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唐云挑了三辆普通轿车和一辆小货车,办好手续后回头对身后的几个人问道。

    “地图上这地方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

    “真记住了?”

    “不就正北边的市郊么,又不是没去过。”

    “我有你们的身份证和电话号码,谁要是敢半路跑了,小心小哥我逮”

    “大哥啊,我们早都吃不上饭了,现在你又把我们钱包都给收走了,这谁要是半路跑了还不得饿死?”

    “你们可以卖车!”

    “亲哥啊!最近有些兄弟闹的太凶,警署正在发力整顿乌图尔呢!就算我敢卖,谁他妈敢从我手里买啊?”

    于是,三辆普通轿车汽车一路向北,往唐云市郊的废弃工厂方向呼啸而去,唐云则开着那辆小货车在中途换了方向。

    松岩市依旧平静,春风一如既往的温柔。

    半路开了小差的唐云终于赶回废弃工厂,不过眼前发生的一幕实在是令他大跌眼镜,虽然唐云并没有戴眼镜。

    “东兴”堂会的家伙们已经冲出了废弃工厂,十几个少男少女拎着板锹、铁管、铝合金框子之类一切能抄的起来的东西同“洪兴”堂会的家伙们对持着。就连那个瓜子脸吊眼梢的叶小萱都举着一把扫把,柳眉倒竖的叫骂着什么。

    唐云赶紧跳下小货车,拦在了即将动手的两拨人中间。不等他开口,某个急脾气的家伙便忍不住先吼了起来。

    “姓百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武彪拧着又黑又浓的眉毛,“反正我们也打不过你,要送警署就送警署,你把我们偏到东兴的地盘干什么?”

    唐云有些发懵,什么他妈的东兴的地盘?这是小哥我的地盘好不好?略微扭头,透过工厂的玻璃窗,唐云完全可以看到工厂里那副有条不紊的景象。

    号称东兴堂会的乌图尔们并没有把自己的机甲当作废铁卖了以后跑路便已经令他松了口气。洪兴堂会的人也没有把他刚买的二手车卖了跑路更是令他欣慰。但感受着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唐云刚刚生出来的可以用欣慰来形容的心情瞬间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

    “什么东兴、洪兴的?这又是闹哪出?”唐云一脸发懵的望向了叶小萱。结果叶小萱随后几乎问出了同武彪差不多的话,只是略微客气了那么一点。

    “这帮混蛋说是你让他们来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早就动手了!”

    “飞哥,这几天我们花了你的钱,住了你的房子。不管以后怎么样,这会儿我们也算是跟你混的人,你怎么把我们的仇家给支过来了?”

    这又是他妈的什么逻辑?吃了我的住了我的就算跟我混的人,就可以理直气壮的问我怎么带别人来?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带谁来就可以带谁来的好不好?

    唐云半天也没想明白这些话里面所要表达的奇怪的人际关系和经济关系,由于一时发懵他也没有保持住之前那凶巴巴的表情和“很有杀伤力的眼神”。

    挠了挠后脑勺,唐云的表情居然莫名其妙的尴尬了起来。可以说,这算是这个骨子里随和懦弱的“主流少年”第一次在这帮“不良少年”面前露出了符合自己年龄的正常表情。

    “什么仇家?”唐云压了压伸出来的两只手,示意大家不要激动,这才转向叶小萱问道,“叶小萱,你能把话说明白点么?你们之前认识?”

    真要是动手的话,唐云不用背后的结晶,不用腰间藏着的两把小匕首,不用斯博的帮忙他甚至不用抬手,单纯踢几脚就能以暴力的方式把全部问题在一分钟之内彻底解决。

    但他不想破坏眼下好不容易才稳住的平衡态势,也不想对这些跟自己一样缺爹少妈的孤儿再次动手。更何况这几天“东兴”堂会把他的破厂房照顾的很不错,唐云这种凡事抹不开面的小子便下意识的把这些事也当成了一人情。

    三方会谈的时间并不长,恩恩怨怨解释起来也不难。

    无非就是抢地盘、去一些老实孩子的学校收“保护费”或者去小饭馆吃霸王餐的时候产生过一些冲突。

    东兴和洪兴两者都是东岗市的乌图尔堂会,由于喜欢某部从旧历时期流传下来的黑帮题材电影,所以才把电影里面的帮派名称直接套在了自家堂会身上。

    由于东兴和洪兴在旧历电影中是势同水火的仇家,于是在这些“文化片”的影响之下,两个原本只是有些小冲突的堂会居然也变得势同水火起来。

    至于为什么同时离开了东岗市,原因只有一个。一个叫做“黑虎堂”的堂会忽然壮大了起来,四处挑战、吞并其他乌图尔堂会。“东兴”和“洪兴”两拨人敌不过对方,又不想被对方吞并,于是这才躲到了治安好得多的松岩市。

    看着剑拔弩张的两方“人马”,搞懂了前因后果的唐云十分干脆的冲武彪问出一个问题。

    “你们现在等于是被人给赶出了自己的地盘,你们还有钱吃饭吗?”

    武彪本想大吼一声我们可以收保护费之类的,但想到东林洲的信任警署署长黄元忠那一系列遏制乌图尔的措施,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于是唐云又把脸转向了叶小萱,“你们东兴堂会现在回得去东岗市吗?”

    叶小萱同样摇了摇头。

    唐云又把头扭向那个染了一头蓝头发的东兴小子问道,“那你们东兴堂会的人还吃得上饭吗?”

    “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混的有多惨,问这个就是为了让我们丢脸吗?”很明显,蓝发小子还是有点倔脾气的。但唐云也不介意,他转身走向了自己那辆小货车。

    扭动货箱后面的把手,唐云一把拉开货厢门。

    泡面、面包、蛋白块甚至是土豆、地瓜、白菜、超市里打折的牛肉块之类的稀里哗啦撒了一地。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星徒》之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东兴和洪兴是作者游云之语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星徒》之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东兴和洪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星徒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游云之语写的《星徒》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星徒》之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东兴和洪兴是作者游云之语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星徒》之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东兴和洪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星徒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游云之语写的《星徒》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星徒最新章节- 星徒全文阅读- 星徒txt下载- 星徒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科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东兴和洪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星徒】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星徒》书迷评论

  • 龙血战神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 上古世纪,天地初开,龙祭大陆乃神龙一族之天下,时至今日神龙灭绝殆尽,神秘浩劫再度降临,天下苍生岌岌可危!少年龙辰,背负父辈荣耀使命,追逐神龙灭绝谜团。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亿万年来唯一的祖龙武者,问鼎龙族至尊,号令天下神龙。最热血战斗,最感人柔情,血剑暴杀,神龙摆尾,龙威浩荡,傲立天穹!浩劫降临之日,亿万龙族再度归来,旷世之战,一触即发!吾辈太古龙族,甘愿血染青天,只为兄弟情义;挥手倒转星河,只为美人如诗;吾等让众神陨落,天道崩裂,只为天下芸芸众生!吞天族,我们回来了!

  • 家养夫郎爱撒娇最新章节

        没有女人的世界?白黎真是哭笑不得。
        按照上辈子的审美,他本想找个性格温柔的男人过这一辈子。
        却被一个长相软萌,性格娇气的小少爷给缠上了?
        叶西:黎哥,你到底爱不爱我嘛!
        白黎笑的极其温柔,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一个这么喜欢媳妇撒娇的人。
        白黎:爱,宝贝我最爱你了。
        1v1,甜文,HE,有生子情节,雷者勿入。
        我换封面啦,谢谢何况小天使,我很喜欢(づ ̄3 ̄)づ??~

  • 我的23岁纯情娇妻最新章节

        超强兵王,回归都市。身负天眼传承,数载烽火狼烟,医术,古武,相人,赌石无所不能!首富未婚妻瞧不上我?没关系,将来有你后悔的。高富帅看不起我?更没关系,将来你们的老子都将为我打工。身边美女如云,手中大权紧握。陆晨壮志凌云,男人,就该搅动这天下风云。

  • 水寒决最新章节

        少年无知的孩童被姨娘一手带大,背负着姨娘的使命下山。无意中得知自己是剑宗之子。随着深入江湖,他的身边有了朋友、爱人更有了背叛者并揭开了尘封二十年的秘密。经过尘世的洗礼他还能否保住年少那份纯真。一人一剑一段往事,一世一生一处柔情。仗剑走天涯,浮生览繁华。他的人生有怎样的际遇又有怎样的感情...

  • 总裁在左,娇妻在右最新章节

        一个受尽磨难的女生,接管生父企业,从一个商业小白变成商场女强人,最后被最信赖的人欺骗破产。亲情,爱情,友情的羁绊下寻找幸福……人的一生要有三次恋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而男主就是她的一生。

  • 废柴小姐太妖孽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强势而来,一一打脸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殊不知,众人眼中身为废物的她,韬光养晦,一朝逆袭,惊艳天下。一不小心,契约了一朵食人花,食人花脾气大,谁欺负它主人,就别怪它嘴下不留情,一路吃渣渣。

  • 契约娇妻:总裁你下我上最新章节

        他们的婚姻,始于一场商业的交易;他们的爱情,终于一次撕心的骗局。在最浓情蜜意的时刻,她用一句话将他打入谷底——我们离婚吧!在她孤立无援的关口,他拥着一个女人谈笑风生而去。爱情的温度太过炽热,便会灼伤彼此。到头来,你欠我的,我还与你的,不过是一句从未说出口的——我爱你,从没放弃。

  •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在阎行富有传奇和凶险的一生中,经历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些事情的奇特和神秘,是让你连想都不敢想的,无论是阎行,亦或是其他出现在他生命里的重要的人,现在都已经消失不见,而他自己,也感觉到时间在他身体里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少。

  • 缘定千金妻最新章节

        结婚一年,他从不碰她,除了酒醉那一夜。原本以为婚姻生活就此平静,没想到仅仅的那一夜却让她怀孕了。结婚纪念日当天,她轻抚小腹,想要告诉他,却看到他抱着旧爱,浑身浴血。她终于选择放手,可是,他却告诉她,他们的纠缠这才开始,至死不休!

  • 豪门婚宠:娇妻,来我怀里最新章节

        舒雪薇对于宸炜很依赖,但也只当他是哥哥,而于宸炜却用心在呵护她长大,一步步布局,将娇妻收入怀中,盛宠一生。

  • 饕餮妖灵录最新章节

        叶桐收妖时居然也就了一个妖,还是个超强大的妖!上古四凶之一?饕饕!灵异事件越来越多,叶桐跟着赖皮师兄,俏皮师妹,贪吃饕饕,确定靠谱吗?“人也分好坏,难道妖就都是坏的吗?”饕饕妖灵录,饕饕妖灵社,一妖三人的社团,就此展开!

  • 纸婚最新章节

        我跟蒋柏呈原本是闺蜜,但是因为蒋柏呈的爷爷临走前惦记自己的孙子没结婚。所以他让我跟他假结婚,而我答应他最大的理由就是我喜欢他好多年。可我也知道蒋柏呈有自己喜欢的人。婚后不久他喜欢的人回来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是灾难的开始,我跟蒋柏呈之间误会的开端。接二连三的事故直至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让我感到我再也支撑不下去·····

  • 都市之凌天战尊最新章节

        凌天,遗世独立,傲然无双。战尊,剑指苍穹,吞吐天地。那一年,冲冠一怒为红颜,身死道消命格碎。都市,大隐之地,钢铁深林。那一日,五行红雷拔地起,梦回天转百年。那一夜,车如流水马如龙,她在丛中笑。

  • 超品修仙小农民最新章节

        柏小北毕业回到山村,跟随父母一起种植金银花,无意中激活了神奇玉戒,获得了上古仙农传承。开垦荒山,有控土术,日耕三千顷;种植花田,有小灵雨诀,一株金银花能卖几十万;豢养家畜,有灵觉沟通,一不小心将阿猫阿狗养成上古仙兽……柏小北从此人生逆袭,一路开挂,各色美女更是纷至沓来,桃花朵朵开,人生乐哈哈。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

        >dd<    前世,她是地位尊崇的天命帝姬,却在大婚前夕,遭遇背叛,自焚而亡!    重生为破落世家的废柴弃女,受尽欺凌,而害她之人却已高高在上,享尽风光!    一朝重生,凤唳九天!    驭神兽,凝原力,通医毒之术,掌人神生死!    她发誓:要让背叛欺辱过她的那些人,受尽折磨,百倍还之!    ……    他是孱弱温润的离王殿下,也是手握天下的暗夜君王,唯独为了一个人倾尽生生世世。    他承诺:要让他唯一爱过的那个人,平安喜乐,永世欢愉。    ……    她以为这一路必将充满血泪,却不知等待她的,是一世预谋已久的盛世豪宠!    小剧场:    1    夜深人静,楚流玥看着床上再次不请自来的男人,终于忍无可忍:    “人人都道离王殿下身子羸弱,夜露深重,殿下如此这般,怕是命不久矣!”    男人甚是感动:“玥儿原来如此挂念本王…嫁我可好?”    楚流玥挑眉:“嫁过去守寡吗?”    男人轻笑:“本王不会死在你前面让你守死寡,更不会让你…守活寡。要不……先验验?”    2    开始,人人都劝:“离王殿下,楚家弃女配不上您!”    后来,个个都嘲:“孱弱世子,恁配不上天命帝姬!”    最后,众人喟叹:帝君,您这是何苦来哉?    他淡笑:    她在云端,本王便去云端,她在尘埃,本王便入尘埃。    为她,前生不苦,余生皆甜。    全文苏爽甜极,欢迎跳坑!

  • 医见钟情:季少独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老婆,今晚月色正好,约吗?”
        “睡觉可以,老公,约吧!”
        为了站稳脚跟,姜了了把自己嫁给了传说中丑陋暴躁的老男人季斯年。
        那一年,他30,她18。
        说好互不干涉,各取所需,他却帮她虐渣渣、挡危险,将他宠上了天。
        “我家夫人性子软,你们不要欺负她。”
        “我家夫人不喜欢你,所以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有人道出不满,“姜了了狠毒、自大!”
        季斯年抬眸一笑,“我会惯着她,不行?”

  • 天价婚宠:总裁大人超给力最新章节

        甜宠爽文!
        孙悟空属性的路小白有个怂点,那就是霍之尧。
        为了抱得美男归,某白恬不知耻的扮起小可怜,但是好像剧情没按剧本走?
        小时候造孽太多,路小白实在不敢在霍之尧面前造次作死,欢脱的大小姐卖着中下贫农的人设。
        霍之尧全程看好戏:“这小妖精又在作什么妖?还真以为我不知道?”
        于是某白悲剧了。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披着狼皮的小白兔妄想吃掉大灰狼被反吞的故事!

  • 你是我的星河迢迢最新章节

        三年前,他曾爱她如命,而她为了掩盖一段丑闻,被迫离开他。再度重逢,她身患重病,处境凄凉……迎接她的,却是他更加残忍的手段。一场大火,她侥幸重来。”冷墨臣,我就是想要报复你加注在我身上的一切!“”好,那你能不能回到我身边?“

    本章内容提要:
    ...    终于,唐云挑了三辆普通轿车和一辆小货车,办好手续后回头对身后的几个人问道。     “地图上这地方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     “真记住了?”     “不就正北边的市郊么,又不是没去过。”     “我有你们的身份证和电话号码,谁要是敢半路跑了,小心小哥我逮”     “大哥啊,我们早都吃不上饭了,现在你又把我们......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