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剑晨收势,急忙躬身请安。

    无名微微点头,目光却一直放在王小强身上。

    王小强也在打量无名。

    银色微卷长发,目光灼灼,满脸正气,眼底深处有一股难以言述的悲凉和寂寞,显然丧妻之痛难以消弥,日久年深,早已经深刻入骨。

    二人就这样看着对方,谁也没有率先开口,竹林之风吹得二人衣袂飘飘,似是随时会乘风而起一般。

    剑晨立在一旁,忽然产生一种错觉——这里站着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柄剑在对峙。

    “万剑归宗?”最终还是无名率先开口。

    “嗯,万剑归宗。”王小强点头。

    “怎会是万剑归宗?”

    万剑归宗是他感悟剑道所得,自问这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才会。

    “怎就不能是万剑归宗?”

    王小强的万剑归宗,是他从儿子步惊云处获取的技能,经过系统的融合,各种剑法绝技早就成为王小强的专属剑术,不过他当然无法给无名这样解释,所以只能来这一句很装逼的回答,意思就是说:你能从剑道中领悟万剑归宗,老子一样也可以。

    无名耸然动容,旋即又恢复平静,微微侧身一引:“请。”

    听着二人机锋一般的话,剑晨茫然不解:“师父”

    无名抬手制止他说话:“晨儿,备茶。”

    剑晨不敢再说什么,躬身道:“是。”

    王小强进屋,与剑晨错身之际,英雄剑忽然一阵颤鸣,既像是恐惧,又像是兴奋。

    剑晨、无名面色一变,剑晨低喃一句:“英雄剑,你怎么了?”无名不语,径直入屋。

    王小强斜眼瞧着英雄剑,十分欣赏道:“好剑!好剑!可惜最后被火麟斩断,不过既然我来了,便会让你摆脱这命运。”

    英雄剑又是一颤,像是在回应。

    剑晨微微一呆,英雄剑响应陌生人感召,是前所未有之事。

    小木屋内。

    王小强与无名相对而坐,剑晨站在无名后侧侍立,英雄剑还归剑鞘,放在茶几之上,有风吹来,剑穗轻摇,茶烟亦轻摇。

    “还未请教侠士尊姓大名。”无名微微低头看着杯盏中的茶水,倒映出他饱经沧桑的脸。

    “我叫王小强。”

    “王侠士”无名心中反复念了几句这名字,脑中没有任何印象。

    他久未涉足江湖,不过江湖见闻他是知晓的。

    天下会雄霸风头正健,座下三大弟子秦霜、步惊云、聂风,皆是青年才俊,无双城雄踞一方,亦是高手辈出,但却没有听说过王小强这个名字。

    可是,按道理讲,能和他一样参悟“万剑归宗”这等绝顶剑道的青年,早就应该名动江湖才对,怎会籍籍无名?

    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一种可能:难道是想以我为跳板,一战成名,名噪天下?

    虽是这样在想,可是却并未直接询问,他不愿以己之心,度他人之意,旁敲侧击道:“侠士忽然拜访,是为何事?”

    王小强肯定不能说我是来收你做儿子的,挠挠脑袋道:“我是来找你切磋剑艺的。”

    无名盯着英雄剑,目光苍凉寂寞:“名是水中月,利是镜中花,一切皆是浮云,学习武艺,一是用来强健身体,锻炼精神,二是用来惩奸除恶,匡扶正义,争强斗勇有悖武道精神,侠士何必执着?”

    王小强以手揉额,这二人果是师徒,同样的话,他已经听了两遍,耳朵都快要起茧。

    “呃我不是向你挑战,而是与你切磋,挑战是为名利,切磋却是为了技艺,从一开始你们就误会我了。”王小强耐着性子解释。

    当然,无名师徒二人之所以会产生误解,是有道理的。

    无名号称“武林神话,天剑化身”剑道修为早已登峰造极,世上再无人能与他比肩,对他而言,要么是他居高临下指点旁人,要么是旁人高山仰止挑战他,绝无平等切磋一说。

    是以,王小强说“切磋”二人自然而然想到的是“挑战”。

    但王小强“切磋”的意思就是“切磋”,如果要说得更具体一点,便是两个实力相当之人,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平等相待,探索剑道极致。

    无名没有说话,他盯着王小强是眼睛,那一双眸子相当清澈,同时也很深邃,他看不清,也看不穿。

    这是他出道至今,第一次看不穿一个年轻后辈。

    王小强微微一笑:“我想我有这个资格,否则你也不会开门相见。”

    无名坦然点头,端起茶杯:“我只是很好奇,万剑归宗,我以为只有我一人参悟到了。”

    王小强暗想:确实是只有你参悟到了,我又不是参悟来的。心中虽然这样想,脸上摆出一副大宗师才有的讳莫如深的神情,微笑着很是装逼道:“大道万千,宗归一流,既然你能参悟,为什么旁人就不能参悟?”

    无名微微皱眉道:“我非是这个意思,毕竟万剑归宗乃是剑道极致,几近天道,参悟靠的不仅是天赋,还需莫大机缘。”顿了一顿,放下茶盏:“你我皆是有缘之人。”

    王小强暗想:你和我是父子缘分,乖孩子。接着哈哈笑道:“确实如此。剑术之道,永无止境,你我在此论剑切磋,探讨剑道最终奥义,岂不快哉?”

    无名放下茶盏,眼底一道光闪过,这是他许久不曾出现过的战意和渴求。

    身在绝顶之巅的孤独,比世间任何孤独还要孤独。

    剑道无涯,他知道的越多,便越觉得自己渺小。他渴望知道更多,可是已无人告诉他更多,他一个人苦苦探索,悲凉而寂寞。

    王小强忽然出现,像是一道光,使他平静的内心泛起层层久违的涟漪。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之 第九十二章万剑归宗是作者开局一支笔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之 第九十二章万剑归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开局一支笔写的《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之 第九十二章万剑归宗是作者开局一支笔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之 第九十二章万剑归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开局一支笔写的《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最新章节- 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全文阅读- 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txt下载- 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十二章万剑归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书迷评论

  • 我身上有条美女蛇最新章节

        喝喝酒,打打牌,泡泡妞,种种田,扯扯淡,修修仙。体内有朵九色花,妙用多多赚钱花,农夫山泉有点田,跑车别墅后花园,仙女美女摸摸大,幸福乡村啪啪啪。山村小子丁小石偶得一朵神奇九色花,却是被一条美女蛇天天惦记,且看他如何一步步揭开其中奥妙,迎接幸福创业,扬名世界。

  • 凰毒勿扰最新章节

        一朝风云惊变,父皇惨死,母后中毒,她跌落云端,从天之娇女变为亡国公主。十年浴火归来,她假借身份潜入敌国,成为国公府庶女。女儿身?没关系,她上能动武揍人,下能易容脱身,计谋面前,谁说女子不如男!身份低?没关系,她自有办法入军队,进朝堂,手握大权灭仇敌!??遇见他,她才明白,原来,她这一生不只为复仇。

  • 都市全能道士最新章节

        叶峰身负道家传承,医术、杀人无所不能,却不想进城第一天就被美女小贼偷了钱包,入职上班,直接把美女总裁娶回了家里……

  • 将门嫡谋:宁为将军不为妃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渣男所骗,铠甲披身为他浴血疆场,争斗朝堂;天下平定后,她交出兵权,穿上红装,却只换来他一句??不男不女的东西!叶家满门被屠,忠心下属一一被杀,她更是被剥脸割舌断四肢,折磨致死!今生她携恨而来,誓要改天换地。斩断渣男左膀右臂,摧毁他所有希望!可就在她要与渣男同归地狱时,却有一双温柔的手握住她,轻轻叹息:轻绡,朕可以覆了天下亡了国家,却唯独不能失去你。

  • 快递小娇妻最新章节

        她夏唯一一穷二白,唯一有的是一颗坚强善良的心和一张漂亮的小脸蛋。
        她为了寻找父母的下落,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做了一名快递员。
        他龙昊天,龙景集团掌舵人,也是她夏唯一的新老板。他霸道、高冷、颜值高。
        一个意外的巧合让它们相遇,从此她掉进了他的爱情圈套里。而他也打破了沉寂多年的心。
        你要离开我吗?
        对!我要离开你?
        不,就算你恨我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就当我求你,放我走吧!
        就让那些美好的记忆埋藏在心中吧!而他们终究无缘走在一起………………

  • 天醒之路最新章节

        “路平,起床上课。”
        “再睡五分钟。”
        “给我起来!”
        哗!阳光洒下,照遍路平全身。
        “啊!!!”惊叫声顿时响彻云霄,将路平的睡意彻底击碎,之后已是苏唐摔门而出的怒吼:“什么条件啊你玩裸睡?!”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天醒之路》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修炼狂潮最新章节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限,天崩地裂,死伤无数,残存的人类踏入了昆仑界的殖民之路,至此进入了昆仑历时代!
        这是一个高手辈出的时代,高手辈出,数不胜数!
        这是一个热血的时代,人类的生存,与异界凶兽的碰撞!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无数先辈前赴后继,抛洒热血,人类,必将为王!
        而得到了古代文明至尊强者丹皇传承的楚云凡将如何在这样一个时代杀出一条登天路!
        天才?不好意思,我才是!
        资源?我的丹药能堆死你!
        传承?至尊的传承就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的征途是无尽位面!
        啸尘在《飞升大荒》,《武神空间》之后呕心沥血的第三本玄幻,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也是一个大修炼时代!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修炼狂潮》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美食步步逼近:妈咪快嫁最新章节

        姚青青:人是铁饭是钢,爸可以乱叫,饭不可以不吃!”臭宝:收到!本着这个宗旨,姚青青带着儿子大闹婚礼现场,但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招惹了个不得了的大人物纪义然,还说要跟她结婚,孩子也要!这……“你是不是傻?”姚青青步步后退。“你智商有问题,我不介意陪你傻。”纪义然步步逼近。“有吃的。”纪义然腹黑一笑,“一辈子管饱。”“好!”臭宝(委屈状):妈咪,你个饭桶!说好的不卖呢!

  • 别惹总裁:枕上萌妻不许逃最新章节

        凌小语本想嫁入豪门前做件大事讨婆家欢心,结果半路杀出个臭流氓害她差点失身。“臭流氓!我可是秦家少夫人,你敢欺负我,看秦少怎么弄死你!”“要得就是你,换成别人老婆我可没兴趣。”秦默勾起邪肆的笑意,把她逼到床沿,“秦家少夫人,咱们来入洞房吧。”

  • 至尊小农民最新章节

        山村少年孟凡,为救温柔漂亮的美女李玉彤,跳进水中,就再没起来。谁料三年后,他带着一身光彩王者归来,一击扳倒村霸,种田发家致富,卖药赚钱养家,治病桃花不断,面对敌人,他势不低头,面对各色美女,他原本是想拒绝的……

  • 道长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乐毅拥有了一个普通的傲娇系统,然后进行了一场场普通的位面之旅,展开了一幅幅不普通的壮阔史诗…在生化危机中迅速崛起,肆意凌虐安布雷拉。在僵尸先生中潜心跟九叔学茅山术,伏僵尸,诛魍魉。练就无上道心。在诛仙中剑啸九天,道修清骨不负师门依愿。在倩女幽魂中与小倩风花雪月,谈诗作赋。………

  • 混沌造化神诀最新章节

        剑魔是公认的剑道天才,偶然得到天下第一奇功混沌造化神诀,被其他宗派得到消息,最终剑魔被几大宗派围攻之下身陨。死后剑魔转世为独孤世家家主的小少爷。尔后修炼混沌造化神诀,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为红颜征战天下,血染天下,屠尽八荒。血雨腥风,剑指群雄,天下唯我独尊。一剑在手,你命由我不由天,灭你只需挥手间。

  • 剑道魔枭最新章节

        大道无情,造人间噩梦。魔剑有义,败天下名锋。

  • 我的机械族分身最新章节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当中,存在着无数的种族,其中妖族,机械族,虫族,岩族是屹立于种族之巅的超级族群,而人族只是依附于妖族的弱小族群,尽管如此,人族也分散在宇宙的各个区域。在一片邻近机械族的荒芜的星域,一颗蕴蓝色的星球孤零零的在星空之中运转,在地球之外,拥有着先进的科技,强大的基因术。地球上一个小人物因机遇得到一具机械族的分身,开始了其传奇的生涯。

  • 帝凤欢巢最新章节

        她是东郡国太子妃,九岁新婚,第二天就成了冷宫皇后,娘家被满门抄斩。再跨出冷宫时,她已十六岁,只一夜,又被打回冷宫。一场大火,她逃出生天,一番折腾之后,又被皇帝抓回。他冷凛地宣布,你,终其一辈子,就是冷宫!她心心念念最亲的人——沈辽哥哥,权倾天下,深爱与她,最终却只是一场空欢喜……她最恨的皇帝承鼎,她的丈夫,冷绝之下却又着既然不同的面目……他在得到她的同时,也毁灭了她。她要复仇,忍受蛊虫腐面之痛、寒蚁咬身之苦,变成另一个人,为的是灭亡他的江山。谁才是中原雨相王朝真正的遗孤——公主?谁又是灵山圣女的孩子?四个藩国争雄,螳螂捕蝉,命运给了她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将乾坤扭转……

  • 涅槃之全能大明星最新章节

        他是出身名校的学霸,他是体坛无敌的王者,他是无所不能的全能大明星!

  • boss老公请接招最新章节

        再次看到宋辞,叶绍承想到四个字:天定缘分。

  • 死亡大坟场最新章节

        虚幻还是现实?    他重生回到十年前,再次踏上封神之路。    想要挑战我吗?如果想要挑战我的话,那就过来找我吧。    骷髅,僵尸,黑武士,血族,死亡骑士,哀嚎女妖,骨龙……    欢迎来到我的地盘,这里是死亡大坟场。    我在最底层等你来战。    什么?半路就挂了怪我咯。

    本章内容提要:
    ...    “师父。”剑晨收势,急忙躬身请安。     无名微微点头,目光却一直放在王小强身上。     王小强也在打量无名。     银色微卷长发,目光灼灼,满脸正气,眼底深处有一股难以言述的悲凉和寂寞,显然丧妻之痛难以消弥,日久年深,早已经深刻入骨。     二人就这样看着对方,谁也没有率先开口,竹林之风吹得二人衣袂飘飘,似是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