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王府,一间大殿里,卢廷、老总管,王冲聚在一起,宋王却不在。

    王冲有言在先,如果太真妃来信,卢廷一定要抢先截下,及时通知他过来。另外,一定不能让宋王知道。

    “冲公子,你到底给太真妃写了什么东西?”

    看着太真妃寄来的信,卢廷和老总管面面相觑。

    “信已阅。君,何前倨而后恭也?”

    短短的一句话,充满了**裸讽剌的味道。这就是信的全部内容。太真妃来信讽剌宋王这一点都不奇怪。

    就凭殿下以前激烈的反对,太真妃就是来信破口大骂,骂上几页纸都是很正常的。关键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双方的关系已经非常恶劣了,说水火不容也不过份。

    太真妃还愿意来信,这本身就已经出乎两人的预料了。

    毫无疑问,王冲的策略正在发挥作用。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居然缓和了太真妃和宋王府的关系。

    “嘿嘿,我也没做什么。就是给太真妃写了一首诗而已。”

    王冲嘿嘿笑道,适时的发挥了一些自己少年人的脾气。他可不想给卢廷和老总管留下印象,把自己想的太成熟了。

    “诗?”

    卢廷和老总管一脸的茫然。完全不明白王冲写了什么诗。又是什么样的诗能达到这种效果?

    冥冥中,就连老总管都觉得眼前的少年人信马由疆,思想跳脱了普通人的范畴。给太真妃写一首诗?

    这是任何人都绝对想不到的做法。

    “但是,为什么不能让殿下知道呢?”

    老总管有些疑惑道。

    王冲提前声明,不能让宋王知道。但却又不忌讳,就连老总管也感觉有些跟上王冲的思维。

    “太真妃的回信你们也看到了。有些事情,能不劳烦宋王,能减少宋王的负担,我们就尽量少劳烦他。有事弟子服其劳,宋王有事,我们帮帮忙不是很正常的吗?”

    王冲仰起头笑道。

    听到王冲的话,老总管不由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对这个孩子很有好感。

    “一切,就照你说的做吧。”

    老总管的性格,就是那种多疑,而且难以亲近的人。当初就算是王冲的父亲王严,老总管也不怎么相信。

    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王冲的这个三子,老总管却根本兴不起什么敌意,也没法去怀疑。

    王冲就是能给他这种感觉。

    “卢大人,有劳了。”

    王冲看着卢廷道。

    “真是不明白,你小小年纪,从哪里知道我能模仿宋王的笔迹。”

    卢廷苦笑,完全是一副看人精的神色。

    他和宋王非常亲近,最青年时算起,也有十多年了。朝夕相处,加上宋王有很多事情,直接就是他从旁辅助代理的,所以不知不觉模仿了一手宋王的笔迹。

    这事知道的人很少,但不知为什么王冲居然知道。

    “卢大人请吧。”

    王冲只是笑而不答,一个劲催促卢廷。卢廷可不止是能模仿宋王的笔迹,王冲可是知道,这位卢学士聪明透顶,天生一手强大的书法模仿能力。

    任何人的字迹,他只要看过三幅,就能模仿个七八分。再多钻研一下,基本上就是惟妙惟肖了。

    大唐私底下第一的书法模仿大家,就是自己眼前这位了。只是,这位卢大人的低调也是出了名的。

    卢廷摇了摇头,却还是认真的铺好了纸,研好了墨,然后提起了笔。

    虽然之前说说笑笑,神态轻松,但就在握笔的一刹那,卢廷和老总管的脸色都变得凝重无比。虽然只是一封信的往来,但牵扯到的却是整个朝廷中目前最重大的事件。

    未来,宋王能不能重回巅峰,重新主掌朝堂大局;齐王和姚家伸向兵部和刑部的魔掌能不能斩断;宋王和圣皇,以及太真妃之间的裂痕能不能得到弥补;整件事情对文武大臣的影响,以及未来的冲击能不能化解……

    这一切就决定在这些简简单单的书信交往之中。

    二人心知肚明,这一场危机,能够化解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这一切都是王冲的功劳。

    对于这件事情,两人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只能寄希望于王冲身上。让“太真妃”替宋王说法,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换了他们想都不敢想。

    也只有王冲,初生牛犊不怕虎,思维又不同于常人,才敢提出这种匪夷所思的想法。

    “冲公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卢廷转过头来,下意识望向一旁的王冲。

    一个堂堂的朝廷大学士,居然向一个比自己小得多的小孩子求助,这说起来不可思议,但是卢廷就是这么做了。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内心深处,已经对这个“小孩”建立起了很深的信任和信赖。

    “君,何前倨而恭”,这是太真妃的原话。

    虽然不知道王冲给太真妃写了什么,但必然知道,一定是讨好的话。只是太真妃这封信却不好回。

    在历朝历代,出现这句话,都意味着**裸的讥讽。基本上谈判大部分都要破裂。

    要想回这句话可并不容易。

    要想让太真妃回心转意,改变态度,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王冲的神情却并不像众人想像的那样。他似乎来之前,早就预料到了太真妃会怎么样回复,所以看起成竹在胸,早有腹案。

    贴近卢廷,王冲耳语了一翻。

    “啊?!!”

    听到王冲的话,卢廷盯着他,目瞪口呆:

    “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卢大人只要想想,这又不是真的宋王,那样不就没关系了吗?”

    王冲心中哈哈大笑,卢廷这家伙,一直是左右逢源,四面通吃,这回总算将他一军了。

    “卢大人,我还要练功去。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王冲说着,笑嘻嘻扬长而去。

    只留下卢廷在后面脸孔拉得老长。

    “卢大人,这孩子到底说了什么?”

    老总管在一旁好奇道。

    “诶,我总算明白他为什么把我叫过来,却不通知宋王了.”

    卢廷苦笑,就把刚刚的事情说了出来。

    老总管听完也是失笑不已。不但没有帮着卢廷,反而帮着已经走开的王冲说起话来。

    “那孩子说的也没错,这事,还确实不适合殿下出面。卢学士,殿下的事您多担着点。后面的事情,就麻烦您了。”

    老总管衣袖一拂,居然也走了,把卢廷一个人凉在大殿里。

    卢廷苦笑,沉默片刻,蘸了蘸墨,心中斟酌了一翻,终于还是按照王冲说的,模仿宋王的口吻,写下一封信。

    “将这封信送到玉真宫去。”

    ……

    “娘娘亲启:

    娘娘姿容国色天香,貌如仙子,惊似天人,世间所罕有。成器前番唐突,竟不知娘娘美貌如此,方才有所得罪。还望娘娘恕罪。

    陛下为千古之君,娘娘为千古美人,双双世间所罕有。成器以为,以陛下千古之功业,也唯有娘娘方能与之配之。”

    “唯愿娘娘德才,相助陛下,龙凤和鸣,使陛下无忧,一治不世功业。”

    “前番得罪,纵然娘娘怪罪,成器也无话可数。唯愿娘娘和陛下白头偕老,早入真宫!”

    “宋王李成器敬上。”

    玉真宫里,太真妃看着宋王的来信,一时不由呆住了。之前那封信,虽然只有寥寥几句,但却极尽讽剌之能。

    太真妃本来以为,宋王受了这样的讥讽必然会勃然大怒。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封回信。

    “妹妹,宋王写了什么?”

    宫帐外,杨钊看着手捧信纸,默默发呆的太真妃,心中如百爪挠心,好奇不已。娘娘从收到信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不言不动。

    杨钊心中实在好奇,宋王到底写了什么,竟然使得妹妹这样。

    “你自己看看吧!”

    太真妃手腕一抖,便把宋王的信递了过去。

    “这,这……”

    杨钊看完宋王的来信,不由目瞪口呆:

    “这真的是宋王写的吗?”

    “是啊!”

    太真妃幽幽道,宋王的笔迹她还是认得的。这确确实实就是宋王李成器的笔迹无疑。堂兄李钊的意外她看得出来。

    但又何止是他,就算是就连她看到的时候,都非常的意外。前一首诗是赞美,宋王这封信更是**裸的赞美。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太真妃甚至忍不住去想,难道宋王真的是因为不知道她的长相,才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

    偏偏宋王在信里的口吻又非常的真诚,这让太真妃又没法去怀疑。

    而且,能因为她的美貌而改变在朝堂上的态度,这本身就是对她极大的赞美。女子和男人不一样。

    赞美一个女子的美貌,就是对她最大的奉承。没有女子不以自己的美貌为荣。太真妃也是一样。

    对于宋成器,她本来有很多的不满。但是这一刻,却突然恨不起来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一个赞美自己的人,太真妃又如何去记恨。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他这翻话倒也并不为过。”

    杨钊沉吟片刻,很快冷静下来。虽然宋**里的奉承有些**裸,不过杨钊并不认为宋王的话有多少的夸大。

    堂妹从小就是天香国色,显然出绝色美人的胚子。而越大就越漂亮,越明显,甚至有时候同族人看到她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心中产生涟漪。

    不过自从那位神秘的术士上门之后,所有杨氏族人都知道,堂妹有“鸾凤之命,宫闱之格”。

    所有人都将她保护起来,不让她怎么接触外人。

    堂妹的天姿,恐怕也只有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当年的堂妹,自己最后见她的时候,还只有十二三岁,她就已经是沉鱼落雁,国色天香了。嫁入寿王府这么多年,说实话,现在的堂妹长成什么样子,就连杨钊都没有见过。

    那张宫帐牢牢遮挡着,就连杨钊都无缘得见!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知娘娘貌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知娘娘貌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知娘娘貌美!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知娘娘貌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知娘娘貌美!】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伴君忘川千年最新章节

        阿?,一个平凡的存在;
        离朱,风华绝代、睥睨三界的上古战神。
        她做鬼时,他是误她两次轮回的罪魁祸首;
        她做人时,他骗得她成为他名义上的徒弟,实际上做苦力的丫鬟;
        而她再次为鬼时,本以为终于摆脱了这多年的苦力活,却不想被他硬拉去修仙,又一次沦为他的徒弟兼丫鬟。
        但当她求医无门时,是她那无良的师傅,彻夜研究,获得药方;
        当知道她喜欢种植花花草草时,师傅每次出去回来总能给她许多不同的种子,无论天上地下,无论光阴几何,他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东西虽不是最好,但永不重样;
        每当想起这些的时候她本怨恨的心,又变得柔软。可她哪知,为她彻夜研究药方的师傅其实只是点着灯在药坞睡觉;为她寻来各种花种,只是他喜欢而已,就这样她上了这个貌似冷情师傅的贼船。

  • 逆天神医最新章节

        一个从大山之中走出来的神秘青年,不仅会医术,还会古武术法,游荡于都市之中,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找个老婆,但御姐、萝莉、校花、熟女纷至沓来,请看都市神医如何开启一段逆天的妖孽人生!

  • 娘子太强,少主夫君有点慌最新章节

        她是让警察界闻风丧胆的头号杀手,各国警察联合追踪她数十年,不知其名不知其模样,只知其心狠手辣,一击致命。一朝穿越,她乃人人不耻的妓女之女,受尽嘲弄侮辱。不懂人情世故,不分尊卑亲疏哪又怎样?灵术天赋惊人,武技举一反三,不服打到你服!却不想总是畅通无阻的她遇到了容貌有着倾城之资,长于计谋的他。她气急败坏,“有本事,你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场!”他宠溺一笑,“我说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 搏击王最新章节

        《搏击王》是惠云常立的第六部长篇小说。该小说以崭新的视角、优美的文字、精彩的篇章,讲述了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是如何走上功夫之路的,并在这条道路上克服重重困难,历经种种惊险,屡次战胜强大对手,从而成长为一代搏击王。    《搏击王》是一部级长篇小说,预计字数将过一百万字,每日更新一至两章,欢迎喜欢竞技故事的新老书迷点击阅读。    作者本人在这里向所有点击阅读的朋友们表示热烈欢迎并致意崇高的敬意!js330

  • 饕餮之冒险王最新章节

        某女明星被记着拉住:“你今天的型好别致啊,特别显气质!”女明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这头是在火锅店剪的。”如果有人告诉你,要做厨子,你先要成为明星、运动员、冒险家、考古家、航海员,你还干么?“干谁?”怼天怼地怼世界,看谁不爽就怼谁,怼出一个富贵人生,怼出一个浮华世界,怼出一个中国梦。js330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最新章节

        白子涵嫁入豪门当天,老公就死了。婆家不许她改嫁,还逼她给家里当总裁的大哥打工当秘书。等等,这个总裁怎么有点面熟,好像是那天跟她意外之下有了夫妻之实的男人?贺长麟误以为白子涵是风尘女子,没事就羞辱一下,有事就教训一番。她不想干了,不能改嫁,能跑路不?某人把她抓了回来,关起家门狠狠教训:你生是贺家的人,死是贺家的鬼!别想逃!

  • 娇羞前妻休想逃最新章节

        男神分手了?
        太好了!我要趁虚而入!
        男神母亲大人要我们结婚?
        太棒了!我们生娃去!
        男神的前女友回来了?
        某女神经错乱,不知该怎么办!寻求帮忙,在线等,急!
        某大医生前来相助:跟他离婚!我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
        ……
        终有一日,安然拖着满是疲惫的身躯,离开这个充满了他们回忆的地方。

  • 最强怼人念头最新章节

        怼,念dui2,陕西关中方言是对撞、冲撞;河南方言是收拾的意思(动嘴是批评,动手是修理);重庆话、四川话则是同归于尽。  苏易的人生信条很简单:看谁不爽就开怼。

  • 傻白甜王妃升职记最新章节

        本文讲述了一个乐坊舞姬,阴差阳错之下嫁入王府,在经历各种王府后院的斗争和吃人礼教的束缚,后终于下定决心,勇敢的冲破封建枷锁逃出牢笼……从一介舞姬,到江湖杀手,再到一国之后。看傻白甜姑娘的升职之路!

  • 诡道天师最新章节

        兵者诡道也,被迫反抗的杀心调动了与生俱来能力,用诡计阴谋兵术之道来抓鬼除妖,那是怎样一种场景?两个字:震撼!来吧,带你走进最大的灵异世界,最为夸张的灵异战斗局面,逐渐拉大战斗规模,脱离了诡异的灵异,剩下的是什么?

  • 不朽妖神最新章节

        苟延残喘者,以诅咒加诸我身,将古魔封印我体,夺我血脉,焚我真躯!杀一人是罪,屠万人称雄,举世为敌,万族向背,那我便把这诸天打碎!踏神殿,斩鲲鹏,镇天渊,刺苍龙,枪挑九天诸神,剑劈八荒鬼雄,叱咤天穹!逼我杀出帝王路,那就杀个天翻地覆,将这污浊之地重犁,将这昏暗之天血洗,踏灭一切敌!

  • 重生鉴宝小甜妻最新章节

        遭人害死后,田甜重生了,而且还得到了一个神奇的鉴宝系统──本以为这个鉴宝系统是老天爷给予自己的金手指,可随着一个个妖魔鬼怪登场,她才知道原来一切并不是那么回事。打小有婚约的未婚夫:放心,一切妖魔鬼怪,在我面前都是纸老虎。

  • 蚀骨密爱:偏执宫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谁也不会想到,亲身父亲会对自己的女儿下药,为的只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利益。却不料,缘分让他们相遇了。可是女人不敢靠近,男人却穷追不舍。五年前那些痛苦钻心痛苦的回忆,面对男人母亲的狠戾;面对女人的犹豫不敢靠近;面对身中情蛊,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血还血;面对结婚的要求,只能妥协。唯一的后遗症却是失去所有的记忆。当再次重逢的他们,是擦肩而过,还是穷追不舍呢?

  • 穿越之妃本惊华最新章节

        原来真正相爱的人没有合不合适,只有相互迁就,只要爱不断,天涯亦咫尺。他霸道冷酷?她视若无睹。他花心滥情?她慢慢调教。最终,他为她散尽后宫,她随他并肩作战驰骋沙场共享天下。斗妃嫔?斗大臣?阴谋阳谋用尽,只为夺君心。看叶青璇如何一步一步俘虏帝君……

  • 萌妻小祖宗最新章节

        老婆,我把整个花店买下来了,你喜欢哪一种花?她反驳:我不是你老婆……老婆,昨天跟你吵架的女同事已经被赶到非洲去了,她不是嫉妒你比她白吗?晒死她!她无奈:我真的不是你老婆……老婆,我把哈根达斯总店的厨师长请来了,你要哪种口味的冰激凌?她怒了:都说了不是你老婆……在这一场追逐的游戏里,他本是为了探索她的秘密,得到那个神秘的玲珑盒,殊不知……他自己早已假戏真做,身心投降。而她在面对被彻底更换的人生,慢慢觉得庆幸。

  • 王爷,侧妃要爬墙最新章节

        “王爷不好了,王妃跟人打起来了!”某王爷:“说了多少次,你代她动手。”小厮:“王爷不好啦,王妃下厨把厨房烧了!”王爷:“什么?还不快快请大夫给王妃看看伤到哪了没!”京城有传言,四王妃嚣张跋扈,常常欺得王爷不敢出声……“胡说!我家王妃以夫为天,事事以本王为主。”王爷被关在门外,寒风阵阵。侍卫转身吐槽:您今晚能进去再说吧。翌日,女主扶着小腰儿倚在门框#王爷天天只想着蒸蒸日上,可有方法治?在线等,特别急#

  • 女总裁的守护狂龙最新章节

        一个家破人亡的小子被神秘师傅带到国外,几年时间就学会师傅的一切手段,杀人技!并带领他的兄弟们成立了世界最强佣兵团,在佣兵团最鼎盛时期自己却以假死回到华夏,后又意外邂逅了妖娆的美丽女总裁,且看他如何一步一步得到美人心,如何一步一步报得灭门之仇。

  • 麻衣鬼算最新章节

        我拥有一双异于常人的阴阳眼,从小便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机缘巧合下,我成了一个算命的,就在师父去世之后,谜团却接踵而来……神秘的龙尸谜案,年过古稀的老太太怀孕,这一件件神秘诡谲的事情背后,竟然和我的阴阳眼有着莫大的关联……缘起缘灭,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我是个算命的,算尽天机,却算不出自己的归宿……

    本章内容提要:
    ...    宋王府,一间大殿里,卢廷、老总管,王冲聚在一起,宋王却不在。     王冲有言在先,如果太真妃来信,卢廷一定要抢先截下,及时通知他过来。另外,一定不能让宋王知道。     “冲公子,你到底给太真妃写了什么东西?”     看着太真妃寄来的信,卢廷和老总管面面相觑。     “信已阅。君,何前倨而后恭也?”     短短的一句话......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