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杂乱想法,让我的脑袋仿佛一团浆糊一样不断地翻滚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我的脑袋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没想到这个叶主管这么好说话,我还以为把我的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它会痛斥我一顿呢。”狂妄男子说话的声音,似乎有点兴奋。

    “先生,我总感觉他说这话的意思好像隐藏着什么,我们还是等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来拿那一对男女做实验吧。不然的话,万一真叶主管玩剩下的套路所套路了,那岂不是很尴尬。”旁边的女人似乎很冷静,她不断的从这件事情里面,给狂妄男人不停的分析。

    “你放心吧,我难道不知道他话里面隐藏着什么,他不过是想要这一对男女经费而已,我给她就是了,而且我最主要的就是想研究质量人的身体,而并非想得到那一部分经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吗?我里面有多少钱,你自己还不清楚吗?”狂妄男人似乎冷笑一声,说出来其中道道。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我们就这么办吧。”女人似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在这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一群蚊虫在不断的攀爬。等这道声音过去之后,我在柜子里面停留了大约十分钟,才慢慢的从里面爬了出来。

    入眼是一片洁白,整片空间之内都笼罩在一片上班的光幕之下。旁边都是一摆摆整齐的手桌椅,在一个桌子的角落,里面有两个被缚手缚脚的少年少女。

    他们两个被裹得严严实实,我根本看不清他们长得是什么模样。于是我就知道他们面前,轻声问道:“你们是……”

    那个少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旁边的那个少男确实直接踹了我一脚。感受到腿部传来的疼痛,心里面没由来的生气一股火气。

    “老子过来救你,你竟然还打我?”我正准备上去,踹面前少年一脚丫的时候,突然看到他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感觉这件事很是熟悉,然后拿来了他嘴巴上面的抹布。就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事莫文。

    “超子,你能不能不要再磨蹭了。刚才我踹你脚,你竟然没有看出来我是谁?现在赶紧把我们身上的绳索解开,不然一会儿他们肯定会过来的。”莫文白了我一眼,无可奈何的说道。

    我赶忙帮他们解开绳索,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没文你距离我冲进火圈的时间也不够使两分钟而已,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他们抓住了?真是太笨了吧!”

    “我刚刚钻进火圈的时候,就碰到了这个组织的一群人。他们当时见到我之后,就把我抓了起来。”莫文拿掉自己身上的绳子,无奈的说道。

    “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笨的时候啊!”我捂着嘴巴哈哈一笑,向着莫文调侃道。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走吧。”莫文拉起来旁边的少女,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向着山洞里面走去。

    我眉头一皱,问道:“莫文,你走的是山洞里面,我们应该去山洞外面。”

    “去的就是山洞里面!”莫文头也不回拉着旁边的少女离开了这儿。我瞥了一眼旁边的少女,正是墨雪。

    “去里面干什么?我们现在不应该逃出去骂?”我看着还一直往山洞里面钻的莫文,心里面越来越疑惑。

    “现在外面肯定有很多组织里面的守卫,我们要是从外面直接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他们抓住。恰巧,这个地方我很熟悉,我们就从这儿直接钻出去就行了。我记得里面有一条暗道,我们可以从哪儿出去。”莫文说道。

    我听了之后,心中暗自点头。因为我清楚,莫文曾经在人皮组织里面生活过,而且还是一个比较厉害的易容师。只是,另外不明白的是,他自己是易容师,为什么还要拉着白玉双来呢?

    莫非,这个白玉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一点,我不是很能想通。

    “你们跟着我走,小心周围的环境。”莫文在旁边叮嘱道。

    我跟在某人后面,不住的回想刚才的事情。感觉你们总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可是又深思熟虑一番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小心前面有一条被别人窜养的老虎,你们看住它,千万别让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莫文面色渐渐凝重下来,就好像是刚刚翻滚过来的泥土一样。

    “怎么了?”我出声问道。

    “这里面好像被人修改过了,和我当初来到过的时候不一样。那边本来没有道路,这时候竟然会出现一条道路。要是按照以前的话,我面前这个道路是可以通过的。但是,过了这么久之后,我不知道当年的那条暗道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莫文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我感觉应该是已经被发现了,不然的话不会出现另一条新的道路。”一直没有说话的墨雪,这时候突然提醒道。

    “好,那我们就按嫂子的说法,走心得道路。”我点了点头,觉得墨雪说的很有道理,就同意了她的说法。

    接着我们一行三人就按照新的道路向前行走,走着走着。周围就出现了一排排平整的铁门,门户上面锈迹斑斑,还不时的流水花落下,地面上的泥土,因为水花累积过多的原因都已经变得松软起来。

    我在前面走了几步之后,脚丫子都不由自主的深陷了下去。我前又走了,大约十斤之后。旁边本来都是铁门的门户,突然在其中出现了一个带有木门的门户。

    这种木头,虽然我看不出来是什么,但是有我拙劣的眼光看的话,就知道他的品质肯定是顶尖的。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里面锁住的人肯定在这个基地里面是属于高层。

    “要不然去里面看看住的是什么人?”我脑海里面突然闪烁出来一个大胆的念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旁边的两人。

    莫文回头看了我一眼,本来正经的脸蛋上,也是露出一抹微笑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农家童养媳最新章节

        白小菀穿越古代农家,爹死了,娘跑了。无奈之下,做了谢君谦的小小童养媳,带着谢家的人发家致富,成就花好月圆的幸福生活……

  • 繁绮人生:重生之我是大美人最新章节

        钟繁绮是中恒集团唯一的继承者,家财万贯却因为长得极丑嫁不出去。她渴望收获真正的爱情,却因为自己的丑陋引狼入室,被人骗婚骗财,最后导致中恒集团破产,父母被高利贷追得跳崖自杀,她也被离婚被嫁给乡下瞎子。面对如此失败惨烈的人生,她崩溃投江,却因缘巧合,重生成大美女!她立誓这一世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过幸福成功的人生!只是假如你由极丑变在极美,拥有美丽,新的人生会如同锦绣般在自己面前铺开吗?当事情一波一波而来的时候,人生是否还有比美丽更重要的东西?!

  • 不信人间有白头最新章节

        遇上晏庭筠的那一年,我视他为汪洋大海中的一块浮木,我拼命的抱着这一块浮木飘到了上海。他养我,宠我。最后却把我送给了一个变态玩弄,那一次,我们失去了此生的第一个孩子。很多年后,医生告诉我,那也是最后一个。走进监狱的那一天,晏庭筠说,等你出来,我们就可以结婚了。我说一言为定。可我出来了,依旧是他的情妇。那些年,从北京到拉萨再到上海,晏庭筠问我,最喜欢哪儿?我说北京。他一个巴掌扇过来,打掉了我一颗牙齿,我硬生生的把血和牙齿都咽了下去。后来他说,下次记得说上海,我在上海。辗转到乌斯怀亚的时候,我接到了晏庭筠的电话。他说:“阿芷,若是在世界尽头不快乐,那么就回来。”我告诉他:“我很快乐,只是再也不信人间有白头。”——那个我,或许就在你身边

  • 杨家贵女出寒门最新章节

        长得美不是错,乐于助人也不是错,可弄得家破人亡是谁的错?姐姐说,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他却说,仇要报,亲也要成!杨彩清抱着传国玉玺迷茫了:“你到底爱我还是爱江山?”他一把抓过传国玺扔了出去,不屑地道:“没有你,要江山何用?”

  • 神怪采访记录最新章节

        执笔本为担道义,况且我是个记者,因此,我为二十六年前的自己汗颜。那一年,我迫于某些压力,付出了血为代价,不得不封口,假装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如今,事态恶化了,时不我待,我必须把这些讲出来,警示你、告诫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探究真相的队伍中。你可以把它当小说看,也可以把它当真事儿听,这是我基于职业特征的独家采访笔记。注:文中一些情节仍在发生,请谨慎探究。时隔11年,再次开始写书,上次写书还是上大学时,那次出版了。前些日子突然犯瘾了,又刚开始写,这次决定在网上试水。我老婆从我第一天更新,就把作品晒到朋友圈,我说,再等等,等我写出点成绩来。于是,同发磨铁、纵横、天涯,不到一个月,陆续开始有人找我签约。选择再三,权衡再三,最终选择和磨铁签约,不为别的,就因为

  • 仙寥最新章节

        有人说只有活得久了,才知道活着有多好。季寥在他死过很多次后,深以为然。ps不要觉得文不对题,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本会是什么画风。js330

  • 情深不寿:卧底老公很难搞最新章节

        凌朵朵被迫去总裁家里兼了个职,以为抱到总裁大腿从此奔向小康,却遇总裁被栽赃涉嫌走私,被迫带着总裁亡命天涯,却发现冷面总裁竟是醋意翻天的霸道鬼?莫名其妙卷入这张纷争,却意外发现负责这案的警察是那年的初恋。究竟孰对孰错?是栽赃陷害还是确有其事?一边是冷酷隐秘却情深不寿,黑白两道都有身份的集团总裁;一边是温柔深情,聪明理智的警官;他们都想给凌朵朵最好的保护,却在不知不觉中,让深爱的女人越陷越深。你表面上看到的正义或是邪恶,真相却往往没有那么简单。

  • 心机甜妻很撩人最新章节

        十八岁初遇,一场男欢女爱的交易,让她和A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彼时她心有所属:“陆先生,我们可以日久,但绝不生情!”
        五年后再遇,她是红极一时的女明星,他亦是地位显赫的陆氏总裁,天造地设,却只得一句:“陆先生,你太大了,我们不合适!”
        一夜放纵,她从全身酸痛中醒来,罪魁祸首却欺身压住了她,捏住她的下颌,暧昧地笑道:“看来我真的太大了……”
        坊间传言,影后叶灵犀生性放荡,为了炒作,前招楚宁,后惹许酒,花边新闻不断,最后两头皆空,再难觅佳偶。
        事后,他却将她揽进怀里,轻笑道:“反正我们睡了这么多次,嫁生不如嫁熟,不如你就干脆从了我!”

  • 最强都市高手最新章节

        几年前,丁一鸣从家里消失不见,几年后强势回归,携一身绝世神功,帮家人夺幸福,帮社会除恶霸,对那些欺软怕硬的,两个字踩脸,四个字,狠狠踩脸,碰上美女直接上,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是男儿本色!

  • 风水大宗师最新章节

        九道河子,九龙盘踞。
        地因其名,有穴贵不可言。
        三百年前杨家先祖因妒坏陈家风水,导致陈杨两家恩怨纠缠百年。
        北京有一风水师,千古奇人,自称:卧龙。

  • 深宫套路深:病娇陛下真腹黑最新章节

        一朝被父亲送入后宫的孟云楚天真无邪,然而后宫中其他人却并非善类,钉子鞋,胭脂毒,轻者嫁祸栽赃,重者“畏罪自杀”,若非与好姐妹相互扶持,她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手段高明的对手,但是一步步走来,蓦然回首,发现身边的人,才是最危险的人,这究竟是陷她入何种境地?皇上,皇上,臣妾是冤枉的!声声泣血,字字诛心,是否还能挽回往日情分?

  • 妖妃来袭,国师请慢享最新章节

        简苏原以为自己已经十分不着调,没成想遇见个国师竟然比自己更加无赖妖孽。月明星稀,奸佞国师衣衫半解,勾勾手指:丫头,给本座宽衣。简苏咬牙:是!丫头,帮本座擦身。简苏低头,再忍!丫头,再帮本座造个包子!啊?

  • 穿越之一品王妃最新章节

        传闻云国有雨,使国祚绵长。雨入云国则云国安,雨出云国则举国乱。雨自天上来,出处不可考。为了寻找穿越后失散的未婚夫,从小官之女到罪臣之后,入宫为婢,本来是死路一条了,看雨青如何凭借自己的智慧翻盘,把云国后宫玩转手中,顺便把霸道总裁类型的冷面王爷融化,还把敌国的政事也掺和了一把。未婚夫找到了,在昔日情谊和王爷之间,到底如何抉择?

  • 仙债难偿最新章节

        鬼王之女好勇斗狠,打架从不分地点场合,每战必搅风弄云天地不宁,害正在渡劫的圣僧被雷劈成了渣渣。  许多年后,百无聊赖的她瞧着人家道士生的好看便百般调戏,害人家动了凡心废了仙途却又‘始乱终弃……  南谣仙尊半脚踏入仙途便再也没法进步,巧合之下窥了前生,这才知道自己心头始终憋了一口恶气。  她前脚害他被雷劈,后脚玩弄他的感情,此仇不报,岂敢成仙!

  • 龙抬头最新章节

        曾经看不起我的女神,现在来我的公司应聘……有朝一日虎归山,定叫血染半边天;有朝一日龙抬头,定让黄河水倒流!

  • 武神狂飙最新章节

        天界大陆的至尊武神,被人陷害陨落,转世重生!这一世我要手刃仇敌!这一世我要主宰天界大陆!这一世我定然不会荒废,破道苍穹!

  • 至尊女神医最新章节

        一场穿越,让她发觉自己灵魂的不完整。追逐身世之谜,竟牵出许多秘密。万年前的战场,危机四伏的墓冢,来自各方势力的追杀,接踵而至。她炼功法、夺法宝、战神体,誓要和他比肩。一手医术出神入化,一副神针震惊四方。看当今宇内,谁主沉浮!

    本章内容提要:
    ...    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杂乱想法,让我的脑袋仿佛一团浆糊一样不断地翻滚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我的脑袋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没想到这个叶主管这么好说话,我还以为把我的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它会痛斥我一顿呢。”狂妄男子说话的声音,似乎有点兴奋。     “先生,我总感觉他说这话的意思好像隐藏着什么,我们还是等过一段......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