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完这个女人说了之后,心里面仿佛被一个个钢珠给翻滚了一圈,惊悚无比。

    “你怎么了?”她声音里面充满了疑问,“怎么不带着我走?你难道也想感受一下那个人的感觉?”

    “没,没有!我,我这就带路。”我全身哆嗦了一下,赶紧带着她向着前面奔去。

    我的速度很快,不过,在黑暗中奔跑了大约一分钟的时候,我猛地撞在了墙壁上。紧接着,我为了防止她产生疑惑,就慢慢的摩挲着一边墙壁向着旁边靠拢过去。

    “怎么了?”她问道。

    我赶紧回答道“这边的墙壁有点窄,我需要摸索着过去。”

    “哦!”她应了一声。

    我摸着摸着,突然摸到了一个光滑如同棍子一般的东西。我轻轻的抽出来一根,然后再带着后面的疤痕女人向着墙壁马超走去。

    隐隐约约,我在面前看到了一丝光亮,我在行走的过程中,轻轻把把手里面光滑的棍子放在了衣服里面。

    没过多久,我们就走到了那个光线比较强烈的地方。原来那里是一片很是亮度很高的古朴大厅,里面有十几张灰木桌子,它们排布的很是整齐,下面有一排排板凳,也是整齐无比,就好像蕴含着某种规律一般。

    从上面满是灰尘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是很久没人了。周围的墙壁上是一盏盏亮度很高的油灯,地面上也是灰尘遍布。不过,在我面前的走道上却是有两人的脚印,一大一小,应该是石头和木灵的。

    “哦?你该真不错,看样子,他们应该就是从这儿过去的。”后面的疤痕女人突然开口道。

    我赶紧转身赔笑道“那是,我怎么敢骗您呢。”

    不过,我刚刚说完,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面前这个带着连体帽的疤痕女人,她的脸上满是狰狞无比,带着血痂的疤痕,都是新生的!

    这还不算,她的眼睛少了一个,从黑漆漆没有眼珠子的眼眶里面流出一丝丝暗红的鲜血。唯一一个有着眼珠子的左眼,上面的眼皮不知道被谁割落了下来,露出正在愈合的粉的嫩肉块。

    “你,你……”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觉得我很恐怖?”他满是裂纹的嘴唇竟然笑了一下,因为干裂的原因,就流出来一丝丝殷红的血迹,仿佛吸血恶魔一般。

    我赶紧摆了摆自己紧紧能够动弹的左手,“没有,没有!”

    我这时候才看到自己的忧伤上面有一个铁质手臂在拽着我,让我更加惊讶的是,这个铁质手臂竟然连接在疤痕女人右边的胳膊处。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这时她用自己断裂胳膊操控的。

    “你是不是想让我送来抓着你的手掌?”她笑盈盈的问道。

    我被她的笑容吓得打了一个哆嗦,不过,我确实想让她放开我。于是,我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看到我点头的瞬间,眼神猛地一变,就松开抓着我的金属手臂。这个金属手臂她操纵起来好像很难,紧紧张开金属手指,就用了一分钟。

    我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正疑惑她为什么要放了我。结果,我看到地面上她拿着那个金属手掌向着我砸过来的影子。

    在看到的瞬间,我就赶紧蹲下身子,躲过了这个惊现一击。不过,我就是仅仅躲开而已。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她就用正常的左手向着我锤了过来。

    给脸不要脸是吧!

    我心里面一狠,从衣服里面掏出来我刚才捡起来的棍子,对着她猛地一甩。只听“啪”的一声,我感觉自己就敲在她的胳膊上面。在愤怒的加成下,我的力量生生的把他的胳膊打的偏移了一段很长的距离。

    “哎呦,小子,真不知道你还藏着一手。”白痕女人狰狞的看了我一眼,“真以为你自己就凭借着这一根骨头亏能够打过我了?”她狠狠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来。我听完之后有点不对劲,骨头?什么骨头?

    我赶紧退后两步,和她拉开距离,然后抽空看了一下手里面的棍子。

    这他妈哪里是棍子,分明就是一根洁白如玉的骨头。可别说,这根骨头上面和疤痕女人的手臂狠狠的撞了一下,竟然没有任何裂纹,质地真是坚硬无比。

    不对!这可是一根死人的骨头!

    我吓得准备把手里面的骨头扔出来,结果刚刚升起来这个念头的瞬间,就赶紧把手里面骨头收了回来。

    不能扔掉,虽然害怕,但是,这根骨头不过是一个死物而已。然而,我前面的那个疤痕女人才是要我命的坏蛋!

    “你,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有点颤抖的道。

    “为什么?”她冷笑道“对于我来说,哪有什么为什么,只不过是想杀罢了!”

    说罢,疤痕女人就凶猛的向着我冲了过来。我看着气势汹汹的她,赶紧向着后面退后几步,在我摸到了一个桌子的瞬间,就想都没想,直接掀起来甩给她!

    我本来以为桌子这么大的面积能够击中他,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从飞过去的桌子底下钻了过来。

    我看到这种情况的瞬间,就吓得肝胆欲裂。会格斗的女人真是可怕,心里面微微吐槽了一下之后,就抬起来旁边的另外一张桌子向着她的头部砸去。

    “砰!”

    她这次没有躲开,被我狠狠的砸中她的头部。她的头颅从桌子里面露了出来,她本来还算精神左眼睛露出微微的迷茫!

    趁他病,要她命!

    也大吼一声,给自己壮了一个声势,然后狠狠的拿起来手里面的雪白骨头向着她的头部狠狠的砸去!

    “咔嚓!”

    刚才砸中她胳膊的时候都没有任何裂纹的骨头,在这一刻直接断裂,可想而知,我的力气是多么的巨大。

    疤痕女人狰狞的白了我一眼,然后脑袋摇晃了一下,就昏迷了。

    “呼~让你狂!”

    我看着已经昏迷了的疤痕女人,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随手扔掉了手中已经断裂了的骨头,然后就向着后面看去。

    因为我们刚才战斗太剧烈的原因,这里面已经被我们打的灰尘飞舞,桌子杂乱一片,打哆嗦都是斜斜的歪倒在地上。

    “咯嘣!”

    似乎有什么断裂的声音从我后面传过来,心里面突然惊,缓缓的转过头去。

    这是一张带着血迹的脸蛋,在淡黄色的灯光下,她已经撕裂的嘴巴,张开了一道口子,“你,可以去死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章打斗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章打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章打斗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一百八十章打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八十章打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奴家卖艺不卖身最新章节

        一线女星意外身亡穿越成为青楼女子,年轻的将军、风流的剑客、温柔的乐师、富裕的豪商,甚至一国的君王仿佛都要被她纳入囊中,且看柳婉如何将小小的红玉阁在风云际会的大夏国青楼中声名鹊起,又如何在众多名妓之中成为大夏国最闪亮的那颗星!

  • 极品高手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异能的世界,透视,穿墙,隐身,应有尽有。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金钱,名望,权利,无一不存。这是一个残忍的世界,背叛,阴谋,杀戮,五彩缤纷。同时,这也是一个完美的世界,希望与绝望共存。本书情节若有雷同,不管你信不信,皆是对方抄袭。作者友情提示,十八岁以下儿童,请在基友陪同下观看。若仍感觉身体不适,请打车去最近医院??精神科。谢谢你的支持!

  • 重生之倾世风华最新章节

        她本是百慕国大将军的任性废材嫡小姐,享受着身边所有人的宠爱,当冤死狱中的那一刻她才明白,一切都是水中花镜中月,撕心裂肺的背叛让她死不瞑目。也许是她怨念太强,居然重生在三年之前,胸前的红色印记不断的提醒着背叛,从此韬光养晦,只为让背叛的人付出代价!他本是世人眼中怪脾气的病弱王爷,先皇的独子,现任皇帝的侄儿,人人避之;可谁有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乃是世人惧怕的百晓阁阁主宫千绝,传闻世间所有的秘密在百晓阁面前都不是秘密!当废材的她遇上病弱的他,才知道这货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霸道的主!从此强宠不断!

  • 王者最新章节

        o2年,村长的闺女被拖进了苞米地里...【我从来不懂什么叫年少轻狂,只知道这世界胜者为王!】[求收藏(追书),求推荐,求钻石,求打赏,摸爬打滚的求]作者微信公众号:xunfei22(定期放书中人物照片和剧透)作者qq:1945849161群号码:53376968o三万字以前每天一更,三万字以后一天两更,上架后保底三到四更!玉佩捧场加更一章,皇冠捧场加更十章!js330

  • 第一凤妃最新章节

        她淡漠冷酷,挥手间收割无数条性命;她温柔入骨,认定之人定然以命相护;她强悍无双,以一己之力戮力群雄。却只有一个他,能够在她疲倦的时候默默给她依靠,一步一步守护陪伴她踏上人生巅峰……

  • 异都奇谈最新章节

        &#;&#;看本书之前,请各位带好瓜子和纸巾,书生请你看戏!足有一把瘾哦!
        &#;&#;胆小者勿入(不过也可以尝试挑战一下自己)
        &#;&#;简介:讲述的是两个西夏后裔为找出神秘玉饕餮隐藏的惊天秘密,一路斩妖除魔,揭露了一件件社会背后,人性的善良与丑陋!
        &#;&#;本书以第一人称为视角!融入灵异,奇幻,神兽,神话,盗墓等多重元素!敬请观看!
        &#;&#;有与我互动的看官加书生:

  • 嫡女傻妻:王爷请下榻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直接被一个王爷给缠上了。明明是一个傻子,却玩转后院,让所有的人对她敬而远之。“嘿,小弟弟,我要的是男人,不是无赖!”某女看着死缠烂打的黏着自己的男人,仰天长叹:老天,我是有洁癖的。“哼,本王是男人,等本王回宫,一定会娶你的。”某王爷“啪唧”一下亲在了苏锦溪的脸上,某女的魂都给震飞了。多年以后,红纱锦帐内,某王爷压着某女人:“说,本王是不是男人?”“是,是,是,……”苏锦溪一连说了三声,妈的,你是男人,你真男人。

  • 求道最新章节

        活着,人人都像一个旅行者,也是见证者。不甘于渺小仰望无边苍穹,毅然决然,踏上求道之路

  • 重生之荣宠最新章节

        听说镇国将军爱女天真无邪好欺负?亲戚算计,姊妹欺凌,最终惨死。再次睁开眼,重返七岁,脱胎换骨,她发誓必定不会再重蹈覆辙!重生的路上,她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却抵不过那命中的男人一笑。

  • 超时空进化最新章节

        波澜浩瀚的星空世界,恐怖觉醒,吞噬万物,无数种族陷入末日之中;一封来自未来的信件,楚风踏入救世之路,跨越无数战场,屹立世界之巅,逆转一次次末日灾难,执掌无限时空,征战千万位面,超越极限进化,成无上之主!

  • 裴少,你这个斯文败类最新章节

        戚墨怡总是哀叹自己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那个据说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的性冷淡教授,这简直就是找虐啊!不过话虽如此,如此斯斯文文的裴教授,还是禁欲得让人想要扑倒啊…很久以后…戚墨怡裹着被子无比怨念地蜷缩在床头,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先下手的是她,到头来却变成是她被扑到了?某人吃饱餍足后神清气爽地打着领带,微笑道:“知道戚墨怡同学你觊觎为师良久了,但也不必那么热情啊。”戚墨怡:“你个斯文败类!”

  • 魔帝盛宠:一品废材太嚣张最新章节

        三千年前,因魔族公主和天界之主感情破裂,魔族公主一怒之下带着本该是天界接班人的雪千泽回归魔族,自此天魔两界纷争不断,战火蔓延。在此之前,凰族乃天界贵族,一代代叱咤风云的战将皆出自凰族。儿时的凰紫幽与雪千泽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二人经常一起研修。

  • 废柴小姐逆袭妃最新章节

        穿越异世,却是不能修炼的废柴之人。家族三小姐,只是因为不能修炼,被处处欺侮。意外得到神龙的认同,签订契约。有高深师父带路,开启逆天修炼之路,废柴逆袭,谁说只有男人可以?

  • 相爱只如初见时最新章节

        十二年前相遇,她家破人亡。n十二年后重逢,她却阴差阳错嫁给他。n她给了他身心的全部。他在肌肤之亲中日久生情,她却在羞辱与逼迫下心灰意冷。n十二年,大梦初醒。nn陆怀生,你若还记得我,就请放过我

  • 贵婿临门,独宠庶出九小姐最新章节

        她本是豪门贵女,嫁给寒门书生后一心为他铺路,却遭受了沉重的背叛,丈夫移情,小狐狸精正大光明的入驻家里,还跟自己一样怀了那个负心男人的孩子………一朝重生,她成了曾经吊死在自己面前的年幼九小姐。为免重蹈覆辙,她决定替自己好好谋划人生。

  • 民国风情录最新章节

        关关常听别人用这些字眼形容她丈夫。宅院下人:温和如玉;名门小姐:貌若潘安;舞女歌姬:衣宽带松;可她总觉得……不够。记得那次,她卧床三日,终日被锁,不得出门。他携阳而来,站在黄昏下,伸出手,浅浅一笑:“关关,我来履行那日承诺,带你去看皮影戏。”她不知何故父亲饶过她的肆意妄为,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没有看到丈夫背上那条条血痕;没有听到他承的余生霸业。这是一段关于情爱与舍弃的风情野史……

  • 妖仙渡最新章节

        短篇奇幻合集。《桃花仙》君素掰着手指头算,都没算清自己活了多少年,没想到人世走一遭,竟被陆迟那黄毛小儿折了仙路……《画骨媚》幽罗之境的红菱花开的再美,也不及她的娇艳妩媚。裴晚折下一朵轻轻捏碎,她不信,这世上还有男人,能抵挡的了她这般天生的媚骨……《两无猜》燕潇与陈洛从小就志同道合臭味相投,比如燕潇想嫁个翩翩公子,陈洛想娶个窈窕淑女。直到长大后,燕潇的翩翩公子,娶了陈洛的窈窕淑女……燕潇……陈洛……《黄沙堡》洺羽道:“老娘是个干脆的人,要杀要刮要爱要恨,都痛快些!”连熙点头,“夫人说的是。”《尸蝶香》一件离奇命案,一段陈年旧冤。段霖不知道,拨开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海棠娇》海小棠自认是个有想法的妖精,做事也极其认真。比如说帮她那偷情的老爹把风时,就

  • 极品花都道医最新章节

        拥有无上的医术,还有一身道法的陈天,下山寻未婚妻。看他如何混的风生水起,脚踩富二代,左拥右抱,成为都市神话“姑娘,我未婚妻胸前有痣,可以不可以看看你的胸”啪“流氓,变态”

    本章内容提要:
    ...    我听完这个女人说了之后,心里面仿佛被一个个钢珠给翻滚了一圈,惊悚无比。     “你怎么了?”她声音里面充满了疑问,“怎么不带着我走?你难道也想感受一下那个人的感觉?”     “没,没有!我,我这就带路。”我全身哆嗦了一下,赶紧带着她向着前面奔去。     我的速度很快,不过,在黑暗中奔跑了大约一分钟的时候,我猛......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