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大人的谢礼太重了,老朽受之有愧。”

    嵇岳客气一礼,推脱道。

    “这是嵇老先生和甄姑娘应得的报酬。”

    长孙炯说了一句,目光扫视着房间周围,继续道,“不知老先生和甄姑娘在洛阳城中是否有安顿之处,本官在城南给你们买下了一座宅子,还望老先生不嫌弃才好。”

    面对眼前御史大夫再明显不过的送客令,嵇岳也丝毫不拖泥带水,不卑不亢道,“多谢长孙大人的好意,老朽和甄娘在城中还有一处房产,就不再叨扰大人了。”

    “如此,本官也不多留老先生了,最近府中出了一些事情,让甄姑娘受了不少委屈,本官实在过意不去,这些谢礼,老先生一定要收下。”

    说话间,长孙炯亲自接过管家手上的金子,递给了眼前老人。

    嵇岳神色微凝,也没有再拒绝,接过金子,客气道,“那老朽便多谢长孙大人了。”

    看着老人收下金子,长孙炯脸色露出满意的笑容,道,“本官给老先生和甄姑娘备好了马车,不知老先生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

    嵇岳摇头,平静道,“不必了,老朽简单收拾一下,便和甄娘离开。”

    这时,厢房外,甄娘端着晒好的药材走入,看到房间中的长孙炯,眸子一凝,恭敬行礼道,“见过长孙大人。”

    长孙炯笑着点了点头,道,“甄姑娘无需多礼。”

    “甄娘。”

    一旁,嵇岳开口,提醒道,“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准备走了。”

    甄娘闻言,神色一怔,道,“现在就走?”

    “嗯。”

    嵇岳颔首道,“去收拾东西吧。”

    甄娘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旁边的长孙炯,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再多问,点头道,“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说完,甄娘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长孙府内堂,方才喝完药的长孙殷德,坐在床榻上,刚要准备休息。

    就在这时,房间外,一名小厮快步走来,急声道,“大公子。”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长孙殷德皱眉道。

    “甄姑娘和嵇老先生要走了。”

    小厮着急道。

    “什么!”

    长孙殷德听过,立刻站了起来,震惊道,“这么快?”

    来不及再多问,长孙殷德立刻走出房间,朝着西厢赶去。

    长孙府前,嵇岳、甄娘收拾好行李走来,先后上了马车。

    “走吧。”

    两人上了马车后,嵇岳掀开车帘,开口道。

    “是!”

    马车前,赶车的马夫点头,挥动缰绳,开始赶路。

    片刻后,马车隆隆,朝着城东赶去。

    “甄娘!”

    马车离开不久,长孙府前,长孙殷德着急走出,看着街道尽头已经消失不见的马车,神色立刻变得有些苍白。

    府中前院,长孙炯看着府前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轻声一叹。

    非是他这个当父亲的狠心,只是,他身为御史府的主人,必须为整个御史府考虑。

    李家和御史府的联姻,绝不能出任何问题,送走甄娘,是唯一的选择。

    府前,长孙殷德站了许久,一直到日落,方才失魂落魄地走回府中。

    前院中,长孙殷德从长孙炯身边走过,父子两人,毫无交流。

    “没有什么话想和为父说吗?”

    长孙炯转身,看着后方的长子,沉着脸,开口道。

    “父亲,我累了,先回房了。”

    长孙殷德平静说了一句,旋即继续朝内院走去。

    长孙炯心中再次一叹,换做以前,他这个逆子肯定会和他大吵一架,但是,殷德如今的沉默,让他更加的担心。

    城东,一座不算大的宅子前,马车停下,嵇岳和甄娘下了马车,带着行李走入其中。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有的这座宅子?”

    宅院中,甄娘摘下头上的轻纱斗笠,露出美丽的容颜,开口问道。

    “去御史府之前,公子便已为我们准备好了这座宅子。”

    嵇岳放下手中的行礼,回答道。

    甄娘闻言,神色一震,道,“公子早料到我们会被长孙大人赶出来?”

    “嗯。”

    嵇岳点头,道,“好了,别多问了,赶快收拾东西吧。”

    甄娘从震惊中回过神,上前将带来的行礼搬入屋中,开始整理宅子。

    从她知道公子以来,她还一次没有见过公子,也不知道何时能够亲眼见公子一面。

    更奇怪的是,苑主和公子并没有给她布置什么明确的任务,只是让她跟着师父去给长孙殷德治病,其他的事情,她基本上一无所知。

    她虽然不够聪明,却也不傻,从长孙殷德第一次见她时失态的表现来看,公子选她,定然不是巧合。

    苏府,西院,苏白和老许在院中下棋,杀得十分激烈。

    苏白的棋艺是老许教的,不过,早已青出于蓝。

    棋盘上,老许所持的黑子基本处于溃败边缘,苏白也没有客气,一路乘胜追击,屠杀了黑子一条大龙。

    “老许,你这棋艺越来越退步了。”

    局势占优,苏白还不忘在心理上打击对手,喷着垃圾话,喋喋不休道。

    “不是老奴退步了,是公子进步了。”

    老许咧嘴笑道。

    “汪!汪!”

    大黄也从自己的小窝中跑来,趴在两人身边,附和道。

    “老许,你知不知道,这世上哪有金燐花?”

    苏白一边屠杀着黑子,一边随口说道。

    “金燐花?”

    老许闻言,神色微凝,道,“公子怎么会问起此物?”

    “随口问问而已。”

    苏白装作不在意道,“阿离那丫头说,金燐花是疗伤圣药,备在身边,也算是有备无患。”

    “老奴倒是听说皇宫中有一株。”

    老许说道,“不过,公子,此物十分珍贵,想要得到,恐怕不容易。”

    “皇宫中。”

    苏白闻言,眸子眯起,轻轻点头,道,“那真是不容易。”

    说到这里,苏白岔开话题,说道,“对了,老许,季川那小子跟你学武学的怎么样了?”

    “刚通了带脉。”

    老许回答道。

    “带脉?”

    苏白神色一震,道,“这么快,这小子怎么学的?”

    “季归这个孙子,是学武的奇才,你给他找的那部龙象先天功,几乎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他有这样的进境,并不奇怪。”

    说完,老许看向院外,笑道,“其实,小鲤鱼也不差,只是先前你一直不愿让她习武,才掩盖了她的武道天赋。”

    “一个小侍女,要那么高的武道天赋做什么。”

    苏白将手中的棋子丢到了棋盘上,起身道,“不下了,睡觉去。”

    “公子慢走。”

    老许微笑,道。

    一说到小鲤鱼,公子就不能保持平常心,不过,小鲤鱼不可能永远留在公子身边,明珠,又岂会一直蒙尘。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龙门》之 第158章 金燐花的下落是作者一夕烟雨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龙门》之 第158章 金燐花的下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龙门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一夕烟雨写的《龙门》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龙门》之 第158章 金燐花的下落是作者一夕烟雨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龙门》之 第158章 金燐花的下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龙门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一夕烟雨写的《龙门》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龙门最新章节- 龙门全文阅读- 龙门txt下载- 龙门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科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58章 金燐花的下落】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龙门】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龙门》书迷评论

  • 缘定三界最新章节

        弃儿元尾,因为膝盖骨是魇骨而天生残疾,为了去除魇骨元尾走上修仙之路。随着境界的提高,他发现魇骨里藏着的竟是被三界拒绝的、梦魇般的前生。前生孽缘导致三界大乱,昊阳烛阴两界大肆掠夺第三界,第三界深受其害。苦心修炼割不断的是情缘,元尾发现自己的前生竟然蒙受了不白之冤,而自己也像是落入一个巨大陷阱,无法自拔。

  • 都市神农医仙最新章节

        苏南是神农医术传承者,为给师父还人情下山成为江南省一个小诊所的医生。他惩恶扬善,医者救人。都市生活精彩缤纷,泼辣老板娘,富商千金,校花白领、各色美女蜂拥而至,从此过上一边医者仁心,一边逍遥自在的幸福生活。

  • 换妻记最新章节

        换妻记 删文 启事
        换妻记 後继篇章由於和出版社合约关系,无法继续连载铺贴,特此向读者声明歉意。
        该书由星阁出版社出版,各大书肆有售,邮购网站也可得。
        再次感谢读者的支持。

  • 男神抽奖系统最新章节

        离高考还有几个月时间,学校渣渣江言获得了一个男神抽奖系统。    该系统可以通过抽奖得到无穷的男神技能,辅助获得者成长为一名级男神。    且看江言获得系统后,如何完成吊丝逆袭、成长为一名级男神、走上人生巅峰……js330

  • 网游之神级盗贼最新章节

        曾经的十大盗贼之一重生5年前游戏开始的时候,一切才刚刚开始,凭借强的技术,深厚的游戏知识,结果会是怎样呢?js330

  • 血染明疆最新章节

        生逢明末乱世,天灾人祸肆虐中华大地,满清叩关,民族危机,华夏男儿,亟待抉择!
        官匪与百姓,孰对孰错?面对残酷现实,浊浪排空,血染沙场,热血男儿,扭转变色河山!

  • 他杀了他的室友最新章节

        你若以为,有撕X、斗殴、打胎的才叫青春,另有一种,它用生命诠释,叫——铁窗……

  • 婚路太深,顾先生放开我最新章节

        “顾宸圣,你到底想干什么?”“职位是你老公的,你是我的,这笔交易,你做是不做?”面对步步紧逼的老板,面对相爱的丈夫,二十四岁的我,无奈的委身给顾宸圣。只是曾经以为的相爱,却如同一场笑话,带给我灭顶之灾。痛苦、沉沦……顾宸圣,地狱里盛开的曼珠沙华很美,你可愿跟我一起去看……

  • 大唐女仵作最新章节

        素手纤纤眉山黛,本是小女儿娇俏可人的年岁,却成了远近闻名的问尸高手,“鬼手阿瑾”千金难求。然而,一朝家门破,三年守孝期。圣旨急召,北行神都,命运流转间掀起埋在深渊下的桩桩诡案。女帝登基,风云涌动,内卫慕容昭看似冷清无情,却屡屡相救,盛世华唐之下,谱出一段曲折情,谁道孽缘就不是缘呢?

  • 墓从今夜行最新章节

        三十六行,盗墓为王,七十二行,古董为皇。我的摸金队长,他言传身教,教会我什么叫江湖——“江湖,不过就是你利用我几次,我再利用回来;”是他让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却也是他,用性命教会我——有些人,失不再来……

  • 九婴魔界最新章节

        北蛮大山里有一个不平凡的小山村,村中有一个不平凡的少女青空如花。她武术打猎样样精通,志气胆识高人一等,小山村更有自己的仙迹轶事:骊山姥姥、白虎大帝、灵竹灵笋。如花深深被这些神秘的故事吸引,耳濡目染之下,她希望有一天成为高来高去的仙人。十三岁那年是她生命中的转折点。那一年,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一个有百年道行的灵猿,注定日后要踏上修真之路,称霸一方。

  • 万古圣尊最新章节

        本是世界顶尖组织血玲珑的一员,但却因为一个不灭印,被自己组织的人追杀并废了修为。但天地之间总有一丝命运留下的生机,平宁在命运的谷底终于遇到了属于他的一线生机,在生与死的抉择之中,他得到了至尊传承,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总有一天,会加倍奉还!

  • 诛天战神最新章节

        吸血鬼重生在了异界,以双生天魂震惊世人,从此开启崛起之路,从一个废柴成为人上人,一步步崛起,走到武道极巅。

  • 金屋藏娇:缠缘错爱日日宠最新章节

        她跟他进门,他宠她,护她。在她眼里他就是家,这辈子都要做他的女人。“你爱我吗?”她问他,他只是淡然一笑。没否认,这就够了。她傻傻的表情很幸福。她贡献所有,怀了他的孩子,高兴的要和他走进婚姻的殿堂之时,他却意外带着别的女人出现在了她和他的婚礼之上,抢走她们的孩子,让她消失。原来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多情,他自始至终只是把她作为一个代孕工具。她身心俱损,转身离开,没掉一滴眼泪。多年后,她再次归来,误会消散,他环腰紧扣“孩儿他妈,我爱你!这辈子你休要再逃!”

  • 捍宝最新章节

        民国初年,从北平求学回到奉天的少爷柳家明,无意间卷入了轰动一时的“断指奇案”,为帮老朋友毛刚解围,他进入了军阀张大帅了麾下的”发字营”,开启了一段围绕着几枚神秘戒指的充满重重迷雾和层层陷阱的坎坷故事。

  • 伏魔最新章节

        魑魅魍魉横行,妖魔鬼怪肆虐,群魔乱舞的世界之中,小修士洪极越界而来,当别人练武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修仙,当别人争权夺利之时,他却已经开始在斩妖除魔……

  • 废到江湖之巅最新章节

        废?且看牧云秋夕怎么“废”到江湖之巅。
        文字轻松热血明快,说的是伙伴和执着的故事。请大家在繁忙的生活中一乐。游戏是放肆后的人生,有人保守,有人癫狂,有人痛苦,有人快乐。这是一群认真玩游戏的人所发生的故事。
        本书非数据流,不混字数,只是用网游的平台来让人物性格更鲜活。没有现实,没有秒天秒地,简简单单玩游戏而已。希望能勾起大家游戏里快乐的回忆和感动。
        悠然轻蔑眼神看着:我不是话唠,我只是话多。
        沈北飞傲然而立:水果怎么了,水果很萌的。
        袖风染雨娃娃音:我的目标是把弓箭用出狙击枪的水平。
        花枝酒温柔似水道:作为峨眉的男弟子鸭梨很大的呀。
        东方瑶濯拍着胸口说:看我一门板拍烂一切。
        牧云秋夕不忍直视:谁来收走这群奇葩。

    本章内容提要:
    ...    “长孙大人的谢礼太重了,老朽受之有愧。”     嵇岳客气一礼,推脱道。     “这是嵇老先生和甄姑娘应得的报酬。”     长孙炯说了一句,目光扫视着房间周围,继续道,“不知老先生和甄姑娘在洛阳城中是否有安顿之处,本官在城南给你们买下了一座宅子,还望老先生不嫌弃才好。”     面对眼前御史大夫再明显不过的送客令,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