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兢业没有说话,李素芳却有些不乐意的开口道:“王副禛长言重了,小孩子心直口快,得罪了您,也不用扣下这么一鼎大帽子吧!”

    李素芳孤身在商场打拼多年,说话处事方面,远比陈兢业厉害,一句话,绵里藏针,面面俱到。

    李禛长和一旁的齐副禛长,望着李素芳,眼中赞许的光芒更胜。

    王副禛长脸色有些阴沉,本想着先给陈兢业一个下马威,没想到陈兢业竟然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媳妇。

    “我儿十五,遇见长辈就知道主动行礼问好,看你儿子模样,今年应该十八了吧,难道还没我十五岁的儿子懂事?”王副禛长也懒得继续伪装,直接打击陈默。

    李素芳冷笑道:“尊老爱幼是我华夏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可若是有人为老不尊,那我儿子的做法就是嫉恶如仇!”

    “你说谁为老不尊?”王副禛长说不过李素芳,恼羞成怒。

    眼看着大家要吵起来,李禛长赶忙劝道:“好了好了,大过年的都少说两句!别让其他镇的人看咱们笑话。”

    李禛长发话,王副禛长这才罢休,但是看向陈兢业一家三口的眼中,暗暗愤恨。

    几人又聊了一些家长里短,梅县镸也忙完手里的活,看了看时间,走上台,拿起话筒说道:“大家安静一下,都来的差不多了吧?各镇禛长都站起来,我点点名。”

    凤山县辖下九镇三乡,十二个乡禛长全部乖乖站起来,陈默桌上的李禛长也不例外。

    看到人都到齐,梅县镸笑容更胜,接着说道:“大家坐下吧。”

    “放假期间让大家来,梅某人也深感过意不去,但是今天对咱们凤山县来说,是个大日子,所以作为凤山县的父母官,你们必须要来跟我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

    下方,有些人开始交头接耳,纷纷猜测让梅县镸如此激动的好消息究竟是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金科集团的入住吗?不至于啊!

    梅县镸接着说道:“大家肯定在猜测,到底是什么好事值得我如此劳师动众?我也不绕弯子,其实电话里面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就是金科集团入住咱们凤山县!”

    梅县镸神秘笑道:“也许有人要问,金科集团是什么来头?它的入驻值得咱们这般兴师动众吗?”

    “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们,值得,非常值得!因为金科集团就是汉阳金家金科宁金大少的产业,在整个华夏都能排进前一百!”

    纷杂的会场,突然安静下来。

    身为官方人员,对一些大家族大势力最为敏感,汉阳金家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含义,在座众人比谁都清楚。

    那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梅县镸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接着说道:“抛去金科集团的实力不谈,单单是汉阳金家入住咱们凤山县,你们能想象到这对咱们凤山县代表着什么吗?”

    梅县镸声音抬高八度,自问自答:“代表着武州市的领导会重视咱们凤山县,代表着省部里的领导也会重视咱们凤山县,代表着咱们凤山县以后就跟汉阳金家攀上了关系!”

    梅县镸的话说完,下方众人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汉阳金家啊!能跟汉阳金家攀上关系,这些人以前想都不敢想。

    就好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有一天忽然就莫名其妙的实现了,让众人措手不及!

    李禛长开怀大笑,目光炙热,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好,好,好!这的确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咱们凤山县虽然已经脱贫,但比起别的县区并没有什么优势,金家竟然选择咱们凤山县,简直就是上天眷顾啊!”

    “以后我们这些当地的父母官,也能跟金家人打交道了!”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足见李禛长心情有多么兴奋。

    王副禛长和齐副禛长也是满脸激动,金家那种庞然大物,连梅县镸都不放在眼里,他们这辈子能有机会结交,做梦都要笑醒了。

    就连陈兢业也是满脸激动,金科集团入住,这代表以后凤山县的发展前景远超其它地区。就连他主管的农业,也因此受益。

    陈默依旧面无表情,昨天金老才带人离开,今天梅县镸宣布金科宁的集团公司入住凤山,这其中要释放的信号别人或许不清楚,陈默却很明白。

    金老怕他还在生气,故意用金科宁的金科集团来向他示好。

    虽然凤山县的发展跟陈默没什么关系,但这里毕竟是陈默的家乡,而且陈默的父亲陈兢业还在这里当副禛长,金老这份人情送的很是到位。

    最聪明的一点就是,金老不但送给陈默一份大人情,而且偏偏跟陈默毫无关系,更不用让陈默感觉到欠了金家人情。

    金老为了讨好陈默,可谓是煞费苦心。

    瓦房镇的禛长善于溜须拍马,第一个站起来,拱手道:“恭贺梅县镸,金科集团入住咱们凤山县,全赖梅县镸领导有方啊!”

    梅县镸哈哈大笑:“哪里哪里,这是大家共同的努力,非我一人之功!”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虽然梅县镸在谦虚,可谁都能看出那笑容中透出的得意。

    其余各镇禛长也不甘示弱,纷纷起身赞美,一时间把梅县镸夸的天上少有,人间难寻。

    这时,外面保卫忽然跑进来,梅县镸看了过去:“什么事?”

    “金猫集团的王董事长前来恭贺金科集团入住咱们凤山县!”保卫说道。

    梅县镸大笑道:“哦,这金猫集团的消息倒是挺快,让他们进来,今天但凡前来恭贺的人员,全部放进来,不得阻拦!”

    “是!”保卫退去。

    须臾,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胖子,提着一箱礼物走进来。

    “梅县镸新年好!”

    “恭喜梅县镸啊,金科集团入住,为你的政绩添了一大笔!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梅县镸笑纳!”王董事长咧开嘴,笑的很爽朗。

    “王董事长消息灵通啊,快快请坐!”梅县镸眉开眼笑道。

    金猫集团创建于凤山县与临县交界处,实力雄厚,两个县为了争夺金猫集团,都给与丰厚的利益,但是金猫集团一直态度暧昧,享受着两个县同时给的福利,却不表态。让梅县镸很是郁闷,却又弃之可惜。

    今天金科集团入住的消息刚刚传出去,他就屁颠屁颠跑来恭贺,显然已经决定归入凤山县,这对梅县镸的政绩又是浓浓一大笔。

    梅县镸心中激动:“今天是金猫集团,只要金家入住我凤山县的消息放出去,以后来的人会更多!”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6章 金老心意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6章 金老心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6章 金老心意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6章 金老心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56章 金老心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美人为相最新章节

        那年皇宫初遇,戏台上的人广袖横飞,他是众星拱月风光少年郎,她是堂下跪着的罪臣之女。
        一旨圣旨,将军府被封,满门抄斩,痛失亲人。
        那人说:你爹是清官,在暗潮涌动的朝廷注定无法生存,我无能为力,你走吧。那她以后就当一个恶人好了。
        后来江畔比斗再见,她是述尽风雅的白衣状元郎,素手弹筝曲,名扬天下,而他,是旷古绝今的年轻妖王。
        片段??
        爱卿心仪朕什么?
        皇上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处众人中,似珠玉在玉石间。
        某人满意的点点头,放下了架对方脖子上的剑。

  • 绝色美女爱上我最新章节

        霉运不断的赵晨,得到了抽奖系统后,彻底转运,解决麻烦可获得抽奖机会;双胞胎姐妹、妖娆秘书、冰冷警花、知冷知热的校花……这么多美女有麻烦,该先帮谁呢?

  • 人鬼降最新章节

        大鬼主为了报复夺妻之恨,在怀孕的妾室阿咤腹中种下血降,想将孩子变成嗜血魔王。然而生下的却是双胞胎,于是大鬼主将两个孩子拆散,期待未来兄弟、父子相残的一幕上演。时光流逝,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在人性、魔性、兽性的交锋中,兄弟二人将选择怎样的道路?神秘莫测的异域,美丽动人的传奇。

  • Soul Mate最新章节

        这是一篇测试的投稿散文^^"
        就看看就如此吧^^"

  • 入局:升迁秘事最新章节

        一个特殊身份美女的一个美丽阴谋,让这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为她献身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机会。凭借着这个女人,他筚路蓝缕,迎来人生第一次辉煌,却在漂亮女同学嫉妒所设下的陷阱中,他功亏一篑,于是他去了基层从头开始。基层更是他大展拳脚之地,他收获了人生的辉煌,也收获了占凤娇这个省领导的女儿……rnrn

  • 洪荒战蛮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发生在洪荒大陆的故事,一个穿越的少年为了守护挚爱的人,他野战八方,喋血洪荒,战天,战地,斗人族,斩妖兽,屠异族,热血,依然沸腾……

  • 宠婚撩人:辰少的惹火小蛮妻最新章节

        遭渣男陷害,顾念被送上一个陌生男人的床。完了竟然他还要她对他负责到底?OK,他帮她虐渣,她挂上地产大亨宫先生的正妻头衔,并不亏!可传闻宫先生冷酷禁欲;为神马每天晚上都将她各种扑倒,各种咚?顾念以为他对她日久生情了,这一辈子会和宫先生一直走下去。直到他的初恋解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事实,顾念捏紧了手中的验孕棒,突然天昏地暗的像失去了整个世界。后来,她被他抵在墙角,“带着我的种逃跑,这笔账,我该如何惩罚你?”

  • 时代巨擘最新章节

        既然都穿越了,何不做整个时代的巨擘呢?坦白说,如果上帝也穿越了,他一定会像这本书的主角一样牛逼!!!本书主角:李遮天,遮天公司创始人。穿越时间:1973年。影响力:一手遮天!!!————————————————————ps:已有两百万字的完本小说《硅谷大帝》,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时代巨擘》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探墓之圣水传奇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策划的大火烧去了他的记忆,从此太子沦为侠客一次偶然的事故让他踏上探寻藏宝图之路,却最终失去所有当重新找回记忆,了解自己的身世,所谓的天命之子却要弃天不顾究竟是重新开始这一切,还是尘归尘,土归土,再也不往人间行?

  • 半人炼魂录最新章节

        若与生俱来的灵魂只有一半,你想不想知道另一半去了哪里?他来自另一个时间,是没落王族的王子,活了九千岁的他一直只有半条灵魂……重要的记忆都逃离了他,他还能认识自己吗?那天,他的爱人带他回到了另一个时间,借助脑中残留的九段鳞片开始了自己修魂之旅……他还能找到自己另一半的灵魂吗?听魂师、雕刻师、画师、五行魔法……都在他炼魂的道路上拯救他,或者——毁灭他……

  • 超级农场系统最新章节

        在神奇的华夏,有这么一个数次拒绝世界顶级酒店的特聘,数次拒绝国际电视采访的神奇农家乐。农家乐地处都市偏僻角落,本应无人问津的地方。门前却停着一辆又一辆的豪车,官场大碗,明星歌神,每个人都要下车排队“哎呦老李你也来排队了啊”“老张啊哎,没办法,排队呗”两位位高权重的官员互相调侃着。“德华你位置让给我呗人家饿死啦”rn“冰冰啊不行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规矩”rn两位明星大碗一脸无奈的叹口气rn“老板再来一份”rn“每人限购一份!”rn“我出十倍的钱!”rn“不卖!”rn随着又一位富二代唉声叹气的走出,所有排队的大碗都善意的笑了笑rn又一位被叶老板拒绝的人rn“叶老板真是一个有原则有规矩的奇人!”rn叶晨:有了农家乐系统,升级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

  • 爱情设计室最新章节

        章雅姝:我从杭州来到了赭陵,难道就是特地来等你?何玛列:我从赭陵去了杭州,又从杭州回到赭陵,就是因为你来赭陵等着我!章雅姝:可是,我总觉得,我们之间还隔着很多很多!何玛列:不要管那么多,我已经认定你就是我的女人,你必须跟我走!n章雅姝何玛列:看来,我们实在已经无法互相躲避,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 乡野小春医最新章节

        名医世家大少萧晋,因得罪权贵,不得不以支教身份藏身农村。然而,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温柔小寡妇、善良小村姑、冷艳女总裁、热情大小姐、霸道黑社会姐姐……各路美女纷至沓来,财富、地位、荣誉唾手可得。
        身处温柔乡,不忘刻骨仇,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登上世间的巅峰,霸气回归,让天下权贵都不得不匍匐在他的脚下!

  • 万界交易城最新章节

        一个奇异的空间,一座古老的城。这里,有来自千万世界的人,这里可以买到任何世界的东西,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万界交易城。

  • 上兵血途最新章节

        在一场惨烈大战的尾声,本书的主人公被一位绝世美貌的女将军营救,从而开启了一段冷兵器时代一代军神血雨腥风的征伐之路。金戈铁马,踏破君王残梦,鼓角争鸣,谱就家国悲歌。本书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东土的虚构的大陆上,在这块面积相当于我们亚洲大陆的全新的世界里,总共存在着七个主要国家七国之间征伐不断、烽火连绵。东土世界犹如一个猛兽肆虐的丛林,有野心勃勃的游牧民族,有觊觎故土的割据王朝,有危机四伏的泱泱大国,有残民以逞的各路诸侯,有安邦定国的忠臣良将,还有倾国倾城的美丽女人。这是一个充斥着血性、杀戮、复仇、智谋、忠诚、勇敢和爱情的英雄故事。

  • 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异世界和地球发生融合,蛮荒神灵和人类文明都对彼此的世界虎视眈眈,然而世界规则的不同,皆都素束手无策。  武道开始兴起!

  • 官道之世家子最新章节

        他一手辅佐父辈叔辈兄辈青云直上。他不是正牌太子,却能随意蹂躏各种太子爷;他控制的公司最长时间没超过一年,却拥有惊人财富;重生是为什么?走跟上一世不同的路,登上的最高峰。

  • 扑倒校草完美攻略最新章节

        白小白从见到苏清风的第一面开始,就已经确定余生都是他的。苏清风皱眉,咬牙。“到底怎样你才肯放过我?”“好说。”白小白扑倒他怀里,踮着脚,轻吻在他唇畔。“做我男朋友,将你余生交给我。”

    本章内容提要:
    ...    陈兢业没有说话,李素芳却有些不乐意的开口道:“王副禛长言重了,小孩子心直口快,得罪了您,也不用扣下这么一鼎大帽子吧!”     李素芳孤身在商场打拼多年,说话处事方面,远比陈兢业厉害,一句话,绵里藏针,面面俱到。     李禛长和一旁的齐副禛长,望着李素芳,眼中赞许的光芒更胜。     王副禛长脸色有些阴沉,本想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