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没有回答,脸色有些冷漠,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在台上潘瑞明身上。

    “魏家人在哪?”陈默声音有些冷,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意。

    潘瑞明没有回答,但眼神却忍不住看了台下魏长运一眼。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情不自禁的投向魏家阵营。

    看来陈大师跟魏家,有私怨。

    魏长运脸色一紧,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当着整个江南武道界的面,他一点都不能怂。

    “魏家在此!”魏长运站起来,高高仰起头,冷冷盯着陈默:“陈大师意欲何为?”

    “把薛紫衣交出来,我给你魏家留条血脉。”陈默声音平淡,却听得江南一众武者们毛骨悚然。

    这意思竟然要灭魏家满门!

    身旁的薛慕华全身一震,看向陈默的目光中满是震惊,陈大师,果然不愧是陈大师!

    “哼,当着整个江南武道界同道的面,竟然扬言要灭魏家满门,简直没把我江南武道界放在眼里!”一个平常跟魏家交好的武道宗门掌门人,一拍桌子,怒喝一声。

    “对,太狂妄了!简直把我们江南武道界当空气,今天一定要把他留在这!”

    大厅中所有人,几乎都义愤填膺,怒视沉默。

    就连前来看热闹的马家家主和高前辈,也微微皱眉,觉得陈默说的话,太过了!

    台上的潘瑞明却暗暗兴奋,陈默如此强势,正中下怀,不怕这些江南武道界的人不齐心合力。

    魏长运仰头狂笑:“哈哈哈,好一个陈大师,够狂妄!今天当着我江南武道界这么多人的面,我想看看你如何灭我魏家满门!”

    “家主,这小子太狂妄,让我去教教他怎么做人!”魏长运身边,一名青年站起来愤怒说道,主动请缨。

    魏长运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一脸欣慰道:“好,玉河,不愧是我魏家麒麟儿,去吧,别弱了咱家威风!”

    “家主放心!”

    周围一些人看着从魏家阵营中走出去的青年,纷纷议论。

    “这是魏玉河,魏玉城的堂兄,跟魏玉城并称魏家双杰。听说前些年已经跨入内境大成,为了这次武道大会,闭关了整整一年,这次出关,肯定又有所突破,怕是已经达到内境巅峰了吧!”

    “魏家年青一代人才辈出,不出几年,魏家怕是能和潘家南宫家一较高下!”

    魏玉河气息内敛,步伐沉稳,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淡淡走到陈默身前。

    贵宾席上的马家主和高前辈,暗暗点头:“懂得保留实力,没有为了搏取眼球而卖弄,很不错的青年!”

    魏玉河对着陈默拱手一礼,沉声道:“魏家魏玉河,请陈大师赐教!”

    陈默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直接越过他,看在魏长运身上:“你还不够资格跟我动手,换人来!”

    “狂妄!”

    一众江南武者们纷纷呵斥!

    魏玉河在整个江南武道界都颇有名气,有些年轻人还以他为目标,现在陈默竟然说他连动手的资格都没有,让那些不如魏玉河的人,情何以堪!

    身旁的薛慕华,有些无语,他觉得陈默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一个另类!

    就连他都觉得,陈默太过狂傲。不过要是妹妹薛紫衣在,肯定会对陈大师更加崇拜。

    魏玉河脸色一红,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早已怒火冲天。

    “陈大师,有没有资格,试过才知道!”

    魏玉河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全身真气爆发,强大的气息瞬间席卷整个大厅。

    “内境巅峰,果然突破了!”

    大厅众人一阵惊叹,魏家双杰的天赋,果然恐怖!

    可是那气息来得快,去的也快,快到甚至大家根本没看到陈默出手,魏玉河整个人就倒飞出去。

    咔擦一声,砸碎了一张桌子,狼狈的摔在地上。

    全场死寂!

    众人一个个张大嘴巴,好一会才合上,一个个惊疑不定。

    “什么……情况?”

    “魏玉河在变戏法吗?他怎么就突然飞出去了?”

    一众江南武道界的小辈们,不停的询问,他们根本没看到陈默出手。

    那些实力稍高一些的人,才看清楚,在魏玉河说完话的时候,陈默忽然对着魏玉河随手一挥,就像驱赶一只苍蝇。

    然后,魏玉河就飞了出去,砸碎了一张桌子,生死不知。

    潘瑞明,魏长运,还有其他江南武道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全都一脸凝重,如同见鬼!

    马家主和高前辈,也是面露震惊,先前对陈默的轻视之色,荡然无存。

    那些年轻的小辈们还在问:“怎么回事,魏玉河怎么就没来由的突然飞了出去呢?”

    “傻子,那是陈大师打的,你没看到刚才陈大师挥了挥手啊!”

    “不会吧,挥挥手就能把人打飞了,那人可是魏玉河啊,内境巅峰大高手!就算是宗师也不可能做得到!”

    “这还不够明白吗?不是魏玉河弱,而是那个陈大师太强了!怕是陈大师,并不是一名普通的宗师!”

    一众小辈们的猜测,自然也听在那些大人物的耳中,让他们的脸色更加阴沉。

    陈默双手负在背后,一脸冷漠:“我再说一遍,交出薛紫衣,我给你魏家留一丝血脉。”

    魏长运和一众魏家人,满脸愤怒,但是却忌惮陈默实力,不敢啃声。

    可是,当着整个江南武道界的面,魏长运不能怂,魏家也不能怂,不然以后他魏家将会是整个江南武道界的笑柄。

    “哼,打败了我魏家一个小辈,就以为我魏家没人了吗?我亲自来会会你!”

    魏长运说完,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全场。

    众人猛地一惊,望着凌空悬浮的魏长运,惊喜道:“化境宗师!”

    薛慕华虽非武道界之人,但也听过宗师之威,紧张的小声劝道:“陈大师,小心!”

    陈默没理他,望着魏长运,淡淡道:“执迷不悟!”

    说罢,身形一闪,直接一拳砸向魏长运。

    天玄神拳第一式,断山岳!

    砰!

    堂堂魏家家主,化境宗师,站在整个武道界巅峰的人,跟刚才的魏玉河一样,被陈默一拳打飞出去,砸碎一张桌子,狼狈的摔在地上。

    不过宗师毕竟是宗师,魏长运虽然伤势很重,但依旧保持清醒。

    “怎么可能!”魏长运面如死灰,不敢置信的呐呐自语。

    所有人,再看向陈默的目光,露出深深的恐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最毒美人心,求治最新章节

        有着金针之手美誉的薛理理,重生在十年前,亲女变养女,遗产旁落,孤身飘零的日子。但是“欠了我的,必须还回来,该是我的,我绝不会放弃。”她不再是那个善良到软弱的女孩子了。摸着手腕上,触手乱舞,萌萌哒可爱小章鱼,薛理理轻笑,“有毒,别急!”不过,身边的这位帅哥,请让开好嘛!邱黎诚恳,“我的存折、房产证、车钥匙……你收好。十项全能,洗衣做饭打扫屋子包括……暖床,样样精通。”薛理理挑眉,推开,“样样精通???”邱黎跪,泪目!!“求搓衣板、键盘、榴莲。”

  • 三国随笔最新章节

        天下大势 合久必分 分久必和!
        看三国!说三国!评三国!
        (如果你觉得值得一看就投俺一票,OK??)
        "燕人张翼德在次,谁敢与我一战!谁敢与我一战!谁敢与我一战!■"
        (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我只有一个人呀,开什麽玩笑,一个人挑百万大军??找死呀!!!什麽?'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那是我二哥瞎掰!他靠赤兔马砍了颜良文丑两个菜鸟,与我有什麽关系,纯粹拉我来当挡箭牌呀!!我冤呀!!!为什麽受伤的总是我 为什麽???)

  • 缠爱入髓:华丽小萌妻最新章节

        又到每个月的阴历初七,云蜜雪看着他将自己所在一个全是冰块的房间里面瑟瑟发抖,她于心不忍,便开口说道:“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吗?”男人冷冰冰的眼神投递了过来,让她的心里面陡然一紧,只听他说,“你真的确定要帮我?”这一下,她有些退缩,可是对方完全是不给她机会,直接将她从门外拽进来,然后将她压在身下,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后悔已经晚了,因为……是你主动说要帮我的。”

  • 绝品狂少最新章节

        他放荡不羁,却又义薄云天!他桃运连连,却又钟情似水!他生活纷乱都市,为了尊严,为了复仇,更为了心爱的女人,他挑战大刀帮和大洪帮两大帮派,为兄弟两肋插刀,收复东姚帮,慢慢壮大着自己的实力,只为深藏心底的信念!

  • 武道神王最新章节

        武有神,一掌破虚。武有灵,拳镇山河。楚浪本是一介凡夫俗子,为一袭紫衣踏上了修行路

  • 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最新章节

        一场相识,一次游戏,一生纠葛,作为杀手接近他,整垮他是她的目的,但是却在他给予的温情中步步沦陷,没有半丝争扎的机会,从憎恨,走到了解,再到熟悉,他为她用自己的命运为赌注,种下整片相克的紫玫瑰,他为她独身一人闯到别人的地盘,笑言:出得去是本事,出不去是宿命。拳脚相较是家常便饭,调戏玩虐是本能反应,她为他轰下整片岛屿,救出他,只为他一句:只要能保证自己安全,别人让你来杀我也照做。他为她可以将自己的原则一破在破,她为他可以不顾性命跳下飞机只为与他共死。仇恨是什么情况下演变成爱情的,直到染血的婚礼,生死的别离,痛心的较量,再次重逢的珍贵。爱情,不过就是爱着的人跟自己能白头到老而已,只是这么简单的诠释,他们在经历生死以后才明白。

  • 雾都的死城最新章节

        &#;&#;一百年前,嗜血的黑燕给彩皙的故都盛炁雾城披上死亡的阴影,再无人能进入其中。从此,有着玫瑰之城美称的雾都沦为死城。
        &#;&#;雾都里公主与远方的王子在这里演了一出无人知道的好戏。
        &#;&#;百年后,魔法师樊篱与废材李凡在其中相遇。
        &#;&#;真实与虚幻杂糅,再辨不出真假的时候,你是选择追求最想要的迷梦,还是相信眼前的事实。
        &#;&#;PS:此文应该还是算耽美的吧?
        &#;&#;

  • 万古玄帝最新章节

        天玄大陆,武道为尊。强者一怒,伏尸百万;圣者一怒,血流成河。少年杨乾,因挚爱背叛,导致满门被屠。且看一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少年,如何凭借心中的那股执念,踏天路,征万界,屠神灭仙,百死不悔!【玄体境等级设定:壮魄期、淬皮期、熬筋期、练骨期、通体期、真玄期、灵海期、天火期、通玄不灭期】

  • 星云最新章节

        师兄弟五人,穿越异世,寻找师傅,寻找那飘渺的仙路,最终开天辟地

  • 废柴二小姐: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刚好本王也有此意。”——“你当真要走?”“不然呢?继续做你的棋子,任你玩弄?呵。”——“你是傻瓜嘛!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好好的,那都是值得的。”他,傲娇决绝;她,毒舌腹黑,一次穿越将他们从此绑在了一起。且看她与他强强联手,遇魔杀魔,遇鬼除鬼,注定的宿命又将如何轮回?坑品妥妥的。

  • 王牌校草独家爱最新章节

        逃婚救个奇怪老头,谢礼竟是一个王牌校草外加一个小宝宝?好吧,她是淑女,她忍了!可是,这校草也太得寸进尺了!夺她初吻,还让她负责?阻她追男神,还说她笨蛋?更过分的是,竟在全校广播,让她回家喂奶!?感觉她好欺负是不是……走,外面单挑,胜者为王,败者?撞墙!

  • 女总裁的贴身校草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有血,有泪,有爱,有情,有义的故事。为了爱人,斩尽天下人又如何;为了兄弟,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或是龙潭虎穴也要闯。此时,主角全身是血,伤口深可见骨,一双杀红了眼,渗出滴滴的血泪,手持着一把断剑,面对无数强者不惧不退,缓缓地回头对身边爱人和兄弟们笑笑地说:“亲爱,哥们,别怕,哪怕是黄泉路上,哥陪你们一起走,奈何桥上的孟婆汤,哥也陪你一起喝!”“大哥……”

  • 终极至尊兵王最新章节

        在华夏最强特种部队“逆龙”中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逆龙有一件威力无穷的超级兵器,名曰“龙刃”,想要启用它,除非同时得三位最高领导人的首肯。“龙刃”一旦启用,便可化解一切危机。我……就是那件兵器!

  • 谋杀游戏最新章节

        世间本无鬼,最诡的不过是人心……我是一名人民警察,这些事,我本打算带入坟墓里去的……

  • 圣名最新章节

        帝国之上,竟隐有十二宗门,真相背后,还藏着谜题万千。
        本以为仅是一段寻父之旅,却无意中走进了已被隐藏千万年的秘密。
        是进是退,根本就不需要选择——自己的命运,不用别人来主宰!

  • 鬼牢最新章节

        一场梦,把我从安稳的生活里带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惊心动魄的世界,道行多年的道士身负血海深仇,监狱里形形色色的朋友带给我不一样的经历,贩毒,抓人,遇鬼,是成长是蜕变,我的生活正一点点的变化……

  • 剑墟最新章节

        万妖临世,大乱将生。一个废物少年意外觉醒了墟界魂力,从此开启了仗剑天下,与万界天才争锋之路。剑意不灭行天下,万古不败第一尊。一剑在手,上探九霄,下闯幽府,争霸异界,让天下万剑朝宗!

  • 太上封魔录最新章节

        太上天尊龙汉开图,尔后统御诸天万界,有无数自然之神灵通过修炼而登真,于显者为之仙帝,主司赐福与教化;于隐者为之魔帝,主司护卫与惩戒。然上古仙魔一战,魔道崩毁,仙道虚华,仙不仙、魔不魔,自此劫难丛生。少年萧寒起于微末,得太上封魔符印,掌封魔之事,补魔道之缺,匡魔正道,是为太上。

    本章内容提要:
    ...    陈默没有回答,脸色有些冷漠,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在台上潘瑞明身上。     “魏家人在哪?”陈默声音有些冷,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意。     潘瑞明没有回答,但眼神却忍不住看了台下魏长运一眼。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情不自禁的投向魏家阵营。     看来陈大师跟魏家,有私怨。     魏长运脸色一紧,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当着整个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