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亚马逊雨林中部亚马逊河上游亚马逊居住地

    在雨林深处有一片空旷之地,到处是伐木之后留下的树桩,相信这片空地是人为开采后留下的痕迹,亚马逊一族就居住在此。

    树立在木桩处的茅屋标示着这片树林是被何人所伐。众多茅屋中间的那间最大的茅屋是族长居住的地方,此刻那里挤满了亚马逊一族的干部们。

    “族长,您真的觉得非如此做不可吗?”一名亚马逊女战士看住了坐在一张巨大木椅上的族长,“难道我们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蔚其,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形势,我们的前哨站已经被摧毁了,我们唯一能够抵御外敌的城墙也遭到了破坏,魔物的大军已经长驱直入,抵达这里只是时间的问题!邪魔王不是个容易打发的对手,面对如此数量的邪魔,我们胜利的机会几乎是零!”

    “族长,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族长抬了抬手,示意蔚其不要在说下去了,“目前只有这一个办法能够保住我们的力量!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你要明白,我是亚马逊一族的族长,魔物们如此大规模的进攻,说明他们已经有了足够准备,我相信他们也一定早就查过了与我们相关的一切情报,如果我不在这里战死!他们如何会相信他们已经毁灭了我们亚马逊一族?所以蔚其,现在只有你带领大部分精英护着孩子们沿着河流逃离这里,我们亚马逊一族才会得以延续!”

    屋内的亚马逊们陷入了沉思之中,族长的话不无道理,魔物们既然如此大规模的同时对地五族发动突然袭击,他们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蔚其,你立刻就动身,不要在做任何停留了,以免迟则生变。”蔚其狠狠的点了点头,“是。”然后便起身走出了茅屋。

    昼地球世界肚脐深深的地底

    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德鲁伊在被包围的情况下发起愤然反击,虽然重创了来袭的魔物们,但是最后依然寡不敌众,再加上他们原本可以依靠的有利地形对地穴魔们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失败似乎已成必然!

    “不愧是地五族之一,尽管处于这种境况之下,仍然如此拼搏!”布鲁坎斯身边也没有几个地穴魔是活着的了。

    “我们德鲁伊一族不会畏惧死亡!”随着声音,德鲁伊一族的族长从大地树根之下的土地之中缓缓钻出,看来他要做的事已经完成了。

    “哦?竟然还有躲起来的人!”布鲁坎斯很做作的看住了族长,“你要是一直躲着想必就不会死了,干嘛还要走出来呢?”

    “因为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族长满脸笑容的看住了布鲁坎斯,随着族长的话语,一颗金色的巨蛋径直朝天空射去,大地自己打开了一道通往天空的通道!

    “什么东西?”布鲁坎斯随着急速移动的金色巨蛋望去,大地在让金蛋通过之后,立即关闭了通道。一切变化是如此之快,布鲁坎斯还没来得及反应,金色巨蛋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究竟做了什么?”布鲁坎斯瞪了族长一眼,回头给自己的部下下达了命令,“立刻出去找到那颗金蛋!”“别枉费心机了!尽管你击败了我们,但是你们也无法再回到外面去,你们将被困在这个地底迷宫之中,直到你们死去!”族长依然一脸笑容的看住了布鲁坎斯,就算布鲁坎斯看出来金蛋之中藏着德鲁伊最后的幸存者,但是他们已经无法走出这里出去追杀了。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地穴魔们是……”“尽管你们善于打洞!这片土地却已经开始拒绝你们,你们现在连一丝土也无法挖开!”不待布鲁坎斯说完,族长便打断了他的话,“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布鲁坎斯回头看了一眼仅剩的几名地穴魔,他们立刻开始就地打洞,地面并没有变硬,一爪下去依然能够抛出了一个坑,但是就在他们觉得族长不过是恐吓他们之时,泥土落地之后刚刚被地穴魔抛出的坑立刻被填平了!

    地穴魔们这下慌张了,赶紧加快了抛土的速度,但是只要泥土一离开他们的利爪,便会消失不见,而坑中又会生出相应的泥土,无论地穴魔们怎么挖,坑始终不过那么大。

    “你立刻给我解除这个法术!”布鲁坎斯死死的盯住了德鲁伊的族长,“否则我一定让你死得很痛苦!”

    “你死了这条心吧!”族长依然微微笑着,“先不说这法术并非我所施展,就算是我施展的我也不会解除它!你可以杀死我,但是你们却只能呆在这里过下半辈子了!大地母亲已经答应了我,你们将永永远远的只能呆在这里了!”

    “不可能的!”布鲁坎斯听明白了,这是大地本身响应德鲁伊的要求,将他们困在了这里直至死亡!

    昼地球地中海深深的海底

    风月族的圣城—月城此刻内部到处漂浮着风暴之魂,过于自信而没有设置任何防御措施的风月族,在被风暴之魂的特殊能力完美克制之后,风月族没能像往常一样打出炫彩夺目的战斗,失去琪卡之后只能被风暴之魂们全数杀死!风暴之魂们此刻正游荡在整个月城之中,查看是否有漏网之鱼!

    混沌大臣此刻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风月族已经被毁灭了,回去之后迪亚波罗大人将会如何奖励自己呢?

    月城最底部,三个风月族幸存者正躲藏在月城的下水道出口处,中年男人在下水道的两端张开了隐形结界,这样风暴之魂们便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他的背后是一名身怀六甲的女子,女子怀中还抱着一名不到三岁大的小女孩。

    这里暂时还没有风暴之魂搜索过来,他们现在正忙着搜索月城的其他地域。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躲到这么脏的地方来啊?”小女孩一脸好奇的看住了身怀六甲的女人。

    恰在这时,一名风暴之魂出现在了下水道的远方,它缓慢的飘行着查看附近的情况,中年男人立时握紧了手中的法杖,“夫人,如果一旦被发现了你马上带着女儿从这里跳下去,月城外的结界会接住你们的,然后马上找地方躲藏起来,我如果可以无声无息的杀掉这个风暴之魂,就下来找你们!”

    “般若叔叔……”小女孩话还出口,便被女子捂住了嘴,并轻声告诉她,“别出声!”

    风暴之魂突然望向了这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见了小女孩刚刚的叫声,它径直朝这边飘了过来,中年男子用手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法杖,法杖底端变得极其尖锐起来,只要它继续靠近过来,男子有把握一法杖刺穿它的咽喉!

    风暴之魂离结界不足十步了!中年男子举起了法杖,也轻轻的靠上了隐形结界,只要它一发现异常,男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击杀它!

    五步!三步!男子咽了口口水,只希望自己刺杀它的时候它不会发出惨叫,要不然肯定会引来风暴之魂的大军。

    “全员收队!”从下水道中传来另一个风暴之魂的声音,“即刻返回风之大陆!”

    风暴之魂听到这些话,转身沿着原路飘了回去。

    待风暴之魂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后,般若才回头看住了两母女,“看来他们是准备撤退了,你们暂且呆在结界之中,等我确定安全之后再来接你们出去。”女人点了点头。

    般若走出了结界,轻轻的朝月城地面移动着。

    “妈妈,为什么我们要躲到这里来?爸爸呢?”母亲刚一松开自己,小女孩就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女人低头看向了地面,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女孩的问题。

    “妈妈,你倒是说话啊?”小女孩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的爸爸已经战死!”般若走进了结界之中,“般若!”女人满脸责怪的看住了般若,这种噩耗怎么能如此直接的告诉一个不足三岁的孩子?

    “夫人,风月族已经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就算我现在不告诉她,出去之后她依然会看到发生了什么,鹏静!”般若转头看住了被刚刚的噩耗惊呆的鹏静,“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师父,如果你想替你父亲和风月族复仇,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必须开始练习魔法,我会很严格的要求你的。”

    “般若,这会不会太急了一点?”女人一脸担忧的看住了身旁的女儿,“夫人,就以现在的情况而言,鹏静必须尽快修习魔法,我们不知道魔物们什么时候会再来,就算他们不会再来了,我们也必须尽快培养下一代,世界不能失去风月族!”

    “我们先出去吧,夫人可以自己看看外面的情形,形势是如何严峻。”说完,般若做了个请的姿势,女人牵着小女孩,朝下水道外走去。

    三人爬上了地面之后,眼前的景象让女人不由呆住了,遍地的尸体!有魔物的,但是更多的却是风月族族人的尸体!

    小女孩跑到尸体边大声呼喊着尸体原本的名字,使劲摇着这些尸体,似乎想要唤醒他们,但是他们已经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小女孩一个个找寻着自己认识的人,一个个试着去唤醒他们,但是却只是在做着徒劳的工作。

    “夫人,你都看到了,风月族已经被毁了,要继续维护我们风月族的使命,鹏静就必须开始修习魔法!”“可是她还太过年幼啊!”

    “魔物们可不会管她是否年幼!”般若双眼黯然失神,族人们全部死亡,自己身为高级法师却没能战死沙场,生病的身体让自己侥幸逃过一劫,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培养风月族的下一代,尽快的让他们能够自己独当一面!

    “可是……”“般若师父!”鹏静没有在继续做着徒劳的工作,她看向了自己的妈妈和般若,虽然眼角还挂着泪水,但是眼神中的坚定却让两人大为震惊,鹏静这一瞬间的成长让女人和般若放心了不少,“从今天开始请您教导我修习魔法!我是族长的女儿,这份重担我该一力承担!”

    “好!”般若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待我将同胞的尸体掩埋之后我们就开始!”“是,师父!”

    恰在这时,从一个男性尸体下面传来一阵哭声,般若赶紧走了过去,翻开尸体发现下面有一名年仅两岁的小女孩正在哭泣,她身上还残留着些许魔法波动,相信是她的父亲用魔法让她进入假死状态,再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让她逃过了这一劫。

    “你叫什么名字?”般若扶起了小女孩,“凯瑟琳!”小女孩渐渐停止了哭泣,“从今天开始,你就和族长的女儿一起跟我修习魔法吧。”鹏静也赶紧跑了过来,拉起凯瑟琳的小手,“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了,让我们一起为我们的父亲和我们的族人报仇!”凯瑟琳狠狠的点了点头。

    “我先去四周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幸存者!”见两女孩点了点头,般若立刻开始去搜寻整个月城。

    昼地球z国东北边境

    这里是一个小村庄,这里似乎正在闹饥荒,人们正准备迁往别处,看着各个民居前堆满的车驾和行李就可见一斑。

    裹森魔族的少年此时已经抱着族长的孩子出现在了村庄外围,没有人注意他,人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少年看了看在自己怀中睡得很熟的少族长,前不久还哭得稀里哗啦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沾水了的缘故,此刻大概是哭累了,现在睡得很香。

    少年趁人不注意,将少族长放在一户民居之前,自己则迅速躲得远远的观看着少族长的情况。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一中年男子提着一个大包从民居之中走了出来,发现了少族长。

    “出什么事了?”一个中年妇女听见男子的喊声,忙跟了出来,发现了地上的少族长,忙轻轻的将他抱了起来,“这个孩子可真可爱。”

    “你想做什么?”中年男子一脸惊讶的看住了中年妇女,“你说呢?”中年妇女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只是反问他。

    “不行,我们现在连自己都快顾不上了,去南方的路那么远,你这一路上带着这么一个孩子,我们要怎么赶路?”中年男子似乎已经看穿了中年妇女的心思。

    “谁说不能赶路?你驾你的车,孩子有我照顾,你又不用管。”中年妇女似乎想要留下少族长。

    “可是……”中年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从屋里走出来的一名老妇人给打断了,“什么事?”“娘,你看!”中年妇女忙把少族长抱到了老妇人的面前,“这附近就十几户人家,最近也没人添丁,这一定是上天赐给我们杨家的孩子。”

    “别瞎说!天上怎么会平白无故掉个孩子下来?”“那你说这孩子是从哪儿来的?”听见中年男子如是说,老妇人愤怒了,“你也知道自己的病,结婚十多年了,也没替我生个大胖孙子,你爸爸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抱上孙子,现在老天可怜我,为我送来了孙子,你还要拒绝?你是不是也想让我和你爸爸一样抱憾而终?”

    “娘,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能给我生一个孙子出来?”老妇人一脸愤怒的看住了中年男子,“我……”“这事就这么定了!既然你不能让我抱上孙子,这孩子以后就是我孙子了!”

    听到这里,少年悬着的心落下来了,少族长已经安全了,自己若再留在这里只会让他再度陷入危险之中,自己得立刻离开,魔物们不知何时便会找到自己,想到这少年赶紧朝村外跑去。

    昼地球亚马逊雨林北部亡灵巫师居住地

    “该死的!”韦布使劲晃了晃自己脑袋,“那个什么警卫长究竟把什么东西射进了我的眼睛里面,还在痛!”

    “没事吧?韦布。”西希之王关心的问着,“除了眼睛有点疼以外似乎没什么大碍,那个警卫长一定在骇人听闻,什么琪卡革命,什么叫三个月之内我的力量会遭到大量削弱,狗屁,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

    西希之王看得出来,虽然韦布嘴上很硬,但是他实际上还是在担心如果那个亡灵巫师说的是真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亡灵巫师已经全族被灭亡了,施法者的死亡会直接导致所施法术失去原有的效果,这一点在哪不都一样吗?你何必如此担心呢?”西希之王不由取笑韦布。

    “这我也知道,不过为何我的眼睛还一直在疼呢?丝毫没有减轻的迹象!”

    “我们一起去亡灵巫师的神殿去找找看,是不是有什么解决之道,反正亡灵巫师一族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足。”

    “那我们进去吧。”韦布点了点头,随着西希之王一起登上了通往亡灵巫师神殿的通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四章 暗黑圣战(下) 终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四章 暗黑圣战(下) 终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四章 暗黑圣战(下) 终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四章 暗黑圣战(下) 终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四章 暗黑圣战(下) 终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依锦荣华最新章节

        纪家的武小姐从棺材里重生了虽然知道占了人家的身体的不好可有些事她真的记不起这记性总是要找回来的至于总想捞好踩上两脚的她可不是来受欺负讨白眼的好吗可那位王爷,别以为没犯规就真的不能给牌

  • 云心深处最新章节

        ~孤寂  不是因为自己一直一个人
        而是曾经有了另一个人 而如今却又只剩自己一个人 所以才会孤寂.
        ~心痛   不是因为自己总是一个人
        而是即使有了另一个人 却感受不到她的爱 所以才会心痛 ..

  • 先婚后爱夫人太任性最新章节

        婚礼当天,前男友现身抢亲?前情or后爱?她本着负责的心态,投入亲亲老公的怀抱,不成想,结婚不久就有情敌找上门,还一大一小!争夫大战还不算,老公还跟情敌跑了?哼哼!总裁大人搓衣板已备好,哄妻要小心……

  • 引魂辞最新章节

        正常简介:阴阳信使行走两界,引的是魂,还是债,太平盛世之下,隐藏着的一段段京城秘事,断的是谁人的情,负的是谁人的心,繁华一梦,且道盛世不易,引魂辞去,前尘尽散。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和鬼聊天作伴顺便撩汉子的故事。。

  • 万宝真仙最新章节

        文青版:我骑白鹿来,炼宝觅长生。    白话版:穿越修仙界十二年,从拜入修仙大派到成为妖魔入侵的炮灰,就职镇守弟子这一天,陈白鹿终于觉醒了自己的金手指。能够穿越到一款仙侠游戏之中,用凡俗的黄金换取无穷无尽的修仙资源,于是,他陈白鹿终于踏上了通天之路!    道门境界划分:炼气,筑基,金丹,元婴。    企鹅群:三六一八零六四六3618o646欢迎新老书友捧场js330

  • 甜心玩火:误惹霸情阔少爷最新章节

        订婚宴当天,她竟然被绑架了!一场绑架,本以为能解除以商业共赢为前提的无爱联姻,她却不知自己招惹了更大号人物。他……那个绑架她的大BOSS,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不会是那晚不小心放纵的对象吧?男人逼近,令她无所遁逃,“强上我,这笔账你要怎么算?”

  • 我的娇美大小姐最新章节

        特工回归都市,奉旨追美泡妞。追女神,护萝莉,讨好挑刺小姨子……会打架,会按摩,会医术……js330

  • 强势入寝:总裁索爱成瘾最新章节

        言蹊只是发善心带一个被人欺负的傻子回家,不料吃个饭变成了留个宿,留宿又变成了长住。朝夕相处中有些感情不受控制的滋长,他是孩子,也是男人,她沉沦且挣扎。就在她开始接受这份不平常的感情时,大年夜,喧嚣的街上他突然走失。再见时,他已经MT总裁。“多谢你几个月的照顾!”男人递过支票,神情清贵冷淡。言蹊轻笑,“不客气。”她以为从此陌路,纠葛却已经开始,不死不休。

  • 谋妃难驯最新章节

        京城中,从闺阁千金到买花姑娘无人不知,内阁第一谋臣风霁白风大人貌比潘安,芝兰玉树。  传言传到某位殿下耳中,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折扇遮脸露出一双桃花眼,玩味道:“那我岂不是得见见这第一美人是什么模样。”  几个月后,有下人哆嗦着对风霁白说:坊间里……说您有龙阳之好。”  “啪”风霁白踩在被她震碎的门框上,恶狠狠道:  “楚泠琅,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郡王殿下一把将人拉入怀中,邪笑道:“娘子,既然你不愿意换上女装,那为夫就只能陪你‘分桃断袖’了。”

  • 超级乐神最新章节

        楚扬自幼孤儿,被华音派洛晴捡于山下风竹林,拜入华音门下。十六岁时,华音派因怀混沌至宝“无音”古琴而惨遭灭门之祸,楚扬却意外重生地球。    神秘的无音古琴,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面对地球无数经典音乐,乐修者楚扬又将如何演绎?以乐入道,楚扬又将演绎怎样一段精彩离奇的成神之旅?    继《重生1998》、《重生音乐传奇》之后,就是芦苇再度起笔,为你讲述一个不一样的音乐故事……js330

  • 农门医妃宠上天最新章节

        家穷人弱?医术在手,赚得万贯家财,横着走。极品亲戚?棍棒在手,揍他满地找牙,誓不休。流言蜚语?夫妻联手,虐得小人自苦,犹不够。……深夜,苏果抱着钱罐子数完钱,颦眉问:“相公,你瞧我们还缺点啥?”宋安之漫不经心的撩着她的发:“嗯缺人……娘子,不如我们来聊聊怎样添个人吧。”

  • 武定大明最新章节

        动荡之年,大明王朝刚刚建立,便陷入内忧外患。外有异族虎视眈眈,内有山贼流寇为祸乡里,更有诸强圈地为王。各大武林门派、隐世强者纷纷出世,谋划属于自己的那份利益!少年林不凡习得一身惊世医术,毅然踏入江湖,开始一段手握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的江湖之旅……

  • 鸡血玉最新章节

        平凡的大学生陆栖因在地摊买了一块鸡血玉,从而开启了她不平凡的一生,先是被厉鬼索命,再进虚幻梦境,前尘往事轮回中,认识了温柔的左振宇,也记起了上一世的爱人宁轩,还有一个和她相貌几乎一样的女人。她到底是谁?为何会遭遇女鬼索命?谁是真正的陆君栖,谁又是她真正的爱人,且看大学生如何解开谜题,如何抉择自己的真命天子。萌点陆栖怕鬼,暗恋左振宇,在梦里和宁轩合体后,又傻傻的觉得自己对不起左振宇。虐点陆栖对左振宇的爱情,对宁轩的感情,对陆君霞的亲情,还有三人纠缠不断虐恋,以及最后陆君霞看清现实,死在左振宇怀里。

  • 婚色袭人:早安,靳先生最新章节

        结婚两年,唐晚晚成了八卦杂志都不愿意再扒的豪门受气小媳妇。离开爱得撕心裂肺的初恋周子琰,嫁给谁,已经不是她关心的问题。可,面对得寸进尺,公然将姘头带回家,在沙发上就开战的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那你替我生个孩子呀!”男人阴沉沉的笑着,将她逼到了墙角。唐晚晚半分没有将逼近的男人放在眼里,“就算我替一个乞丐生孩子,也不可能替你生!”“老婆,行行好?”“……”

  • 春闺秘闻:厂公一枝花最新章节

        写手魏粼,魂穿到古代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身上,却一不小心混进了后宫,做了假太监。从此混迹太监圈,步步为营,处处惊心,对上奉迎,对下拉拢,后宫里生存的技能一样也不能少,这才一步步登顶为东厂的厂督。而她是个女人的秘密,就只有一个人知道……御林军统领算什么?迟早不得听本厂公的指挥!

  • 御天武帝最新章节

        大道无形,大道无情。少年楚岩,怀一颗赤子之心,为心中所梦不惜踏破山河,破灭三千世界,终成一代御天武帝。

  • 全民武道最新章节

        地球空间实验失控,是灭亡的前兆,还是进化的曙光?  萧南只想问一句,敢不敢让我摄个影?你的天赋、技能、血脉……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我的,我的。

  • 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沦为废物,被逼嫁给嗜血无度的战神王爷。新婚之夜,夫君却将五六个男人丢进她的房里,她挨个教训过来,狂妄至极,“叫,给我大声点叫!”偷天换日,昔日弱懦的灵魂被取代。欺负她的,百倍奉还,属于她的,谁都不许碰!天下第一丑女?最无用的公主?瞎了你的狗眼!御百兽,控万物,一席红衣,风华绝代,倾国倾城。“欧阳夏希生死未卜,七王爷居然敢再娶娇妻?”她怀抱银狐,率领百兽,威风凛凛的挑了他的婚礼,“我的男人,谁都不许碰!”

    本章内容提要:
    ...    昼亚马逊雨林中部亚马逊河上游亚马逊居住地     在雨林深处有一片空旷之地,到处是伐木之后留下的树桩,相信这片空地是人为开采后留下的痕迹,亚马逊一族就居住在此。     树立在木桩处的茅屋标示着这片树林是被何人所伐。众多茅屋中间的那间最大的茅屋是族长居住的地方,此刻那里挤满了亚马逊一族的干部们。     “族长,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