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靖琪刚回到夜王府门口,门房便已经迎了过来,“大公子,您回来了。小郡主交待,让您一回来就去她的院子里。”

    韩靖琪刚手里马的僵绳递给了他:“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门房摇头:“不知道,不过笑笑姑娘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笑笑?

    韩靖琪听到有关笑笑的事情也不再多问了,直接往夜思天的院子走去。

    当韩靖琪到了夜思天的屋子时,发现笑笑一脸失魂落魄的坐在桌前。韩靖琪还从未见过她这样的神情,连跟夜思天打招呼都来不及,直接向笑笑走了过去,“笑笑,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笑笑听到韩靖琪的声音便立即转过头来看着他,“靖琪,我,我看到姐姐了,我看到我姐姐的,那真的是我姐姐。”

    靖琪!?

    一边的夜思天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原来,大哥跟笑笑私底下居然已经这么亲密了吗?

    夜思天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八卦的时候。

    韩靖琪在笑笑的身旁蹲下,伸手握着她的手,专注的看着她,温柔而又略带安抚道:“笑笑,不急,有我在。我们慢慢说。你是说,你看到你姐姐了?”

    韩靖琪很快就安抚住了笑笑的情绪,她点头,“恩,今天在街上,我看到她了。”

    韩靖琪又道:“笑笑,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想确定一下,你确定不是跟你姐姐相似的人,而真是的你姐姐?”

    这世间巧合的事情太多了,他们也曾听白叔跟凌叔说过,两个完全不认识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也有可能会长的一模一样,而他们在游历的时间也曾遇到过这般的事情。

    笑笑极认真而又肯定,“不是的,我很确定,那真的是我姐姐。那就是一种感觉,那不是跟姐姐相似的人,那就是我的姐姐。我知道你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是亲眼看她撞向石柱寻死的。这么多年,我也一直以为她已经死了,可是今天我就是看到她了。”

    “或许,当年她并没有死。你也说过,当初你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是跑出去找你哥哥去了,并没有看那三具尸体,或许你根本就没注意到,院子里是三具还是两具。”一旁的夜思天说。

    韩靖琪点头,“也有可能,当初,你姐姐或许没有死。”

    笑笑听后整人个都显得异常的激动,“那……我……”

    “别急,笑笑,我已经按照你所说的画好了画像,等到二哥回来,我就将这画像给他,让他帮忙寻人。”夜思天说。

    韩靖琪听到夜思天说已经画好了画像,起身好奇道:“画像已经画好了吗?拿过来给我看看。”

    夜思天转身从一边拿出已经画好了的画像,画纸上的妙龄女子跟笑笑有三四分相似,“笑笑,这画像跟你姐姐有几分相像?”

    “九分。”笑笑回答,“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我不知道姐姐变了多少。今天见她时,也只是远远的看到了一眼。”

    “没事,九分就够了。”韩靖琪说:“我先出去交待一下,让二弟回来就先过来。顺便再让厨房准备些甜茶来,你们吃一些。”

    甜茶静心,笑笑现在这模样很是需要。

    韩靖琪离开后,夜思天走到笑笑的身边,“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找到你姐姐的。”

    笑笑自然是相信的,她只是到现在都觉得在做梦。她的姐姐,居然还活着。在这个世间,她居然还有血脉相连的亲人。

    姐姐还活着,真好,她还活着。

    很快,韩靖琪便回来了,只是他身后跟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他们想找的夜洛寒,“我去交待门房时,二弟刚好回来。”而来的这一路上,他也已经将事情都他讲了。

    “二哥。”夜思天唤着,便将画像送到夜洛寒的面前,“这就是笑笑的姐姐,你能帮忙找一找吗?”

    夜洛寒接过画像,看了眼,微讶然,怎么是她?

    “二哥,你是不是见过她?”为何二哥会一副认识的表情?

    笑笑闻言,忙走到夜洛寒的面前:“二公子,你见过我姐姐吗?”

    看着如此急迫的笑笑,夜洛寒犹豫了半刻,点头,随后道,“前几日,去见过。”

    这些天他一直让人在查傅博所有的事情,自然就查到了他在青楼里养着的女人身上,所以,他便也见了见。当时看到那女子时,他便觉得跟笑笑有几分相像,他心里虽有些怀疑,却更觉得,或许只是一种巧合而已。

    笑笑听到夜洛寒这般说过,忙激动道,“二公子,你能不能带我去见她!”

    去见她?

    那样的地方可不是她一个女子能去的地方。

    “唉呀,二哥,你在想什么呢,笑笑这么急,你就带我们一起嘛。”夜思天心里也很替笑笑着急。

    韩靖琪看着夜洛寒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反正他们总归也要知道的,“她在寻姻访。”

    夜思天不懂道,“那是什么地方?”

    韩靖琪微讶,寻姻访?她怎么会在那样的地方?

    笑笑看着韩靖琪的模样,心里很是担心,“怎么了?那是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韩靖琪看着一脸担心的笑笑,想了想,才道:“那是青楼。”

    “什么?!”笑笑震惊的说不出话,青楼?!姐姐居然在青楼!

    下一刻,她便心疼如刀绞,这么多年,姐姐居然在那种地方吗?

    夜洛寒怕笑笑太过担心:“放心吧,你姐姐虽然在那样的地方,但是没有受多大的委屈。有个人包了她,一直养了她九年。她在寻姻楼里平日里也不过是卖卖艺。”

    包了她?

    笑笑心中一阵酸楚,这又怎么不是受委屈?那可是她的姐姐,她怎么能,能在那种地方生活呢,还被人养在那种地方,甚至连个外室都不算。

    “我要去见她。”她要将姐姐带离那样的地方!

    夜洛寒看向韩靖琪,他是说服不了笑笑的,只是那样的地方真不是她一个女子能去的地方。

    韩靖琪接到夜洛寒的眼神示意,再看向笑笑,其实他也不觉得,他能说服笑笑。最后,他也只能看向一边的夜思天,希望她能够劝下笑笑。其实只要她耐心的再等选等,他们可以想办法,将她的姐姐接到府里来。

    夜思天迎上韩靖琪的眼神:“那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吧,现在就去!”

    “不行!”夜洛寒想都没想的拒绝,“那种地方你们不能去。”

    他劝不了笑笑,还是可以阻止天儿的。

    夜思天反驳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去,那种地方你们就只能你们男人去吗?你们没看到笑笑现在很着急嘛,为什么不让我们去。”

    笑笑乞求般的看向韩靖琪:“大公子,我想去见我的姐姐。一想到她在那样的地方受苦,我就恨不得立即带她离开那里。”

    韩靖琪为难的看着笑笑,“笑笑,你再等等,我跟二弟想个办法将她约见出来,我们在外面见。”

    “我等不了了,我一刻也等不了。我想现在就去看她。”笑笑的眼中盈满了泪水,“我真的,一刻也等不了了。”

    夜思天看着笑笑这般,心疼不已,她微怒的看着韩靖琪跟夜洛寒两人:“你们到底带不带我们去?你们若是不肯带我们去,那我们就自己去!我跟笑笑有手有脚的,这京城里还有我们不能去的地方吗?”

    “天儿,不许胡弄!”夜洛寒很是头疼的看着夜思天。

    夜思天怒道,“我没有在胡弄!明明笑笑的姐姐就在我们知道的地方,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去看她呢!那是什么地方,难道有你们在身边都不能保护好我们吗?如果你们保护不了我们,我们就自己保护自己!”

    夜思天说完便回头,替笑笑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笑笑不哭,我陪你一起去,我们现在就去。”

    一直以来,不管她做什么都是笑笑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现在轮到她陪笑笑了。

    笑笑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天儿,谢谢你。”

    夜思天心疼的轻拍了拍她的脸颊,“别笑了,一点也不好看。走,我先带你去净脸,净完后我们就出去吧。”

    “天儿!”一边的夜洛寒又急又气,这个小家伙在这个时候火上浇什么油。

    夜思天就像是没听到夜洛寒的声音一般,牵着笑笑的手往外面走去。

    “夜思天!”夜洛寒叫道。

    可是夜思天依然像是没听到一般,夜洛寒看着夜思天跟笑笑的背影,气而无奈,“你们站住。”

    看到两人没有停步,夜洛寒又道了句,“你们若是再往前一步,我跟大哥便不带你们去了。”

    听到这样的话,两人立即停了下来,夜思天兴奋的立即反身回头,扑向夜洛寒:“二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夜洛寒气的伸手将夜思天推了开来,“少跟我说这样的话。”迟早有一天,他要被她气死。

    夜思天一脸讨好的看着夜洛寒,催促着:“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急什么。”夜洛寒看着两人道,“你们去换上男装,然后我们再一直去。你们也必须听着,到那种地方,要寸步不离的跟在我们的身边,不许乱跑,更不许不听话。”

    “当然当然,我跟笑笑一定会好好的听话。”只要他们答应带她们去,其他的一切好说,“那大哥二哥你们先等等,我跟笑笑先去换衣服。”

    看着两人离开,夜洛寒回身,“大哥,你一句话不说也不好吧。”

    韩靖琪耸耸肩:“我能说什么?”

    “所以坏人就让我做?”夜洛寒白了眼韩靖琪。

    韩靖琪只当没看到,想到方才韩靖琪所说的事情,问道,“对了,你说那位姑娘被人养在青楼里,平时只是卖艺不卖身。养着她的人是谁?”

    到现在他也不确定,那个到底是不是笑笑的姐姐,也只有等过会见了才知道。

    果然,也只有大哥才会注意到重点。

    韩靖琪看着夜洛寒的眼神,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感觉,“二弟,那个人是谁?”

    “傅博。”

    韩靖琪听后,震惊到不敢相信,“你确定?”

    “我是因为调查傅博才会查到她的。”夜洛寒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而在这一刻,韩靖琪开始希望,那个女子只是一个跟笑笑姐姐有些相似的女子,而并不真的是她姐姐。

    如若真的是她姐姐,要让笑笑怎么接受这件事?

    自己唯一姐姐跟害她家迫人亡的仇人在一起?

    韩靖琪看着夜洛寒,“不对,那一定不是她的姐姐。”

    如果真是她的姐姐,那么对她来说,傅博也是仇人,她又怎么可能会跟仇人在一起呢!

    夜洛寒道,“这也是我想的事情,只是还没来得及查具体的情况。”

    即便会让笑笑失望,韩靖琪也希望,那个女子不是她的姐姐。

    如果,她真的笑笑的姐姐,让笑笑要如何接受?

    “你看过她人,跟天儿画的画像有几分相似?”韩靖琪问。

    “九分。”画像上的女子比他那天看到的,稍稚嫩了一些。

    韩靖琪也不知为何,心里越来越担心,“应该只是……巧合吧。”

    “希望只是巧合。”夜洛寒说。

    &

    “啊。”

    “姑娘怎么了?”飘然听到声音忙走到一梦的身边,看到她的手被针刺破,“啊,流血了。”

    一梦将手指放到嘴边,“没事,只是不小心刺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天她都有些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

    一边的飘然道,“姑娘,我见你今天一天好像都有些累,要不我去跟妈妈说一声,今晚你就不表演了?”

    一梦摇头拒绝,“我没事,表演照常。”

    今日他不会来,自己若是不表演,又要一个人在后院里度过这漫长的黑夜。

    自从那一日想要一个陪着她的孩子以后,她越来越觉得,一个人等待的痛苦。

    “不如这样,飘然你去跟妈妈说一声,今晚我就表演两场。”今日她的状态确实有些不好,若是表演三场只怕有些吃力。

    “好的,我这就去。”

    飘然离开后,一梦的手移到心口处,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心会莫名的难受?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一般。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之 第七百八十一章巧合吗是作者安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之 第七百八十一章巧合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盛世狂妃:傻女惊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安懒写的《盛世狂妃:傻女惊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之 第七百八十一章巧合吗是作者安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之 第七百八十一章巧合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盛世狂妃:傻女惊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安懒写的《盛世狂妃:傻女惊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最新章节-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全文阅读-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txt下载-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百八十一章巧合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书迷评论

  •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最新章节

        灼灼青华,曜曜紫薇,三世缘劫枯等成灰。是在错的时间里遇上了错的人,还是终成眷侣把酒东风? 情浓正炽,历劫归来,他却娶了凤女于飞。卸下心防,花烛前夕,他正与心月榻间缠绵。 凤冠打翻,霞帔焚毁,罢!罢!世间风月,本来游戏一场,不如目空一切,半世逍遥。 魔神寻衅,情伤难愈,大劫归来,他却为她挡下一剑,小风,好好活下去。 万年执念,不过换一场终究无缘。若无缘,却为何又来将我招惹,让我相信之后又背弃诺言!为何又要让你我相见,一眼万年? 梦中的紫衣,梦中的婚礼,从此昼夜颠倒,只为看见那一抹身影。

  • 山村野花开最新章节

        雪儿和稚琳两位绝世美女,在寨子里开了酒楼,组成了山村美女队,山村到处都是野花香……

  • 繁绮人生:重生之我是大美人最新章节

        钟繁绮是中恒集团唯一的继承者,家财万贯却因为长得极丑嫁不出去。她渴望收获真正的爱情,却因为自己的丑陋引狼入室,被人骗婚骗财,最后导致中恒集团破产,父母被高利贷追得跳崖自杀,她也被离婚被嫁给乡下瞎子。面对如此失败惨烈的人生,她崩溃投江,却因缘巧合,重生成大美女!她立誓这一世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过幸福成功的人生!只是假如你由极丑变在极美,拥有美丽,新的人生会如同锦绣般在自己面前铺开吗?当事情一波一波而来的时候,人生是否还有比美丽更重要的东西?!

  • 深蓝色咖啡最新章节

        虚拟的故事.真实的描述.故事中的人.皆由你的想像开始....

  • 错误最新章节

        这是一部带有悬疑性质的长篇小说
        并娓娓杂陈著作者对社会价值观的批判
        淡雅中却读得到一种深刻的痛
        一种人性的沉沦
        耐得性子读下去
        将别有一番滋味...

  • 史上超级坑爹系统最新章节

        数头老母猪为何惊恐排队上树,卫生卷纸为何一下突然脱销,男生寝室半夜为何发出频频惨叫,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与主持人李想一起,先来听一首欢快的日本东京歌曲舒缓身心,然后打开硬盘深入探讨,那肮脏幽暗的交易的幕后隐藏的秘密......
        ps:重要声明,上述文章与本文没有任何联系,纯属娱乐,但其属于个人专属作品,拥有个人专利,如发现有人抄袭,本作者将……热烈欢迎

  • 天元图录最新章节

        死而复生,不甘命运摆布;    逐鹿天下,为生存而战!    一部图录,    道尽世间玄机!js330

  • 极品圣僧最新章节

        阿弥陀佛……这就是夜场?这位女施主,请保持距离……罪过罪过!做坏事的人,老天爷会惩罚他的。老天爷没空?我来吧……吸一口就能到达西方极乐?我是出家人,你不要诓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位女施主,可否施舍我五块钱吃个素餐?我是真和尚,不是骗子……

  • 神级黄金手最新章节

        世上有两苦,黄连苦,没钱更苦。世上有两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徐景行在最苦最难几近绝望的时候,打开了父亲留下的遗产,也打开了他多姿多彩的人生。而这一切,都是从那双神奇的手套开始的。

  • 终极护卫最新章节

        一面是佛,一面是魔。一面满含柔情似水,一面充满了杀戮的味道!光明与黑暗,杀戮与温馨,哪一种才是他真实的生活?他本想做个普通的平凡人,奈何御姐倾心、萝莉痴情,既然能做佣兵界的皇帝,那么都市为什么不行?老子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来构建三宫六院!唐桀!!!

  • 上门姐夫日记最新章节

        “来,叫声姐夫,有红包。”伊家二女:“小姐夫。”伊家三女:“滚。”伊家四女:“老公。”

  • 医门杀手:相公情商不太高最新章节

        言颜从19岁拿起第一把手术刀在那具尸体上划下第一刀开始到生命终结都只在做两件事——学着挽救生命和挽救生命。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实习医生到世界闻名的一代泰斗,言颜用了一辈子去救人,却没想到死过一次之后灵魂到了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身上,还是个以杀人为生的小姑娘。为了妹妹她要脱离杀手组织,为了师父她要入朝为官,她只想仰天长啸:我只是个医生啊。

  • 我的民国男友最新章节

        今天是过年的日子,我心里总是感觉很慌……
        家里的祠堂据说一直不干净,狗也冲着我汪汪直叫,难道是老人们常说的……
        (新人出文,求收藏,求票票,求关注~
        br>也可以加群一起探讨剧情,么么哒)

  • 我卖凶宅那些年最新章节

        几年前,北京房价还没有那么贵的,我卖房子。十几万进,三五十万出,赚了不少昧良心的钱。之后为了保命,把所有钱又捐了出去,天天念经求佛。说一下凶宅行业的禁忌事儿,不要贪图便宜,买二手房,或者也能回家看看,自己家是不是凶宅。

  • 朱颜赋最新章节

        手刃恶吏是巾帼,红颜恨,斩妖魔。披发仗剑,千古有评说。  QQ群335256006

  • 杀人画室最新章节

        繁华的都市,隐藏着令人颤抖的黑暗。表面的风平浪静,却是死亡堆叠出来的。没有谁能够站出来,看见的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怀怨恨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仇人在人群中光彩夺目。但是总有人不甘愿眼睁睁看着,他会想办法去报复,去惩戒法律无法制裁的光辉……

  • 钱探吴乾最新章节

        我叫吴乾,外号钱探,只要给钱就给你真相的侦探。(PS:硬核推理,重在人心,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带入现实。)

  • 女总裁的全能保镖最新章节

        他是绝色总裁的贴身保镖,左手惊天医术,右手武功盖世,桃运不断,无可奈何的跟周游在各色极品美女之间。

    本章内容提要:
    ...    韩靖琪刚回到夜王府门口,门房便已经迎了过来,“大公子,您回来了。小郡主交待,让您一回来就去她的院子里。”     韩靖琪刚手里马的僵绳递给了他:“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门房摇头:“不知道,不过笑笑姑娘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笑笑?     韩靖琪听到有关笑笑的事情也不再多问了,直接往夜思天的院子走去。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