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之后,发现在意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我的同学,还有我的辅导员。这时候,辅导员狠狠的指着我骂了一顿,然后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接着他就摔门离开了,同学们也是和我长谈了几句,也是离开了。

    我怎么了,我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况。突然背后一凉,等下!刚才辅导员的最后一句,怎么这么熟悉。我捂着脑袋,很久才缓过神来,终于把所有的事情给回忆了起来。

    那么,要是刚才那个是我辅导员的话。这么说,旁边应该有一个大爷在。我扭头一看,旁边是一个洁白的墙壁,什么都没有。这间病房,是一间单人房。

    看了看头顶上的钟表,这是十点,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突然感觉背后一痛苦,伸手一抹,是带着鲜红色的液体,难道这就是鲜血吗?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好像,好像,这一片都是红色的世界……

    “快,快,是谁让这个病人出去的。现在他背后的伤口已经裂开了,大动脉被缝好的又破碎了!”

    “后面的人,赶紧赶紧!”

    “超子,超子,……”

    我似乎在迷茫之中听到了一道呼唤的我的声音,然后我好像躺在什么东西上,然后被一群人慌慌张张的推进病房。之后什么的,我就再也记不清楚了。

    下午两点。

    我的大学附属医院门口,有一个推着轮椅的三十多岁的妇女,在和一个轮椅上面的男子说着什么。随着滚滚人潮,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窗户那儿,好像有一个红色的姐姐在看风景,她好漂亮呀。”一个三岁多大的孩子,在一个少妇的怀里向着这个医院的四楼左侧窗户处指去。

    这个少妇回过头来,随着小孩手指的方向望去。隐约看到了一抹红色,然后眨巴眨巴了自己的眼睛,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哪有什么红色姐姐,你眼花了吧,走吧,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少妇摇了摇头,没有在意这件事,权当自家孩子的玩笑。

    一个矮小的老头,从人流之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这座医院,叹息了一声。又看了看那个推着轮椅的妇女走向的方向,很久以后才随着拥挤的人潮离开。

    “大夫,俺家的娃儿咋样子了,是不是出啥子病了,你给俺说一说,让俺放心。”附属医院的手术室门口,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带着焦急之色,对着面前的护士不住的问道。

    “大爷你放心,你孙子没啥事。就是后面的动脉因为剧烈动作碎裂了,导致失血过多,休克昏迷了。”护士安慰道。

    “这得啥子时候能够醒过来,都恁长时间啦。这个屋子的灯还亮着,啥时候是个头呀。”老爷子还是不放心。

    “大爷,您就放心吧。这个手术室的医生需要做很久手术,因为您所以的动脉是二次缝合,所以比较麻烦。”护士赶忙解释道。

    后面,那个护士好像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大爷,等您孙子醒来之后,您可千万要告诉他,让他伤势好了再乱动。不然的话,他背后的动脉再碎裂的时候,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了。”

    老爷子在听到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不由得脸色一白,狠狠的点了点头道“大夫,你放心,等超子醒过来的时候,俺就告诉他。这瓜娃子,是咋地了,不要命了!”

    护士看着那边放下心来的老爷子,不由的会心一笑。

    “啪”

    手术室的灯光灭了,随着两扇门户的开启,一群医生从里面推着一个病床走了出来。病床上面是一个年轻的少年,此刻他脸面苍白,不带着一丝血色。

    “手术很成功,您放心吧。”一个医生走到这个老爷子面前,对着微笑道。

    我醒过来了,面前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随着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我的记忆也慢慢的回来,我已经分不清这两次,哪一次是真的。或许,哪一个都不是。

    “超子,你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买带着丝丝关怀的味道,我知道了那是爷爷。

    我忍着后背的剧痛,扭过头爷爷苦笑道“爷爷,你怎么来了!”

    “你个瓜娃子,我不来,我能不来吗。你们老师都给我说了,你写一身伤咋弄得。我从小都告诉你别喝酒,别喝酒,你还是不听。现在倒好,喝出来事情了吧。”爷爷不住的训斥着我,我也只能默默的听着,他本来要打我的手掌,在我头顶之处,还没有落下,就被他缓缓的收回。

    爷爷见我不吭气,他也不说话,只是不住的叹息。

    我有点过意不去,就安慰爷爷道“爷爷,没啥事的,我过几天就好了。”

    爷爷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就跨步出去了。

    我趴在床上,看了看医院的周围,发现这儿是一间双人房。那么,就证明我第二次应该是假的。我看了看旁边的病床,发现上面的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下面的被单也没有一丝褶皱的痕迹,应该是没有人。

    若是第一次是真的,那么,旁边这个病床上面应该住着大爷。为什么他的死没有任何人清楚,难道是我换病房了?

    我看了看旁边的柜子,上面放着的水果跟我拿走时候的痕迹一模一样。还有我头顶那个钟表,上面脱落的一个油漆的痕迹,也是在同一个位置。那么就说明,这时候我应该在原来的病房。

    莫非病床上的大爷,还有那个令我头皮发麻的黑子男子,都是我因为受伤所产生的幻觉。这么说来,所有的关系,都指向了那天我喝醉酒的夜晚。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即便是喝醉,都应该有印象,还有我背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我从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开始回忆,我碰到护士,还有电梯中的新娘。

    不对!那个护士的嘴唇和那个新娘的嘴唇是一样的,莫非那个护士就是那个新娘。若是同一个人的话,她第一撞我应该是巧合,为何第二在电梯之中和我相遇,而且还和我笑了一下。这就说明,这个新娘应该是认识我。

    我翻找了无数回忆,终究都没有找到和这个新娘熟悉的面孔。我所认识的女子里面,他们的嘴唇没有一个像那个新娘鲜艳。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女程序猿的潜伏行动最新章节

        因为一次群演经历,唐至情和程与珩结成了欢喜冤家,自此女主便被这个外表毒舌逗贱,实则内敛重情的男主缠上了。因为潜入毒窝当卧底的大哥无辜惨死,为了完成大哥的遗愿,女主主动潜入了黑暗的贩毒集团,并且遇到了一系列荆棘坎坷。我们善良又聪明的男主就舍生取义,勇敢地利用自己的美色与智慧,不断在女boss面前展示自己的人格魅力,一次次拯救了处于险境的女主。并且为了救她,也被拖下了水,和女主并肩作战,在龙潭虎穴中与敌人斗智斗勇。在一连串生死关头之后,眼见着女boss可以挂掉,两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了,没想到却遇上了更大的危机,周围的人,也开始让他们捉摸不透……

  • 一拳超人之我是琦玉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拳人世界,成为了光头琦玉,说起来还有些小激动!不过,果真所有敌人都一拳撂倒,太无趣了!    唉~~终于明白了,无敌是多么寂寞!    我只想来一场灵魂与心灵上的战斗,就真的那么难吗?js330

  • 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却成了农家女娃。群山延绵水丰山秀,可家贫屋陋。爹憨实娘哑巴弟体弱,好在没有极品。一无所长身无长物,幸而空间在手。携家带口悠闲的奔向康庄大道,落难的俊美少年、傲娇的病弱贵公子、娇横刁蛮的世族小姐一一粉墨登场,小农女的悠闲生活平添波澜。

  • 灰姑娘长成录最新章节

        她,原本以为自己很现实,为了钱,可以抛弃许多东西。可是,她却发现她错了。她虽现实,但内心却依旧善良,在他一无所有时,她不仅不离不弃,反而通过自己的努力,帮他夺回了公司……原来,她并非铁石心肠,也有女子所应有的柔软。而她与他,经过重重的磨难,终于携手共进。

  • 鬼匠最新章节

        【免费新书】那一年,女死七夫,男弑双亲,父杀九子。那一年,黄河干枯,百花凋谢,山河炸开。那一年,山峰断顶,千人悲鸣,万匠齐聚。本书以纪实手法再现主人公十四年鬼匠生涯。js330

  • 最强农家女最新章节

        末世木系异能者卫瑶,穿越成古代贫穷军户家的养女。家徒四壁,三餐不继,还有一堆糟心的极品亲戚。好在异能在手,天下我有。种草药、酿药酒,把个农家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看小小农家女,如何种田养家,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

  • 强势攻婚最新章节

        林亦然从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婚礼上,跌到人生谷底。前夫的无耻背叛,继母和同父异母妹妹的联合绞杀,让自己走投无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坑我林氏心血者,必血偿!”一名捉摸不透的男子将一份婚书递到面前,到底是救赎的开始,还是另一个万丈深渊……

  • 快穿:污力男神,宠宠宠!最新章节

        前世,陆采薇害死了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刎而死,却意外被快穿系统绑定,得到收集男神魂魄重相聚的机会。可是,进入任务位面之后……说好的挽救被渣女伤了心的男神呢?为什么每个世界都有一个想要撩她的男神大人啊喂!本文又名:《那些年被男神宠上天的日子》《男神,怎么又是你!》《艹!劳资又做红娘了!》【宠文,巨宠无比,坑品有保证,肥肥的旧文《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欢迎跳坑哦~】

  • 弃妃妖娆,皇上请和离最新章节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相伴相随他终是将青梅熬熟,许她天下无双的盛世婚礼,却为帝王霸业将她扔在婚礼之上。一曲霓裳舞未终,怜星阁上她一舞倾城,雅阁内又是谁失了态,乱了谁的心?再遇昔日负心人,当日永安城纨绔世子竟已成今日姜国新帝,还要给她万千宠爱。她笑靥如花风情万种坐在他怀里,眼里却没有丝毫温度,红唇轻启状做烦恼:“京都人都说我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褒姒妲己呢!”他笑的妖冶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白皙的脸庞,“那我也只是你一人的昏君!”他终是不顾朝臣反对,许她天下无双宠爱。然而这次她却携带血海深仇而来,新仇旧账她通通都要清算。她联合敌人毁他两座城池,他折掉她的羽翼,将她禁锢。千帆过尽,谁又能来告诉她,当初为了帝位抛弃她的为了巩固天下舍弃她的是谁?而现在为她舍弃天下,丢下

  • 冷艳总裁的全能高手最新章节

        (本书很适合占有欲强的男人)雇佣兵界令人闻风丧胆的战龙兵团战龙老大因一师傅的一纸婚约回归都市。本想安安稳稳娶个老婆生个娃,但是却意外在回国的第一天就睡了一个……
        接下来暴力警花,冷面教师,可爱萝莉纷纷扑来。辰月初只想委屈地对着老婆说一句:“是她们强迫我的。”辰月初如何在万花丛,仇人恩怨中独善其身。
        辰月初唯一的梦想就是,解锁冰山总裁的姿势。
        粉丝群群号码:

  • 嫡女策,毒后归来最新章节

        他让人挖我心,分我尸,置我于阿鼻地狱。却不曾想我一朝涅槃,重洗一盘天下棋。

  • 巫山有云也有毒最新章节

        巫山爱酒爱美人,忽然两样都失掉兴趣。体检结果:纵欲过度!
        他用白云暖当调理“肠胃”的“清粥小菜”,她却视他为禽兽中的战斗机。
        “为什么跟我培养感情?”
        “大鱼大肉吃腻了。”
        “你你你把衣服穿上!”
        “朕不喜欢穿衣服。”
        “这个世界难道没有王法吗!”
        “有。朕,就是王法。”
        当两情相悦姗姗来迟,一个真相震惊了世界,有人晕倒,有人断肠。
        小白沉默半晌:“也罢,反正真爱就是,爱你的灵魂胜过你的皮囊。”

  • 这个三国不正常最新章节

        当年曹操棒杀蹇图,真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一只偶然飞到灵帝熹平三年的小蝴蝶,却是掀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暴,扭转了车马的行驶轨迹.......

  • 麻辣种田妻最新章节

        上学期间夏小只遇到了和自己有天壤之别的仇浩然,懵懂生出爱恋,但是仇浩然看不起她,且迫于志宏班和尖子班的等级压力,以及唐诗诗和仇楠楠的嘲笑和欺负,夏小只开始忘记仇浩然,发愤图强,考入了不错的大学。但是李恬却没那么轻松,到处挨欺负,最后在一间别致的餐厅打工,老板娘钱富子是个大美女,但寡妇的身份让她不停被说闲话,李恬帮助了她。钱富子对李恬有好感,发现李恬喜欢夏小只,放弃。转而鼓励并帮助李恬追夏小只。

  • 灭世霸尊最新章节

        比体质?本少乃是灭世妖体,每一寸穴位都是一颗星辰!比技能?本少拥有太虚之眼,见过的武技当场就会使用!比女人?本少身边美女如云,一个个都惊才绝艳,倾国倾城!曾经的废物少年楚林,意外得到一枚碎铜,从此一路杀伐,踏上那至尊之位,主宰苍生。

  • 心动的年纪错的你最新章节

        这是相遇在校园的青春故事。余一是一个外表外向,内心脆弱的娇版女汉子,疯疯癫癫,开开心心,自成一派。高中开学军训,对男主陆景翊一见钟情,并没有轰轰烈烈的追求,反而转入求而不得的暗恋。结果发现男主心意与自己相通,短暂甜蜜之后,是高中生身份带来的困扰,最终还是被迫分开。大学相遇之后,再续前缘。如今的他们更加成熟,更懂得爱彼此,然后继续一路凯歌,高甜虐狗。

  • 混过二十年最新章节

        曾经一起疯狂潇洒,奈何如今已是人鬼殊途!!!
        二十年前那段往事,今朝含泪浴血提笔画情!!!
        你若叫我一声兄弟,我愿与你一起步入江湖!!!
        只为那份兄弟义气,我陪你提起刀血染一生!!!

  • 这个娘娘有点懒最新章节

        【她拒绝皇上的册封,从此走红后宫!】不靠谱的爹死得早,青梅竹马的男人是个陈世美,惨被抛弃的苏幼仪入宫当个小宫女,不想被严肃脸皇上一眼看中。“听说你很漂亮?”苏幼仪白眼一翻,好好的大皇子不务正业,天天跟人吹嘘她漂亮,这下可怎么办……

    本章内容提要:
    ...    我醒来之后,发现在意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我的同学,还有我的辅导员。这时候,辅导员狠狠的指着我骂了一顿,然后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接着他就摔门离开了,同学们也是和我长谈了几句,也是离开了。     我怎么了,我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况。突然背后一凉,等下!刚才辅导员的最后一句,怎么这么熟悉。我捂着脑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