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地球z国某地彪炳中学

    张志昂坐在教室里望着窗外,他不明白为什么魔物们要视自己为眼中钉,除之而后快。哈达克并没有告诉自己这是为什么,只是在尽全力保护自己。

    自己的父母似乎也知道原因,但是他们同样的什么也没告诉自己,只是说再过不久自己就什么都明白了。心中的众多疑问,到现在为止却只得到的了一个答案!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物的存在,并且他们一心想要自己的性命。

    “难道我其实是某位神灵的转世,待能力觉醒后来拯救世界的?”张志昂想到这些不由自主的笑了。

    “张志昂!”一声怒吼把神游太空的张志昂拉了回来。“啊?”回过神才发现老师正一脸怒容的看着自己,张志昂吐了吐舌头,知道这下糟糕了,“这道题,你来解解看!”果然,老师一指身后的黑板,说道

    张志昂抬头看了看黑板上那道对自己来说极度深奥的几何题型,自己的数学成绩一直就很差,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我不会解。”

    “不会解你还敢给我上课开小差?”老师沉声道,然后一指门口“给我出去罚站!”

    老师话音刚落,张志昂忽然一跃而起,扑倒了同桌的女生!几乎同时,一支利箭穿过窗口没入了女生的座椅之中。

    全班都愣住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如此迅速,迅速到他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嗵!”教室的门也应声被弹开了,一道人影窜至张志昂身边,并伸手朝张志昂脑后抓去,是箭!离张志昂的后脑勺仅有一手掌的距离!这下,教室里炸开了锅!“安静!”老师吼叫着控制场面“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这是血鸟的箭!”来人正是天界人—哈达克!哈达克并不理会老师,只是仔细看了看手中的利箭,“看来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了!”“哈达克!”张志昂刚想说点什么,来人一挥手打断了张志昂的话,“学校已经不能再来了”哈达克警惕的看看了窗户,“你现在立刻去校门口等我,我去接应另外两个人,只要能回到你家,就安全多了!”闻言,张志昂轻轻点了点头。

    “喂!问你话呢!”老师愤怒的朝哈达克走去,“万事小心!”哈达克说罢也不待张志昂回话,一闪身消失在了教室门口。张志昂扶起身边倒地的女生,“没事吧?”“张志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女生还没来得及回话,便被老师打断了。“老师,我现在就算给你解释了你也不会相信的,如果我还能再一次活着见到您的话,到时候我再说明一切。”说罢便夺门而去,身后传来老师的吼叫声,“张志昂,你要去哪?现在还在上课!”

    校门口

    张志昂刚到校门口,门卫便走出来,拦住了他,“现在还在上课,你干什么去?”

    “张志昂!”张志昂刚想开口说话,身后却传来了哈达克的声音,回过头发现哈达克带着杨潇和符峰朝门口跑来。

    “我们可没时间在这儿瞎蘑菇!”哈达克直接冲到校门前,举起了自己的拳头,“必须立刻回去!”说话间,哈达克的拳头已经轰在了铁制的学校大门上。

    “嘭!”一声巨响,大门竟然承受不了哈达克的一拳,大门变了个形状应声飞出,打乱了门外本来有序的交通。

    门卫傻傻的看着飞出去的校门,愣在了当场,这是人类应有的力量么?

    “快走!血鸟应该就在附近,别做停留!”哈达克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三少年紧跟着哈达克朝门外跑去。

    等到四人消失在视野之中,门卫才回过神来,赶紧回屋拿起电话,拨通了110。

    街道上的秩序混乱不堪,喧闹声不绝于耳,铁门的突然介入引发了几起车祸,人们的注意力全被车祸和飞出的铁门吸引了过去,因此哈达克四人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尽管哈达克的强壮身躯和奇特服饰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追上来了!”哈达克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三人说,“注意躲在我身后。”见三少年点了点头,回头看着对面的屋顶,“下来吧!血鸟!我知道你听得见!”

    “只要交出亡灵巫师,我可以放你们走!”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随音,一道人影从街道对面一栋三层小楼的屋顶飞出,落在了街道的对面。

    女人?令哈达克觉得麻烦的竟然是一个女人?她头戴一个牛骨制成的头盔,身上穿着一件火红色的紧身皮甲,皮甲紧紧裹着她的身躯,迷人的曲线表露无遗,身体上似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肯定是常年锻炼的结果,她手中持着一柄短弓,背后腰间挂着箭囊和一柄一尺多长的短剑。

    哈达克抽出别在腰后的两把短斧,“果然是你!血鸟!”“我只要亡灵巫师的性命,”血鸟嘶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们就可以走了!”“你以为你可以从我手中杀掉亡灵巫师么?”哈达克稍稍偏了偏身子,挡住了三名少年。

    “如果再加上我呢?”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从众人的右边传来,随音看去,又是一个女人,一个极美的女人,美得让人不敢逼视,一身天蓝色的紧身皮甲勾画着她那身近乎完美的曲线,秀丽的长发随着微风轻轻扬动着,腰间系着一条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的银色丝带,在阳光照射下泛着阵阵银光,这个女人只是站在那里,便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令人心动的女性魅力!而挂在腰间的长弓和箭囊却又让她身上散发这一种莫名的英姿,完美的女人味和卓越的英姿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时之间,三个少年都看呆了。

    “冰冷乌鸦?”哈达克紧紧盯着这个极美的女人,咬牙吐出几个字,手不由的握紧了战斧,看来这两个女人联合起来很棘手。

    “怎么样?蛮牛族的战士,”冰冷乌鸦冷笑着,“给个答复吧!”

    原来哈达克竟是蛮牛族的战士,蛮牛族,一个崇尚武道,英勇善战的种族,尤其擅长近身搏斗,他们居住在风之大陆的寒冰之地,守护着世界之石存放的圣山——亚瑞特斯,他们是文明边缘的种族,他们拒绝一切看起来温柔和软弱的事物。虽然他们缺乏文明人的心计,但是他们能够敏锐的感觉他周围的环境,这一切来自他们动物般的直觉。事实上他们坚信他们能够召唤图腾上的动物的灵魂来鼓舞他们,并从中得到非凡的力量和能力,不过这些召唤只是为了改善他们那些早已接近完美的战斗技巧。

    哈达克看了看冰冷乌鸦,又扫了一眼血鸟,沉声道“你们的弓箭狙击的确精准无比,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战斗,我倒是想试一试!”

    冰冷乌鸦正欲说点什么,一阵警笛从远至近,“讨厌的人类!”冰冷乌鸦那极美的脸上浮现一丝厌恶的表情,难道她并非人类?也难怪会有如此近乎完美的容颜和身材了!

    “乌鸦!”血鸟轻轻的叫了声冰冷乌鸦,便看住了她,见冰冷乌鸦点了点头,一转身迅速跃上楼顶,并失去了踪迹。

    冰冷乌鸦缓缓解开腰间系着的银色丝带,“今天你们可真走运!”几辆警车呼啸而过,看样子是去前面疏导交通的,但是有一辆警车却在路边停了下来,从车中走下来两名警察。

    冰冷乌鸦手中握着银色丝带,丝带两边各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银铃,“你们是什么人?”车上下来的警察大声询问着。

    看见各人的奇装异服,其中一个警察笑道,“怎么?是在拍电影么?摄像机呢?”边说边四处观望着。

    等到冰冷乌鸦回过头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一下子就呆住了,恐怕他们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如此完美的女人,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她都觉得不对味,冰冷乌鸦的美已经超出了言语的范畴。

    看着呆住的两名警察,那是一种见色起意的表情,冰冷乌鸦脸上的厌恶表情更浓了,“哼!”冰冷乌鸦冷哼一声,竟一舞手中的银丝带跳起舞来。“好!真美!”两名警察大叫着欣赏起来。

    银丝带不停的舞动着,两个铃铛时或碰到一起,组成了一曲欢乐的曲调,而银丝带本身反射的阳光却像活的一样围着冰冷乌鸦,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再配合冰冷乌鸦的舞步,配合她的美,世界仿佛都要黯然失色了!就连哈达克竟也不由的看呆了!

    片刻之后,哈达克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赶紧转过身,挡住正痴呆看着冰冷乌鸦的三人,“不能看!快闭上双眼!”三少年一惊,忙按照哈达克的指示闭上了双眼,哈达克也赶紧闭上了双眼!

    半晌,四人身后传来“叮”的一声,然后便没了声响,看来冰冷乌鸦的舞蹈已经结束了。

    哈达克睁开双眼,看了看怀中的三名少年,他们依然紧闭着双眼,似乎并无不妥,哈达克深深的松了口气。

    “可以睁开眼了。”哈达克松开怀中的三少年,回头朝冰冷乌鸦看去,冰冷乌鸦已经不知所踪,只留下两名警察,他们依然呆呆的看着冰冷乌鸦刚刚跳舞的地方,一脸的满足。

    “还好,差点铸成大错!”哈达克轻叹一声,“走吧,我们得赶紧回去了。”

    “铸成大错?”张志昂不解,“为什么?是因为刚刚那支舞么?”

    哈达克轻轻点了点头,指着两名警察,“看看他们,冰冷乌鸦的那支舞是一种摄魂的魔咒,这两个人已经被摄走了灵魂,他们终其一生都会迷失在这个地方,已经不会再醒过来了。”

    冰冷乌鸦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两名警察却依旧呆呆的看着冰冷乌鸦跳舞的地方,如同两座雕塑。

    “我们先回去再说。”说完,哈达克带头朝张志昂家跑去,三少年看了看两个雕塑般的警察,连忙跟了上去。

    只是他们不知道,哈达克心中的疑问很深。以血鸟的弓箭技巧,张志昂以普通人的躯体能力如何能躲得过去?就算是自己,在血鸟突施冷箭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可能都会受伤,但是张志昂却能轻松闪过,不仅如此,他还有余力救下身边的同学,这样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血鸟对张志昂手下留情了!但是,她明明扬言非取走张志昂的性命,为什么又要手下留情呢?冰冷乌鸦也一样,她的弓箭比血鸟更快更准,但是刚刚在自己被血鸟吸引注意力的情况下,她却没有突施冷箭,主动现身,让自己有所防备,这是为何呢?

    哈达克想不通,这两个女人明明扬言来取走张志昂的性命,却为何远远没有尽力,她们应该知道,要想从自己手中夺走张志昂的性命,她们不拼尽全力的话,成功的机会几乎为零。这样看来,她们并不想取走张志昂的性命,既然她们不想取走张志昂的性命,为什么要来,并且扬言要取走亡灵巫师的性命呢?

    —————————————————————————我是一条分割线—————————————————————————

    夜地球z国某地张志昂家中

    哈达克坐在沙发上,“我已经将最近发现的所有信息都传回了哈洛加斯,”哈达克看了看张志昂的父母,说道,“只要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相信很快会有援军的,到那时就不用担心了。”

    “可是我们在族中不仅是下等还是辅助型的巫师,”张志昂的父亲沉声道,“当初魔物们攻击村子的时候,正因为我们的能力不足,长老们才令我们带着志昂逃了出来,为亡灵巫师一族保留最后的血脉,我怕我们会抵挡不住的。”

    “梦魔的贪婪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相信魔物们并不知道裹森魔族和德鲁伊一族最后幸存者的存在,所以目前我们需要保护的其实就只有张志昂一个人,你们虽然能力不高,我想拖延一点时间总归是能办到的!”听哈达克这么说,张志昂的父母不由点了点头。

    同时城外一片树林之中

    “你不觉得奇怪么?”冰冷乌鸦正坐在一棵树的岔枝上,望着天上的月亮问道。

    另一棵树上,血鸟也背靠着树杆,“奇怪什么?”

    “蛮牛族的战士在护送亡灵巫师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两个不相干的人,他们不是会拖累他么?”冰冷乌鸦又问道,“你难道不觉得那两个人也是地五族的幸存者么?”

    “是又如何?”血鸟稍稍抬起了头,“不是又如何?难道你还想继续趟这淌浑水?”

    冰冷乌鸦收回了望着月亮的目光,黯然的摇了摇头,“要不是安达利尔的话,我想我们都不会来这里吧,我怎么可能想继续呢?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既然如此,就别想那么多了”血鸟看住了冰冷乌鸦,“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找他们现在藏身的地方呢。”

    “嗯!”冰冷乌鸦点了点头,又抬头朝月亮望去。“有人!”忽然冰冷乌鸦大叫一声,迅速的抽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弓,朝血鸟跃去,血鸟也同样抽出了自己的短弓,迅速站立起来,两女背靠背警惕着。

    “不用那么紧张,”一个童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安达利尔大人派在下来协助你们。”一个全身绿肤,头上伸着一对螺旋牛角的男性出现在两女的视野中,“安达利尔大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来了三天了,为什么今天才动手?”

    “异能丧须?”冰冷乌鸦收回了长弓,“没什么原因,只是今天才找到他们而已。”血鸟也收回短弓,并靠着树坐了下来。

    “你们的能力如何,在下可是很清楚的,”异能丧须笑了,“至于要在这样一个中型的人类城市里面找到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自然也能估算得出来,你们心里怎么想的我也清楚得很!”异能丧须稍稍走近了点,压低了声音,“你们只需要缠住蛮牛族的战士,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

    两女对视了一眼,又看看了异能丧须,同时答道,“好吧!”

    次日午后城区张志昂家中

    哈达克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闭目养神,短斧就放在身边。忽然他眉头一皱,似乎有什么麻烦到了,双手迅速抓起身边的战斧。

    几乎同时,血鸟和冰冷乌鸦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哈达克站起身来,看着两女,“你们今天似乎特别针对我呢!”

    “只要你死了,亡灵巫师便失去了守护者,”冰冷乌鸦取下腰间的长弓,“到时候要杀他就简单得多了!”

    “哼”哈达克冷哼一声,“我该说你们有自信呢?还是说你们狂妄好呢?又或者你们来此的目的和你们说的根本就不一样呢?”

    “怎么说?”血鸟沉声问道。

    “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哈达克举起斧头指了指四周,“你们两个暗杀者竟然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要和我这个精通近身搏斗的人一决生死?不是自信过头了又是什么?”

    “暗杀者?”冰冷乌鸦嘴角扬起一丝冷冷的笑意,“那就让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只会暗杀?”话音未落,血鸟手一抬,甚至没看到她如何上弦,利箭已经破空而来,直取哈达克的面门。

    哈达克果然很强,如此近距离的迅速射击,他竟然在被冰冷乌鸦吸引注意力的情况下依然迅速做出了反应,一个侧身就闪过了这根闪电一般的利箭,可是不容他喘口气,另一根利箭已经从另一边呼啸而来,眼见哈达克的眼球就要和这根利箭做零距离的亲密接触了,恰在此时,哈达克竟然能迅速的一个旋身,险险的避过了这根利箭!借着旋转之势,双腿一蹬,握着双斧朝冰冷乌鸦杀去。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从张志昂的房门口传了过来。不好!声东击西,哈达克知道这两女的用意,她们只是来缠着自己,有别的魔物去杀张志昂了!哈达克忙一挥手中的短斧,逼退了冰冷乌鸦,一个转身朝张志昂的房间冲去。

    血鸟一个闪身挡住了哈达克前进的道路,并在移动的同时,几根利箭从不同的角度射向了哈达克,哈达克连忙双斧一挥,挡掉了所有的利箭朝血鸟扑去,谁料血鸟竟然一收短弓,一个反手抽出一把短剑反朝自己冲了过来。

    哈达克一斧拨开刺向自己的短剑,另一斧顺势朝血鸟的头颅劈去,恰在这时,一根利箭径直击中哈达克手中的短斧,让哈达克这一劈的势头稍稍一缓,血鸟则轻松避过了这顺势一劈。

    另一方面

    血鸟和冰冷乌鸦已经去拖住蛮牛族的战士了,异能丧须站在张志昂的房门前心中一阵得意,自己只要找到没有任何力量的亡灵巫师,杀掉他!如此简单便可以立一大功,然后去领取安达利尔的赏赐。

    异能丧须一推房门,门竟然没锁!而且张志昂竟然也没有藏起来,而是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听见房门被推开,张志昂缓缓张开了双眼。

    异能丧须不由怔住了,那双眼睛毫无惧意!难道他的力量提前觉醒了?要不然他怎么会丝毫不害怕呢?

    “想吓住我?”异能丧须冷笑着,朝张志昂走去,刚一跨近房门,异能丧须便被一股无形的气墙给推了回来。

    “结界?”异能丧须大吃一惊,随即他又冷静了下来,支撑结界需要大量的琪卡做后盾,就算张志昂提前觉醒了,凭他那点刚刚觉醒的琪卡又能支撑这个结界多久呢?只要自己开始用法术消耗这个结界的能量,相信很快结界就会不攻自破了。

    “你以为张了个结界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异能丧须随手挥出一个火球朝张志昂砸去。“轰!”火球一碰到结界就爆炸开来,溅射的火焰反而喷向了异能丧须自己,“可恶!”异能丧须手忙脚乱的拍熄了自己身上的火焰。地形不够开阔,结界又如此近,用法术消耗对方琪卡的作法显然行不通。

    异能丧须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张志昂,功劳已经近在咫尺,但是自己一时之间却没有任何办法取得它,异能丧须何等的不甘心啊。

    就在异能丧须还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张志昂突然一抬手,手中一道白光闪过,异能丧须本能的一个下蹲,发现自己的脸庞不知什么时候被什么东西给划破了!回头发现身后的墙上莫名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这是亡灵巫师的牙!”异能丧须大惊,难道他真的已经觉醒了?见张志昂又要有所动作,异能丧须迅速撤离了房门口,朝客厅跑去。

    客厅

    哈达克咬牙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两女,她们的配合时如此天衣无缝,冰冷乌鸦的弓箭技巧竟也如此非凡,自己和血鸟几乎是贴面缠斗,体位都在不停的随时变化着,只要稍有不慎受伤的可就是血鸟了,但是目前为止,冰冷乌鸦的箭已经替血鸟挡下了数次本可以逼退她的战斧。

    哈达克知道自己一时之间根本耍不开这两个女人,但是张志昂房间那里明显出了问题,自己若不快点过去,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看来自己只能硬闯了!

    想罢,哈达克跃身朝冰冷乌鸦冲去,如他所料,血鸟再次贴近身来!“喝!”哈达克爆喝一声,一股无形的气以他为中心朝四周散去,力量之大,血鸟被气震得飞了出去,直至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冰冷乌鸦离得较远,也同样被震得后退了几步,空中的利箭,客厅的沙发全都被推到了墙角!

    “这就是蛮牛族独特的怒吼技巧么?”血鸟喘着粗气惊讶的问道。哈达克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深深的吐息了一下,刚刚因为爆发怒吼紊乱的呼吸便立刻恢复平稳了,“蛮牛族果然是越战越勇的种族!”冰冷乌鸦望着哈达克不由感叹道。

    哈达克调整好呼吸,连忙纵身一跃,手中的双斧朝冰冷乌鸦劈去,突然,一颗火球从冰冷乌鸦身后射出,仓促间,哈达克只能双斧一收,挡住火球的路线,“嘭!”火球在哈达克的短斧上爆炸开来,哈达克也被爆炸的威力震得后滑了两米左右。

    “计划有变!”异能丧须迅速抓住冰冷乌鸦,一道白环从脚下伸起,带着冰冷乌鸦瞬移到血鸟的位置,“我们走!”再一个瞬移他们便失去了踪影。

    哈达克则迅速赶到了张志昂的房间,“没事吧?他们已经走了!”

    张志昂缓缓站起身来,“哈达克,我表现不错吧?”他的父母则从墙的夹缝中走了出来,“还好骗过了他们,要不然继续耗下去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啊!”张志昂的父亲笑道。

    “原来是你们在搞鬼!”空气中响起异能丧须的声音,三道白环闪过,异能丧须带着冰冷乌鸦和血鸟出现在众人面前。“快!结印!”张志昂的父亲说话间便迅速作出了动作,但一支箭比他更快的射穿了他的手心!

    “我就说亡灵巫师怎么可能提前觉醒呢?”异能丧须得意的笑了,“张不了结界了,你们就等死吧!”话音未落,冰冷乌鸦手持短剑朝哈达克冲来,血鸟则握紧短弓对准了哈达克,看来她们又来缠着自己了,空间如此狭小,哈达克不敢用怒吼技巧,因为张志昂现在还是个普通人,如此近距离的怒吼他根本无法承受!张志昂的父亲手被射穿,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情况委实糟糕到了极点,异能丧须的火球已经出手了,自己被两女死死的缠住,根本无法援助张志昂,张志昂的母亲匆忙间只射出了一道牙,但是很明显的,牙并不是火球的对手,顷刻间便被火球燃烧殆尽,火球余势不衰的砸向了张志昂!以张志昂一个普通人的身体如何能承受得住?

    “嘭!”火球炸裂了!异能丧须得意的笑了,奖赏已经到手了。“妈!”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从爆炸的烟尘中传出,原来千钧一发之际,张志昂的母亲用身体替儿子接下来这枚火球!“妈!”张志昂扶起自己的母亲,她已经奄奄一息无法回应张志昂的呼喊了。

    “这次不会再失手了!”异能丧须冷笑着,“用炎弹收拾你!”话音未落,异能丧须脸色一沉,又有活物进入了这间房子,自己得立刻动手了,因为无论来的是人是魔势必都会来妨碍自己的。如果来者是人,那么肯定是为了保护亡灵巫师而来,如果来者是魔,那么势必是为了抢功而来,不过注定了他们都来迟了一步,炎弹一旦出手,即使张志昂的父亲为他挡下,爆炸的余波也会震死他的,这个功劳铁定是自己的了!

    异能丧须开心的挥手射出了炎弹,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异能丧须!”来者是一个魔物,眼见炎弹就要轰中张志昂,自己抢功无望,不由得呆住了。

    哈达克被两女牢牢的缠住了,根本无法去援助张志昂,而张志昂的母亲已经倒在了异能丧须的火球之下,张志昂的父亲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替儿子挡下这一弹,但是异能丧须射出的炎弹是如此迅速,看来自己根本就赶不上了,一切都要结束了么?

    异能丧须嘴角扬起了胜利的微笑,结束了,这份功劳非自己莫属了。

    炎弹实实在在的轰在了张志昂的身上,但是却没有出现意料中的爆炸,而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过这颗炎弹一般。众人都被这异变惊呆了。

    “哈哈!”唯有来抢功的魔大笑着冲到张志昂面前,“看来老天爷也十分讨厌你啊,异能丧须!这份功劳注定是属于我的!”

    “等等!”异能丧须惊道,“亡灵巫师有问题!”“糟糕!”哈达克趁着两女在发呆,连忙一个纵身朝张志昂冲去。

    “谁听你鬼扯!”来者举起手中的利爪,“只要杀了他,我就可以获得力量,到时候我就不再是一个下等的魔!”说话间,利爪已经挥下!“来不及了!”哈达克惊讶的看着利爪离张志昂的头颅越来越近,自己终究是追不上的,难道张志昂就要命丧于此了么?

    然而就在利爪要与张志昂的头颅做零距离接触的时候却停了下来!魔物为什么停了下来?他不想抢功了么?不,是他的手腕被人抓住了,令人惊讶的是,抓住他手腕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志昂自己,这一异变令所有人的动作都再一次的停了下来!一个普通人如何能有如此反应力?如何能有如此迅速的躯体能力?

    张志昂松开怀中的母亲缓缓站了起来,来者的脸一阵莫名的惊恐,“好疼!快放开我!”但是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抽不出被握住的手腕,就在这时,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看来来者的腕骨已经被捏碎了!多么惊人的指力!看着张志昂平静脸庞,好像捏碎一个魔物的骨头不过举手之劳,就连哈达克都不敢说自己可以如此轻易的做到,这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就算是因为情绪激动而暂时觉醒,以一个巫师的体能怎么可能达到如此水平!

    “快放开我!”来者徒劳的挣扎着,但是他根本无法从张志昂手中挣脱!众人神情复杂的看着张志昂,有惊有喜,有惧有忧。

    见挣扎无用,来者挥动另一只利爪狠狠地朝张志昂的咽喉抓去,以期望张志昂为了躲闪而放开自己,或者侥幸的杀掉他。谁料张志昂不躲不闪,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任凭利爪狠狠的抓在自己的咽喉上,结果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利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断腕处冒起了蓝色的火焰!

    “啊!”来者惨叫着,被张志昂握着的那边手腕也同样的冒出了蓝色火焰。张志昂抬头看了看异能丧须,松开了抓住了魔物,蓝色火焰顷刻间烧遍魔物的全身,一闪即没,顺带着来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异能丧须不由连脊椎都感觉到了浓浓的寒意,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中蔓延开来。

    张志昂缓缓抬起自己的手,对准了异能丧须,异能丧须连忙一个瞬移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异能丧须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疑问,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是空气中那股异样的魔力波动是怎么也瞒不过自己的。

    “走!”异能丧须明白此时不能再做停留,否则一定死得很难看。连忙抓住两女,一个瞬移失去了踪迹。

    失去了异能丧须的踪迹,张志昂也软软的向后倒去,哈达克连忙扶住了张志昂,神情复杂的看着怀中的张志昂,“亡灵巫师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却依然逃不过被灭族的命运,我们的前途坎坷啊!”

    “那不是我族的力量!”张志昂的父亲叹了口气。

    “不是你们的力量?”哈达克吃惊的看着他。

    “长老们在魔物攻击村子的时候制造了十个特殊的生命体,藏在十对夫妇中间秘密的送往世界各地,”张志昂的父亲缓缓解释着,“我相信这十个生命体一定蕴含着特殊的力量,应该是用来对付暗黑三兄弟的,他们才是我族最后的王牌,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究竟有多大的力量,但我相信只要成功掌握了这个力量,要打倒暗黑三兄弟的话,我们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原来如此!”哈达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没想到亡灵巫师族仅有的血脉竟然是一个人造人,“张志昂他自己知道么?”

    张志昂的父亲笑了笑,“不用担心志昂,这孩子比我们想想的可要坚强得多!”说罢他扶起自己的老婆,“该收拾一下了,还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魔物攻过来呢!”哈达克点了点头。

    —————————————————————————我是一条分割线—————————————————————————

    昼地球z国某地城外一片树林之中

    “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冰冷乌鸦问异能丧须。

    “那个亡灵巫师体内有着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异能丧须深深的吸了口气,“但是那不是人类应有的力量!”

    “难道是天使的力量不成?”血鸟也发出了疑问。

    “不可能的,”异能丧须沉思了片刻,“天使的力量偏重于灵魂层面,不会对肉体有如此巨大的毁灭性,刚刚毒牙的躯体可是在瞬间就被摧毁了。”

    “难道会是我们魔族的力量?”冰冷乌鸦不解。

    “不,魔族的力量着重于破坏,对肉体才有毁灭可言,要一瞬间毁灭对方的灵魂,我相信即使是迪亚波罗大人也做不到,”异能丧须谈论起这股力量似乎有些后怕,“刚刚毒牙在被杀的时候,肉体和灵魂同时消失殆尽,仅仅只是一瞬间,而且不通过咒语强化琪卡的力量,仅靠本身的法力强度,这是多么恐怖的强度才能做到的事!”

    两女不再吱声,她们没想到这股力量竟如此恐怖,连灵魂亦可焚为灰烬。“那是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如果我估计得没错,这股力量可以在一瞬间毁灭一切,即使是安达利尔大人也会在瞬间被击败的。”异能丧须皱了皱眉头,“我必须立刻上报,让安达利尔大人多派些人手来,趁他还不能自由操控这股力量时候杀掉他。”

    “即使他没有这股力量我们也必须杀死他!”一个全身泛黄的骷髅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骨灰大人?”异能丧须一惊,继而一喜,“我正准备回去上报一些情况。”

    “不用了,你刚刚说的话我全听见了,”骨灰活动了一下身体,“我也已经传给安达利尔大人了,而且我们也得到了新的消息,德鲁伊一族和裹森魔一族的最后幸存者同样在这个城市里面。”

    “德鲁伊和裹森魔族?”异能丧须惊喜万分,“如果真是如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的,如果我们可以杀死这三个人的话,可能会得到迪亚波罗大人的直接奖励!不过裹森魔族的力量就快要觉醒了,我们必须赶快了!”

    “是的,大人!”异能丧须连忙弯下身躯。

    “拉克休林!”骨灰回头叫了声,一道人影从树上跃下,跪在了骨灰的面前,“在,大人!”这是一个跟儿童大小一般的小魔物,一身蓝皮肤很是显眼,背上的弯刀比他还长。“前面开路!”“是的,大人!”说罢,拉克休林朝城区跃去,恰在这时,一道黑影从正前方跳了出来,一柄大剑劈向了拉克休林,匆忙间,拉克休林抽住背上的弯刀,一声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拉克休林被弹了回去。

    黑影迅速跟进,挡住了众魔的去路,“想要进城,先过我这关!”是一个身上的服饰与哈达克极其相似的人,手中一把巨大的利剑横在胸前。“蛮牛族战士!”

    “依萨!在这里消灭他们!”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几乎同时,一个手持两柄长剑的蛮牛族战士出现在了众魔的身后。

    “哼”骨灰冷哼一声,“我才不会做无用的战斗!”话音未落,双手一挥,一枚火球和一颗冰弹同时射向两名战士,蛮牛族战士果然不弱,一挥手击散了射向自己的魔法弹,但是众魔也早已经遁去。

    “追么?”名叫依萨的蛮牛族战士问道,“不了,”另一名蛮牛族战士说,“他们的目的是要杀死地五族的幸存者,而且他们数量不少,万一我们被拖住了,哈达克那边可就危险了,我们还是尽快和哈达克汇合才是正理!”

    依萨点了点头,“走吧去找哈达克!”两人迅速朝城区冲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二章 蠢蠢欲动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二章 蠢蠢欲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二章 蠢蠢欲动是作者豆腐干代言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之 第二章 蠢蠢欲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黑年轮千年战争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豆腐干代言人写的《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最新章节-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全文阅读-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txt下载-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章 蠢蠢欲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黑年轮千年战争】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黑年轮千年战争》书迷评论

  • 鬼王家的小毒妻最新章节

        误打误撞的捡到一颗看似普通无奇的珠子彻底改变了赵水心的命运,被一只鬼恶整,陪他出生入死,寻找杀死他家族的仇人!一路被人追杀陷害,险些丢了赵水心的小命!凭什么!这和她有何关系!拍拍屁股走就好啦!最后的最后才发现,原来朝夕相处,她已经放不下这只鬼了!那陪他一生一世也不错!谁让他长的那么好看呢

  • ★ 落难千金★最新章节

        生性刁钻,喜欢作怪的坏女孩楼诗曼,在一次意外中遇见了一位超优质男生,从此她的行为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她的人生也因此而改变┅ ┅

  • 七情碗最新章节

        据闻曾有圣人取黄泉之水,幽冥之土,炼狱之火捏成一碗,其中封神兽之魂,碗名七情。后七情碗流入凡尘,在世间辗转,直至落入唐苏苏手中。神兽坐在碗里,颐指气使,“每天要给本神兽上三炷香,非龙涎香不可。”唐苏苏淡定倒入半碗鸡肉味猫粮。神兽大怒,“我可是很凶很凶的犼,吃龙的!”再倒半碗猫粮。神兽扬扬下巴,“再加两条小黄鱼。”

  • 重生之超级工厂最新章节

        乐远是一个光电研究所的研究员,却在驱车从研究所回家的路上意外身亡。当他在2006年醒来的时候,他仍然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叫做“超级工厂”的系统。  从基础工业到高新科技,从轻工业到电子工业,黑科技最终衍生出来,一个商业帝国拔地而起,让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臣服。js330

  • 菜鸟公主复国记最新章节

        南安国乱臣贼子造反篡位,十四岁的公主齐月被将军赵南之带着逃出王宫,途中两人遇险失散,齐月失忆,被长荣国岳城的孙老爷救下收作养女,并为她取名孙凝,从此齐月成为了孙府的五小姐,从此国恨家仇都被埋在曾经的记忆里。赵南之辗转各地终于找到公主,于是开始寸步不离地守候,于是开始筹谋为她夺回家国。他愿意成全她此刻的天真,自己一人扛下复国的重任。而丢失过去的少女,似乎懵懵懂懂依赖上了这个贴身侍卫。

  • 重生之招惹最新章节

        死过一次的人,对事情看的也就淡了。纵使重生以后一路上大事小情不断,对于易冬来说,总结起来也不过就是一句话:上一世我为人人,这一世人人为我。而在靳承业眼里,事情则更加简单。从头到尾他想招惹的,没有其他,只不过是易冬这个人罢了。

  • 寻途最新章节

        一个偶然的事件,让参加抗联的土匪头子李青山接触到了苏联的最高机密。从而让李青山等人意外的参与到了苏军的寻找黄金的行列。
        经过在东北等地的寻找,李青山带着他的团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些苏联当年让日本人抢走的黄金。
        漫长的寻找之路,让李青山等人陷入了为寻找而寻找的困境。随着一个又一个秘境的揭开,李青山他们究竟是为寻找什么?最后他们寻找到答案了吗?请走进《寻途》,给出最后的答案。

  • 随身空间:拐个宰辅当相公最新章节

        离苏得到一块药田,可以种药草、并合成各种药剂。但她真的很倒霉,人家得了系统都是发家致富,而她却得到一个悲催的任务。——刺杀当朝丞相曾熙。这就算了,更可气的是这个宰辅居然文武双全,刺杀大计遥遥无期。某人:听说你要刺杀我?离苏坚决摇头不承认。某人:那成为我的夫人吧

  • 丧尸异世行最新章节

        我是丧尸又如何?我拥有一颗人类才有的心便可!我身处异界又如何?丧尸照样可以混的风生水起!我是修仙废柴又如何?我有一堆丧尸妹纸保护我啊!我的生活,我蓝天来做主!

  • 重生之再走娱乐路最新章节

        什么是潇洒人生?什么是逍遥帝王?香车、美女不在话下,金钱、事业名利双收。我的演技出神入化,我的人生,你绝对想象不到。一场大火烧不死的宁北脑袋开了窍,机缘巧合得到了奇怪的系统,宁北突然发现,整个世界变了。大明星系统能给自己想要的一切,凭借高超的演技,他能打动任何美女的芳心,财富、地位尽收囊中,随着系统不断升级,宁北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只是屌丝一个,现在却成了混世魔王……

  • 王牌小职员最新章节

        在我人生最落魄的时候,意外发现深爱的女友竟然和我的对手……

  • 星光天后,首席女人谁敢娶最新章节

        重生归来,花式虐渣,化身腹黑战斗机;涅槃而生,横扫影坛,缔造演艺界传奇!滕总想谈个恋爱,殷倪表示:“大仇未报,没心情!”“我可以替你解决。”“不过瘾,我要自己上!”滕总想结个婚生个娃,殷倪:“影后未当,没时间!”“我可以捧你上天。”“没意思,我要自己闯!”

  • 剑帝龙尊最新章节

        三百年前,真龙大陆至高无上的真龙突然消失,真龙之名成为神话传说,真龙大陆亦更名为圣天大陆。三百年后,真龙之魂苏醒……

  • 都市之绝品耍贱系统最新章节

        甄剑携带耍贱系统,装逼打脸,一路纵横!在直播节目中,他贱气四射,征服众多佳丽。在娱乐圈竞争,他贱光闪耀,击败各种对手。屌丝玩逆袭,人至贱则无敌!

  • 归园田居:农家俏媳养相公最新章节

        田苗苗重生了,重生成一个婆婆不疼,公公不理,大嫂拼命想要扫地出门的农家小媳妇,小媳妇命苦,相公是个残废,要想办法给相公治病,还要承受大嫂日常的欺负,还有阴阳怪气的小叔和过分活跃的小姑,还有恩公大怪人。相公:我腿好了,咱们圆房吧。田苗苗:我,我还小呢,还小。相公:你看,咱们都这么有钱了,该生娃了,圆房吧。田苗苗:我,我明日要去药铺呜呜呜,到底被扑倒了。

  • 荒天神帝最新章节

        持神器、御灵兽、战苍天、斗神魔,且看废土之中走出的少年如何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

  • 锦绣医妃最新章节

        “侯爷是什么,猴子大爷吗?”某女一脸嫌弃。rn

  • 无限恶骨道最新章节

        一张神秘的影票,斩断了红尘因果。从此搏杀于生死之间,攀爬求道的险途。  (原创无限流故事,书友群100,490,340)

    本章内容提要:
    ...    昼地球z国某地彪炳中学     张志昂坐在教室里望着窗外,他不明白为什么魔物们要视自己为眼中钉,除之而后快。哈达克并没有告诉自己这是为什么,只是在尽全力保护自己。     自己的父母似乎也知道原因,但是他们同样的什么也没告诉自己,只是说再过不久自己就什么都明白了。心中的众多疑问,到现在为止却只得到的了一个答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