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吸一口气,猛然提起来身子,直接从窗户上面跳下去,空中传来一阵阵的凌冽的风声,让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咚!”

    我在剧烈的冲撞下落在了地面上,全身上下猛烈的颠倒,周身仿佛被人捶打了一顿一样,咣咣当当的吐出一口口水。

    “赶紧跑吧,他们要追过来了。”旁边的木灵赶紧把我拽起来,向着大街上跑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路上已经没有了多少行人,所以我们两个奔跑的身影格外清晰。也就是说,后面追过来的叶川等人,能够很轻易的跟上我们。

    枯黄热的路灯静静的闪烁着,旁边偶尔疾驰过来一辆汽车,即便是里面的司机或者乘客发现了我们这般,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他们也不会下来拦住追着我们的黑衣人。

    这就是现实,我并不怪旁边没有停下来的人,因为现实就是这样的,没办法怪别人,这是事实。

    呼呼的风声仿佛恶魔在呼唤着我,我紧紧的抓住木灵的手掌,不敢松开。我怕自己一松开,就会被后面的黑衣人给追上。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木灵突然带着我拐进去一给胡同里面,然后转身进入后面一个低矮的房子里面,我想都没想,直接就跟着她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七八十年代的旧房子,里面应该是好久没有人来的原因,都已经布满灰尘,地面上随着我们轻微的走动,都能够荡漾起来一圈圈灰尘,让我的鼻子吸收进入之后,有种想打喷嚏的感觉。

    不过,我可不敢打喷嚏,我恐怕真的惊扰了里面的人。当然我心里面是不认为里面有人的,这个地方都已经尘埃遍地,怎么可能还有人住在这儿。

    我对里面住这人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可是,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确实是怪自己年住这人!

    “你赶紧把门关住,我们到里面再说。”木灵扭头对我说道,旁边漆黑的空间,让他的脸庞不断的闪现,一晃一晃的。

    我好忙应了一声,就转身把后面的门给关住了。说真的,这个房门还真是紧吧,我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慢慢的关住。

    关住这个木门之后,我竟然听到了“吱呀”的声音,就好像是一种小孩子在划拉手指甲盖的声音,刺耳难听的很。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破旧?”我在木灵的后面询问道。

    “这是我以前居住的地方,因为很久没走来了,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木灵打开中间堂屋的房门,随着灰尘沙沙的落下,房门发出刺耳的声音,被缓缓打开。

    “不是吧?”我疑惑的看着了木灵,带着质疑的声音说道“当初我们是在雪山之后分别的,从哪儿,到这时候,也不过是过了一段时间而已,怎么可能会布满这么多灰尘?”

    “你应该明白我一直是住在学校里面的,所以你可以按照我们的上学时间算一下,看看是不是过了很长时间?”木灵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就从我身边走了过去,然后打开房门。

    “好了,我们现在已经到地方,你要是想休息就睡在这儿就好了。我已经做好了防尘措施,所以,里面的被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干净的。”

    木灵艰难的推开房门,待上面的灰尘落完之后,就带着我走了进去。

    刚刚进去之后,眼前一片漆黑,根本没有了木灵的身影,我轻声叫了几下,木灵从里面拿着一个不算明亮的蜡烛走了出来。

    这个蜡烛是红色的,让我好困她好像拿着一个巨大的鲜血碎肉。似乎是这个红色蜡烛质量不好的原因,上面的火苗一闪一闪的,仿佛随时都能够熄灭,然后消失不见。

    “喂!”

    我吓得喊了如同恶鬼一般的木灵,她怔怔的扭过头来,皱眉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我赶忙缓了缓心神,让自己的心灵静了下来。

    “没什么可怕的,习惯就好。”木灵没觉得有什么,就转身推开旁边的房门,然后轻轻的走了进去。

    她指着地面上的两张低矮的床铺说道“这两张床,我们一人一张今天凑合着睡了,等明天天明,我们再出去,不然的话,我恐怕他们会在外面堵着我们。”

    我走了过去,蹲在地上看着那两张床铺,原来上面是一层防尘塑料布,里面是一层厚厚的被子。我想了一下刚才木灵所说的防尘措施,现在终于醒悟过来了。

    “你睡这一张,我睡这一张。”木灵指着左边的那张床对着我说到。

    “知道了!”我诡异的看了木灵一眼,心道,这张床肯定有古怪,等木灵走了之后,我在查看一下。

    “对了!”木灵从旁边走了过来,和我说道“我带着你看一下,周围的东西,你千万别乱碰。”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接着,木灵就拿着手里面鲜红的蜡烛,向着后面走去,后面是一个桐木桌子,上面竟然没有丝毫灰尘,就好像被人经常擦拭一般。桌子上面有一排红色的蜡烛,而且还是新的,就好像刚刚放上去的一般,不过,这些蜡烛上面却是布满了一层灰尘。

    木灵满满的走了过去,她轻轻的把蜡烛点燃,房间里面的光线慢慢的明亮起来,我终于看到这排蜡烛后面竟然有一个个木制灵牌,上面纂刻着一个又一个用繁体字写成的名字。

    名字的上面是一个又一个照片,这些照片很奇怪,使用手工刀一刀一刀的纂刻而成。

    “这些使用的祖先,在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就死了,他们是被人故意撞死的。”木灵轻声说道,似乎是在叙述一件普通的事情一样。

    “什么,你父母被撞死了?”我震惊无比,赶忙问道“他们是在什么时候离开你的?”

    木灵想了想,说道“在十年前吧,那时候我和姐姐还很快乐,不过,自从父母离开我们之后,姐姐就好像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人。”

    “不可理喻的人?”我震惊的退后两步,回想起来当初木雪在树林里面所做的事情,那个男人在享受那种感觉的时候,直接被轻声的咬破喉咙而死,鲜血四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四十三章破房子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四十三章破房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四十三章破房子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四十三章破房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四十三章破房子】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鬼事手札最新章节

        一个天生鬼门关没关,地府长期的免费的黑户苦工的孤儿的日常。
        一个可爱的小萌宠,会吃会睡会卖萌,梦想是要嫁给自己的主人。
        一个远洋而来的日本第一阴阳师美眉,姐姐居然是哥哥,不走了。

  • 心情点滴最新章节

        痛苦的决定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 唐朝护花使最新章节

        瑶池边,柳树旁,石榴花开,彩蝶翻飞,莺歌燕舞,鸾凤长鸣。当他们降临尘世,相见之日,如何纠缠。柳——柳晏花——阿措蝶——上官蝶莺——杨莺燕——王燕鸾——秦鸾

  • 山村小土豪最新章节

        重活一次,王铮再也不会离开桃花岭村半步。他要躺在桃花岭村的西山坡,嚼着南河滩边的茅草根,数着天边飞过的大雁,守着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荒岭山头,溜着狗,赶着鹅,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当个吃穿不愁,自在逍遥的小土豪。钱,不用太多,想要多少来多少,想用多少有多少就够了。朋友,不用太多,能凑的够一桌酒场,能一起苦一起累一起欢笑就够了。家人,不用太辛苦,随心随性,凡事有我。一切,不用太美好,我看到天边的太阳会笑,我看到山坡的小草会笑,我看到南河的河水会笑,我这一生,谈笑一生。js330

  • 王子是条狗最新章节

        重生过去变成狗,这是一个动物与美女的故事。js330

  • 半百流年浅寞华最新章节

        &#;&#;曾几何时,遇见他,
        &#;&#;竟不知他会左右自己的生活,
        &#;&#;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尽力去迎合他,
        &#;&#;少女心懵懂,
        &#;&#;却不想会给自己埋下了一生痛苦的种子。
        &#;&#;她是一朵童子面,
        &#;&#;美人初睡起,含笑隔窗纱,
        &#;&#;她向往着纯真的爱情,
        &#;&#;渴望幸福的生活,
        &#;&#;可终究没等到他的命中天子,
        &#;&#;湮没所有沧桑的痕迹,醉了流年,倾了岁月。

  • 兵王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龙叔出品,必属精品)女总裁天价聘请我保护她妹妹,同时让她玩世不恭的妹妹改邪归正。可刚见面,我就发现,这美女总裁纯阴体质,活不过三十岁,必须要至阳体质的男人才能治好,而我正是至阳体质六年学成华夏第一神医毕生所学,六年成为国内第一兵王,加上一个神秘的身世,而这六年,我要在都市打造属于我的传说!本书诚心打造,非常给力,作者龙叔创造过不少精品,请大大们放心阅读。每天更新,直到完本,新书急需各种支持,请大大们记得收藏,每天阅读,投票捧场哦,谢谢!欢迎读者朋友们加入本书QQ群:125888173加更规则:玉佩加一更皇冠加十更

  • 驭妻有道:金主请自重最新章节

        娱记爆料:十八线小明星宋安亦有三好,肤白、貌美、技术好。把‘锦尚娱乐’总裁勾的五迷三道,自此,被冠上一个狐狸精的骂名。当晚,宋安亦躺在男人身边,食指掠过他的唇:“郁少,网上热搜我技术好,难道是你传的?”男人翻身压过:“你技术好?”宋安亦笑意渐深:“难道不是?你说,是你器大重要,还是我活好重要?”

  • 带球王妃之身怀异宝最新章节

        女主一朝穿越到东霖国左相府,成为文相府的“未婚先孕”的大小姐,几日便要嫁给病痨男主。女主意外得到奇宝芥子,依靠它,教训欺负原主的谢氏,嫁入王府中和男主约法三章,从此过上了米虫般的生活。

  • 一不小心扑倒总裁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让他们邂逅,南宫方豪看到方可可后就彻底不正常了。rn  “你为什么不让我走!”方可可大声的咆哮着。南宫方豪根本不在意:“因为你撞坏了我的车子。”rn  好不容易方可可离开了南宫方豪,可命运又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当扑面而来的时代巨澜把懵懵懂懂的沙正阳卷入其中时,他是随波逐流,风花雪月,还是长缨在手,逆流击波?干想干的事,为恣意人生。做该做的事,为家国情怀。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季先生,吃完请负责最新章节

        他是万娱集团总裁,天之骄子。她是娱乐圈十八线小明星,一张契约,两人命运紧紧结合在一起。他勾唇冷笑,将她逼到墙角:“叶流萤,你睡也睡了,用也用了,怎么,想要反悔?”她拽紧手中的契约,看着眼前的男人,紧张的贴在墙上:“季以宸,我门之间本该就是契约的关系,你现在想要反悔?”季以宸挑眉,欺身压下,于是某人三天三夜没能下得了床。“你,你不讲理!”她扶着腰坐在床上,眼睛瞪得溜儿圆。&于是某人继续懒懒的笑了。“看样子还有力气说话,没做够啊?”“你……唔!”于是,又来……

  • 校花的无敌兵王最新章节

        进可孤身一锤十,退可聊骚泡校花。兵王重回都市,且看他如何搅弄这城市风云。

  • 最强修仙归来最新章节

        修仙称帝,强势归来,看我如何壮大家族事业,异能加持,装逼打脸,看我如何揽尽天下珍宝。

  • 豪门怨:欢期难酬最新章节

        开始,我嫁了一尾鲛鲨:坚硬、坚定、无情又冷酷。那天,他按着我的背,在我耳边,毫无温度地训诫:“我的感情需要条件,不会浪费给没有意义的人。”这天,他屈尊降贵,双膝着地,在满座哗然之中垂首在我面前:“求你,把它脱掉,跟我走。”后来,我嫁了一只狐狸:阴险、狡诈、残忍又歹毒。那天,他衔着我的手指,寸寸舔舐,笑得好温情:“对你什么都舍得,都不在话下……但你要乖。”这天,爆裂声声,天塌地陷,佛牌破碎,十字架断裂……满手鲜血,无人庇佑。沉沉的黑暗里,他把指环套入我的指尖,说:“别怕,黄泉路上有我陪你,你不会孤独……”我是王后,西洋棋中最好用的那一枚。棋子,生来被操控,机关算尽,画地为牢,染指、染血、染上悲哀的身不由己。

  • 超级维修师最新章节

        高考前,李航脑袋里面突然多出了一个职业系统,使他成为了超级维修工,用铅笔开门锁、药片通厕所,在高空修汽车、水下救大火……    他凭借出人意料的维修技能助人为乐、锄强扶弱,另外还有挣钱致富!

  •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是天师最新章节

        >dd<    蓝大天师,淡很疼。她不过就是飞升渡个劫,    明明应该只是五道黑雷的。    结果死老天居然发了疯的狂送她九道紫雷。    于是肉身毁了,魂穿了。再一睁眼,老母鸡变鸭了。    蓝大天师成了被男友劈腿抛弃的法医小可怜儿。    咦,法医验得都是死人?得嘞,这活儿,咱擅长。    蓝大天师勾唇笑,死人可是她最爱。    一声口哨响,尸体打立正。    招阴小旗展,魂兮必归来。    鬼笛曲轻扬,骸骨有话说。    没有她验不了尸,没有她画不出来的凶手像。    夜深人静时,法医室中鬼火现。    蓝大法医笑眯眯,勾起尸体的下巴。    “来,告诉我,是谁杀了你?”

  • 撩夫有道:爷,快上套最新章节

        >dd<    【宠文宠文!腹黑男VS嚣张女,酸爽无虐,欢迎跳坑】    一觉惊醒,萧棠棠便被自己眼前这小胳膊小腿的给吓了个够呛,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却不想,再来一世,她依旧是那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存在,萧棠棠只能重重的大吼一声:Who怕Who啊!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    嚣张,很嚣张,相当的嚣张!这是夏侯琤见到萧棠棠的第一印象。    初次见面,他在车上,她拦在车前。    “此路是我开,此门是我看,想从此路过,给爷下车来!”    夏侯铮:这女娃,有点意思!    再次见面,他在下,她在上。身上的某只小手正在那里光明正大的吃着豆腐。    夏侯铮:摸够了吗?    萧棠棠砸吧了下嘴:还行!    边上津津有味瞧热闹的众人:一脸兴味。    从此以后,这两人便过上了不羞不躁,剪不断理还乱的小日子。    世人都说夏侯琤是被萧棠棠给霸王硬上弓才无奈的承认他们之间关系的。    萧棠棠捂脸捂腰:那就是个黑啊!哎哟她的小蛮腰!    对萧棠棠来讲,夏侯铮就是那种吃了一次就绝对要吃第二次的家伙!    对夏侯铮来讲:撩拨萧棠棠,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趣味。    另自推简单已完结军旅文:《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景爷有色之娇妻难宠》《重生之霸婚军门冷妻》书荒的宝宝们可以去看看,总有一本适合你。    笔芯!

    本章内容提要:
    ...    我深吸一口气,猛然提起来身子,直接从窗户上面跳下去,空中传来一阵阵的凌冽的风声,让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咚!”     我在剧烈的冲撞下落在了地面上,全身上下猛烈的颠倒,周身仿佛被人捶打了一顿一样,咣咣当当的吐出一口口水。     “赶紧跑吧,他们要追过来了。”旁边的木灵赶紧把我拽起来,向着大街上跑去。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