不过,他还是想为陈默开脱。

    他的目光,向陈默望去,温声道:“陈默,你难道就没什么话要说吗?”

    未等陈默开口,早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的陈可儿,立刻站出来,走到大厅中央,对着陈国良行礼。

    “家主,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陈默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看着忽然冲出去的妹妹,陈可欣皱眉,急忙喝道:“可儿,回来!”

    陈可儿看了自己姐姐一眼,倔强道:“我不!你们都欺负陈默哥哥,如果我在不帮他,谁还会帮他!”

    “亏你们还都是陈家人,居然因为一个外人就要把陈默哥哥逐出家族。就算陈默哥哥真的得罪了燕家,那又如何?”

    “在事实都没弄清楚之前,你们就要把陈默哥哥逐出家门,你们才是把陈家的脸都丢尽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73章 罪大恶极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73章 罪大恶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73章 罪大恶极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73章 罪大恶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73章 罪大恶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都市之愿望系统最新章节

        我要钱。可以,给你无限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要权利。没问题,高官,皇帝,王公贵族随便选。我要美女。简单,貂蝉,杨贵妃,西施,王昭君,想要哪个?什么,还不够?那就嫦娥,加上七仙女怎么样?什么?你还要当神仙!那还不快去实现愿望,等什么呢。

  • 雪霓凰最新章节

        天生异象,妖魔四起,四方神凰三方俱灭,唯一遗世的却只是一只法力低下,智商堪忧的青鸾鸟——雪灵儿。人界浩劫,偏偏只有她才能找到三方神凰的转世,聚齐四凰,拯救天下万民苍生。雪灵儿在山海经与玄机老人的帮助下,踏上了寻找同伴的道路

  • 重生之锦绣凤途最新章节

        前世,为了一腔痴恋,她心甘情愿地成了一颗棋子,助他夺得天下。最终却被辜负了一片深情,落了个凌迟处死的凄凉下场!这一生,她不愿再成为他人脚下卑微的尘泥。欠了她的,她要一一讨回公道!涅槃重生,她要一步步地走上自己的锦绣凤途!

  • 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在基层混迹多年毫无晋升希望的梁健,得到区委女书记的欣赏,从乡镇干部到省级干部的跋涉攀升。从中你能看到现代官场的风尚画面!

  • 不灭战天最新章节

        百年前,战神赵凡名动九重神界,却因功高盖主,死于天渊。百年后,赵凡重生归来,这一世势必要碾压各路天才!征伐无尽神界!成就那万世无一的帝中之尊!纵使前路荆棘满路又如何!凭我手执三尺青锋,杀出个朗朗乾坤!

  • 三界之最强微商最新章节

        阎罗王抬手看了看手表,怒斥小鬼:废物!老子说让他三更死,你们竟然多让他活了五分钟,老子的面子全让你丢尽了!然后给罗三宝发了条信息:三宝啊,俺家的小鬼太没时间观念了,抽空帮俺教育教育,有你好处的;太上老君放下手中苍老师的写真集,随手发了一个红包,写到:三宝啊,搞点新鲜玩意来,这颗九转金丹算是定金;嫦娥仙子更新了朋友圈:盼君望穿秋水,何时能见君容?三宝道人,奴家这样穿好看吗?(附图:嫦娥黑丝护士装)

  • 文娱之父最新章节

        故事从一间小小的公寓里开始,故事在一座小小的教堂里结束。  【新书求支持,群473589010】js330

  • 冷面郎君不要跑最新章节

        看那厮冰冷高傲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管他是皇后的侄子太尉的儿子,是篡位的权臣名义上的小叔子,还是乡村里的秀才邻居家的竹马,她都得迎难而上啊,就是冰山也要把他给融化了!

  • 顾若有爱最新章节

        五岁那年,沈绊遇见八岁的顾若。二十岁那年,他毁了她全家,他却说因她父亲所起。她远走高飞,消失五年,直到五年后,她回来,却听到他和别人订婚的消息。五年前的栽赃陷害,五年后的报复,迎接两人的将会是什么结局?

  • 弃女惊华最新章节

        特工冰月一朝穿越,得上古传承,修为如坐火箭,逍遥异世指日可待!
        人品爆表的冰月被炸身陨后穿在了水云界夜月国姿容绝世的小冰月身上,这个小可怜命运万分悲催,自孩童时起就被视为不祥之人,如今不过才十五岁,竟被族姐残忍打死,草草扔在了……呃,风景还算怡人的大草原上。
        “不祥之人”吗?这个荣耀的称号怎么来的,冰月不介意将它原物奉还回去!
        “你是本王的未婚妻,竟敢勾三搭四!”某邪魅狂……
        呃,坐拥“不祥之人”的响亮名号也就罢了,她怎么还有一个被各种莺莺燕燕环伺着的未婚夫?冰月不禁仰天长啸:老天,要不要这么玩我?
        ……
        微雨的微信公众号hfwy321,关注或许有惊喜哦!
        ,敲门砖女主名字,欢迎吐槽!

  • 长白剑仙最新章节

        生于屠城废墟的林琅,遭逢神州陆沉,诸胡乱华的末世,为了汉家百姓,为了长白宗门,为了亡国灭家之恨,誓要杀他个胡无人兮汉道昌!于是,雄鸡一唱,天下长白。

  • 重生之叱咤风云最新章节

        全球排名前十位之列的超级黑客与杀手同归于尽,重生豪门之后,他以铁血般的手段,凭借超呼常人的智慧,纵横天下,叱咤风云。香艳的美女,黑暗的地下制度,竞争激烈的商场,且看重生恶少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 神御九天最新章节

        错失宗门前三席位的外门弟子萧雾,被曾经的竞争对手接连打压两年,蛰伏之际,于阴魂池得到初代掌门遗留的破损法器,无意间揭开针对百鬼门的庞大阴谋面纱。失去的光阴,我要夺回来。辱我的敌人,尸伏于脚下。漫天神佛大能与我为敌又如何!吾之背后,才是你们最终归宿!

  • TFboys压倒易烊千玺最新章节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苏晓乐更倒霉的人了,一脚踏进男厕也就算了,却偏偏还和男神易烊千玺来了个“坦诚相对”!天了噜!谁来将她从“女色狼”的漩涡中拔出来?她真的真的不知道这是男厕所啊,千玺,我没有偷看你上厕所!真的没有!一次偶然,跟他为了一盆花吵得“水生火热”,但是男神,原价100块的花被你瞬间哄抬到2000块逼她买下,你是不是太腹黑了点?为了报复,她做起了赚钱的“小买卖”——高价出售千玺睡颜,在她数毛爷爷数的真高兴的时候,女仆契约从天而降!男神,不就卖了你两张照片吗,有侵犯肖像权那么严重?为了不进拘留所,她“忍辱负重”的住进了他家,发誓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整他!偶然看见了他“美男出浴”的样子,她就被他冠名的"千年色魔”的称号!一不做二不休,她誓将“色魔”本性发挥到底,压倒调戏样样

  • 地球在哀嚎最新章节

        风暴之主哽咽道:“大神,求求你放过我吧!”  诺维拉主物质世界法神怒吼咆哮:“快,你个疯子,快点把魔网还给我!!!”  道德天尊手捧八卦炉:“大佬,我这有一炉子九转金丹,全给你了,求带,我要证太上!”  灵宝天尊端坐碧游宫云床,满脸郁闷道:“狗屎,怎么冒出来这么多诛仙四剑?”  “......”  诸天无数角落都在哀嚎:“我的神格啊,我的道果啊,我十万年积蓄的神晶啊......”  可是在诸天旅途开启之前,地星默默流泪:“我的命好苦,看看这个王八蛋把我的地盘改造成什么样了?”  “我好委屈......~~~”  PS:简介只能参考,本文是幕后大BOSS流。中等热~~~  申请了个群873953649

  • 太古帝妖最新章节

        混饨初开立五方,乾坤日月布三纲。周天方象排星斗,天清地浊理阴阳。

  • 异世界求生最新章节

        切换了平静的生活的篇章
        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异界
        求生有时要舍弃所谓的伦理道德
        幸存者该如何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
        欢迎加入!

  • 爱你余生不荒唐最新章节

        相恋三年,但是他未曾想到她的背叛。重伤假死,六年后从国外回来。“席斯铭,你还活着?!”在看到男人的一瞬间,玉京谣瞬间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是啊,是不是很失望?”席斯铭冷笑了一声,好看的眼眸里满是戾气。六年了,整整六年了。如果不是她,他也不用等到现在才回到H市。一想到当年的事,席斯铭的面色就变得愈发的阴寒。欠他的,他要一一讨回。

    本章内容提要:
    ...    陈家大院,主厅。     家主陈国良,陈国忠,陈国栋,三名陈家辈份最高的人,端坐主厅正上方。     下首,陈东顺,陈东华,等一众陈家二代子弟。     在他们身后,站着陈家三代子弟。     几乎陈家所有重要人物,都到了。     身穿米色风衣,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陈同,满脸严肃的立在大厅中央,慷慨陈词。     “陈默所作所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