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重生之将门庶女》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40000/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有多长? 胥容的盯梢,直到那一天的来临都不曾减弱,若不是胥阳够精明,若不是胥阳的手下够能耐,今天的一切或许就会重新书写。 奈何,成王败寇,所有人都只看得到这最后的结局。 皇城里的百姓就算是知道江山易主,却也没有多少关心之意,除了那一夜的疯狂,除了那一夜之后,皇城里的静若寒蝉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之后还原了自己的轨迹,他们要的不过是温饱,管你这个江山由谁把持。 坊......

  1. 摘选2:
  2. ...楚莲若,感觉到懒着自己的那双臂弯急剧颤抖的时候,勉强的给了胥阳一个微笑,呼吸声轻的几乎听不见,却缓缓低言:“对不起。” 胥阳的吻轻柔的落在她的额头,似乎要验证她是温热的一般,这一刻若有若无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没有换回他的原谅,只有那搂着她的手臂在不停的收紧。 一双手连着宽大的衣袖被鲜血染红,胥阳的嘴角轻轻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了什么。听着楚莲若的气若游丝的声音,他从来没有想到......

  1. 摘选3:
  2. ... 这一语,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百里长青心中一惊,这是被发现了?不可能的,他的动作有多小心,他自己心中清楚,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发现?“你什么意思?翎王爷,你好歹也是个王爷,可别落了自己的身份,污蔑于他人。” “污蔑于人,原来是落了自己的身份啊!”胥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旋即双手环胸,在那大殿的柱子上,轻轻一靠,态度极为悠闲惬意,“连国国主,你可听见了?” 连国国主脸色微微一变,“不懂翎王爷的意思,只不过,如今,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么,大敌在前,翎王爷就不担心么?” “本王为何要去担心,这天下可不是我的天下,如今,尚且有连国国主为我皇兄分忧解难,我这个弟弟,到最后终究不过是个外人罢了,比不得您啊,比不得您啊……”胥阳摇了摇头,眼中的神色几乎无人能够看得懂。 就连吵吵闹闹的大殿朝臣,在听到了胥阳的这个说法之后,均有些莫名的心思,似乎,他们的翎王爷是绝对不会让人翻了天去的,但是又为何到了此般地步都不予行动呢。 甚至于,胥阳此刻竟然安心的闭上了双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面面相觑,当真是面面相觑,胥容在胥阳这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里,黑了脸,却也未再让人将他绑了,毕竟若真到了最后一步,他就不相信,这个弟弟会置之度外。 连国国主欲言又止,却看到了胥容定定的眼神里,没有出声,毕竟他刚刚申请将那一万人马调来,若是这中间出了差池,他的打算说不得最后也得落空。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淑妃的方向,见她朝着自己点了点头,他这才嘘出一口长气儿来。 楚莲若漫不经心的抬头,正看到胥容喘着粗气儿,明显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但是善解人意的她,这一次可没有主动上前,她还不想去做靶子。 至于上官文慈,那是想都别想…… “淑妃,你似乎和那位连国国主是认识的?”楚莲若慢条斯理的说道,声音不高不低,恰好能够传给胥容站着的地方。 “荒唐,本妃乃是苗疆之女,怎么能够和连国国主认识?” “这样啊,我看着你二人的眉眼,还真有些相像。” “夕贵妃也这样觉得,我也觉得像的很。”上官文慈听到这一番对话,立刻加入。 如今,三万兵马,很容易就能将皇宫封锁,他们若是出去,这番兵荒马乱,反而容易身陨,倒不如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等待上为者的安排。 而胥容,显然是不打算离开的,这大殿里可是有一堆的大人物,说不得便有这兵马的主人,若是能够逮到,擒贼先擒王也是不错的打算。更何况,他不相信胥阳会就这么任人施为。 所以此时此刻安静下来的大殿里,反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妃子的交谈。 上官文慈最后那一句,声音可不小,至少这屋子里的人都听清了。 纷纷的将视线逡巡在了上官文慈和连国国主的脸上。 “这么一说,还真有些相像,这要是不知道,或许还以为是连国国主的妹妹呢。”苏王的附和出乎众人的预料,又突然想到,似乎发生的这一切的事情,仿若都是由他推向了高潮。 胥容听到苏王和众人私下里的讨论声音,审视的看向淑妃和连国国主,可这一刻,淑妃却突然低下了头来。 他眉头皱起,刚想说什么,却又有人来报:“其禀皇上,北城门外集结三万铁骑,不知道是何方人马?” “该死。”胥容低咒一声,倒是将这所谓相像的两个人放在了一边,又来三万,这皇城什么时候能够容的下这么多的兵马而他却连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没有得到。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深呼吸一口气,“翎王,孤命你立刻整合禁卫军,务必将这些人拦下。” 胥阳冷笑一声,这个时候开始知道着急了,这个时候开始寻求他的帮助了?缓缓活动了一下脖颈,他伸出微有些薄茧的手,“调动禁卫军的令牌?” 胥容深呼吸一口气,他是不愿意给的。 “皇上,都到了这个时候,您觉得是皇位重要,还是姓名重要?”苏王在无忧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吼……”花豹一声吼叫,窜到了他的身边,支撑着他另外的半边身子。 虎豹的吼叫声,震颤了整个大殿,明眼人都知道,苏王这是打算彻底的站在胥阳的身边了。 谁都不知道事情的发展会这么的一波三折,只能说,各有盘算的众人,且看谁棋高一着了? 这宫门口六万人马,悄无声息的出现,根本就不在胥容的思量之中,现如今,即便是等到了连国国主的那一万人马,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万般无奈之下,胥容唤来了李公公,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李公公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飞速的离开了去,又来一个侍卫,与李公公错身而过,跪于大殿中央,“启禀皇上,那北城门的三万兵马,并没有入宫的意思,却分散开来,包围了整个皇宫,只不过先前的三万人马已经过了奉元殿。” 此话一摞,百里长青和皇甫空明的面色突然就变了,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糟了,那三万人是他们集结的人,本以为宫中防备力量薄弱,这三万人马已是足够,后来又见兄弟不和,甚至禁卫军都分成了两股,老天都是帮着他们的。 却不想,这个苏王竟然还留有后手? 三万铁骑兵,可比之于他们的步兵要强上许多。这下可如何是好? 两人悄然靠近,相视一眼,“这下子该怎么办?” “任由他们厮杀去,万不可泄露了自己。”百里长青到底是老谋深算,这个时候就将一切撇了个干净。 与此同时,胥容也知道这三万兵马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该死的。 “苏王兄,或许你该给我解释解释,这三万兵马是何意思?”他怒目而视向苏王。 “如您所想的那个意思,竟然您不打算遵从遗诏,那我这个王兄,自然该听从父皇的意思,就算是当真谋朝篡位也不为过。”苏王晃了晃手上的诏书。 如今,李公公已经去拿令牌了,他朝着胥阳递了个眼色,中途截下便可,到时候,一切便翻不出天去了。 胥阳心中自由思量,那气度根本就是成竹在胸,“苏王兄,这皇宫里的禁卫军确实是得换一换水了,你可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人的眼线,借助这个机会,刚好可以整理整理。”他说的云淡风轻,却挥手之间,决定了多少人的命运。 苏王敛目,胥容这个皇帝做的这有这么失败么? 显然,是的,他的一切算计都放在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身上,却忽略了那暗处的一只只黑手。 胥容听言,脸色微变,“胥阳,你这是什么意思?禁卫军那么多的生命,你就打算这样置之不理了?” “皇兄,如今,他们可是你的属下,与本王何干?他们是在保护你,又不是在保护本王,您觉得我一人的力量,能够抵得过千军万马?不得不说,皇兄,你对我的评价可真高!”胥阳说的毫无压力。 这个时候,那厮杀声,竟然已经传到了他们的大殿之内,众人纷纷心惊不已,怎么会这么快,那些禁卫军都是纸糊的不成。 虽然有一半留在了殿外,明显是以胥阳马首是瞻,但是剩余的一些,不至于那般的没有能耐吧。 可当他们循着灯火看过去的时候,胥容几欲将一口牙咬碎,近两万的人马,且战且退之下,竟然有不少倒戈相向…… 这就是胥阳所说的不干净吧?竟然到了这般地步。 这才是致命的伤痕,这才是致命的点儿,这才是让整个皇宫陷入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却原来,他治理下的皇宫已经被蛀虫腐蚀的千疮百孔。 突地,胥容仿若是失去了冷静一般,他从高台上的大椅之上走下,这一点就连楚莲若都没有预料得到。 “连国国主,你若是能够平息了这一场战乱,孤让你的连国也成为国中国。”胥容口中的言语,让一众朝臣大惊不已。 “皇上,您不能这么做,如此一来,这大淮国的江山便要缺失了!”谁都知道这位年轻的连国国主的手段,而且之前上官文慈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话已经让他们放在了心上,若真如她所说,这淑妃真的与连国国主沾亲带故,那么他的野心必然不只是一个国中国的承诺,到时候,整个大淮国就危险了! 中立的,本就站在胥阳身后的,甚至那些贪官腐臣都知道这一句话最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顾不上门外的厮杀,悉数跪倒一片,劝诫着胥容。 “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如今,孤还是皇上,孤的决定是圣意,谁都阻止不了。”这一刻,他倒是有些后悔了,若是当初他没有一意孤行的除去了秦将军,是不是今日就不会连一个像样的将领都派不出来? 是不是就不用看着胥阳的脸色暗中被气的吐血? “臣惶恐,有您这一个许诺,我连国封地的将士就算是万死不辞,也得将此次战乱平息。”连国国主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要的可不只是这一个决定,只是这倒是一个绝好的理由可以让他那驻扎在近郊五十里的五万兵马一起前来。 “既如此,恐怕要劳烦皇上的禁卫军以及各位的手下的保护者了,我这一次,心神不宁,特意带了五万兵马,现驻扎在城郊,不想当真是派上了用场,待我发下信号,他们必然会第一时间赶来。” 此言一落,众人哗然,藩王入京,最多可携带八千兵马,这连国国主竟然带了六七万的人马,要是说没有胥容的听之任之,那怎么可能? 连国国主那年轻俊逸的脸庞在灯火的折射下,竟然显现了一丝狰狞!他就要得逞了。 当他的手伸进衣袍拿出一个小巧的信号石的时候,突地,‘铛’的一声,那信号石滚落在地上,碎成了片儿。 他狰狞着面色看向出手的胥阳,“翎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连国国主好大的胆子,谁准许你带上七万人马蛰伏于皇城之外,你到是本王说说,谁给你的胆子,你这藩国国主的位置是不想要了是么?”胥阳厉呵道。 气势陡然惊变,似乎一阵狂风席卷了这一屋子的人,瑟瑟不敢多言。 熟悉胥阳的人都知道,他怒了,战场上的他就是这般模样,将所有的人都不放在心上,他看到的唯有胜利这两个字眼,他的世界里没有留情。 连国国主竟然被胥阳狠厉的眼神给骇住在当场,就连胥容都没有想到,他有一天会看到如修罗一般的翎王爷。 这才是那个战场上让人胆战心惊的人,楚莲若抿紧了嘴唇,心中有些激动,他终于,终于将自己的血性爆发了出来,终于让人再不敢因为他那故作的伪装而嘲笑于他,王者之气盘旋于身上,谁敢使其锋芒? 但是,隐隐的,楚莲若却觉得心有些疼,造就今日的胥阳,完全是因为曾经的种种迫害,来自于黑暗的宫廷生活。 清明的黑眸定定的看向胥阳,复杂的心绪却难以阻碍她眼中的欢喜与欣慰! 就在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本来跟随在百里长青身边的秦照心的脚步朝着已经离开了高台的胥容缓缓靠近。 当连国国主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因为胥阳的一句话而愣住......

  1. 摘选4:
  2. ... 胥阳那是因为一贯的邪吝乖张的行事风格,所以众人心中忌惮那都是有数的,非是一时一刻,而苏王,那股子狠劲儿却是在旁人触了他的逆鳞之后,一个素日里温和有礼的人突然怒来,这造成的后果,多半让人心惊不已。 呼啸的声音吹着半开半合的窗棱,打出了一阵阵的声响,好似一只铁锤敲在了那位大人的心上。 多年朝中没有这样一个王爷的存在,一时之间却是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他若是再敢多说一句,怕是......

  1. 摘选5:
  2. ...愈见加深,胥阳断了秦照心的念头她是感激的,但是对于这突然生出话题,她的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的,就怕一招不慎,火就被引到了秦照心的身上。 眼神不停的递给了胥阳,却没有得到回应。 双手搅着衣襟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胥阳仿若心有灵犀一般,立时就看了过去,给了楚莲若一个安心的眼神,从这里,楚莲若几乎都要以为胥阳是不是看透了一切! “翎王爷说到哪里话,我这儿拖个大,我这养女虽然......

  1. 摘选6:
  2. ... “不说了,夜深了,今夜你陪我睡上一觉。”楚莲若的手,穿过胥阳的胸膛,寻了一个号位置,自己那小巧的身躯,就那般陷在了胥阳的怀里,两人看起来那般的契合。 月华洒落在窗前,笼罩住二人的身躯,一切那般的简单而又真挚,浓情蜜意到让人艳羡不已。 胥阳摸着楚莲若的后背,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诱哄,卿卿传来的消息是楚莲若这些日子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这让他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他近来,也忙的够......

  1. 摘选7:
  2. ... 卿卿在一旁担心的看着她,和思微交换了一个神色,于是走到一半的思微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她前往的方向是上官文慈的琉璃殿。 不知不觉的,楚莲若脚下的步伐也放慢了许多,袁公公只当是楚莲若走累了,如今找着人了,也不能真的不停的催促,毕竟他也不想楚莲若回去的时候,大汗淋漓,或是累的气喘吁吁,因而也跟着放慢了脚步。 当一行人终于回到夕颜宫的时候,楚莲若看着那个坐在主位上的胥容,眼下闪......

  1. 摘选8:
  2. ...个样子,蕊婕妤应该是牺牲了的。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 “皇上万安!”楚莲若缓缓拜了下去,拖曳的层层裙摆,在昏黄的烛火的映衬下,将她的腰身勾勒的不盈一握,胥容眼色微深,可惜想到之前,自己应下的承诺,也只能就此打消心下的那一抹心思。 “夕妃来了,不必多礼,这一次可有受惊?”楚莲若果然是不同的,胥容亲自牵起了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身边的榻上坐下。 施玉音一双眼睛几欲喷出火焰......

  1. 摘选9:
  2. ...示意旭清将其带下去好好歇息。 章曾挥了挥手,与风轻告辞,却在迈了两步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对了,来之前,我听说了一件事情。” “什么?”风轻看着章曾皱起来的眉梢眼角,缓缓问道,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抬步,风轻的气势又变成了一抹淡然飘逸。 “嗯……百里长青那个老东西说要与藩国结盟,寻机一举推翻大淮国天下,再各自分了这个天下。说到这里,章曾摸了摸鼻子,有些哂然,“只不过,我实在......

《重生之将门庶女》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重生之将门庶女最新章节 重生之将门庶女叶小紫 重生之将门庶女无弹窗 重生之将门庶女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是一本全本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全文阅读,免费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下载,免费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重生之将门庶女》】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重生之将门庶女》】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重生之将门庶女》】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重生之将门庶女》】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叶小紫】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重生之将门庶女》】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重生之将门庶女》】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叶小紫】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重生之将门庶女》】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重生之将门庶女》】写作者【叶小紫】!我们共同期待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写作者:【叶小紫】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重生之将门庶女》】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重生之将门庶女最新章节- 重生之将门庶女全文阅读- 重生之将门庶女全文txt下载- 重生之将门庶女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重生之将门庶女》书迷评论

  • 一吻缠欢:总裁宠妻甜蜜蜜最新章节

        慕霏在18岁的时候,经历了人生的翻天覆地。父亲被男友送进监狱的时候,她失去了所有,包括身体慕家送她出国,6年之后她带着生父不详的女儿回来,又意外卷入了C市大人物,秦亦峥的世界里。这个年仅32岁的男人,成熟稳重,心底深处却一直都记得六年前的某个夜晚,有个妖精在自己的身下承欢,从此音信全无。一场宴会,她作为他的女伴出席,露背装让他见到了这个女人背上的一颗红痣。他眸色暗沉,将她拉到无人的走到抵在墙上,“原来是你!”她惊慌不知所措,“秦总,你干什么撕我的裙子?”“你六年前爬上我的床,求着我撕你的衣服,忘了?”她浑身僵硬,彻底惊呆。他以为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也就是一夜春风之后逃去了国外,后来才知道,她和自己的二弟谈过恋爱,三弟有过婚约,简直劣迹斑斑,不可饶恕,可她还给自己生了个

  • 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最新章节

        一夜激情,醒后他说得第一个字就是“滚。”谁知再次见面,无耻的男人却霸王硬上弓,要她成为他的私人暖炉。他是不言苟笑的商业帝王,禁欲冷情,无人能引得他动容分毫。她被他宠上天,成为人人艳羡的贺家少夫人,可当他的前女友出现的那一刻,她被贬得一文不值。当她自愿离场时,霸道的男人却钳住她的手,“没有我的允许,谁敢放你走?”

  • 我是你的聚宝盆最新章节

        系统在手,天下我有;想要修仙,跟我身后;保证让你,要啥都有!衰到爆、挂得快的男主?没关系,本姑娘就是来帮你的;凡人?没灵根?不要紧,我有金手指。什么灵器灵草上古遗迹,统统都是我的我的我的,没办法,谁让我就是聚宝盆呢?

  • 三脉最新章节

        这不是史诗画卷,因为史诗从来就不是画卷;也不是英雄颂歌,三脉之上从未诞生过英雄。这是众生在劫难将临的挣扎与取舍。没有正邪,没有对错。

  • 无妻徒刑,老婆大人请息怒最新章节

        四年前,纯真的她被男友欺骗,成了给他代孕的工具。难产生下孩子,被他的手下无情抱走。却不曾想到,肚子里还有一枚女婴。四年后,她为了生活所迫成了他家的保姆,整日照顾自己的儿子却浑然不知……“芷苒……”深夜酒醉,身为男主人的他竟然将她这保姆扑倒在床,次日醒来,他一副无辜模样,说什么无妻徒刑太辛苦,老婆大人请息怒!

  • 大宋改造计划最新章节

        一本出自穿越系统的武林秘籍大百科全书落入了宋徽宗时期的宋朝,本就风雨飘摇的大宋末年又将会生些什么变故呢?    靖康耻,能否灭?臣子恨,何时雪!    身为罪魁祸的薛明拍了拍屁股道:“仗照打,妞照泡。那个谁,鹰眼‘花荣’是吧?现在提拔你为神盾房七级特工!好好干啊小伙子,哥看好你哦!”    群号:6795399  大宋神盾房,恭候您的降临!js330

  • 诡三国最新章节

        遥想三国当年,各路风流人物在短短几十年间碰撞出炫耀无比的光华。一个小职员穿越,无财无权无势,是怎样在三国各路牛人间走出自己的道路?枭雄还是英雄,美女还是江山,阴谋还是阳谋,王道还是霸道?慢慢一路走三国,你会现其实曹操没做献刀,刘备不光会哭,孙权平衡有术,一起来会一会吕布关羽的武艺,一起来见一见大乔小乔的呆萌……js330

  • 前任,扯证吧最新章节

        他们的爱情经历了四个回合。第一回合他说,“小西,你的固执终于成就了我的妥协。”她却因为好友的以死相逼,慌忙逃离。第二回合他败在她的出现,“你不是要躲吗,何不躲一辈子,还出现在我眼前干嘛,不是我残忍,是你张小西最残忍。”她却因为好友的设计,间接害死他爷爷,再次逃离。第三回合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一指未签字的离婚协议。她却已失忆做借口,把他排除在外。第四回合这次换她来追他。

  • 醉卧君怀:独宠绝色质子妃最新章节

        穿越醒来,她变成了北冥国送去明周国的质子,一身男装,她是臣,他是君。本以为当一个乖乖质子就平安无事,他却渐渐欺身而上。她缩着脑袋,小心翼翼,“皇上,您有何吩咐?”男人一脸愁容:“朕可能是病了。”她道:“臣这就宣太医。”男人靠近一步,将她逼至床榻:“不必,朕的病只有你才能治。”她一脸不解:“啥?”男人眸光深沉而玩味:“来脱光躺好,朕一定药到病除。”她:“……”

  • 混沌武神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大宗派嫡传弟子带着传宗之宝无虚剑穿越,意外成为没落家族少主,时来运转的他决意攀上武神之巅,利剑出鞘不可阻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仅如此,萝莉美女、极品艳修、魔宗欲女纷至沓来,辰辉能抵挡得住吗?

  • 酋长别打脸最新章节

        开局一个小萝莉,你让我怎么赢?最不济也给一条狗吧?哪怕是瘸腿的也行呀!什么?主宰塔刷新?要拆塔?滚,别烦我!我好好的一个女英雄,怎么就成秘书了?没关系,等一个下雨天主人摔死,咱们就自由了!全场最佳?不存在的!说好的一VS五呢?说好的神装出门呢?你不知道吗?打野是不可能打野了,这辈子都不会打野的,混吃等死多好,那个谁,主人,把冰淇淋端上来!记得多加一层奶油!你这么好骗,不,是单纯的女英雄,我也是第一次见!一个汉堡包骗一个女英雄的时代一去不返了,现在你拿一百个汉堡包堆成山,人家都不看你一眼,得西餐,明白吗?八成熟的牛排配上红酒,加高档餐厅!

  • 不灭剑神诀最新章节

        天不生我柳缠风,剑道万古长如夜!一人一剑,斩尽世间敌,踏九霄,破苍穹,剑指天下!

  • 有花堪折:压寨夫君是祸水最新章节

        身为一方山匪头子,已经二九年华的她,迟迟未有夫婿。被逼无奈,从不拦路抢劫的她,抢了个如花似玉的白面书生回来。“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人,敢惹桃花,本姑娘让你七天七夜下不了床。”后来他惬意的坐在一旁,看着躺在床上的她,“娘子可还满意?”真相大白的那天,她才明白谁是真正的大灰狼……

  • 皇后,给朕站住!最新章节

        穿越就像高考,是技术活儿,也是撞大运。很不幸,她竟穿到了胸大无脑的冷宫废后身上,扮男装散心吧!还被皇上当成“入幕之宾”,要说官场无情,后宫有情,夜夜她当妃姘,脱了官袍换云裳,下了朝堂上龙床!军令如山,皇命如天,压得她腰背酸!即使这样,某只吃饱了的霸王还说她欺君,惩罚是——“那就终生监禁吧!地点龙床!”

  • 九转帝尊最新章节

        修炼号称十死无生的“九世轮回诀”,楚尘终于迎来了第九世。神道极致,神帝在九天无敌。武道极致,战尊在十地称尊。于楚尘而言,九天十地之中,唯我帝尊!

  • 大宋闲王最新章节

        石关岭之战,忻州之战,天门山防御战、、、
        他是“义社十人众”之西山王,违背了“封王不领兵,领兵不封王”的号令。
        他两个儿子战死燕云,留下一个孙子,改名换姓,流落他方。
        他带领两万轻兵,千里追杀辽国皇帝,杀进燕云腹地,而后死后二十年里,大宋无一位将军再入雁门。
        他叫赵臻,是他的孙子。
        痴傻六年,还魂为人。
        他读书,练字,科考,做官、、、
        他有两个梦想。
        除了恢复郭进的名号和重建安国军。
        他立志再杀进燕云,击败辽国,像他祖辈一样铁马冰河,战死征途!
        此书属于架空历史,望读者不要对号入座,以免误导。
        另外此书慢热型,希望读者朋友慢慢阅读。

  • 帝凰诀:废材狐妃逆九天最新章节

        世人皆知,她是长相极丑的废材小姐。再睁眼时,风云色变,妖魔四起,她被称之为妖。本想扮猪吃虎,抱着小灵宠过快意人生,却引来一大堆优质桃花。万草丛中,她扬言只要绝世风华的东临王,大婚的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躺在她身边的,是一位陌生却惊为天人的妖孽美男。一双惊艳紫眸令天地失色,风华绝代震天下,弹指之间傲九天,俨然是传说中的上古神族银狐之王。她一脚把他踹下床:“人妖殊途,妖王请自重。”他搂过她的腰,邪魅一笑“同床共枕数十载,你可没对我自重过。”“难道你是……”

  • 绝世鬼帝最新章节

        死亡……万物生命的终结!然,对白布衣而言,死亡是他生命真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