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后面追过来的家伙在追我的时候,鞋底碰触地面发出一阵剧烈的声音。这声音已经追了我三分钟了,至今还没有停下来。

    也就是说,后面那个壮汉速度并不比我慢。本来以为他身体宽厚,而且周身都是都是肥胖的脂肪。跟何况,他的身体上面还挂宽厚的肉块。即便是如此,他的速度仍然没有被拉下来,竟然还锲而不舍的在我后面追赶。

    再次跑了五分钟,我一路疯狂的逃窜,加上这儿的地面更是泥泞的很。还有周围错综发芽的树木,让我在转圈的时候还需要速度猛地一慢,然后调整一些方向,再次跑动。

    我再一次转圈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我发现后面那个魁梧高大的男人竟然消失了。我心里面猛地一惊,然后停了下来。

    我还没来得及左顾右看的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头上有一种锋芒在皮冲动。接下来,我想都没想,直接弯下来身体,躲开头顶上面的那把大刀。

    呼呼的风声就撕裂的进入我的耳朵,让我的全身猛地一颤。我刚刚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硕大的脸庞。他眼眶很大,眼睛里面满是嗜血的神色。

    肥胖的脸庞一颤一颤的,就好像是两坨挂面在不停的颤抖。刚才砍我的东西,是他手里面拿着的下巴大砍刀。

    上面的刃部,锋锐的很,上面锋芒毕露,在没有多少的光线的丛林里面,闪烁出来一道道寒光。

    我的喉咙滚动一下,然后颤颤巍巍的向后退去。哪个魁梧壮汉抹了一把血淋淋的脸庞,然后诧异的提起来砍在地面上的的大砍刀。

    他随手扛在了肩膀上面,并没有走过来,然后他沉声问道“小子,你知不知道这里面,不是你这种人来的抵挡吗?”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准备不搭理他转身就跑。可是,我的肩膀突然被扣住。我回头一看,是两个面目狰狞凶恶的男人,他们嘴角都是带着一丝狞笑。

    我挣扎了几下,却没能够挣脱动。后面压着我的两个胳膊,就好像钢筋一样,让我全身被狠狠的压制住,根本来办法挣脱出来。

    “小子,我刚才问了的话儿,赶紧回答我。”面前魁梧的汉子向着我走过来,他声音淡漠,和他的嗜血的脸庞有一种强烈对比的感觉。

    我正要说话,面前这个魁梧壮汉就一脚丫子踹在我的肚子上面,一股剧痛从腹部冲去我的身体,让我的双腿猛地夹紧,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面无血色。

    我想捂住自己的肚子,可是我后面的那两个人,仿佛不想让我动弹似的,死死地按住我的肩膀,让我的肩膀不住的传来一阵阵剧痛。

    “小子,你刚才很横呀!”

    壮汉走过来,他把手中的大砍刀狠狠的插进地面上,然后伸出来一个手指拖住了我的下巴,他脸对脸的贴近我。我能够闻到他身上传来的血腥气味,我咽了咽口水,惊恐的看着他。

    “现在知道害怕了?”壮汉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可能是看到恐惧的神色出现在我的脸上,突然开心起来。

    我看到这种情况,决定说几句求饶的话,让他放了我。毕竟,在求生欲面前,所谓的尊严还是先放一放的好。没必要为了自己的尊严把自己的生命给丢了,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对。

    不过,这个壮汉好像不想给我机会。他从我面前跑过来,直接飞起一脚再次踹在我的肚皮上面。正当我咬牙解释的时候,后面那两个人直接把我按在地面上,泥土的味道充斥着我的口腔,让我发不出声音。

    随后,我里听到咚的一声,我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直到此刻,我就明白过来,原来我被打到头了。

    我的脸上似乎有一道湿湿的痕迹滑落下来,我能够感受到那种湿热的感觉。周围的景色迷迷蒙蒙,让我看的模糊不清,然后,我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了过来。先是晃了晃很痛的脑袋,然后抬了抬沉重的眼皮,最后,终于醒了过来。

    我的身体是被一个粗壮的绳子束缚在一个十字架上面,绑绳子的人好像很有技巧,即便是我使劲挣扎,上面的节点处都没任何的晃动。

    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这好像是一间房子,屋顶是那种三角形的,中间还有一个特别粗壮的顶梁柱,古朴的木桩,证明这间房子存在很久了。

    不过,地面上却是插着一个个十字架状的木桩,上面束缚着一个又一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一些婴幼儿,他们的舌头被割断了,现在只能够大哭一场,缺不能够嚎叫出来。

    有的人穿的光鲜亮丽,有的身上的衣服都快破烂成条条了。看样子,这些人有的应该是刚刚被抓过来,有的人却是被抓过来很久,现在都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了。

    “咳咳,兄弟,你也是在祭祀的时候被抓过来的吧。”我还没有看完周围的情况,旁边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就给我说起来话。

    我看他有气无力,骨瘦如柴的模样,心里面不由得生出一股冷颤。

    “我不是,我是在树林里面迷路了,然后就被不知不觉的带到这儿了。”

    我没有吧我来时候的经过告诉他,现在这种情况,属于绝处。要是真的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他们估计就会在背后推我一把。到时候不是万丈深渊,就是尸骨无存。

    我深深的想一想,真是有点害怕。

    不过,瘦弱的中年男人似乎并没有这种想法,他艰难的说道“兄,兄弟,你身上的吃的,能不能让我吃一点?”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哥,我身上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别说吃的了。”

    瘦弱的中年男人嘿嘿一笑,他把如同鸡脖一样的头伸到我的面前。然后嘿嘿一笑,说道“你身上有吃的,我都闻到味了!”

    “好了!我真的没有吃的,要是我有吃的话,早就吃了,我不至于现在饿得饥肠辘辘。”我有点生气,这货现在不想着怎么逃出去,竟然想着吃饭。

    “兄弟,你身上的肉肥美的很,要不要让兄弟尝两口!”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六十章抓走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六十章抓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六十章抓走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六十章抓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六十章抓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最后一个江湖痞子最新章节

        伸手不及江湖之远,举头不见庙堂之高。 那一年民国,他曾是北平城里什么也不是的小贼子,却因为一段段奇缘诡事,走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江湖世界,浮沉之中看他降外八行千门、统领外八行斗日本谋圣,寻虔门三技,运筹帷幄。 他在最后一个江湖里脱颖而出,却又亲手送走了这个江湖

  • 豪门蜜爱:总裁的迷糊小娇妻最新章节

        她不就是打个工都能够被人调戏三番五次遇到,不是缘分,而是有人故意!他本是傲娇总裁,却总是忍不住逗她而她却总是慢半拍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对自己有意思?看来自己只能够化身饿狼,来硬的了!

  • 夜帝深宠,请宽衣最新章节

        她掌管南宫家族,创立一寸灰,身份显贵,一片痴心,甘愿为他铺路,助他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赤裸裸的设计与背叛。重活一世,她下定决心复仇,苦心钻研,斗渣男整恶女,却阴差阳错与害她之人的小叔相遇。“不要过来!我还小,满足不了你!”他上下打量她一番:“小是小了些,不过还算有料,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 索欢101次:老公,轻点撩最新章节

        一场交易,她成了他的女人,从此过上来替代品的日子。他想尽了一切可以羞辱她的办法,发泄心中的恨意。前女友落魄归来,与他勾搭,被她撞见,她默默隐忍,他们却再三挑衅。终于,她忍无可忍,打算带球跑路。他却把她的身子往回一勾,欺身而上:“我们相遇太晚,所以我打算用一辈子的时间,补偿你。”她挑眉,波澜不惊:“我们已经结束了。”他抱得更紧:“五年前,是你。现在,还是你。”

  • 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涌最新章节

        江湖波涛暗涌,少年寻师觅踪,外敌强强环视,平静了十年的江湖,将掀起更大的风暴;而隐匿在江湖诸多阴谋中的人又将会是谁!js330

  • 一品仙客最新章节

        天命难测,人心不古,盖代万世功,皆从弑仙起。不问长生,不求长生,人之一生,匆匆过客,既是仙客,当求一品!...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一品仙客》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js330

  • 罪妃归来: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被他灌下打胎药,打入冷宫,一心只想杀了他。五年后,他再见到她,第一件事就是撕毁了她的衣衫,确认她身上的胎记,第二件事就是想造一座金屋困住她,宠她一辈子。他是冷漠异常的帝国天子慕言瀮,做事狠绝,顺他者猖,逆他者亡。但是只有他的暗卫才知道他用五年的时间去找一个他曾经亲手打入冷宫的女人。她是被打入冷宫的弃妃殷楚怡,被人灌下剧毒丢下悬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为了解去体内的剧毒,恢复过往的记忆,她忍辱负重,却发现一切居然都跟她最爱的那个男人有关……他历尽千辛,九死一生,才见到梦寐以求的人儿。而她早已绝情绝爱,全无旧时记忆。当他筋疲力尽的站在她面前,她却挥刀相向,整整一十二刀,道道狠厉,刀刀剜心。他却眉眼温柔,轻声问道:“怡儿,你可记起我?”

  • 废柴凰妃要逆天最新章节

        女主被自家姐姐虐待而死,现代女主穿越直接把虐待自己的那几个家丁,一招解决。却被自己家姐姐暗算,身中剧毒,在野外就快要死的时候,遇见了魔兽,要吃女主,女主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居然把魔兽杀死,而男主一直在暗处观察女主,在女主倒下去的那一刻抱住了女主。之后男主给女主一颗丹药,女主醒来,警惕的看着男主,女主以为是歹人和男主动手,三两下被男主制服,女主恼怒,一个过肩摔,男主吃亏,女主快速逃跑。

  • 修真高手混都市最新章节

        历史上最雄韬武略的帝皇,难敌天命而陨落,重生在现代废物少爷身上,只为寻找当年那陪在身边的小狐狸。“美人亦我所欲也,天下亦我所欲也,谁说二者不可得兼?朕偏要那江山美人!”且看帝皇成邪少,如何踩尽天下仇敌,揽尽国色天香,再度君临寰宇!

  • 绝世小神医最新章节

        天空掉下了一个精美的玉牌,它能吸纳人间的病气,林小峰从而得知自己离奇身世。命数已乱,看他如何经历三重死劫获得新的希望。

  • 透视之瞳最新章节

        一双神眼,看破虚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美人?金钱?权力?尽入囊中。小混混?黑社会?异能者联盟?统统一砖撂倒。别跑,我的四十米长刀已经饥渴难耐了!PS:最近翻到一本非常奇葩的书《万古有寂》,莫为表示此书无法理解,特地挂出来,让各位读者大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 重生之凤后在上最新章节

        她本是平民女子,因父亲是闻名天下的鬼才将军苏尉迟,让她成为晋王朝傲皇的独宠皇后。传说,傲皇虽冷酷残忍,却唯独对苏皇后千依百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不过,一切都只是传说。傲皇为一统天下,娶她为妻,立她为后,赐她无上的尊宠。一统江山之时,便是她赴黄泉之日。一杯毒酒,他狠心赐她永乐,只因他爱的女人是她的双胞胎妹妹。她含笑饮毒酒,将自己的皇后之位将自己苏雪烟的身份让给双胞胎妹妹苏云彩。伴君五年,她换来一身残破的身子骨和一杯毒酒,结束了芳华一生。一朝重生,凤凰涅槃,一切又回到起点。她嫣然一笑,拿起锋刀毅然向自己手腕割下去,从此世上再无苏雪烟。“我命由我,不由天!”可是,即使以死相逃,她还是遇见他了……

  • 放浪形骸歌最新章节

        孟行海是帝国中一道门少年,自幼受噩梦困扰,在门中出头无望。然而忽有一夜,他受性命之危,忽然间练成奇功,来到危机四伏的大海上。这荒诞、危险、奇妙、险恶之世在他面前铺开。他是从此平步青云,大权在握,看透凡尘,修仙悟道?还是见奇异之景,历怪诞之事,得超俗之心,建绝世之志?

  • 霜年祭最新章节

        为何要等待啊?你忘了吗?上一次,鲜血是如何流淌下来的啊?  我愿意啊!她笑了,露出了虎牙。  你忘了他是如何对待你的吗?  记得,我当然记得。  黑火灼心四十九天,冰峰墨刀在我身上留下了数不清的伤口。我一次又一次地恨不得用那把剑刺入他那颗心。  那为何还执迷不悟啊?  谁又知道呢。  年少时的顽劣,却是一切的根源,如有选择,我必不会重蹈覆辙,  想当初你曾在风雪席卷之地为了我铸造满天星光,如今却将我置于死地。  真是讽刺。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http://www.bqg3.com

  • 我没有杀人最新章节

        在物欲横流的木源街,身为最大灰色组织山河会头目之一的徐长水却突然因为手下赌场被查在半年前匆匆入狱,而接踵而来的就是街道翻新计划,不动产公司和黑道争相拿地,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稳赚一笔。徐长水的养子慕涛,却在街道翻新计划最核心的一块地伤闹出了杀人案,从而引发出的一系列阴谋和故事。

  • 农门千金:麻辣小娘子最新章节

        穿越成差点失身的小包子,从此过上了被人在身后戳脊梁骨的悲惨人生,林芽儿说:这算事儿吗?哑巴爹悍妇娘,偏心奶奶要闹分家断血缘,别说良田千亩,就算是三分地都没有,填饱肚子发家致富才是大事。那个跑来,追在她身后唠嗑的男人,要我答应你什么都行,有钱好说话。什么,听说她身份不一般,富贵人家的千金也就罢了,还是嫡出大千金!rnrn

  • 重生农家:一品俏寡妇最新章节

        世家千金被渣夫害死,重生后成了一个十八岁娇滴滴小寡妇。  寡妇门前桃花多,当个好寡妇难,当个正经寡妇更难。  这天,村口传来一道吼声:“不得了了,侍郎家的二公子来跟洛寡妇提亲了。”  洛言看着眼前的翩翩公子道:“不瞒二公子,妾身不才,已经克死三门夫君了。”  刘谦蕴勾起一笑,摆手道:“无妨无妨,本公子截止上月,恰恰死了四个老婆。”  洛言凭着自己的才干发家致富,最后走上人生巅峰。

  • 重生美洲巨头最新章节

        前世的佣兵叶秋重生了,八十年代,一名拉丁裔的青年何塞·维克托·阿赛罗,格列夫家族的一名战士。    冷静的性格,狡猾的头脑,残酷的手段,且看”V“如何让他的名字响彻拉美。    QQ群号:860581841  希望大家共同讨论

    本章内容提要:
    ...    “咚咚咚!”     后面追过来的家伙在追我的时候,鞋底碰触地面发出一阵剧烈的声音。这声音已经追了我三分钟了,至今还没有停下来。     也就是说,后面那个壮汉速度并不比我慢。本来以为他身体宽厚,而且周身都是都是肥胖的脂肪。跟何况,他的身体上面还挂宽厚的肉块。即便是如此,他的速度仍然没有被拉下来,竟然还锲而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