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丛中残留着水研溪淡淡的香味,辛武寻着这股气味奋起直追,一刻钟后,他看见水研溪站在陡立的悬崖边上,怔怔出神地望着前方云雾缭绕的风景。

    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像冰雪一样寒冷,冷风吹起她银色的长发,恰如一朵在崖顶盛开的莲花。

    “这点小事,就要寻死吗?”辛武迎着冷风,淡漠地询问。

    “谁要寻死了?”察觉到背后有人的水研溪优雅转身,又恨又气地望着辛武,整个人却突然跌落悬崖,像一阵风般消失了。

    辛武一头雾水,事情的转变非常突然,但他来不及思考这些事情,整个人迅速跑到崖边,顺着粗大的藤蔓往下攀爬。

    他刚刚握住藤蔓根茎,却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无数细小的枝条宛如一只只吸血虫,扎进他的皮肤。

    与此同时,手中的藤蔓像蛇一样弯曲,牢牢捆住自己的手臂。

    吸血藤?!

    水研溪多半也是被这吸血藤拽下悬崖的,既然如此,她应该没有坠落,而是被这些吸血藤蔓当成了养分。

    辛武一边分析,一边要锐利的牙齿咬碎缠绕自己的藤蔓根茎,汩汩的猩红血液如雨滴般洒下,全身开启的风孔冲出一股气流,震开没入皮肤的吸血枝条。

    心中意念一动,空蝉剑出现在左手之中,辛武迅速剑插入崖壁之内,以作支点。

    削铁如泥的空蝉剑劈开土石,一路往下滑行,沿途的藤蔓被切的粉碎。

    灰锡色的源力从体内溢出,形成源力铠甲,阻止烦人的枝条,视线紧紧盯着下方。

    滑行大约有十秒左右,降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但底部的云雾也是愈发稀薄,被遮挡的视线能够隐约看清下方的状况。

    一团植物形成的球体在脚下疯狂地拱动,周围的吸血藤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挥动着触手,企图从那可口的猎物身上分一杯羹。

    辛武看到从藤蔓中露出的红色衣角,内心暴怒,他不是气这些吸血的藤蔓,而是气水研溪的不反抗、放弃自己。

    以她豪级的实力,碎裂这些吸血藤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软弱的女人!”辛武心中不悦,手腕转动间,竖直插入崖壁的空蝉剑变成横向刺入,受力面积增大的空蝉剑身让他缓步减速。

    他看准时机,准确无误地跳到巨大的球体藤蔓聚合体上,抽出的空蝉闪烁着迷离的剑光。

    飞溅的血液如下落的纷雨,聚集的吸血藤被辛武的杀意震慑,纷纷窜回崖壁的洞穴。

    禁闭双眸的水研溪感觉到周围的燥热伴随着刺入身体的疼痛渐渐散去,凛冽的冷风令她麻痹的感官突然惊醒。

    睁眼,她看见血滴在周围纷纷落下,铁青着脸的少年淡漠地望着自己,扬起的金发像一束直立的阳光。

    如刀的冷风雕刻着坚毅的脸庞,无论是在眼前弥漫的碎屑还是在打在眉角的鲜血都无法动摇那双如星辰一般的黑色双眸。

    他就那样注视着自己,凄冷,坚毅,还有一丝淡淡的失望。

    没有阳光的温暖,只有让人如坠深渊的冰冷。

    水研溪冷冷一笑:“笨蛋,你跳下来跟着送死吗?”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辛武冷冷回应,语气就像一柄悬在脖子上的重剑,霸道而狂野。

    辛武再次将空蝉插入崖壁之内,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抓住我的衣角。”

    “你算我的谁,总是一副自以为是,很了解我的样子。”

    辛武的高傲姿态深深地刺激了同样高傲的水研溪。

    从小到大,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自己下命令,如此蛮横无理地对自己说教。

    正是眼前的少年!

    私自将自己打晕,带来这里的是眼前的少年,说绝对不许自己死的也是眼前的少年,明明也是个小鬼,却总想着像长辈一样发号施令。

    她讨厌这种高傲!

    她并不血气方刚,但也青春年少,属于自己的骄傲又怎会轻易认输?

    辛武不再言语,这个受了刺激的女人现在疯了,完全听不进自己的话语。

    她搞不懂现在的险境,还有心思在这里斗嘴,吵闹。

    此刻,他再也顾不得最好不用再次使用源力的禁忌,数条源丝线从风孔钻出,在意念的催动下,凝成一条绳子绑住水研溪柔软的腰身。

    现在他们绑在一起,是一尸两命了。

    空蝉与崖壁极速摩擦,带起一阵火焰,火焰点燃旁边的枯草,形成一条长长的火带。

    火带继续蔓延,辛武的上风竟然形成了一片炙热的火海,与此同时,空蝉剑在颤抖了数次后,终于不再下坠。

    停了,辛武和水研溪停止下坠了。

    辛武握剑的左手虎口被撕裂,腥甜的血液落在水研溪的脸上,但少年的手却握的愈发坚定,没有丝毫放手的迹象。

    这一路的坠落,她一直注视着辛武的眼睛,这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甚至比自己还要小,而且跟自己并不熟悉的少年竟然拼死也要保护自己。

    还是眼前的少年!

    无论是眼前的冷风还是身后的火海都无法让他的眼睛眨动一下,眸子里的坚定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传递出一个信息:他要做的事,坚如磐石,稳如泰山,绝不动摇。

    燃烧的漆黑灰烬飘飘洒洒的落下,少年苍白脸上滴落的汗水与左手流下的鲜血像珠子般窜成线条,从水研溪的眼前划落。

    那一瞬间,身处寒冬和深渊的少女感到了一丝温暖,少年这双冷漠刚毅的眼眸似乎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了。

    “放开我吧,否则都会死的。”水研溪自嘲苦笑,她看到少年悬垂的左臂青筋暴起,手腕都成了血乌色。

    左臂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这对于没有注重炼体的辛武来说确实有些难以承受。

    “你飞起来,我们就都可以活着。”辛武的眼神充满不屑,这是老虎看哈巴狗的眼神。

    “我能化出翅膀,但是我不打算这么做,因为我讨厌你的眼神。”水研溪故意动了动身体,戏虐般地望着辛武,刚刚对少年腾起的好感在此刻间烟消云散。

    辛武感到身体有些吃力,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像蛇一样扭动的女人竟然还在刁难自己。

    “你想让我服软吗?”辛武死死咬牙。

    “我没有求你救我,是你自己傻不拉几地跳下来,你死了只是你咎由自取。”

    “你很刁蛮,刻薄。”

    “我喜欢,怎样?”

    辛武在背后的火海中肆意大笑,一丝丝灼热的火星在他眼前飘荡,少年仿佛有了一双赤红的眼眸,如魔神一般诡异邪魅。

    正当水研溪以为辛武要发怒时,却没想到他温柔地望着自己,眼中尽是可悲与同情:“你自己明明很懦弱,何必伪装的这么要强。

    你比我弱小,还要逼我退却,可笑,真的可笑。”

    绵长的笑声尖锐而又刺耳,瞬间点燃了水研溪的怒火:“我比你弱?我是整个天龙域炼金术最出众的天才,我十七岁就成为了豪级魔灵,我研制出了淬体火灵丹,我开发出了无限聚集源力的科技武器,我比你弱?

    你还真敢说呢,你这故作清高的……”

    “即使这样,你还是很害怕,所以才会不抗拒死。”

    辛武冷冷地打断水研溪,他依旧如水一样平静,并不会受到水研溪的挑衅。

    “我害怕什么?”

    “你害怕你自己!”辛武眼中有一丝悲悯和同情。

    “自己?”水研溪浑身一怔,她感觉这句话穿透了肉体,直击灵魂。

    “是的,你害怕自己。”辛武郑重点头:“你害怕精神分裂的自己,那样的你会失去意识,会杀人放火,伤害朋友,毁掉名誉,给你父亲抹黑,会伤到你的自尊。

    所以你觉得死或许是一种解脱。”

    辛武平静开口,他看到水研溪神色复杂地望着自己,目光中有惊讶、有无奈、有憎恨。

    是的,没错,辛武说的很对。

    她现在很清醒,残留在体内的气血早已被冷风吹散了,她甚至想起了以前自己精神分裂时候做的所有事情。

    那一件件事,就像一个个噩梦,就像一个个强盗,一件件剥开自己的衣服、表皮、直到自己赤身裸体、鲜血淋漓。

    是她自己,将小六当成了实验对象,亲手把血怒种放入了它的体内。

    也是自己,与冒牌货金研木同流合污,被他看光了身子,还差点被他**。

    是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被陌生的辛武的看见,精神分裂成杏子,差点杀了无辜的人。

    是自己,变成了强盗,做出那等下流之事,一刀刺向了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威驰。

    这样的水研溪有资格活着吗?

    即使活着这又是水研溪吗?

    所以她想过死,才会跑到悬崖边,才会被吸血藤包围时放弃反抗,才会被辛武营救时没有半点感激,甚至依旧想解脱自己。

    水研溪望着辛武,恨恨地咬着银牙,漂亮的银色眼眸泪水弥漫:“混蛋,你混蛋,你全家都是混蛋。”

    被戳中最软弱的地方的她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她手中突然出现一柄源力化成的匕首,闪电而又迅疾地切向绑住自己的源丝线。

    “唰”注意力集中的辛武时刻注意着水研溪情绪的变化,一脚踢开水研溪的玉掌,声音依旧自信、高冷、霸道:“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

    “你这淫贼,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占有我的身子,你是有多么丧心病狂?”

    水研溪突然想起了辛武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定是他看了自己的身子后念念不忘,所以才会迷恋自己,爱上了自己?

    难道他营救自己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

    我天,细思极恐!

    落在了对淫欲如此执着的人手里那还不如死掉。

    水研溪此刻心思不定,竟然胡思乱想到了这种地步。

    “你觉得我会为了发泄自己的**搭上自己的性命?”

    辛武轻蔑一笑,继而有些邪邪地道:“如果我真的是那种人,你以为死就可以逃出我的魔掌。”

    “辛武,你麻痹,你混蛋,你是世界上最贱最贱的男人。”

    水研溪边哭边骂,她似乎忘了自己是强大的豪级魔灵。

    几根银发黏在她梨花带雨的脸上,红红的眼睛有些浮肿,挺翘的秀鼻不断吸着空气,看起来既搞笑,又令人心疼。

    辛武突然再度发力,忍着疼痛扯动源丝线,将水研溪拉到自己的怀抱,神色平静回应:“哭吧,把内心的痛苦压抑全都哭掉吧。

    我在你身边,你不需要害怕。

    你如果精神分裂,我帮你治疗。

    你如果还想跳崖,我就再陪你玩一次这冒险的游戏。

    你如果觉得对朋友有愧,那就活下来好好弥补他们。

    水研溪,你不仅有病,你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你需要杀掉那个冒充你父亲的冒牌货,需要见一见你父亲,问他为什么离开你的原因。

    你有很多事要做,怎么能一走了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是作者倾吾之心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影猎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倾吾之心写的《暗影猎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是作者倾吾之心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影猎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倾吾之心写的《暗影猎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暗影猎手全文阅读- 暗影猎手txt下载- 暗影猎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影猎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影猎手》书迷评论

  • 都市狂帝最新章节

        他的灵魂从仙界穿越无数位面而来,重生于都市之中;他的医术超凡,武功绝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此各种美女环绕其身旁,青梅竹马的小妹,清纯的校花,绝美的班主任,成熟的美少妇,冰山警花,黑道美女??????接踵而来;他在晋级医灵过程中失败,失去记忆,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唯一留下的记忆就是古老中医之术;看他如何凭借古老中医之术再度扬帆起航霸气崛起,何时与众美才能齐聚,这一切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看他如何破解这个惊天大阴谋?????rn

  • 惊世蛮妻:相门大小姐最新章节

        和亲的郡主因为见夫君之前选了一件衣服竟被当做祭品;大小姐一场大病过后竟然成了相府八小姐。她一心追求爱情和自由,却难逃太子妃的争夺战。他想美人长伴,却又不得不为了当年的真相夺回应得的江山。曾经无法改变的,这次能把握住机会吗?

  • 嫡女有毒,王爷乖乖就寝最新章节

        传言,他是宁国残暴嗜血的王,曾让四任王妃曝尸荒野,而对于第五位妃,却是万里红妆相娶,势要宠着她,宠着她!传言,她是顽劣不堪的城中恶女,人人嗤之以鼻。那么,重活一世,她就当个名副其实的恶女,毒贱人,斗姨母,踹渣男,一步步将欺她、辱她、负她之人送下黄泉!即使是重生撞上穿越,也要你后悔穿越!至于那个不请自来的前世冤家,她呢,嫁给他,嫁给他,将山河踩在脚底!他说,子裕一生只得一人始终。她想,兮和一生愿候一人始终。

  •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

        她是废柴,他是邪魅王爷!王爷不服!今夜来战!

  • 原别离最新章节

        我对你的爱似星辰似大海,盼你知。你若知它便是星辰在天上闪耀,你若不知它便是大海如海底深沉。我爱你。

  • 汉末召虎最新章节

        哥不就是想在女神面前耍一下帅么,怎么就跑到了三国,变成了张辽。难道就因为哥叫张召虎?
        我的钩镰刀呢?张召虎看着兵器架上的铁矛有些呆。
        大戟也行啊,张召虎看了看吕布的兵器。
        貌似大大咧咧的张召虎在汉末闯荡。
        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他却只有一条只会吵架的黑狗,让他成为逗狗将军。
        他打得曹大屁滚尿流,打得孙坚损兵折将,打得一盘散沙的关东诸侯变得同仇敌忾……
        对了,他早先还打了三国所有人的爸爸
        吕布痛苦的道:文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贾诩面无表情:这是董公赐给你的正妻!
        王允疾言厉色:并州诸将可赦,独不赦张辽!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汉末召虎》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神级融合系统最新章节

        左手分解,右手融合。    左手:废弃武器分解成原料;妖兽尸体分解成精髓精血;敌人分解成肉体和灵魂;    右手:药材+元晶=丹药;矿石+火精=神兵;    低级功法+强者灵魂=高级功法;狐狸+妹子=狐狸精。    得到级融合系统的方一诺凭借一双魔手,纵横异界,恣意逍遥。js330

  • 重生之建筑大师最新章节

        建筑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尤其这个国家还处于展阶段的时候。中国,毫无疑问是一个建筑业大国。到了现在,甚至可以很骄傲的说:在这个世界上,假如有一个中国人做不了的工程,那么这个工程没人能够完成。包工头,是建筑业中的普遍存在,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字眼。在整个建筑产业链,包工头是一个很关键的环节。很可惜的是,在我们国家,包工头的名声一直不怎么好。在广大老百姓心目中,“贪官,小姐,包工头”,这几乎是同等地位的存在。李华勇,一位来自后世的国家一级建造师,当他重生回到3o年前,成为一名包工头的时候,他能成为一名怎么样的包工头呢?他能怎样重新定义“包工头”这个名词呢?js330

  • 强势婚宠:宝贝,别乱动最新章节

        "一场见不得光的阴谋,让她爬上了小舅舅的床,一夜春风。rnrn她想要逃离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却一次次被命运捉弄。rnrn无情的父母,恶毒的亲人,怀着孩子的她要何去何从?rnrn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舅舅,我不吃了?”rnrn舅舅:“唔,上面饱了,下面呢?”"rn

  • 神变萝莉酱最新章节

        哈?我就转个生,咋还变成小萝莉了?好吧,憋屈点,大不了回到神界把那些个笑自己的神灵挨个揍一顿好了。不过,这气可不能现在就憋着!
        堂堂大力神,现在要来扮萝莉吃猪了。
        黑暗大祭司叫做大佬?那算个屁,看也不看直接一拳抡上去。
        你豪门大少爷有钱任性?不存在的,拳头比钱可会说话多了。
        在天上横着飞的盗贼団?劫富济贫是咱最喜欢做的正经事!
        社会我莉莉,人傻话不多,一切看不爽,不用忍着!

  • 雀仙桥最新章节

        夏侯虞觉得,既然她和萧桓是政治联姻,那就各自为政,各取所需,维持表面上琴瑟和鸣好了。可没想到,生死关头,萧桓却把生机留给了她……重回建安三年,夏侯虞忍不住好奇的打量新婚的丈夫萧桓。这一打量不要紧,却把自己给掉进了坑里了……

  • 傅先生,你又上头条了最新章节

        艳压群芳冠绝青城的豪门名媛顾七夕,其实是个睚眦必报的心机婊。吃瓜群众:哼,妖艳贱货!外表优雅看似禁欲的贵公子傅梓玉,其实是个一言不合就亲亲的色情狂。吃瓜群众:不,拒绝相信!某天,百折不挠的傅公子在论坛匿名求助:喜欢一个女人,怎么让她嫁给我?在线等,十万火急!睡了她!睡了之后还是不肯嫁呢?继续睡,睡到她嫁了为止!一夜之后,顾七夕爆了粗口,混蛋,禽兽,狗屁禁欲男神,脱了衣服都是禽兽!

  • 最强特种兵之龙魂最新章节

        龙隐部队,强者汇聚!人们只知龙隐部队中的最强者,被称为“龙刺”;却不知,龙隐部队还有道“影子”,被称为“龙魂”,“龙魂”万中无一!如果说“狂龙”罗昊是龙隐部队的光,那么“蛰龙”叶萧就是龙隐部队的影!谁都不是天生强者,强者只是不愿轻易后退,更多的时候是无法后退!

  • 上邪九城书最新章节

        (我欲君临天下,奈何因你作罢,这盛世繁华,可曾如你所愿……)曾经,她的愿望很小,小到只要能有一个家就够了,哪怕是要眼睁睁看着心仪的人娶别人,她也能笑着送上祝福的话。可是,这么简单的心愿为什么就不能成全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她不懂。终于,当眼前的大火开始无情焚烧,城外厮杀震天的尸横遍野,漫天的箭雨也跟着呼啸而至的时候,她低头望着自己满手的血腥,终于开始明白。这国仇家恨,天下苍生,都不过是人间的一场戏说罢了。

  • 绝密档案最新章节

        那是一个浑身深黑的男人,与着周围的灯红酒绿显得那样格格不入。简约的唐氏黑袍,微冷的眸子打量着这座城市,眼神扫过手腕上的表,淡着眸子,自言自语:“差不多了。”夜寂静的有些瘆人,冷风拂过他的绣袍,呼呼作响。瞬息万变。突然,强大的爆炸席卷了他身后的城市,爆鸣声轰然升腾。碎屑万般洒落,溅到他的身旁,却始终溅不到他的身上。男人转身离开,顷刻间毁一座城……

  • 宇宙海盗阿哈卡最新章节

        哈洛卡,一个被星际联盟通缉,最终却掀开星际联盟虚假面容,告知无数人母星地球已死的故事

  • 神游诸天虚海最新章节

        一位寻常般的穿越少年,在得到了一点点机缘之后,神游诸天万界,无尽虚海,直至超脱的故事。    “我为林青。幽幽林郁,无奇青草般的林青。诸位请多多指教……”屹立于无尽时光之外的林青,面对所有存在,如是说道。

  • 大道统最新章节

        人生之乐莫过于战胜曾经压迫过你,欺凌过你,蔑视过、羞辱过、却又比你强大得多的敌人,然后抢过他们的妻女,拥有他们的财物,看到他们泪水洗面!
        天地混沌初开,已争夺到大造化的人神权在握,实力才是傲视天地的资本,吾等凡人天生注定不能和诸神相争,凡人注定世代被奴役。生于凡人的武天要搅乱这天地,重整天地秩序,为凡人争夺一丝天道。

    本章内容提要:
    ...    花丛中残留着水研溪淡淡的香味,辛武寻着这股气味奋起直追,一刻钟后,他看见水研溪站在陡立的悬崖边上,怔怔出神地望着前方云雾缭绕的风景。     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像冰雪一样寒冷,冷风吹起她银色的长发,恰如一朵在崖顶盛开的莲花。     “这点小事,就要寻死吗?”辛武迎着冷风,淡漠地询问。     “谁要寻死了?”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