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么?”符峰不甘心的问道,“神能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抗衡的存在,或许开发出死亡之手这样的招式就是一种错误。”

    符峰正欲说些什么,忽然从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众人对视一眼,连忙冲出去查看究竟。

    马拉住处的台阶上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人正面部朝下趴在大坑之中。

    “是张志昂!”冰凤第一个冲了上去,躺在坑中的的确是张志昂,他似乎已经不省人事,他身着鬼魂战甲,脚上还残留着些许白骨之魂,相信他是脚踩白骨之魂从冰冻苔原上直接飞回来的。

    “先把他移到屋里。”马拉连忙说道。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的将张志昂抬进屋内,紫苑正一阵奇怪,按理说张志昂已经施展了死亡之手,已经处于灵魂尽失,琪卡散尽的状态,他怎么可能还会施展白骨之魂?又怎么能够召唤鬼魂战甲?

    “张志昂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能够感受到生命气息的冰凤露出了一阵紧张的神色,“他的生命气息十分的异常!但是灵魂却并没有处于缺失状态!”

    “紫苑,你来看看!”赫拉·丽雅示意大家让开一个位置,好让紫苑前来查看一下张志昂究竟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外表没有任何伤痕,”紫苑一边查看一边开始聚集少许的琪卡,“应该是他身体内部出了问题。”说着,紫苑便控制着自己的琪卡探查张志昂身体内部的情况。

    片刻之后,紫苑收回了自己的琪卡,一脸敬佩的看住了昏迷中的张志昂,“看来他是从死亡之手的引导范围内逃出来的,作为引导者,他的灵魂会在死亡之手最后结束的那一刻才从肉体中彻底的剥离。不过,看来他知道自己即将逝去灵魂的结果,他在自己体内埋下了毒荆棘,再过一段时间,他的肉体将会彻底死去。”

    “什么情况?”“不是灵魂没有损伤么?”“毒荆棘是什么?”众人忙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起来。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答,”赫拉·丽雅阻止了众人继续发问的倾向,转头看住了紫苑,“首先先弄清楚张英雄的灵魂究竟有没有损伤。”

    “说实话,就目前看来张志昂的灵魂还算完好,但是就从他在自己体内埋进毒荆棘这件事来看,恐怕张志昂知道自己的灵魂终究是要消散的。尽管他在最后一刻从死亡之手的范围内逃了出来,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体内还有琪卡,按理他体内的琪卡应该已经完全放空了才是。”紫苑一边解答赫拉·丽雅的问题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些疑问我们稍后再说,老朽的第二个问题是,你口中的毒荆棘是什么?能够剔除么?”

    “毒荆棘是一枚魔法种子,它会扎根与生物身体内部与身体逐步同化,一旦同化完成它就会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剔除,并且这枚魔法种子是所含剧毒之物,一旦爆发,瞬间就能将人体的同化部位化成脓水。”紫苑看了一眼人事不知的张志昂,“张志昂将毒荆棘埋进了自己的心脏之中,并在飞回来的过程中已经迅速催化了这枚种子,毒荆棘已经与他的心脏同化。”

    听到紫苑的话,众人皆沉默了,最后还是赫拉·丽雅打破了这片沉默,“那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张英雄还能够活多久?”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毒荆棘的爆发期很不稳定,短则十数天,多则数个月,知道毒荆棘爆发时限的除了施法者自己,没人清楚它究竟会何时爆发。”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么?”符峰不死心的问道,“就像我刚刚说的,毒荆棘一旦完成同化就会成为生物肉体的一部分,想要剔除它只能连同被同化的部位一起剔除,张志昂的心脏已经和毒荆棘完成了同化过程,想要剔除毒荆棘除了挖出张志昂的心脏以外别无他法。只有他自己能够解除毒荆棘。”

    众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志昂究竟是经历了什么?要让他如此自残自己的身体。

    “事已至此,大家也都去休息吧,”赫拉·丽雅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至于心中的疑问,等到张志昂醒来之后自然会得到解答的。至于张志昂就先留在这里,由老朽来照顾。”赫拉·丽雅对于张志昂称呼上的突然变化,并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但是冰凤通过对生命气息的感应能力,可以感受到赫拉·丽雅前后有着巨大的变化。芙丽丝扫了一眼赫拉·丽雅,似乎她也觉察到了什么,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甚至超出了魔法的范畴。

    “可是大师。。。”符峰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符英雄,老朽知道你想说什么,”赫拉·丽雅做出一个停止的姿势,打断了符峰,“但是战争还没有结束,毁灭之王至今仍然是下落不明,你们的使命还没有结束,以张英雄目前的状况,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至少我们应该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让张英雄在最后的生命时光中看到人间恢复安宁。”

    “明白了。”符峰沉思片刻之后,无力的回答道。“那么诸位英雄英雌,暂且放下心中的疑惑,今日好生休息,明日开始我们要加大对亚瑞特斯圣山的搜索力度,尽快找出毁灭之王,结束这场战争,同时也请诸位万事小心,老朽不想再看到牺牲了。”

    “是的,大师。”鹏静对着赫拉·丽雅点了点头,“走吧,二妹三妹。”说罢便转身带头朝门外走去。贞银在转身之前看了看赫拉·丽雅,又看了看人事不省的张志昂,从赫拉·丽雅前后两次对张志昂变化的称呼中,她感觉到赫拉·丽雅对于张志昂的感情不仅仅只有长者对于英雄的那种认可,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情感留在里面。

    “那么大师,张志昂就拜托你了。”符峰说完也牵起血凤的手,退出了房间。

    芙丽丝看了看躺在棉絮之上的张志昂,无声无息的退出了房间,杨潇也紧随其后。“可惜了。”思胥摇了摇头,对着张志昂说了一句,随后也离开了。紫苑此刻也站起身来,“那么诸位,我也先告辞了。”见赫拉·丽雅点了点头,紫苑也不再停留。

    只有冰凤一直站在张志昂的旁边,没有离开的意思,赫拉·丽雅抬头望向了冰凤,“我体内的生命之力或许能够延长张志昂的生命。”见赫拉·丽雅看住了自己,冰凤如此解释了一句。

    “马拉,你也去忙自己的吧,这里有老朽和冰凤照顾张志昂就足够了。”马拉看了看赫拉·丽雅又扭头看了看冰凤,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好吧,只是丽雅,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放心吧,老朽自有分寸。”不愧是自己多年的好友,看来自己的心思还是没能瞒过马拉。

    房间中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直到马拉退出去之后,赫拉·丽雅才开口说道,“现在已经只有老朽和你两个人了,很多东西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

    “大师,你。。。”“不要如此称呼老朽,”赫拉·丽雅摆了摆手,“既然你能感受到生命的气息,想必对老朽回复了真身的原因应该多少能感觉到一点,自群魔堡垒你的那番表白之后,老朽就知道你我之间迟早要面对一个共同的问题,老朽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赫拉·丽雅的说辞,冰凤沉默了,她没有想到赫拉·丽雅竟是如此的直接,“我只不过是一介魔物,有什么资格。。。”

    “不要妄自菲薄,”不待冰凤说完,赫拉·丽雅便打断了冰凤,“是人类如何,是魔物又如何?都是智慧生物,只是生存的环境有所不同,仅此而已,况且自张志昂将你带回来之后,你的作为还有半分身为魔物的迹象吗?况且魔物之间不也有感人肺腑的感情吗?”

    赫拉·丽雅的话语再次让冰凤陷入了沉默之中,“不过说实在的,老朽大概也是受到了张志昂的影响才会有如此的想法,张志昂他看待万事万物都拥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原以为他这样的男人只会吸引像老朽这般经历过岁月洗礼的老女人,只是没想到他的魅力竟然连你也被吸引住了。”

    冰凤缓缓坐在了赫拉·丽雅的对面,打开了自己的心扉“说实话,张志昂他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我能够感受得到!我也活了几百年了,我也见到过别的巫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召唤生物的,但是张志昂却似乎十分了解我们这些魔物的内心,他十分清楚我们内心的悲痛,诚如您所说,身为智慧生物谁不渴望美好的生活,但是深渊的规则却并不是我们这些下等魔物能够改变的,想要生存便只能依附于更高等的魔物,这是我们不得不为的悲哀。”

    “老朽能够明白,张志昂曾经在老朽面前评价过你们魔物的生活,不仅仅是你们魔物,我们人类又何尝不是?生活就是无赖,而我们只能无奈的生活。”

    听到赫拉·丽雅的话,冰凤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是啊,无奈的生活,那么。。。”冰凤犹豫了一刻,继续说道,“丽雅,你是不是。。。。”

    冰凤对自己的称呼,让赫拉·丽雅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她终究还是摆脱了自己身为魔物的自卑心理,还是在自己的开导下,接下来自己与冰凤之间不知道要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是,其实老朽已经和张志昂有过约定了。”其实在赫拉·丽雅自己的内心深处也依然存在着深深的自卑,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在赫拉·丽雅的潜意识之中,一千年的年龄便是她自卑的原因,“不过现在看来,这场约定注定要落空了。”说着,赫拉·丽雅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张志昂的脸庞。

    冰凤看着赫拉·丽雅眼中毫不掩饰的对于张志昂的情愫,和她的动作,语气中有些尴尬,“我在想,我体内的生命之力是否能够延长张志昂的生命。”

    “依老朽之见,恐怕即便是生命之力,对于张志昂目前的状况也毫无助益。”赫拉·丽雅叹了口气,“老朽虽然不知道亡灵巫师的禁招,但是对于毒荆棘的特性还是了解一二的,紫苑应该没有说谎,毒荆棘在没有爆发之前应该只是一颗对身体无害的种子,一旦爆发却又会在瞬间夺去被同化者的生命,生命之力根本来不及修复张志昂受损的身体。更何况,老朽有种不祥的预感,自从修习了占卜术之后,老朽的预感一直很灵验。”

    “是什么?”冰凤一阵紧张,“老朽也说不上来,只是能够肯定这事情肯定跟张志昂有关,老朽现在能够做的只是在张志昂剩下的生命中好好的陪伴他,只希望老朽预感的事情能够晚一点发生,至少让张志昂他。。。”

    赫拉·丽雅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冰凤显然已经从赫拉·丽雅的眼神中了解了她的决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不可以也留下来。”

    “从你留下来的那一刻,”赫拉·丽雅听到冰凤话突然笑了,“老朽就想到了这个结果。”

    冰凤闻言先是一惊,继而露出了微笑,“谢谢。”赫拉·丽雅摆了摆手,“不必言谢,说到底老朽也没有什么权利阻止任何人爱慕张志昂,只是你已经得到了老朽的认可,仅此而已,但是你也要记住,这条路并非坦途,它上面布满的荆棘,有太多的东西能够左右它。”

    赫拉·丽雅其实还有一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张志昂的生命已经所剩不多,她只是想要张志昂在剩下的生命之中尽可能多的享受生活。

    “我记下了。”冰凤狠狠的点了点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绝世狂医最新章节

        醒掌天下疾,醉卧美人膝。深山道观走出来的妖孽秦朗,凭借一手伏羲医术,纵横都市。rn本想以医入道,奈何红尘诱人,冷艳女王、温柔小护士、女神校花、热辣老师、妩媚少妇、傲娇萝莉……rn万种风情,蜂拥而来,且看秦朗是如何游走在莺莺燕燕之间,最终踏上医道巅峰!rn掌握亿万家财、无上权力又如何?rn我能掌控你的生死,阎王让你三更死,我能保你这一生。rn秦朗医生,我胸小怎么办呀?来,我帮助你针灸一下,让你汹涌澎湃,迷死万千男人。rn秦朗医生,你看,我的腿上疤痕好难看,如果不能治疗好的话,以后不能做腿模了呀,你要帮助我呀?来,让我用伏羲九针帮

  • 绯色豪门:首席旧爱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是十八线都不算的小演员,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大亨。一别经年,再次相见她变成了他的私宠??见不得光的那种。他说:“我讨厌女人惹麻烦,动了我的钱就别想动我的心。”从此,他夜夜痴缠,下了床却和她假装不熟。“墨先生,有人欺负我。”她娇嗔。第二天,这个人滚出了娱乐圈。“墨先生,有人看不起我。”她哀泣。第二天,她被提名最佳影后。“墨先生,有人跟我求婚。”她告别。第二天,他包下巨大广告牌发布爱的宣言。她问他:“你爱我有多深?”rnrn他不怀好意地回答:“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长处,你就知道我爱你有多深了。”

  • 总裁追上瘾最新章节

        “说,把我俩儿子藏哪了?”一场邂逅,他竟索要两个五岁宝宝!有木搞错?她刚认识他!结果恶魔总裁甩出一纸亲子鉴定书、一张三胞胎合影外带一个俊宝宝喊“妈咪”,直接惊出她一身冷汗!直到某天三胞胎团聚,真相大白,她狼狈逃走!不料,他轻易逮住她,还恶意破坏她的婚礼,拿枪威胁她:“女人,你敢嫁别人试试?!”

  • 道缘儒仙最新章节

        道缘儒仙∶“修道入手的儒家仙人”。
        “扬儒固我愿,修道为途径,世间任逍遥,本是一儒生”。
        这是一本纯粹中国文化的武侠玄幻小说,描述的是一个博学多才的青年书生成仙成神而又入世为官的故事,涉及到书生、修道、成仙、入世、仕途、财富、奇缘、法宝、爱情、血仇等。跟著本书一路行去,读者可以领略到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深沉含蓄的美好情感、优美无限的自然风光以及奇妙莫测的仙家成长。
        书写到现在还只是初稿。鬼雨准备成书之後大修几次,希望能越来越好。欢迎大家认真批评指正。
        本书电子版权属于起点中文网,实体书版权已授予台湾上砚出版社。作者尚完整保留游戏改编权,有意游戏开发者请与鬼雨本人联系。

  • 一个领主的养成 序~10 (完)最新章节

        这篇文章是转载的,希望大家看的高兴。
        作者: 垂死老头 转自风月、深蓝
        十八岁以下勿进

  • 最强逆袭最新章节

        青春总是充满遗憾,曾经错失的校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不,我偏要试试。“跟我走吧,或富贵,成人上人,或染血,尸骨无存。”三年后,少年回归,霸道强势的身影,让恶势力颤抖,与清纯校花相恋,碾压富二代,被热情似火的市长千金倒追…考上最好的大学,泡上最靓的美女,权势尊荣无人可挡,一路披荆斩棘,成就人生赢家,这就是最强逆袭,一代传奇的故事……

  • 王者之道最新章节

        绍明暂缓称王,急忙对百姓采取休养生息政策,减免赋税,鼓励农耕和贸易,同时大力整顿军纪,改编部队,用自己世界的那套方法训练部队,并且实习军衔制,还训练工匠制造更强大的火器武器,甚至制作最简易的大炮以供军队使用。同时颁布法令,整顿社会风气和民风,加强社会几层组织的控制,使整个国家处于十分严明有序的环境之中,商业也活得极大发展。

  • 亿万总裁追妻:鲜妻有点甜最新章节

        田恬怎么都没有想到,不过是去高级会所送甜品,竟然连贞洁也送了出去!而那个与她有露水情缘的男人,竟然不知羞耻地满天下打广告,想要把露水变成小溪再成大海?!还没来得及向未婚夫解释,却发现小三已经上位了……某男突然出现质问:“他有我帅吗?有我有钱吗?”大手一挥,硕大的钻戒简直闪瞎渣男贱女的眼,霸气宣告。“田恬就是我司徒令玄的女人,她只是出门忘了戴戒指。”说罢帅气抓走某只吃干抹净他的家伙,田恬惊:这,这都是什么情况啊喂!!

  • 都市最强系统最新章节

        山村少年获得心愿系统,强者之路就此开启!要身价一个亿?  要解决地里的虫子问题?  要想解决……很简单,做任务即可!不做任务就不举,做了任务就坑爹!看主角身怀最强系统,踏出小山村,赚最多的钱,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专治装逼犯,吊打各种不服,成就一段牛叉的幸福人生。

  • 慕少有疾,老婆哪里跑?最新章节

        孤儿院的一场乌龙,两个女孩儿的命运齿轮被改变!当许冰凌流落街头、终日打架斗殴混吃等死;自己的亲生父母却对着另一个女孩儿说:“走吧,和我们回家。”于是,本该有的宠爱,本该有的温暖,甚至本该有的初恋,在她眼睁睁的盼望下,都成了本应该。十八岁生日的那年“跟我结婚,我会帮你拿回原本属于你的一切!”许冰凌巴巴看着眼前这个站都站不起来的男人,貌似?人和身都很安全?直到婚后,女孩看着将自己逼至床脚的欣长身影,语气颤抖:“你,你不是站不起来吗!?”男人邪魅一笑:“再站不起来,满足不了你可怎么办?”

  • 九龙天棺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的幽灵营地;四十年前工地中挖出的奇怪骨头;一千八百年前的一片血地我无意间,也许是命中注定被卷入这迷之漩涡在无数匪夷所思、跌宕起伏的经历之后我们能否触摸到事情的真相

  • 从零开始的触手怪最新章节

        穿越没问题,但为什么我会变成触手怪?!  重要的是,说好的触手呢?全都被谁吃掉了?  这是个带着大触APP,从零开始培养触手的故事...

  • 婚里婚外:总裁拒妻100次最新章节

        婚前,秋小爱对厉默言穷追猛打,发誓要扑倒男神,为他生猴子,让他唱一首《征服》。  婚后,秋小爱扶小蛮腰,说着受不了。  他对她是日日宠,夜夜爱,她却毫不领情说着:“厉默言,我要离婚。”  “可以,不过我属于你个人财产,必须带走。”

  • 医女天下,妖孽王爷滚过来最新章节

        如果那一天,我去了镇上逍遥,不在谷内乘凉,可能就不会有接下来这么多事!……“你是谁?”“我是你的药。”……“我是谁?”“你是我的命。”……一个是江湖医女,医术精湛,还桃花不断。一个是京中王爷,位高权重,却独爱一人。……

  • 地下停尸场最新章节

        好端端的地下停车场变成了地下停尸场,那些孤魂野鬼闯入了我的梦里,我必须要把他们赶出去!

  • 星河恋曲最新章节

        迪斯星最美丽的小公主晶玉逃婚被追杀,男友背叛自己,在追上的过程中被圣殿会的大长老所救。利用超强的力量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变成了奇丑无比,扔到了地球上,只要让找到自己的真爱,才能恢复自己原先的容貌,功力和法力。
        当公主换了身份来到地球之后,宇宙各方势力,各大家族都在苦苦的追寻着她的下落.......
        书友群号欢迎大家多来拍砖!!!!!

  • 妖孽夫君求放过最新章节

        爱上一个终究会杀掉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上一世,他是个皈依佛门的小和尚,不能与我厮守终生,这一世,他是毁天灭地的妖王幻释,而我只是一只小白鹿。我们真的可以履行前世在佛主面前立下的婚约吗?
        “妖王幻释,你既然爱我,为何还要眼睁睁地看我去死?你真的会在月圆之夜挖出我的七窍玲珑心吃掉吗?”
        他只是冷冷地勾起了唇角,绝世俊美的容颜上依旧透着蚀骨的冰冷。
        此刻,他真的下得了手杀我吗?
        本书会在每天晚上9点准时更新,欢迎各位看官骚扰,这是我:请注明:粉丝团

  • 毒医凰后:妖孽世子霸道宠最新章节

        痴心错付,血染佛堂,她是名门嫡女,却被未婚夫庶妹乱棍打死。再睁眼……她是华夏鬼医圣手,心狠手辣的杀手女王,身负毒王系统,一根银针,活死人,肉白骨;一双冷眸,穿人骨,慑人心。当她穿越成了她……一毁渣男天子梦,二踩庶妹成小妾,三送后妈七只鸭,四虐亲爹睁眼瞎……古代生活风生水起,只是暗“贱”易躲,明、骚、难、防!他是腹黑神秘的妖孽世子,傲气孤高,不停撩骚。当他遇见她……“天下江山为聘,地铺十里红妆,我娶你!”“历史有多远,请你滚多远!关门,放狗!”他上前一步,将她打横抱起,压倒在床,邪魅一笑:“一起滚,滚出历史新高度!”

    本章内容提要:
    ...    “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么?”符峰不甘心的问道,“神能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抗衡的存在,或许开发出死亡之手这样的招式就是一种错误。”     符峰正欲说些什么,忽然从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众人对视一眼,连忙冲出去查看究竟。     马拉住处的台阶上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人正面部朝下趴在大坑之中。     “是张志昂!......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