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一道身影出现在韩府上空。

    只是朝下方看了一眼,韩府各个角落有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宝物,各个地方的人修为如何,宝物都藏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信息都一股脑地涌了过来。

    此人名叫许三空,元婴强者,同时他还是世俗界和修行界都颇有名气的大盗,不过不是什么好的名声,而是臭名。

    韩府的人都不知道的是,韩滢之所以会失踪,就是因为跟随宗门之人前往成周皇朝捉拿许三空的时候,被许三空拐走,贩卖给妖族族人。

    他之所以会来韩山城,也是因为知道韩山城是韩家的地盘,而韩滢就是韩家的大小姐。

    曾经被南华教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靠假死才顺利脱身的,这让他非常愤怒,将韩滢贩卖给妖族族人,只是他报复的第一步。

    南华教势力庞大,元婴修士众人,他自然不敢跑到南华教去闹事,否则跟找死没什么两样,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只是将韩滢贩卖给妖族族人,远远无法化解他心中的怨恨。

    思来想去,他盯上了韩山城的韩家。

    一开始,他确实是想让韩家臣服于他的,毕竟就算韩家和南华教联系的纽带被切断了,至少韩家曾经有人是南华教的核心弟子,在南华教那边多少是能说上话的。

    能在南华教那边说上话,或许能好好利用一番,以更好地报复南华教。

    然而韩家并不愿意向他臣服,甚至连收藏的宝物都不愿意交给他,一怒之下,他干脆改变主意,不再让韩家臣服于自己,而是打算灭了韩家。

    直接将韩家连根拔起,对于他这种实力的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那样一来就太没意思了,要一点一点地折磨韩家的人,让韩家的人在恐惧之中渐渐走上灭亡之路,这样一来才能给南华教造成负面影响。

    道理很简单,就算韩家与南华教之间的纽带被切断了,韩家大小姐韩滢曾经是南华教核心弟子,这是毫无疑问的。

    韩滢刚刚失踪,韩家就出了事,而且是一点一点地被毁灭的,南华教自始至终都没有插手,事情若是传扬出去,那些南华教内部肯定会人心惶惶,毕竟也不是所有进入南华教的弟子都是孤儿出身,进入宗门之前有父母和兄弟姐妹,这才是正常的情况。

    能让南华教内部人心惶惶,这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这已经是他想到的最好的报复手段。

    之所以能看到韩府之中的各种信息,是因为他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不靠修为,只凭肉眼就能获取那些信息。

    这是一个他出生之时就拥有的能力,仿佛连老天爷都要眷顾着他。

    成为盗贼之后,这个能力对他来说更是无比重要,让他每次行窃之时都能一偷一个准,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

    渐渐地,他发现自己似乎还有第二种能力——制造替身。

    虽然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他可以制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上次被南华教众人追杀,他就是靠着这个能力得以脱身的。

    今晚,他准备从韩府之中抓走八个金丹修士。

    根据自己刚才“看”到的信息,韩府之中不止八个金丹修士……

    等等,好像还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许三空正准备确认一下,却发现一只纤细修长、白皙无暇的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紧接着,一道身影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手是凌水韵的右手,也就是江鸿,从虚空之中走出来的那道身影正是凌水韵。与其说是走出来的,还不如说是被江鸿拽过来的。

    江鸿并不认识许三空,不过很容易就看出了许三空元婴之境的修为。

    对方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隐蔽性,哪怕他将神识覆盖在整个韩府之中,都差点没能发现,换了凌水韵或者别的金丹修士,估计就算神识一刻不停地留意着,也发现不了许三空,不会知道许三空已经来到韩府上空。

    “你就是那个将韩家闹得人心惶惶的所谓元婴强者?”凌水韵看着许三空,冷冷地询问道。

    “金丹大圆满之境?”

    只是一眼,许三空就将凌水韵的修为看得一清二楚,然而很快,他又皱了皱眉。

    “不对,不是金丹大圆满之境,而是元婴中期。”

    “等等!”

    “她怎么有两个丹田?”

    “一个丹田在正常的位置,另一个丹田在右手之中,这算怎么一回事?”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时之间,许三空感到好奇不已。

    好奇归好奇,他却并没有将凌水韵放在心上,就算凌水韵拥有两个丹田又能如何?他可是元婴后期修为的强者,又拥有制造替身的能力,面对身前这个最高只有元婴中期的女人,他没什么好惧怕的,反倒应该是对方畏惧于他才对。

    畏惧于他倒也未必,对方毕竟没有他那样的能力,无法看清他元婴后期的修为,至少在两人动起手之前无法看穿。

    这么看的话,也难怪对方敢站在他面前,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用质问的口吻向他问话。

    他呵呵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又是何人?”

    江鸿确实看不出许三空的具体修为,只知道许三空是元婴修为。对他来说,也不用看具体是什么修为,反正只要不是那种依靠肉身,依靠蛮力来战斗的变态家伙,元婴的哪个境界都对他构不成威胁。

    不过,他还是对凌水韵说道:“等等你小心一些,这家伙可能有点危险。”

    看不穿对方的具体修为,不代表感应不到危险,他总觉得这个许三空有点与众不同,具体与众不同在什么地方,他又说不出来,只是可以肯定,这家伙跟一般的元婴修士有点不太一样。

    他是没将许三空当成威胁,但是该注意还是要注意的,特别是凌水韵,因为凌水韵其实才是他真正的弱点所在,只是能把握住他这个弱点的人,很少很少,少到几乎不存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变成一只右手》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许三空是作者右式浮夸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变成一只右手》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许三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变成一只右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右式浮夸写的《我变成一只右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变成一只右手》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许三空是作者右式浮夸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变成一只右手》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许三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变成一只右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右式浮夸写的《我变成一只右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变成一只右手最新章节- 我变成一只右手全文阅读- 我变成一只右手txt下载- 我变成一只右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七十六章 许三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变成一只右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变成一只右手》书迷评论

  • 陌上醉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的一场浩劫,江山易主,倾世颠覆。二十年后的一场乱世,六国争霸,四海翻涌。天降异物,得其者得天下之所欲也。断言残卷书字一段,是传言还是预言?野心,阴谋,仇恨,流言,欲望,追随,记忆,轮回……他说:“天下人最想得到的三样东西,权利,财富,不老不死。”她说:“我最想要的三样东西,江湖,逍遥,爱我的人。”入宫嫁他不过应了旨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三年夫妻,空座妃位,见他夜夜笙歌,躺在红暖帐内的女人不是她,她笑得云淡风轻:“随他去罢,本宫终是要走出这宫门的。”  她懒得去计较,懒得去在乎,步履薄冰,只求能保住自己那不值钱的小命,离开这个困了她三年的牢笼。  却不想一夜宫变,血流成河,断了她的江湖梦。  见那个向来邪魅不羁的男人一身龙袍高高在上,冷眼看

  • 新婚爱未眠最新章节

        两家联姻,她嫁给了传闻中长相丑陋,性情暴戾的宋二少。新婚之夜,老公却成了长相俊美的超级男神!他疼她宠她,让她成为人人艳羡的宋家二少奶奶。可当她沦陷在他的柔情里时,他却亲手将最锋利的刀刺进她的心口。“宋御衍,你信她还是信我!”她红着眼质问他,得到的却是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她心死,一片痴心终是错付。————“二少,少夫人的选择困难症发作了!”“她看中的,全买了。”“二少,温少向少夫人示爱了!”“废了他!”“二少,少夫人要离家出走了!”宋二少迅速起身,“等着,我去抓她!”

  • 村中鬼事最新章节

        2008年四川大地震,云峰水库震出了一具腐烂的水尸,尸体是被翻着白肚皮的死鱼推到岸边上的。尸体被村民们发现之后,即刻打捞到了岸上,令人汗毛竖立的是:尸体的肚子竟然还在徐徐蠕动…

  • 爱妃逃不掉最新章节

        无意间救的人,天雪得意的向对方讨要赏钱。本以为后会无期却又被命运的红线拉扯,他居然是当朝太子?婚后他的小三不断挑衅,他的弟妹也来同她争斗,她还要时不时的提防他母后的暗算。怎么越来越觉得他是一个娘不疼爹不爱的可怜太子呢。历经辛苦好不容易要迈进了新生活,却不料风云再起,边疆动荡。真情与假意,看她如何玩转权谋,助君亲临天下!

  • 死囚乐园最新章节

        你见过……用血液……杀人么?    大爱《死囚乐园》的宝贝们,跟随子明的脚步,再度厮杀,闯出重围,荣获新生,共筑巅峰强者之路!    梦想,我们一起传递下去……    《死囚乐园》金粉群:2o1454553js330

  • 旧日不觉酿成瘾最新章节

        柳尘雨何其无辜,只因为三年前在马路对过的一次无聊的回望,便与他们缠了一生
        柳尘雨又何其幸运,那次的回望,让她平白多出了一位哥哥的宠爱和一个完美的恋人
        苏越一护她至极,林茜陌宠她入骨
        可是当她无意间撞进他和他的一段倾世之恋,才幡然醒悟————
        这一场盛宴,原本就与她无关。
        流年易许,韶光难负;旧日成瘾,满卷唐荒。

  • 钢铁皇朝最新章节

        一个工科狗带着科技晶石回到了古代,身为皇子他不想争霸,不想腹黑,只想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种种田,搞搞工业,混吃等死。    ps:这是一部轻松的种田文。js330

  • 夜夜缠身:邪王病宠娇妃最新章节

        【重生文、爽文、双处、男女主身心干净、病宠腹黑,本文正在存稿,路过的亲们可放心加入收藏,很快就开更。】前世,她身为贵女,仍愿倾尽所有助他登位。却不想,一朝得势,他便翻脸无情。腹中胎儿被活活打死,家族满门被凌迟处死,她长鸣一声,死不瞑目!!重生后,她发誓,那些谋害自己的人,她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本以为,复仇路上她孤身一人,但一回首,那病弱单薄的身影便直印入眼帘……夜半,某女:王爷,您病犯了还不赶紧休息。某男一边脱衣一边说:神医说了,让娘子给暖暖身就好。某女扶额:那所谓的神医不就是眼前这位么……可看到那优美的人鱼线,某女咽了一口唾沫……放下了帷帐。

  • 黑金总裁:嗜宠娇妻100天最新章节

        新婚之夜她被最爱的男人推向了另一个男人的床,千金小姐一夜之间负债千万,原来自己的爱不过就是一个复仇工具……坠崖后复活,这一次换她压倒这个男人,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的红唇微启:“我们就要互相折磨到底。

  • 重生之权御天下最新章节

        上一世我生而为女遇人不淑满门被灭,哪曾想一遭重生为男,师从五位名师习相术、毒术、剑法等,十五岁后得允入世。我顺应天意,乱世扶王孙,把江湖和朝堂搅得血雨腥风。到头来发现,爱这一字却成了奢侈。你以为文案结束了?不不不,这才刚开始…话说一个直男被一个妹子掰弯,两人厮守终身,生活幸福美满这…这个是不可能的…(小说就不按这个套路来,虐死,虐死人不偿命!但甜的时候…让你措不及防塞一嘴狗粮!)

  • 阴财滚滚最新章节

        步入社会没多久的小屌丝,虽然有点小贪财,但是为人却重情重义,本是一个卖骨灰盒的,因为贪心招惹到了一个老太太,多亏遇到了假瞎子才逃过一劫,后和假瞎子杨薇开了一家灵异事件处理公司,做起了死人的买卖。

  • 氪金魔主最新章节

        前世,吴浩一直以为钱就是一切。  等到他穿越了……  他才发现,  确实如此。  这是个关于氪金的故事,讲述一个勤俭持家的男人氪金成为大魔王的传说。

  • 豪门千万新娘最新章节

        他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情感麻木,对女人只有厌恶没有爱慕。rn她优雅聪慧,为了不重蹈他前妻的覆辙,婚后生活,步步为营。rn面对他的无视疏离,她从不曾退缩放弃,坚信爱是化解恨最好的方式。rn当冷酷外衣终被她层层拨开,他却残忍的发现,自己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rn爱已随风飘,情已被海葬,是谁在耳边说,心是可以收回的……

  • 穿越之情陷大秦最新章节

        90后大学生吴双无意回到了公元前21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秦朝。在秦朝,第一个收留她的人竟然是秦始皇的长子,扶苏。扶苏说,双儿,你将是我唯一的妻。吴双这一刻想起一句话:渴望有那么一个人,给我波澜不惊的爱情,陪我看世间的风景,许我一世的欢颜。扶苏却遵从父命娶开国元勋王贲大将军的幼女王瑕。那份相守的诺言碎了一地……熟知历史走向的吴双一心一意只想改变扶苏公子的命盘,在这场与历史较量的过程中,她遗失了自己的心,却不知情种早已深埋。秦始皇如同历史记载那般,第五次出巡,死在沙丘……吴双无力的轻叹:我的爱人,我该如何拯救你?

  • 权色仕途最新章节

        农村出身的小公务员杨冠江,立志要改变现状。因为抓住一次机遇,他开始在官场中驰聘,始终奉承低调做人,高调做官的一贯原则,左右逢圆,扶摇直上,铸造辉煌命运。然而,官场风云变幻,如涉险江河,步履薄冰,任你百般圆滑,总有马失前蹄之处……

  • 海啸大明最新章节

        陈明峰和五百马力的铁壳拖网渔船一同穿越了。开最吊的铁甲船,打最吊的68磅巨炮。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陆战队北定中原,船坚炮利横扫英荷西葡。让中央之国一直伟大。

  • 浩瀚战极最新章节

        一人一长剑,一步一幻灭;他化自在,独断万古。

  • 名门金婚:秒杀冰山总裁最新章节

        >dd<    俞文静在A市聋儿语训中心上班,是一名专业的语训老师,用她的专业与耐心,让听障儿开口说话。    上班时,她是文文静静的语训老师,下班后,她是酒吧里妖娆的舞女,她在酒吧里跳舞,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兴趣爱好。    聂辰景,聂氏总裁,为了证明爱情,他与父母断绝关系,与女友在外租房子并生下爱的结晶,女儿因早产听力损伤,在六个月的时候被确诊为感音神经性耳聋,医生建议助听器。    在爱情面前,面对孩子的残缺,让他的女友选择抛夫弃女。    聂辰景与俞文静本无交集,三年前,被聂辰景的挚友算计,他们有过一夜情,三年后,因为聂辰景的女儿,和聂辰景父母的撮合,他们有了交集,抛开一夜情,从初识到结婚,他们只用了两个月。小剧情一    “文静,糖果想要一个弟弟或是妹妹。”聂辰景说道,她疼爱女儿,不忍心拒绝女儿。    “你的基因不好,我可不敢冒险。”俞文静冷静的拒绝。    “……”聂辰景深邃的黑眸蓦地一沉,冰火跳跃。    “第一个孩子是聋儿,第二个孩子也是聋儿,这样的几率很大。”俞文静分析给聂辰景听。    “你质疑我的基因,为什么还嫁给我?”聂辰景问道。    “我喜欢糖果,糖果也喜欢我。”俞文静眨了眨眼睛。    聂辰景头上三条黑线,嘴角一抽,嫁给他,是想成为糖果的妈妈,并不是想成为他的老婆。小剧情二    “俞小姐……”    “请叫我聂太太。”俞文静打断顾妙蕊的话。    “我是糖果的妈妈,辰景最爱的人,现在我回来了,请你离开,把女儿跟爱人还给我。”顾妙蕊姿态高傲。    “糖果叫妈妈的人是我,户口薄上我才是聂辰景的配偶,请你离开,别打扰我们的幸福生活。”俞文静完美回击。    “辰景爱的人是我。”顾妙蕊歇斯底里的吼。    “那又如何?聂辰景娶的人是我。”俞文静冷笑一声。    “俞文静,我不信我不在的这些年,辰景从来没想过我。”顾妙蕊很自信的说道。    俞文静耸耸肩,淡淡地说道:“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

    本章内容提要:
    ...    夜深人静,一道身影出现在韩府上空。     只是朝下方看了一眼,韩府各个角落有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宝物,各个地方的人修为如何,宝物都藏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信息都一股脑地涌了过来。     此人名叫许三空,元婴强者,同时他还是世俗界和修行界都颇有名气的大盗,不过不是什么好的名声,而是臭名。     韩府的人都不知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