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风之大陆双子海希望号甲板

    古老的帆船比起现在机械船只来,除了速度没有优势以外,其它的一切比起机械船来都要强上不少,张志昂和杨潇站在船头的甲板上,背靠船舷,吹着海风,听着海浪和船体碰撞发出的浪花声,看着甲板上的水手们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他们要保证船的行进方向不会出错,这种感觉真的不错。

    没有机械船的噪音,海风轻轻划过脸庞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离港已经两天了,长时间在船上才能体会到那种脚不着地的虚无感,那些女孩子们大都不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鹏静,不知道是因为她刚强的个性不适合海水的味道还是因为没有脚踏实地的实感,自从登船半日后,基本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没有出来过。其它女孩子也很少在船上走动,符峰和血凤也很少露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婚燕尔的关系。

    “杨潇,你看符峰都找到归宿了,你还不加把油去把芙丽丝追到手?”张志昂笑着对杨潇说。

    “你说的轻巧,”杨潇瞪了张志昂一眼,“难道你不知道芙丽丝心中已经有人了吗?”“你管她心中有没有人呢,”张志昂一脸的无所谓,“就算她心中已经有人了,难道这就是阻止你去追她的原因吗?你对她的心就只有这样的程度?”

    “既然她已经有爱的人了,那么她和她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杨潇转过身,望向了大海的远处,“你怎么知道她和她爱的人在一起就会幸福?你又怎么知道她和你在一起不会比和那个人在一起更幸福呢?都没努力过就准备放弃,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为了她幸福,我可以放弃自己的,这就是我对于爱情的态度。”杨潇没有回头,似乎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但是我觉得吧,”张志昂看着来来往往的水手们,继续说,“既然你这么为芙丽丝着想,那么你更应该亲自去给予她幸福,一个男人怎么能随便放弃呢?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如果是我的话,不管她心里面的是谁,那个和我没有多大关系,总得要去试一下才知道自己是不是比她心中的人要强,如果是,那果断的抢过来,如果不是,那时候再放弃才是真正的为她好,你说呢?”

    张志昂的话令杨潇浑身一震,是啊,对于芙丽丝来说,张志昂未必是好的归宿,他太过于仁慈了,比起张志昂自己要男人得多,男人可是女人的靠山,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张志昂未必就能照顾好芙丽丝!虽然张志昂本人似乎并不知道芙丽丝喜欢的人就是他,但是他的这番话却很有道理。

    “你说得对,”杨潇一下子想通了,“我明天去找她表白!”“为什么要等到明天?今天不行吗?”张志昂不明白杨潇为什么还要等到明天。

    “我得为这次表白准备一下,”杨潇一脸的憧憬,想象着明天自己向芙丽丝表白时候的情景,“我一定要用最浪漫的方式向芙丽丝表白!”“哦”张志昂一阵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的,真有你的,那我可期待着明天你的表演哦。”“你就瞧好吧!”杨潇一脸的喜悦。

    同一时间鹏静房间内

    风月三姐妹,芙丽丝和冰凤都待在这里,像是在开什么座谈会一样的。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芙丽丝满脸通红,似乎刚刚说了一些激动的话语,“你们觉得呢?”

    “既然是如此,我觉得你应该去表白,”凯瑟琳沉思了片刻,说,“如果他在你心目中真的如此重要的话,努力去追求不是什么错事,尽管你是女生,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我就不知道那么软弱的男人有哪里好的,”鹏静精神不佳的躺在床上,“不过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作为一起战斗的伙伴,我能做的只是支持你。”

    “那贞银,你觉得呢?”见贞银没有发言,芙丽丝忙询问她。贞银呆呆的坐着,没有任何回应,“三妹?”见贞银没有反应,鹏静轻轻的叫了一声,贞银依然没有反应,“三妹!”鹏静提高了音量又叫了一声,“啊?”贞银这才回过神来。

    “三妹,你发什么呆啊?”鹏静看住了自己的三妹,“芙丽丝的话你听见了么?”

    贞银轻轻点了点头,“那你的意见呢?”鹏静继续追问着,“我和大姐,二姐一样会支持你的。”贞银抬头看住了芙丽丝,眼神复杂。

    “那冰冷乌鸦,哦,不,是冰凤,你认为呢?”芙丽丝又转头问坐在一边的冰凤,“我原本只是一个恶魔,人类的情爱我或许不懂,但是自己决定要做的事,就应该马上施行,这就是我的意见。”

    “冰凤说得没错,”鹏静很是赞同冰凤的说法,“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去表白,那么我们现在就一起去吧。为你壮胆!”说着,鹏静就要下床。

    “大姐,你晕船得很厉害,就不要去了吧?”凯瑟琳担心的问道。

    “那怎么行?”鹏静坚持着坐了起来,“今天这事对于女人来说可能是一生的大事,我怎么能不参加?”

    凯瑟琳忙扶起大姐,“那我们一起去吧。”

    船头甲板

    女生们全部都聚集着走上了甲板,除了血凤以外。张志昂和杨潇疑惑的看着众女,她们这又是要唱哪一出?两人互视一眼,看来对方都不明白这些女生要做什么。

    “杨潇也在呢,怎么办?”芙丽丝这时候似乎已经失去了主心骨,表白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

    “不用管他,”凯瑟琳拍了拍芙丽丝的肩,“你只要记住你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其它的都不重要,去吧,我们在这为你打气!”

    “嗯!”芙丽丝狠狠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迈着大步朝张志昂和杨潇走去。

    两人疑惑的看着众女一阵交头接耳之后,芙丽丝一人上前来,杨潇心中忽然有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芙丽丝感觉自己走了很久,才终于站到了张志昂的面前,芙丽丝的心就像永不停息的大鼓一样,嘭嘭的响个不停,感觉会随时爆炸一般,“张志昂,我有话跟你说。”

    “嗯,我听着呢!”张志昂疑惑的看着芙丽丝,她的表现似乎有些异常。杨潇知道自己不好的预感成真了,芙丽丝先自己一步,要向张志昂表白了。

    “我…我…”芙丽丝我了半天也没说出要说的话,“别那么激动,静下心来,慢慢说。”张志昂安慰着芙丽丝。

    芙丽丝回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众女,看见她们示意自己加油,芙丽丝缓缓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动的心似乎没有那么快的节奏了,芙丽丝回头看住了张志昂,“我喜欢你!”张志昂睁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我想和你在一起。”芙丽丝并没有看见张志昂吃惊的表情,说完第一句话,她鼓动的心跳动得越发厉害了,她不敢直视张志昂,深深的低下了头。第二句话的声音也因此变小了不少,但是杨潇和张志昂依然听得真真切切的。

    芙丽丝局促的看着船的甲板,手不知道该放哪好,她紧张的等待着张志昂的答案,自己究竟是要进入情感天堂?还是会跌进感情地狱?这一切都掌握在张志昂的口中。

    张志昂忙瞟了瞟身边的杨潇,他一脸失意,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的芙丽丝,张志昂忙悄悄拉了拉杨潇,见他看向了自己,忙用眼神示意杨潇,是他表白的时候了,再拖下去可就什么都完了。

    杨潇看了看张志昂,相信他能看明白张志昂的意思,但是他却没有任何行动,只是站在原地发呆。

    张志昂再次拉了拉杨潇,示意他赶紧表白,但是杨潇依然无动于衷,真是急死张志昂了。

    张志昂半天没有回答自己,芙丽丝满怀期待的心渐渐开始失望起来,“怎么?不行吗?”芙丽丝没有抬起头,只是低声问道,“没,没,没,你稍等一下。”张志昂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答应芙丽丝势必会伤她的心,但是答应了芙丽丝势必要伤杨潇的心。

    “一个大男人,别磨磨蹭蹭的!”鹏静站在后方大声喊道,“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张志昂看了看身边发呆的杨潇,看来自己不能指望他来为自己解围了,想着和杨潇先前的谈话,张志昂一咬牙,点了点头,“行。”

    “太好了!”这一个字立时让芙丽丝的情绪激动起来,她欢跳雀跃朝众女跑去,没有她们的支持,自己肯定不会有今天幸福的感觉。正是这种感觉让芙丽丝忽略了张志昂那一声行之中的无奈。

    看见众女相继走下甲板,估计是庆祝去了,张志昂才回头对杨潇说,“你刚刚怎么不表白呢?我都那么提醒你了,你知不知道,这一下你……”

    “你以后一定要对芙丽丝好!给她幸福!”杨潇忽然打断了张志昂,“可别说我没有事先说明,如果你让她流泪了,我们也不再是兄弟了。”说完也不待张志昂回应,杨潇便转身离去了,“杨潇!杨潇!”无论张志昂怎么叫,杨潇依然没有回头,径直走下了甲板。

    张志昂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靠在船舷上,望向双子海的远方,事情的发展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迫于无奈答应了芙丽丝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或许没有和杨潇先前的那番谈话,自己还不至于答应芙丽丝,对于芙丽丝的感情,张志昂自己也很模糊,不知道该如何定位,或许现在是好好想一下的时候了。

    “在想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张志昂回头一看,是迪卡·凯恩。“凯恩大师!”“现在没人在这,你可以叫我丽雅的。”迪卡·凯恩微笑着说。

    “丽雅,刚刚发生的事你都看见了么?”“嗯!老朽在船尾全看见了。”“那你说我究竟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张英雄,恐怕现在不是思考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迪卡·凯恩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张志昂的身边,“世上的罪恶还没有清除,暗黑三兄弟集结在即,如果我们无法阻止他们,人类的未来就会变得极为渺茫了。”

    “这我也知道,”张志昂无奈的说,“只不过杨潇是我的好朋友,我不答应芙丽丝会伤害他,我答应了芙丽丝也会伤害他,所以我选择了答应芙丽丝,至少芙丽丝不会受到伤害。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不是正确呢?”

    “关于这个问题,老朽也无法解答。”迪卡·凯恩也望向了双子海的远方,“虽然老朽活了千年,但是这千年来为了人类的未来,老朽根本没有时间去谈情说爱,所以对于这些东西,老朽真的无法为你解答。”

    张志昂惊讶的看住了迪卡·凯恩,他没想到赫拉·丽雅竟然为了人类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不过老朽觉得,不管你怎么做,最后受伤的始终是你自己,如果你不爱芙丽丝而答应了她,你可以勉强自己爱她一时,但是你勉强不了自己爱她一世,即便你能做到,你的内心也一定会变得无比空虚,而且杨英雄和你之间肯定也会因此产生隔阂,感情这东西,没有足够的精力千万别去碰它,这是老朽对于感情的理解。”

    “已经迟了,”张志昂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已经被感情追上了!不过看到了丽雅你,我觉得我没必要再纠结这些了,你说得对,暗黑三兄弟集结在即,一旦失败,全人类都会陷入不可估量的灾难之中,我还在这纠结个什么劲,我这就去找冰凤,把牙之刃和白骨盾牌传授于她。”

    “张英雄,你要把牙之刃和白骨盾牌传授给冰冷乌鸦?”迪卡·凯恩对于张志昂的做法有点不解,“是冰凤!”“对,冰凤。”

    “冰凤希望一直跟着我们走在战斗的最前线,但是她的力量却是我们之中最弱的,我把牙之刃和白骨盾牌传授于她,那么她被敌人近身之后多了一份自保的力量,为团队着想,这是最好的办法。”

    “那么张英雄,你用什么武器呢?”迪卡·凯恩不明白,“你是一名亡灵巫师,和冰凤一样惧怕被敌人贴近身旁,没有盾牌,仅靠召唤生物来自保,是不是太冒险了点?”

    “没关系!我有它!”张志昂右手一伸,一道白光从他手中缓缓延伸出来,犹如一根光棒,光伸展到一米五左右渐渐停止了延伸,并开始消散,一根骨头组成的长矛出现在了张志昂的手中,“白骨之矛!”

    “矛?”迪卡·凯恩微微一惊,“可是你需要的是能保护自己的工具,这根短矛对于你来说没有白骨盾牌来得安全吧?”

    “你说的没错,丽雅,”张志昂看着手中的短矛,说,“白骨之矛原本是我们一族一个弥补自己攻击力不足的一种攻击手段,但是它却是有实体的存在,正好可以拿来当作武器,只是没有一定的技巧是玩不转短矛的,的确不适合我这个巫师拿来自保,我只是想要改变一下自己。”“改变?”

    “嗯,”张志昂点了点头,“一直以来,我都是站在召唤生物和战斗伙伴的后面进行战斗,采用的是被动防御辅助大家的战术。在塔·拉夏古墓中的那场战斗,泰瑞尔让我了解到,被动防御的确可以保我自己的周全,也不失为一种稳妥的战术,但是战斗之中瞬息万变,有些时候稳妥不一定是最好的战斗方式。”

    “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迪卡·凯恩似笑非笑的看住了张志昂。“好吧,我承认这些只是一部分原因!”张志昂一挥手,白骨之矛化为一道白烟消失了,“我只是想要尽量保住身边人的周全,毕竟冰凤她现在是跟我们一起战斗的。况且我听说这马希夫船长的副手是一个耍矛的好手,我也想逼自己学习一点用矛的技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呢?每一个人都是全面能手的话,我们团队的战斗能力就会大大提升了。”

    “张英雄,你在老朽面前完全可以说真话的,老朽这一千年来可不是白活的,而且老朽也明白你的用心,不会像其他人那样以为你是为了冰凤的美貌而去为她做这些事的。”

    听到迪卡·凯恩如是说,张志昂不由露出了微笑,“说实在的,泰瑞尔的战斗方式的让我有点热血沸腾,他和魔兽的那场战斗,我看的激动不已,虽然我知道自己不能像他那样战斗,但是我还是想试试他的那种战斗方式。”

    “千万不要,”迪卡·凯恩忙劝说着张志昂,“天使和人类是不一样的,他们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况且即使在凡间被杀死,他们也会在至高天上重生,人类是不一样。”张志昂瞪大了双眼看住了迪卡·凯恩,原来泰瑞尔之所以敢如此冲锋,有这么个原因,还以为天使只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学一点耍矛的技巧也没什么不好。”“那好,我先去将牙之刃和白骨盾牌授予冰凤去。”

    “去吧。”听见迪卡·凯恩如是说,张志昂径直朝船舱跑去。迪卡·凯恩看着张志昂奔跑的背影,微微笑了,这家伙很有意思。迪卡·凯恩也跟了上去,想看看张志昂如何处理这事,怎么才会让大家不会以为他是为了冰凤的美貌而帮助他的。要知道,红颜祸水,太过美丽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冰凤!”张志昂站在舱口大声喊叫着,“出来一下,我找你有事!”张志昂大嗓门喊出来的不仅是冰凤,除了晕船严重的鹏静没有出现在舱道上以外,大家都钻了出来,就连一直藏在房间里的血凤和符峰也钻了出来。

    但是只有芙丽丝和杨潇跟着冰凤走了出来,其他人又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大概只是突然听到一声大喊,出来看个究竟而已。

    “说吧,找我什么事?”冰凤爬上了甲板,语气不冷不热的说。杨潇和芙丽丝也紧跟着钻了出来,听到冰凤的语气不冷不热,芙丽丝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

    杨潇眯着眼看着张志昂,这家伙应该不会忘记自己对他说过的话了吧,他这个时候叫冰凤出来不知道是所为何事?自己必须弄个明白。

    “我和凯恩大师商量过了,”听到这句话话,一旁的迪卡·凯恩差点没晕过去,自己不过给了一些建议,立马就变成了他的借口,张志昂找借口的能力超乎了他的想象,不过如此一来也就没人会认为张志昂的动机不纯了。

    “你自保能力不足,一旦被敌人近身实在太危险了,所以把我的牙之刃和白骨盾牌传授于你,这样你的自保能力就可以大大提高了。”

    三人吃了一惊,牙之刃和白骨盾牌还可以传授的?

    张志昂没有理会三人的诧异,召唤出了牙之刃,轻轻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把你的手伸出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有了牙之刃和白骨盾牌,你自己要如何自保?”冰凤似乎并不情愿接受张志昂的帮助。

    见到此情形,芙丽丝彻底放心了,冰凤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杨潇也放心了。

    “我有别的武器,凯恩大师知道的。你想要跟着我们一起战斗,就必须提高自己的能力,否则你要如何跟上大家的脚步呢?”张志昂的一席话,让冰凤陷入了沉思,塔·拉夏古墓之中,冰凤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无力,或许在击杀弱小魔物的时候,除开三位攻击力最强的风月族成员以外,自己并不会落后于这里其他任何一人,甚至自己的杀戮能力还要更胜一筹,但是遇到强大的魔物,自己的力量是何等的渺小,冰凤自己也有深刻的体会。

    想到这里,冰凤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有点疼,忍着点。”张志昂说着便用牙之刃划破了冰凤的手掌,的确有点疼,冰凤不由皱了皱眉头。

    张志昂将自己手指上的鲜血轻轻滴在了冰凤的伤口上,然后将牙之刃放到了冰凤的手中,并紧紧握住了冰凤的手,让冰凤紧紧握住了牙之刃。“闭上眼睛,用心感受手中的牙之刃。”

    冰凤按照张志昂的说法去做了,张志昂自己也闭上了双眼,口中呢喃着念着什么。牙之刃在冰凤的手中缓缓变小了,直至完全消失。

    张志昂松开了手,冰凤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先前被牙之刃划伤的地方已经痊愈了,“怎么样?能够感受到牙之刃和白骨盾牌了把?”张志昂轻声问道,牙之刃和白骨盾牌是一体两位的,它们深深的互相联系在一起,不可分割,自己只要将牙之刃传授给冰凤,白骨盾牌也会随之一起归于冰凤。

    冰凤点了点头,“来吧,试着把它们召唤出来。”

    “要如何做?”“你只要想着它们会出现在你的手掌之中就行。”

    冰凤摊开自己的手掌,似乎在努力。半晌,一颗巨大的牙齿漂浮在了她的手掌之中,并缓慢的变化成了牙之刃。为了召唤牙之刃,冰凤的呼吸竟然会稍稍的凌乱了起来。

    “很好,接下来你只要自己练习,和它们心意相通,以后就能运用自如了。”冰凤又点了点头。

    “好了,我也去做自己的事了!”张志昂说着召唤除了白骨之矛,杨潇看着张志昂手中的骨矛,总觉得有点别扭,一个巫师拿根短矛,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你们也各自去忙吧,我去找马希夫船长。”张志昂说完就朝船长室走去,芙丽丝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张志昂刚刚答应了自己,但是他对待自己的态度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可能他只是一时间还没有适应而已,芙丽丝如是安慰着自己,看来自己得要再加一把劲才行,想到这,芙丽丝忙跟了上去。看着追着张志昂而去的芙丽丝,杨潇失落的转身走进了船舱。

    昼风之大陆寒冰之地南方边缘

    大地上一条明显的分割线,北边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冰雪组成的世界,南边却是巨大丛林,风之大陆地貌的形成还真是独特。

    两位黑暗流浪者刚刚走出了寒冰之地,这里是库拉斯特的边界,再继续南行没多远,就是库拉斯特最北边的第一道城关,雄伟的锐锋要塞。用来防御寒冰之地的野蛮人国度,也就是蛮牛族。

    蛮牛族在库拉斯特这座风之大陆都城的文明人眼中,他们不过是蛮荒的野兽,不懂礼节,嗜血好战!也因此,蛮牛族被排挤在文明世界之外。他们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各部族间经常发生火拼,如果不是这样,蛮牛族一定会成为风之大陆上最强盛的种族,甚至会超越库拉斯特成为风之大陆的力量核心。

    然而不断的战斗消耗了蛮牛族无数战士的性命,这才使得库拉斯特一直处于风之大陆的中心。尽管自己的力量抵不过库拉斯特,但是居住在寒冰之地边缘的蛮牛族部落们依然会时常骚扰库拉斯特的边界,目的就是让库拉斯特派兵常驻于此,这样自己就能随时享受战斗的乐趣了。

    尽管十八评议会的议员们了解蛮牛族简单明了的目的,但是也不得不在边界之地筑造起这座雄伟的要塞,用以抵御蛮牛族的入侵。自从要塞建成之后,边界的人民再也没有受到过蛮牛族的骚扰,相对的,锐锋要塞却一直处于蛮牛族战争的中心,即使是远方的蛮牛部落,也会不顾路途遥远,前来挑起战争,蛮牛族对于战争的狂热近乎这种痴狂的程度,让库拉斯特难以理解,所以在他们看来,蛮牛族只是一群喜好战斗的野人。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在亚瑞特斯圣山深处,蛮牛族都城—哈洛加斯里的蛮牛族却有着自己的文化,有着理智,那些长期挑起战争的蛮牛族人,不过是居住在边缘之地甚至被蛮牛族自己都已经遗忘的零星部落罢了。

    “二哥,我们得绕过锐锋要塞。”迪亚波罗提醒着自己的二哥,“我知道,”巴尔点了点头,“锐锋要塞常驻兵力六千人,而且都是依卡兰姆的正规军,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是没有办法硬闯过去的。可是如果再绕道,我怕我们赶不及救下大哥。”

    “为什么?”迪亚波罗不理解为什么巴尔会如此说,“自从我将琪卡注入极冰世界魔兽的那颗卵之后,我和那只魔兽之间一直有一丝心电感应,刚刚突然被切断了,这也就是说,魔兽应该已经被击杀了,地五族的幸存者们应该马上就会穿过双子海直接抵达库拉斯特,依我们目前的行进速度,他们应该会和我们同时抵达库拉斯特,如果我们再绕道,恐怕就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这点担心完全没必要!”神秘女声突然再一次响起。

    “你什么时候到的?”虽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迪亚波罗和巴尔依然敢于肯定,那个神秘的女人又出现了,又来帮助自己了。

    “我说过会在库拉斯特等待你们的,你们难道忘了?”神秘女声提醒着迪亚波罗和巴尔,“我们知道,只是你说的不必担心是什么意思?”

    “你们的大哥是憎恨之王,难道你们忘记了嘛?”“难道……”经神秘女声提醒,迪亚波罗和巴尔似乎明白了什么。

    “依卡兰姆已经堕落了,虽然他们曾经是那么坚定!”神秘女声缓缓说道,“囚禁墨菲斯托这一千年,他们时刻在和憎恨之王释放的憎恨之力做着角力,在憎恨之力持续一千年的侵蚀之后的现在,十八议会的成员们最终选择了沉沦,不仅如此,就连最高评议会也有六名成员被憎恨之力所感染,他们联合十八议会杀死了唯一没有堕落的最高评议员克林姆,现在整个依卡兰姆已经完全沉沦了,你们的大哥成为了统治他们的最高评议员!”

    “什么?”迪亚波罗和巴尔一阵欣喜,没想到大哥竟然真的成功诱导了依卡兰姆的堕落,这可是风之大陆上最强大的宗教国度!“什么时候的事?”

    “数月之前!”女声突然嘿嘿一笑,“说起来你们还得感谢天使族呢,不是他们不愿向外界透露灵魂石的秘密,你们的大哥早就被人类消灭了!”

    “你连灵魂石的秘密都知道吗?”迪亚波罗和巴尔又是一阵惊愕,这个神秘的女人每次出现都会给他们两个魔神带来惊讶,她究竟是何方神圣?罕见的宝物对于她来说似乎就是唾手可得的石头一般,而且似乎了解世间的一切,从她的表现看起来,她根本就不像一个人类,更像一个掌握世界的神!虽然迪亚波罗和巴尔知道这不可能,神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你们现在唯一的危险是,绕过锐锋要塞之后,你们可能会撞上地五族的幸存者们!以你们现在的力量想要逃脱,是完全没有可能的。”神秘女声没有回答巴尔的问题,只是提醒着迪亚波罗和巴尔潜在的危险。

    “你不是说会替我们拖住他们吗?”迪亚波罗质问着神秘女声。

    “这是我的失策,我没想到他们竟然能战胜极冰世界的魔兽,所以我这不是来做补偿了吗?”神秘女声话音刚落,一份卷轴从空中缓缓飘落下来,迪亚波罗忙伸手接住了,“这是什么?”

    “我给你们的补偿!如果遇到他们的时候,打开这个卷轴将暂时隐去你们的身形,并放出一些地狱虫,这样他们一定会以为你们已经逃脱了而继续前行,你们大哥的仆人们会替你们阻拦他们前进的脚步的。”

    “就这样了,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帮你们了,希望你们可以恢复力量!希望你们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神秘女声又消失了。

    “你做了这么多事。究竟想要得到什么?”迪亚波罗大声的质问着,但是神秘女声似乎已经消失不见了。

    “二哥,你觉得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先不用管这个,得立刻去见大哥才是上策。”“嗯,绕过这座要塞,我们就要进入库拉斯特的腹地了。”

    神秘女人的所作所为的确让人难以理解,为什么她两边都在帮?她的目的始终是个迷。

    昼风之大陆双子海希望号一个月后

    芙丽丝最近很失落,虽然张志昂答应了自己要和自己在一起,但是他却一直以暗黑三兄弟即将集结,现在必须抓紧时间磨练自己的技艺为借口,尽量的避开自己。虽然他说得是那么的义正言辞,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张志昂所说的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一定被他深藏在心中。

    芙丽丝站在甲板上看着正在独自练习矛术的张志昂,心理不是个滋味,如果不弄明白张志昂真正避开自己的原因,那么她和张志昂的结局一定是分手,虽然两人也没牵过手。

    “船长!有异常!”瞭望台上的水手突然大声喊叫起来。闻声,张志昂停止了继续修习矛术,赶紧朝船头跑去,芙丽丝也忙跟了上去。

    “出了什么事?”马希夫从船长室走了出来,“船长你自己看看前方的海水!”马希夫疑惑的朝船头走去。

    张志昂第一个登上了船头,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他吓了一跳,前方不远处的海水竟然是黑色的,和蓝色的海水有着一条十分明显的分界线。这时芙丽丝也来到了船头,也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这条分界线南北都看不到尽头,是什么东西能让大海变成黑色呢?

    马希夫也站到了船头上,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海面,“马希夫船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见马希夫惊讶的神情,张志昂知道一定不是自己所想的,双子海一半蓝一半黑,所以才是双子海。

    “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前两年我离开的时候海水还很正常呢。”马希夫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张志昂知道这个时候该去找谁,忙转身朝船舱跑去。

    芙丽丝又是一阵失落,自从自己表白之后,张志昂对待自己的态度似乎有所改变,一直忙着磨练技艺,以前也没看他这么勤快过,一个月了,难道他还没有适应和自己的这段新关系吗?也许是这样的,张志昂某些时候的确是很迟钝的。芙丽丝怀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如是想到。

    “凯恩大师!”张志昂敲打着迪卡·凯恩的房门,“你在里面吗?你跟我到船头去看一下,出现异象了!”张志昂的声音很大,惊动了所有人,甚至连这一个月来几乎没有出过房门的符峰和血凤也被他喊了出来。

    迪卡·凯恩缓缓的打开了房门,但是出现在张志昂眼前的却是赫拉·丽雅!而且她正准备迈出房门呢,“什……”赫拉·丽雅还没开口,便被张志昂一把推回了房中,还好她没有走出房间,否则所有人都该看见了。

    “你怎么现出真身了?”张志昂满脸疑惑的看住了赫拉·丽雅,低声提醒着赫拉·丽雅。“大家都在走廊上,赶快变回来,否则就穿帮了!”

    听到张志昂如此说,赫拉·丽雅迅速打量了一下自己,自己的确现出了真身,但是自己没有解除过幻象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赫拉·丽雅不敢在多想,立刻再次幻化变成了迪卡·凯恩。

    “出了什么事?”迪卡·凯恩忙询问张志昂,“我们一起去船头看看,就知道了。”说完,张志昂拉着迪卡·凯恩迅速朝船头走去,众人互视一眼,也忙跟了上去。

    来到船头,眼前的奇异景象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原来如此,所以这海叫双子海啊。”符峰楼着身边的血凤,感慨着,看来和他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可是马希夫船长说他从来没见过这等现象!”张志昂回头看住了符峰,突然发现她身边的血凤竟然没戴面具,而且脸上的那道伤疤已经变小了不少,脸上的肌肤似乎更细腻了,“嗯?血凤你的伤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呢!”

    “多亏了你的除疤精华油。”血凤一脸感激的看住了张志昂。

    “大师,既然马希夫船长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现象,”鹏静在一旁询问着迪卡·凯恩,“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库拉斯特出了什么问题?”

    “老朽需要一点样品,诸位谁能帮老朽收集一点黑色的海水?”迪卡·凯恩没有正面回答鹏静的问题。杨潇看着被船分开的黑色海水,总觉得心里很不痛快,有一种杀人或者被杀的冲动。

    贞银放出一团寒气,将黑色的海水冰住了一点,冰块竟然没有浮在水面上,而是缓缓向水底沉去,凯瑟琳慌忙施展静电力场,将冰块取到了船上。

    迪卡·凯恩拿起这块拳头大小的冰块仔细查看着,冰块之中竟然有一丝黑色的气流来回波动着。迪卡·凯恩将其缓缓放到了耳边,片刻之后,“看来有关墨菲斯托的传言是真的了。”看他的表情,那是一种极度担忧的表情。

    “凯恩大师,究竟出了什么事?”张志昂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迪卡·凯恩并没有回答,只是将冰块放到了张志昂的耳边,一股浑厚的男声传入了张志昂的耳里,一些负面的情感也缓缓的在张志昂的心中滋生开来。

    “憎恨之王—墨菲斯托,”迪卡·凯恩将手中的冰块丢入了海中,“他的力量很奇特,虽然他没有他两个弟弟恐怖之王和毁灭之王那么强大的破坏力,但他可以为他们恢复力量,并且能让接触他的人类变得憎恨这个世界,而后会选择与他一起毁灭一切!一直以来,老朽都认为墨菲斯托的第二个能力是虚构出来的,人类自己的意志如果够坚定,是不会被魔物引诱的,但是现在看来在墨菲斯托面前,强大的意志也只不过是在拖延堕落的时间而已,长久呆在他的身边,迟早会因为他的憎恨而堕落的。”

    “这不可能?即便他再强大,也不可能左右人的思想!”符峰根本不相信。

    “老朽一开始也认为不可能!”迪卡·凯恩看住了符峰,“但是刚刚的冰块之中,老朽能听到墨菲斯托的低语!张英雄也应该体验过了,听到墨菲斯托在耳边低语的时候,张英雄,你的心中在想什么?”随着迪卡·凯恩的话,众人都看住了张志昂。

    “我不知道,但是心情似乎随着他的声音变得有些许的愤怒,心中升其一股莫名的怒火。”众人惊讶的看着张志昂,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他们要如何去对付憎恨之王—墨菲斯托?

    “看看眼前的这片大地!”迪卡·凯恩忽然指着前方地平线上出现的大片丛林,“它已经因为墨菲斯托的憎恨之力堕落了!”

    众人随着迪卡·凯恩手指的方向望去,地平线上出现的丛林被一片乌云笼罩着,无时无刻不在散发这一股黑暗的气息!

    船继续前行着,丛林也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巨大树木上全是被虫子蚕食留下的大洞,水面也开始渐渐变得粘稠起来,散发这一股腐臭的气味,闻着让人恶心。天空的连绵细雨下一直下个不停,似乎从未停歇过。这片大地带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这就是库拉斯特?传说中的风之大陆中心都市?这个地方真的是人类生活的地方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十八章 库拉斯特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十八章 库拉斯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十八章 库拉斯特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十八章 库拉斯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八章 库拉斯特】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这个江湖不太萌最新章节

        我很不幸,被迫成为了一名卧底,七色面孔,八段心肠,从此开始了我的风流人生。
        校花?女捕?黑道一姐?富家千金?这些,通通打包带走!
        一入卧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推荐一本朋友的新书――仙侠作品《一剑遮仙》)

  • 精灵的方程式最新章节

        一个从天而降少女意外闯入了凌枫的生活,还有一份来自“精灵”的古老的誓约,让凌枫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房东和最高能的保姆,最混乱、最奇怪、最不正常的房客房东的故事就此开始……

  • 美女的绝品兵王最新章节

        天才兵王林天,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被队友出卖,最后自爆修为重伤逃离,却被戴在胸口的古物残片救回。随后他隐居都市在一个公司做保安,暗中保护队友的遗孀,并追查叛徒的下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削死他丫。

  • 盛宠吃货萌妃最新章节

        据说,顾家有女,长相普通,身材似球,却有迷惑整个皇室手段。    据说,她偷吃了皇宫花园里面尽心饲养的鱼被卡主,皇帝大怒,填平了整个池塘。    据说,她和公主打架,因此掉了门牙,郁闷闭家不见客,皇后大怒,罚了公主禁足,提了她称号。    据说,她冲撞了怀有龙裔的妃子,太后大怒,认为妃子有孕恃宠而骄,罚去佛堂修身养性。    据说,她迷惑了堂堂世子,让其上山劈柴,下水捉鱼,让世子神魂颠倒,不知所谓。    某女怒目拍桌:他才不是我迷惑的,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某世子,默默递上自己的金腿,一脸诚恳:求抱……求你了……

  • 绝世强少最新章节

        主角:请给本大少一个不得罪你的好处!反角:这是一百万,韩大神请笑纳!主角:一百万?特么都不够本大少情人节发红包的,那还是得罪你吧!反角:作者啊,你既然创造了我,为什么不给我一条活路?主角:兄弟你误会了,作者创造你,只是为了玩死你而已……我横刀时谁敢逆我?别逼我,否则我伟大起来,你会崇拜我!??韩进rn

  • 从圣狱中走出的强者最新章节

        天地至尊,肉身成圣。执笔至尊,阵困诸天。妖孽至尊,术炼通神。圣狱中,关押着三位大陆最危险的囚犯。当三人深知此生无望重返光明后,便将毕生所学悉数传授给了一位少年。少年江城自圣狱中走出,以杀死大陆最强者圣殿圣主为目标,踏上了一条惊天路途!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最新章节

        法老王:“想变强吗?找背后灵吧!”于贝儿:“想变强吗?找背后灵吧!”红龙:“想变强吗?找背后灵吧!”astra1:“想变强吗?找背后灵吧!”黎政:“滚!你们这帮搞基的!身为堂堂背后灵,自然是要找妹子去附体!”(总之,这是一个主角在游戏王世界里和妹子机油一起打牌的故事)js330

  • 科技武皇最新章节

        魂穿的刘学明在异界用事实证明:科技辅助修炼,注意,仅仅只是辅助修炼,也能从寒门崛起,成就一代武皇。js330

  • 战天龙帝最新章节

        【火爆新书】    少年萧羿,得吞天龙帝血脉,却被人认为是最低等的血脉,受尽奚落嘲笑!    却没有人知道,龙帝血脉是最高等血脉,可压制龙族,吞噬万物,令人类闻风丧胆的龙族,从此成为他不断进化变强的养料。    我为龙帝,当主宰天地万物,万古不朽。js330

  • 无限猎杀游戏最新章节

        “各位预备选手,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亡者的乐园!”“想必你们已经感觉到了,你们是如此的幸运。本应该死掉的你们,被选中了..再一次被赐予了生命!”“但是这种生命的恩赐是有代价的。你们将要参加一场游戏,游戏的获胜者会得到超乎你们想象的奖励,然后成为亡者的乐园的一名正式选手,继续参加下一轮游戏。而没有获胜的人,则会被淘汰!哈哈哈...”“淘汰,也就是死亡!”“这是一场伟大的游戏!希望你们的表现,会取悦我的主人!”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异世界!js330

  • 妙手毒妃最新章节

        她重活一世,醉心毒术,无意情爱,只为寻前世身死之迷他摄政三年,执掌王朝生杀大权原本背道而驰的二人再次结缘。几番挣扎,竟牵出前世生死谜团。王朝更迭,政权旁落,原本模糊的真相渐渐清晰,牵扯出的,竟是叫人最不愿相信的血淋淋的现实……她说:“为了我弃了你所有的心血可值得?这一局若输了,你便什么都没了!他言:”江山与你,本王从未犹豫!

  • 总裁大叔太撩人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腹黑兔子对抗腹黑大叔的故事。“我腹黑?我做护工的时候,他装作双腿残疾,让我背着他走了多少冤枉路?”某兔子表示抗议。“我腹黑?是谁在我手术恢复视力之后,跑得不见踪影?”某腹黑大叔也抗议。“谁为了引我爸出来,撩我跟他结婚,又在婚礼上扔下我?”“那又是谁叫了另外一只兔子冒充自己,把我蒙在鼓里,像傻子一样?”“来啊,互相伤害啊!”某兔子叫嚣着。“来啊,互相相爱啊!”某个大叔认输了。

  • 我的女子天团最新章节

        一身痞气的大学生张小芳,顺了一本画着美女图的小人书。却遭书里的器灵暗算。从此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

  •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最新章节

        一个是少年成名的金融巨子。  一个是被继母陷害,赶出家门的少女。  廉价相遇,以致只当做是一场艳遇,并开启了游戏模式,只有一个目的——通关!   就算最后的奖品,是一只令人倒胃口的毛毛虫,他也能,把它变成蝴蝶!  而她只想利用他报仇,不肯付上情感代价,于是步步筹谋。  却不料,智与睿相撞,撞出了生命不曾有的蚀骨,一段众水不能熄灭的爱情!  此刻,他终于相信,总有一个女人是他的肋骨。

  • 重生八零:小医女有空间最新章节

        刚被容少将给吻了个七荤八素,怎么就穿越了?初来乍到,八十年代是个发家致富的好年头……种药田,开门诊,还有……嫁军人,蒸包子。“久违。”他的唇角勾起宠溺的笑,“我从未走远。”一身军装,一张帅帅的脸,我还是我,你……

  • 城里有妖怪最新章节

        (一句话版简介)这是一个讲述了一只在山里修炼千年的黑猫,走出深山,进城入世以后生活日常的故事。  (作者版简介)作者菌又来撸猫了,不过,这次撸的是黑猫,还是一只成了精会作妖的黑猫~我们继续来云吸猫吧~

  • 奸妃如此多娇最新章节

        京都贵女:“她懂诗词歌赋吗?她明白琴棋书画吗?她知道该如何相夫教子、执掌后院吗?”苏姚:“我有美貌就够了……”多年后,被碾压的京都贵女:“你不是说有美貌就够了吗?为什么你还用脑子?”苏姚:“不知道越是美丽的女人,说的话越不可信吗?”

  • 花落人依旧,酴釄再逢君最新章节

        分手六年,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放下。谁知他却忽然再次出现。而且霸道强娶,肆意折磨!她愤恨逃离,却发现所有的事情都不对了!男友劈腿,闺蜜背叛,母亲反目……所有人的真面目一个个揭开,她才发现从头到尾,唯一没有骗过自己的只有这个人。“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放过我?!”“傻瓜。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女人。”

    本章内容提要:
    ...    昼风之大陆双子海希望号甲板     古老的帆船比起现在机械船只来,除了速度没有优势以外,其它的一切比起机械船来都要强上不少,张志昂和杨潇站在船头的甲板上,背靠船舷,吹着海风,听着海浪和船体碰撞发出的浪花声,看着甲板上的水手们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他们要保证船的行进方向不会出错,这种感觉真的不错。     没有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