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风之大陆冰冷之原十年前

    旭日初升,太阳驱散了冰冷之原上的寒气。

    冰冷乌鸦领着艾丽娅走出了山洞,“带你去四周逛逛,冰冷之原的气温升得快降得也快。”艾丽娅点了点头,她已经体会过了,太阳升起来才不到半小时,冰冷之原上的寒气已经所剩无几,即使身上只是一件皮甲,也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只有一丝凉意。

    “乌鸦姐姐,我以后可以留在你身边嘛?”艾丽娅似乎十分依赖冰冷乌鸦,经过一系列变化,艾丽娅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也只有冰冷乌鸦了。

    “我也很想一直把你留在身边,”冰冷乌鸦回头捏了捏艾丽娅可爱的小脸,“只可惜冰冷之原上的主人并不是我。”“难道还得先经过他同意?”“那倒不是,只是你的箭术如此超凡,我相信他一旦得到消息肯定会来找你的。”

    “找我?”“他需要强力的战士,所以一定会来找你的。”“我不能拒绝么?”“恐怕不能,在我们的世界里是没有民主的,谁的军队多,力量大,谁就可以主宰别人的命运,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服从。”

    魔界是绝对的弱肉强食,没有法律法规,没有道理人情,有的只是力量大小,强者生,弱者死!强大的人可以为所欲为,弱小的人只能忍气吞声。

    “我想要变强,乌鸦姐姐。”艾丽娅突然冒出一句。

    “为什么要变强?”冰冷乌鸦看着艾丽娅,问道。“强大了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强大了才不会受人欺负,强大了才能和姐姐呆在一起。”冰冷乌鸦柔情的看着艾丽娅,“说得对,那我们先回去,我要考考你的战斗技巧。”“嗯!”艾丽娅狠狠的点了点头。

    两女回到山洞,拿出武器艾丽娅才豁然发现冰冷乌鸦竟然使用的是长弓!

    “姐姐为什么你要使用长弓?我师傅说长弓比起短弓,要花费更多气力去控制。”冰冷乌鸦摸了摸艾丽娅的头,“是这样的,但是长弓的射程比起短弓却是远了很多,同样身为弓箭手,知道射程远近的优势吧。”艾丽娅点了点头,“短弓的优势在于近距离的爆发力量,长弓的优势则在于它的射程,不过你短弓已经使用得很称手了,突然间要你使用长弓你反而会不习惯,你应该会一些近身搏斗的技巧吧,使用短弓的人很容易被拉近距离。”

    “嗯。”艾丽娅点了点头,“看到那棵树了吗?”冰冷乌鸦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看见了。”“射一箭,我看看。”闻言,艾丽娅搭弓拉箭,利箭飞射而出,箭头竟然穿过了树木。冰冷乌鸦似乎有点吃惊,自己给艾丽娅的短弓只是一柄很普通的短弓,刚刚艾丽娅射出箭的那种力度应该不是这种短弓应该拥有的。

    技巧!冰冷乌鸦很快得出了答案,眼前的小女孩拥有的技巧是很多人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高度,“再射一箭,射在相同的位置上,能做到吗?”艾丽娅嘿嘿一笑,“可以的。”话音刚落,利箭再次出手,前一根箭的尾部被一分为二,第二根箭没入了树干之中。

    冰冷乌鸦皱了皱眉头,这个小女孩拥有的天赋竟如此恐怖。这次她看清了,艾丽娅射箭的时候,将箭尾和弦的角度稍稍做了些调整,这样箭射出之后会在空中旋转,这样可以降低空气的阻力,使箭射得更远,同时接触目标时由于箭的高速旋转还能增大破坏力。

    就射箭而言,艾丽娅的技巧比起自己来几乎没有差距,但是她的年龄可比自己小得太多了,如果能得到更好的教育,她的箭术一定会超越自己。

    “乌鸦姐姐,”艾丽娅指着同一棵树,“那你能射中吗?”冰冷乌鸦微微一笑,“虽然破坏力不及你,但是我对自己的精准度还是很有信心的。”话音未落,“嘭!”的一声,树干中间竟然被冻结了。艾丽娅呆呆的看着树干,冰冷乌鸦的射击速度竟如此之快,自己根本没看清她是如何出手的,也没有看见箭的飞行轨迹,只有弓弦震动的嗡嗡声证明刚刚冰冷乌鸦已经射出了一箭。

    “乌鸦姐姐,你好厉害。”艾丽娅似乎有点兴奋,“速度快得我根本都看不清,还有,还有,树干为什么会被冻住呢?”“你不知道怎么对箭附魔吗?”冰冷乌鸦有些吃惊的看着艾丽娅,依着艾丽娅的天赋不应该学不会为箭附魔,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的师傅要么还没开始教,要么她师傅自己也不会。

    艾丽娅摇了摇头,“我从来不知道箭射出去以后能起到这样的效果。”“知道琪卡嘛?”“那是什么东西?”“看来我得从基础的开始教你。”冰冷乌鸦领着艾丽娅返回山洞,“先回去吧,从理论开始学习。”“好。”

    昼风之大陆冰冷之原一个月后

    “再试试!”冰冷乌鸦正在为艾丽娅进行训练。山洞前的树木上都是各式各样的伤痕,看来这一个月,艾丽娅一直在接受冰冷乌鸦的培训。艾丽娅迅速搭弓,“嘭!”的一声,射中树木的箭爆裂开来,树干上也燃起一簇小火苗,“我做到了,乌鸦姐姐!”艾丽娅很是兴奋,冰冷乌鸦摸摸了艾丽娅的头,以示表扬。

    从完全不知道琪卡为何物,到为弓箭成功附魔,竟然只花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艾丽娅的天赋令冰冷乌鸦动容!冰冷乌鸦也开始担心起来,这样的天赋一定会把异能丧须给引过来的。

    冰冷乌鸦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就在她刚刚开始担心的时候,异能丧须的使者已经来了。

    “冰冷乌鸦大人,异能丧须大人希望您和您新收的小徒弟随我去基地一趟。”来者是一个沉沦魔的巫师。

    沉沦魔,一种生活在人间和地狱交界处的下等魔物,他们胆小,懦弱却喜欢持强凌弱,是一种喜好集群行动的魔物,由于其拥有极度旺盛的繁殖能力,所以它们的种群数量是地狱里众多魔物中最多的一支,正因为它们数量众多,偶尔也会诞生一些异类,这些异类比起自己的同胞来说会强大许多甚至会参透些许魔法的奥秘!尽管这些异类的比例相比于整个族群来说是极低的存在,但是沉沦魔的人口基数却保证了这些异类并不稀少,当这些异类领导着数量庞大的沉沦魔们出现在战场的时候,这也是一股不容小视的力量。

    冰冷乌鸦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接触,但是又无可奈何,“要我们马上就去嘛?”“自然是。”“在此稍候,我们进去准备一下。”来者点了点头。

    冰冷乌鸦领着血鸟钻进了山洞,“乌鸦姐姐,他是谁啊?”“异能丧须派来的。”“谁是异能丧须?”冰冷乌鸦叹了口气,“冰冷之原的主人,如若我料想得不错,他一定是想看看你的天赋,去了之后记着千万要低调行事,一旦被他盯上,他就会不择手段让你成为他的部下。”“嗯,我知道了。”

    两女随着异能丧须的使者来到异能丧须的基地。

    异能丧须已经带着大队人马列队欢迎,“乌鸦,欢迎你们的到来。”异能丧须亲自迎了上来,“这位就是你最近收的徒弟吧?”异能丧须一脸微笑的看着艾丽娅,艾丽娅稍稍往冰冷乌鸦身后躲了躲。

    “是了,”冰冷乌鸦不冷不热的回应着。“来,来,来,快请!”异能丧须似乎早已习惯了冰冷乌鸦的态度,一点不在意,依然一脸热情,请两女进营,两女被前呼后拥着进了大帐。

    待众人都已坐定,异能丧须微笑的看住了艾丽娅,“冰冷乌鸦是我们冰冷之原上排名第一的射手,身为她的徒弟你也一定有过人之处吧?要不然岂不是要给你师傅丢脸了?”“异能丧须,”看着艾丽娅局促的坐在那里,冰冷乌鸦忙为她解围,“你别搞错了,她可不是我的什么徒弟,她是我的妹妹。”

    “哦?”异能丧须依然微笑着,“这么说来,她的天赋也一定很好了?正好我这边也有一些神射手,她们想和你切磋一下,不知道你怎么说?”艾丽娅望向了冰冷乌鸦,“异能丧须,为什么你总喜欢做这些无聊的事?”“无聊嘛?作为冰冷之原第一射手,自然不会理解排在后面的人为什么想要往上爬,所以才会觉得这些事情过于无聊。”

    “更何况安达利尔大人授命我掌管整个冰冷之原,我总得了解自己土地上所有人的力量吧?要不就是玩忽职守了,我可不想被安达利尔大人怪罪,所以啊,乌鸦你就让你妹妹试试嘛!”

    “不行,”冰冷乌鸦摇了摇头,但是口气却明显软了下来,看来安达利尔在她心中有着十分沉重的地位,“我妹妹没什么天赋,而且我教她不过才一个月,还没练出什么像样的箭术,你是成心要让她丢脸嘛?”

    “没什么天赋?”异能丧须重复着这句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两女莫名其妙,有点心里慎得慌。

    “你知道你妹妹是何许人吗?,乌鸦!”异能丧须的脸变得严肃起来了,“想必你并不知道她从哪来,是不是,乌鸦?”冰冷乌鸦皱起了眉头,她的确不知道艾丽娅从哪来,她也从来不想知道,这个自己救来的小妹给自己带了不少快乐,看着她所拥有的天赋,冰冷乌鸦忍不住有股塑造神射手的冲动。艾丽娅听着异能丧须的话,忐忑起来。

    见冰冷乌鸦没有回话,异能丧须继续说,“她可是罗格的天才战士!”“什么?”冰冷乌鸦大吃了一惊,艾丽娅深深低下了头,异能丧须的话触动了埋藏在她心灵深处的伤疤。

    “而且你们训练的时候,我也悄悄看过了,她的箭术天赋甚至超过了你,乌鸦我没说错吧。”“你竟敢派人监视我?”冰冷乌鸦愤怒的站起身来。

    “没有,”异能丧须依然笑呵呵的,“我没有能接近你而不被你发现的属下,是安达利尔大人给了我一颗眼睛,我能通过它观察整个冰冷之原,所以你救下她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并派人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冰冷乌鸦愤愤的坐了下来,恰在这时,艾丽娅突然含着泪冲出大帐,事情是如此突然,在场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艾丽娅已经不见人影了。

    “艾丽娅!”冰冷乌鸦也忙叫喊着追了出去。异能丧须咋了咋嘴,看来自己是有些着急了,刺伤了艾丽娅的心,想要再收她入麾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冰冷乌鸦很快追上了艾丽娅,“怎么了?突然哭着就冲了出来,”冰冷乌鸦拉着艾丽娅的小手,蹲在她前面,“乌鸦姐姐。”艾丽娅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把拥住冰冷乌鸦,放肆的哭出声来。“好了,好了,”冰冷乌鸦忙轻轻拍打着艾丽娅的背,“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渐渐的,艾丽娅止住了哭泣,向冰冷乌鸦诉说着自己的一切,冰冷乌鸦只是静静的听着,这个时候艾丽娅需要一个倾诉对象,倒出肚中的苦水会令她好受得多。

    听完艾丽娅的诉说,冰冷乌鸦沉思了片刻,对艾丽娅说,“我们回异能丧须那里去吧。”“为什么?乌鸦姐姐?”“你是一个人类,虽然我早就这么猜过了,但是一直不能肯定,身为人类被放逐到这片魔族统治的土地上,你就必须拥有自己的权利,必须为魔族效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时间久了,这里的魔物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艾丽娅哭着抱住了冰冷乌鸦,“我不想离开你。”“我也舍不得你,”冰冷乌鸦也紧紧拥住了艾丽娅,“但是这也是事出无奈,如若你不为魔族效命,就会有生命之忧,留得有用之躯,来日方长。”“好,我听你的。”

    两人的去而复返,令本来已经丧气的异能丧须眼前一亮,他很快就猜到了她们的来意。

    “欢迎回来!”异能丧须十分得意,“你们想明白了?”“我就开门见山了,”冰冷乌鸦语气冰冷,“你准备为艾丽娅安排什么职位?以她的能力,职位低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当然,”异能丧须得意的笑着,“给她安排的职位低了,我自己也不会同意的,我把弓箭部队的队长之位交给她,只要她好好的为我效力,我会在安达利尔大人面前举荐她的。”“好吧!”冰冷乌鸦点了点头,“你去安排一下,我明日带艾丽娅来赴任。”“没问题,我马上去安排,你们明天过来好了。”

    “那我们先走了。”“慢走,恕我还要做些准备工作,不能远送了。”冰冷乌鸦拉着艾丽娅走出了大帐,经过一个小帐篷时,里面传来窃窃私语,但是这没能逃过冰冷乌鸦和艾丽娅的耳朵。

    “据说新来的队长脸上有道疤!”听见这话,艾丽娅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脸上的伤疤,“是啊,我真替队长不值,竟被一个刀疤女顶替了位置,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羞耻心,脸上那么大道伤疤竟还这么恬不知耻的四处晃悠。”“听侦查队的人说,她还是个叛徒呢!那道疤是背叛时付出的代价!”“那她还真是不知羞耻啊,那么耻辱的伤疤也不遮起来,……”

    痛!从心底深处狂涌而出,像潮水一般不可收拾,一遍一遍的冲击着艾丽娅的心房。艾丽娅再也听不下去后面的议论,飘洒着眼泪飞一般的冲出了异能丧须的基地。“艾丽娅!”冰冷乌鸦忙追了上去。

    艾丽娅想要遗忘的过去,已经被魔物们拿来做饭后的笑柄了。冰冷乌鸦很快就追上了艾丽娅,看着双眼已经哭红的艾丽娅,冰冷乌鸦一阵心酸,“不要担心,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乌鸦姐姐,我觉得在这个世界,我是多余的,也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艾丽娅似乎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不要这么傻,死解决不了任何事的。”“但是世界这么大,却没有我能容身的地方,除了死亡国度,我还能去哪?”

    冰冷乌鸦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并没有实权,根本无法长期保护艾丽娅,但是人类放逐了她,而救她的却是自己这个魔族中人,艾丽娅已经失去了再回到人类世界的可能,而魔界的不成文规定,一个无法效命的人类,肯定是要诛杀的。

    “还有一处地方!”白光一闪,异能丧须出现在了两女的面前,“估计你也很想去那。”“什么地方?”艾丽娅被吓了一跳,但是冰冷乌鸦显然没有被吓着。

    “埋骨之地!那里暂时没有管理者。”“埋骨之地?”艾丽娅似乎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安达利尔大人不会同意的。”冰冷乌鸦似乎并不赞同异能丧须的提议。

    “你错了,乌鸦!”异能丧须一反常态的严肃起来,“埋骨之地之所以没有管理者依然没有零散的魔物去栖息,是因为安达利尔大人很敬重埋在那里的人,虽然是敌人,但是安达利尔大人掷下严令,任何魔物敢去那里打扰她长眠的,格杀勿论!艾丽娅不同,她原本就是人类,而且是她的后裔,只要艾丽娅能证明自己对安达利尔大人的忠贞,再加上我游说,安达利尔大人一定会同意的!”

    “后裔?”艾丽娅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在那里长眠的是罗格大人?”

    “你果然聪明!”异能丧须越来越希望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为自己效力了。

    冰冷乌鸦皱了皱眉头,“但是对于她来说,那样太残忍了!”“残忍?为什么?”艾丽娅不解。

    “要表现出对安达利尔大人的忠贞只有一个方法!”冰冷乌鸦的语气十分沉重,“去猎杀百名罗格战士或者去刺杀罗格的干部们又或者杀光胆敢进入由我们魔族统治地方的人类!”

    艾丽娅呆呆的看住了冰冷乌鸦,要做这样的事对于她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来说的确十分残忍。

    “这倒不用,”异能丧须笑了,“我会让她选择杀光那些越境的人类,但动手的时候我可以找人来做,艾丽娅不一定要自己动手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帮助她?”冰冷乌鸦知道异能丧须才不会做这些善事。

    “我只有一个要求,以后我需要你的力量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帮助我,给你的职位可是和我平起平坐的一方土地的管理者!这样就不会再有魔物来找你麻烦了,你什么事也不用自己动手,我会替你代劳,只是当我需要你时你过来帮助我就行了,这么划算的交易你不会傻到不做吧?”异能丧须笑眯眯的问着艾丽娅。

    “你需要我力量的时候不也是要我杀人吗?”艾丽娅紧紧盯住了异能丧须,眼神是如此坚定。异能丧须看得出,眼前的小丫头已经成长了,经过这许多打击,她已经不再畏惧什么了。

    “你可以不杀人,只要替我抓住他们就行。”“我不杀人,但是我抓住了他们,你们不也一样会杀掉他们?这跟我杀的有什么区别?”“听你的口气,你是不想接受这个交易了?”异能丧须半威胁着艾丽娅,“你可想好了,你不做这个交易的话,你可是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的。”

    “死有什么可怕的,”艾丽娅淡然了,“反正我已经认定了那是我唯一的归宿。”“艾丽娅别说傻话!”冰冷乌鸦似乎舍不得艾丽娅死去。“死的确没什么可怕的,但是亵祖呢?”“亵祖?什么意思?”艾丽娅不明白异能丧须说的话。

    “据我所知,安达利尔大人想复活你的祖先罗格,和她再战一场,公平的对决!”“什么?”冰冷乌鸦和艾丽娅都大吃一惊,“数百年前,罗格刚刚创立你们罗格一族的时候,安达利尔大人那时还没有长大,被罗格打败,这就是她敬罗格的原因,但是安达利尔大人一直想和罗格再战一次,但是等她长大了,拥有更强的力量了,罗格的寿命却走到了尽头,这是安达利尔大人的一大憾事,虽然我们不是亡灵巫师,不能把死者从死亡国度带来这个世界,但是通过一些特殊的仪式和物品,短时间召唤出死亡国度的生物却也不是办不到的。安达利尔大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最后需要的东西是罗格尸体上的东西,无论是肉还是骨头都可以,要想得到这些东西,就必须挖开罗格的陵墓!”“什么!”两女没想到安达利尔竟会如此做,不允许别人打扰罗格的长眠,她自己就可以了吗?

    “安达利尔大人目前正在崔斯特瑞姆保护迪亚波罗大人,她一旦回来,那么肯定会去挖开罗格的陵墓的,本来你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如果你还是不同意和我做这个交易,这不是亵祖又是什么?”

    “异能丧须,你……”“乌鸦,现在是我和艾丽娅在谈话,你先别插嘴!”冰冷乌鸦刚想说什么,异能丧须便打断了她的话,“别忘了你和我的契约!那可是和我现在要与艾丽娅要订立的是一样的!虽然你和我平起平坐,但是你得明白,实际上你也是我的属下!”

    “乌鸦姐姐?”艾丽娅没想到冰冷乌鸦生为一个魔物竟然也要和异能丧须签署这种契约。“没事的。”冰冷乌鸦摸了摸艾丽娅的头,“艾丽娅,你的决定呢?”异能丧须继续逼问着。

    艾丽娅看了看冰冷乌鸦,沉思片刻,“好吧。”

    —————————————————————————我是一条分割线—————————————————————————

    夜风之大陆罗格营地

    “嗯,这样我就明白了。”张志昂摸着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他的话让血鸟和符峰莫名其妙。“你明白什么了?”“暂时保密”张志昂故作神秘,“明天我就去办件大事!”“最看不得你这样卖关子了,快说!”“明天了你就知道了。”

    符峰正准备继续追问,恰在此时,张志昂突然消失了。

    夜风之大陆罗格营地外十分钟前

    三位风月族的幸存者已经来到了营地外围,营地外到处都是骷髅堆和四处游走的僵尸,城楼上也并没有罗格的战士在巡逻,三女心中升起了疑问,难道罗格已经被攻陷了?

    三女稍稍接靠近了些,骷髅堆竟一迅速化为骷髅战士,手持利刃看着三女,“准备战斗!”鹏静低喝着抽出背后的短棍,其他两女也忙抽出短棍。

    但是骷髅战士们并没有攻击她们,对视片刻之后,它们又重新化成了骷髅堆,这是何故?三女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警惕的缓缓继续靠近营地,想一探究竟。

    “三妹!”离正门只有数十米了,鹏静示意停止前进,“用心灵感应搜查一下营地,二妹,和我一起替三妹护法!”“好的,大姐!”两女同声应到,并开始做起了鹏静安排的工作。骷髅战士和僵尸只是在营地周围游荡或者休息,并没有前来骚扰她们,但是两女依然保持着警惕。

    半晌,三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双手虚抓,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头顶,并迅速跌落下来,三位女孩没来及反应,人影已经抱住三妹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三妹!”

    人影站起身来,霍然是刚刚在营地内的张志昂,“没事吧?”不是自己反应迅速,凭对方那娇小的体态,自己这么直接压上去她肯定受不住的。张志昂忙关切的问到,并伸出手去想要拉对方起来。

    杀气!对方还没有回应自己,张志昂就感觉到从左边涌现的强烈杀意,迅速收回伸出去的手,一根短棍砸在了他身前的泥土上,不是自己手收得及时,肯定要挨上这重重的一棍!

    “做什么啊?不要突然吓人嘛!”

    男人?罗格一族应该是女性王权,男人是不可能出现在军事营地内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问你,”鹏静将短棍重新拿到手上,“你是谁?为什么会在罗格出现?”她过于警戒眼前的男人,没有发现自己三妹的脸已经红得像个苹果了。

    张志昂看了看鹏静,没有回答。便转身朝营地走去,“站住!”鹏静身形一动,手中的短棍径直戳向张志昂的后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挡住了鹏静的法杖,石魔!鹏静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生物,“难道你是亡灵巫师?”

    张志昂转过身来,“对,这些都是我召唤出来保护罗格的。”“哼”鹏静收起手中的短棍,冷哼一声,“旁门左道,真不知道为什么守护世界的七族中会有你这样的种族!”

    张志昂刚想说些什么,营地的门被打开了,罗格的领导带着一群战士走了出来,“欢迎来到罗格,各位英雌!”阿卡拉首先开口了,“长长的旅程一定让各位开始疲惫了,请赶快进营地歇息,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你安排我的妹妹去休息吧,我想见见你们的占卜师,有些话想问问他。”“凯恩大师也很想和你见面,请随我来。”阿卡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鹏静带头朝营地走去,目不斜视,从张志昂身边走过的时候更是高昂着头颅,三妹则在经过张志昂身边的时候偷偷的瞄了一眼张志昂,张志昂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早点休息,明日还要去干大事!”张志昂自语着走进了罗格。

    次日清晨

    张志昂一大早就找到了血鸟,“血鸟,问你个事呗。”“问吧。”“冰冷乌鸦现在还住在冰冷之原上嘛?”

    血鸟盯着张志昂看了半天,反问张志昂,“你为什么要知道冰冷乌鸦的住处?”张志昂沉思了片刻,“好吧,我把实话告诉你,我昨天说要做的大事是去劝说冰冷乌鸦。”

    “什么?”血鸟大惊,“你想去劝说冰冷乌鸦?”“是啊,昨天听了你们的故事我就想到了这个。”“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冰冷乌鸦对男人恨之入骨,你去的话不仅不能说服她,反而连你自己都有生命危险的,除非你能变成女人,否则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你太小看我了!”张志昂一脸的不以为然,“告诉我她是不是还在冰冷之原上,只要能够找到她,你看我能是不能。”

    “那好吧,既然你非要去,她现在还是住在冰冷之原上,你进入冰冷之原以后朝东北方向前行,你会看见一个山洞,冰冷乌鸦就住那。”“等我的好消息吧,我走了。”说罢,也不待血鸟回应,便转身朝营门走去。

    杨潇在城楼上刚刚做完晨练,发现张志昂竟然没带任何不死生物就骑马朝冰冷之原飞奔而去,他是从来不会冒险的,进出肯定都有侍卫,这么一大早的一个人飞奔而去,不太对劲啊,杨潇也不多想,忙从城楼跃下,悄悄的尾随在后。

    昼风之大陆冰冷之原冰冷乌鸦的洞穴

    “嗨!有人吗?”张志昂持着牙之刃,拿着白骨盾牌走进了山洞,“我是来找冰冷乌鸦的!”

    洞穴内空荡荡的,没有半点声响,只有张志昂自己的回音。“有人吗?”张志昂边叫喊着边继续深入。

    “嗖!”一根利箭从黑暗山洞的深处疾射而出,钉在了张志昂的脚尖前,“赶快滚出去,如若再进一步,别怪我箭下无情!”冰冷乌鸦终于现身了。

    “别那么激动,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说个事。”“什么事?”冰冷乌鸦极其不耐烦,手上紧紧握着长弓,箭已在弦。

    “那我就直说吧,我觉得你应该到人类这边来。”听到张志昂的话,冰冷乌鸦紧紧的眯起了双眼,“为什么?以你们的力量应该不需要弱小的我。”

    “话不是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只是看别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张志昂缓缓蹲下身去,用牙之刃在地上画着什么,“战斗是一件很令人费神的事,当战士疲倦的时候是需要一些娱乐的,你舞跳得那么好,为大家驱除疲劳再好不过了,更何况你……”

    “够了!”冰冷乌鸦暴喝一声打断了张志昂,并举起长弓对准了张志昂,“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冷静点,听我把话说完!”张志昂站起身来,“不要再啰嗦了,你以为我不敢射你嘛?”

    “冷静一些,听我把话说完。”“张志昂,小心!”冰冷乌鸦突然出手,利箭径直朝张志昂的心脏射来,杨潇立马从张志昂背后跳了出来,一只手拨开张志昂,同时另一只手中的飞镖也脱手而出,射向冰冷乌鸦的咽喉,慌乱中,张志昂也举起手中的牙之刃和白骨盾牌!

    但已然迟了,冰冷乌鸦射出的利箭是如此迅捷,擦着张志昂举起的白骨盾牌内侧边缘,径直射穿了张志昂的胸膛!

    冰冷乌鸦很奇怪,自己的箭射穿了张志昂,但杨潇的飞镖也应同时射中自己,但为什么自己会安然无恙?难道杨潇射偏了?不!冰冷乌鸦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疑问,因为杨潇的飞镖掉落在张志昂的脚旁,难怪张志昂会同时举起白骨盾牌和牙之刃,原以为他是慌了手脚,现在看来,相信张志昂举起的牙之刃并非为了自救,而是为了救她!

    杨潇轻轻放下中箭的张志昂,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想不明白张志昂为什么要为冰冷乌鸦拦下自己的飞镖,但此刻已不容他多想了,杨潇怒吼着,“纳命来!”双手一翻,握住一柄利爪冲向了冰冷乌鸦!

    恰在此时,张志昂刚刚用牙之刃不断画东西的地方忽然炸裂开来,一个石魔蹦出来拦住了杨潇,“杨主人,此时最重要的应该是为主人的疗伤才对。”

    “放心!费不了什么时间的。”杨潇说完正欲再次冲上去,石魔再次拦住了他,“主人知道你一直跟在他身后,所以召唤了我,因为他知道如果你要杀冰冷乌鸦,他一个人是阻止不了的。”冰冷乌鸦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个张志昂令她甚是不解,他为什么会为了自己不顾自己的安危,而且就眼前的一幕看来,他为了保护自己安排得甚是完美,他为什么要这样不顾性命的保护自己?男人应该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主人的生命在流逝,我们要立刻送主人回去疗伤,否则就迟了,这里只有您的速度够快,希望您赶快送主人回去。这里我来处理。”杨潇沉思了片刻,“好吧,一定要杀掉她!”说完便转身抱起了张志昂。

    脉搏!杨潇感觉到张志昂的脉搏似乎已经停止了,杨潇瞪大了双眼,伸手去探张志昂的鼻息,气息全无!张志昂死了?看看冰冷乌鸦射出的利箭,正中心脏!

    杨潇缓缓放下了张志昂,转过身来,“杨主人,你怎么还不送主人回营地疗伤?”“我早说过,他总有一天会因为他的性格吃大亏的,他从来不听我说,现在竟为了这么个恶魔送掉了自己的性命!我现在就杀了这个恶魔,为他报仇!”

    “什么?”石魔和冰冷乌鸦都呆住了,张志昂死了?石魔赶紧冲到张志昂身边,仔细查看了一下,“杨主人!”叫住了朝冰冷乌鸦走去的杨潇,“主人还有救,但是您必须在一小时送他回营地!”“他已经死了,还怎么救?”杨潇停下身来,紧张的问。

    “我是主人的召唤生物,身体中存着主人部分琪卡,只要我用自己的心脏护住主人的心脏,一小时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是吗?那你赶快,我马上就送他回去。”冰冷乌鸦呆呆的看着石魔,她不明白石魔为什么为了张志昂会如此舍命,失去石之心意味着石魔自己的死亡,召唤生物和召唤者之间只有契约关系,召唤生物会服从召唤者的命令,并获得召唤者的琪卡作为报酬,有了召唤者琪卡的帮助,召唤生物就能变得更强!召唤者如果死去,召唤生物就获得了自由,只会出现两种情况,要么拿着报酬返回自己的世界,要么留在这个世界按自己的意愿行事。显然这个石魔选择了后者,但是他为了保住召唤者的生命,竟将到手的报酬还给召唤者,不仅如此,他还打算牺牲自己的性命救助召唤者,在魔界这可是千古未闻的奇闻!

    “好了,杨主人,你立刻送主人回营地治疗,时间紧迫,一小时内如果赶不回营地,主人的性命堪忧!”“好!”杨潇立刻抱起张志昂飞奔而去。

    “冰冷乌鸦,我劝你和主人一起去吧。”冰冷乌鸦眯着眼看着石魔,失去了石之心,为什么石魔好好的?难道他只是做给杨潇看的?但是做那种假对他应该没有任何益处,至少琪卡的流动瞒不过在场的人,石魔的的确确将张志昂的琪卡还给了他。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他?”冰冷乌鸦说出了心中不解。

    “主人是这世上唯一理解我们的人,也是唯一不把我们当奴隶看待的人,也是唯一打破世俗境界与我们甚至不死生物打成一片的人,对于我们这些魔界异类来说,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个世界怎么样不重要,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自从遇到主人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值得我们为其卖命的人,现在对我们而言主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主人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意志,能为主人效劳,我这一生已经毫无遗憾了。”

    如此高的评价竟出自一个召唤生物对于自己的召唤者,冰冷乌鸦沉默了,她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做。

    “哦?亡灵巫师命在旦夕?”四名羊头人从洞穴深处走了出来,“真是听到了不得了的讯息,老四,你立刻回去报告铁匠大人,这边我们来处理。”站在最前面的羊头人回头对身后的羊头人说,“好的,大哥!”老四应了一声迅速消失在洞穴中。

    “冰冷乌鸦,你是想要背叛我们嘛?铁匠大人可不会容忍背叛行为的哦,”被称为大哥的羊头人抽出了背上的铁棍,“杀掉眼前的石魔,然后和我们一起去追杀亡灵巫师,成功了可是天大的功劳!”

    “冰冷乌鸦,主人舍命来劝说你并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让你自由,主人已经知晓了一切,你和血鸟的种种,你根本就不适合做恶魔,而且我看得出,你想要了解主人,那就追上去跟随主人,主人一定会在罗格营地等你的。”

    “可是他……”“主人不会这么容易丧命的,我已经把信息传达给了身在罗格的另两名石魔,他会用自己的石之心再为主人争取一些时间的。”

    “冰冷乌鸦,你是真的要叛变嘛?”大哥从后面靠近了冰冷乌鸦,“我只能抓你回去见铁匠大人了!”说完就要动手,谁料石魔竟比他们更快,几记石拳逼退了三个羊头人,“去吧,冰冷乌鸦,已经没什么考虑时间了,我会在这里拖住他们的。”

    “那你呢?”“我已经失去了石之心,剩下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就让我为主人效最后一次命!”“别放走了冰冷乌鸦!兄弟们上!”三名羊头人再次扑了上来,“没时间犹豫了,快去!”说罢石魔冲向了三名羊头人。

    冰冷乌鸦一咬牙,转身追杨潇去了。

    杨潇的速度很快,冰冷乌鸦一直追到罗格的前哨战才追上了他,另一个石魔正在为张志昂传输另一颗石之心,弗维拉也为他们备好了马车,只待石之心传输完毕就带领张志昂回罗格疗伤。

    看见冰冷乌鸦,所有的罗格战士都警惕了起来,弗维拉迎上前来,“冰冷乌鸦?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想跟随亡灵巫师!”

    “什么?”弗维拉大吃了一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冰冷乌鸦沉默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恰在这时,杨潇驾着马车朝罗格出发了,“你快跟上去吧,”弗维拉示意所有的罗格战士让出路来,“否则就赶不上了!”见冰冷乌鸦在犹豫,弗维拉继续说,“我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也知道你和别的恶魔不一样,快去吧,晚了可就追不上了。”

    冰冷乌鸦点了点头,“谢谢。”说罢便迅速朝马车追去。

    杨潇和石魔听见马车中发出一声响,回头望去,竟是冰冷乌鸦跳进了马车。

    “你还敢来?我这就取了你的性命!”杨潇正要松开马缰跳进马车诛杀冰冷乌鸦,石魔拦住了他,“杨主人,救治主人要紧,千万不要松开马缰,如果跑错了方向就失去了救主人的最后机会!”

    杨潇愤愤的重新坐了下来,握好马缰,“等安顿好张志昂我再收拾你!”

    冰冷乌鸦似乎并不在意,伸手摸想张志昂被利箭刺穿的地方,虽然箭头已经被削掉了,但是利箭依然在张志昂体内。冰冷乌鸦手触摸的地方传出来一下似有似无的跳动,张志昂的心脏还没有停跳?或者这是石魔的心脏?

    冰冷乌鸦触摸着张志昂的颈动脉,片刻之后,颈动脉也传来似有似无的搏动,冰冷乌鸦探了探张志昂的鼻息,没有鼻息!这样会致使心脏供氧不足而衰竭,到那时想要再救张志昂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必须为张志昂的心脏输送氧气,否则他必死无疑!

    冰冷乌鸦深深吸了口气,用力拔出了张志昂胸口的箭,并迅速用自己的寒冰气息为张志昂止住了血,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的娇唇贴上了张志昂的嘴唇。

    石魔静静的看着冰冷乌鸦,欣慰的笑了,主人果然没有看错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七章 血鸟的过去(下)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七章 血鸟的过去(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七章 血鸟的过去(下)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七章 血鸟的过去(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章 血鸟的过去(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治愈系兽医的恋爱日常最新章节

        很多年后经年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老板的那个上午,觉得上天早就给她日后不幸的打工生涯埋下了伏笔。rnrn血泪工资劳动合同,开启了人兽play的同居生活rnrn战斗力基本残疾,吐槽如洪荒的普通人类女主要怎么活?!

  • 剑傲封仙最新章节

        为替心爱女子复仇,连续制造两起杀人案的林傲,最终难逃法网并被处以枪决,醒来后竟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远古巨兽横行的原始森林。凭借被魔鬼教练皮尔森培训出来的变态逃生本领,他不断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全新世界挣扎求存。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自己平时用来养身的《参同契》吐纳功夫,竟是一门极其高深的修道心法,从此他便走上了修道一途……

  • 重生之凤御天下最新章节

        当朝护国大将军嫡女,她辅佐夫君踏上皇位,却被无情背叛。“原来,自己付出的东西从一开始就都是错的吗?”重生回到17岁的她看清了夫君的面貌,要将自己的人生引入和上一世完全不一样的一条路中,她今后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能否摆脱上一世的因缘展开新的一条人生路?

  • 神妃要逆天最新章节

        一次醉酒,她恍恍惚惚遇上了他。
        她不相信一见钟情,却在遇见他之后知道,不但有一见钟情,还有一吻定情!
        她,21世纪王牌特工,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取人性命,居然栽在了这个人的手里!
        他,傲视群芳,对世人冷酷无情,但唯独对她百依百顺,眼里却只有一抹倩影,别的都是背景墙!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约定,她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他的徒弟。
        从此,风风火火闯天下,只要身旁有他,一切都会好的……
        -----------------------------
        好书倾情推荐:《天相神师》 《猫的吾君》 《九霄华》

  • 用尽余生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男友生日,看到妹妹和男友……她端水往两人身上泼去,冷笑:“收拾东西给我滚!”这样的男人,她不稀罕!——走投无路时,有个男人突然闯进她的生活。他霸道宣布:“我的女人谁敢欺负?”他单膝跪地:“我还欠你一场盛世婚礼!”——他是京都莫家二少,偏偏有着清冷的性子,孤傲、心冷、果断!她是二少的爱妻,别人动她不得、欺负不得、骂不得!――“啊!”当她躺在手术台上,声嘶力竭只为生下孩子时。他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指,红着眼眶道:“安然,我们不生了,不生了!”――简安然:没遇上他之前,我觉得爱情这辈子都不会真正经历一次,遇上他后,我觉得我要用尽余生说我爱你。原来,每个女孩在遇上自己真正的良人前会有一番波折,那样只是为了让自己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后来,谁都知道京都莫二少。

  • 北闵皇后传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将军府的嫡小姐?不错。一旨赐婚,嫁给英俊高冷的断袖?搞毛啊!夏桐笙用上从鬼谷先生那里学来的本事,斗小三、谋时事、整王爷!然而那个英俊高冷的战神相公,每次都棋高一着。“你个断袖,逮我干毛啊?”夏桐笙怒。某王爷危险地眯起眼睛:“本王是断袖,嗯?”婚后,夏桐笙扶着腰大哭:“闵宥安,我要跟你和离!”这哪里是断袖,分明就是一匹喂不饱的狼!

  • 妖孽滚下榻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界的顶尖杀手以及绝世神偷,一次意外穿越成废物少女,冷眸睁开,锋芒乍现。骂她废物,不能修炼,金木水火土雷光暗,吓不死你。骂她有爹生没娘养的野种,骑着上古神兽,踩不死你,只是这个妖孽般的男人,为何一直跟在屁股后面,甩也甩不掉。“你跟着我做什么?滚开”某女咬牙切齿的。“睡你”某妖孽认真的说。“这个梦想太远了,换个”一脚踹飞妖孽。“你睡我。”妖孽不知何时躺在床上。rn“小歌儿,他们说我是受”某男委屈的说。rnrnrn某女揉揉自己的小蛮腰,谁说妖孽是受,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冷血王爷别追我最新章节

        &#;&#;泠却作为凤仰的公主,从小就有了未婚夫,可惜及笈那天,来的却是真冥的五皇子乌无卿,并告诉她,她未婚夫一家被灭门的噩耗。
        &#;&#;为了替自己未婚夫报仇,只好答应跟随五皇子回去,可是在跟五皇子回真冥的路上,她惨遭侮辱,愤怒羞愧之下选择自杀,可是临死前她突然后悔了。。。
        &#;&#;“乌无卿,你知道吗,芥蒂这种东西,一旦出现它便会生根发芽,成长开花结果,甚至繁衍。”
        &#;&#;“泠却你听着,我知道我们以前有太多不愉快,今日,我们在此重新认识一次。”
        &#;&#;“可是,若上天再给我们一次重新认识的机会,那我一定扭头就走!”
        &#;&#;“泠却,你这么对我,是不是从始至终心里一直放不下宇天?”
        &#;&#;狂风暴雨之后,转过头,最难忘的,依旧是我们的情意。

  • 承天最新章节

        二十年战乱,三个承诺。有个和尚一步入圣,有把折扇绝世无双,有位女子敢闯王府,有个女孩有个哥哥,有个少年有个妹妹。这是一个小小少年有个梦想,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故事。(非打怪升级文)js330

  •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

        穿越了,成为许仙。  不一样的白蛇传,真正的才子佳人故事,故事须从许仙决定读书参加科举开始。

  • 鬼缘未了最新章节

        阴阳师娶了触犯律规被贬人间的阎王长女为妻。阎王寿辰时长女被提前召回,夫妻情深,情缘何了?长公主却将魂魄依附在人间好闺蜜的身上,叮咛夫君,与闺蜜行夫妻之礼,长公主亦能感受夫妻之实。同样触犯律规的妹妹,被罚永驻人间,人不人,鬼不鬼。长公主嘱咐夫君关照,要么娶了妹妹,让其灵魂安息,享受人间天伦。阴阳师何去何从,一边是伉俪情深,一边是妻妹漂泊不定的魂灵,一时难为。刘家村鬼魅祸害,人们却无所适从,绝望至极,上千年的刘家村大难临头,恐遭灭绝

  • 超级修真农民最新章节

        钱财名利席卷而来,只因唐小川意外获得《神农本草》。他医术无双,包治百病,妙手回春,庸医低头。他神功盖世,横行霸道,惩强除恶,敌人恐惧。他种仙草制灵药,成为一代药王,强我华夏中医,横扫市场。且看唐小川如何平步青云,铸就不朽传奇,展开波澜壮阔的极品人生……

  • 终极护花高手最新章节

        神秘少年潜入花都,履行美女师傅给他订下的婚约,却不料掀起都市风云,敌人为之颤抖,女神为之倾倒,纵横四海,游戏人间。

  • 寒夜刺客最新章节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风雨飘摇寒江渡,一片冰心雪里埋。  有些人,见不得光。茫茫夜色,才是他们的天堂。  白天,他是赤阑桥头的小混混,安阳城中的贱民。等到暮色降临,他却化身为玄色天隼,冷酷无情的杀手。  乱世当道,武者为王。大宁王朝的天空,有些许灰暗……

  • 最强坑人系统最新章节

        屌丝尚良在被女友分手时,得到一款系统附身,从此走上一条丧良心的逆袭之路。

  • 退后让为师来最新章节

        穿越唐僧,取经功成。    闭关清修,“一觉”醒来,沧海桑田。满天神佛,烟消云散。    唯有钢铁森林,高楼林立,竟然回归现代?    只是神魔游戏,轮回穿梭,魑魅魍魉,群魔乱舞。    有妖气!    “退后,让为师来。”    唐洛露出往昔“慈悲为怀”的笑容。

  • 痴傻弃妃,陛下请翻牌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顶尖药剂师,意外沦为冷宫废柴女。再睁眼,她已不是人人可欺的她!一不小心,惹上某只妖孽,某女绕墙,默默遁走。妖孽叹曰“爱妃,你何不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某女磨牙“说人话”妖孽答日“爱妃,想逃跑,你咋不上天呢?”

  • 游荡在美漫的灰烬最新章节

        我曾游荡于洛克里斯的高墙,不死人的村落数次的被我屠戮一空。法兰营地的英魂原本应该算我一个。绘画世界中芙莉德修女的镰刀让我至今难忘,无名王者的剑枪数次将我贯穿……或许我本应追逐太阳王葛温的脚步,让火的时代继续沿存下去。但作为灰烬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合拢手掌,原初之火在我目光的注视下最终还是化作了一缕烟尘,静静的仰望着天空中的太阳变成了一个平面的黑洞,黑色的液体泊泊流出,最终吞没了整个世界。    “所以说,你又是谁?”    手里拿着果粒橙,灰烬一脸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叫海拉……”    一边说着,那个一头黑发的女人面色阴冷的再一次将我贯穿。    GTMD海拉。

    本章内容提要:
    ...    昼风之大陆冰冷之原十年前     旭日初升,太阳驱散了冰冷之原上的寒气。     冰冷乌鸦领着艾丽娅走出了山洞,“带你去四周逛逛,冰冷之原的气温升得快降得也快。”艾丽娅点了点头,她已经体会过了,太阳升起来才不到半小时,冰冷之原上的寒气已经所剩无几,即使身上只是一件皮甲,也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只有一丝凉意。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