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丛中残留着水研溪淡淡的香味,辛武寻着这股气味奋起直追,一刻钟后,他看见水研溪站在陡立的悬崖边上,怔怔出神地望着前方云雾缭绕的风景。

    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像冰雪一样寒冷,冷风吹起她银色的长发,恰如一朵在崖顶盛开的莲花。

    “这点小事,就要寻死吗?”辛武迎着冷风,淡漠地询问。

    “谁要寻死了?”察觉到背后有人的水研溪优雅转身,又恨又气地望着辛武,整个人却突然跌落悬崖,像一阵风般消失了。

    辛武一头雾水,事情的转变非常突然,但他来不及思考这些事情,整个人迅速跑到崖边,顺着粗大的藤蔓往下攀爬。

    他刚刚握住藤蔓根茎,却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无数细小的枝条宛如一只只吸血虫,扎进他的皮肤。

    与此同时,手中的藤蔓像蛇一样弯曲,牢牢捆住自己的手臂。

    吸血藤?!

    水研溪多半也是被这吸血藤拽下悬崖的,既然如此,她应该没有坠落,而是被这些吸血藤蔓当成了养分。

    辛武一边分析,一边要锐利的牙齿咬碎缠绕自己的藤蔓根茎,汩汩的猩红血液如雨滴般洒下,全身开启的风孔冲出一股气流,震开没入皮肤的吸血枝条。

    心中意念一动,空蝉剑出现在左手之中,辛武迅速剑插入崖壁之内,以作支点。

    削铁如泥的空蝉剑劈开土石,一路往下滑行,沿途的藤蔓被切的粉碎。

    灰锡色的源力从体内溢出,形成源力铠甲,阻止烦人的枝条,视线紧紧盯着下方。

    滑行大约有十秒左右,降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但底部的云雾也是愈发稀薄,被遮挡的视线能够隐约看清下方的状况。

    一团植物形成的球体在脚下疯狂地拱动,周围的吸血藤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挥动着触手,企图从那可口的猎物身上分一杯羹。

    辛武看到从藤蔓中露出的红色衣角,内心暴怒,他不是气这些吸血的藤蔓,而是气水研溪的不反抗、放弃自己。

    以她豪级的实力,碎裂这些吸血藤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软弱的女人!”辛武心中不悦,手腕转动间,竖直插入崖壁的空蝉剑变成横向刺入,受力面积增大的空蝉剑身让他缓步减速。

    他看准时机,准确无误地跳到巨大的球体藤蔓聚合体上,抽出的空蝉闪烁着迷离的剑光。

    飞溅的血液如下落的纷雨,聚集的吸血藤被辛武的杀意震慑,纷纷窜回崖壁的洞穴。

    禁闭双眸的水研溪感觉到周围的燥热伴随着刺入身体的疼痛渐渐散去,凛冽的冷风令她麻痹的感官突然惊醒。

    睁眼,她看见血滴在周围纷纷落下,铁青着脸的少年淡漠地望着自己,扬起的金发像一束直立的阳光。

    如刀的冷风雕刻着坚毅的脸庞,无论是在眼前弥漫的碎屑还是在打在眉角的鲜血都无法动摇那双如星辰一般的黑色双眸。

    他就那样注视着自己,凄冷,坚毅,还有一丝淡淡的失望。

    没有阳光的温暖,只有让人如坠深渊的冰冷。

    水研溪冷冷一笑:“笨蛋,你跳下来跟着送死吗?”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辛武冷冷回应,语气就像一柄悬在脖子上的重剑,霸道而狂野。

    辛武再次将空蝉插入崖壁之内,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抓住我的衣角。”

    “你算我的谁,总是一副自以为是,很了解我的样子。”

    辛武的高傲姿态深深地刺激了同样高傲的水研溪。

    从小到大,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自己下命令,如此蛮横无理地对自己说教。

    正是眼前的少年!

    私自将自己打晕,带来这里的是眼前的少年,说绝对不许自己死的也是眼前的少年,明明也是个小鬼,却总想着像长辈一样发号施令。

    她讨厌这种高傲!

    她并不血气方刚,但也青春年少,属于自己的骄傲又怎会轻易认输?

    辛武不再言语,这个受了刺激的女人现在疯了,完全听不进自己的话语。

    她搞不懂现在的险境,还有心思在这里斗嘴,吵闹。

    此刻,他再也顾不得最好不用再次使用源力的禁忌,数条源丝线从风孔钻出,在意念的催动下,凝成一条绳子绑住水研溪柔软的腰身。

    现在他们绑在一起,是一尸两命了。

    空蝉与崖壁极速摩擦,带起一阵火焰,火焰点燃旁边的枯草,形成一条长长的火带。

    火带继续蔓延,辛武的上风竟然形成了一片炙热的火海,与此同时,空蝉剑在颤抖了数次后,终于不再下坠。

    停了,辛武和水研溪停止下坠了。

    辛武握剑的左手虎口被撕裂,腥甜的血液落在水研溪的脸上,但少年的手却握的愈发坚定,没有丝毫放手的迹象。

    这一路的坠落,她一直注视着辛武的眼睛,这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甚至比自己还要小,而且跟自己并不熟悉的少年竟然拼死也要保护自己。

    还是眼前的少年!

    无论是眼前的冷风还是身后的火海都无法让他的眼睛眨动一下,眸子里的坚定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传递出一个信息:他要做的事,坚如磐石,稳如泰山,绝不动摇。

    燃烧的漆黑灰烬飘飘洒洒的落下,少年苍白脸上滴落的汗水与左手流下的鲜血像珠子般窜成线条,从水研溪的眼前划落。

    那一瞬间,身处寒冬和深渊的少女感到了一丝温暖,少年这双冷漠刚毅的眼眸似乎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了。

    “放开我吧,否则都会死的。”水研溪自嘲苦笑,她看到少年悬垂的左臂青筋暴起,手腕都成了血乌色。

    左臂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这对于没有注重炼体的辛武来说确实有些难以承受。

    “你飞起来,我们就都可以活着。”辛武的眼神充满不屑,这是老虎看哈巴狗的眼神。

    “我能化出翅膀,但是我不打算这么做,因为我讨厌你的眼神。”水研溪故意动了动身体,戏虐般地望着辛武,刚刚对少年腾起的好感在此刻间烟消云散。

    辛武感到身体有些吃力,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像蛇一样扭动的女人竟然还在刁难自己。

    “你想让我服软吗?”辛武死死咬牙。

    “我没有求你救我,是你自己傻不拉几地跳下来,你死了只是你咎由自取。”

    “你很刁蛮,刻薄。”

    “我喜欢,怎样?”

    辛武在背后的火海中肆意大笑,一丝丝灼热的火星在他眼前飘荡,少年仿佛有了一双赤红的眼眸,如魔神一般诡异邪魅。

    正当水研溪以为辛武要发怒时,却没想到他温柔地望着自己,眼中尽是可悲与同情:“你自己明明很懦弱,何必伪装的这么要强。

    你比我弱小,还要逼我退却,可笑,真的可笑。”

    绵长的笑声尖锐而又刺耳,瞬间点燃了水研溪的怒火:“我比你弱?我是整个天龙域炼金术最出众的天才,我十七岁就成为了豪级魔灵,我研制出了淬体火灵丹,我开发出了无限聚集源力的科技武器,我比你弱?

    你还真敢说呢,你这故作清高的……”

    “即使这样,你还是很害怕,所以才会不抗拒死。”

    辛武冷冷地打断水研溪,他依旧如水一样平静,并不会受到水研溪的挑衅。

    “我害怕什么?”

    “你害怕你自己!”辛武眼中有一丝悲悯和同情。

    “自己?”水研溪浑身一怔,她感觉这句话穿透了肉体,直击灵魂。

    “是的,你害怕自己。”辛武郑重点头:“你害怕精神分裂的自己,那样的你会失去意识,会杀人放火,伤害朋友,毁掉名誉,给你父亲抹黑,会伤到你的自尊。

    所以你觉得死或许是一种解脱。”

    辛武平静开口,他看到水研溪神色复杂地望着自己,目光中有惊讶、有无奈、有憎恨。

    是的,没错,辛武说的很对。

    她现在很清醒,残留在体内的气血早已被冷风吹散了,她甚至想起了以前自己精神分裂时候做的所有事情。

    那一件件事,就像一个个噩梦,就像一个个强盗,一件件剥开自己的衣服、表皮、直到自己赤身裸体、鲜血淋漓。

    是她自己,将小六当成了实验对象,亲手把血怒种放入了它的体内。

    也是自己,与冒牌货金研木同流合污,被他看光了身子,还差点被他**。

    是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被陌生的辛武的看见,精神分裂成杏子,差点杀了无辜的人。

    是自己,变成了强盗,做出那等下流之事,一刀刺向了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威驰。

    这样的水研溪有资格活着吗?

    即使活着这又是水研溪吗?

    所以她想过死,才会跑到悬崖边,才会被吸血藤包围时放弃反抗,才会被辛武营救时没有半点感激,甚至依旧想解脱自己。

    水研溪望着辛武,恨恨地咬着银牙,漂亮的银色眼眸泪水弥漫:“混蛋,你混蛋,你全家都是混蛋。”

    被戳中最软弱的地方的她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她手中突然出现一柄源力化成的匕首,闪电而又迅疾地切向绑住自己的源丝线。

    “唰”注意力集中的辛武时刻注意着水研溪情绪的变化,一脚踢开水研溪的玉掌,声音依旧自信、高冷、霸道:“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

    “你这淫贼,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占有我的身子,你是有多么丧心病狂?”

    水研溪突然想起了辛武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定是他看了自己的身子后念念不忘,所以才会迷恋自己,爱上了自己?

    难道他营救自己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

    我天,细思极恐!

    落在了对淫欲如此执着的人手里那还不如死掉。

    水研溪此刻心思不定,竟然胡思乱想到了这种地步。

    “你觉得我会为了发泄自己的**搭上自己的性命?”

    辛武轻蔑一笑,继而有些邪邪地道:“如果我真的是那种人,你以为死就可以逃出我的魔掌。”

    “辛武,你麻痹,你混蛋,你是世界上最贱最贱的男人。”

    水研溪边哭边骂,她似乎忘了自己是强大的豪级魔灵。

    几根银发黏在她梨花带雨的脸上,红红的眼睛有些浮肿,挺翘的秀鼻不断吸着空气,看起来既搞笑,又令人心疼。

    辛武突然再度发力,忍着疼痛扯动源丝线,将水研溪拉到自己的怀抱,神色平静回应:“哭吧,把内心的痛苦压抑全都哭掉吧。

    我在你身边,你不需要害怕。

    你如果精神分裂,我帮你治疗。

    你如果还想跳崖,我就再陪你玩一次这冒险的游戏。

    你如果觉得对朋友有愧,那就活下来好好弥补他们。

    水研溪,你不仅有病,你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你需要杀掉那个冒充你父亲的冒牌货,需要见一见你父亲,问他为什么离开你的原因。

    你有很多事要做,怎么能一走了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是作者倾吾之心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影猎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倾吾之心写的《暗影猎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是作者倾吾之心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暗影猎手》之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暗影猎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倾吾之心写的《暗影猎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暗影猎手全文阅读- 暗影猎手txt下载- 暗影猎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章二百二十一:我不允许,你不能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暗影猎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暗影猎手》书迷评论

  • 红袖添香最新章节

        她从小生活在深山老林,忽然有一天,一个少年来找她,道出她的身世之迷,她跟著少年出山,卷入一场争权夺利的江湖纷争

  • 追妻攻略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被未来少帅的系统选中的倒霉鬼,齐小酥认为,自己应该愤而跃起,摆脱束缚,哪怕是重新回到极品亲戚环绕的悲催生活中。但是某人有那么容易被摆脱的吗?何况这个系统跟它的主人一样腹黑。系统说:虽然你挺弱的,但能让本系统那吃了二十几年素的主人开了窍想尝尝荤,就是你的本事。摔!她成了一盘荤菜!某系统的主人勾了勾手指头:乖乖快过来,否则,本帅会生气,后果很严重。——————————————群:2768o7967js330

  • 婚水摸妻:总裁的夜宠儿最新章节

        洛夜被无良父亲逼迫,嫁给了A成最牛逼的人物。没有婚礼,没有祝福,没人知道……本以为可以就这样相安无事,可为何这个男人每晚都要召见自己?!还得乖乖在床上躺好?!世界topone首席执行官在国际经济峰会上被采访,拿着话筒的美女记者战战兢兢地问道,“郗总,请问您有什么畏惧的人吗?”某美男淡淡地扫了一眼记者,意味深长地对着镜头吐出两个字,“惧内!”

  • 桃花剑仙最新章节

        心中一口真意气,吞吐剑气九千里。

  • 待君聘最新章节

        她是巾帼女将,绝代风华的清冷高贵的郡主。他是腹黑隐忍,邪魅温和,翻手间欲将天下皆封疆的七皇子。某年某月某日,皇帝将他赐予她做男宠,他天天傲娇不思侍候她就算了,还整天调戏怒怼她。一朝风云突变,她入了他的局,却也搅乱了他的心,他可以为她踏平乱世,亦可以为她嗜血杀戮,她对他执剑在手,他仍趋之若鹜。执手两个人的旷世风华,还乱世一个如画的太平天下。

  • 冤家路窄:甜心你别跑最新章节

        五年前,他们是两条平行线。一夜情狂,她落荒而逃,从此杳无音讯。五年后,再相遇,她沦落成任人捏圆搓扁的十八线小明星,不得已欠了他一屁股债。当她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在娱乐圈儿里闯出了名头,赚了点小钱准备还债,却被告知:我不要钱,只要你。她被他霸道的拉入怀中,呵护宠溺,却在某一天忽然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复仇对象而已……

  • 风水帝师最新章节

        养气、观气、定气、乘气、修气、问气,风水六大境界!  弱冠之年已渡三载。  解除师门禁忌的秦风,开启了风水之路。  揭秘闻、探古墓、破传闻,断生死、点富贵、改命格!  看秦风解开种种谜团,掀开风水这一传承千古的文化。

  • 仙不容人最新章节

        这是封神之后千年的故事,世间灵气越来越稀薄,几百年来更无一人修炼成金仙。一位大佬即将归来,天下再迎杀劫。此时天降祥瑞,究竟人类的命运究竟能否继续下去,天意是如何安排?

  • 掌娇最新章节

        顾则淮逼过宫、造过反,才得来如今的权势无双。众人都说他坏事做尽,才落得如今孑然一生的下场,就算如此,这京城之中谁家有了姑娘都想要往镇南侯府里塞,偏偏顾则淮极为挑剔,显家世显赫的倨傲,长相绝美的扎眼,性子温婉的刻板……谁都瞧不上。可谁知道顾则淮在一个小姑娘身上越看越有亡妻的影子。得知要嫁给自己三表叔的傅明月恨的牙痒痒,得,怎么又活了一世,这人还是阴魂不散?还有没有王法了?

  • 华巅录之仙神谣最新章节

        她不过是六界太平的保障,韶华荏苒,家仇难忘。
        他也不过是能够掀起六界腥风血雨的魁首,落日残霞,屠戮天下。
        涂山和魔冥,从来都是宿敌;可他们却有悖大道,一朝相爱,引致互相残杀。
        涂山仙夙:“我以为,你至少不会伤害我......”
        神荼:“妍儿,我后悔了,六界和你,我只要你......”
        最后,萧声起时,梨花落下,仙神谣歌一曲就此唱罢。
        新书《胖妞逆袭男神计划》上线,还请多多支持哦。

  • 重生之惊鸿岁月最新章节

        颠簸的夜航,江焕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七岁,而且回到了十七岁的他被赋予了神的力量。

  • 忍者掉进了海贼世界最新章节

        “我要成为海贼王!!!”    “我要成为火影!!!”    夕阳下,两名伤痕累累、笑容相同的少年拳碰着拳,一同发出了自己的誓言。    “海贼王(火影),我当定了!!!”    本书随缘更新。

  • 鲛人妃最新章节

        阿珞以莲王府丫鬟的身份出现,引起诸位殿下的注意,并且顺利成为元涟的贴身侍女,落入悠悠之口。元湛暗中调查,阿珞就是那夜女子并且是悠然宫的人。后来元涟莫名将阿珞赐给元湛,只为了当奸细,却不想他们二人早就达成盟友。因皇帝中蛊术,兵器被偷等,元湛受命调查,掩人耳目之下,二人前往桃州调查。却出现红衣会,阿珞身中剧毒,被姑姑救走。元湛心痛不已,却无能为力。几个月后,阿珞换掉身份,以玉家千金玉珞身份重新归来,继续与元湛结盟调查红衣会。

  • 长生三千年最新章节

        三年赘婿,遭尽白眼嘲讽。却无人知,他长生不老,富可敌国!

  • 嫡女逆袭:首辅宠妻日常最新章节

        郗家嫡女归来,除了要面对一屋子豺狼虎豹之外,还要不动声色的进行自己的“复仇大业”,只是……这个夫君好像和说好的不太一样?
        她想要他的命,他却只想得到她的心。

  • 软萌甜妻:腹黑叶少掌中宝最新章节

        从小在修道院长大的纯良少女,撞上偏爱跟人对着来的妇科医院家的少爷。叶凌风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就是个任人揉捏的蠢兔子!

  • 大明第一媳最新章节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恰好,她顾家就是做这些小本生意发家致富起来的,她顾玉棠做为商户之女,对行商算账一窍不通,只想要做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贤妻良母。领娃带孩子她还力不从心,但是做饭烧菜却是天下一绝!  我征服不了你的心,但是我可以征服你的味觉!  哈哈哈,某人,你听见了吗?  这是一个发生在大明永乐年间的故事,有喜有泪,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重生嫡女:我是大佬白月光最新章节

        前世,宁兮是医毒双绝的杀手。
        飞机失事后,她重生成了宁将府的废物大小姐。
        父母失踪,未婚夫爱上了她表姐,就连丫鬟都敢嘲笑她。
        可惜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任人欺凌的对象。
        受到过的屈辱也会一一讨回。
        顺便再拐个美男当老公,美滋滋。

    本章内容提要:
    ...    花丛中残留着水研溪淡淡的香味,辛武寻着这股气味奋起直追,一刻钟后,他看见水研溪站在陡立的悬崖边上,怔怔出神地望着前方云雾缭绕的风景。     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像冰雪一样寒冷,冷风吹起她银色的长发,恰如一朵在崖顶盛开的莲花。     “这点小事,就要寻死吗?”辛武迎着冷风,淡漠地询问。     “谁要寻死了?”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