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大红地毯之上,金佩云俏生生的站在众人身前。

    梅县镸亲热的拉着陈兢业的手,根本不像是上下级,倒像是多年没见的老友相聚。

    “金董,我把人请回来了!”梅县镸竭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显得自然,可那尴尬之色,谁都能看出来。

    金佩云立刻走到陈默身前,躬身行礼:“陈先生,爷爷让我带他向您问好!”

    金老如此煞费苦心,陈默不能不给面子,淡淡道:“金老客气了,他的心意我记下了。”

    金佩云一喜,陈默没说我心领了,而是说记下了,证明陈默对金家这次送的人情比较满意。

    “陈先生不用客气,爷爷说了,金家欠陈先生的大恩,那怕用整个金家都不够偿还,请陈先生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这话像是金老亲自说的。

    陈默对金老的态度很满意,做人,不能忘本。虽然陈默对金老的帮助,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却惠及金家千秋万代。

    陈默对金家的恩情,的确可以受得起金老如此郑重对待。

    “金老有心了。”到此时,陈默心里才真正原谅了金家。

    两人的对话,风轻云淡,可是听在旁边众人耳中却如同一道道闷雷在脑海中炸响,惊的众人目瞪口呆。

    “金董的爷爷,那不是传说中汉阳金家的创始人金老爷子!”

    “连金老都对这个高中生毕恭毕敬,他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金家如此郑重对待?”

    “难怪刚才那么多凤山县的大人物来给他拜年,如同臣子朝见帝王,金老爷子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们?”

    众人总算明白了为何那些身价千万的老板,纷纷来给一个高中生拜年送礼了。

    梅县镸听的冷汗淋漓,暗暗庆幸刚才去把陈默追了回来,心中忐忑不安,只希望陈默不要记恨他才好。

    “陈先生,刚刚多有冒犯,还望陈先生恕罪!”梅县镸一脸惶恐,真心实意的给陈默赔罪,也顾不上他县太爷的身份给一个高中生行大礼是否有损颜面。

    陈默淡淡看了梅县镸一眼,没有说话,旁边的陈兢业赶忙使眼色,陈默这才无奈的淡淡说道:“梅县镸不必多礼。”

    梅县镸起身,感激的看了陈兢业一眼。

    李禛长望着陈默的眼神,也是充满震惊,思索着以前有没有得罪过陈兢业的地方,等会一定要马上找机会跟陈兢业拉关系。

    一直跟陈家过不去的王副禛长,忽然一反常态,猛地从人群中窜了出来,抱着陈兢业的大腿大哭起来:“兢业老弟,以前我是猪油蒙了心,总是跟您过不去,我知道错了,还望兢业老弟大人大量,原谅我啊!”

    王副禛长工于心计,他知道去求陈默肯定没用,转而去求比较好说话的陈兢业。

    可是,陈兢业虽然老实,但并不傻,王副禛长这么多年来对他的打压,他可丝毫不敢忘。

    “王副禛长说笑了,我可不敢受此大礼。”陈兢业说完,往后退了一步。

    王副禛长直接趴在地上,面如死灰:“完了,完了,没想到我精明一世,竟然栽在一个毛头小子身上,这是老天故意在惩罚我吗?”

    梅县镸眼皮子也灵活的很,他知道刚才陈默是看在陈兢业的面子上才原谅了他,现在该是他表现的时候了。

    “堂堂副禛长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小李,把王副禛长送回家去,修养一年,他手里的职务有陈副禛长代管!”

    王副禛长一屁股坐在地上,呆若木鸡,他知道自己要完蛋,可没想到这么快。

    修养一年,等于直接撤职,以后永无出头之日。

    众人猛地一惊,梅县镸这就开始拍马屁了啊!

    不过大家都知道王副禛长是什么样的人,平常总喜欢打击陈兢业,现在遭报应也是活该。

    一些得罪过陈兢业的人,纷纷开始害怕起来,担心梅县镸拿他们开刀。

    于是,不管是得罪过或者没有得罪过陈兢业的人,纷纷上前给陈兢业行礼,但是他们目的只是为了讨好那个一脸平淡的少年。

    陈兢业一边回礼,一边心中感慨,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这般风光。但是他明白,今天的一切,全靠陈默。

    齐副禛长也赶忙带着齐雨绵走上前,对着陈兢业谄媚的笑道:“兢业兄,我这丫头被她妈惯坏了,以前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兢业兄见谅!”

    “小雨,还不快去给陈默同学道歉!”

    陈兢业知道齐副禛长指的是陈默给齐雨绵写情书,却被齐雨绵当众交给老师的事情,那件事情的确给陈默很大的打击,但也只是孩子们的年少轻狂。

    “都是孩子们的一些玩笑事,齐老弟不用放在心上。”陈兢业大方的说道。

    齐雨绵呆呆的望着陈默,心情复杂之极:“难怪他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我还以为他故意装模作样,想要吸引我的注意,原来他是真正的不屑啊,根本看不起我们这些人。”

    “呵呵,凤山县那么多大老板大年初二亲自跑来给他拜年送礼,生怕来的比别人晚。”

    “名震整个汉阳省的金家,为了讨好他把华夏排名前一百的金科集团派到了凤山县。”

    “他一人在,这么多不可一世的官方人员争相拜见。”

    “他一人,压的整个凤山县抬不起头!”

    齐雨绵露出一抹苦笑,心中充满后悔与不甘:“原本我也可以享受到这样的荣耀,可是我拒绝了他,这样的荣耀被我亲手葬送了!”

    有生以来,这位天之骄女,第一次对自己以往的认知产生了怀疑。

    “看来以前是我错了,这是上天故意派他来惩罚我的!”

    望着呆呆站在原地,脸色变幻不定的齐雨绵,齐副禛长低喝一声:“小雨,发什么呆啊,还不快给陈默同学道歉?你以前那么不懂事,希望陈默同学能原谅你!”

    齐雨绵呆呆的走过去,准备给陈默道歉。

    陈默淡淡看了她一眼,这是他前世懂事一来,第一个喜欢的女生,也是伤的他体无完肤的女生。

    这一世,陈默根本懒得多看她一眼。

    “不必了,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今后,不会再有交际。”

    齐雨绵呆呆的望着陈默,眼中有晶莹闪动:“是啊,他是连汉阳金家都尊重的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县城副禛长的女儿,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呵呵……”

    齐雨绵只觉得有种特别珍贵的东西悄然离她远去,她本来可以抓住,但是她放弃了。

    齐副禛长却脸色一松,陈默这话虽然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但也等于原谅了齐雨绵以前的所作所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62章 威震凤山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62章 威震凤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62章 威震凤山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62章 威震凤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62章 威震凤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有贼抢内丹最新章节

        狐妖婵九趁着师父柳七被人抓走,下山作祟,遇到了同样下山历劫的昆仑派剑仙寒山,寒山毫不犹豫夺走了她的内丹(冷漠脸)。……现在有没有人指条明路啊?妖没有内丹该怎么活啊啊啊啊?

  • 相士至尊最新章节

        天才相士穿越到风水盛行的世界,看风水如何成为此方世界的显学,看相士如何走上至尊之路。

  • 反派女配要洗白最新章节

        楼?潇:你这是在撩本殿下吗?沈凌云:ㄒoㄒ我哪来的胆子啊!这都是系统的错!穿越成女强文里面的头号反派女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而且还要带着一个反派女配洗白系统,不完成任务就死,不讨好女主就死,不提升人品值就死,沈凌云一脸的生无可恋,但是为了避免被男女主联手虐成渣渣,沈凌云只能狗腿的抱住男女主们的大腿。最终才发现,她竟然是在一个劲儿的撩男主……她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吗?

  • 【魔幻境界──珊雅颂】最新章节

        编号二
        故事背景 Samyasong 本位世界语译音「珊雅颂」国度
        创造日期2002~2003.91~92.1X.XX
        ------------------------------------------------------------
        如果救一个人会让整个世界都不幸,如果牺牲一个人会让整个世界都幸福,你会选择救一个人,还是救一个世界?
        第一世,他是来自黑暗魔物界的影之恶魔,而她生来便是恶魔的食粮,他以契约捕获了她,却意外和她一起坠入轮回。
        第二世,他们的灵魂转生为同一躯壳,一个意外触发的咒式令他再次获得人身。
        这一世,她是生命之女,象徵死亡的他誓言只要她离开身边,他就要毁灭她所爱的世界┅┅
        「你说你爱我,但我并不认识你。」生命如是说道。
        「我对奶的爱,并不会因下一个千年而改变。」凌驾者笑得淡然。
        「如果奶是光明的使者,现在的他就是黑暗的化身;若奶的力量代表的是创造与生命,他拥有的便是毁灭与死亡。」星皇的眼神彷若看透了我的灵魂,那双璀璨的眼眸悠远深邃,犹如夜间无边无际的星空。
        死亡弯起一抹微笑,那冰冷的弧度令人胆寒。

  • 至尊仙王最新章节

        为了寻找抛弃自己十六年的父母,林霄毅然踏上修真界,不惜入魔道,遭全民追杀,被迫入鬼蜮,终生不许踏入仙界一步!然而,恰逢此时,无穷海魔入侵。当修仙者们节节败退,原本嚣张至极的正道们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之际,林霄率领十殿阎罗,与仙斗,与魔斗,血流漂杵,浮尸万里,成就至尊仙王!

  • 阴魂缠绵:鬼夫你好污最新章节

        我叫白且安,有着世界上最薄弱的命格和最可怕的血脉,注定命薄如纸,是有人以命换命,让我活到了现在。可就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有一只男鬼缠上了我,还想跟我发生一些比较亲密的关系,他身材完美,长相完美,就是……太能干!

  • 登顶炼气师最新章节

        楚风无法理解,一个不会动的手办人偶,怎么会卖那么贵?除非自己疯了,才会买这种人偶当摆件。谁也预想不到以后的事,楚风也不能!事实证明,他以后不但疯了,而且疯得不轻。人偶竟然真的活了,而且强大到可以……

  • 农门纪事:种田养个俏郎君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原主娘亲为爱飞蛾扑火造就顾之薇成史上最悲催官家小姐。被山村农妇卖给瘫痪癞子做媳妇儿?挨饿受冻还像牛一样干活儿?不不不,这不是穿越该有的。摆脱原主宿命,踏上经商之路,因为外婆重回大宅,各路牛鬼蛇神纷纷往前凑,顾之薇表示压力山大,一回神,身边多个丰神俊朗的男子,郎君俊俏,娘子你甩不掉!

  • 海贼王之蓝色魅影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由白痴,路痴,花痴,财迷,骗子,宠物,腹黑女,变态,骨头,外加鱼人混血所组成的故事。js330

  • 超级大宗师系统最新章节

        2200年,人工智能的发展促使各种类人高级机器人出现,并且在某一天,机器人统治了全世界。我带着超级大宗师系统穿越到机器人统治世界的时代,在逆境中不断升级,成为真正的大宗师。

  • 废柴重生:傲妃太难追最新章节

        极品特工被灭口,一朝穿越成蠢笨女。先休王在虐渣,一夜蜕变,打尽天下无敌手;人人都说慕容有女蠢如猪,她国宴上破解难题,光芒万丈;人人都说慕容有女如废柴,她智斗反贼,救万民于水火,慧绝天下;人人都说慕容之女爱美男,拜托,到底是谁天天追着她不放啊!那个被世人传言孤高冷傲,不可一世的人;在她面前分明是一个爱妻如命,夜夜驭妻的色狼!所以说,信传言不如直接看文;本文男强女强,外加天天撒狗粮,欢迎品鉴!

  • 神医嫡女倾天下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复仇的故事?这是一个恋爱的故事?这是一个权谋的故事?好像都不是。恋爱之前,她只想好好复仇,恋爱之后,她深陷朝堂的漩涡。尽管人生悲欢愁喜,一切总会雨过天晴,神医谷天才医女重生于苏家弃女之身,再续前世姻缘。

  • 食来运转,农女有空间最新章节

        穿越成满带晦气的小丫头,这买卖太亏了。好在还有空间在手,灵田我有。不然我可不过这穷日子!至于极品亲戚,滚滚滚,不要打扰我发家致富!

  • 抗日之流氓部队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薛岳无奈的说道:“那就是一个流氓加无赖。不过是一个抗日流氓。”日本都惊恐的喊道:“撤退,撤退,这是惹不起的疯子部队。”汉奸跪地求饶:“翟将军,翟大爷,我这辈子再也不当汉奸了。”蒋委员长愤恨的说:“我有什么办法?哪里挡不住让翟勤去。”何部长不耐烦的说道:“赶紧答应他的条件,让他走。”那些身世显赫的小姐们说道:“翟勤哥,你看我,不要看她们,需要什么我给你弄来。”翟勤,一个意外穿越到抗日战场的普通青年,这就是他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这里没有现代武器,没有无限的YY,只有中国抗日战场的血与火、生与死和战斗豪情。

  • 我的老婆是模特最新章节

        一个偶然的机会,小片警程伟国发现了妻子穿反的内衣……rn

  • 大债主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了,还附带一个大债主系统,这下云飞羽想不发达都不行了!  只要借钱给对方,就可以获得对方的招式技能!  不只是技能,甚至还包括生活技能,就连修为都可以获得!  云飞羽不由自主的仰天大吼——  “我要放贷!我要升级!”  大千世界,万道争锋,吾为大债主!

  • 出闺阁记最新章节

        陈滢的第一次穿越,以失败告终。再度穿越的陈滢决定,放飞自我。这是一个穿越女反封建、反压迫、反宅斗的故事。http://www.bqg3.com

  • 小鬼快跑最新章节

        “大师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家有、有鬼,大师,你一定帮帮我!”“有鬼!”苏安闻言舌头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几只?”“啊!大师,这、这我哪知道,应、应该是一只吧。”“唔!一只,虽然少点,不过凑乎吃、吃、持、持强扶弱是我应该做的,待我前去降妖伏魔。”有鬼,害怕?不存在的,听见有鬼只能让苏安流口水,毕竟在苏安眼里每只鬼都是Q弹爽滑。

    本章内容提要:
    ...    院子里,大红地毯之上,金佩云俏生生的站在众人身前。     梅县镸亲热的拉着陈兢业的手,根本不像是上下级,倒像是多年没见的老友相聚。     “金董,我把人请回来了!”梅县镸竭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显得自然,可那尴尬之色,谁都能看出来。     金佩云立刻走到陈默身前,躬身行礼:“陈先生,爷爷让我带他向您问好!”     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