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乌云密布,空气中都是令人烦躁的气息,还有山寨门口挂着的血腥骷髅头,让我有种颤栗的感觉。

    “这个地方有点可怕呀!”我心里面颤抖的很,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什么可怕的,都是一些被土著们吃剩下来的人骨头而来。要我来说,什么都不用怕,这样你更心安。”周美在旁边随意说道,似乎真的对面前这种阴森无比的气氛没什么感觉。

    “进去吧!”周美当先进入门口,刚刚走进两步,面前有一个土著愣了一下,眼神不动的看着我们。

    周美想都没想,直接一锤子打在他的脑袋上面,和刚才的情景一张,他直接就脑浆崩裂,全身瘫软的倒在地上。

    经过了刚才一番教育,虽然我还是觉得这种作法不对,可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

    解决了这个土著之后,后面的竟然没有再出来什么之类的土著了,就好像,这个山寨里面的土著全都搬家了。

    “这什么情况,里面竟然没人!”我惊奇的对着旁边的周美询问道。

    “什么情况?”周美冷笑一声,“这还能有什么情况,刚才我们的动静太大,他们都追出去了,现在我们赶紧在里面找地图,然后赶紧离开。”

    我听了之后,赶紧冲进去其中的一个房间里面。他们这种房子没有窗户,在我掀开的瞬间,就看到里面悬挂着一个又一个尸体,他们没有皮毛,全部都是赤裸裸的肉体,肉体上面都是粉的嫩的肉质。

    “我他妈!”我爆了一句粗口之后,就直接退了出去,这也太可怕了把。

    “怎么了?”周美走到我旁边,皱着眉头询问道。

    “里面,里面有一群没皮的尸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心里面很是害怕。

    周美推门进去之后,他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就没有了任何表情。

    “你不用害怕,这不过是土著们的正常的食物而已。”周美一边往房间里面走去,一边对我解释道。

    我听着,听着,心里面就有些发怵。这种情况,即便是周美对我说了,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

    “现在你觉得这些惨无人道的土著,该杀吗?”周美突然问道。

    我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类没皮尸体,心里面早就想杀这些土著一万次了。于是,我就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群没有感情的畜牲,真是无耻至极,等我们出去之后就直接报警,让警察来管这些事情。”

    周美摇了摇头,苦笑道“马超。你还是太单纯了,这些土著的的智商和我们人类一样,都很高的。他们总是在警察追过来的时候,悄悄离开。

    更有甚者,有些残忍无比的土著直接把老弱病残抛弃下来,让警察抓走。这种移形换位的计策,它们用了好些次。”

    我细思极恐,这些土著竟然都有这种操作了,那么之后,他们会不会在我们的回去的毕竟之地设下圈套?

    我不敢想,因为,整件事情,都让我糊里糊涂的,根本想不明白其中的道道。

    “好了,地图我找到了,在这儿!”周美手里面拿着一个全部都是血迹的地图,里面用黑色记号笔画着的路线,让我清晰可见。

    “那我们现在就离开吧。”我现在对着这个原始森林恐惧的很,想赶快离开,这里就是一个是非之地。

    “铃铛,你们快看,这里面好像是土著居住嗯抵挡。啧啧,你们看那个骷髅头,真是好看!”

    可是,天不遂人愿,在我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周美就拽着我走了出去。

    外面是三男两女,看特么的衣着打扮,应该是前来游玩的大学生。而且前面有一个短发模样的女生,正指着山寨门口的骷髅头兴奋的说道。

    我不得不佩服现在年轻人的兴奋程度,这种可怕的场景,他们竟然能够开心的玩耍。

    这不,后面有一个男同学为了引起前面短发女学生的注意,竟然拿起来手机开始牌照,随着一阵咔嚓咔嚓的响声,几人玩的津津有味。

    “几位,你们赶紧走吧,一会儿土著回来会吃人肉的。”周美走上前去,对着他们劝慰道。

    “会吃人肉?”在前面的那个短发假小子走了过来,他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说道“你们两个不愧就是土著吧,一会儿会不会把我们吃掉呀。”

    “哈哈哈!”

    后面那四人,除了最前面那个叫铃铛的长发少女眉头一皱,其他人都笑得直不起来腰。

    我赶紧走上去解释道“几位!几位!我们并不是土著,只是路过的游人,刚才我们已经经历过土著吃人的情况了,所以才劝你们赶快离开的。”

    我这句话说的合情合理,神色也是诚恳的很。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周美,她也是点了点头,对着我竖起来一个大拇指。

    “好了,两位,你们就别吓我们了。”从旁边走出来一个齐刘海的男生,他满脸吊儿郎当的模样,有些不屑的说道“你们两个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怎么来的?”

    “你们怎么来的?”我随口问道。

    “我们当然是跟着旅游团来的呀,他们的领队早就说过,这个风景区根本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这个所谓的土著山寨,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景点罢了。”

    后面走出来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孩子,给我们解释道。

    “什么导游?”我看他们听不进去,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们千万要听我们的,那个导游无非是想骗取你们的钱财罢了,现在竟然还……”

    “好了,大哥!”最后面试一个衣着打扮很是豪华的男生,他手腕上面带着的手表我认识,是有名的江诗丹顿,我多看了几眼,是真的。

    “你应该是导游花钱请过来吓唬我们的土包吧,这是给你们的小费,赶紧拿着走吧。”穿着豪华的男生递给我一百块钱,用鄙夷的声音说道“以后注意一点,别对自己的演技很有信心!”

    我鬼使神差的接过来这一百块,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胡言乱语的少年,心里面仿佛被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一样。

    拍戏?拍哪门子戏?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三十一章拍戏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三十一章拍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三十一章拍戏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二百三十一章拍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三十一章拍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首席别玩我最新章节

        身为一名警察,她理应替天行道!但谁来告诉她,抓错了人怎么办?!而且……还是个被她抓进监狱后挠了他痒痒的男人?!当他出狱后,她却莫名被他绑回家??那人邪魅逼近:“你让我受了那般奇耻大辱,咱们就慢慢算账吧”

  • 四象秘藏最新章节

        说到宁新中这个地方,有着最少八百年的历史,从商朝灭亡到公元前257年,它一直叫这个名字,自从战国时期的秦将王?攻下这片土地,名字才改作他称。这里曾是七朝古都,人杰地灵,在宁新地盘上埋有诸多帝王将相墓,而安大王墓是一个北方民族藩王的墓,内中埋有五彩宝球、二十四乐伎、死亡天虫等等秘密,而发现它却历经了地下白龙、结网毒蜘蛛、狞狰鼯鼠、喷火玩偶的侵袭。宁新文物专署的专员和保安人员为保护安大王墓的发掘与当地武装及盗贼展开了殊死的争夺。

  • TFboys之久居我心最新章节

        她,一个脱线得有些过分的人,更像是一只金鱼,是学院里最平凡而又最不平凡的人,一直规矩前进的生活是直到他们的出现才被打破的。她也许从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仅仅因为三个转学生而变得天翻地覆。有那么一个人,霸道且不要脸,强行进入了自己的生命当中狂刷存在感,以虐待她为乐趣,面对她嘴角挂着的永远都是嘲讽的笑容,脸上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叶纤水,这当真是你的名字?”“叶纤水,你说说你这个穷酸的人是怎么做到让王源都跟我叫板的?”“你怎么这么计较啊!不就是一块钱么!”“叶纤水!我看是你脑子有些问题吧!”毒舌,嫌弃,嘲讽,人生第一次有那么一个人对着自己这样放肆。她讨厌他,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他们两个人,只要一见到对方就一定会出现硝烟战火。以及一直以来最敏感的在一块地方,因为

  • 鬼厨最新章节

        你认为饭店里的顾客都是活人吗?你认为所有的饭菜都是给活人吃的吗?那你就错了……我是个厨子,只在半夜做饭,因为我的顾客都不是人……

  • 心情日记-----最新章节

        这是ㄍ散文--也可说是我ㄉ日记ㄅ-----
        虽然我不常上来......但我会尽量ㄉ.......
        把我想对他说ㄉ话......现出来-----
        有不好的地方醒多多指教---------

  • 闪婚总裁别乱动最新章节

        “睡了我,还想跑?”宋泽渊愤怒了!这个女人睡了他,竟然还敢出来相亲!结婚是吧?那也只能跟他结!他一定会让她好好体验婚后生活的!各种姿势各种味道的!郁静曦先失身,后闪婚,本以为生无可恋,可是当陌生的老公每晚狼化,出轨的前男友黑着脸喊她“舅妈”的时候,她只想说:神啊,救救我!

  • 娇妻难宠:相公莫心急最新章节

        他离开的那日大雪纷飞,她翘首以盼盼来的却是他的尸首。她当街拦下棺木,只为见他最后一面。  等他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却成了别人的鬼侍。她等了他半年,只为寻求一个不可能的答案。他死后默默相守,成为鬼侍就只为留在她身边。  他死后半年她被迫嫁给云彭,亲眼看着手中红绸落在火盆燃烧殆尽。大婚之日他将她压在身下,邪魅一笑:“就算得不到你的心,那我也要得到你的人。”  她在最落魄的时候嫁给他,他给了她一个风光无限的婚礼。路漫漫其修远兮,追妻之路漫长无比。

  • 五尺小皇最新章节

        &#;&#;龙生九子尚相貌不一,不过孤恰巧是那体积最小的一只罢了!
        &#;&#;孤虽矮小,但孤胸怀天下,精通法制,亦能使人民富庶,天下太平!
        &#;&#;“羽轩,你说孤能否完成祖上大业?”
        &#;&#;“陛下威武!”
        &#;&#;“臣认为,定能!”
        &#;&#;“一个沾染孤至亲血脉的王爷有何惧?呵!待孤。。。”
        &#;&#;哎?王爷的那个女儿怎生的如此秀丽?他的儿媳怎又如此眼熟?小皇帝瞪眼。
        &#;&#;嗨!罢了罢了,先去杨府找小茶吃只烧鸡,再谋大业……

  • 殿下撩不停,神偷狂妃很妖娆最新章节

        雪依依,国际上神出鬼没的超级女盗,聪明伶俐,诡计多谋,一次不慎,丧命黄泉。一朝穿越,成了洛府不受宠的嫡女洛天宁,虽美色倾城,但却是个傻子。自小就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任人肆意宰割。老娘不发威,你当我病危啊。从此,惩继母,治渣男,斗庶妹,犯我之人,我必踏之。本来风生水起的日子过得好好的,却被一腹黑王爷给缠上了。“对不住,把你睡了,给你赔偿金,别动气啊!”某女。“洛天宁,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嫁给我,要么我娶你,选吧。”某男。某女嘴角僵硬,讪讪地笑,“我没钱养你,不选。”“那好吧,我养你。”某男双眼一眯,说着就扑向眼前人。

  • 巨星经纪人最新章节

        他不是大明星,却是捧出各大明星的点金神手!他引领全球的时尚风潮,被各大巨星尊称为教父,他轻轻跺一跺脚,整个国际娱乐圈,都要震上三分。“我不想当演员,更不想当歌星,甚至不想当舞王。那样我会抢了许多人的饭碗,我良心上过不去。”面对时代周刊的访问,某人很低调的说道。

  • 禁界最新章节

        离奇的委托,突发的空难,神秘的小岛。年轻律师意外踏上了一条生存与逃亡的不归路。
        在天空海水中翻腾的黑影;会流血的远古鬼树;组织严密的山魈军团;还带着血肉的恐龙尸体……
        是谁在山崖上留下密语?是谁在海岸对月流珠?如影随形的死亡,阴魂不散的怪物。如何逃离这阴森的禁界?如何拨开这层叠的迷雾?恶魔的大嘴,究竟通向地狱?还是天堂?

  • 神武主宰最新章节

        不能觉醒的他,一次意外回来,他将改变世界,改变格局,走上主宰之路。

  • 绝世小佣兵最新章节

        金秋,一个古灵精怪的现代小屁孩,五岁生日时不幸被拐卖到非洲的雇佣兵训练基地。当别人还在上小学时他已经扛着火箭筒带着小伙伴们满世界跑,到非洲打内战,在中东巡视输油管道,黄金和钻石更是捞了不少看他如何用自己小小的身躯撑起这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

  • 无上仙尊最新章节

        新时代男青年来到修仙世界,自然是来享受的。无聊练练丹,出炉的就是极品,各大门派争相抢夺。不急不急,就几十万枚灵石。对了,要最极品那种哟。没事打打怪,只要打怪必出好装备。哈哈,天财宝物都是我的,谁也别抢。哟,这还有上古巨宝出世?这可不能被人抢了去,走一个,咱们坐山观虎斗,后面捡便宜就成……

  • 寒夜刺客最新章节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风雨飘摇寒江渡,一片冰心雪里埋。  有些人,见不得光。茫茫夜色,才是他们的天堂。  白天,他是赤阑桥头的小混混,安阳城中的贱民。等到暮色降临,他却化身为玄色天隼,冷酷无情的杀手。  乱世当道,武者为王。大宁王朝的天空,有些许灰暗……

  • 狂怒骑士最新章节

        卡斯塔诺大陆,濒临破灭之地,一个注定迎来浩劫的世界。  于此,亡灵入侵,恶魔苏醒,残阳陨落,永夜降临。  巫妖、巨龙、圣者、邪神的身影纷纷现世。  阴谋、背叛、掠夺、战争的戏码频频上演。  脆弱的秩序于祸乱中崩坏,文明的旗帜飘摇欲坠。  但当这动荡的年代到来之际,资深玩家乌尔斯意外返回灾厄爆发的前夕。  断剑重铸,骑士归来,不屈的意志向命运嘶吼咆哮。  死亡与希望交织,机遇和危患共存。  面对预知的未来,他誓以先觉者之躯披荆前行,挥舞锋刃斩破黑暗重塑黎明。  火与弦的乐章奏鸣英雄的史诗,血与酒的正义呼唤失落的荣耀。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携系统穿越的狂战士在游戏异界叱咤风云,力挽狂澜的传奇之旅。...

  • 遗体入殓师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殓妆师,我的工作专门是给死人化妆,我只接私活,某一天,我和我的搭档接了一个私活,并且我们俩不知死活的从死人的身上扒下来一只玉镯,可我们两个都没有想到,噩梦从此开始……

  • 天道至尊最新章节

        “也该尔没足了。地天没有仁,以万物为刍狗。刍狗现,万物都往。”只睹九巫师嘴点嘀咕着。一只年夜狗没目前巫神之矛点前。妖王撼头摆脑的看着这只否爱的小狗。“妖王,您没有会敷衍那狗感废趣吧。”年夜魔王看着妖王偶怪的式样。“诚然没有会啦。没去吧。魔狼。”妖王倏地的交织着。挨着今怪的足印。一只二米多下的狼没目前妖王点前。否是这下年夜的魔狼却勇活着活着的看着这条否爱的小狗。“偶怪了。尔的魔狼如何会惊骇这条小狗了。”妖王无比稀有的看着魔狼。而正在妖王无比稀有的岁月,李尘的足指再次动了动。“管它是甚么器材。年夜没有了古地迟上有狗肉吃了。”血乌嫩祖否没有管那些。提着血饮狂刀砍负这否爱的小狗。否是便正在将要砍到这条小狗的岁月。这条小狗嘴一弛,喷没水去。

    本章内容提要:
    ...    天空中乌云密布,空气中都是令人烦躁的气息,还有山寨门口挂着的血腥骷髅头,让我有种颤栗的感觉。     “这个地方有点可怕呀!”我心里面颤抖的很,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什么可怕的,都是一些被土著们吃剩下来的人骨头而来。要我来说,什么都不用怕,这样你更心安。”周美在旁边随意说道,似乎真的对面前这种阴森无比......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