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没有回答,脸色有些冷漠,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在台上潘瑞明身上。

    “魏家人在哪?”陈默声音有些冷,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意。

    潘瑞明没有回答,但眼神却忍不住看了台下魏长运一眼。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情不自禁的投向魏家阵营。

    看来陈大师跟魏家,有私怨。

    魏长运脸色一紧,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当着整个江南武道界的面,他一点都不能怂。

    “魏家在此!”魏长运站起来,高高仰起头,冷冷盯着陈默:“陈大师意欲何为?”

    “把薛紫衣交出来,我给你魏家留条血脉。”陈默声音平淡,却听得江南一众武者们毛骨悚然。

    这意思竟然要灭魏家满门!

    身旁的薛慕华全身一震,看向陈默的目光中满是震惊,陈大师,果然不愧是陈大师!

    “哼,当着整个江南武道界同道的面,竟然扬言要灭魏家满门,简直没把我江南武道界放在眼里!”一个平常跟魏家交好的武道宗门掌门人,一拍桌子,怒喝一声。

    “对,太狂妄了!简直把我们江南武道界当空气,今天一定要把他留在这!”

    大厅中所有人,几乎都义愤填膺,怒视沉默。

    就连前来看热闹的马家家主和高前辈,也微微皱眉,觉得陈默说的话,太过了!

    台上的潘瑞明却暗暗兴奋,陈默如此强势,正中下怀,不怕这些江南武道界的人不齐心合力。

    魏长运仰头狂笑:“哈哈哈,好一个陈大师,够狂妄!今天当着我江南武道界这么多人的面,我想看看你如何灭我魏家满门!”

    “家主,这小子太狂妄,让我去教教他怎么做人!”魏长运身边,一名青年站起来愤怒说道,主动请缨。

    魏长运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一脸欣慰道:“好,玉河,不愧是我魏家麒麟儿,去吧,别弱了咱家威风!”

    “家主放心!”

    周围一些人看着从魏家阵营中走出去的青年,纷纷议论。

    “这是魏玉河,魏玉城的堂兄,跟魏玉城并称魏家双杰。听说前些年已经跨入内境大成,为了这次武道大会,闭关了整整一年,这次出关,肯定又有所突破,怕是已经达到内境巅峰了吧!”

    “魏家年青一代人才辈出,不出几年,魏家怕是能和潘家南宫家一较高下!”

    魏玉河气息内敛,步伐沉稳,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淡淡走到陈默身前。

    贵宾席上的马家主和高前辈,暗暗点头:“懂得保留实力,没有为了搏取眼球而卖弄,很不错的青年!”

    魏玉河对着陈默拱手一礼,沉声道:“魏家魏玉河,请陈大师赐教!”

    陈默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直接越过他,看在魏长运身上:“你还不够资格跟我动手,换人来!”

    “狂妄!”

    一众江南武者们纷纷呵斥!

    魏玉河在整个江南武道界都颇有名气,有些年轻人还以他为目标,现在陈默竟然说他连动手的资格都没有,让那些不如魏玉河的人,情何以堪!

    身旁的薛慕华,有些无语,他觉得陈默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一个另类!

    就连他都觉得,陈默太过狂傲。不过要是妹妹薛紫衣在,肯定会对陈大师更加崇拜。

    魏玉河脸色一红,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早已怒火冲天。

    “陈大师,有没有资格,试过才知道!”

    魏玉河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全身真气爆发,强大的气息瞬间席卷整个大厅。

    “内境巅峰,果然突破了!”

    大厅众人一阵惊叹,魏家双杰的天赋,果然恐怖!

    可是那气息来得快,去的也快,快到甚至大家根本没看到陈默出手,魏玉河整个人就倒飞出去。

    咔擦一声,砸碎了一张桌子,狼狈的摔在地上。

    全场死寂!

    众人一个个张大嘴巴,好一会才合上,一个个惊疑不定。

    “什么……情况?”

    “魏玉河在变戏法吗?他怎么就突然飞出去了?”

    一众江南武道界的小辈们,不停的询问,他们根本没看到陈默出手。

    那些实力稍高一些的人,才看清楚,在魏玉河说完话的时候,陈默忽然对着魏玉河随手一挥,就像驱赶一只苍蝇。

    然后,魏玉河就飞了出去,砸碎了一张桌子,生死不知。

    潘瑞明,魏长运,还有其他江南武道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全都一脸凝重,如同见鬼!

    马家主和高前辈,也是面露震惊,先前对陈默的轻视之色,荡然无存。

    那些年轻的小辈们还在问:“怎么回事,魏玉河怎么就没来由的突然飞了出去呢?”

    “傻子,那是陈大师打的,你没看到刚才陈大师挥了挥手啊!”

    “不会吧,挥挥手就能把人打飞了,那人可是魏玉河啊,内境巅峰大高手!就算是宗师也不可能做得到!”

    “这还不够明白吗?不是魏玉河弱,而是那个陈大师太强了!怕是陈大师,并不是一名普通的宗师!”

    一众小辈们的猜测,自然也听在那些大人物的耳中,让他们的脸色更加阴沉。

    陈默双手负在背后,一脸冷漠:“我再说一遍,交出薛紫衣,我给你魏家留一丝血脉。”

    魏长运和一众魏家人,满脸愤怒,但是却忌惮陈默实力,不敢啃声。

    可是,当着整个江南武道界的面,魏长运不能怂,魏家也不能怂,不然以后他魏家将会是整个江南武道界的笑柄。

    “哼,打败了我魏家一个小辈,就以为我魏家没人了吗?我亲自来会会你!”

    魏长运说完,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全场。

    众人猛地一惊,望着凌空悬浮的魏长运,惊喜道:“化境宗师!”

    薛慕华虽非武道界之人,但也听过宗师之威,紧张的小声劝道:“陈大师,小心!”

    陈默没理他,望着魏长运,淡淡道:“执迷不悟!”

    说罢,身形一闪,直接一拳砸向魏长运。

    天玄神拳第一式,断山岳!

    砰!

    堂堂魏家家主,化境宗师,站在整个武道界巅峰的人,跟刚才的魏玉河一样,被陈默一拳打飞出去,砸碎一张桌子,狼狈的摔在地上。

    不过宗师毕竟是宗师,魏长运虽然伤势很重,但依旧保持清醒。

    “怎么可能!”魏长运面如死灰,不敢置信的呐呐自语。

    所有人,再看向陈默的目光,露出深深的恐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28章 陈大师的狂】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武动阴阳最新章节

        一本书,就是一个世界。这里有强者武破虚空……这里有武者登峰造极……这里有妖孽武动九霄……在这充满神秘色彩的大陆中,更有为了逍遥长生,历经三六九劫,纵死无悔的修士。

  • 九霄圣尊最新章节

        家族希冀,遭妻子无情灭杀。却重生成一废柴少年,继承上古遗愿,从此鹰翔九天,俾睨天下,成就九霄圣尊!

  • 隔壁王爷有空间最新章节

        被害身亡,重生归来的寿王很满意自己多了个空间,这下子他有地方存粮草,等着造反了,这年头,造反不易啊!  无辜身亡,穿越而来的四小姐很满意自己多了个空间,这下子她有地方偷偷摸摸存嫁妆了,这年头,庶女难嫁啊!  突然某一天,两人都发现自己的空间是可以扩大的,所以他们挖啊挖,终于把空间挖通了……

  • 总裁狠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碰到变态杀手的那个雨夜,她遇见了一生的救赎……“靳先生,求你……”那夜她放下尊严闯入他的房间,以为从此会一无所有“我的女人,不需要求任何人。”他揽紧她的腰身,给了她全世界。靳容白,b市权贵中的翘楚,这三个字就代表了权势、财富、地位……他身上的标签镶金烫银,却成了她这个阶下囚之女的丈夫很久以后的某天记者采访这对传奇夫妇:请问靳先生最喜欢的娱乐活动是什么?坐在沙发上的靳容白望向乖坐一旁温书的小妻子暖暖一笑:翻书。正在努力啃经济法的简心脸上一红,只有她知道他曾说过:妻子如书,百翻不厌。他把她翻来覆去,食髓知味,不知厌倦……

  • 邪王追妻:嚣张大小姐最新章节

        上一世求而不得,这一世避而不见。却不料,那男子看着她认真的说:“娘子,据说这缘分,是三生石前就约定好了的。”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子笑的很是好看的说:“红尘一醉,愿得一心人。”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 堕神最新章节

        这是一片由地、风、水、火四大元素组成的玄幻大陆,有人族、有魔族、有魅族、有兽族,身为平民的人族少年,将怎样在这片大陆,展开自己那宏大如史诗般的命运?或许,他并不是平民,他是堕落凡尘的神祇……

  • 绝品盗圣最新章节

        一个绝世侠盗,一个废物杂役,一份绝世传承。当这一切融为一体时,所有一切终将成为过去。废物杂役要踏上强者之路,绝世侠盗要盗尽异界至宝!绝世传承要铸就绝世强者,战妖魔,踏苍穹,与天道争峰,与苍穹并肩!

  • 十三皇旗最新章节

        爱恨情仇浇筑一代皇帝,十三州上十三旗,孰为鱼肉,孰做刀俎,踏将相,斩王侯,覆国,开国,万族既为鹿,我便逐鹿天下。

  • 奇葩世界最新章节

        我叫奈打,我为耐打而生,我崛起于一个不符合常理的奇葩世界之中,缔造最顽强生命的奇迹。
        命运可悲是我如草芥,杀机四伏随时会陨落,高挺起百亿万次重生不灭神体,手执十亿万丈阴阳饮血剑。
        登天路,比自己强数以亿计倍的阴险狡诈漫无边际的黑暗者一决雌雄。
        踏歌行,寻觅那最后一丝生的希望不到最后一刻一切皆有可能,扶大厦之将倾逆滔天之狂澜
        救美女,当英雄,闯天下,揍流氓;举圣锋,笑苍天,踏血骨,傲群雄,弹指翻盘神炸天!
        本书局别具一番漫画风格,很y很爱h,不失搞笑,不失热血,不失情感,世界观宏大脑洞奇特无时无刻不在颠覆你的世界观,人物生动有趣,本书曾获17k免费新书榜第一名,现已将连续三周上推荐,希望大家喜欢。

  • 大圣魔途最新章节

        取经归来的悟空成了斗战胜佛,平静的千年的三界因为悟空和白骨妖王的恋情再次变得动荡起来,为了爱,他终究成了祸乱三界的堕佛!

  • 问鼎江湖行最新章节

        落魄豪门穿越重生在异界江湖,卷入了一场千年之战。阴谋阳谋交错下,如何达成自己心中所愿。

  • 上古鉴定系统最新章节

        什么,被机器人骗了,强行绑定了上古鉴定系统。说好的工资呢?你一个机器人为嘛也要吃东西,我没钱给你吃啊。你说我已经是上古鉴定师了?可我没钱也活不下去啊。拜托,现在是现代,我去哪里鉴定东西啊。

  • 宦海迷情最新章节

        她是默默无名的职场新人,因为一次接待任务而结识了一位前途远大的中年男人,孰料这个男人竟然成了她的上司。与妻子常年分居情同陌路的霍漱清,万万没想到自己被苏凡这个小丫头迷了心智。一次次的相伴,是他的刻意安排还是上天的怂恿,苏凡一步步陷入了对他的迷恋,而情场老手霍漱清也中了自己布下的圈套。这段危险的恋情,让苏凡面临着怎样的人生际遇?这迟来的爱情,真的是霍漱清寂寞人生的解脱吗?

  • 第一宠,首席的绝色新欢最新章节

        其貌不扬、不修边幅的左盼嫁给了兰城赫赫有名的公子爷,羡煞旁人。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结婚不到六个小时,他便提出离婚。……这位公子生性多情却无心,情人多,却无爱人。后来疯狂的迷恋了一位妖艳多姿的夜店老板娘,而不惜甩了家里的正房。为了她,迟大少打压了整个兰城所有的夜总会,只为让她一家独大。为了她,迟大少让新婚妻子独守空房,却夜夜和她耳鬓厮磨。……与他缠绵的是夜场里的妖精,可家里的丑女人却查出有孕,迟大少这才明白,原来她们是——同一个人。花弄影,左盼,一人分饰两角,把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 新婚萌妻:神秘老公头条见最新章节

        他是势跨亚欧的传奇风靡人物,一个令下,整个区域要抖三抖,却只视她如命,纵她翻天!秦大少自认这辈子做的最对、最幸福的三件事就是:宠贝筱筱,爱贝筱筱,吃贝筱筱!某日,小女人嘟嘴打报告:“老公,有人笑话我嫁的是个又老又丑的穷光蛋。”男人及时赶到现场助阵,高调的场面亮瞎狗眼。又一日:“老公,佣人们都说我是个什么都不会做的粗人,根本配不上你。”第二天,秦府所有女佣全被一群新进的高级素质佣人取代,她们的指令是:服务贝筱筱。再一日:“老公,有人跟我表白,要我与他再续前缘。”男人脸色一沉,大手一挥,瞬间将整个现场夷为平地,他拥她入怀:“乖,以后不会再有人来骚扰你了。”“……”

  • 穿越之情陷大秦最新章节

        90后大学生吴双无意回到了公元前21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秦朝。在秦朝,第一个收留她的人竟然是秦始皇的长子,扶苏。扶苏说,双儿,你将是我唯一的妻。吴双这一刻想起一句话:渴望有那么一个人,给我波澜不惊的爱情,陪我看世间的风景,许我一世的欢颜。扶苏却遵从父命娶开国元勋王贲大将军的幼女王瑕。那份相守的诺言碎了一地……熟知历史走向的吴双一心一意只想改变扶苏公子的命盘,在这场与历史较量的过程中,她遗失了自己的心,却不知情种早已深埋。秦始皇如同历史记载那般,第五次出巡,死在沙丘……吴双无力的轻叹:我的爱人,我该如何拯救你?

  • 军师凰后:傲娇亲王,太胡来!最新章节

        一代女帝,兵败自焚,浴火重生。重新回到十五岁年华的少女,决心不再爱上任何男人,不再因为爱情而葬送自己的未来。我的命运,要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怎奈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十五岁的她竟然又遇到了他,那个前世让她无比怀念的人。一样向往着皇位的他和她,有着一样的野心,有着一样的目标,今生又将如何走下去?

  • 美漫之明哥降临最新章节

        漫威世界中一个瘦小的华裔男孩喃喃自语着:“从今往后,我就是唐·多弗朗明哥!”

    本章内容提要:
    ...    陈默没有回答,脸色有些冷漠,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在台上潘瑞明身上。     “魏家人在哪?”陈默声音有些冷,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意。     潘瑞明没有回答,但眼神却忍不住看了台下魏长运一眼。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情不自禁的投向魏家阵营。     看来陈大师跟魏家,有私怨。     魏长运脸色一紧,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当着整个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