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之后,发现在意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我的同学,还有我的辅导员。这时候,辅导员狠狠的指着我骂了一顿,然后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接着他就摔门离开了,同学们也是和我长谈了几句,也是离开了。

    我怎么了,我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况。突然背后一凉,等下!刚才辅导员的最后一句,怎么这么熟悉。我捂着脑袋,很久才缓过神来,终于把所有的事情给回忆了起来。

    那么,要是刚才那个是我辅导员的话。这么说,旁边应该有一个大爷在。我扭头一看,旁边是一个洁白的墙壁,什么都没有。这间病房,是一间单人房。

    看了看头顶上的钟表,这是十点,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突然感觉背后一痛苦,伸手一抹,是带着鲜红色的液体,难道这就是鲜血吗?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好像,好像,这一片都是红色的世界……

    “快,快,是谁让这个病人出去的。现在他背后的伤口已经裂开了,大动脉被缝好的又破碎了!”

    “后面的人,赶紧赶紧!”

    “超子,超子,……”

    我似乎在迷茫之中听到了一道呼唤的我的声音,然后我好像躺在什么东西上,然后被一群人慌慌张张的推进病房。之后什么的,我就再也记不清楚了。

    下午两点。

    我的大学附属医院门口,有一个推着轮椅的三十多岁的妇女,在和一个轮椅上面的男子说着什么。随着滚滚人潮,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窗户那儿,好像有一个红色的姐姐在看风景,她好漂亮呀。”一个三岁多大的孩子,在一个少妇的怀里向着这个医院的四楼左侧窗户处指去。

    这个少妇回过头来,随着小孩手指的方向望去。隐约看到了一抹红色,然后眨巴眨巴了自己的眼睛,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哪有什么红色姐姐,你眼花了吧,走吧,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少妇摇了摇头,没有在意这件事,权当自家孩子的玩笑。

    一个矮小的老头,从人流之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这座医院,叹息了一声。又看了看那个推着轮椅的妇女走向的方向,很久以后才随着拥挤的人潮离开。

    “大夫,俺家的娃儿咋样子了,是不是出啥子病了,你给俺说一说,让俺放心。”附属医院的手术室门口,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带着焦急之色,对着面前的护士不住的问道。

    “大爷你放心,你孙子没啥事。就是后面的动脉因为剧烈动作碎裂了,导致失血过多,休克昏迷了。”护士安慰道。

    “这得啥子时候能够醒过来,都恁长时间啦。这个屋子的灯还亮着,啥时候是个头呀。”老爷子还是不放心。

    “大爷,您就放心吧。这个手术室的医生需要做很久手术,因为您所以的动脉是二次缝合,所以比较麻烦。”护士赶忙解释道。

    后面,那个护士好像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大爷,等您孙子醒来之后,您可千万要告诉他,让他伤势好了再乱动。不然的话,他背后的动脉再碎裂的时候,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了。”

    老爷子在听到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不由得脸色一白,狠狠的点了点头道“大夫,你放心,等超子醒过来的时候,俺就告诉他。这瓜娃子,是咋地了,不要命了!”

    护士看着那边放下心来的老爷子,不由的会心一笑。

    “啪”

    手术室的灯光灭了,随着两扇门户的开启,一群医生从里面推着一个病床走了出来。病床上面是一个年轻的少年,此刻他脸面苍白,不带着一丝血色。

    “手术很成功,您放心吧。”一个医生走到这个老爷子面前,对着微笑道。

    我醒过来了,面前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随着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我的记忆也慢慢的回来,我已经分不清这两次,哪一次是真的。或许,哪一个都不是。

    “超子,你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买带着丝丝关怀的味道,我知道了那是爷爷。

    我忍着后背的剧痛,扭过头爷爷苦笑道“爷爷,你怎么来了!”

    “你个瓜娃子,我不来,我能不来吗。你们老师都给我说了,你写一身伤咋弄得。我从小都告诉你别喝酒,别喝酒,你还是不听。现在倒好,喝出来事情了吧。”爷爷不住的训斥着我,我也只能默默的听着,他本来要打我的手掌,在我头顶之处,还没有落下,就被他缓缓的收回。

    爷爷见我不吭气,他也不说话,只是不住的叹息。

    我有点过意不去,就安慰爷爷道“爷爷,没啥事的,我过几天就好了。”

    爷爷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就跨步出去了。

    我趴在床上,看了看医院的周围,发现这儿是一间双人房。那么,就证明我第二次应该是假的。我看了看旁边的病床,发现上面的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下面的被单也没有一丝褶皱的痕迹,应该是没有人。

    若是第一次是真的,那么,旁边这个病床上面应该住着大爷。为什么他的死没有任何人清楚,难道是我换病房了?

    我看了看旁边的柜子,上面放着的水果跟我拿走时候的痕迹一模一样。还有我头顶那个钟表,上面脱落的一个油漆的痕迹,也是在同一个位置。那么就说明,这时候我应该在原来的病房。

    莫非病床上的大爷,还有那个令我头皮发麻的黑子男子,都是我因为受伤所产生的幻觉。这么说来,所有的关系,都指向了那天我喝醉酒的夜晚。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即便是喝醉,都应该有印象,还有我背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我从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开始回忆,我碰到护士,还有电梯中的新娘。

    不对!那个护士的嘴唇和那个新娘的嘴唇是一样的,莫非那个护士就是那个新娘。若是同一个人的话,她第一撞我应该是巧合,为何第二在电梯之中和我相遇,而且还和我笑了一下。这就说明,这个新娘应该是认识我。

    我翻找了无数回忆,终究都没有找到和这个新娘熟悉的面孔。我所认识的女子里面,他们的嘴唇没有一个像那个新娘鲜艳。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是作者头顶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请帖》之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请帖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头顶波写的《死亡请帖》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请帖最新章节- 死亡请帖全文阅读- 死亡请帖txt下载- 死亡请帖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章扑朔迷离的事件】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请帖】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请帖》书迷评论

  • 重生好媳妇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是被亲生父母满嘴谎言蒙蔽了心智。
        他们拿着养父母的血汗钱却来告诉自己是他们给了自己上学的机会;
        他们烧了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只为了让她早点嫁人好拿到高额的彩礼;
        他们哄着自己拿出丈夫的转业金给娘家盖房子却在动迁分房的时候分文不吐;
        她被婆婆扫地出门的时候,他们在研究如何将这个没钱没房的女人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头子。
        重活一世,张翠莲要远离只认钱不认人的亲生父母踢开一心想把亲生姐姐卖个好价钱的弟弟。
        最重要的是,她要报答养父养母一片护犊之情,找到那个甘愿自毁前程理解她包容她迁就她的男人。
        这一辈子,她发誓要做一个好媳妇! 果子说故事:496471664

  • 惊天逆转最新章节

        &#;&#;五岁生母被迫自杀,八岁登基,直至今日他已做了十二年的傀儡皇帝!甚至护不了自己的忠臣和爱妃!
        &#;&#;满朝文武过半是首辅的人,就连后宫也被太后和皇后把持!
        &#;&#;但是,他说,这天下是大陈国的天下,这天下姓文,不姓晋!
        &#;&#;且看他如何扭转乾坤,实现这惊天的大逆转!
        &#;&#;可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才突然发现,从一开这就是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所有的一切,早就落入了他人的圈套之中!

  • 魔君大人别太坏最新章节

        风萧萧兮易水寒,扑倒魔君不复返!rn   邪魅妖治的男子揉了揉发疼额角,看着凌乱的被褥和琉璃宫殿里的一地狼藉,眼里溢满了狂风暴雨。rn   盗了他的神魔殿,睡完他就跑?rn   “鹿云汐!你很好!”森冷的声音顿时充斥着正个神魔殿。rn   鹿云汐华夏世家的鬼医圣手,在执行任务中无端穿越异世天玄大陆。rn   吞磨丹,盗灵宝,更有盛世美颜的魔君易扑倒。rn   鹿云汐:那啥……扑倒不负责行不行?

  • 冷枭毒宠:叛妻的致命诱惑最新章节

        她简直想去死,被人强啪居然还有快感!不过,身上的男人怎么似曾相识?“我说过,你欠我的,今生我一定让你百倍偿还!现在,你的噩梦开始了……”冰冷的声音响起,果然是故人归来。三年前,她把他送入地狱。三年后,他浴血回归。仇恨满心的只想将她也拉下地狱,抵死缠绵,蚀骨沉沦,至死方休!

  • 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最新章节

        《生死狙击》游戏中的ak之王陈锋,莫名穿越进了神秘的“死亡挑战服”,在这服务器之内,他荷枪实弹的出现在了沙漠地图之中,和别人进行了真人枪战对抗,而正当他兴奋不已这“真实的游戏”时,更恐怖的里世界开启,丧尸变异体甚至游戏中从没出现过的Boss,一齐涌出……js330

  • 信不信我吃了你!最新章节

        看着眼前这个孔雀开屏自以为是的男人,苏长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漂亮的小白牙:“信不信我吃了你!”男子稍稍一愣,随后语气暧昧地道:“那晚上?”苏长乐:“呵呵。”娇弱小白花?恐怖霸王龙?谁才是真正的演技派!

  • 一婚生二婚熟最新章节

        两年的痴恋换来的终究是一纸离婚协议,她众叛亲离。她恨,恨他的绝情和残忍。
        两年后她浴火而归,居高临下宛如女王。
        司空长庭死死的捏住手中的纸条穿着裤衩站在中央广场咬牙切齿,他忍!
        次日,某女打着哈欠下楼,看到冻的发傻的男人挽唇而笑:司总昨晚可还尽兴?

  • 女主播的修真高手最新章节

        我欲修仙,快乐齐天。
        左手萝莉,右手御姐。
        拳打二郎神,脚踢哮天犬。
        手撕众神仙,踏平凌霄殿。
        偶然走进修真之路的大学生罗生,如何逆袭美女主播,踏上魔神之路?
        精彩内容,尽在《女主播的修真高手》。

  • 斗战神皇最新章节

        封印于血魂中的诸神即将觉醒,陨落在禁地中的妖魔再度重现!百族鼎立,雄州雾列,腾蛟起凤,龙蛇起陆,如此天地,可容我翻云覆雨等闲间?!

  • 都市之杀戮游戏最新章节

        富豪、明星、权贵人物这些看着光鲜无比的人,在游戏中不过是惨嚎的可怜虫。张志斌无意中签订游戏契约,在真实杀戮游戏之中纵横

  • 众神降临最新章节

        【已著有七千高订完结精品《网游之剑仙降临》,火爆新书再度起航,质量保证,放心阅读】在地球的平行位面,一千万被众神挑选出的人类,成为了众神大陆的玩家。他们拥有把众神大陆所获得的一切带回地球的权力。地球,迎来了一场因众神玩家而起的阶级变革。但是,他们不知道,在此之前,有一千位神选玩家,参加了众神大陆的删档内测。“我只是不想成为被支配的弱者,顺带着,我想活到见证真相的那一天。”——圣焰者.楚南

  • 上门为婿最新章节

        高中毕业,我嫁给了一个大我八岁的女人。当晚,她就让我先吃药

  • 农田喜事:肥婆娘子火辣辣最新章节

        梦里掉下个宋美美,穿越醒来变丑鬼虽然不愿接受,但宋美美知道,她回不去了,只能认命!认命就认命,可为什么她要嫁给个穷得叮当响的傻子?罢了罢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傻子牵着走!恶毒亲戚,渣男yu女,地痞流氓,一起上吧,看本小姐如何将你们一一踩扁。异世天下,风云变换间,且看她享生活,吃美食,喝美酒,抱美男……

  • 宠婚甜蜜蜜:萌妻靠养成最新章节

        【甜宠打脸爽文】互为初恋,1V1身心健康。苏浅浅走进顾家的那天起,就被某只豹子盯上了。家庭剧变,他收养了她,将她宠到天上。好不容易等她渐渐长大,这只可恶的小狐狸竟然逃了!从此,顾泽宸的人生目标就变成,把她抓回来,吃掉!

  • 异界皇帝培养计划最新章节

        玩个小游戏也能穿越的喽!  还好这波穿越不亏,兄长是励精图治的一国之君,自己还身具皇帝养成系统,能看到每一个官员的属性,武功、智慧、野心、道德、忠诚一目了然。  徐远本以为自己能借此当一世的逍遥王爷,没曾想逍遥日子还没过上几年,三年修行归来之后一切就都变了....皇兄突然驾崩,新皇帝刚满七岁,自己还成了新的摄政王!  徐远:不以养成为目的的摄政王都是耍流氓。

  • 盛景豪门:娘子好难追最新章节

        商界叱咤风云的简家藏匿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简言爱着简昕!简昕笃定,简言长大后就会认清这是兄妹之情。可简言却一直默默守候着她的爱情,直到简昕不辞而别。陆家大少终于有机会了,眼看水到渠成,不知打哪儿蹦出来个拜金女,非说跟他定下了娃娃亲,而这时简昕又回来了。家族利益让陆少不得不暂放下简言,重新部署粉碎阴谋!还有不知死活的阔少想跟他抢女人。这位表面阳光实则腹黑的陆少爷求爱之路真是无比艰险!最终抱得美人归,可大婚在即,新娘子却消失了

  • 我的超神QQ最新章节

        经过日积月累的科技进步,QQ作为一种特别的存在不断地被人珍藏保存下来,一代传一代!2166年,李青于无聊时,忽然在QQ日记中如此写道:“现在是二一六六年,如果我李青的后代子孙还能把QQ保留到拥有时光机器的年代,并看到这日记的话,希望你们能为祖先我做点事情,那就是把我的QQ升级一下吧,让QQ与我结合为一体,不被人盗走!””于是,有一天,他就真的被QQ给附体了!这是个未来的QQ!对!我!一个人,一个QQ,便是天下无敌!(谨以此书怀念我们那段为QQ疯狂哭笑的日子!)

  • 我的亚特蓝星男友最新章节

        手凉似冷、俊逸无铸、刀枪不入、速度惊人凌汐审视着眼前的蓝希城,他漆黑的眼眸,宛若璀璨夜空中的星辰,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古玉,无暇,苍白,微微透明。”僵尸?吸血鬼?超人?你是哪个?“”都不是!“蓝希城微微一笑,给人一种冰凉凉的感觉。”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凌汐抵着他欺身贴近的胸膛,想要与他拉开一丝距离。”怎样?我又不是人“蓝希城莞尔一笑。

    本章内容提要:
    ...    我醒来之后,发现在意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我的同学,还有我的辅导员。这时候,辅导员狠狠的指着我骂了一顿,然后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接着他就摔门离开了,同学们也是和我长谈了几句,也是离开了。     我怎么了,我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况。突然背后一凉,等下!刚才辅导员的最后一句,怎么这么熟悉。我捂着脑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