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秋生望着陈默,激动的泪水氤氲,当时听陈默说要替他讨还公道的时候,还以为陈默为了安慰他,故意吹牛。

    甚至他都已经忘了这件事,可陈默一直都还记得。

    金老脸色严肃,对着陈默恭谨的行礼:“陈先生放心,老夫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金老看了跪在地上的金科宁一眼,转身留下一句话:“跟我过来。”

    金科宁面如死灰,乖乖的跟着金老过去。

    金老望着金政和:“政和,他是你儿子,由你来执行家法!”

    金政和猛地抬头,惊恐道:“家法!父亲,这惩罚是不是有点重了?”

    一旁的金家人也是满脸震惊,纷纷求饶。

    “父亲,使不得!”

    金科宁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丝毫不顾形象的哀嚎:“爷爷,不要啊,我当初只是嘲笑了他两句,并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你至于动用家法吗?”

    显然,金家家法,极为可怕,让这位不可一世的金家大少,吓得屁滚尿流。

    想起陈默连超级世家李家的宗师都干杀,金老脸色果决,冷哼一声:“你现在得罪的是陈先生的朋友,如果你得罪的是陈先生本人,不用他出手,我会亲自取你性命!”

    “爷爷!”金科宁满脸不敢自信,就因为得罪了陈默,一向疼爱他的爷爷,竟然不惜亲自杀了他!

    金家众人满脸震惊,再次看向陈默,在他们心中,陈默的高度再次提升一个层次!

    金政和一脸心痛,望着金科宁,沉声道:“宁儿,这次就当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记住了,千万不可再冒犯陈先生!”

    金科宁一脸认命的瘫坐在地,目露惊恐。

    金政和沉痛的望着金老,问:“父亲,要执行哪一层的家法?”

    金老叹息一声:“念在他初犯,第一层吧!”

    金政和松了口气,转身看着金科宁:“请家法,禁足!”

    金政和转身找来一根木棍,望着金科宁,手都在颤抖。

    金科宁面露惊恐:“父亲,不要啊,你求求爷爷,不要啊!”

    金政和心痛的说道:“要怪就怪你自己狂妄自大,有眼无珠!”

    嘭嘭!

    金家众人闭上眼睛,不忍心看下去。

    “啊!”

    金科宁的惨叫声,在整个大厅回荡,两条腿被打断。

    大厅众人,满脸骇然。这禁足,也太过恐怖了。

    这才是金家第一层家法,那最严厉的家法,是不是直接凌迟处死?

    众人这才明白,大家族之所以能屹立世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跟其严厉到近乎残酷的家规是分不开的。

    在这样的家规下,那些大家族的子弟想不努力都难!

    金老转身望着陈默,拱手道:“陈先生,这个惩罚您可否满意?”

    陈默面色依旧平淡,无喜无悲,因为金科宁是金家人,所以陈默才交给金老处理,若不是看在金老面子上,就凭他刚才敢指使人对陈默出手,陈默直接一巴掌拍死了。

    “行了,不要再有下次!”陈默淡淡道。

    金老脸色这才一松:“陈先生,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带着这些不肖子孙先回去了。”

    陈默点点头:“不送。”

    金家人,抬着金科宁离开,大厅众人如梦方醒。

    “金老爷子大老远的从武州带家人前来,就是为了在这小子面前亲自打断金大少双腿?”

    “这也太难让人相信了!”

    胡家父子望着陈默的眼中,充满了惊恐,金家那种庞然大物,居然对这小子敬若神明!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胡建华忽然想起陈默在同学聚会上说过的话,“我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当时他还以为陈默是在吹牛,可现在看来,陈默跟他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而且那个世界,胡建华这些人只能仰望!

    谭光耀对着陈默,深深鞠躬:“陈,陈先生,多谢您出手相助,不然我谭家危矣!”

    陈默站起身,一股力量虚空拖住了谭光耀,阻止他行礼。

    “谭伯父无须客气,凭我跟秋生的关系,谭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谭光耀震惊,这是什么力量,竟然这般神奇!

    谭秋生重重拍在陈默肩膀上,满脸崇拜:“小默,这几年你到了干了些什么?竟然让汉阳金家都怕你!”

    陈默笑而不语,谭家虽然家世不错,但也终究只是普通人,有些事情不适合告诉他们,一旦颠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反倒不好。

    见到陈默不吭声,谭秋生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也不在意,笑道:“你不想说就算了,我就是随口一问,谁还没有点秘密不是?”

    大厅中,那些宾客们,一个个面色尴尬的起身告辞,谭家危难关头,他们袖手旁观,现在谭家完好无恙,他们也没脸留在这里。

    谭光耀依然很客气,趋利避害,人之常情,刚才那种情况,这些人袖手旁观他能理解,只要没有落井下石就好。

    不过谭光耀以后也不会跟他们深交,因为他们不值得。

    胡家父子混在人群中,趁机溜走,陈默看到了他们,也懒得去计较,没有了金家做靠山,在加上他的震慑,胡家以后绝对不敢在动歪心思。

    而且单凭一个胡家,谭光耀自己完全可以对付。

    “行了,我也该走了,谭伯父,秋生,有空再见!”

    陈默起身,婉拒谭秋生的挽留,带着陈松子离开。

    谭光耀目送陈默离去,态度恭谨,完全把陈默当成了金老那种级别的人物对待。

    送陈默上了车,谭光耀欣慰的看着谭秋生,伸手拍了拍谭秋生肩膀:“儿子,你的运气不错,交了一位好朋友啊!”

    谭秋生脸上却没有喜悦,反而心中有些空落落的,今天陈默所表现出来的一切,让他明白一件事,陈默跟他们,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行了,咱们回家去吧,有得必有失,有些人注定不凡,不是咱们所能改变的,顺其自然便好。”

    对于儿子的心情,谭光耀一眼就能明白,出声劝慰。

    “恩,我明白。”谭秋生转身,脸上重新露出微笑。

    “我想那么多干什么,我只知道不管小默变成什么样,只要他把我当兄弟就行了。”

    离开四海酒店的胡家父子,一脸逃出生天的庆幸。

    “太可怕了,陈默那个废物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胡建华惊怒的感叹。

    啪!

    胡文伟一巴掌打在儿子脸上,怒喝:“住嘴,你还敢一口一个废物,想害死咱们家吗?以后对待他,要像对待金大少一样,记住没?”

    胡建华恍然一惊,虚心接受:“我明白!”

    “明天你准备一份大礼,咱们去陈兢业家拜年,希望他不会跟咱们一般见识!”胡文伟忧心忡忡。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4章 禁足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4章 禁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4章 禁足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154章 禁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54章 禁足】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控爱成瘾:爵少的隐婚前妻最新章节

        他是渡城左氏唯一继承人,传闻他高冷腹黑,狠辣无情。权爱纪费尽心机,终于如愿嫁给了他,甚至愿意隐婚。对这个娶回来的隐婚妻,他不看不碰不爱,他恨权家,连带着恨她。婚姻,只是他报复的一个方式!为了报复,他利用她收购权氏,逼走她的养父和弟弟!他以为会高兴,可看着她痛不欲生,他也心痛滴血。她毅然决然离开,不给他半点挽回的机会。当她光彩夺目再次站在他的面前,风情万种笑意盈盈的时候,他毫不迟疑一把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老婆,你回来啦!”她挣扎:“滚,你老婆谁呀?”左麟爵一副厚脸皮的掏出一个小红本又贴上她:“你啊,结婚证还在呢,你可不能甩了我……”

  • 长离序最新章节

        不喜练武,从不被众人认可,却偏偏生在魔门,当了这魔门最强势力??追魂宗少主,注定我这一世求安不得安。身患奇毒,天生命短,好在苍天眷顾,得遇两三知己,一二红颜。仙妖人鬼,正魔偏见,但为君故,何妨执剑!

  • 女老板的贴身助理最新章节

        ?丝小职员陈扬被美女老板刁难,一怒之下辞职不干,却在回家路上遭遇神秘女子,传承了上古巫术。陈扬本想就此海阔天空,然而阴差阳错之下,却被迫重回那个小气、任性的女老板身边。面对周围鄙视的目光,陈扬表示:这一次,我要翻身做主人。

  • 新夫上任,狼性总裁夜夜宠最新章节

        “告诉我,何以漠的父亲是谁?”他将她压在床上,姿态如凤舞翱翔般,眸里的世界柔情似水却略带愠怒。rn“他是我收养的,没有父亲。”她像早已习惯了他的突如其来,只平淡的回话。rn“是吗?那要不要让我们旧戏重演他怎么来的?”rn“不用了。”“漠漠,喊爸爸。”rn“让他给我准备一百万,否则别想让我开口。”

  • 鬼眼萌妻:男神老公快过来最新章节

        沉睡千年,殷晓月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现代,可却并不是她所熟知的国家,而是一个名为华国的地方。  第一次相见,他正趴在她身上亲吻着她的嘴唇,却被她无情的一巴掌打开。  第二次相见,他受伤中毒,她出手解救。  第三次相见,他有求于她,她却闪躲不停。  “喂,你到底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某女不耐烦地看向身后跟着的男人问道。  “跟到你说实话为止。”某男面无表情的说着。  直到某一天,她突然一改闪躲的姿态,直接站在他面前勾起他下巴,笑吟吟的说,“此生无悔入古墓,但求一睡闫少将!”

  • 左边的海最新章节

        左边的海  是否围绕著金色的忧愁
        还是等待右边的天?

  • 仙灵门最新章节

        &#;&#;十万年前,一场仙战降临世间导致修仙界失去灵气。
        &#;&#;每个月灵门开启的时候,就是灵气出现的时候,属于修仙者独有的“工资”,会引得多少修仙者疯狂!

  • 嫡女有毒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竟成为不受宠嫡女,姨娘打压,庶妹欺负,看她如何将平远侯府闹个天翻地覆;渣男假意,为攀高位处处献媚,夙愿无成,栽赃陷害,看她如何在前朝后宫掀起波涛汹涌;王爷缠人,她躲,他追,终携手共享盛世!

  • 上仙,打劫!最新章节

        她,上界天神女遗子,却沦落为将军府最无用的废柴小姐,冷月之光,清凉如水。他,烨帝国太子殿下,俊美潇洒强势霸道,天赋超然,炽热如太阳,势要将她捂热。世人皆知她是天生废材,可任意践踏舍弃。唯独他慧眼识珠,对她别扭纠缠,强势霸道,誓死不放手。且看他们追逐与被追逐,爱与缠缚,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也相随!

  • 那些年追过我的妖孽们最新章节

        他的刀是冷的,他的身体是冷的,就连他的心也是冷的,看了半天原来是TMD一个尸体!
        那些年追过我的妖孽们,妖孽即是妖魔鬼怪僵尸魅魃,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不算多,且看我如何杀他个大回马。

  • 玄机武帝最新章节

        从秦朝开始墨家机关吞并了鲁班家族和天机家族等其他家族。而后替代了这个伟大的东方文明古国的科技力量。直到2170年宙纪四年。一次政治动乱崩毁了这个机关家族的辉煌和鼎盛。而故事就从这时开始了。

  • 大界至尊最新章节

        世界变了,新朝旧代、朝纲更替、武林纷争、爱恨情仇、兄弟情义、仇杀恩怨、血洒漫天、星际跨越、仙界争夺、大界乱战、命数难敌。我是个凡人,一步一坑一脚印,一道一缕一乾坤。这命运,命数,注定?我不信!你我皆凡人,万事难,步步为营,蹉跎前进,终将逆天而行!

  • 贤夫追妻:闲王的宠妃最新章节

        前相嫡女,大苍废后江若去终于逃脱升天,重生为人。只是,相府嫡女江若云仍在,她却从王府舞姬,成了工部侍郎的嫡女,嫁与当朝头号闲王。 瑞王好美人,喜美酒,本应一世无娶,而今却清心寡欲的当起了贤夫君。娘子饿他喂饭,娘子渴他递茶,娘子要坏人姻缘,他……忙,好像帮倒了!江若云眼瞧着瑞王爷放着美女不宠,越来越贤良,心里突生不安: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 闺蜜乘法,攻爱72变最新章节

        问:天是什么颜色?答:蓝色。问:那海呢?答:蓝色。她:我喜欢韩哲。闺蜜:好巧,我也喜欢他。那么,我们就来一场恋爱法则游戏吧。

  • 踏星最新章节

        十决横空,百强战榜
        2200年的一天,当人类第一次登上海王星,看到的是一柄战刀和一具站立的尸体!!!
        已有完结老书《末日之无上王座》三百多万字,从未断更,人品保证!!

  • 凤凰浴血:重生之荣冠后宫最新章节

        前世她听信负心郎花言巧语,害的她家破人亡。曾经口口声声承诺“情意不负,终许白头”的那个皇上却从未再踏入这门一步,她早就应该知道帝王之宠从古到今哪有表面里的那般单纯,可惜自己还是辜负了阿玛的叮嘱,倾心相对终落得儿子惨死,家人被逐,兄弟被废的下场。岂料悲愤一死竟然重回幼年,还喜获逆天空间一枚?怎奈重活一世依然躲不掉为家族再次进宫的局面,且看她如何在后宫掀起血雨腥风,玩弄权谋,调戏渣男,最后荣冠后宫!

  • 超级锋暴最新章节

        2003年夏季,巴西新星卡卡低调地踏进米兰城;葡萄牙小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背着争议飞到曼彻斯特;默默无闻的梅西在拉玛西亚抬头仰视着刚加盟的超级巨星罗纳尔迪尼奥……在荷兰一家默默无闻的小球队里,有个即将惨遭淘汰的废物却在憧憬着成为世界顶级巨星,在欧洲足坛拉起一股超级锋暴。

  • 重生七零:娇妻有点甜最新章节

        三十年牢狱之灾,五年非人虐待,好不容易逃到大城市,却又被查出了尘肺病四期?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她的生命,意外换来了她的重生,只是,这重生的契机要不要这么巧妙?睁开眼,就要被人强……杀人……那可不行,上一世就是因为杀人坐牢的,她唯有逃逃逃……却没想,一头扎进了霍临渊的怀抱:天喜过来,亲亲抱抱举高高……郑天喜:那可不行,怎么说我也是活了两世的老妖精,咱们至少得熄灯吧!月黑风高,办事牢靠!

    本章内容提要:
    ...    谭秋生望着陈默,激动的泪水氤氲,当时听陈默说要替他讨还公道的时候,还以为陈默为了安慰他,故意吹牛。     甚至他都已经忘了这件事,可陈默一直都还记得。     金老脸色严肃,对着陈默恭谨的行礼:“陈先生放心,老夫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金老看了跪在地上的金科宁一眼,转身留下一句话:“跟我过来。”     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