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吧,随便打,如果你今天不能说服我,那我就定你一个妨碍公务的罪名,把你也一并带走。”被美女无视,何景官有些怒气,冷笑道。

    何景官甚至暗下决心,今天不管是谁打电话,就算是他们锁长打电话来求情,他也不买账。

    “你好,韩叔叔吗?我是小云啊,呵呵,爷爷身体挺好的,对了,我现在遇到点小麻烦,需要麻烦您一下……”

    微笑着介绍了下眼前情况,金佩云挂断电话。

    何景官一脸不屑的冷笑:“打完了?”

    “恩,打完了!”金佩云淡淡点头。

    “还要给谁打,继续,我等着你。”何景官轻蔑的冷笑,刚才金佩云打电话的时候,他都细心听着呢,韩叔叔?整个武州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他都知道,但却唯独没有听说过姓韩的这号人物。

    何景官断定,眼前这美女,就是一个虚张声势的骗子。

    张虎也是一脸有恃无恐,何景官虽然只是西城派处所的一名小队长,官不大,却见多识广,武州排的上号的人物,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排不上的,自然也就不需要认识。

    所以,既然何景官不怕,他张虎自然也不怕。

    陈默好奇的看着金佩云,虽然他觉得肯花几万块买一个鬼画符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但对于金佩云的真正身份,却不清楚,他不知道金佩云请来的救兵,能不能震慑住何景官这位地头蛇。

    金佩云看出了何景官对她的轻视,但她并不在意,脸上露出淡淡的不屑:“武州?呵呵,整个武州才多大一点?我劝你还是不要坐井观天,到时候害了自己。”

    何景官并不领情,呵斥道:“笑话,你年龄不大,口气倒不小,敢说我坐井观天,还敢小觑武州!整个汉阳省,武州市是第二大经济体,直逼省会汉阳市,你居然小瞧武州!”

    何景官的话刚说完,他口袋里的手机立刻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何景官脸上立刻堆满笑容:“刘所,您打电话有什么吩咐吗?”

    “吩咐?我哪敢吩咐你何大队长,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连金家的人都敢动,谁他妈给你的胆子!”说到最后,那位刘锁长气的直接爆了粗口。

    何景官一脸懵逼:“金家人?什么金家人!我没有动金家人啊?刘所,你是不是搞错了?”

    刘锁长暴跳如雷,隔着很远距离的陈默都听到他在电话里的咆哮声:“搞错?我他妈倒是希望搞错了。可是人家直接把你的景号告到省厅韩厅镸那里了,你告诉我,怎么搞错?啊,怎么搞错?”

    何景官愣住了,一脸痴呆,结结巴巴说道:“韩,韩厅镸?省厅的韩厅镸!难道是韩厅镸直接给您打的电话?”

    何景官都要哭了,韩叔叔,难怪武州没听说过这号人物,难怪人家说他坐井观天。何景官一直认为对方会找武州的高层,可是人家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省厅,而且还是直接打给了厅镸。

    就好比两个玩王者的青铜玩家比赛,你不眠不休费尽心机打上了白银,打上了黄金,可是回头一看,尼玛,人家早就上了砖石,上了星耀!

    等弄清楚了才发现,人家原来是百星荣耀王者开的小号,和你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电话里,刘锁长还在咆哮:“你脑袋被驴踢了?韩厅镸会直接给我打电话吗?我配吗?人家先打到了市局李局镸那,李局镸立刻打给了我,并且让我看着办!”

    “老子当了这么多年锁长,从来没被局镸说过这么狠的话,都是你给老子惹的祸,我告诉你何红冰,要是你不能让金家人满意,你也不用回来见我了!”

    说完,嘭的一声,刘锁长那边直接把手机都摔了。

    何红冰欲哭无泪,一开始听到刘锁长说金家,他还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个金家,可是在武州,能直接给省厅韩厅镸打电话,叫韩厅镸叔叔的,整个武州,只有一个金家,金中润,金老将军!

    不,不应该说武州金家,具体点应该是汉阳省金家!

    那位金老爷子,即便是武州柿长见到了,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金老!

    何红冰转头看向脸色淡然的金佩云,此刻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脸色精彩到极点:“金,金小姐,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说完最后一句话,这位做了八年干警的老油条,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金家,他得罪不起啊!

    张虎看着突然哇哇大哭的何红冰,一脸错愕,再次看向金佩云的脸上,露出极度惊恐。就算是生死关头面对陈默之时,他也没有如此惧怕过。

    陈默顶多很能打,但是张虎相信比他能打的人有的是,而且在热武器时代,有枪,有飞机大炮,个人武力已经不值一提。

    但是,单凭一个电话,就能让这位经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何景官嚎啕大哭,捶胸顿足的求饶,张虎这辈子都没见过。

    由此判断,这个美丽的女人,其背后的家世,该是有多么的恐怖!

    这种人,想要捏死他张虎,绝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周豪和那些学生,也是一脸错愕,他们实在搞不懂,一个看起来娇柔可人的美女,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势!竟然把一名老景察当场吓哭!

    蒋瑶父母看着金佩云,也是一脸震惊,虽说他们没听过金家,但是就凭一个电话能把一名景官吓哭的人,这身份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只有蒋瑶,看着金佩云的目光中,充满了警惕,就像一个小女孩,生怕被人抢走了最心爱的玩具似的。

    可是,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

    对哭哭啼啼认错求饶的何景官,金佩云根本懒得理会,而是转身走到陈默身前,庄重的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女子礼仪,态度无比谦恭的说道:“陈先生,我来迟一步,惊扰陈先生跟同学吃饭,还望陈先生恕罪!”

    何红冰扑通一声瘫坐在地,呆呆的望着场中若无其事的少年,满面惊恐!

    张虎嘴巴张大,盯着沉默,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久久不能合拢,面如死灰!

    周豪看着陈默,满脸骇然,如同见鬼一样!

    一个金家,就足够让何红冰和张虎惊恐万分,那一个让金家人躬身行礼,祈求恕罪的人,又会恐怖到什么地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2章 何红冰哭了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2章 何红冰哭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2章 何红冰哭了是作者猪爬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都市之最强仙尊》之 第022章 何红冰哭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都市之最强仙尊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猪爬树写的《都市之最强仙尊》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 都市之最强仙尊txt下载- 都市之最强仙尊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022章 何红冰哭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都市之最强仙尊】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都市之最强仙尊》书迷评论

  • 神魔本色最新章节

        一个外来少年;
        一个绝世美女;
        一场惊天阴谋;
        一个不朽传说!
        阴谋阳谋,诛戮杀伐,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欲问神魔何为?须看《神魔本色》!

  • 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最新章节

        初见,他身如玉树,孑然倨傲,宛若天神;她诈尸还魂,九死一生,卑贱如泥。他不可一世的将她踩在泥坑里:“你救的那人,命是我要的,你救了他,本王不太高兴呢……”她为保小命,用尽浑身解数,施展美人计!不是她吹,就她这张脸……刚贴上去……“滚!”他一记利落的旋风腿……两人结了仇!再见,他温润如玉的欺上身来:“女孩子不要总是舞刀弄剑,这样不好,不解风情……”她嗤之以鼻:“那女孩子做什么才算解风情?”他勾勾手指,三两下将她衣衫解尽:“女孩子嘛,当然要这样才解风情,来,本王帮你……”“滚!”“莫急,解开就滚……”

  • 腹黑席少:宠妻成瘾最新章节

        一场父辈安排的相亲,席沐宸和苏若璃被捆绑在了一起,说好的三年之约,他却在三个月在她的肚子里种下了包子,无奈之下她只能为了小包子成婚。婚后,使劲儿的变着花样,训练忠犬腹黑老公,开启了花式虐狗的姿态,某日,“席先生,你家少爷踢我。”某男眼神微暗,点了点头,瓜熟蒂落之后,某人对着白花花的小屁股来了几个响。“媳妇,这小子就是欠揍型的,要不要再使点力。”

  • 异界驱鬼师最新章节

        善良的人总容易被欺负,恶人反倒能潇洒地生存下去?祖祖辈辈都是至善圣人的段秋石,先被灭族,后被恶鬼缠身。他拿着一把黑色柴刀走出十万大山,决心上砍帝王,下砍百鬼,做最恶的恶人!“喂,说好的做恶人呢,怎么又心软啦?就因为对方是美女?”某恶鬼问道。“闭嘴。”

  • 我能穿越异世界最新章节

        会穿越不算什么,能来回穿越才是真正的能耐。造物主:“你的任务是拯救世界!”孟轻云:“噗!你见过银行里只有几万块钱的救世主吗?我要挣钱!什么?不拯救世界就会被抹杀……你这魂淡……我坚决不屈服!”“……抹杀倒计时:3”——————————其实,这是一本反穿越的书!穿越很危险,入行需谨慎!js330

  • 无肉不欢最新章节

        孤儿出身的林小柔养了一只猫,开了个多肉植物专卖店,名叫“无肉不欢”。游手好闲的富二代顾一舟养了一条狗,爱吃肉好美女,人生信条也是“无肉不欢”。顾一舟:很好,这说明你我二人心有灵犀,默契十足。林小柔:呵呵,此“肉”非彼“肉”,顾少您理解能力似乎有点不在线。顾一舟:此“肉”与彼“肉”我都爱,一个也不能少。

  • 天命幽莲最新章节

        失忆受伤的少女,因为眉间紫莲印记的颜色而被指为魔族。印记的形状、身上的衣饰还有唯一记得的名字成为探索过去的唯一线索。如初生白纸一般的她无意间解除了重伤男子的魔障,从此开始两人的纠缠。她要找回自己的记忆,他要找到师父交托的某人,两件事情看似无关却又隐隐透出关联,于是约定同行。感觉渐渐变质,少女渐渐成长,当失去的记忆终于找回,相知的两人能否相守?

  • 盛世第一娇最新章节

        昭和元年,出得一十三位大天师的百年术士世族张家满门被灭;  昭和元年,青阳县主杖毙了一位出身平凡的普通少女;  当死去的女孩再次睁眼,自此,天翻地覆!  卫瑶卿一睁眼,就从张家的掌上明珠变成了一位因为未婚夫太过招人,而被活活打死的平凡少女……  从出身簪缨世族,长于山野江湖的张家掌上明珠变成一位无才无德无背景的“三无”少女,卫瑶卿想的就是如何夺回大天师的位子l0ns3v3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如果你成为了上帝,你会干什么?
        是创造宇宙,还是毁灭世界?
        ……
        不管是创造宇宙还是毁灭宇宙,关键是,你有足够与之匹配的头脑和知识么?

  • 牧仙志最新章节

        王母怒拔金簪,画出一条银河,牛郎织女至死永相隔。  牛郎之后再无牧仙,织女之后再无织仙,牛郎织女传说早已变味。  岁月变迁,织女星又出一织天仙女,恰逢一有着星辰般漂亮眼睛的男婴于银河彼岸诞生。

  • 穷养儿子富养老婆最新章节

        本以为生出呆萌可爱的儿子,家里就会变风平浪静,从此过上你侬我侬,天上人间的幸福生活。怎奈,两个妈是正负电荷,碰上就要电闪雷鸣。“老婆,儿子,咱惹不起,咱总躲得起吧!”“你躲得了一时,你能躲得了一世吗?”“去”“小东西,我去给咱们挣钱养家,你在家照顾好妈妈。”“嗯”“有你这样惯着媳妇的吗?我孙子是孩子,你媳妇是照顾孩子的。怎么到了你这就颠倒了捏?”“嘿嘿谁让家里只有一个女人。”

  • 都市修仙十万年最新章节

        不学无术的纨绔被人陈尸江底,却因缘际会进入仙界,修仙了十万年!从此宇宙一代杀神重生归来,从此笑傲都市美人在怀。看向天行一步步吊打异能奇士,智斗无形黑手,撕开那惊天的阴谋,成就都市最强霸业!

  • 系统开发师最新章节

        年轻的宿主呦,你需要购买的是学霸系统?黑科技系统?还是修仙系统呢?年轻的何天啊!打开你的脑洞吧,将一切系统都开发出来。何天:“主系统,商量一下咱能不能不要把生成条件搞的那么羞耻?”主系统:“呵呵呵……”何天:“老子打死你个呵呵怪!啊打……”主系统,卒!PS、作者原来混创世,有完本书《王者荣耀附身系统》,不要介意我的起点积分,谢谢大佬!

  • 洪荒野史最新章节

        小说讲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很俗套地穿越的故事,他来到的是天地初开的洪荒世界,且看他如何与天斗,与地斗,和圣人斗智斗勇、、、天地不仁,以圣人为刍狗,圣人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且看他如何掌天踏地,成就主宰……将为你展开一幅浩大的修仙画卷,为你叙述遥远的洪荒世界,曾经的封神大战,后来的西游取经,看他如何明了前世今生,看清圣人的真面目,揭开这世间的诸多谜题……

  • 女神养成计划之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温欣被迫魂穿到了八十年代的农村,嗷嗷待哺的双胞胎女儿让她心烦,再加上极品亲戚喜欢来找茬,她假死,扮鬼,又重生,吓的极品亲戚差点精神失常,见招拆招,农村生活好不热闹,本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偏偏要触碰到她的底线,有人偷走她愈发喜欢的女儿,却死不承认,温欣不怒反笑,活动了下关节,“老公,你说我是打她还是打死她还是揍扁她?”“唔,听老婆的,家里你说了算。”

  • 萌宝来袭:明星妈咪带带我最新章节

        回国第一天,苏絮被某只小家伙抱住大腿喊妈妈;回国第二天,苏絮被迫照顾某只小家伙的饮食起居;回国第三天,陌生男人要拉着苏絮去民政局登记。苏絮炸毛:“我没有睡过任何一个男人,也没有儿子!将来也不会!”“那你昨天,前天,大前天睡的男人都是谁?”某天夜深,妖冶至极的男人将她搂在怀里,含笑质问。苏絮:“……”

  • 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最新章节

        女神:别怪我说话毒。?我:那你别怪我下手重。你若毒舌,我必用“贱”。

  • 第一宠婚:战少,别上瘾最新章节

        前脚捉奸渣男出轨贱妹,后脚秦落衣挽着权势滔天的帝国王者成功打脸。继母刁难,贱妹算计,战少一路虐成渣。渣男捧着花求复合,战少打脸啪啪啪。他宠她如命,揽怀甜蜜宣布,“秦落衣是我战北霆的女人,欺她者死!”只是,不分昼夜欺她到腿软的人,成了他。全天下都知道战少宠妻无底线,只有她知道,每日每夜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某天,一不小心摘掉了战北霆的面具,她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本章内容提要:
    ...    “打吧,随便打,如果你今天不能说服我,那我就定你一个妨碍公务的罪名,把你也一并带走。”被美女无视,何景官有些怒气,冷笑道。     何景官甚至暗下决心,今天不管是谁打电话,就算是他们锁长打电话来求情,他也不买账。     “你好,韩叔叔吗?我是小云啊,呵呵,爷爷身体挺好的,对了,我现在遇到点小麻烦,需要麻烦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