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中,陈默高坐主位,金老爷子陪坐在下首,金佩云坐在最末尾的位置上,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不甘。

    金佩云觉得陈默实在是太无礼了,爷爷只是谦虚一番,他竟然大咧咧坐在主位,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他家呢?

    金中润却没有过多计较,看着陈默,更加觉得这位少年,高深莫测。

    一名仆人端茶上来,金中润举起手,摆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师,这是小儿从岭南送来的茶叶,请您品鉴!”

    陈默却看都不看,他以前喝茶,都是用灵种浸泡,一杯茶顶的上华夏国那些所谓的武者,一年苦修,这些凡俗中的茶虽好,但他根本看不上眼。

    “不必了,金老相邀,有何事?”陈默看着金中润,淡淡问道。

    金中润一阵尴尬,金佩云更是气的胸脯剧烈起伏,她可是刚刚才帮了陈默一个大忙,陈默居然如此傲慢,要是她没有帮陈默,陈默是不是对她金家都不屑一顾?

    不过,金中润很快就恢复过来,微微一笑道:“陈大师快人快语,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在客套了。”

    “这次冒昧请大师前来,有两件事。第一,大师上次的符箓,治好了我夫人多年顽疾,老夫特意表示感谢。”

    陈默毫无礼貌的挥手打断金中润的话:“你买我卖,各取所需,这件事你无需道谢,我已说过,咱们两不相欠!说第二件事!”

    金中润眉头微皱,对这位完全不安常理出牌的陈大师,很是无奈。

    只好尴尬一笑,继续说道:“这第二件事,其实是想请陈大师帮我看看,能否治好我身上的病。”

    陈默微微一笑,道:“这,才是你找我来的真正目的吧!”

    金中润老脸一红,点头道:“是的,让大师见笑了。”

    陈默淡淡看了眼金中润,突然说道:“你现在全力出手,打出一拳让我看看。”

    金中润一愣,不明白陈默是何用意。

    但,他还是照做了。

    金中润站起身,深吸口气,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从他身上爆发,金中润原本苍老的身躯,一瞬间变得高大挺拔。

    喝!

    金中润吐气开声,对着虚空打出一拳,强大的拳劲发出刺破空气的‘滋滋’声。

    金中润,居然是一位武者,而且还是一名内境武者。

    “行了,我知道了。你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区区一枚培元丹即可痊愈,不过,需要等一段时间。”陈默淡淡说道。

    金中润听后大喜,这病困扰了他几十年,尤其是最近,发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每次发作,都让他痛不欲生。若非他是一名内境武者,怕是早就坚持不住。

    金中润也曾遍寻名医,包括那些隐世中医国手,俱都束手无策。金家甚至曾放出话来,若是谁能化解金老爷子身体病痛,愿意拿金家一半家产相赠。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人能治好金中润的病,到最后金中润几乎心灰意冷,听天由命了。

    别说一半家产,就算是要他金中润舍弃全部身家,他也心甘情愿,只因那病发作起来,实在太折磨人了。

    直到金中润看到金佩云买来的符箓,轻易治好了他夫人的顽疾,他才重新燃起希望,这也是他无比看中陈默的原因。

    若不是因为他有求于陈默,就算陈默符箓无双,身手超凡,他金家,自有其威严,岂会对陈默如此谦恭?

    金中润喜不自胜,古井不波的老脸上,激动的一阵阵颤抖:“陈大师,如果你能治好的我病,我决不食言,愿意用我金家一半家产相赠!”

    可是,一旁的金佩云却心存疑虑,慌忙阻止:“爷爷,你先别激动,你这病遍访中西名医,都没有办法治好,他连问都不问病情,单单看了一眼就说能治好?”

    “这也太过草率了吧!”最后一句,金佩云看着陈默说的,质疑之意,非常明显。

    这也不怪金佩云怀疑陈默,试想金中润的病,困扰金家人几十年,陈默不问病因,不询病理,只不过看了金中润打出一拳,就说你这病我能治。这和江湖骗子,有什么差别?

    听到金佩云这话,金中润也微微迟疑了,刚才猛然听到他这病有治好的希望,太过激动,以至于乱了分寸。

    不过,金中润却没有出言质问,只是期盼的望着陈默,希望他能出言解惑。

    陈默被质疑,也不生气,修仙界的手段,岂是凡人所能理解?

    陈默看着金佩云,淡淡道:“他这病,其实根本不是病,乃是修炼功法不完善,经脉郁积所至,常年积累下去,就成了病。在加上他早年受过内伤,未曾痊愈,伤上加病,所以才导致如今这番结果。”

    一番话说完,金中润已经佩服万分,他早年参加抗战,遇到几名东洋忍者刺杀,虽然他斩尽来敌,自己却也受了不轻的内伤,一直到现在,都未曾痊愈。

    而且,金中润早年所得到的武道修炼功法,确实存有严重缺漏,虽然让他成功迈入内境大成的境界,可也在身体内留下不小的隐患。

    所以,这也是他没有把修炼功法,传授给金家后人的原因,为此,还让几个儿子颇有微词,认为他藏私。

    这些事情,金中润也和金佩云说过,所以此刻的金佩云,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陈默,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陈默没理会两人的感受,微微一顿,继续说道:“你每次修炼,从神柱穴到天溪穴之间,是否感觉气血不畅?每次发病的时候,尤其是这两个地方疼的厉害?”

    金中润慌忙点头,像一个孩子面对老师,恭听教诲。

    金佩云不懂武道,听的云里雾里,但看到自己爷爷的表情,她明白,陈默所言非虚。

    “这就是郁结所在,你现在的病痛,只要一枚培元丹即可痊愈,但想要根治,你必须放弃武道修炼,不然以后还会发病,你可舍得?”陈默注视着金中润,声音平淡。

    可是,听在金中润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

    放弃武道?谈何容易!

    金家能有今天这番地位,全都是金中润当年一路拼杀出来的,全靠那本残缺的武道功法,才得以让他在枪林弹雨中保住性命,如今让他放弃武道,这简直比要他的命还难!

    可是,一想起每次病痛发作的时候,那种痛不欲生的折磨,让这位子弹穿身都不皱眉头的老将军,一阵阵后怕。

    金老爷子,实在已经不堪折磨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5章 第二件事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5章 第二件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5章 第二件事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5章 第二件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025章 第二件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the last smile最新章节

        第一次在这个站写小说,不知道会写得怎麽样。
        希望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都在讨论区给我一些意见噢。
        这是一篇有关同性恋的小说,
        假如无法接受的人请不要攻击,谢谢∶)

  • 腹黑老公,好闷骚!最新章节

        沈阮,医术精湛,医过最奇葩的病人是老公的小三!隐婚五年,他们毫无交集。沈阮最大的心愿就是赶快离婚。然而,却意外碰到老公带着小三进医院,还是因为那件事做得太激烈!沈阮咬牙切齿:“傅先生,就算偷吃也请你收敛点,我们还没正式离婚!”傅靳南:“傅太太,这么说,你吃醋了?”本以为离婚之后就万事大吉,没想到老爸要求两人再同居一年!从此,房子变得好窄小,小床变得好拥挤!沈阮滚老滚去,滚入前夫怀里:“你不是不碰我吗?”

  • 美女老总爱上我最新章节

        林兵曾经是一名让所有人闻名丧胆,谈之色变的军人,为了夺回被家产特意返回明珠市。他掌握着所有神秘组织的命脉,他嚣张狂妄,为朋友不折手段,两肋插刀,同时也痞气十足,武术美女为之痴狂,在这繁华的大都市里,一边扮演着铁血的死神,除尽世间邪恶,披荆斩棘,一边上演风花雪月,激情四射的人生。

  • 盛世暖婚:男神求别撩最新章节

        毕夏为了替被骗财骗感情的好友出气,给渣男下药,小皮鞭挥的啪啪响。好友突然闯入说渣男没来。毕夏傻眼:"那这是谁?"呈跪姿,被五花大绑扒光了衣服,嘴里还塞着抹布长相俊美的男人,此刻正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她。……从此毕夏就被缠上了,还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给赔进去了。“睡了我不想负责?”某男奇葩的跟两方家长告状,她又莫名其妙成了已婚妇女,过上了啼笑皆非的婚后生活。

  • 带着系统的恶魔最新章节

        一穿越便携带着一个情绪化的恶魔随时附体,强大的召唤系统让他的修为提升的如同妖孽一般!何谓真正的强大?集穿越,金手指,恶魔于一身的陈墨将会走上人生的巅峰!也将立于世界的巅峰!js330

  • 都市全能仙医最新章节

        他当过普普通通的酒吧服务员,也当过为生计奔波的销售员,他当过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也当过可爱善良的校花的老师,他是都市之中千千万万个普通人的一员,也是获得了上古修真传承的修士。他是杨涛,一个本想在都市之中修炼,在红尘之中练心,却无奈发现跟绝美校花,美女总裁,性感御姐纠缠不清的修士。

  • 权婚撩人:国民长官引妻入怀最新章节

        凰灵月挑眉:“军少,传言你在外头养了个美少年!”军少似笑非笑,淡然应道:“嗯!”“……”北家全员吐血“军少,传言少夫人独守空房三年!在法律上,少夫人可以提出离婚。”独守空房的少夫人被床咚三个小时。后……“听说你要离婚……”男人不安分的手有技巧地开动。凰灵月浑身酸软无力求饶:“军少,谣言止于智者。”当“他”变成她时,全民沸腾,求婚之人狂涌而至。北漠狂傲地冷哼一声,“本帅的媳妇谁敢抢?”

  • 涅槃重生:惊世宠妃最新章节

        一场大火,烧尽她一世错爱,烧尽一世悔恨。一朝重生,她仍是何家倾城五小姐,痴念不再,一心只为报仇雪恨,守护家族。一场暗夜险境,等待她的是更多的惊险刺激,还有那个愿与她同生共死的他。这一世,且看她如何惊艳天华,留名千史!

  • 鬼喘气最新章节

        2013年,我意外破产,女友弃我而去,无奈之下,我走上了一条挖坟盗墓的路,一个离奇诡异的世界,就这样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沉没于水底,千年不腐的美貌女尸;
        传说中仙人的埋尸之所;
        源远流长的鬼神文化中,神秘莫测的千年墓葬下,一半是盗墓人,一半是……
        ——————————————————————————————————
        《鬼喘气》官方群:(已满)
        《鬼喘气》官方群②:(欢迎加入)
        磨铁书友群:(磨铁书友可加入,入群后需要验证磨铁ID)
        顺便支持下我的新浪微博O(∩_∩)O放br>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 异世傲龙最新章节

        天不愿容我,我便斗破这天。地不愿负我,我便踏碎这地。我要这天,再不能遮我眼。要这地,再不能乱我心。要成为那异世傲龙,再不被人拘束,再不经受别离。我要逆了这天地!

  • 奴隶刺客最新章节

        老娘可是刺客!要我犯傻卖萌?不可能!老娘可是为了人类自由事业而战,扮喵娘取悦死肥宅这种事你个瓜皮作者还是叫别人来做吧。……老娘不要做刺客了!去你妹的为自由而战,自由又不能当饭吃。当个喵娘妹抖多好,不要打架没有生命危险,只要卖卖萌就有大把大把死肥宅过来送钱。……嗯?!瓜皮作者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啊!老娘不要回去做assassin啊!放老娘回去啊你个死变态!

  • 重生九零末:媳妇要改嫁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被无视个彻底。第二次见面,她被当成了诱拐儿童的绑架犯,警察局里剑拔弩张。第三次见面,她成了他爷爷的救命恩人,却被他断定为了钱故意接近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合着他把她当病猫啊?可是也不知从哪一刻起,他突然就转了性,开始缠着她,粘着她,非要她给他当老婆。哼哼,风水轮流转,终于也转到她这边来了。且看她如何御夫?

  • 九变神君最新章节

        怀惴神秘玉佩,身负天赋血脉。世家纨绔子弟,遭遇血族美女强行“初拥”。偶得一本奇异功法的帮助下,踏上了一条吸血鬼修真的道路。血晶化气,危机四伏,经历九变九转,平凡小子终成神君大道。

  • 暖婚入骨,薄少宠妻无上限最新章节

        闺蜜与即将结婚的新郎的背叛,骄傲如她,当然不愿再与之纠缠。那么,为了她的婚礼,这个临时出现的男人,将是她的新郎……

  • 万界之主在都市最新章节

        据说,在诸天万界之中,还有一个过渡界面,谓之墓界。心怀牵挂的人,在死去之后,会先到墓界里沉淀一段时间,洗去执念,了结尘缘。而项飞,却有幸获得了出入墓界的能力,于是,一个睡在墓地、服务灵魂的奇葩人物,就这样诞生了……有车吗?没有。有房吗?没有。那你有什么?我有很多风水宝地,你可以随便挑。

  • 闪婚厚爱:总裁大人宠甜妻最新章节

        男友与好友联合背叛,她大闹婚礼现场,撕开渣男渣女真面目。为了报复,接受男友哥哥提议,与他契约结婚。事情结束原本想两不相欠的离开,却被这便宜老公给缠住了:“我冷皓轩的种不能流落在外,你是孩子的妈,所以你也不能离开”她生了孩子还要给他带孩子,顺便伺候他?她可以重新来过吗?她再也不要与虎谋皮……

  • 冷王爆宠:傲娇王妃哪里逃最新章节

        为了七彩灵石,一朝被同行追杀,苏七七与师兄双双溺水而亡。再次睁开双眼,自己竟然成了东黎国苏丞相府的七小姐,而她身边身材丰盈的小丫头竟然是她的师兄刚得知原主为负心汉而死,那负心汉便出现在她面前,并且夺走了她的灵石!该死,灵石被那个冷傲的王爷拿走,回不去了怎么办?且看她苏七七如何为了灵石偷梁换柱,上错花轿嫁对郎暗卫:“王爷,王妃又逃了!”某王:“抓回来,王府围墙再加高三丈!”丫鬟:“王爷,王妃衣不蔽体的出去逛街了!”苏七七不满的道:“这叫比基尼,懂不懂!”某王爷:“爱妃,天气不好,小心惹了风寒。”说着,温暖的外衣挂在了苏七七身上,男人的香气扑鼻而来

    本章内容提要:
    ...    大厅中,陈默高坐主位,金老爷子陪坐在下首,金佩云坐在最末尾的位置上,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不甘。     金佩云觉得陈默实在是太无礼了,爷爷只是谦虚一番,他竟然大咧咧坐在主位,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他家呢?     金中润却没有过多计较,看着陈默,更加觉得这位少年,高深莫测。     一名仆人端茶上来,金中润举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