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么?”符峰不甘心的问道,“神能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抗衡的存在,或许开发出死亡之手这样的招式就是一种错误。”

    符峰正欲说些什么,忽然从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众人对视一眼,连忙冲出去查看究竟。

    马拉住处的台阶上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人正面部朝下趴在大坑之中。

    “是张志昂!”冰凤第一个冲了上去,躺在坑中的的确是张志昂,他似乎已经不省人事,他身着鬼魂战甲,脚上还残留着些许白骨之魂,相信他是脚踩白骨之魂从冰冻苔原上直接飞回来的。

    “先把他移到屋里。”马拉连忙说道。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的将张志昂抬进屋内,紫苑正一阵奇怪,按理说张志昂已经施展了死亡之手,已经处于灵魂尽失,琪卡散尽的状态,他怎么可能还会施展白骨之魂?又怎么能够召唤鬼魂战甲?

    “张志昂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能够感受到生命气息的冰凤露出了一阵紧张的神色,“他的生命气息十分的异常!但是灵魂却并没有处于缺失状态!”

    “紫苑,你来看看!”赫拉·丽雅示意大家让开一个位置,好让紫苑前来查看一下张志昂究竟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外表没有任何伤痕,”紫苑一边查看一边开始聚集少许的琪卡,“应该是他身体内部出了问题。”说着,紫苑便控制着自己的琪卡探查张志昂身体内部的情况。

    片刻之后,紫苑收回了自己的琪卡,一脸敬佩的看住了昏迷中的张志昂,“看来他是从死亡之手的引导范围内逃出来的,作为引导者,他的灵魂会在死亡之手最后结束的那一刻才从肉体中彻底的剥离。不过,看来他知道自己即将逝去灵魂的结果,他在自己体内埋下了毒荆棘,再过一段时间,他的肉体将会彻底死去。”

    “什么情况?”“不是灵魂没有损伤么?”“毒荆棘是什么?”众人忙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起来。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答,”赫拉·丽雅阻止了众人继续发问的倾向,转头看住了紫苑,“首先先弄清楚张英雄的灵魂究竟有没有损伤。”

    “说实话,就目前看来张志昂的灵魂还算完好,但是就从他在自己体内埋进毒荆棘这件事来看,恐怕张志昂知道自己的灵魂终究是要消散的。尽管他在最后一刻从死亡之手的范围内逃了出来,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体内还有琪卡,按理他体内的琪卡应该已经完全放空了才是。”紫苑一边解答赫拉·丽雅的问题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些疑问我们稍后再说,老朽的第二个问题是,你口中的毒荆棘是什么?能够剔除么?”

    “毒荆棘是一枚魔法种子,它会扎根与生物身体内部与身体逐步同化,一旦同化完成它就会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剔除,并且这枚魔法种子是所含剧毒之物,一旦爆发,瞬间就能将人体的同化部位化成脓水。”紫苑看了一眼人事不知的张志昂,“张志昂将毒荆棘埋进了自己的心脏之中,并在飞回来的过程中已经迅速催化了这枚种子,毒荆棘已经与他的心脏同化。”

    听到紫苑的话,众人皆沉默了,最后还是赫拉·丽雅打破了这片沉默,“那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张英雄还能够活多久?”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毒荆棘的爆发期很不稳定,短则十数天,多则数个月,知道毒荆棘爆发时限的除了施法者自己,没人清楚它究竟会何时爆发。”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么?”符峰不死心的问道,“就像我刚刚说的,毒荆棘一旦完成同化就会成为生物肉体的一部分,想要剔除它只能连同被同化的部位一起剔除,张志昂的心脏已经和毒荆棘完成了同化过程,想要剔除毒荆棘除了挖出张志昂的心脏以外别无他法。只有他自己能够解除毒荆棘。”

    众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志昂究竟是经历了什么?要让他如此自残自己的身体。

    “事已至此,大家也都去休息吧,”赫拉·丽雅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至于心中的疑问,等到张志昂醒来之后自然会得到解答的。至于张志昂就先留在这里,由老朽来照顾。”赫拉·丽雅对于张志昂称呼上的突然变化,并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但是冰凤通过对生命气息的感应能力,可以感受到赫拉·丽雅前后有着巨大的变化。芙丽丝扫了一眼赫拉·丽雅,似乎她也觉察到了什么,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甚至超出了魔法的范畴。

    “可是大师。。。”符峰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符英雄,老朽知道你想说什么,”赫拉·丽雅做出一个停止的姿势,打断了符峰,“但是战争还没有结束,毁灭之王至今仍然是下落不明,你们的使命还没有结束,以张英雄目前的状况,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至少我们应该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让张英雄在最后的生命时光中看到人间恢复安宁。”

    “明白了。”符峰沉思片刻之后,无力的回答道。“那么诸位英雄英雌,暂且放下心中的疑惑,今日好生休息,明日开始我们要加大对亚瑞特斯圣山的搜索力度,尽快找出毁灭之王,结束这场战争,同时也请诸位万事小心,老朽不想再看到牺牲了。”

    “是的,大师。”鹏静对着赫拉·丽雅点了点头,“走吧,二妹三妹。”说罢便转身带头朝门外走去。贞银在转身之前看了看赫拉·丽雅,又看了看人事不省的张志昂,从赫拉·丽雅前后两次对张志昂变化的称呼中,她感觉到赫拉·丽雅对于张志昂的感情不仅仅只有长者对于英雄的那种认可,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情感留在里面。

    “那么大师,张志昂就拜托你了。”符峰说完也牵起血凤的手,退出了房间。

    芙丽丝看了看躺在棉絮之上的张志昂,无声无息的退出了房间,杨潇也紧随其后。“可惜了。”思胥摇了摇头,对着张志昂说了一句,随后也离开了。紫苑此刻也站起身来,“那么诸位,我也先告辞了。”见赫拉·丽雅点了点头,紫苑也不再停留。

    只有冰凤一直站在张志昂的旁边,没有离开的意思,赫拉·丽雅抬头望向了冰凤,“我体内的生命之力或许能够延长张志昂的生命。”见赫拉·丽雅看住了自己,冰凤如此解释了一句。

    “马拉,你也去忙自己的吧,这里有老朽和冰凤照顾张志昂就足够了。”马拉看了看赫拉·丽雅又扭头看了看冰凤,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好吧,只是丽雅,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放心吧,老朽自有分寸。”不愧是自己多年的好友,看来自己的心思还是没能瞒过马拉。

    房间中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直到马拉退出去之后,赫拉·丽雅才开口说道,“现在已经只有老朽和你两个人了,很多东西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

    “大师,你。。。”“不要如此称呼老朽,”赫拉·丽雅摆了摆手,“既然你能感受到生命的气息,想必对老朽回复了真身的原因应该多少能感觉到一点,自群魔堡垒你的那番表白之后,老朽就知道你我之间迟早要面对一个共同的问题,老朽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赫拉·丽雅的说辞,冰凤沉默了,她没有想到赫拉·丽雅竟是如此的直接,“我只不过是一介魔物,有什么资格。。。”

    “不要妄自菲薄,”不待冰凤说完,赫拉·丽雅便打断了冰凤,“是人类如何,是魔物又如何?都是智慧生物,只是生存的环境有所不同,仅此而已,况且自张志昂将你带回来之后,你的作为还有半分身为魔物的迹象吗?况且魔物之间不也有感人肺腑的感情吗?”

    赫拉·丽雅的话语再次让冰凤陷入了沉默之中,“不过说实在的,老朽大概也是受到了张志昂的影响才会有如此的想法,张志昂他看待万事万物都拥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原以为他这样的男人只会吸引像老朽这般经历过岁月洗礼的老女人,只是没想到他的魅力竟然连你也被吸引住了。”

    冰凤缓缓坐在了赫拉·丽雅的对面,打开了自己的心扉“说实话,张志昂他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我能够感受得到!我也活了几百年了,我也见到过别的巫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召唤生物的,但是张志昂却似乎十分了解我们这些魔物的内心,他十分清楚我们内心的悲痛,诚如您所说,身为智慧生物谁不渴望美好的生活,但是深渊的规则却并不是我们这些下等魔物能够改变的,想要生存便只能依附于更高等的魔物,这是我们不得不为的悲哀。”

    “老朽能够明白,张志昂曾经在老朽面前评价过你们魔物的生活,不仅仅是你们魔物,我们人类又何尝不是?生活就是无赖,而我们只能无奈的生活。”

    听到赫拉·丽雅的话,冰凤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是啊,无奈的生活,那么。。。”冰凤犹豫了一刻,继续说道,“丽雅,你是不是。。。。”

    冰凤对自己的称呼,让赫拉·丽雅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她终究还是摆脱了自己身为魔物的自卑心理,还是在自己的开导下,接下来自己与冰凤之间不知道要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是,其实老朽已经和张志昂有过约定了。”其实在赫拉·丽雅自己的内心深处也依然存在着深深的自卑,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在赫拉·丽雅的潜意识之中,一千年的年龄便是她自卑的原因,“不过现在看来,这场约定注定要落空了。”说着,赫拉·丽雅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张志昂的脸庞。

    冰凤看着赫拉·丽雅眼中毫不掩饰的对于张志昂的情愫,和她的动作,语气中有些尴尬,“我在想,我体内的生命之力是否能够延长张志昂的生命。”

    “依老朽之见,恐怕即便是生命之力,对于张志昂目前的状况也毫无助益。”赫拉·丽雅叹了口气,“老朽虽然不知道亡灵巫师的禁招,但是对于毒荆棘的特性还是了解一二的,紫苑应该没有说谎,毒荆棘在没有爆发之前应该只是一颗对身体无害的种子,一旦爆发却又会在瞬间夺去被同化者的生命,生命之力根本来不及修复张志昂受损的身体。更何况,老朽有种不祥的预感,自从修习了占卜术之后,老朽的预感一直很灵验。”

    “是什么?”冰凤一阵紧张,“老朽也说不上来,只是能够肯定这事情肯定跟张志昂有关,老朽现在能够做的只是在张志昂剩下的生命中好好的陪伴他,只希望老朽预感的事情能够晚一点发生,至少让张志昂他。。。”

    赫拉·丽雅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冰凤显然已经从赫拉·丽雅的眼神中了解了她的决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不可以也留下来。”

    “从你留下来的那一刻,”赫拉·丽雅听到冰凤话突然笑了,“老朽就想到了这个结果。”

    冰凤闻言先是一惊,继而露出了微笑,“谢谢。”赫拉·丽雅摆了摆手,“不必言谢,说到底老朽也没有什么权利阻止任何人爱慕张志昂,只是你已经得到了老朽的认可,仅此而已,但是你也要记住,这条路并非坦途,它上面布满的荆棘,有太多的东西能够左右它。”

    赫拉·丽雅其实还有一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张志昂的生命已经所剩不多,她只是想要张志昂在剩下的生命之中尽可能多的享受生活。

    “我记下了。”冰凤狠狠的点了点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死亡之手 终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时来孕转:宠妻有攻略最新章节

        "爱满则溢,月满则亏,晏先生的爱已然满得放不下胸膛。rn他来到走投无路的女人面前:“嫁我,为我生一个宝宝。”rn韩君亭仰头,“抱歉,我不卖身。”rn“不是卖,做我的妻子。”rn他织了一张巨大无比的网,费尽所有心思,只为了一个女人。rn呵,他却忘了,世间万物,唯有爱不能算计……"

  • 狂宠全能废柴妃最新章节

        她被人下药,逃到了一丝不挂的美男床上。亲摸捏抱,把他的身体做了解药。事后,某妖孽醒来,看着一身凌乱,眸底烈焰燃烧。女人,你休想逃!当纵横二十一世纪的佣兵王,穿越成废材无能的白家三小姐。从此人生逆袭,翻手为云覆手雨!渣妹歹毒算计,她三五巴掌给打成了猪头。贱男轻贱羞辱,她暴力解决将其踩在脚下。族人厌恶嘲讽,她武医双修让其悔不当初!她混的正风生水起、逍遥惬意,不知何时身后跟了一个腹黑高冷的妖孽帝!“小东西,吃干抹净了想开溜?”

  • 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最新章节

        顶级杀手穿成异界废柴七小姐,丹田被毁,家人欺辱,还被长姐施虐致死。叶清念挑眉冷笑,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惩恶仆,虐渣姐,斗渣男,绝不手软。收宝器,炼丹药,赚银票,拿到手软。东西太多拿不下了怎么办?叶清念回头看了眼死皮赖脸跟着自己的某邪王:“过来,赏你点儿玩具。”某邪王挑眉:“丫头,本王把自己赏给你可好?”

  • 鬼医惊世:魔君,药不能停最新章节

        她身负血海深仇而来,在大婚之日杀了他此生挚爱,却被他挖去双眼,弃于山林。rn他恨她入骨,却因牵魂蛊与她魂命相连,屡下杀手,却自身受创。rn世道混乱,走尸横行,他以非人之力颠覆世界,于天下为敌。rn而她深陷绝境,却糟最信任之人背叛抛弃,信仰崩塌,心中成魔。rn本该对立的命运,自此被残忍地捆绑在一起,纠缠,戏弄,无法逃离。

  • 超甜逼婚:权少势不可挡!最新章节

        夏安浅被父亲当做货物去换投资!黑暗过去,她一跃成为全城瞩目帝锐集团少夫人!“我帮你整垮江家,让你成为著名设计师!你要永远在我身边!”许廷琛看着她!“廷少,你是没吃药吗?现在的情况是你得求我吧?洗洗睡吧……”

  • 龙凤吟之王妃绝代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现代女穿越到一个孕妇身上的故事。她爱他成痴,却换得终身监禁。“王爷,请允许我向你挑战。”她褪下他喜欢的白衣,换上一身缥缈青衣,浅浅微笑着一颗棋子封了他的退路,走出那监禁终身的地方,从此海阔天空,风华万千。虚情假意,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危机层层逼近。她冷笑,谁有本事不放过她,尽管放马过来。rn

  • 军婚撩人最新章节

        她不爱他,嫁给他只是为了逃离一场不可能的爱恋。他也不爱她,娶她只是为了应付逼婚。一张床,困住两个人。她表面绝对服从,内心实则叛逆,总是想要逃离他的控制飞向更远的地方。他看似冷漠无情,却总是对她掠爱强欢,不但要她的身体,还要她的心里,只许住他一个人。她自以为掌握全局,却被他蚕食鲸吞,拆解入腹,渣都不剩!

  • 九天苍穹变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属于修炼者的世界。绚烂华丽的灵技,夺天地造化的灵丹,能开山裂地的灵器,沟通天地奥妙的灵阵……茫茫修行世界,强者为尊,只有变强,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一切。墨夜,一位平凡而普通的少年,在他决定踏上修炼之途的那一刻,他注定拥有了不平凡的一生!js330

  • 鬼夫慢慢来最新章节

        我本是一个不学无术,贪玩好耍的大学新生,身为富二代,有着啃老过一辈子的心,却不想遇到了家庭的巨变,从富二代子弟一落成穷比,因一次意外,闯入了鬼怪的世界,让我经历了一段离奇的岁月

  • 爆宠农家小狂妃最新章节

        自带空间异能的女特工,一朝穿越,成为农家女,爹死娘瘫就算了,更糟糕的是,还被亲奶奶下药,欲将她卖给别人为妾,关键时刻,她踹了渣渣,直接扑倒神秘白衣男事后她淡定地看着枕边的男人:“不许叫,我会对你负责的。”“宝贝,我等你负责”神秘男人勾唇一笑,旋即欺身而上!!!

  • 重生复仇之凤惊凰最新章节

        被人陷害至死,死无全尸!一朝重生,她满腔愤怒!所有伤害过她的人,她都要一一奉还。为了保护顾家,为了保护自己,她必须要强大。惊艳了皇帝,惊艳了第一公子,在无尽的心机中,她与皇帝越走越近,最终她究竟归属何处??

  • 家有小狐娘最新章节

        我叫梁商,原本以为这辈子除了像光头强那样累死累活的替李老板砍树,剩下的光阴也就只有蹲在三岔路口望妞兴叹,可谁知人生果然是到处充满刺激,一不留神救了个小娇娘,竟然还是狐仙……从此,种田修仙打妖怪,植树环保为未来,家有美腻小狐娘的日子,喜乐无穷。

  • 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最新章节

        楚辞为了救陷于财务困境的父亲,被迫嫁给了赫连家体弱多病的大少爷赫连兰若。传说赫连家大少爷是个药罐子,命悬一线,随时都有上天的可能。传说赫连家大少爷不能人道,即使嫁过去也是守活寡。可……深夜这个跑到自已房间辛勤耕耘的家伙又是谁?白天见不到亲亲老公,晚上倒是准时侍寝……

  • 大魔王,你老婆要跑啦最新章节

        “师傅,别人穿越,都是直接见男主,我怎么被人打了个半死啊?”  卿小可被打得怀疑人生,快要歇菜的时候。  帅得惊天动地的师哥冲过来,给她了天极灵根。  天极灵根强加于她身上,使得她成了这异界最抢手的香饽饽。  第一个把她抢了的,就是邪魅狂拽炸的大魔王!  “我要你做我的王后,与我一统这魔域九重天。”某魔王深情道。

  • 华夏龙刃最新章节

        一个叫卫立的人,因官场黑暗而科举失利,之后又被陷害。之后天下大乱,大有朝及及可危。卫立经过努力结束战乱,统一天下,让民众有了希望。但神族又怕人族脱离掌控,进而向人族进军…………

  • 绝品战神最新章节

        曾经的仙王,傲视群雄;如今的废物,任人凌辱。未来,何去何从?是踏歌行,登天路,重返巅峰,还是唯唯诺诺,任人鱼肉?一念佛,一念魔,一念沧海,一念桑田,如何抉择,只看今朝!!

  • 网游之逆天妖帝最新章节

        (聚焦新书,首款玄幻流虚拟网游)重生五年前,一款神秘的超现实虚拟网游《天幻》,叶北与风小小来到了里面,那里是玄幻的时代,在那里能实现仗剑走天涯的理想,有傻白甜的美女师尊,神秘的蠢萌小萝莉,有他的患难之交,在那里,刻战神神纹,掌九天妖纹,得邪剑逆鳞,习九龙焚鼎炼丹术,握九龙圣针之法,最终以一手逆天实力与旷世炼丹术,俯瞰天下,傲视众生!

  • 帝道无边最新章节

        盛极而衰,否极泰来。
        岁月如流,逝去辉煌不在。
        叹天骄一世,风华绝代。
        星空之下,
        似水流年泼墨作画卷,
        辉煌,峥嵘,璀璨,
        勾勒出一世无敌的绚烂。
        …………
        群雄争霸,万族征战,流血的盛世,衰微的末世。
        少年如大鹏展翅,从山林出,征伐九天。
        那是盖世神帝的传说!
        作者已死,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实在像我,下来陪我,如遇上线,纯属尸变。

    本章内容提要:
    ...    “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么?”符峰不甘心的问道,“神能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抗衡的存在,或许开发出死亡之手这样的招式就是一种错误。”     符峰正欲说些什么,忽然从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众人对视一眼,连忙冲出去查看究竟。     马拉住处的台阶上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人正面部朝下趴在大坑之中。     “是张志昂!......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