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杂乱想法,让我的脑袋仿佛一团浆糊一样不断地翻滚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我的脑袋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没想到这个叶主管这么好说话,我还以为把我的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它会痛斥我一顿呢。”狂妄男子说话的声音,似乎有点兴奋。

    “先生,我总感觉他说这话的意思好像隐藏着什么,我们还是等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来拿那一对男女做实验吧。不然的话,万一真叶主管玩剩下的套路所套路了,那岂不是很尴尬。”旁边的女人似乎很冷静,她不断的从这件事情里面,给狂妄男人不停的分析。

    “你放心吧,我难道不知道他话里面隐藏着什么,他不过是想要这一对男女经费而已,我给她就是了,而且我最主要的就是想研究质量人的身体,而并非想得到那一部分经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吗?我里面有多少钱,你自己还不清楚吗?”狂妄男人似乎冷笑一声,说出来其中道道。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我们就这么办吧。”女人似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在这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一群蚊虫在不断的攀爬。等这道声音过去之后,我在柜子里面停留了大约十分钟,才慢慢的从里面爬了出来。

    入眼是一片洁白,整片空间之内都笼罩在一片上班的光幕之下。旁边都是一摆摆整齐的手桌椅,在一个桌子的角落,里面有两个被缚手缚脚的少年少女。

    他们两个被裹得严严实实,我根本看不清他们长得是什么模样。于是我就知道他们面前,轻声问道:“你们是……”

    那个少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旁边的那个少男确实直接踹了我一脚。感受到腿部传来的疼痛,心里面没由来的生气一股火气。

    “老子过来救你,你竟然还打我?”我正准备上去,踹面前少年一脚丫的时候,突然看到他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感觉这件事很是熟悉,然后拿来了他嘴巴上面的抹布。就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事莫文。

    “超子,你能不能不要再磨蹭了。刚才我踹你脚,你竟然没有看出来我是谁?现在赶紧把我们身上的绳索解开,不然一会儿他们肯定会过来的。”莫文白了我一眼,无可奈何的说道。

    我赶忙帮他们解开绳索,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没文你距离我冲进火圈的时间也不够使两分钟而已,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他们抓住了?真是太笨了吧!”

    “我刚刚钻进火圈的时候,就碰到了这个组织的一群人。他们当时见到我之后,就把我抓了起来。”莫文拿掉自己身上的绳子,无奈的说道。

    “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笨的时候啊!”我捂着嘴巴哈哈一笑,向着莫文调侃道。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走吧。”莫文拉起来旁边的少女,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向着山洞里面走去。

    我眉头一皱,问道:“莫文,你走的是山洞里面,我们应该去山洞外面。”

    “去的就是山洞里面!”莫文头也不回拉着旁边的少女离开了这儿。我瞥了一眼旁边的少女,正是墨雪。

    “去里面干什么?我们现在不应该逃出去骂?”我看着还一直往山洞里面钻的莫文,心里面越来越疑惑。

    “现在外面肯定有很多组织里面的守卫,我们要是从外面直接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他们抓住。恰巧,这个地方我很熟悉,我们就从这儿直接钻出去就行了。我记得里面有一条暗道,我们可以从哪儿出去。”莫文说道。

    我听了之后,心中暗自点头。因为我清楚,莫文曾经在人皮组织里面生活过,而且还是一个比较厉害的易容师。只是,另外不明白的是,他自己是易容师,为什么还要拉着白玉双来呢?

    莫非,这个白玉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一点,我不是很能想通。

    “你们跟着我走,小心周围的环境。”莫文在旁边叮嘱道。

    我跟在某人后面,不住的回想刚才的事情。感觉你们总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可是又深思熟虑一番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小心前面有一条被别人窜养的老虎,你们看住它,千万别让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莫文面色渐渐凝重下来,就好像是刚刚翻滚过来的泥土一样。

    “怎么了?”我出声问道。

    “这里面好像被人修改过了,和我当初来到过的时候不一样。那边本来没有道路,这时候竟然会出现一条道路。要是按照以前的话,我面前这个道路是可以通过的。但是,过了这么久之后,我不知道当年的那条暗道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莫文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我感觉应该是已经被发现了,不然的话不会出现另一条新的道路。”一直没有说话的墨雪,这时候突然提醒道。

    “好,那我们就按嫂子的说法,走心得道路。”我点了点头,觉得墨雪说的很有道理,就同意了她的说法。

    接着我们一行三人就按照新的道路向前行走,走着走着。周围就出现了一排排平整的铁门,门户上面锈迹斑斑,还不时的流水花落下,地面上的泥土,因为水花累积过多的原因都已经变得松软起来。

    我在前面走了几步之后,脚丫子都不由自主的深陷了下去。我前又走了,大约十斤之后。旁边本来都是铁门的门户,突然在其中出现了一个带有木门的门户。

    这种木头,虽然我看不出来是什么,但是有我拙劣的眼光看的话,就知道他的品质肯定是顶尖的。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里面锁住的人肯定在这个基地里面是属于高层。

    “要不然去里面看看住的是什么人?”我脑海里面突然闪烁出来一个大胆的念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旁边的两人。

    莫文回头看了我一眼,本来正经的脸蛋上,也是露出一抹微笑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百九十九章木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他一针!人再犯我,斩草除根!!她,来自现代的首席军医,医毒双绝,一朝穿越,变成了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未婚被休,继母暗害,妹妹狠毒。一朝风云变,软弱丑女惊艳归来。一身冠绝天下的医术,一颗云淡风轻的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棋子反为下棋人,且看她素手指点万里江山。“江山为聘,万里红妆。你嫁我!”柳若水美眸一闪,“邪王,宠妻……要有度!”

  • 王妃不听话:鬼王靠边站最新章节

        甄聪颖揉着发胀的眼睛,从睡梦中醒来。卧槽,这个流着哈喇子在自己身上趴着吭哧吭哧的大傻逼是谁?一脚踹开强奸未遂的某傻子,转身便逃。身后傻子急得大叫:“娘,娘子……”甄聪颖怒斥:“娘你妹啊!老娘从来没你这么个傻儿子!”一日,某女豪气地扬手指天:“我甄聪颖,誓死不做鬼王妃!”某只妖孽鬼横腰将她抱起:“那本王就辞了这鬼王,随你浪迹天涯!”某女嘴角抽搐:“逗我玩儿呢啊?!”

  • 爱情时空最新章节

        相爱的两ㄍ人....不能在一起,
        相爱的两ㄍ人....我ㄉ私密日记。

  • 青色恋曲最新章节

        这篇小说是我第一部写到完结的小说,但是由现在的我看来,这部小说实在是太稚嫩了!希望大家看了能给我意见~

  • 假戏真爱,男神很危险最新章节

        你是闪亮的星,在我生命里。对于慕非然来说,易澄便是生命里的闪亮之星。深邃的眼神,分明而深刻的轮廓,标致的五官,他早已褪去了刚刚出道时的青涩,长开了,多了几分成熟和内敛,仿佛经过岁月发酵的酒,透着诱人的滋味。好友孟津津参加选秀比赛意外自杀身亡,坚信她绝不会自杀的慕非然执意揭开真相,因此而卷身娱乐圈的波橘云诡。好几次难以置信的交集,让慕非然原本以为不可接近的星星,出乎意料的爱上了自己。

  • 武破最新章节

        叶少寒本是一名特种兵,意外穿越到异世废材身上。万般受辱之后,又悲催的遭雷劈!神秘项链护主,坠入血池,炼就金身。救兄弟于水火之中,虐长老在万千子弟眼前!神兽乍现,是偶然?还是命中注定?恩人遇险,他又会陷入怎样的危难之中?刀光剑影,明争暗斗,且看小小废材如何逆袭,得万人敬仰……

  • 麻衣鬼相最新章节

        我天生缺阴,为救我爷爷给我娶了鬼媳妇……有人说了解一个人很难,但在相师眼里,了解一个人却是非常容易。又有人说人不可貌相,我觉得,这得分谁来看这个相。我爷爷是个出了名的鬼相师,不但能相祸相富,还能相生相死,相天相地,甚至相破一个人的前身后世。小时候,在一群小伙伴的怂恿下,我踹翻了一座荒坟的坟头,幸亏爷爷及时赶到,用一捆烧纸和一瓶白酒救了我。总而言之,有些事情你是没遇上,一旦遇上由不得你不信。爷爷说,等我到三十岁才能学他的相术,学早会麻烦缠身。可我不去招惹它们,它们却主动来招惹我……

  • 首席一宠成欢最新章节

        男仆怀了自己的孩子荒唐可笑可是他却依稀记得那一夜的春宵真真切切蚀骨缠绵。作为金融大鳄他咬过的吞并了无数强悍的产业可是眼前这个总是笑得那么刺眼的家伙却让他下不去口。他明明很想吞吃入腹。

  •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

        懵懂怯懦的少年,
        为了不再失去身边的女人与兄弟,
        他选择手持三尺钢刀,踏足血色江湖。
        江湖豪情,纸醉金迷的背后,永远不变的,
        只有无比刻骨的利用和现实,接触的人令他作呕。
        而他也慢慢变成了那种,
        令他作呕的人。
        他怀念青春,
        但,无法回头…
        觥筹交错,遥敬坎坷江湖路。
        血雨腥风,此生不散兄弟情。

  • 万界行最新章节

        乾元界分裂之后,拥有让人成为新一任界主力量的祭族被灭族,祭族圣女逃到小界,和一个身份不明的孤儿,一起重归大界的冒险旅程。

  • 江山一诺最新章节

        她原本是要去清朝的,怎么来到了这个地方?还被人以相府小姐的身份给嫁了!某女奸笑:既然来了,我可没风度成全你的真爱!某男斜睨:后位你要不要?儿子你要不要?江山你要不要?

  • 田园农女花飘香最新章节

        袁筱楼意外死亡却没想到穿越到了一本书中,还是一个炮灰的角色,这无疑让她有一种,生活充满了恶意的感觉。不过命运多难不怕,凭着自己对这里人物命运的知晓,远离危险,靠着自己的土地种花致富,这才是她的追求。弟弟妹妹也要养,更何况还捡回家一个,傻了的大皇子,纵然发家致富很艰难,也必须要努力的赚钱,奈何总是有人看不惯,糟心的邻居,真不比糟心的亲戚威力小,不过袁筱楼无所谓,这点事情还难不倒她,什么糟心解决什么。

  • 霸道总裁,放肆宠!最新章节

        “穿成这样在房间等我,你在期待什么?”游轮上,她被霸道的男人压在窗沿,步步紧逼。“一家三口,爹地最丑!”还有腹黑毒舌萌宝不嫌事儿大,强势卖萌,“美人姐姐!我是小鲜肉!当我媳妇儿有前途!”他是权贵的代名词,神秘,低调,冷情,可是传闻中的高冷战少居然对她使用美男计?床上?沙发上?还是卧室?由她选择!怎么办?那当然——不要怂,就是干

  • 都市遁甲天师最新章节

        轩辕帝相成就宇宙帝仙尊位,却陨落于太古大劫,只余赤子之身,神识不灭,成为乡村少年,一朝觉醒,重返强者之路。

  • 山村野花香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遭人陷害被迫退学,周浩回到农村老家,村人的嘲讽,同学的白眼,让他郁郁。然而一朝奇遇,他获得了各种神奇能力,命运彻底改变……他种的蔬果就是好吃,他养的萌宠就是聪明,赚赚钱,打打脸,斗斗刁民,其乐无穷!”富商干姐姐,我是你最亲的弟弟;漂亮女村官,我来带你完成生产任务;美女请留步,建所房子一起住!“

  • 全世界欠我一个你最新章节

        倪楠和沈意迟相恋那三年她以为他们会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永远的甜蜜下去,但是年少慕艾终有一梦成空之时。倪楠始终坚信沈意迟是爱她的,但是当她亲眼目睹他和别的女人从挽手从宾馆走出来时,她动摇了,也直到他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满是嫌恶的让她拿掉孩子时,她的心才终于死了……后来沈意迟总说,“倪楠,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可是沈意迟,爱上你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 报告爹地,妈咪要翻墙最新章节

        向来不近女色的大总裁居然栽在了一个厚脸皮女流氓手里,完事后女流氓不但用两百五打发了他,还偷偷借了他的种!五年后,大总裁看着迷你版的自己,破例把母子俩带回家中,于是一场坑爹坑老公的战役就此拉开序幕。“老板,夫人说近日太闲,想要一个公司。”“没有。”“老板,少爷说想送他喜欢的老师一栋别墅”“没有!”“老板,夫人提菜刀把王太太吓哭了。”“老板,少爷说夫人今天爬墙约会去了。”大总裁终于忍无可忍的掀桌了。“女人,你要是在整幺蛾子,就给我滚!”某女一脸期待,“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大总裁:“……”

  • 医心记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中二病太子和御姐心理医生的狗血姐弟恋故事……心理医生张惟昭在维和中被恐怖分子杀害,魂穿到一个类似15世纪中国的平行时空:大炎王朝。机缘巧合,她成了名医“癫道人”张荣鲲的弟子,用心理学行医助人。张惟昭被刘太后悄悄招进后宫帮助深陷心理创伤的太子陈祐琮。太子的生母早年在宫廷斗争中被害,皇帝却一直庇护害死太子生母的宠妃。太子被瞒在鼓里。当他得知真相,开始对一切产生怀疑。张惟昭帮助陈祐琮平稳度过心理危机。陈祐琮对张惟昭产生了深深的信赖。金贵妃屡次想控制或废掉太子,没有得逞。惊恐之下中风而死,皇帝随之驾崩。陈祐琮登基,用一片赤诚迎张惟昭为后,并终身只有这一位妻子。两人开创一段盛世。

    本章内容提要:
    ...    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杂乱想法,让我的脑袋仿佛一团浆糊一样不断地翻滚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我的脑袋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没想到这个叶主管这么好说话,我还以为把我的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它会痛斥我一顿呢。”狂妄男子说话的声音,似乎有点兴奋。     “先生,我总感觉他说这话的意思好像隐藏着什么,我们还是等过一段......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