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面前从桌子里面挣扎出来的疤痕女人,她脸上的伤疤宛若一条条细长的小蛇在不断的涌动,让我心里面突然生出来一种厌恶的感觉。

    “都快死了,还想吓我!”我大吼一声,壮了一下自己的胆子,然后拿起来旁边的布满灰尘的板凳,狠狠的向着她的头顶砸去。

    一道劲风带着疯狂的气压把旁边的灰尘吹的七零八落,疤痕女人的嘴角突然露出来一丝微笑,她缓缓滴落的鲜血突然高高仰起,在空中猛然洒在我的脸上。

    我的脚脖子上面突然传来两股寒意,接着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向着后面仰翻了过来,随着“咚”的一声,我能够感受我的五脏六腑都有一股剧烈的震动。喉咙里面微微一甜,面前突然出现一些闪烁的小星星。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疤痕女人这时候的声音,终于让我听出来一丝女人味。不过,这种女人味却是冰冷至极,宛若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女恶魔。

    眼前的景象晕晕乎乎,上方的天花板,应该说是,布满瓷砖的上空,这时候让我更加眼花缭乱。

    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出现在我模糊不清的眼睛里面,她好像就是那个女人。她手里面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猛地向着我插过来。

    我凭借着本能,向着旁边偏移了一点。耳边突然想起来一道“砰”的声音,隐约有一些小碎石在我的脸上蹦哒,让我不太柔嫩的肌肤有种撕裂的感觉。

    “哎呦,鼻子都流血了,还能够这么坚强。”疤痕女人似乎在嘲笑我,“不过,接下来,你就不可能躲过去了。”

    我拼命的挣扎起来,摇了摇即将昏迷的脑袋,疯狂的向着前面狂奔过去。还能够思考的精神,让我在奔跑的过程中不停的划拉着旁边的桌子。

    本来整整齐齐的桌椅让我挡住了白痕女人追赶我的道路,后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我能够感受到,这时白痕女人撞开桌子追过来的预兆。

    我的平衡能力好像被刚才摔得失调了,现在我全身不停的晃动,有时候竟然在奔跑的过程中竟然向着旁边歪了过去。要不是有桌子在支撑,恐怕我现在就到底不起了。

    “小子,你跑不掉的!”后面似乎有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声嘶吼。

    这道仿佛催命符的声音让我不敢停下来,我恐怕自己停下来之后,迎接的就是自己脑浆迸裂,然后死不瞑目。

    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洞口,微微遮掩的房门让我觉得自己能够穿过去。虽然我觉得这个洞口很是诡异,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让我思考。

    于是,我就发疯一般的冲了进入。刚刚插进这个门户缝隙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压迫全身筋肉的感觉。看样子,因为我精神不太好的原因,我看错了缝隙的大小。

    我想退出来,然而,却仿佛进去一般,很难划出来。

    我叹息一声,稳定一下自己的心情。果然不出所料,自己被卡在了两个石门的中间,没办法动弹了。

    “咚咚咚……”

    疤痕女人大踏步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来,我艰难的扭头看去,她正带着诡异的微笑,大踏步的向着我跑过来。我看到她这般模样,心里面猛地一震,疯狂的把自己的身体向着里面挤过去。

    “小子,你看你现在的模样,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疤痕女人的声音宛若黑夜中神秘的低语,“哈哈,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她刚刚说完,我就感觉自己在外面的右肩膀的位置突然传来一股庞大的巨力,让我的身体猛地挤了进去。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右半边身子仿佛火烧一般,接着,就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的腹部流了出来,鲜红如火……

    我流血了!

    疼痛如同潮水一般充斥着我的心灵,我努力让自己不再昏迷,我挣扎的站了起来。我要跑,我想活着,我要离开这儿!

    我有气无力的大吼一声,让自己能够一瘸一拐的向着前面跑去。

    不对!我钻进来了是因为有一个助力。但是,那个疤痕女人没有助力,那么她就不能够钻出来!

    我心中一喜,向着那个门口看去。刚刚看到疤痕女人正气定神闲的慢慢从门户的中间轻轻的走了进入,这窄小的缝隙相对于她的身材似乎有点“肥大”了!

    卧槽!

    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本来以为的事情,现在竟然向着相反的情况发现。

    我本来迷茫的精神突然一震,连滚带爬的向着前面冲去。

    我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物,面前是一片橘黄色的藤蔓,上面的叶子可能是很久没有见到阳光的原因,都已经有些枯萎了。

    藤蔓错综复杂的环绕在面前的走道上,头顶上面竟然是一排已经亮堂起来的白炽灯灯光。虽然这种情况有点诡异,但是,我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够发疯一般的冲进去。

    “呼呼呼~”

    我疯狂喘息着,在过道上面的藤蔓有点束缚着我的脚面,让我被划拉的有种针扎般疼痛的感觉。不过,我仍旧没有停下来。我恐怕自己停下来的瞬间,就会被后面的疤痕女人抓住打死。

    “什么人?”通道尽头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

    我听了之后心中兴奋无比,这是木灵的声音。于是,我就赶紧对着前面喊道:“是我,我是马超!”

    “哦?”面前有着昏暗的通道里面慢慢的显现出来一个窈窕的身影,“你怎么来到这儿了?”

    我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正要回答,却感觉背后有一阵强烈的气流冲动。来不及思考,直接在地面上一个翻滚。头顶上空有一个木棍飞跃而过,让我的头皮都有点生疼。

    “超子,往我这儿跑过来!”木灵大喊一声,然后我就看到她向着我这边飞奔过来。她的身体微微躬起来,宛若一头正在高速移动的猎豹。

    我在地面上滚轮几圈之后,猛地站了起来,向着木灵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以为你能够逃脱吗?”疤痕女人冷酷的声音在我后面响起来,“我想杀的人,从来都没有逃出来的。”

    他说完之后,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破空的声音。我能够感受到,这时锐器冲击空气所行程的声音。

    我怔怔的扭头看去,一个尖锐的木棍正想着我这边扎过来。

    “不要!”我惊恐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相遇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相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相遇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一章相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八十一章相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探灵女主播最新章节

        从网上买了一台二手电冰箱,收到冰箱之后,却发现里面有一具尸体……
        随着直播行业越来越火爆,我也加入了直播这个行业,然而对于一般直播已经疲倦了的你,有没有听说过探灵直播?让我带领你走入神秘的地带……
        微商鬼藏,莲花死潭,蜂巢鬼城,香岩天寺,高沟古树等。一切尽在《探灵女主播》
        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本书都适合你……有点小热血,有点小盗墓,有点言情,有点小恐怖!

  • 总裁掠爱成婚最新章节

        她,甜美温柔,贫苦却不失温雅,是不招人喜爱的女孩。他,冷俊如冰,高贵绝然,是跨国公司的神秘总裁,商界的传奇。一个美丽的错误,让他与她相缠此生。看到她为钱,把自己依进其他男人怀里,他满心愤怒,霸道掠夺她的爱,用一纸婚书,把她禁锢在身边,让她逃无可逃。残情交易,她成了他的妻,以为会是幸福的开始,最终换来是他无情的摧毁。为了他心爱的女子,他错手将她推下楼。看到腿间鲜血染红衣裙,痛了是谁的眸,伤了又是谁的心。纤弱身影从他的世界消失,他才知她早已融入自己坚硬的心。知悉她的过往和一切,让他在无边的悔恨中徘徊,他又该怎样挽回逝去的情。

  • 三国随笔最新章节

        天下大势 合久必分 分久必和!
        看三国!说三国!评三国!
        (如果你觉得值得一看就投俺一票,OK??)
        "燕人张翼德在次,谁敢与我一战!谁敢与我一战!谁敢与我一战!■"
        (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我只有一个人呀,开什麽玩笑,一个人挑百万大军??找死呀!!!什麽?'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那是我二哥瞎掰!他靠赤兔马砍了颜良文丑两个菜鸟,与我有什麽关系,纯粹拉我来当挡箭牌呀!!我冤呀!!!为什麽受伤的总是我 为什麽???)

  • 邪神变最新章节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当杀人,杀尽天下不平事,斩绝天下负情人!神之一字,当无情!心念通达便成神。

  • 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最新章节

        “夫人,我回来了。”rn一起回来的,还有红衣鬼白衣鬼女妖男妖一堆一堆,请问你们是组了个旅游团吗?rn不过,半路上杀出一个肤白貌美的御姐是什么鬼?两个人竟然还勾勾搭搭!rn行啊周行之,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rn不说了,男神还在宾馆等着我。rn转过身去,某人按着我的肩膀,直接来了个壁咚。rn“你敢!”rn“你看我敢不敢!”rn“秦小布,我让你下不了床!”

  • 花都仙医最新章节

        正直仁义小青年唐郢,偶或青囊医道传承,红尘诱惑纷扰而来,高冷校花要他帮忙驱体寒,清纯萝莉让他帮忙除痘痘,美艳御姐让他帮忙治痛经,尤物女星还找他丰胸,夹在花丛之中,他只想说,谁来帮我止鼻血!

  • 逍遥村医最新章节

        传承上古医术,隐居世外桃源,美女如云,财源滚滚,人生巅峰不过如此!

  • 和校草恋爱的日子最新章节

        一个人要有多幸运,才会遇见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自己?
        等待,是开在时光灰烬里的花!有些花终究会为了你而开!

  • 活灵追徒者最新章节

        梗概:  我们的主兔公是能看见活人灵魂的236岁可爱青年文梵特。  在一次案件中被人类带到了地球协助警方破案,来到地球后,他与18岁的高中生斐爷,  还有度馆里掌握不同技能的团员们,有一个随时会祭命的工作——追徒者!  我问主兔公:“为什么要做这么冒险的事?”  我猜他会说因为使命,因为信仰之类的话。没想到他却说:“因为有菠萝包,而且赏金很高!”

  • 花月弦霸神宫九天最新章节

        花月偶遇入宫,喜识总舵主玄龙飞,天仙共赐的玄神珠也将她也从此陷入江湖追杀,遇上男友神武龙恋爱一场,怎奈他是情场老手,处处留情,而贪婪的神武宗也早已觊觎玄神珠,他收揽高手神刀士四处伺机夺取想对玄龙飞下手,他处处设伏,层层谋划,一心只想谋取玄神珠。神武龙意外寻得玉体宝物,本以为可永世荣华富贵,怎料江湖险恶、万象纵生,神武龙遭遇连环追杀,直至玉体宝物失落天涯。而幸运的花月偕姐妹游玩惊得世代至宝,辗转流离,玄龙飞不枉虚华,一心普惠众生,致身名远扬。神武宗与神刀士它国盗宝,终致惨败收场。种种失意、万千谋划、层层杀机、步步设伏,终致玄龙飞遇害身亡,独守玄神珠的花月飞身挺护,玄神宫的生死大战由此揭开,玄神珠的生死存亡也早已在九天之外激起狂涛骇浪,星神相逐,究竟谁主沉浮?还要看烈火重生!

  • 冷妃的凶残王爷最新章节

        “这一世,我不会再爱。”她清冷倔强,一世错爱,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你,只会是我的女人。”他凶残嗜血,不懂爱更不知如何去爱。
        当她失去了这一世想要守护的人,当他毁了她想要珍视的践踏了她的尊严。
        她在生死之时做出了选择,当他失去了她。
        强势回归的她,选择了另一个他,他又会如何抉择?
        一朝穿越,是缘是劫,是堕落还是救赎......

  • 在幻想世界的日常最新章节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超级挂逼吊打四方的故事……应该是吧?
        ——强烈推荐从蝙蝠侠那章开始看。

  • 烈火如歌最新章节

        封住她令人窒息的美丽,封住她体内熊熊的火焰。这样,她或许会更幸福。
        火焰般纯真活泼的如歌,幽蓝孤傲的的枫,宁静温柔的玉,风华绝代的雪,一幕幕纠缠入骨

  • 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最新章节

        “请问是沈星羽和唐靳禹先生吗?”登记的姑娘偷偷打量着唐靳禹,“你们是来登记结婚的吗?”其实看着更像是来离婚的。

  • 无限流游戏最新章节

        这是一款叫做《无限》的虚拟网游。    每一局游戏都是一个不同的世界,古代,现代,神话,科技,仙侠,魔法。    在每局游戏里,都能从中获得各种道具和技能,让自己更强。    玩家要做的,就是完成任务,击杀对手,并且活到最后。    只有活下去,才能不断变强。    书友群号码:224048104欢迎来催更。

  • 暗影行动最新章节

        这是黑道横行、警察贪腐的年代。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平行空间,星岛由于旧政府的协约被租借给英吉利领头的七国,组建联合政府共治,华人饱受歧视,被视为低等公民。却也有无数暗影行动着,发出自己的嘶吼:“我们就是原住民,不但是龙脊山的原住民,也是星岛的原住民。这地上所有的一切,哪怕一粒沙子、一颗草,都是我们的。”“一百多年以来,我们的先人以不屈不挠的斗争反对内外压迫者,从来没有停止过……”

  • 锦绣农女小厨娘最新章节

        穿越到一个封建落后的小山村还以为是上天怜悯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什么!家人把她卖给一个病痨子?没事好好调理始终会好的。什么!在这个村子里死了相公要陪葬?洛邈邈微笑着把一碗药端到相公面前:“今天你必须给我把药喝了!”奇葩亲戚,做作小三通通滚蛋!就算是穿越到这样贫穷的山村,也能靠山吃山,就是野菜都能做出一桌子的美味!我们的目标是靠着这双手赚钱买房,天天能吃上山珍海味!

  • 仙迹天下最新章节

        萧洺曾是仙庠学院里一名百年不遇的天才学员,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只考个位数的废物。就在面临退学困境之际,全国最强的杀手前来刺杀自己,一筹莫展之时,神秘高手突然出现,击退仙王。从此开启开挂人生,在没有丝毫仙气的情况下,击败全校第一,成功博取到公主芳心,也因此成为了全国所有男人的敌人。

    本章内容提要:
    ...    我看着面前从桌子里面挣扎出来的疤痕女人,她脸上的伤疤宛若一条条细长的小蛇在不断的涌动,让我心里面突然生出来一种厌恶的感觉。     “都快死了,还想吓我!”我大吼一声,壮了一下自己的胆子,然后拿起来旁边的布满灰尘的板凳,狠狠的向着她的头顶砸去。     一道劲风带着疯狂的气压把旁边的灰尘吹的七零八落,疤痕女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