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轮船上的络腮胡船长,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高兴。我能够从他忧的眼神之中,看到了许久不曾出现的悲凉。

    “喂,老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难受啊?”我早上前起从破旧的口袋里面摸出来一根已经褶皱了香烟,轻轻地递给了他。

    络腮胡船长,并没有嫌弃我手中的香烟很是破旧。而是用手接过来之后,拿出来一只昂贵的打火机,轻轻点燃。

    他吐出一口烟圈,叹口气说道:“我这次船除了这套货之后,以后我就不能再干这种事情了。”

    “为什么?”我心里面很是不解诺大一个轮船上面的装饰很是新颖,而且上面的水手也很是精彩,年轻人的活力与朝气布满了整片轮船,我心里很是疑惑此人的看法。

    “因为我们这艘船上最近有好多人都在离奇死亡,上次跟着我的一个很久的大夫,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尸体,本来我是准备来的尸体运回海岸的,没想到在昨天她的尸体竟然无缘无故的失踪了。”络腮胡船长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满是惧怕。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走在这个床上的时候,旁边的人都用诡异的眼光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

    我还没有开始询问,络腮胡船长又接着道:“在我们船上离奇死亡的大多数都是刚刚上传的人,昨天死去的那个大副就是前天上传不久。”

    我心里满是惊悚,拿着香烟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大哥,我们上船的这一共是四个人,不会过不了四天,我们全部都死了吧。”

    “那个说不定,我建议你们还是赶快下船吧,我这边还有一艘就是挺可以免费让你们度过难关。”若在乎船长看了看天边已经落幕的晚霞,水蓝色的海面和泛红的残阳交接,你也透露出来一股不详的安宁。

    我心中一想,在这,看似宁静的海面之上,其实充斥着很多危险,无论是凶猛,自己的鲨鱼还是海里面隐藏着,其他不知名的生物都有可能随时出来了,要了我们的生命。

    虽然这艘游轮恐怖之极,但是我们没有经历过这件事情,其实都只是道听途说,可能是因为船长故意编故事,吓我们吧,毕竟离奇死亡的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多见了。

    我现在这么这般想着,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为自己心里面的害怕来解脱。

    “超子,你站在那边干什么?赶紧回房间,我们有事情要商量。”三哥从甲板上走了过来,一脸焦急的看着我,我还没有问清楚什么事情,他就拽着我的手向着船舱里面走去。

    我刚刚走进船舱的房间,就看到白哥一脸懵逼的坐在沙发上。王二蛋捂着着额头唉声叹气,我有点奇怪的问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没有发现我们其中少了一个人吗?”三哥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面充满着古怪。

    我看了一下,算上我一共是四个人,然后我又仔细数了两遍,发现并没有少了什么人。于是我就疑惑的问道:“我们一共四个人,不多少,怎么会少了其他人呢?”

    “你忘记一开始从王二蛋他大哥的愤怒周围跟过来的家伙了?”白哥大身体从沙发里面挤了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刚刚买回来的牙膏被狠狠的挤压了一下。

    我心中微微一惊,那个黑影确实是跟过来了,但是我确实没有感觉的到,就好像它一直在我们身边一样,难道这是我的错觉?又或者是我的脑海里面记忆又失去了一部分。

    我一直知道心里面的以前的我一直存在,但是没想到现在攻势竟然这么猛,一直让我在刚刚三十分钟之前遇到的事情,居然在转瞬之间就忘记了。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先出去休息一会儿,等待会吃饭的时候你们再叫我,或者是有什么事情商量的话,直接就敲我房间的门就行。”

    我摸着自己的脑袋离开了这间房子,我总感觉他们三人之中很是压抑,到底是什么情况引起的这种感觉,我暂时是想不明白。

    这时候夕阳已经落山,我站在甲板上看着满天星辰。一股刺鼻的血腥气进入了我的鼻腔,差点让我把胃里面酸水给吐出来。

    我转过身了一看,白天还和我说话的六财务转账就这样被吊在船帆上面。他的血液顺着船帆的桅杆不停的掉下来,眼睛里面满是惊恐。

    我早晨晨给他的香烟还有半截在她的嘴巴里面含着,不过其中的火星却是被他的鲜血给浇灭了。再看到这种景象的瞬间,我的脑海里面仿佛是被冲进了一层海水,瞬间模糊不清。

    为什么会这样?这人早上不是和我说话呢,现在竟然直接死在了这上,难道是有人把他杀掉?而且嘴里面还走我当初的香烟,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我走的过程中,他只是吸了三分之一而已。

    现在还有一半,就证明在我走后不久,就有其他人来到这儿,然后悄无声息的把船长给杀掉。

    我发疯似的寻找脑海里的思路,却什么也看不清楚。我想挪动自己的脚步,却发现自己的脚下好像被什么黏住了一般,死死地挪不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在我脚下放了一层胶布。难道是他们故意陷害我?

    我还没有想完,就从船舱里面出来了一堆人,他们先试看到了惨死的床上,然后又看到了在他身下的我。

    “就是这个人就是他杀了船长,我们先把他绑起来,明天把他喂鲨鱼。”一个身材壮硕的水手来到了我的面前,他的眼神里面满是悲愤,就好像是我杀了他最亲的人一样。

    “你们听我解释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根本没有动手。”我想解释一下,说明自己并不是真的杀人凶手。

    可是无论我怎么解释也没办法让这些莽夫相信,他们这种眼见为实的事件。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他们抓了进去,在船舱的底部有一座地窖,我就被关在这里面。

    里面好像是很久没有人打扫了,腐烂的苹果味,加上一些些酒瓶子堆积而产生的难闻气息,让我的嗅觉备受煎熬。

    “少年,你也是被他们抓过来的吗?”从一堆破烂的草根里面传来一道沙哑声音,就好像是他很久没有说话,现在刚刚开口说话一样。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四百四十七章地窖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四百四十七章地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四百四十七章地窖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四百四十七章地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四十七章地窖】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美女的极品高手最新章节

        强大修士穿越到地球,却重生成一个傻子!被家族嫌弃?被未婚妻轻蔑?秦世对此不屑一顾!他炼制灵丹妙药,修炼《洗髓经》,成为深藏不漏的绝世高手!想要求药治病,那得看我的心情!敢来找麻烦,统统都杀掉!不知不觉中,人们惊恐发现,所有人命运竟都掌握在他手中!

  • 吃定嫡女厨娘最新章节

        北启国的墨王爷,在北启国是个特殊的存在。
        他长得比当世最美的女子还要倾国倾城,他比冰窖里的寒冰还要冷上三分。他不近女色,自小便有了顽固的厌食症,还养了一头脾气非常不好的老虎。
        北启国无论男女,上至八十下至八岁幼龄,全都敬他爱他,却也怕他。
        有人说,这天底下爱他的人一抓一大把,可他宁愿天天抱着那只老虎睡也不肯去爱别人。
        丞相府的三小姐,在丞相府是个特殊的存在。
        她恬静如莲,满腹经纶,所有才情却全锁在相府里出不去。顶着嫡出的身份,过着丫环的日子。一双巧手绣出北启国第一的绣品,名声却落在了姐姐头上。
        她还有一手令人赞不绝口的好厨艺,立志要找个平凡夫婿过柴米油盐的生活。
        她是只病猫,是只蜗牛。躲爹躲姐躲权贵躲王爷,躲风躲雨躲桃花。总之能躲就躲。
        而她,估计是老天爷安排好了要给他的。
        爱情是两个人的付出,却要有一个人先沦陷。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一半,而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月老如是说。

  • 重生机甲时代最新章节

        萧逐月以剑三七秀萝莉的身体外带游戏系统穿越到未来世界的故事机甲,战舰,异兽套用那句那老话——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 极品乐圣最新章节

        乐途失意的周铭莫名的穿越到了一个音乐和宠兽并行的世界。一琴随身,一宠相伴,醉应卧享美人膝,醒则宠乐掌天下!看一个音乐家在异界如何凭自己的天赋和经验成就一代至尊!

  • 姐姐是演技派最新章节

        劫后余生的她重返家族,在上代恩怨中不断周旋。在算计与反算计中,努力保全自己,哪知竟惹来了他的青睐。她无奈,“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何贵干?”他执着,“做我的搭档,现在立刻马上!”

  • 重生之无敌仙君最新章节

        一代绝世仙君转世的白麒觉醒前世记忆,决心逆天重修,重回巅峰,在灵气匮乏的地球,白麒修炼《阴阳神诀》开启了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 情谋:经年情深许白头最新章节

        普通待业女青年叶小宁的人生遭遇滑铁卢,未婚夫出轨背叛,让她一下子对未来的生活忧心忡忡了起来。与非常规版富二代陈拓的相识一波三折,两个吊儿郎当的人生失败者决定联手活出个样子。可正当她以为一切都在朝着美好迈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生活在一场阴谋中。

  • 农女悍妇:抢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本以为秀才相公不举,宁昕大胆的撩汉。结果半夜里遭遇饿狼扑压而上,她被折腾的腰肢乱颤,凤眸嗔了眼身上各种草莓,一拳打在男人胸膛,你属狼的,一辈子没吃过似的?知道饿狼的特性吗?吃不饱,要不够!男人咬住她耳垂,还有一生只要一个伴侣终于,宁昕支撑不住,卧在床上长吟,不举是假的,他那东西,比刀枪还要庞大坚硬哭丧着脸,她趴在他身上,咬牙切齿的道:换你试试躺底下的滋味,老娘要在上!

  • 绝色狐妃最新章节

        一个乖萌可爱的青丘狐族公主,机缘巧合爱上了人族的将军,两人生死相依,可是将军却在血雨腥风的政治斗争中无辜身亡,公主悲从心头,查找公子死因,揭露幕后真凶,面对真凶,她该如何惩治?而她的费尽心机的报仇计划是否得偿?射在公子身上的毒箭究竟来自哪里?她是公主的闺蜜,是否真的和公主姐妹情深,他是公主的青梅竹马,却为了真爱选择牺牲自己。
        公子和公主来生又能否续缘,风雨过后,是否能守得花开,真相尽在后续剧情之中揭晓,一切值得你的期待!
        也曾为爱而迷醉
        也曾为爱而痴狂
        当真情遭遇奸佞谋杀
        何去何从该作何选择
        是挥刀相向还是柔情守护
        她用自己的情劫参透了一切,也在来生选对了一切
        原来一切以爱的名义的掠夺和杀戮都是让人鄙弃的
        而一切以爱的名义的付出和牺牲却让人永生难忘

  • 穿越之将军请自重最新章节

        部下谏言,“将军,断袖之事不可为。”蓝景心里冷哼,“姚佩茹只是男扮女装,你懂个屁。”将军,“不可半夜去王教头(姚佩茹)帐篷里。”蓝景不服,心里暗道,“姚佩茹是我未婚妻,为何不能去?”部下,“将军现在是非常时期,请保持体力,不可沉迷某些事。”蓝景无语,调戏两下能浪费多少体力,起身要走。部下,“将军要去哪里?”蓝景,“去王教头那儿。”部下,“”

  • 袁少宠婚不过期最新章节

        一纸契约一场交易,她需巨资帮家族度过难关,他需一个挡箭牌,两个人各取所需。说好一年完约各自相安无事,可他发狂时却把她压在身底,她愤恨,遂打掉他的孩子,没有爱情的婚姻为何需要孩子?不想,婚约到来之前他却撕毁婚约。为何?是继续折磨她还是

  • 嫩妻诱惑:总裁,体力好最新章节

        一朝回国,一次意外,她的命运从此与他相交
        看似平行线的两人越走越近,可就在他们对彼此打开心扉的同时
        一桩陈年旧事猛然被揭开,现实的残酷和无奈将他们之间的路瞬间堵住
        面对满目疮痍的道路,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 灵植巨匠最新章节

        意外的穿越到平行都市,还绑定了灵植巨匠系统。这个世界,绚烂多姿,各式各样的奇异植物无所不在。厨艺高超,纯洁圣灵的神女花。古灵精怪,可奶可毒的树精宝宝。传说中可使死人复活的不死草竟然真实存在。一间小小的花店,蕴含世间难觅的奇花异草。九天表示,这就让你们震惊了?那只能说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至于还有什么,点开书再跟你细说。

  • 腹黑竹马:青梅你别逃最新章节

        她从小对他情根深种……终于在十八岁时她鼓足勇气表白心意,换来的是他神秘失踪,杳无音信……………………再次相遇,她满脸警惕,双手护胸“………你……你干嘛,离我远一点,我们没那么熟”他一脸邪魅“亲爱的,你人生的百分之九十七都和我在一起,放心,早熟透了”

  • 不朽皇最新章节

        聚十万铜剑,持三千铜爵、掌青铜九鼎,握阴阳二石!不朽皇者,浩荡归来!

  • 夜鸦主宰最新章节

        正在虚拟游戏中厮杀的青年,带着游戏职业“乌鸦法师”,重生在另一个世界。  熟悉的中世纪,陌生的中世纪,超凡的中世纪。  夜鸦们的主宰,迈开了步伐。  (我虽然没有抖M倾向,但这书也不是爽文。)

  • 重生九零末:媳妇要改嫁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被无视个彻底。第二次见面,她被当成了诱拐儿童的绑架犯,警察局里剑拔弩张。第三次见面,她成了他爷爷的救命恩人,却被他断定为了钱故意接近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合着他把她当病猫啊?可是也不知从哪一刻起,他突然就转了性,开始缠着她,粘着她,非要她给他当老婆。哼哼,风水轮流转,终于也转到她这边来了。且看她如何御夫?

  • 至尊神级兵王最新章节

        纵横世界的至尊兵王,回都市寻求安逸生活,却无意中搅动一场腥风血雨,各路势力争相讨好,美女总裁暗恋他,搅动风云,硬汉柔情,快意情仇,只要国家有需要,抛头颅洒热血,不在话下。

    本章内容提要:
    ...    坐在轮船上的络腮胡船长,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高兴。我能够从他忧的眼神之中,看到了许久不曾出现的悲凉。     “喂,老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难受啊?”我早上前起从破旧的口袋里面摸出来一根已经褶皱了香烟,轻轻地递给了他。     络腮胡船长,并没有嫌弃我手中的香烟很是破旧。而是用手接过来之后,拿出来一只昂贵的打火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