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风之大陆鲜血荒地

    “欢迎你们的到来!”刚刚跨出传送门,门口竟围着数十人,为首的是一位老者,“英雄们!请先到我们的营地休息一下吧。”

    “你刚刚叫我们什么?”符峰突然来了精神。

    “英雄们啊,有什么不对么?”老者面露疑惑。

    “没,没问题,”付锋忙摆了摆手,“你可以再叫我们一遍么?”

    “都还没为别人做什么呢,就这么恬不知耻的让别人叫你英雄,”张志昂插嘴了,“你咋这么厚脸皮呢?你的节操何在?”“要你管!”符峰毫不示弱。芙丽丝在张志昂的背上敲了敲,见他回头,忙轻声说,“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此时到达风之大陆的?”

    虽然芙丽丝的声音很小,但依然没有逃过老者的耳朵,“老朽名叫迪卡·凯恩,是一名占卜法者,你们的抵达以及你们的作为,老朽都已经通过占卜略知一二,所以不必怀疑什么,英雄们,还请这边走。”说着一挥手,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我们可是英雄人物,谅他们也不敢欺骗我们的,走吧!”符峰驼着杨潇朝前走去。

    张志昂撇了撇嘴没说什么,跟上了符峰。

    一名女战士在四人前面为他们带路,她的穿着打扮和血鸟十分相似,人群则跟随在了四人的身后,只是四人不知道,迪卡·凯恩身边一位身着斗篷穿着铠甲的女人正质疑他们,“凯恩,你确定是他们么?”

    “应该没错的,”迪卡·凯恩看着四人回答着铠甲女的话,“自从安达利尔守住通天路以来,几乎没有人再来到风之大陆了,根据我的占卜,安达利尔前不久刚刚死去,一占卜出这个消息我马上带着你们来到风之大陆的入口,就时间看来,杀死安达利尔的人只可能是他们,罗格现在很需要他们的力量,即使他们也许并不是我们期待的英雄,至少他们的力量是可以帮助你们的。”

    昼风之大陆罗格营地

    “哇!好气魄的要塞!”看着眼前由数排巨大圆木竖在地上组成的要塞,符峰不由感概万千。

    张志昂看了看城墙上巡逻的女战士们,她们的穿着打扮也和血鸟极其相似,“怎么都是女性在巡逻?”他这才发现,除了迪卡·凯恩,身后也全是女性。

    “我们是罗格一族,全是由女性组成的。”铠甲女从队伍中走到四人身边,边解答张志昂的疑问,边一挥手,由圆木制成的巨大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被缓缓放了下来,“英雄们,请进。”

    “你一定是什么大官吧?”张志昂又问。“呵呵我可算不上什么大官,我只是个警备队长,我叫卡维。”铠甲女欠了欠身子,以示对四人的尊敬,“诸位进营地以后先稍事歇息,稍后我们会召开一次干部会议,让诸位与我们的领导者们相互认识一下,以方便我们开展工作。”

    “工作?什么工作?”张志昂和符峰不解。“实不相瞒,我们现在正处于困难之中,希望各位英雄能帮助我们渡过这个难关。”

    “这有啥,有我们在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符峰大手一挥,大包大揽起来。张志昂再次撇撇嘴,还是没有说什么。

    一进营地,符峰在门口涌现出来的那股兴奋劲马上夭折了,里面只是杂乱的林立着大大小小的帐篷,和外面那圆木搭建的气派城墙比起来,反差太大了。

    “现实和想象总是有差距的。”张志昂不由笑了。

    “三十分钟后在中心大帐召开英雄见面会,”卡维吩咐着身边的战士们,“你们几个立刻去通知族长和其他几名队长!”“是!”几名女战士应了一声便朝不同的方向散开了。“你们两带英雄们去他们休息的帐篷。”“是!”两名女战士回头跑到张志昂和符峰的面前,“英雄们,这边请。”

    “别英雄英雄的叫,听着怪别扭的!”张志昂抬了抬背上的芙丽丝,刚刚一阵跋涉,芙丽丝竟趴在张志昂的肩头睡着了。

    “请恕我失陪了,”卡维走到两人面前,欠了欠身,“我得为接下来的见面会做些准备去了。”说完,也不待二人回话,便转身走开了。

    “英雄们,请随我来。”罗格战士对着二人弯腰鞠了一礼。“你们的队长很有个性!”张志昂突然说,两名战士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按照命令为二人带路。

    三十分钟后罗格营地中心大帐

    “两位英雄,”一位修女坐在正位上,“我是阿卡拉,罗格的现任族长,首先欢迎你们的到来!”然后指了指左手边一位健壮的女性,“这是我们的后勤队长,卡西。”符峰和张志昂对着卡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阿卡拉又一指右手边的铠甲女,“警备队长,卡维,相信英雄们早就认识了。”符峰和张志昂又点了点头。阿卡拉又一一介绍了其他几位干部。

    “两位英雄,其实我们有个请求。”介绍完毕,阿卡拉就直奔主题了。

    “请讲,”张志昂接过话头,“只要力所能及,我们一定帮忙。”

    “在鲜血荒地的西北深处,有一个地下洞穴,里面盘踞着大量魔物,它们的存在阻碍了我们重夺教堂的计划!我们希望你们能前往清剿洞穴里的魔物们。”

    “夺回教堂?”张志昂不解。

    “是的,先祖罗格大人创立了罗格一族,实际上我们是从修女转变而来的,以修女为中心创建了一套独有的权力系统,守卫着米索雅大教堂,并统治者方圆数百里的小村庄。”阿卡拉缓缓道来,“之后的数百年,米索雅成为了这百来个小村庄的精神支柱,但是安达利尔的到来,我们被迫放弃了米索雅,但是罗格一族绝不会消亡,数百里内被魔物折磨的人们等待着希望,我们誓要夺回教堂,重新建立人们的精神支柱,重新保护他们免受魔物们的骚扰!”

    “安达利尔?”符峰发出了疑问,“就是那个被我们杀死的安达利尔么?”“是的!”阿卡拉点了点头。

    “她都已经死了,你们现在要夺回教堂不是很容易么?”符峰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英雄,你有所不知,”卡维站起身来,“在安达利尔去下界之前,曾有一个名为铁匠的恶魔前来投靠她,并且他极得安达利尔的信任,相信他现在控制着大教堂,更何况安达利尔虽死,但是教堂里的魔物数量却并没减少,如果我们想要夺回大教堂,势必要拼尽全力,否则并没有胜算,这样一来我们的后方势必空虚,如果这时鲜血洞穴中的那些魔物们来袭,我们拿何抵挡?在我们做出行动之前,不安定的因素必须全部剔除才行。”

    张志昂不由点了点头,看样子他很赞同卡维的话。“我还有个疑问。”符峰又提问了,“既然他是居于安达利尔之下的,那么想必力量一定会比安达利尔要弱,我们连安达利尔都能打倒,你们又有这么多战士,还怕收不回大教堂?”

    “虽然根据魔物的习性来看,力量强大者居于上位,但是根据凯恩的占卜,”阿卡拉连忙解释符峰的疑问,“这个铁匠的力量远高于安达利尔,至于他为什么甘愿屈居安达利尔之下,我们也不知道原因。夺回米索雅至关重要,我们不能有半点失算,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好,我们明白了。”张志昂站起身来,“可是,我还有个问题。”符峰举了举手,“别可是了,不过要你帮个忙,你咋那么多问题?”张志昂忙打断了符峰,回头对阿卡拉说,“你们帮我们安排一名向导,杨潇和芙丽丝就拜托你们照顾了,我和符峰这就去整理行装!”“好!”阿卡拉一口答应下来,“鲜血洞穴里的魔物们就拜托两位英雄了。”

    “哎哟!”符峰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叫起来。“怎么了?”众人皆关心的问符峰。

    “看来我在和安达利尔作战时受的伤发作了,我得休息,恐怕不能帮大家了!”众人都吃了一惊,不知如何是好。张志昂眯着眼看着捂住胸口的符峰,半晌才开口,“你要休息就直说,找这些借口干嘛?”“胡说!”符峰立马就反驳了,“身为英雄怎么可能不想帮大家排忧解难?只是我有伤在身不得不休息!”“是,是,你受伤了,”张志昂忙扶起符峰,“你需要休息,我这就送你去休息好不好?”符峰忙点了点头。

    “阿卡拉,你去准备导游吧,我回去收拾行装。”说完,张志昂就扶着符峰走出了大帐。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卡维皱了皱眉头,“阿卡拉大人,您真的确定他们是我们所需要的人么?”“凯恩的占卜从未失误过,”阿卡拉叹了口气,“虽然我也觉得他们和英雄这个名称并不相符,但是我还是相信凯恩占卜的结果,你安排一名卫兵带张英雄去鲜血洞穴,很快就知道他们究竟是不是英雄了。”

    “是的,大人”卡维点了点头,“阿卡拉大人,我还想为其他人安排一个测试。”

    “你自己看着安排吧,”阿卡拉也朝帐外走去,“只是记着别让他们发现我们在测试他们就行。”“是!”

    次日

    “符峰,张志昂呢?”芙丽丝找遍附近所有的帐篷,也没发现张志昂的踪影,于是来问符峰。

    “他昨天出发去鲜血洞穴了,”符峰正乐呵呵的和杨潇一起享受早餐呢,“估计得过两天才能回来,怎么?你找他有事?”

    “没,没有,没有,”芙丽丝忙摆了摆手,“只是没看见他比较好奇而已。”

    “哦,那一起吃早饭吧,”符峰边往嘴里塞着面包边说,“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总好过饿肚子。”

    “是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战斗了,”杨潇也忙接过话头,“我们得随时做好准备才行呢。”

    “嗯”芙丽丝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杨英雄,符英雄,”一名罗格战士走进了帐篷,对着三人鞠了一躬,“卡维队长请两位吃完早餐后过去一趟。”

    “我们这就过去,”杨潇放下了手中的食物,“反正也差不多饱了,符峰,我们走吧!”说罢,便站起身来。

    “嗯,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符峰似乎并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你……”杨潇刚想说些什么,发现芙丽丝就在旁边,忙把那些话咽了回去,“卡维队长让我们过去,肯定是有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你觉得是吃饭重要一些还是维护正义,为大家排忧解难重要一些?”

    “当然是吃饭了,”符峰指了指桌上的食物,“饿着肚子怎么去战斗?张志昂不也说过,民以食为天!”

    “算了,早就不该指望你的。”杨潇叹了口气,“先走了。”其实杨潇很想坐下来陪芙丽丝一起吃早餐,但是那样做岂不是把自己苦心经营的男人形象毁于一旦?

    警卫队指挥大帐

    “杨英雄,请允许我为打扰您用餐表达我的歉意。”卡维对着杨潇微微一弯腰。“没什么,叫我来肯定有比吃饭更重要的事。”

    “是的,”卡维背过身去,望向帐外,“这件事我思考了很久,才决定交给你们来处理的。”

    “有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不必在意什么。”

    “是关于我们罗格一族的叛徒,”卡维转过身来,看着杨潇,“本来叛徒应该由我们自己铲除,毕竟这是我们的家事,但阿卡拉大人也说过了,我们正在准备全力进攻米索雅大教堂,不可能派出过多的兵力去围剿叛徒,但是叛徒艾丽娅曾经是我们罗格中最优秀的天才战士,只派少量士兵前往,能完成任务的几率实在太低,但是如果分兵太多,又会影响到我们夺回米索雅大教堂的计划,我不能把兵力浪费在这微小的几率上。”

    “我明白了,”杨潇笑了,“这种事的确很适合我这种精英中的精英去做,你们的那个叛徒是投靠恶魔了么?”

    “不仅如此,她杀了我们太多的姐妹!”

    “好,那她现在的具体位置你们知道么?”卡维点了点头,“告诉我她现在在哪我这就去结果了她!”

    “从营地出发往北走,凭您的脚力,不出两个小时您应该就会抵达我们设在冰冷之原通往鲜血荒地的唯一通道上的前哨战,然后她们会给你相应的补给和马匹,骑马朝冰冷之原的西北方前行二十里开外,您会看见一个陵墓群,艾丽娅就在那里。不过你在前哨战上,得用她现在的名字,大多数姐妹并不知道艾丽娅这个名字,只知道血鸟这个名字。”

    “血鸟?”杨潇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这个世界可真小,我这就出发。”“一切就拜托您了!”卡维对着杨潇鞠了一躬。“放心吧,”杨潇挥了挥手,走出了大帐。

    杨潇刚走出帐篷,符峰也恰巧走近了大帐,“杨潇,你去哪儿啊?”“我很忙,没时间理你。”杨潇头也不回的走掉了。符峰朝杨潇吐了吐舌头,走进了大帐。

    “符英雄,请坐!”卡维忙迎上前来,“不用了,”符峰摆了摆手,“叫我过来肯定遇到了你们解决不了的问题,直接告诉我就好了。”

    “符英雄果然有气魄!”见卡维夸自己,符峰得意的笑了,“此事说来话长……”看样子卡维是要直奔主题了,“哦,那我还是先坐下来好了。”符峰忙坐下来,“你继续吧!”

    卡维点了点头,继续说了起来,“我们罗格十年前的天才战士——艾丽娅,仅仅十二岁,她在箭术上的造诣就已经位列前茅,同辈里没人是她对手,即使老一辈的战士也没有几个能胜过她的,然而她却叛逃了。”

    “是要我去干掉她么?”

    “不是的,”卡维摇了摇头,“这十年来,我们罗格也和她有过些接触,虽然她也有杀害过罗格的姐妹,但是我依然相信她先祖罗格大人的敬仰之心没有改变。”

    “那我究竟要做什么?”

    “我相信她之所以杀害罗格的姐妹,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一定缘于安达利尔!”

    “安达利尔不是已经被我们杀死了么?”

    “是的,但那还是昨天之事,这消息目前并没有在风之大陆传播开来。”

    “没有传播开?那你们怎么知道的?”符峰不解的问卡维,“而且是刚刚杀死,你们马上就知道了!”

    “那是因为我们营地中有一名占卜大师,一名传奇人物!”卡维笑了,“昨天接触你们之后,他就通过你们身上的气息,观看了你们与安达利尔的战斗!”

    “谁啊?这么牛!”符峰大吃一惊,他们与安达利尔的战斗是昨日之事,并且是再安达利尔创造的结界中进行的,这也能通过占卜来观看?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你现在先别管那位占卜大师了,你们迟早要认识的。”卡维转开了话题,“我想让你去劝说艾丽娅离开恶魔们,不要在与我们为敌了。”

    “不是拉她回来么?”符峰不解,“你把她说得那么厉害,相信她的确有过人之处,你们不是正好需要这样的人么?”

    “开始我也想过劝她回来的,即便她是有苦衷的,杀死我们的姐妹们却是不争的事实,她如果真的回来了,姐妹们肯定会有些抵触情绪,这点我不能不做考虑。”

    “原来如此,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符峰伸了个懒腰。

    “那真是谢谢您了,我这就为您安排快马。”“什么?马上就要动身么?”“是的,因为杨英雄已经在去杀她的路上了。”

    “啊!”符峰大吃一惊,“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既然已经让杨潇去杀她了,你还要我去劝个什么劲啊?”

    “这也是无奈之举,”卡维叹了口气,“万一规劝失败,她会继续呆在恶魔那边,那么对于我们夺回米索雅,她便是一大障碍,必须铲除。”

    “那你可以让杨潇一个人去做嘛,为什么非要拉上我做这么麻烦的事?”符峰更不解了。

    “艾丽娅现在的名字是血鸟!”“血鸟?!”“是的,以杨英雄的性格,您认为他会首先试着去劝说她么?”

    “嗯,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符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他不可置信的看住了卡维,“你今天应该是第一次接触杨潇吧?”见卡维点了点头,符峰继续问她,“那你怎么这么了解他?”

    “不仅仅是他,”卡维笑了,“你们的性格,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什么?”符峰瞪着眼睛呆住了。

    “本来劝说艾丽娅这件事,我个人觉得张英雄是最合适的人选,但他现在身在鲜血洞穴,再快也得明天才能回来,”看着符峰目瞪口呆的摸样,卡维继续为他解释,“这也是那位占卜大师的功劳!”

    “哈?!那他可真厉害!”

    “我并没有为杨英雄安排快马,他得先步行去前哨战,所以在他找到艾丽娅之前,您应该有时间去劝说她,但是时间并不多,您得抓紧了。”

    “好,我知道了,你快去安排吧!”卡维忙点点头,朝帐外走去。“等等!”“还有什么事么?符英雄?”“等我们回来了你一定介绍那位占卜大师给我认识。”“好的。”卡维点了点头,然后回身去安排相关事宜去了。

    昼风之大陆鲜血荒地与冰冷之原交汇处罗格前哨战

    “杨英雄,”一名罗格战士和杨潇握了握手,“我是弗维拉,前哨战的卫队长,您要来的事卡维大人已经通知我了,您是先休息一下呢?还是立刻出发?”

    “你立刻安排吧,”杨潇忙道,“除魔卫道是我的责任,可不能耽搁什么时间。”“好的,我明白了,您在这稍候,我立刻就去给您安排。”见杨潇点了点头,弗维拉走出了大帐。

    帐外,弗维拉正吩咐属下,“去为杨英雄准备一匹快马!”然后迅速压低了声音,“要找那种快,但是耐力不足的。”“是!”

    符峰已经先杨潇一个小时前往埋骨之地了,“妈的!你们在搓我吧!”符峰骑马立在平原中央,“往西北方疾行三小时左右就能看见埋骨之地的入口,老子都奔了快四个小时了,他妈的陵墓群在哪呢?”符峰叹了口气,又自言自语起来,“看来凡事还是得靠自己,别人都靠不住!”说罢,符峰翻身下马,蹲在地上,将手按在了大地上。

    片刻之后,“看来我错怪他们了,是我自己偏了道,还好偏得不远,杨潇可比我远不少呢。”边说符峰边翻身上马,把马头往右挪了一点,继续狂奔起来。

    昼风之大陆埋骨之地

    看着眼前的陵墓群,符峰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到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如果自己真见了血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自己的目的很明确,但符峰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开始。

    思考了片刻,依然组织不起语言。“算了,还是先进去吧,或许碰到了血鸟就知道该说什么了,光站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在浪费时间。”符峰边说边系上马缰,朝陵墓群走去。

    符峰把手再次按到地上,发现自己在这里收集信息不像在外面一般得心应手了,陵墓群散发的死亡气息严重压制着这里的自然气息。

    收回放在地上的手,看来要靠自己的双眼来寻找血鸟了。走近大门,符峰看见大门内的大树上吊着数具白骨,但从他们身上已经腐烂不堪的皮甲,符峰还是能确定它们曾是罗格战士。

    符峰皱了皱眉头,难怪这里的死亡气息会如此之重,血鸟真的是有苦衷的吗?符峰开始对卡维的话产生了怀疑,杀死曾经的战友也就算了,还把她们的尸骨吊起来,任其腐烂,这实在是……

    就在符峰胡思乱想之际,血鸟提着一个篮子,从不远处一个石屋里钻了出来,符峰忙将身体躲藏在了陵墓的后面。

    血鸟似乎并没有发现符峰,大概是这些陵墓一直都散发着死亡气息,掩盖了符峰的气息。她径直走到大树下,从篮子里抽出一瓶酒,洒在了树下,然后单膝跪下,闭上眼开始悼念起来,看样子她是在祭奠这些罗格战士。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符峰有些看不懂了,难道这些罗格战士不是血鸟杀死并吊起来的?又或者正如卡维所言,她的确有苦衷?符峰本想跳出去问个究竟,恰在这时,血鸟站起身来,朝陵墓群深处走去。

    略一思索,符峰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忙悄悄的跟了上去。

    血鸟直接走进了一座巨大的陵墓,这座陵墓看上去已经很古老了,墙壁上满是藤蔓和青苔,但它的宏伟却仍然令符峰心头一震,这座陵墓当年一定气势磅礴,里面长眠的也肯定是什么大人物。

    符峰抚摸着藤蔓,透过藤蔓符峰能清楚的看见陵墓大殿内的情况,并且藤蔓也告诉了符峰躺在这里的的确是位大人物——罗格,罗格一族的创造者。

    血鸟将篮子打开,里面装的竟是些水果和酒,她把它们一一摆放到祭品台上,诚心诚意的三叩首。透过藤蔓,就连符峰可以感觉得到血鸟对罗格敬仰之心是如此虔诚!藤蔓还告诉符峰,自从十年前血鸟来到这里开始,只要血鸟没有离开墓园,每一天她都会过来祭拜罗格,从未中断。

    符峰决定待她祭拜完毕,自己就该现身了,因为他现在已经肯定血鸟一定有着自己的苦衷,一个叛徒怎么可能十年如一日般的来祭拜她们的祖先呢?

    “血鸟!给我死出来!”杨潇的吼叫传遍了整个墓园。

    糟糕,自己还没有所行动,杨潇却已经到了!血鸟听到怒吼,忙把桌上的祭品收入篮子中,并随手一挥,一道烈焰从她手中喷出射中了篮子,令篮子燃烧起来,血鸟则迅速抽出腰间的短弓,电射一般冲出陵墓。

    得阻止他们!符峰现在只有这一个念头。

    陵墓正门内大树下

    “血鸟,你不会想到会有今天吧?”杨潇手里握着利爪,笑着,“曾经被你追杀的人现在反过来追杀你!”

    血鸟紧了紧手中的短弓,并没有回话。“看看你的所作所为,今天你的死就是因果报应!”杨潇说完就要冲上去,“等等!”符峰忙从陵墓后跳了出来。

    血鸟娇躯一震,有人潜伏在陵墓群中自己竟没有发现!“符峰?你怎么也来了?”杨潇也同样吃了一惊,“不过你不用出手,这儿有我一个人就够了。”“我有话要说,”符峰朝两人走来,“你不能现在就杀血鸟。”“为什么?”符峰站在了两人的中间,“她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听到此话,血鸟微微一颤,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了?

    “什么?”杨潇瞪大双眼看住了符峰,“你又发什么神经?什么叫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没有发神经!她也并非你想象中的女恶魔!”“你没有发神经你这么维护她?她是罗格的叛徒,曾经几次三番要致我们于死地!这些你都忘了?”“这些我都知道。”

    “那你还是要阻止我?”杨潇锁紧眉头,沉下声来。

    “我比你先到这里,”符峰一指血鸟,“我看见她诚心诚意的祭拜罗格!并且祭拜那些死去的罗格战士们!这是一个叛徒会去做的事么?她一定是有苦衷的。”“祭拜罗格?诚心诚意?”杨潇扬起了声调,“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诚心诚意的?难道不是她在做戏给你看么?”

    “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这,怎么可能是做戏?”符峰也不甘示弱的提高了声调,“更何况,我们德鲁伊能和动植物交流,它们告诉我血鸟十年如一日般的祭拜罗格?这还不能证明她的诚意么?”

    “好就算如此,”杨潇一指树上吊着的尸体,“那这些尸体怎么解释?”“她是有苦衷的。”“苦衷?有苦衷就能站在恶魔那边随意屠杀自己曾经的战友了么?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叛徒!”

    “你太偏见了,”符峰明显说不过杨潇,“张志昂说过,我们应该不错杀一个好人。”

    “别提他,”杨潇明显有些烦躁了,“张志昂太过妇人之仁,早晚他会因为他的性格吃大亏的!”杨潇挥了挥手,“你现在给我让开,让我杀了她!”

    “那你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查清楚了我们再决定如何处置她。”

    “查?有什么好查的?”杨潇一指树上的尸体,“这些罗格战士难道不是她杀的?这是她在帮助恶魔的铁证!你清醒一点!”

    “你自己也说句话啊!”符峰回头望向血鸟。

    “她们的确是我所杀!”血鸟沉声道。

    “你……”“你也听到了吧,符峰。”杨潇笑了,“这次你可以让开了吧?一个杀死人并虐尸的人,就算有苦衷也不会是什么好人的。”说罢,也不待符峰回话,便举起利爪朝血鸟冲去。

    符峰见杨潇一动,忙双手虚抓,一柄战锤握在手里,拦住了杨潇。血鸟也立刻握紧了短弓,准备迎战。“都已经讲得这么明白了,你还要维护她么?”杨潇停下来问符峰。“我们可以先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然后……”“没得谈了,”不待符峰说完,杨潇便打断了他的话,“你要是再执迷不悟,我就打醒你!”

    血鸟冷眼看着二人的争吵,似乎没有要插手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生长!”符峰突然大喝一声,地面窜起无数藤蔓牢牢的将杨潇束缚起来,杨潇没料到符峰竟会抢先动手,一时失察,被捆了个结实,“你以为凭这些东西就能阻止我么?”“我只是希望你冷静一点。”“我很冷静,只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维护她?”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真相?真相就是她是个嗜杀的人!喝!”杨潇突然爆喝一声,一股无形的气体从身体中迸发而出,震飞了捆住自己的藤蔓。

    机会!血鸟果然不负当年罗格天才战士之名,抓住了杨潇震飞藤蔓的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在空中滞留的一瞬间,利箭带着火之气息从短弓中电射而出,直奔杨潇的脑门。

    “不要伤我兄弟!”见状,符峰大惊,风之甲迅速围绕全身,朝杨潇扑去。

    “嘭!”利箭射中符峰的背部后竟爆炸了!

    “符峰!”杨潇忙扶起中箭的符峰,血鸟也呆在了原地。

    “杨潇,好疼啊!”符峰倒在杨潇的臂弯中,杨潇紧了紧手中的利爪,“你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去结果了血鸟,然后送你回去疗伤。”

    符峰一把抓住杨潇,“不,你先回去,我要和血鸟谈谈。”“她都把你伤成这样了,你还要帮她?为什么?”“我只是想要了解真相,要不我死不瞑目的!”“死个屁!”杨潇怒骂一声,随即降低了声调,“好吧,我在墓园外面等你,有什么事就叫我。”见符峰点了点头,杨潇轻轻放下他,然后转身朝墓园外走去。

    符峰躺在地上暗笑,看来自己很有表演天赋啊,自己有风之甲护身,血鸟的利箭虽然射中了自己,其实只是受到了一点皮外伤,箭就被吹飞了,而箭上的火焰气息产生的爆炸,实际上是也被风之气息拦住了,利用这个机会一下就打发了杨潇,符峰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杨潇站在墓园门口,看着走近符峰的血鸟,她在符峰身边正坐了下来,短弓也已经收回弓鞘,这才往墓园外走去。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吧?”符峰觉得就这么躺在树荫下,其实也蛮舒服的,就是树上挂着的那些尸体让人不适。

    “你现在有伤在身,全无半点反抗能力,不怕我杀了你?”血鸟沉声问道,“我是有伤在身,但并不是没有反抗能力的,”符峰笑了,“更何况,我相信你不会动手的,你要动手早就动手了,根本不会坐在我身边的。”

    “那是因为刚刚你朋友也在,我杀了你,他必定也会杀死我!”血鸟看了看墓园门口,“他现在已经走了。”

    “艾丽娅!”听见自己以前的名字,血鸟娇躯一震,“是这个名字吧?我应该没记错”符峰的笑脸得更浓了,“卡维队长已经告知了我一切,如果你的苦衷来自安达利尔,那你放心,她已经被我们杀死了。”

    “安达利尔死了?”血鸟大惊。“看我们能来到风之大陆,你不应该就能猜到么?如果不是杀死了她,我们怎么能上来呢?”

    血鸟没有回话,似乎在沉思这个消息是否准确。

    “好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杀死这些罗格战士么?”沉默,血鸟似乎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你看我为了你和兄弟打架,还被你射得伤得不轻,而且还除掉了安达利尔,你不应该回答我一个问题,慰劳慰劳我吗?”

    血鸟沉默了半晌,开口了“好吧,我就告诉你好了,安达利尔以罗格大人的尸体为威胁,如果我不帮她做事,她就会毁灭罗格大人的陵墓。”

    “原来是这么回事,”符峰恍然大悟,“既然你的威胁已经不在了,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埋骨之地已经安全了,我也不用再帮魔物们办事了,我以后会一直在这里,守卫罗格大人。”

    “我觉得你应该和我一起回罗格去。”“回去罗格?”血鸟大惊,她是多么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回到罗格,回到生她养她的家,但是这些都像天边的浮云,可望而不可即,她不敢想,也不会想。

    “是啊,安达利尔已死,罗格的陵墓也已经安全,你也应该不会在有顾忌了,而且现在罗格正需要你的力量,你敬佩的祖先也应该不会希望你终身呆在这里吧。”

    “埋骨之地虽然已经安全了,”血鸟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我也已经回不去了,毕竟我杀死了那么多的罗格战士。”

    “不用担心,”符峰一脸的自信,“有我在呢,不是我说大话,就凭我……”一滴水滴在他的脸上,打断了他的自我陶醉,下雨了?抬头看了看天空,没有下雨啊,这是怎么回事?错觉么?

    又一滴水滴在了符峰的嘴角,不是错觉!那是什么?符峰顺势将其用舌头卷入口中,咸的?难道……?

    是的,符峰的话语深深触动了血鸟的心扉,长久以来压抑的生活让血鸟有苦无处诉,突如其来的解脱和信任,得来的那份喜悦和感动岂是言语能够表达的,唯有泪水能洗涤那些被遗忘的苦楚。

    “我,我说错什么话了么?”符峰忙坐了起来,手足无措的想要安慰血鸟,“别,别哭啊!要是我说错什么话,你可以骂我。”

    血鸟轻轻摇了摇头,“你没说错什么,”血鸟微微抬起自己的牛骨头盔,擦掉了自己的泪水,“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下吧。”

    “哦,好,好。”符峰还没有从最初的手足无措中回过神来,只是下意识的应了声。张志昂没有说错,女孩的脸总是变幻无常的说变就变。

    血鸟抓起符峰的手放在自己肩上,扶着符峰站了起来,靠在血鸟身上,符峰不由发出感慨,“张志昂果然没说错,女孩的身体总是软的。”

    听见这话,血鸟的娇躯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了一下,以符峰那大条的神经,肯定是什么也没感受到。

    “怎么了?”见血鸟深深的低下了头,符峰忙关心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莫非是我太重了?”“没有。”血鸟轻声回答了符峰的关心。“你是不是感冒了啊?在发烧么?怎么感觉你的身体温度有点高啊。”

    已经到了石室内,血鸟忙放下符峰,悄悄说了声,“傻瓜,”然后对符峰说,“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对了,你为什么总带着这么大个头盔?脖子不累嘛?”符峰看了看血鸟头上的牛骨头盔,不解的问道。

    血鸟沉默片刻,“我也有我的理由,你是想看看我的容貌么?”

    “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符峰忙摆手道,“你如果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理由也没关系的,我又不是非看不可的。”

    血鸟低下头来,似乎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争斗,见状,符峰忙说,“没关系的,我看我们还是先回罗格好了,等什么时候你觉得给我看也没关系了,我再看好了。”

    血鸟抬起头来,“也没有什么不能看的。”说罢,便转过身去,双手颤抖着缓缓的摘去头上的牛骨头盔,如丝般的秀发从头盔抬起的缝隙间缓缓滑落,如此柔顺光亮的披肩长发,符峰不由站起身来,伸手去触摸,很滑!发尾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时之间符峰都有点沉醉了。血鸟任由符峰触摸着自己的秀发,这种感觉很美好,血鸟自己也有点要醉了。

    “别被吓着了,”半晌,摘下牛骨头盔的血鸟才开口,边说边从左边缓缓转过身来。

    匀称的五官,红润的肌肤,显然血鸟其实是很美的。那她为什么要戴着牛骨头盔呢?为什么又要说别被吓着了?莫非她的右脸奇丑无比?

    在符峰的疑惑中,血鸟的右脸也渐渐显现出来。

    “啊?!”符峰大惊,血鸟的右脸上竟有一寸多长的刀疤!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五章 罗格一族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五章 罗格一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五章 罗格一族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五章 罗格一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章 罗格一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特种保安混都市最新章节

        他表面腼腆羞涩,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他看上去老实无害,却专爱干些出格的事,尤其是泡妞那点事……rn当美女房东成了老板娘,当相恋多年的师姐成了故怨仇敌,当美女警花对他纠缠不休,当冰山女总裁雇佣他当保镖的时候,他莫名卷入了步步危机的杀局,阴谋阳谋联袂而来。rn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秦枫坐在女人窝里,发出如此感叹,深深为敌人叹息。rn懂医术,会武术,会暖床。掌掴各种不服,脚踹各种二代,退役兵王逆袭都市,卷起惊涛骇浪。rn秦枫语录:哥的脚下,全都给我卑服的。

  • 绝世盛宠:邪尊诱狂妻最新章节

        意外穿越,堂堂特工被打包送人,老公残废无能?那就早早送他投胎好了……但这仿若谪仙的男子是谁?说好的残暴凶狠呢?说好的面目狰狞呢?他的神秘莫测让她都心惊,既然如此,那就凑合过吧!但是颜值高的都这么任性吗?

  • 巾帼红颜最新章节

        家中生变,情郎变心。杜如月感觉没有比自已更加倒霉的人。为了救出自已的父亲,杜如月女扮男装,参加科举,一举中的头名。却不想被王爷识破,对她穷追不舍。“王爷,请你离我远点!”“这样远吗?”王爷几乎与杜如月紧贴面问道。

  • 诱妻深入,总裁欺人太甚!最新章节

        他是传闻中残忍无情心狠手辣,逼死前女友的商业帝国霸道总裁;她是曾经的名门大小姐,为了赎罪成为“丈夫”公司的古板工作机器。秦屹寒强势的以滔天宠溺要接管伤痕累累的她,却在她渐渐沦陷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我折磨你,是为了让你记住我,我逼得你无路可退,是因为我要让你只能走向我!”“你不对他死心,怎么会对我上心?你不恨他,怎么会爱上我?”“你不是她的替身,她……才是你的替身!”肖苒深深的觉得,这个男人的演技不去当影帝,实在太可惜了!

  • 丧尸在床,老公别怕!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的醒来自己居然成了异类丧尸哼哼,人类,你们只配成为食物!至于这个帅哥养起来做备粮吧!哎呀走眼了大叔求放过绝对宠文成神的路上甜爽的不要不要

  • 穿越当皇帝最新章节

        【皇帝有系统,谁也挡不住。】携最强龙帝系统,穿越做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天下权柄在握。笑看诸天万界,吊打各种不服。睡最美的女人,杀最强的男人。开创暴爽皇帝流,敬请赏阅。开书来从未断更,每天五更,请求支持。主群:4292o5311护卫队群:47o1339o5js330

  • 无敌战歌系统最新章节

        在这片大陆,武者为尊,而弦乐战歌是武者们无敌的神通威能。br刀剑拳脚不过是小道,唯有修炼战歌,可衍生战歌法相,诞生种种威能,通往强者之路。br随身带着数千首精品战歌穿越异界的叶如歌,再加上脑海里多出莫名其妙的无敌战歌系统,可兑换各种神器,丹药,功法!从此踏上一条不一样的武道征程!br“叮,获得战歌《天龙八音》,可召唤八部天龙,灭仙绝神!”br“叮,获得战歌《亡灵序曲》,从此掌控亡灵大军,开辟疆土!”br“叮,获得战歌《冰与火之歌主题曲MainTitles》,战歌一动,龙女出世!会暖床,会撒娇,更会挥剑杀人!”br

  • 踏破仙途最新章节

        天道无情,万物苍驹,琳琅少年,一念成魔,诛伐千年封禁之债!祭苍天证仙道,断孽海填魔心。终究情深不及岁月,是故忘情。

  • 权婚漫漫:老公轻点爱最新章节

        李知微最后悔的事就是年轻时候勾引了苏少将,导致自己的后半生,就只能待在苏少将的身边!大家都说苏擎淮是禁欲系男神,李知微表示,这都是骗人的!都是骗子!什么禁欲男神,分明就是一个吃不饱的种马!“我可以允许你做任何事。除了离开!再逃一次,我就打断你的腿!”“可我不想嫁给你!”他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入耳中,寒意刺骨,“再说一次试试?”他破门而入。“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人,除了我,谁还敢娶你?”

  • 苍穹修仙记最新章节

        莫闲意外身亡,却穿越苍穹大陆,成为一个外门弟子。莫闲独爱种田。在各大长老都为一棵人参争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莫闲在拿人参喂羊。在各大内门弟子为了一株灵芝上生死台的时候。莫闲在拿灵芝拌饭。就在宗主路过莫闲的房前被吓得心脏病突发仙逝之后。各大人物纷纷过来求莫闲交换灵药。莫闲嘴里嚼着人参果默默说道:“天级以下功法不要,传功十年起步。”

  • 大妖之世最新章节

        伏羲:何为妖?  伏羲: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  所谓妖,只由人心而定,人做人便是人,人做妖便是妖,主要看你想做什么?  主角:想作孽!  伏羲:..........

  • 女神的贴身狂兵最新章节

        一届狂兵,在执行一次秘密任务的中,整个小队遇到埋伏,战友被捕,看兵王如何顺利救回战友,打破敌人的秘密基地!

  • 农门小厨娘,种田种相公最新章节

        当闻所未闻的食材跨越时空结满自家后花园,楚衣表示没有什么吃货是她征服不了的,偏偏某位蹭吃蹭喝的大少爷表示:先别嘚瑟,此物有待改进。

  • 2050南海血战最新章节

        【此作品参加2013年互联网文化季活动】。我国是爱好和平的但战争还是来了。X国依仗某大国的支持,暗中联合了J国和Y国,纠集了规模空前的海空力量,准备把新华国的南海舰队全歼。新华国军舰紧急投入海战,却又遭到三国有预谋的空海力量的突然夹击,新华国损失惨重。三国宣称,新华国从此再无力海战。但是,5艘新华国自行研制的现代航母加入了战斗,南海血战变的异常惨烈只有亲身体验才能感觉到现代战争的破坏力是惊人的,是你无法想象——

  • 踏天神王最新章节

        吴宇晨穿越了得到一尊掌控诸天万道的神王灵魂护道,那么,接下来的便是开启诸天皆敌,暴走杀人的无敌模式了吗?吴宇晨说:不存在的,变强之后等着异界的妹子来撩我才是王道!

  •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发誓,若非穿越晕得七荤八素她绝不会压倒身无寸缕的战王,就此摆脱不了纠缠“既然睡了本王,打今起本王就是你的人了。”某战王豪气云天。“拿钱说话,金库钥匙交出来!”压在他身上,她两眼放光威逼着。某男银邪一笑,“那要看你床榻功夫如何?”“滚,本妃劫财不劫色!”某天,“爷,燕帝说他有钱要用国库做聘礼,所以我要去做王后。”她握着国库钥匙炫耀。某王眸光阴翳,“嗯哼,竟有此事?!传令下去即日出兵灭了燕国!”某女,“……”

  • 重生九零:轻点宠最新章节

        上一世放着绝色老公不要,被渣男贱女所害,重生后,各路妖魔鬼怪巴不得她跌落尘埃,不好意思,美男她是一定要抓到手的,极品她是一定会踩到底的。

  • 民国奇人最新章节

        民国风云变幻,奇人纷呈辈出。    大乱之世,江湖浩荡,正所谓“天下风云出我辈,民国奇人北斗来”,这七个,乃何人也?    有个道士,高呼“盛世佛门香火旺,道士修行深山藏;乱世菩萨不开眼,老君背剑救沧桑”,单人一剑一支笔,斩断人间不平事。    有个和尚,木鱼铜镜,大腹便便,说道:“阿弥陀佛,楼上尼玛的说啥呢?”    有个船夫,摆渡人间幽暝客。

    本章内容提要:
    ...    昼风之大陆鲜血荒地     “欢迎你们的到来!”刚刚跨出传送门,门口竟围着数十人,为首的是一位老者,“英雄们!请先到我们的营地休息一下吧。”     “你刚刚叫我们什么?”符峰突然来了精神。     “英雄们啊,有什么不对么?”老者面露疑惑。     “没,没问题,”付锋忙摆了摆手,“你可以再叫我们一遍么?”     “都还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