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开到了一条漆黑的公路上,道路的另一侧是一道陡峭的斜坡,下坡路,被一道一米多高,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围挡,而在斜坡下,就是一条河。

    阿林伯放缓了车速,眼珠转了两下,突然,咯噔一下,车子停住了。

    “怎么回事?”大闯身子微微前倾,随后坐直了身子,问阿林伯说。

    “干你娘,车子又坏掉了!”阿林伯气的用手拍了下方向盘,随后对大闯说:“我下车去看看哦!”说完,从车里翻出一个手电筒和一个铁板子,开门走下车。

    大闯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后,目光又瞟向了车窗外。

    不多会儿,就听到阿林伯在车外喊:“兄弟,过来帮下忙吧,这里我需要你帮我照一下。”

    “哦,好!”大闯答应了一声,随即推开车门,将抽了半根的烟扔到地上,用脚踩死。

    阿林伯将手电筒递给了大闯,说:“你蹲下来,在这里帮我照一下。”

    大闯答应了一声后,接过了手电筒,蹲下身子,用电筒照着车的底盘。

    就在这时,“嗡”的一下,一只大铁板子猛地砸了下来,大闯迅速向旁一闪,这一下铁板子砸了个空。

    紧跟着,大床站起身,用手电筒照着刚刚向他砸出那一下的阿林伯。

    “啊!”与此同时,阿林伯喊了一声,手中的板子照着大闯又抡了过来。

    大闯一个侧身闪过,随即一脚踹在阿林伯的右腿的膝盖上。

    “额!”阿林伯疼得闷哼了一声,跟着一个踉跄,一只手扶在了车后帮上,紧跟着他迅速转过身,举起铁板子还要朝大闯砸过去。

    大闯闪身躲开了这一下后,身子向后一撤,冲阿林伯喊道:“阿林伯,你别逼我对你动手!”

    “你都看到了,你必须死!”阿林伯像是疯了一样,举着板子朝着大闯猛抡过去。

    虽然阿林伯对大闯下手毫不留情,但是大闯除了刚刚踹出的那一脚,却一直在躲闪,始终没有再还击。

    正当大闯躲开了阿林伯几下铁板子后,阿林伯的身子已经绕到了驾驶座那一侧的车门前,紧跟着,他打开车门,迅速跳上车,跟着打着车火,车子“嗡”的一下发动了。

    就在大闯一脸懵逼的时候,那台小皮卡车胎摩擦着地面,快速向后倒车,紧跟着,猛地朝着大闯撞了过来。

    大闯急忙向着另一边跑,皮卡车猛地撞到了栏杆上,本就年久失修,少维护的栏杆,被这一下直接撞弯,撞折的铁栏杆,耷拉在斜坡上,带出了好几块土坷垃,扬起一阵尘土,向着坡下滚去。

    “嗡!”阿林伯猛地一打方向盘,将车子瞬间掉过头,他已经急眼了。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怕大闯会报案揭发他的话,那此刻他的杀心下定,已经出手,就肯定不能再留下这个活口了。

    大闯朝着道路的另一边跑,而这时,车头已经再次对准了大闯,阿林伯的两只眼睛通红,而他驾驶的那台皮卡车,就像是一头看到了红色的愤怒野牛一样,那台皮卡的车轮旋转着,摩擦着地面发出“吱嗡”的响声,随后,带着一阵嗡嗡的轰鸣声,咆哮着直接奔着大闯开了过去。

    大闯拼命的跑着,正当他跑到了栏杆旁时,那台皮卡车已经朝他撞了过来,很显然,阿林伯是要直接把大闯撞下斜坡。

    眼看车子冲过来,就要撞到大闯时,大闯奋力一纵身,躲开了车,随后侧身“啪”的一下摔在地上,随后就势向一旁翻了好几个滚。

    与此同时,眼见没有撞到大闯,那台皮卡“吱嘎”一声,紧急刹车。

    此时,栏杆已经被撞断,而车头此时已经悬了出去。

    “呼!”阿林伯大口喘着粗气,此时,他的脚猛踩着刹车,但是,他没有急忙去拉手刹,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停留在这,而是随后直接倒车。

    但,就在阿林伯惊魂未定的时候,大闯已经从另一头爬起身。

    他顾不得此时身上的伤痛,一个助跑冲过去,整个侧身顶在了皮卡的车尾。

    “啊!”大闯大喊了一声的同时,使劲推住车尾,用力一推。

    那台皮卡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大闯听到了车上阿林伯惊恐的尖叫声,但是已经为时已晚,大闯知道,如果此时不让这台车掉下去的话,那下一刻,从这里翻落下去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尸体了。

    看着一阵烟尘随风刮过,随着皮卡坠入陡坡下的一声闷响,一切都还像来之前那样平静,除了公路上那几道八字和s形的车轮印,还有哪被撞毁的栏杆。

    大闯捂着胳膊,顺着来时的公路,一瘸一拐的一直朝前走着,他想要打电话求援的念头一闪即过,因为这时候,他能打的电话,也只有邓谦了。

    但,凭着邓谦的智慧,大闯自认为不论自己怎么和他编谎话,都很有可能露出蛛丝马迹的。

    索性,大闯只能够自己徒步往回走。

    二十分钟后,大闯终于在公路边看到了一台行驶过来的计程车。

    大闯招了招手,车停下了,司机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弄得?”

    “摔的。”大闯并没有说谎,只是故意隐瞒了一些实情。

    坐到了车上的大闯,长舒了一口气,这一夜,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漫长了。

    闭上眼,眼前一幕一幕像是倒带一样,从脑海中经过,他真的太累了。

    回到了短信地址上的酒店后,大闯从前台取过房卡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啪!”打开客房的灯后,大闯发现,这里的房间简直就是总统套房,奢华程度让人咋舌。

    比之先前住的那间好上不知几个档次了,这也是大闯第一次住进五星级的总统套间。大闯也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给他安排住进五星级的总统套间。

    一瞬间,大闯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浮华迷住了双眼,眼前的一切,看起来就仿佛是进入了仙境一般,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一个曾经的街头混子,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住进这样豪华的地方。

    而就在这时,大闯的手机响了。

    他扫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这个号码他并没有见过,这上面既不是邓谦到这里的新号,也不是先前阿庆给他发信息用的那个手机号码。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混子的江湖》之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法自毙是作者无良80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混子的江湖》之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法自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混子的江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无良80写的《混子的江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混子的江湖》之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法自毙是作者无良80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混子的江湖》之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法自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混子的江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无良80写的《混子的江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混子的江湖最新章节- 混子的江湖全文阅读- 混子的江湖txt下载- 混子的江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法自毙】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混子的江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混子的江湖》书迷评论

  • 三生三世之问君心最新章节

        战神渊亭??伟岸冷峻,孤独地守护了天界五万年,却在三千五百年前打破了神话。
        一个异世灵魂,被托于神仙之体再生。
        她:神仙可以逍遥自在。
        他:神仙的责任比山还重,哪来逍遥?
        怎么不可以?神仙可以点石成金,法力高强,更可以高来高去,腾云驾雾!
        他笑。
        他,却娶了她的主子西海瑶汐仙子。
        她,成了战神殿中一名掌灯宫娥。
        为何从来不苟言笑的他,却总爱在她面前展开那惊世的笑颜?
        原来一切只是浮世幻像,一厢情愿?
        那天,跳下诛仙台,她宁愿零落成泥,碎成残魂零片!
        可他为何还要屡屡眷顾?
        …………………
        问君心,君心问,何故何故?
        *******************************
        若喜欢,亲们可以收藏一下慢慢看,更欢迎指教和长评……

  • MAGIC佣兵最新章节

        中古时代里,一个战斗与魔法的世界...预言即将展开

  • 猎人通缉令最新章节

        ┅┅自己要靠自己保护。
        他们不停追寻著属於自己的道路,『真实』到底是什麽?
        为什麽会生存在这里?
        他的秘密?魔兽的秘密?
        充满冒险奇幻的旅程即将展开。

  • 网游之屠神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很多人都不敢看的网游书。因为它颠覆了你的各种想象——
        见过主角的出生点在外国吗?
        见过主角刚出场就爆了大BOSS的菊花吗?
        见过穿不了普通装备,光着PP都拉轰的男猪脚吗?
        见过彪悍级的小清新、腹黑版大萝莉吗?

  • 傲视群雄最新章节

        "他本卑微,却君临天下,他本仁慈,却屠戮苍生,他本是一个穷小子,但是却因为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让他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进入修真界后,他的人生彻底的发生了改变,在修真界之中,他遇到了人生之中第一位红颜知己,夏晴玲,不曾想自己的红颜知己却被三眼龙浪给斩杀,之后郭破天开始了一条寻仇之路。在他的寻仇之路上,他遇到了生命之中的另外一个重要女子,更是拥有了很多生死兄弟,在他的复仇之路上,他成就人人生中的辉煌,走上了一条傲视群雄的道路。"

  • 主宰万道最新章节

        百年前,天地共主叶腾,手持残阳沥血剑,头顶九星琉璃塔,背负鎏金天龙翅,搅动四海八荒,九天十地,却在晋级帝境的关键时刻,惨遭师尊背叛,身死道消!rn百年后,共主重生,誓要四海为他翻腾,九州因他动荡!rn

  • 娇妻别逃总裁拒做前夫最新章节

        费尽心思爬上他的床,成了他的妻,却只能用虚无的孩子维持这场交易,旧爱来袭,她索性随他离去,却不料“前夫”手段雷霆,把她绑回来夜夜缠情……

  • 闲散最新章节

        当生活不如意愿,那就用一颗脱的心去睡觉。万般色彩都是人生。

  • 指染成婚:老公别太急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为了得到心爱的女人,把她送到了他小叔的床上。记者扑门而入。“请问,陆总,你们是什么关系?”陆沐擎优雅的搂住她的肩膀,温润而笑,反问:“我们睡了,你说是什么关系?”“请问炎小姐,陆先生不是你未婚夫的小叔吗你们怎么会睡在一起。”炎景熙靠在陆沐擎的怀中,笑容妍妍:“未婚夫短小快,我劈腿了,没看出来吗?”记者们离开后,她和他击掌为盟,她说:“谢谢你帮我虐渣渣。”他把戒指套在她的手上,确定的说道:“以后一起虐渣渣。”陆佑苒看到床上那嫣红的血迹,才意识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三天两头去小叔家做客,为的只是希望她若不好,才是他的春天。终于有天,小萌宝看到他来立马求救,“表哥,表哥,我爸爸妈妈在打架。”陆佑苒燃气希望,撸起袖子,“陆沐擎,我饶不了你。

  • 七零年代小媳妇最新章节

        齐悦刚穿越到七零年代,只因为被男人自河中救了就被安上了伤风败俗的标签。n等等,她还刚被退了婚,成了只能嫁个鳏夫二流子之类的二手货?n齐悦气笑了,女人当自强,挣钱发家,上学办厂,她混得风生水起,但这个救命恩人是怎么回事,为何他的目光越来越火热?n她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 心魔猎人最新章节

        心魔,是一种以人类的负能量情感为饵食的生物。它们没有实体,只能寄生于人类体内,时机成熟时它们就会吞噬掉宿主原本的精神意识,占据宿主的身体,成为披着人皮的恶魔在社会里行动。更有极其强大的心魔,会将宿主的身体变异成恶魔一般的存在,是为“现世魔”。为了对抗心魔与现世魔,一些拥有对抗心魔的强大精神力的人类自称为“正法师”,与心魔抗衡。而主角莫须有,曾是正法师家族的绝世天才,却因为一场意外,使他无缘正法师的名号……

  • 天尊灵主最新章节

        一场婚礼,却发现新娘的秘密,彻底打乱了庄非的生活,原来那么多年的记忆全都是假的。一场冒险,爱上同生共死的灵界少女,从此踏上追寻爱人和寻找记忆的旅途,却发现自身的秘密更加的可怕,藏着惊天的阴谋。

  • 刀疤新娘最新章节

        钱静难得从两对双胞胎中抽身睡了个午觉,一睁眼金宏明正站在床前,笑眯眯地对她说道:“恭喜你呀弟妹,又怀上了。”
        她一骨碌坐起来,一声怒吼:“你这个庸医!我不是吃了你开的避孕方子了吗?怎么会又怀上了?!”
        “弟妹稍安勿躁,也许是你贪欢过度让药物失效了也说不定呢?”金宏明不慌不忙,“不过也没关系了,现在金家上下就你一个人能生,这开枝散叶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金超凡!”钱静大叫。
        金超凡左手牵着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娃,右手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进来,满脸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都怪你~我又怀上了。”钱静嘟着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又似怨怪又似撒娇地看着他。
        金超凡看了一眼在一边偷笑的金宏明,来到爱妻身边劝慰道:“好了好了都怪我,生完这一胎咱再不生了好不好?”
        钱静余怒未消,伸着纤葱玉指指着金宏明,“还有他,他就是个庸医!”
        ……

  • 奶爸的田园生活最新章节

        在尔虞我诈的大城市奋斗多年的程赫,带着萌娃回到他的家乡小山村,从此开启了一段奋斗在深山的传奇……

  • 异界之一拳超人最新章节

        2250年,人类早已经走出宇宙,并在宇宙生活起来,同样的,也发现了地球以外的生物并提供了服务。李鱼作为地球公司的职员,负责用运输船提供宇宙范围任何想要的服务,但由于黑洞原因,却流失在异世界

  • 易天至尊最新章节

        我为丹师,不跪君王!我为狂兽,剑斩帝皇!
        家族废材少年觉醒前世至尊丹师记忆,以丹药重归巅峰。启灵修图,练就不朽之甲!仙法帝术,可撼万世之敌!
        且看钟离天揭开帝仙之秘,寻回九世记忆:丹灵子、杀狂兽、太阳子、符百道、器老怪……
        一念卫宗族,一丹聚凡俗!
        一怨启真灵,一吻换无情!
        一符逆道佛,一器镇妖魔!
        一将定乾坤,一帝护苍生!
        一礼请诸仙,一战敬先贤!
        地玄关、天道门,仙途漫漫,望诸君共勉!

  • 皇后黑化手册最新章节

        皇后说:本宫回来了,你们怕是药丸!后来……“本宫乏了,拖这些贱人下去削着玩。”“还有,别劝本宫善良。”某真伪君子:o ̄︶ ̄o非主流版:某日,皇后站在城墙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噹初,妳断了莪翅膀,今日,莪必废了妳整個天堂!再牛逼的古琴师,也弹不出本宫的悲殇!

    本章内容提要:
    ...    车子开到了一条漆黑的公路上,道路的另一侧是一道陡峭的斜坡,下坡路,被一道一米多高,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围挡,而在斜坡下,就是一条河。     阿林伯放缓了车速,眼珠转了两下,突然,咯噔一下,车子停住了。     “怎么回事?”大闯身子微微前倾,随后坐直了身子,问阿林伯说。     “干你娘,车子又坏掉了!”阿林伯气的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