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阁,一座九层塔楼直冲云霄之中,从第七层以上就全部位于弥漫的雾霭内,无法看得真切,而从剑阁的每一层都传来一道十分强大的气息,每一位镇守者都经过千锤百炼,是名极一时的剑道强者,而如今却自愿长居于剑阁内,担任后辈弟子的“磨刀石”。

    剑阁广场,两位老院主披头散发,正在弈棋,见我和李清音走来之后,其中一位老院主道:“你们两个小家伙要挑战剑阁?”

    “只有清音一人挑战,第八层。”

    “哦?”

    老院主深深的看了李清音一眼,笑道:“你确实已经够资格挑战第八层了,去吧,不过第八层镇守者脾气不太好,你可要小心些了,这么多年来,丧生在第八层的天骄并不是没有,反而,其中有一两个是名动一时的,当时的名气不在你之下。”

    “清音谨遵前辈教诲!”

    李清音转身看了我一眼:“我进去挑战,你就在外面等我,可以吗?”

    “嗯,你不出来,我就不走。”

    “好。”

    她露出一抹柔美笑容,随后提着白玉剑消失在剑阁内的雾霭之中。

    ……

    “小家伙,你怎么不去挑战剑阁?”一位老院主问道。

    “暂时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他有些意外。

    我恭敬解释道:“剑阁虽然由镇守者护持,但终究只有九个对手,我更加热衷于在剑冢里修炼,可以得窥万法剑道,集百家之长。”

    “哈哈哈,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另一位老院主笑道:“那么,你可知道为什么李清音这样的绝世剑道人杰进入剑阁之前会让你在外面等她吗?”

    “为什么?”这次轮到我一片迷茫了。

    老院主双眸含笑,苍老的身躯内透着看破一切的玄机与古老气韵,道:“很简单,因为她与你之间有羁绊,只要你留在剑阁外守候她,她就有必须战胜对手的理由,这种羁绊或许能让她超越当前的实力,打败不可能打败的对手。”

    我心中一动:“原来如此……”

    “来来来,反正你等也是等,不如来陪我们下棋吧?”

    “这……合适吗?老院主前辈?”

    “有什么不合适的?”

    黑胡子老院主一捋胡须,笑道:“老朽宁道泫已经许多年不跟年轻人弈棋了,天天跟断老儿杀来杀气,甚是没趣!”

    白胡子老院主一掌拍去:“老家伙安敢胡说!”

    黑胡子一掌相迎,掌风中却仿佛蕴藏了某种玄机,“蓬”一声两人都一动不动,但空间里的冲击声却震耳欲聋,掌力相当,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不过这轻描淡写的一掌换了平常人来接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即便是一般的圣者,怕是也接不住。

    早就听师尊提起过,两位老院主都是怪胎,越老脾气就越是古怪,黑胡子名叫宁道泫,是白鹿书院的上一任院主,白胡子则名叫断井渔,是天风书院的上一任老院主,两人也是上官紫易、上官南风的师尊,在两大书院享有极高的威望,然而他们在位时就斗来斗去,如今不当院主了,依旧一起守护剑阁,成了一对冤家。

    生怕两个老院主真打起来就把剑阁掀飞了,我急忙道:“两位老院主前辈想下棋的话我奉陪,不过……你们谁跟我下?”

    宁道泫道:“自然是我,你可是我的宁道泫的徒孙,不跟我下跟谁下?”

    “好!”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被他们掌力掀翻的棋盘,正要去捡起散落一地的棋子,但宁道泫却笑道:“小家伙,我们不在这张棋盘上下棋,你跟我来吧!”

    “哦?”

    我更加一头雾水,而断井渔也捋着胡须,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跟着我们一起走向剑阁内,就在剑阁一层的临侧,打开了一方世界,内中鸟语花香,隐约能看到桃林十里,莹莹翠翠一片,令人禁不住的心生心旷神怡之感。

    宁道泫双手负于身后,一袭灰袍在空中猎猎,却又多了几分绝世高手的气势风范,那略显佝偻的身躯越发显得高大起来,就在他双足落地的瞬间,桃林下有一道道霞光喷薄而出,瞬间纵横交错成了一张巨大棋盘,原来这就是弈棋的地方?

    “来来来!”

    宁道泫纵身跃上一株桃树,双臂轻轻一张,笑道:“小家伙,老朽让你先落子!”

    四下里,一缕缕剑意窜动,与弈棋之道竟有种相辅相成的感觉,这种感觉太过于凌厉了,让人心生几许敬畏感,不过转眼却又有些茫然:“太师父,棋子在哪儿?”

    宁道泫微微一笑,抬手指向天上。

    我抬头一望,顿时更加茫然,只见天空中一座座青色巨岩悬在高空中,郁郁葱葱,上面长满了植被与古松,每一块居然怕是都有百万斤以上,想要引动这些巨岩没有足够的圣气是不太可能的,这就不是一般的弈棋了,而是一种体力活。

    深吸一口气,“轰”一声,一道剑柱从我头顶上方冲出,凝化为一缕剑意直奔其中的一块巨岩,转眼之间剑意将其裹颤,奋力从空中拽了下来,却只见巨岩纹丝不动,倒是有一缕白色光芒顺着剑意反噬了过来,是一种剑道规则!

    顿时灵台微微一颤,这些石头不简单,恐怕每一块都蕴藏了一种无比玄奇的剑道规则!

    “小家伙,你搬得动吗?若是搬不动,我老人家可以等等你。”宁道泫立于空中,捋着胡须,一派仙风道骨的气韵。

    断井渔则坐在远处的一块巨岩上,笑着看热闹。

    这是一种考验,老院主对徒孙的考验。

    我凝神提气,张开万物剑心,全心全意的领悟巨岩中蕴藏的剑道规则,足足数十息之后,心中一亮,解开了,这道剑道规则直接铭刻在了万物剑心上,而伴随着隆隆轰鸣的混沌气,剑意裹挟着巨岩轰然落在了巨大棋盘之上,与一株桃树擦肩而过。

    “好!”

    宁道泫轻轻一抬手,顿时空中另一块巨岩落下,与我的棋子毗邻。

    再次提气,开始领悟第二块巨岩中蕴藏的剑道规则,这些剑道规则并不算是太精深,有的甚至剑走偏锋,但却也是万物剑道之一,对补全我的万物剑心规则有莫大好处,这次用时更短,不到二十息的时间就将这块巨岩搬移落下。

    “轰~~~”

    岩石落地,震得桃林颤抖,桃花飞散。

    宁道泫眯着眼睛,笑道:“剑道还不错,但棋道嘛……马马虎虎了。”

    我不禁老脸一红,我这点棋道还是从林慕昭那里学来的,就更别提跟棋圣弟子龙寻相比了,也就是凭着剑道才能在上界年轻一代中横行罢了。

    转眼间,宁道泫下了十多子,而我也陷入了一场棋道的缠斗之中,宁道泫的棋子或纵横开阖,或暗藏玄机,仔细一看,简单到额棋子落地,却又形成了某种玄奇无比的棋道奥妙,杀机与生机不断演化,令人忍不住的想拍案叫绝。

    这种棋道,怕是早就远胜于龙寻的弈棋剑道了!

    我心底震撼,宁道泫、断井渔两位老院主都被世人称为老怪物,实力早就超越了封号剑圣,似乎他们能在弈棋剑道上走到更高深的境界也就根本不足为奇了。

    不断观摩推演对方的剑道中隐藏的棋道玄机,我的棋越下越慢,每落一子都至少要思考小半个时辰上下。

    宁道泫倒也不催促,反倒露出赞许的神色,颔首道:“没关系,老朽有的是时间与你耗着。”

    我深吸一口气,汗水潺潺,一局棋居然吓得我汗流浃背,整个人都如临大敌,宁道泫的棋局暗藏着许多玄机,我的每下一子可能都会引发数十乃至上百个变化,正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而这棋局恰恰又布在剑道意境之上,就更加小觑不得了。

    近半个时辰后,一子又落。

    “哦?”

    宁道泫不禁一笑:“你的棋道虽然差劲,但悟性倒是不错。”

    “多谢太师父。”

    “棋局又有变化,小心了!”

    “是!”

    宁道泫连下两子,顿时整个桃林里都涌动起一重重的剑道杀机来,令人胆寒,我不得不祭出全部修为底蕴,如临大敌的进入真龙化身状态,甚至两声轰鸣之下,两道超然身影出现在我身后,正是北辰枫和岳远的剑魂之影!

    “哦?”

    宁道泫不禁笑了笑,而不远处一只懒洋洋看戏的断井渔也眯起了眼睛,赞叹道:“这小子确实相当不俗,难怪外面的人都叫他小怪物。”

    当我落下一子之后,桃林内宁道泫布下的棋子焕然之间消失,随后再次重聚,发生了一次棋局推演,瞬间对我的棋子形成了合围杀局,只是一刹那,我觉得万火攻心一般,“噗嗤”一声就是一口鲜血喷出,这对弈简直比一场生死之战还要恐怖!

    宁道泫眯着眼睛:“还下吗?”

    “下!”

    “好。”

    他抬手祭出一道剑意,就像是捻起一枚棋子般的将空中一道巨岩拖曳下来,发动了一轮棋局上疯狂攻势,“轰”的一声后,棋子落地,整盘棋瞬间活了起来,“哧哧哧”的出现了一道道冲天剑意攻了过来,而我脚下属于我的棋子也纷纷摇晃起来,转瞬间迸发出数十道剑光迎了过去,许多虚影出现,仿佛有千军万马在棋盘上相互征伐一般。

    这棋盘,本就是一方战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剑王传说》之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宁道泫(第三更)是作者失落叶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剑王传说》之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宁道泫(第三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剑王传说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失落叶写的《剑王传说》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剑王传说》之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宁道泫(第三更)是作者失落叶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剑王传说》之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宁道泫(第三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剑王传说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失落叶写的《剑王传说》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剑王传说最新章节- 剑王传说全文阅读- 剑王传说txt下载- 剑王传说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宁道泫(第三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剑王传说】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剑王传说》书迷评论

  • 逍遥小农场最新章节

        苦逼小菜农张一田家遭厄运,先有无耻大伯咄咄逼人,后有权贵恶少无理欺辱,正所谓么欺少年穷!一夜之间得到神农传承,从此穷?丝开始逆袭人生!种良田、开农场、打权贵、泡美女……我是张一田,我为自己的农场代言!

  • 惜命金仙最新章节

        “婆婆,你这个汤颜色不怎么好看”“婆婆,你这个汤里面有加肉么?”“推什么,赶着投胎啊!”哎呀,那个劳什子的踢了我一脚。其实我没有那么多话的,我只是在给自己争取时间,轮回道盘在转,我也在转,我一定给自己下一世某个好福利。这一世,我定要多活几百年。

  • 重生之神龙传人最新章节

        当一个青年在一次意外的救美当中死去,可事后又被龙神所救,让他重生在了8年前,同时给予了他保卫地球的任务……欧洲血族?那是他的小弟!黑道?那是他的天下!国家政府?那是他的后花园!请大家看他如何独领风骚,如何在都市中风流行事!美女?那是哥哥的老婆!帅哥?那是哥哥的外号!敌人?那是给哥哥用来踩的!

  • 武道神尊最新章节

        三圣死、五帝灭、龙神陨、人族殇!大道崩碎,末世降临,任你才比古帝,也道路黯然,风化绝代,最终化为尘土!吞天魔体再生,食天材、化地宝、炼苍穹、噬星空。脚踩天骄,拳打真神,天上地下,为我称尊!

  • 重生之盛世嫡妃最新章节

        盛府嫡女盛浅歌才智双全,名满京城,一心喜欢楚王世子楚词,但楚词喜欢的却是她的庶姐盛浅羽,为楚词谋得了楚王府的王位,而楚词迎娶她的当日也迎娶了盛浅羽为侧妃,楚词从不曾碰过盛浅歌,盛浅羽有孕后,盛浅歌被诬陷与人有染,楚兮出现抗下一切罪名,楚兮被杖则,楚词暗中命人将楚兮的双腿打断,楚兮想带盛浅歌离开,却发现盛浅歌被灌下毒酒,死在了自己怀里。既已重生,欠了我了,十倍奉还!

  • 错爱总裁暖被窝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打扮妖娆,霸道闯进男人办公室,甩甩头发,语气轻佻道:“喂,男人,跟我结婚。”他面无表情看她,“女人,套路用一次就够了。”……此后,上流社会便散播着一条传言——那位站在金字塔顶尖高高在上的神秘总裁宠妻入骨、爱妻成瘾,美娇妻走哪儿带哪儿,几乎寸步不离。自此,女人们开始对她嫉妒成狂,背地里不知道看她多不顺眼,又使了多少手段,只是……有用吗?她冷笑嘲讽,一男在手,天下我有。他宠她,宠到全世界都知道;可他们只是合作关系,好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时,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举止亲密肌肤相近的两人,不由得微微皱眉,“喂,男人,好像有些不对劲啊,我们只是在合作,这样是不是太过了?”他面无表情,最终淡淡道:“哦,看来我做的不够多,还差了一点。”下一秒,她不

  • 苗疆蛊事2最新章节

        《苗疆蛊事Ⅱ》又名《苗疆蛊事之世界尽头》,为南无袈裟理科佛作品。
        巫蛊之祸,自西汉起延续几千年,屡禁不止,直至如今,国学凋零,民智渐开,在大中国,唯乡野之民谈及,许多“缘来身在此山中”的人都不知不晓不闻。而巫蛊降头茅山之术,偏偏在东南亚各地盛行,连香港、台湾之地,也繁荣昌盛,流派纷起。
        诸位好友,真的认为华夏大地无奇人焉?然也?——否!否!否!
        苗疆青年陆言,回乡途中,误被人害,下了恐怖之蛊毒,在生死求存之中,却发现自家亲戚之中,居然有一位更加恐怖的苗疆养蛊人,而倒霉的是,求医问药的他陷入了一场关于某位大人失踪的悬疑奇案之中,挣脱不得……
        天山之后,并非末法,旧人落,新人出,黑恶势力卷土重来,曾经的朋友却化身做了敌人,危机重重,幕后黑手呼之欲出,又有域外势力逐鹿中原,上演八国联军之态势,华夏黯淡,谁能扛起新时代的旗帜,走出一条不属于别人的道路?
        化外之地,又有谁能与三十四层剑主一决雌雄?
        一切,尽在《苗疆蛊事II》。

  • 废材帝姬要逆袭最新章节

        你有灵兽你牛逼?小爷不稀罕,爷的灵兽是你十八辈祖宗级别。你有爹娘你嚣张?小爷不眼馋,爷的爹娘身份高贵甩你十万八千里。你有实力你霸道?小爷不在乎,爷的实力打你脸啪啪的。这是一个女汉子招蜂引蝶不自知的故事,这是一个小蝌蚪找爹娘结果自己变成巨无霸的故事。

  • 六界仙帝最新章节

        天道无常,仙界屹立亿万年后,仙域动荡,五族离心,六界纷争,天崩地裂,揭开了仙魔大战的序幕!风云再起!少年机缘巧合下,历经生死,修道成仙,斩妖除魔,纵横六界,开辟新的纪元!谱写出一曲波澜壮阔、气壮山河的雄伟篇章!书友群:558o55338js330

  • 天路之巅最新章节

        天路,天之路;一步杀十人,百步尸如山。天路,天之路;我欲登顶时,回首血成河。凡是闯荡天路的人,无不是为了财富、权利和未来。这一天,辛羽带着他稚嫩的梦想,执着地走上了寻找天路的旅程。但是天路是什么?天路是一条路,一条充满了杀戮、背叛,当然也有激情、梦想和未来的路。无数勇者为了追寻心中的梦,毅然决然地踏上天路,投入到无尽的战斗当中。成,则傲视群雄;败,则永世沉沦……

  • 家有猫妻最新章节

        外婆从后山荒坟那抱回来两只大小黑猫,让我叫大黑猫妈,还让我和小黑猫拜天地,从那之后

  • 魔乱仙途最新章节

        仙欲灭我,屠之!佛欲渡我,杀之!

  • 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这本书还可以叫做《历史大乱炖》  身负系统金手指,穿越水浒第一背信弃义之人陆谦。  定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闯出一个不一样的江湖。更要力挽天倾,砸碎赵宋,镇压女真,复我华夏浩荡雄风。直叫那:天威卷地过黄河,万里羌人尽汉歌。  而当赤红色的血旗从东向西漫卷而过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猛地一震,原来这系统……

  • 惊华嫡女最新章节

        现代盗墓世家唐家嫡女,爱玉成痴,终于因为一块玉穿越了。姐只是想混吃等死,但这么多人要杀姐是怎么回事?真当姐好欺负吗?强势回府,斗庶姐,整继母,宫宴之上,唐家嫡女,惊世风华。据说皇陵中有宝物,哎呦,职业病犯了怎么破。“爷,我助你夺得帝位,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某女一本正经。“你说。”某男淡定的喝茶。“我想挖你家祖坟。”“……噗!”

  • 豪门缠爱:容少掌心妻最新章节

        海城某年,温绾指认海城颇有名气的检察官贪污受贿。一夜之间,名门容家不复存在。容家养过温绾十年,不过是养了一条毒蛇。那年,她为了心上人害了容家,为了心上人去顶罪坐牢。海城人人骂她狼心狗肺,骂她蛇蝎心肠,诅咒她不得好死。所以她结婚一年又离婚。温家破产,她在前夫门外驻足了整整一夜。“我以为他会很爱你,原来这也不过是你的报应。”容景深撑着伞,矜贵的立在雨中。“二哥,帮帮我……”她抓住了他的裤腿乞求。“一次一千万,看看多少次,才能救得回你们温家。”她被他从雨中捡了回去,一次都不碰她。趁他醉酒时,她爬了容景深的床。他掐着她下颌的骨肉,目光冷冽,“温绾,你简直贱透了。”——我爱你,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爱你

  • 全职武神最新章节

        武道天才?那是全职五项修改外挂。未卜先知?这地我熟,以前经常来。

  • 狼奴鬼最新章节

        他是乱世中人人畏惧又得而诛之的银色狼妖,不可一世、屠杀生灵,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在她的身边获得新生。她是那么美,掌握百花齐放的一宫之主,众人倾慕而又敬畏。“我会长大的,我可以保护你。在我身边,谁胆敢伤你一毫我便让他元神皆灭!”看着被封印住一切的他渐渐要冲破封印越来越危险,她依旧在身边。腥风血雨中,她抚琴温柔笑着:“......”瞬间日月变色,唯见失去人性的他眼角一滴泪幻化成血...

  • 农女二嫁:娘子她又软又甜最新章节

        程惠珠没想过自己会再重活一辈子,不过竟然重活了,那么就在农家小院里把日子过得美美满满吧。
        至于上辈子污了自己的名声,害了自己大半辈子的人,在她重来一辈子后还想再害一次?既然这样的话,这辈子是断不能放过你了。
        解决乱七八糟的事情后,程惠珠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选择了“签契”嫁人。
        说好做明面上的相公的,唉!你怎么回事儿?咋把我宠到了骨子里?
        木樨花落,清隽的男子对她笑,眉目温柔:“珠崽,我是包容你的海”

    本章内容提要:
    ...    剑阁,一座九层塔楼直冲云霄之中,从第七层以上就全部位于弥漫的雾霭内,无法看得真切,而从剑阁的每一层都传来一道十分强大的气息,每一位镇守者都经过千锤百炼,是名极一时的剑道强者,而如今却自愿长居于剑阁内,担任后辈弟子的“磨刀石”。     剑阁广场,两位老院主披头散发,正在弈棋,见我和李清音走来之后,其中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