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应温惊呼一声,双眼血红,怒视陈默,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陈默。

    平常都是他蔡家威胁别人,杀别人,今日竟然沦落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

    但是,偏偏蔡应温还不敢反抗,因为他不知道到陈默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如果陈默真的杀红了眼睛,就算血洗蔡家,也不无可能。

    蔡应温强压下怒火,沉声说道:“陈大师,你说的赌注兹事体大,我做不了主,需要向老家主请示。”

    “不必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蔡老爷子脚步稳健的走了进来。

    陈默扫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老人体内有他丹药的灵力。

    蔡老爷子缓缓走进来,大厅中的蔡家众人立刻站起来,向蔡老爷子行礼。

    “老爷子!”

    蔡老爷子轻轻摆摆手说道:“无需多礼!”

    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蔡应勤两人,蔡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沉痛,但面上却神色不变。

    “你就是陈大师?”蔡老爷子望着陈默,淡淡说道,语气中有些好奇。

    “是我。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看来我的丹药很有效。”陈默淡淡说道,但是这句话听在蔡家众人耳中,却有些讽刺。

    蔡老爷子脸色不变,不慌不忙答道:“多谢陈大师的丹药,没想到陈大师居然如此年轻,实在令老夫惊讶!”

    陈默没有说话,蔡老爷子继续说道:“老夫一直都想找机会当面拜谢,不过这人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也就力不从心,没想到竟让救命恩人找上门来,是老夫的罪过。还望陈大师见谅!”

    陈默懒得和他兜圈子,直接说道:“有话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蔡老爷子呵呵笑道:“陈大师果然快人快语,既然如此,那老夫就直说了。”

    蔡老爷子脸色一正,肃然道:“陈大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当给予陈大师报酬。我本人愿意拿出一个亿的积蓄,作为对陈大师的报酬,咱们两家的恩怨就此两清,陈大师觉得如何?”

    一个亿!

    一众蔡家人微微吃惊,老爷子当真慷慨。

    陈默淡淡一笑:“一个亿加两条人命,蔡老爷子当真大方。”

    一众蔡家人望着陈默,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陈默接着说道:“不过,我这人说话向来言出必践,所以,蔡老爷子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

    这小子竟然拒绝了!

    蔡家众人一脸错愕,他们觉得蔡老爷子开出的条件,已经非常丰厚。一个亿加上两条人命,这小子居然还不满足!

    蔡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愤怒,但脸上依然不动声色。

    “这么说陈大师一定要取我这老头子的命了?”蔡老爷子淡淡笑道,居然有一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气慨。

    “如果你们之前答应我的条件,我自然无需取你性命,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敷衍我,你们当我陈默是什么人!”陈默声音平淡,不过身上却散发出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气息。

    大厅中的蔡家众人,再次看向陈默,竟然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顶礼膜拜的念头。

    蔡老爷子不在说话,伸手拍了拍蔡应温的肩膀,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留下一句话:“既然如此,那就把老夫的命赌上吧!”

    “父亲!”蔡应温眼眶有些湿润,他从未想过在他有生之年,居然会把自己父亲的生命做为赌注。

    望着陈默,蔡应温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仇恨:“小子,我发誓,等你死了以后,我会把你的家人赶尽杀绝!”

    “陈大师,既然我父亲已经发话,那这个赌注我接受。”蔡应温望着陈默,沉声说道。

    陈默点点头,转身离开:“把时间地点告诉我吧!”

    蔡应温道:“三天之后,晚上九点,玉龙山颠,不见不散!”

    “知道了。”陈默说完,从容不迫离开。

    港湾术法界第一人,约战汉阳陈大师的消息,不知道被谁传开,一天之内,传遍整个港湾,就连东南亚诸国中的武者或者超能力者,都纷纷赶往玉龙山。

    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汉阳陈大师是谁,但是对成名多年的玉龙真人却是非常清楚,那可是整个港湾包括东南亚地区在内,真正的术法界第一人。

    已经十几年没有和人战斗过的术法界第一人,突然传出要和人在玉龙山决战的消息,自然让所有超能力者趋之若鹜。

    大家都很想知道,经过这么多年的闭关之后,玉龙真人的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境界?

    三天之后,圆月当空。

    陈默一身黑色休闲服,来到玉龙山的山脚下。

    玉龙山正是玉龙真人闭关的所在地,他选择这里作为决战地点,对陈默很不利。

    但是,陈默没这么多顾虑,就算这里是龙潭虎穴,他又有何惧?

    玉龙山下,停了很多汽车,而且是清一色的豪车。

    一路之上,到处都是人,虽然现在还没到深夜,但已经夜里八点多,还来这里爬山的人,肯定另有目的。

    陈默跟着人群,一路到达山顶。

    山顶有一座道观,名为玉龙观,正是玉龙真人创立的道观。

    道观四周几乎站满了人,有很多武者,还有一些超能力者,还有一些修法者。

    这些人中,实力最强的人,也有护体境宗师的修为。但,大多数都是外境和内境的实力。

    毕竟对于地球上的大部分武者来说,宗师,难如登天。

    陈默在人群中看到了蔡家的人,他们也正向陈默看了过来,一个个脸色阴沉,恨不得陈默立刻去死。

    周围有人开始议论:“汉阳陈大师?这人是什么实力?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不知道,可能是刚崛起的新人吧,想要通过挑战来提升自己的名气!”

    “哼,玉龙真人成名已久,一身术法神鬼莫测,十几年前就斩杀过宗师境的强者,那什么陈大师是什么实力?”

    “不知道,估计至少也应该是一位宗师吧,不然他怎么敢挑战玉龙真人?”

    一众人议论纷纷,这些武者久居沿海,或者东南亚诸国,对华夏内地发生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他们大多数人都没听过陈大师的名头。

    “现在几点了?那个陈大师还没出现,是不是不敢来了啊?”有人问道。

    “还有十分钟就到约定时间了,如果九点的时候,陈大师还不来,那估计是不会来了。”

    “……他不会让我们白跑一趟吧?那就扫兴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玉龙观的朱红色木门被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一身月白色道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道士,在两名道童的陪同下,缓缓走出来。

    那道士长相英俊,气质儒雅,一副神仙中人的派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01章 约战玉龙山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01章 约战玉龙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01章 约战玉龙山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501章 约战玉龙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01章 约战玉龙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医代枭雄最新章节

        肖雄,以医入道,在千年前以‘仙医枭雄’的名头闻名于世,横扫整个修道界。却因拒诊恶毒权贵被围攻致死。没想到却重生在了都市同名的纨绔大少身上。一场离奇车祸,险些让“他”丧命,家族抛弃、女人背叛,重生之医仙会如何重夺辉煌?

  • 女神的终极保镖最新章节

        终极兵王回归都市,本是为寻当年真相,却不料美人纷至沓来。性格冰火的女总裁,一心复仇的冷艳杀手,嫉恶如仇的俏警花……是艳福,还是麻烦?当真相浮出水面,阴谋若乌云盖顶而来,体内流淌着神秘血脉的楚天,又该如何应对?

  • 龙女札记最新章节

        我被我那三表姐坑在无相幻境后,被迫听了一个多姿多彩风光霁月又伤情伤怀的故事。然后,好不容易听完了那故事,一把剑就这么横在了我脖子上。

  • 无关幸福最新章节

        人总是要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我了解  因为我失去过
        所以我了解...
        好想问你....
        『你还爱我吗?』

  • 仙戮军最新章节

        世间万事,无外乎情、理、法三字;然而,情却是被摆在第一位的。今时今日,九重天上,有一英武之师,其下门人不受于三界制约,唯其门中大统领之命是从——司九天九幽之法典,戮十恶不赦之神祇。凡其所至,攻无不克;兵锋所指,所向披靡。其乃是九天之上——司法、司战之所在。是为,仙戮军。……神州沃土,地负海涵,幅员辽阔;人间百姓,安居乐业,富庶祥和。天大地大,北起道家天虞,南通苗疆天巫……

  • 银汉迢迢与君约最新章节

        无情花落,魔剑出,九州乱,百年柔情相思谁解?断肠终是离情恨,花落无情难相忘,倾城绝咒斗天命,苍月琴出众生哀,云岚青风独相思,冷落佳人君不知,为伊消得人疯癫,入魔杀尽天下人,只为伊人归……

  • 火影之朝佚千名最新章节

        穿越到火影世界的朝佚千名,从一个战争孤儿,靠着熟知未来走势,和精密的算计,一步一步走到忍界最强js330

  • 高冷天后买一送一最新章节

        七年前种下的因,七年后偿还的果。  薛梨没有想过,这个小屁孩会抱着自己的大腿叫自己妈咪,而他的混账老爹居然带着他老婆跑去巴厘岛度蜜月!当她是保姆了还是咋滴?  “妈咪,爸比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呀?”  “错,他只是不要你了,我是我自己的。”  “妈咪,爸比说是你不要他了。”  “你告诉他,他想多了,我就没正眼看过他。”  可那个臭男人大早上不去上班就盯着她干什么!!

  • 清妾最新章节

        穿越成了瓜尔佳氏的小姐,苏灵儿表示咱很知足,顺利当上米虫,这是一种多么幸运的事情。    至于那个冷的让人心寒的王爷,咱还是躲远的吧,您这么优秀,咱高攀不起!    咱这种来自未来世界的呆萌二货,可得抱好几位大人物的粗腿,至于那个什么李氏,你能不能离咱远一些!    当呆萌小吃货遇到冷面雍亲王    是宠溺一生,还是蹉跎一世;js330

  • 陷入纯情:权少的私宠最新章节

        “权泽曜,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五年前,顾纯情鼓足勇气告白,得到他十分不屑的一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五年后,她成了权太太,他嘴上说着嫌弃,却小心翼翼将她捧在手心,对她百般荣宠,呵护入骨。“少爷,少夫人相中了一款限量包包。”“买。”“少爷,少夫人去看过一幢海景别墅。”“买。”“少爷,当红男星和少夫人传出绯闻。”“封杀掉!”

  • 最强真仙最新章节

        仙阶九重,重重天劫。
        道尊叶玄为逆时间长河而上,弥补一世遗憾,终渡九重天劫,身死魂不灭。
        夺舍重生,再踏修仙之路。灭天骄,斩世仇,上一世属于我的,还是我的,不属于我的,也是我的。
        生杀予夺,纵横天地!

  • 宠婚溺爱:慕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上一世,深爱的丈夫出轨,怀孕八个月的她被小三逼上楼顶,残忍推下,一尸两命。直到临死那一刻,她才终于醒悟,如果能够重来一次,她绝对不要再嫁给慕容铭!她要守护爸爸的公司,踩渣男灭小三!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渣男’这么粘人,怎么甩都甩不掉?“你放开我,我不爱你了慕容铭。”她奋力抵抗,咬牙切齿的说着。慕容铭抱紧她,钳住她,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夏斯涵,就算是这样,我也一定会让你再次爱上我。”直到洁白的婚纱被他彻底撕裂,她才终于恍然,怎么重来一次,她好像还是‘在劫难逃’?

  • 傲世医妃最新章节

        一个现代的女医生,为了救治奶奶穿越到一个完全架空的王朝。在这里,失了身,失了心,成为一个不受宠的将军女儿。母亲在她出生时中毒死亡,她自小身带毒素,无法练武,身体羸弱。少年天子愿意为她放下身段,废除后宫,独宠她一人。他,自小生活在黑暗中。她像是他黑色生命中的唯一一盏明灯。他,千年沉睡,当睁开眼睛,看到第一眼的,就是她的笑靥。他,为了她,一夜之间白了头。一个风华绝代的奇女子,三个举世无双的男子,一段恩怨纠葛无法释怀的情感。

  • 都市至尊仙医最新章节

        我这一生,重来,只为复仇。谦卑我不懂,功德我不修。只求轰轰烈烈,快意恩仇。要喝就喝最烈的酒,要玩就玩最利的刀,要杀就杀最狠的人!这就是我,楚无锋,最嚣张的回归!

  • 执掌天机最新章节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便换了这天。遗族降世,欲重开混沌,那便平了这族。虽一生坎坷,虽满身伤痕。亦无怨无悔,愿以这一身残躯,重开天道,驱逐混沌。护我大荒万世太平。,

  • 蜀道鬼话最新章节

        蜀道多鬼怪,倒斗需谨慎。无意之间卷入的倒斗纷争,只是为了突然消失的父亲。谁知道牵扯出的事情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神秘的袍哥会,神秘的公司,故事引出另外的故事,线索查出更多的线索。这就像是盛宴,汇集了许多的倒斗高手,只为追寻着永乐年间第一智者的西行。一路上发生了许多离奇的事情:巨大的乌龟壳、旋转如入地狱的阶梯、古老的蜀国人、神秘的蛊虫、三星堆的青铜面具、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为了离奇失踪的父亲,神秘的公司找上门来。千年的神树、古求道者、雇佣兵般的高手一路护航、离奇的鬼打墙、亿万年前的活化石等等。我为了寻找父亲,踏着他走过的路追寻着他,而从小爷爷的故事,长大后学习的中文系,神秘的人,强大的人,一个一个接着登入我的舞台,我调查着这一切,发现其中有着

  • 重生之惊鸿岁月最新章节

        颠簸的夜航,江焕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七岁,而且回到了十七岁的他被赋予了神的力量。

  • 幻尘最新章节

        散落于世界各地的石碑,翻译出的上古修行法,沉睡的第一代四灵神机甲,异星的远古战场,整个世界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仿佛一切不曾改变……

    本章内容提要:
    ...    蔡应温惊呼一声,双眼血红,怒视陈默,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陈默。     平常都是他蔡家威胁别人,杀别人,今日竟然沦落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     但是,偏偏蔡应温还不敢反抗,因为他不知道到陈默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如果陈默真的杀红了眼睛,就算血洗蔡家,也不无可能。     蔡应温强压下怒火,沉声说道:“陈大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