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是一群人在不断的吵闹,旁边还有两个小男孩一直在哭泣,中间有两个中年妇女在不断的吵架,他们两个人的长相都很普通,就好像是丢在大街上,一眼找不到人的这种。

    “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两人怎么办?道路给堵住了,莫非是因为这两个孩子在街上打架?”

    我抓住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问了一句,谁知道这个青年看着两个中年妇女鄙夷的笑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这两个女人天天在这里吵架,不是因为自己的孩子都是因为自己的老公出轨,也不知道他讲的事情是真是假,不过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青年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家就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这也实在是太可怜了吧,这两人都有自己的孩子,而且老公也不知道是谁,最可怜的莫过于孩子了。”刘梦从旁边走出来,叹息一声,看着两个孩子的眼睛里面满是怜悯之情。

    “有什么可怜的,不过是他们母亲造的孽而已,但是他们的孩子确实有人可以照顾,而且我们这些人每次在买东西的时候都会照顾一下这些小孩子的,所以说他们并不可怜。”

    青年摇了摇头,否定了刘某的说法,只是他在否定刘梦说话的瞬间,眼睛里面微微一辆好像是看到了什么。

    我随着他的目光向着前面看去,发现有一辆马车集中的向着这边冲刺过来,这辆马车的装饰十分豪华,上面有无数个闪着金光的珠子在不断的闪烁。

    “这是谁家的车子啊?竟然装修的这么豪华,而且在现在这个社会,竟然还有开马车的。”刘梦眉头一皱,就随意的说出来了这句话。

    “这位女士你小声点,要是被她听见之后,这个富豪就搞得你家里面很不好。”今天听完刘梦说完这句话之后面色苍白,赶忙出声提醒刘梦不要让他在说什么。

    “我觉得他不敢干出来这件事情,况且在我们这个法制社会,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市场领导人,要是他真敢这么做的话,我就找个法院把他举报了,然后让他在监狱里面蹲一辈子。”

    我笑了笑,根本不相信今年所说,毕竟在现在这个社会根本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大兄弟你也别不相信,现在这种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而且这个富华的父亲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市长,若是真的被他父亲知道你在背后议论他家情况的话,恐怕在这个地方你是混不下去的。”

    青年叹息声看了我和刘梦两人摇了摇头,好像我觉得我们两个年少无知,什么都不懂的一样。

    “你和他们两个外人说什么废话,他们两个不过是没有跟我们城市有任何牵连的外乡人而已,就算是他们犯了错误,向着自己的家乡跑去,我们的市场也不能把他们如何。”

    从旁边走来了一个男人的女人,只是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刻薄之意,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好像是充满了杀气。

    当我和刘梦看着他们两个手牵手的身影消失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苦笑一声,看看旁边有些不服气的刘梦。

    “好啦,别生气啦,不过是一个地痞流氓而已,而且那个女孩子看着就是一个恃强凌弱之人,要是他真的和男孩子结婚,恐怕家庭也不会很好。”

    能不能听到我说完这句话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我在心里面微微叹一声,看来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女人心海底针呀。

    就当我们两个在说话的时候,面前的这两个女人已经查到了激烈的部分,他们两个本来是用嘴巴再吵,这时候已经开始动起手来两人在大街上不停的打闹。

    周围围观的人群都是对他们两人指指点点,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笑话一样,我和刘梦眉头都是紧紧就急,好像觉得这个地方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结果不说我们所料,不一会儿那辆豪华的马车就停靠在这两个中年妇女面前,从马车上面下了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中年男人,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面色阴沉的来到了两个女人中间。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赶快跟我回去”他刚刚说完就看到了旁边两个给寒冷的天气冻得瑟瑟发抖的孩子,微微叹息一声。

    这两个中年女人看到男人来到他们中间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两人经常用眼神在互相的交流,我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里面碰撞出来的不是火花,而是大量的喜悦之色。

    “这两个女人之间肯定有猫腻,不知道他们两个为什么要用吵架这种情况引来这个富豪。”我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和刘梦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总感觉这个事情里面有什么猫腻。

    “好了,我们两个不过是路过这个地方呢,就不要参考这其中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现在我们主要的情况就是离开这个地方找到出路,顺便回到学校里面问一下莫文,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刘梦应该是抱着你先离开这个地方的态度,然后和我说了几遍之后就转身走出这儿。我摇摇脑袋跟在他后面,站在一个小巷子里面走了过去,当我们走了一段路之后一面就走出来一辆豪华的马车。

    这辆马车正是刚才我们在路边遇到的那里一辆,然后我们两人站在路边准备给他让路,结果他竟然在我们两个面前停了下来,然后从里面走出来了那个富豪。

    “看两位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从外面刚回到这儿不久吧,不如进到我的小院子里面歇一歇,就让我款待两位一顿饭菜,你看如何?”

    富豪看都没看我径直的来到了刘梦身边,他带着猥琐的眼神不停的在刘梦身上乱窜。

    本来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因为我已经和李梦分手了,管不到他这种事情,但是心里面还是不由自主的冒出来一股无名火。

    “这位先生,你的好意我们就先谢谢了,不过我们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离开这个地方,等到下一次来到这个的时候,再去您住的地方叨扰一下。”

    我虽然很讨厌这个富豪,不过还是抱着交流的态度和他好生说话,没想到我刚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对面的富豪面色就突然阴沉下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五百一十二章富豪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五百一十二章富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五百一十二章富豪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五百一十二章富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百一十二章富豪】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我家殿下要挂了最新章节

        没见过东篱以前,宋井颜想找个有车有房,身体健康,努力上进的好青年。见到东篱之后,她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怎么把东篱推倒在她的大床之上!

  • 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最新章节

        风萧萧作为超现代的天才古医学的领军人物,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待她穿越而来,便被迫替嫁出嫁给最最恐怖的九王。他们达成共识,在相处的时间慢慢的推移,两个人开始心有灵犀。时间推移,当他的脸被治好之后,他们的合作已然结束,但是他们的关系该何去何从呢。

  • 绝世星魂最新章节

        灵武大陆!天生异象!天降星魂!一个由星魂显化的生命,承载着星族命运的星辰之子,降临这片初始之地!遇机缘,少年觉醒最原始的星之血脉!得世间最古老的星之功法传承,强势崛起!抬指间,指碎天地!翻手间,掌灭乾坤!天下间,唯吾绝世星魂!一代传奇将从这里开始……

  • 我的绝美老婆最新章节

        “我们结婚吧!”当这一句话从美女总裁口里说出,李尘只感觉头晕目眩!    “美女,哥卖艺不卖身,想要我的身,你要给钱!”    这是一个绝美总裁倒追的故事,想要得到我的心,先要得到我的身!    兵王失身的故事就此开始!js330

  • 重生我的时代最新章节

        我有一个好简介,只不过要等审核过了在开始写。js330

  • 最强恶魔最新章节

        一个仙界恶魔刚刚修炼成大帝境界,趁着恶魔刚刚步入大帝境最虚弱的时候,无数高手围攻最终倒下。他的魔族被斩尽杀绝,所有人以为他死了,但他的元灵带着修为转入轮回。3000年后他重生在了一个俗世的一个少年身上,带着前世的仇恨和耻辱,一步步逆天而行,重回荣耀巅峰。

  • 三国之江山霸业最新章节

        一个后世普通人,穿越到了东汉末年,却是一不小心成了刘备的小舅子。且看甘信如何逆转乾坤,助姐夫成就大业!袁绍:我袁氏四世三公,怎奈何不了汝这黄口小儿!曹操:甘信逆贼,毁我半生霸业!孙权:东吴三代基业,毁于甘信之手,吾与甘信势不两立!甘信:姐夫,你都有姐姐了,其他美女就由小弟帮你解决了吧!

  • 闪婚蜜爱:老公别乱来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将彼此不会交集的两个人,紧紧联系在一起。他不顾她的挣扎,如狼一般的扑向她,她越挣扎他就越开心。直到有一天她说“我累了,离婚吧。”他才感到害怕,厚颜无耻的抱着她,他用尽男色只为圈住她,最终她还是沉沦深陷,累软趴在他身上,看着他那狡黠笑意,才知道自己又上当了。

  • 野性为王最新章节

        野性:飞禽走兽、花鸟鱼虫。  牵着两只胖熊猫上春晚给大家拜年,让华夏人民记住了“纪安”的名字。一张光膀子围兽皮,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上与狮同行的照片,让他火遍全世界。跟猩猩摔跤,卧底狼群、狮群,混进野兽堆里玩直播的他是独一份。  从遛狗直播开始,钓鱼直播,野生动物园直播,safari丛林直播,海洋直播,少年一步步成长为都市兽王。  企鹅群:245083815

  • 绝色狼妃的江山聘礼最新章节

        幸宁拥有魅惑的眼睛,只要男人看了都会听她摆布并且深深的爱上她,所以她总是带着隐形眼镜来掩饰自己眼睛里妖异的光芒。幸宁表面是形体连锁店的老板,其实是神秘特工组织里,号称是笑蝴蝶的特工,为组织服务的人必须要听组织的话,因此为了控制特工们、组织里的人安排了一系列的人员出现、左右他们的情感,幸宁为了保护“所谓的家人”决定执行一个危险的任务。为了夺取神秘的窥天宝石,幸宁化身按摩女来到安排地点。本来幸宁的魅惑术是可以控制这个人的,但是这个人居然不是被安排的对象。原来是自己的家人因为金钱出卖了自己,幸宁这才知道原来家人都是假的,连记忆也是组织伪造的。在幸宁抢夺宝石中,被枪打中、灵魂被宝石吸走穿越到夏墨皇朝。

  • 无尽成仙路最新章节

        纨绔子弟秦岚从现代穿越到无名大陆,稀里糊涂拜在一修仙派门下,为了实现能继续回到现代当少爷的愿望,且看他如何一步步在成仙路上“摸”错门,被人打的满地乱“爬”,让敌追的屁“滚”尿流,“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 傀儡一号最新章节

        仙道盟已经是强弩之末,唯一还能战斗的就是一号。妖族的大军如潮水般涌了过来,仙道盟已经没有了退路。“一号,一定要坚持住啊!”身后传来了绝望的呼喊,一号的眼中突然多了一丝光彩,转过头看向了仙道盟一众期待的目光。记忆如一道洪流,狠狠地冲开了一号脑海里……

  • 异界纵横之召唤英雄最新章节

        万年之前,阴阳家诡手妙计,使得混元皇朝一分为八,十二天宫演化十二上教,天下纷争不断,人族危在旦夕
        直到秦人仙横空出世,召唤华夏英雄跨过天宇星穹,降临异界,开启一段异世界的征程。
        赵子龙单枪匹马踏破罗刹天渊,陈庆之八千白袍直下目妖八十一城,岳鹏举赤血满江屠龙断灵,李太白仙剑耀世诛仙灭魔……
        命运所定,从不是什么逃避的借口!
        秦人仙会踩着命运,建立一个独断万古的无上帝国!
        书友群:587354605!

  • 南摇仙最新章节

        古有一国,号颂大肆。    分立六州,天下归心。    世间诸道,应运而生。    州州在内,皆有能者。    一介裁缝,三千天地。    成仙入魔,半念之间。    一穷二白,三妻四妾。    五龙六蛇,七马八羊。    九猴十鸡……

  • 惟愿初见似随心最新章节

        史上被哥哥虐待最惨的妹妹艾随心,为了自己的旅游基金好心收留一个家里有金矿的傻子。说他家里有金矿,是因为他一身行头都是私人订制,而且看起来贵气不凡;说他是个傻子,是因为他整天拿枚戒指让女生试戴,别人试戴后,他又二话不说把戒指要回来。这不是成心调戏人吗?怪不得第一次见面,他就被人追着打。只是,这个有金矿的傻子好像藏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修正官,能量环,平行世界,改变命运……艾随心完全搞不明白。但有一点,她却很清楚:“我不要他做我哥!哪怕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哥哥,也不行!”哥哥艾随意问:“那你要他做什么?”“做老公!”

  • 限时宠爱:老婆,别闹了最新章节

        她染指了妹妹的意中人,一纸契约,两人被迫成婚。婚后,他霸道表示:“在奶奶面前,我们要扮演恩爱夫妻。”“好的!”她点头同意。“私底下,我想干什么,你都不能管。”“好的!”她再次点头。“你的什么都是我的!”“好……的。”他以为她触手可及,对于她的心,他从不在乎。可是等她离开后,他就得了心癌,无药可医。从此,富可敌国的慕少踏上了漫漫追妻路,好不容易找到老婆,一个霸道小奶包却横插一脚:“大坏蛋,妈咪是我的,你不许抢!”

  • 民国草根最新章节

        那年,雪下得极大。    邵家死的只剩下一人,一个叫做邵满囤的少年。    为了活下去,他敲开了村子里院墙最高的那户人家。    初家。    当邵满囤迈入那扇涂着红漆的角门时,他从没想过,他推开的不仅仅是一扇能让他活命的门。    ……    在那扇门后,有他的新的名字:邵年时。    有他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道路:行商。    有他敬了一辈子的人物:初家老爷。    还有他疼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初雪……    这是一个小长工的民国飘摇路……    哪怕风吹雨打,我自坚如磐石。

  • 怨灵迷城最新章节

        一封来自200年后的神秘信件揭开诡异命案的序幕,无碑古尸棺木出现的现代数字、杀人如麻的疯狂娃娃、闹市惊现的神秘洋楼,这些背后隐藏的是什么?当灵异如同家常便饭一样出现在我们眼前时,你应该如何自处?

    本章内容提要:
    ...    前面是一群人在不断的吵闹,旁边还有两个小男孩一直在哭泣,中间有两个中年妇女在不断的吵架,他们两个人的长相都很普通,就好像是丢在大街上,一眼找不到人的这种。     “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两人怎么办?道路给堵住了,莫非是因为这两个孩子在街上打架?”     我抓住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问了一句,谁知道这个青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