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转过头,就感觉到一阵浓浓的倦意袭来,头脑开始变得不清不楚起来,就连身在眼前的张志昂都变的模糊起来了。

    冰凤使劲摇了摇头,想要驱逐袭击自己大脑的浓浓倦意,但是无奈倦意来得太快太突然,冰凤的大脑还没来得及组织起像样的反抗,便被攻陷了!

    冰凤知道这肯定是张志昂做的手脚,先前跟自己说实话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他才能撇下自己。

    冰凤想要伸手去抓张志昂,想要问清楚张志昂为什么非要撇下自己,但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大脑已经进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看到冰凤一个踉跄就要倒下去了,张志昂忙扶住了她,并将她轻轻拥入怀中,“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张志昂在冰凤耳边轻语,“我这次去是必死无疑,不论是否成功,我都回不来了,你没有必要陪我一起去死,如果我侥幸成功了,战争也就进入了结束阶段,到那时你可以以一个人类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体验一下生活的真正快乐。”

    张志昂感觉到冰凤均匀的呼吸着,相信这番话她应该是听不到的,她现在应该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之中,张志昂坐了下来,将冰凤的头放入自己的臂弯之中,让她靠着自己的身体,这样她会舒服一些。

    虽然知道冰凤已经听不到自己的言语了,但是张志昂似乎并不想停下来,明天即将赴死,张志昂才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他想要多跟人说说话,发泄一下内心的感慨!

    “其实我并不想死,”张志昂拨开了冰凤脸庞上的乱发,一边替冰凤整理着柔顺的秀发,一边看着那近乎完美的脸庞,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说实话,我很怕死,但是如果我不死,团队必将陷入危险的境地,我深深的伤害了芙丽丝,也因此而伤害了杨潇,他和我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一起战斗了,我不能冒这个险让团队陷入危险的境地,你懂吗?”

    虽然冰凤不能回答自己,甚至无法回应自己,但是张志昂依然自话自说着,“我相信你能明白,我做出这样的决定相信你也能理解,我只是想尽可能的为他们做出补偿,如果我成功了,战争结束,他们也会从此过上平静的生活,就算我没有成功,至少也能间接的消灭一位魔神,让这场战争不再那么艰难,万一我什么都没做到,至少我的死能够保住团队的安全,不至于让团队因为我和杨潇而陷进危险之中。”

    “谢谢你想要陪我一起战斗的心,至少让我知道了,在这个世上我并不孤独。”张志昂不由露出的会心的笑容,“这样就足够了,至少我还是有人认同的,这样我就可以毫无遗憾的去做自己的事了,即便是死至少也不是默默无闻的离开了。”

    “哼”张志昂忽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是不是觉得我突然变得很罗嗦了?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我以后什么话都不会说了,今天你就当是做做好事陪陪我,静静的聆听一下我的心声吧。”

    张志昂觉得自己很好笑,冰凤已经中了自己的毒眠刺,应该已经进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根本就听不见自己说什么,自己却在这里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都不知道是说给冰凤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又或者仅仅只是需要宣泄一下心中的无奈和哀愁。

    张志昂抬头看上了灰蒙蒙的天空,长长的叹了口气,“就算这里是地狱,我也突然觉得这里很是美丽,或许这只是一个临死之人对生的眷念所产生的效果吧。”

    “临死之人对生的眷念?”背后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张志昂大吃一惊,自己竟没有察觉有人靠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过沉浸感慨之中了。

    “张英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尽管没有回头,张志昂依然知道身后站着的是迪卡·凯恩,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见张志昂没有回答,迪卡·凯恩走上前来,发现张志昂正抱着冰凤呢,看着冰凤安详的脸庞,迪卡·凯恩不由一脸坏笑,“难怪说自己是临死之人呢,原来是被美死的。”

    “丽雅,可不是你想的那般,”张志昂的反应和迪卡·凯恩所料想的不一样,看来他的确和平时不一样了。如果是平常的张志昂肯定是激动万分的为自己辩解,不会像现在这般平淡。

    “刚刚在大殿之上你就没有发表任何言论,”迪卡·凯恩在张志昂的身边坐了下来,“老朽就觉得很奇怪了,你的表现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你,所以老朽才想要来看看你,说吧,你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没,没想什么。”张志昂慌忙摆了摆手。

    “怎么?有美人在怀,就忘记老朽这位朋友了?”迪卡·凯恩看住了张志昂,“还是说老朽并不值得你信任呢?”

    “怎么会,只是我心中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张志昂微笑着对迪卡·凯恩说,“你不要想欺骗老朽,从你今天的表现和你的那句‘临死之人对生的眷念’老朽敢断定你一定在想一些可怕的事,老朽活了一千年,如果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白活了?你说呢?”

    张志昂陷入了沉思之中,迪卡·凯恩的智慧和他丰富的人生经历,自己肯定是瞒不住的,万一他把自己的异样告诉所有人,那么自己的计划或许会受到阻碍,再过几天,所有人的力量都将提升至一个新的高度,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前往火焰之河面对恐怖之王和毁灭之王,如果自己被拖到那个时候,一切就都完了。

    “好吧,你赢了,”张志昂重新抬起头来,眼神坚定的看住了迪卡·凯恩,“我可以告诉你我在想些什么,但是你得先答应我,对谁也不能说。”

    迪卡·凯恩微笑着看住了张志昂,“怎么,连老朽你也不相信了么?”

    “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只是由你亲口答应之后,我才能更加安心。”

    “好,老朽答应你,你说吧。”

    “我打算独自一人去面对恐怖之王和毁灭之王!我……”“什么!”张志昂话还没说完,迪卡·凯恩就惊讶的打断了他。

    “你小声一点!”张志昂忙提醒迪卡·凯恩,“你继续说,继续说。”

    张志昂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拖出,并分析了自己是否应该执行这一计划。

    “丽雅,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如果和杨潇继续一起战斗,只会将团队带入危险的境地,而我又有能力让毁灭之王和恐怖之王完全失去力量,不管我此行的结果如何,至少团队不会因为我而陷入危险之中!但是如果我侥幸成功,只需要等待个一年半载的,这场战争就会结束,那么人间也将重新恢复安宁。”

    “看来老朽还是小看了你,”迪卡·凯恩边说边开始撤去幻象,声音也随着幻象的撤除渐渐由迪卡·凯恩历经沧桑的声音变回了赫拉·丽雅原本清脆爽朗的声音,“以前老朽一直以为你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英雄,但是今天老朽知道了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英雄了,更是一名真正的男人!”

    “丽雅!你怎么在这里变……”张志昂的话还没说完,赫拉·丽雅的红唇忽然紧紧的贴上了张志昂的嘴唇,打断了张志昂的话。

    张志昂怎么也没有料到赫拉·丽雅竟然会突然有此举动,直到嘴唇上传来她的芬香,张志昂才确定自己并没有做梦。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赫拉·丽雅会突然亲吻自己。

    半晌,赫拉·丽雅的唇缓缓离开了张志昂的唇,她的俏脸之上升起了两朵红霞,“丽雅,你……”张志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刚刚发生的事情,嘴唇上还留着赫拉·丽雅的芬香。

    赫拉·丽雅轻轻将头靠上了张志昂的肩膀,“老朽刚刚说过了,你是一名真正的男人,男人应当有此担当,老朽不过一介女流,喜欢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有何不可?”

    “丽雅……”“先听老朽说完,”张志昂话还没出口便被赫拉·丽雅给打断了,“如果你不嫌弃老朽是活了千年的老妖婆,只要你点头,老朽就是你的女人!”赫拉·丽雅的直接让张志昂无所适从,比起血凤来,赫拉·丽雅更直接更大胆!

    “丽雅……”“不要说话,老朽知道你想说什么,老朽也只是要你知道,无论你想要做什么,老朽都会全力支持你!老朽也不会要求你一定要保住性命回来,因为带上这种心灵包袱去战斗,才会更容易送命,老朽只是希望你能记住,老朽一直会等着你回来。”

    “丽雅……”张志昂话说到一半,丽雅芊细的手挡住了,“老朽不要你做出任何的保证,这样只会增加你的心灵负担,只会令你在战斗中背负包袱导致分神!你只要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好了!”

    “丽雅!”张志昂提高音量,以免再被赫拉·丽雅给打断,“你在这里变身没关系吗?不怕被别人发现吗?”张志昂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哦”赫拉·丽雅一阵失落,看来自己还是没能完全了解张志昂,自己都已经如此表露了自己对于张志昂的情感,任何一个男人听到一名美女向自己如此表露心意,应该都会激动异常的,但是张志昂似乎并不在此列。

    “没关系的,在群魔堡垒不知道老朽秘密的人大概就只有你们这些人了。”赫拉·丽雅低头看向了地面,一边回答张志昂一边开始质疑自己,或许自己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有魅力,又或者是因为张志昂对自己这个活了上千年的女人提不起丝毫兴趣?又或者是因为他怀中的冰凤过于美丽?

    “丽雅,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再认真考虑一下,这世上还是有很多好男人的,”张志昂的话深深刺伤了赫拉·丽雅的心,自己虽然活了上千年,但毕竟自己也只是一介女流,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张志昂竟然还会拒绝自己!虽然话说的比较委婉,可是此话的真正意思不正是张志昂不愿意接纳自己吗?

    “是因为她么?”赫拉·丽雅看住了在张志昂怀中熟睡的冰凤,“额?哦,不是的,”赫拉·丽雅的话让张志昂愣住了片刻,但是张志昂马上就明白了赫拉·丽雅话中的含义,忙摇了摇头,不待赫拉·丽雅继续询问,张志昂就开口说出了原因,“你要知道,我此次前去必死无疑,我不想让你因为我而耽搁了自己,有你这样看重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我此行侥幸成功,希望你能找一个真正能与你共度一生的人。”

    “别说那些傻话!”赫拉·丽雅再次将头轻轻的放到了张志昂的肩上,“老朽要告诉你的是,既然你不嫌弃老朽,老朽会一直等着你回来,不管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你所说的好男人,老朽已经认定你了,也不要说什么必死不必死的,既然你害怕会辜负老朽,那就活着回来,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只要你心有所念,老朽相信你能做到的。”

    张志昂抬头望向了天空,“可是我对自己的信心不足啊。”“不管你发生了什么,老朽都会等你回来的。”

    “那么看起来我不活着回来是不行了?”张志昂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等你回来之后,老朽将彻底放弃迪卡·凯恩这个身份,以真身陪伴在你的身边。”赫拉·丽雅的言语之中充满了对张志昂的信心。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你的恋爱方式竟如此大胆。”张志昂看住了赫拉·丽雅,她的大胆和直白让张志昂充满了感动和惊叹。

    “老朽活了一千年了,虽然没有恋过爱但是老朽也看过不少恋爱的男女,从他们身上老朽悟出来一个道理,感情最怕的就是隐晦不明,既然喜欢那就去追求,即便失败了至少自己曾经努力过,只有这样不会留下什么遗憾。”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一章 决意 中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一章 决意 中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一章 决意 中话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三十一章 决意 中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一章 决意 中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计算未来最新章节

        高一的学生,神秘的少女,莫名的追杀。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开启了陈君毅多姿多彩的高中生活。
        神奇的能力帮他躲过一次又一次的危险,六奇,军部……
        且看陈君毅如何玩转未来。

  • 透视御医最新章节

        隐藏高超医术的小小龙套演员唐萧,偶获医仙传承,天眼透视、上古针法,各种神技信手拈来。从院长助理做起,接触的病人五花八门:富贾权贵、冰山美女董事长、秘史惊人的女明星、具有军方背景大佬、国际财团大老板……凭借自己一身技艺,与各方人马斗智斗勇,在风云突变的利欲场,走上了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 总裁的学霸萌妻最新章节

        “珍爱生命,远离渣男。姑娘,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程嘉溯一条揭发渣男的微博上了头条。他轻巧一笔,就撕破了我平静幸福生活的面纱,让一切狰狞险恶暴露出来——男友劈腿,我是最后一个知情者。小三找上门,多年友谊灰飞烟灭。踢走渣男,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转,却不料自己禁不住诱惑,同程嘉溯签了十年合约——不要误会,只是劳动合同。可是,明艳嚣张前女友、清新可爱傻白甜、默默奉献痴情女……都来撕我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你提供最好的实验设备,让我可以专心学术呢?“程嘉溯,你解释一下。”他挑眉微笑:“嫁给我,我帮你搞定一切。”程嘉溯,一个“有钱就了不起”的总裁。而我张梓潼,就这样毫无节操地在他的金钱与柔情面前沦陷了。

  • 一渡升仙最新章节

        现代女大学生程筱隅重生在这个修仙大陆已经欲哭无泪了,还偏偏是个外强中干的体质。一哭二闹易推倒……一路低调摸爬,怎奈处处遭滚打。    什么?原来摊上大事的那个女修跟她撞脸了?她没有女主的命怎么还应女主的劫?!    “这位施主,来修个佛吧。”眼前这个自称是上古大佛的小和尚真的不是忽悠她?可是她是个女的啊!!    本文正统女修仙文,欢迎下饺子。    一渡升仙》书群QQ:483149692js330

  • 穿梭在游戏世界最新章节

        游戏异界你看过了;    无限流的你肯定知道;    但是无限穿越在各种游戏异界的,大概还不多!    因为沉迷于游戏而惨遭分手的连阳……    如何才能通过曾经玩过的游戏去追回那段失去的爱情?    结局由你我书写!    书友群号: 27362647 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探讨剧情js330

  • 捡个帝尊来种田最新章节

        乡村草屋?家中无粮?父亲重伤?母亲懦弱?弟妹弱小?宁瑾萱眯了眯眼睛,拥有空间福利,还怕穷?天上会掉下一个林妹妹?不,她是只捡到一个神仙哥哥。最要命的是整天追着她喊娘子,她的名声全都坏在他手里。“娘子,你饲养的鸡鸭兔子是灵禽啊!”废话,空间里养出来不是灵禽是什么。“娘子,凶兽你也敢收养?”为何不敢,空间在手,自然可以收尽天下凶兽,本姑娘还是最强悍的召唤师呢!“娘子,本尊者比人家帅,你是不是该迷恋我,记住你是我赫连傲轩的娘子,只能看我。”臭美的死家伙!

  • 偏执帝少:暴力娇妻惹不得最新章节

        结婚前,宁萝萝觉得景黔这个男人还不错,长得帅又多金,能嫁给他,她赚了…全A市的人都觉得,宁萝萝这个一穷二白的女人能嫁给景黔是踩了狗屎运。可只有宁萝萝知道,狗屎运的背后这个男人执着的多么可怕……她逃不了,躲不掉,只能乖乖的成为男人的囊中之物。景黔:既然爱你,我就认定了你,不到手,不罢手,偏执,又疯狂。

  • 一只喵的种田日常最新章节

        一只喵的种田日常

  • 萌军风云最新章节

        叶云飞穿越到一战前的平行时空,第一时间就被锁拿上了大堂……历史在这个时空拐了弯,这是一个女尊的世界,每个女性都是世间的天使,魅力就是她们的能力!叶云飞要怎么样才能建立他的萌娘军团,振兴中华,维护世界和平,请试目以待……

  • 小三滚蛋,总裁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

        林念在墨镜后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跟身旁的保安装乖讨巧,余光却隐蔽的注意着酒店里一个背影微胖的男人的动向。她心里暗暗骂娘,出师不利呀,不就抓个小三儿么?这里的保安也太爱岗敬业了吧……目标人物王总,46岁,37岁时因街头卖牛肉面成网红一夜暴富,从此开起餐饮公司,最近行踪神秘诡异,且经常出入高级酒店,疑似包养小三……

  • 明贱难躲最新章节

        春天是个百花盛开的季节,也是个发春的季节,某种亢奋的激素一直蔓延了整个春日。什么,吃着碗里的,还要想着锅里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吧。什么,结婚,你说结婚就结婚啊,小样儿,看你还能得瑟不,你就是我手中的孙悟空,这辈子都逃不了了。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欢喜婚爱路,一路宠,一路爱。rn

  • 我成了冥界首富最新章节

        林长寿不忍看到林家香火彻底熄灭,子子孙孙皆是短命鬼,于是死后凭借努力在冥界闯出了一片江山!这一天,他鬼生即将结束,决定让阳寿最多只剩一年的孙子继承他的所有财产,利用他在冥界打下的江山财富逆天改命,像名字一样活得长命百岁!于是,24岁的林百岁一夜暴富,继承了爷爷无数财产,成为了冥界首富……那么问题来了……林百岁望了望天:“冥币要怎样才能转换成人民币?在线等,挺穷的!”

  • 时间折叠最新章节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条自己的时间轴,不断延长,直至折叠。以为时间从不会有纰漏,恰恰就是这样的想法,才是最愚昧的。都散了。时间的裂缝也越来越大了。我们每个人的时间轴都会不断延长,直至重叠。等它再次折叠的时候,我们也长大了。

  • 名门女师最新章节

        云姝重生了!一朝从云端跌落泥地。这新身子原来的主人,不仅是个乡下丫头,还是个母亲跟人私奔,自己被卖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做妾,寄人篱下不招待见的乡下丫头。然后有一天……这乡下丫头成了全帝国所有士子最向往的箴宫里的女师,满朝文武见了她,都尊称一声“老师”。又过了若干年……这乡下丫头她她她,竟然登基了!

  • 随身带着众神国度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的世界,当九龙拉棺的出现,颠覆了所有人的想象。  江源爬泰山时不幸遇难,重生回到三十年前,偶然掌控了一个世界,江源感觉自己如同一场游戏的GM,又或者是上帝,他要创造世界,培养种族,发展文明,等待三十年后的九龙拉棺再次出现,从遮天开始征服万界。

  • 盛世魔尊之仙妻太磨人最新章节

        他是背负诅咒而生的灵魔,她是三界审判官的后裔,一仙一魔,本是永无交集的两人,却在年少时偶然相遇,成为了至交好友。殊不知,这一切都不过是那人的算计。一场又一场的阴谋接踵而至,他们终成敌对。他自刎而亡,她坠入魔道。生生世世的轮回,他丢了记忆,她失了天真,散尽魂魄只为寻回他的踪迹。千年后再度重逢,他却举剑毫不犹疑地刺向她的心口,她痴迷地看着他:“原来是我错了。”当一团团迷雾散去,真相昭然若揭时,他后悔莫及,她笑得解脱:“千年只为一诺,生世随君一约。”

  • 总裁爸比从天降最新章节

        穆柠溪表示,她走过最远的路,就是墨总的套路!五年前,她和某体力超好的男人互为解药……五年后,萌宝把她带到大总裁面前说:“妈咪,我找到爸比了!他会养我,也会宠你的哦!”“可你爸比不是他!”男人脸上布满黑线:“女人,亲子鉴定在这里,还敢说谎?”敌方萌宝:“爸比,你和妈咪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妹妹啊?”男人深以为然:“老婆,二胎要趁早,兄妹感情才更好!”穆柠溪:“……”

  • 超神制卡师最新章节

        制卡师是一个很普通的职业。    简单来说,就是将各种能力、幻境、影像等等,封装在空白卡中,以方便使用。    而原本打算做一个咸鱼的陆鸣,现在却有一个不太咸鱼的梦想——他想把整个世界装到卡牌中。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本章内容提要:
    ...    刚一转过头,就感觉到一阵浓浓的倦意袭来,头脑开始变得不清不楚起来,就连身在眼前的张志昂都变的模糊起来了。     冰凤使劲摇了摇头,想要驱逐袭击自己大脑的浓浓倦意,但是无奈倦意来得太快太突然,冰凤的大脑还没来得及组织起像样的反抗,便被攻陷了!     冰凤知道这肯定是张志昂做的手脚,先前跟自己说实话也只是为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