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太真妃失眠了。

    躺在宫帐内,太真妃碾转反侧,脑海里思来想去的都是那首“清平调词一”。从来没有一首诗能这么写到女子的心灵深处,也没有一首诗能这么勾动女子的心扉。

    甚至就连那些目不识丁的老嬷嬷们,都能感受到,那首诗是极美极美的。

    捧着那张信纸,太真妃突然有些明白,那个焚衣坊的宫女为什么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冒着杀头的大罪,藏下这封信,这首诗。

    不是她胆子大,而是明知道如此,也实在是不忍心,下不了手。

    更令太真妃忘忘难忘的是,这明明清平调词一分明只是其中的一首,必然还有第二首,第三首……

    第一首已经这么美妙了,第二首,第三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太真妃失态了。

    ……

    玉真宫中,当太真妃被一首“清平调词”搅的心扉的时候,同一时间,朝堂上另一波风暴也在酝酿着。

    宋王接连数天没有上朝,被圣皇以在家休养的方式,变相排挤出了朝堂,这件事情触怒了群臣,使得众人的反对越发的激烈。

    两方支持和反对的人泾渭分明,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些大臣提议联合宋王,召集大唐帝国各地的大小官吏,收集万人名单,一起联名上书,阻止圣皇。

    不过,就在这个关键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太真妃事件”中最激烈反对者,同时也是众人意见领袖的宋王突然选择了沉默。

    这突然的变化众臣始料不及。没有人认为宋王怕了。

    一些和宋王熟识的大臣去拜访,却从宋王那里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对于太真妃入宫,宋王本来是坚决的。

    但是就在最近,宋王了解到了一些新的情况。虽然宋王说的很模糊。但是众臣还是从宋王那里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太真妃事件另有隐情,真实的情况,或许并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样。

    一刹那,所有人都惊呆了。

    宋王的为人所有人都知道,他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以他大唐亲王的身份,也没有必要撒谎。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宋王的沉默,才会在朝廷众臣中造成巨大的震撼。没有人知道宋王口中的隐情是什么,但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宋王的态度在群臣中引发的效果是惊人的。

    本来众人做好了准备,无论如何,哪怕是死谏也一定要阻止太真妃入宫,阻止这场大唐宫廷里的君臣人伦丑剧。

    但是一刹那间,许许多多的文武大臣,还有地方官吏都犹豫了。

    仅仅只是犹豫,也足够了。

    人的心中只要有一点点的犹豫,就没有办法再像原来那样坚决的反对了。一时间朝堂上反对太真妃的声音,突然之间就小了一半以上。

    整件事情就这样出现了谁也没有预料到的逆转!……

    ……

    “哈哈哈,喜事来了,大喜事来了!……”

    玉真宫里,杨钊一声白色长袍,红光满面,一只手里抓着一轴奏折,一边哈哈大笑,一边从外面走来。

    “咱们最大的仇家,宋王李成器居然突然转了性子了!不但没有反对咱们,反而替咱们说话了!”

    杨钊喜笑颜开,这么长的日子,这是他这段时间最开心的时候了。

    “什么!”

    红色宫帐里,太真妃霍的起身,走到宫帐边缘,也是一脸的意外。

    杨钊也不隐瞒,就把朝廷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妹妹,你是不知道啊。没有了宋王,朝廷里反对我们的人就形不成以前的气象。现在形势对我们是一片大好啊!”

    杨钊眉飞色舞,兴奋不已。

    “哼,什么形势一片大好,这分明就是宋王被陛下贬了之后,怕了,所以想要主动向我们示好!”

    太真妃思忖片刻,突然冷哼一声。

    宋王得罪圣皇,连接了五道圣旨的事情,她早就已经知道。在她看来,宋王现在分明就是示弱。

    “嘿嘿,话也不能这么说。他虽然贬官在家。但是影响力还在,如果他登高一呼,照样还是群臣呼应,对我们可是非常不利。现在,他主动沉默,这对我们可是好消息。”

    杨钊道。

    太真妃哼了一声,却不得不承认,堂兄杨钊说的有道理。虽然圣皇那边完全可以不理会众臣,强行把迎入宫中,纳为妃子。

    但是毕竟被满朝文武指责,大肆唾骂的感觉并不好受。如果能够平平安安,波澜不惊的入宫,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毕竟,进入宫中,她还想要上位,就绝对不能不理会朝臣的非议。

    “咦?妹妹,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杨钊眼尖,透过宫帐,突然注意到太真妃手中拿着什么东西,而且看起来,居然好像还是一封信。

    “嗯?”

    杨钊心中跳了一下,立即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在京师之中,妹妹举目无亲,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亲人,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写信给她。

    “妹妹,我能看一下吗?”

    杨钊伸出一只手道。

    太真妃犹豫了一下,又素知堂兄杨钊的性格是那种不达到目的就一定会钻牛角尖的人,迟疑一下,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将手中的“清平调词一”递了过去。

    “这是一首诗?”

    杨钊呆住了。他什么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妹妹拿在手里,居然是一手诗。

    “嗯。”

    太真妃只是点了点头:

    “看完就还给我,不要弄坏了!”

    杨钊呆了呆,眼中闪过一丝惊诧的神色,这才低下头来,继续看去。对于诗词,杨钊没有什么造诣,叫他掷骰子还差不多。

    不过,就算是杨钊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但也看得出来,这是首诗是写得极好。

    “好诗!确实是好诗。连我这个粗人都看得出来,这是赞美一个女人的。”

    杨钊一边不是很感兴趣的敷衍着,一边随口问了句:

    “宋王李成器!”

    “什么?!”

    就像一道惊雷落在大殿里,杨钊目瞪口呆,差点眼睛都要掉地上了:

    “宋王?李成器?怎么可能!——”

    杨钊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这消息真是史料不及,杨钊简直好像被一座大山撞中一样。

    “我还用得着对你说谎吗?信是几天前送来的,这还是你过来之前的事!”

    太真妃冷冷道。

    “啊?”

    杨钊突然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几天前?这事他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但是这是为什么啊?他想做什么?”

    冷静下来,杨钊感到疑惑不已。

    “哼,之前我还真是不明白,不过,现在听你说的,我倒是明白了。我刚刚已经说了,李成器害怕了。他这是在刻意讨好我们。”

    太真妃冷冷道。想起之前受的那些委屈、指责、谩骂,心中还是有些冤气。

    “我之前还不知道这是宋王送来的,不过这好像不太好吧。……”

    杨钊又拿起手中的信,又看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

    “我虽然不太懂诗,但也看得出来,这首诗里面好像有些思慕的味道啊?妹妹,这要是落到圣皇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宋王怎么会给你寄这种诗?”

    “哥哥,你想多了。看看那纸上的字,像是宋王写得出来的吗?”

    不料,太真妃却是冷冷一笑,毫不在意。确实,如果这首诗是宋王写的,恐怕还真是免不了有些风言风语。

    不过太真妃敢肯定,这根本就不是宋王的字迹。

    “这个,原来不是宋王的笔迹吗?”

    杨钊抄着信纸,尴尬的笑了笑。他刚刚就注意到了,这诗虽然写得很好,但上面的诗却是歪歪扭扭,说起来真是有些难看。

    只是他初来乍来,对朝廷不了解,还以为这些大唐亲王的字迹就是这样。搞了半天,原本根本不是这个宋王写的。

    “哼,虽然不是宋王写的,不过,上面有他的大印。至少,这封他是过了目的,代表了他的意思。他想向用这种方式向我们示好是绝对没错的。”

    太真妃镇定道。

    朝堂上的局势,这种政治上的东西,换了以前,她是绝对看不懂的。但是诋毁和谩骂,还有那种来自朝堂上的非议,是一个女人成长最好的良药。

    现在的她,虽然还谈不上什么精通政治,但也已经绝对不是那个单纯的,一无所知,什么都不懂的女子了。

    “妹妹,其实,如果宋王能够向我们示好的话,说不定……对我们也是一件好事。”

    杨钊斟字酌句,小心翼翼道。

    听得出来,妹妹对宋王有很大的不满,这个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杨钊却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从小在赌坊这种地方厮混,长大,杨钊对这种人情事故早摸的熟透。

    宋王李成器是大唐的亲王,位高权重,虽然一时被圣持贬斥,但是亲王的身份摆在那里。

    两兄妹初来乍到,在京师朝堂中也没什么依靠。虽然齐王和姚家那边是支持自己的,但是杨钊查过,这两家的名声可不是太好,未必就真的是单纯为了帮助自己。

    如果能够同时得到宋王李成器这样的大唐亲王的支持,那对两兄妹在朝中的处境就会有很大的帮助。

    赌坊之中最赚钱的人是谁?庄家!

    为什么?

    因为不管谁和谁在赌,庄家永远都能大小通吃,所有人通吃!

    所以杨钊的意思,齐王和姚家太危险,把宋王一起拉过来,左右逢源,那才是对两兄妹最有帮助的。

    “哼,我受了这么多苦,差点被他害死。就这么放过,也太不甘心了。”

    太真妃却并不愿意罢休。

    “妹妹,那你想怎么办?”

    杨钊小心翼翼道。

    “哥哥,你帮我写一封,就说信已经收到,就问他一句话,君,何前倨而后恭也?”

    太真妃说着,一脸的讥讽。不出了这口恶气,狠狠的讥讽李成器一翻,她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

    “吁!”

    听到太真妃的话,杨钊反而心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至少,妹妹还愿意写信,那就说明她还没有准备和宋王的彻底的撕破脸皮,这件事情就还有些转寰的余地。

    “好!”

    杨钊只说了一句,就按照太真妃说的,转身照办去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君,何前倨而后恭?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君,何前倨而后恭?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君,何前倨而后恭?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君,何前倨而后恭?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君,何前倨而后恭?】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吞天记最新章节

        炎黄古域,浩瀚无边,无尽岁月中诞生诸多太古仙妖,撕裂天地,脱三界五行。更有万物神灵,天生神体,穿梭虚空,逆乱阴阳,无所不能。
        当今乃仙道盛世,万法通天,众生修道,妖孽横行!
        东吴太子吴煜,于绝境中得东方绝世战仙之衣钵,自此横空出世,逆天崛起。
        亿万世人心中,他是普渡众生的帝仙!
        漫天仙佛眼中,他是吞噬天地的妖魔!
        ……
        想和作者探讨剧情,加入讨论群,请加我微信:fengqingyang17k。或搜风青阳。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吞天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娇妻要翻墙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被他亲手送进监狱,一关就是五年。五年后,她出狱,收到的第一份出狱礼物就是他派人送来的离婚协议书,她颤抖着手签了下自己的名字。五年后,她亲眼看着他和自己曾经最好的闺蜜订婚,恩爱两不疑,她却无可奈何。他们都说,她为什么不死在监狱,为什么要出现。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死,她想见自己的孩子,也想再见那个男人,就算她知道,他们之间隔着万重山,隔着世代仇,靠近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而她却还是忍不住,一步一步走向他,掉进他温柔的陷阱。

  • 一胎双宝,鲜妻别想逃最新章节

        她的父亲为了一纸合约把她送上一个中年男人的床,她假意答应,然后趁机逃跑。却不想她在逃跑途中不小心爬错了床,被拆吃入腹。为了离开,她果断的用桌摆砸破了男人的头,潇洒的逃跑。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证明这一夜的证据已经安稳的躺在她的腹中。

  • 恋上麦当劳最新章节

        麦当劳是大人小孩所喜爱的地方
        它的招牌就是服务人员的微笑
        所以,有不少的小小爱情故事发生喔

  • 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最新章节

        某天男科女医生叶佳,接了外诊,被诊的对象是京城权贵赫赫有名的陆大公子——陆晔。病症:看到女人反胃、提不起兴趣、不举。病因:有待查证。病情:有待查证。由于对方给出丰厚的报酬,叶佳无法抗拒,还因为她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她的本职。于是,在排除陆晔不是gay之后的一个月黑风高夜,叶佳穿上了少的可怜的布料,准备亲自验证一下,查清病情,结果……“我要告你诈骗!骗色!”她扶腰咬牙,控诉他。餍足的陆大公子,勾唇,“送上门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后来,众人咋舌,陆家少奶奶怀了,而且竟然一胎生两宝!

  • 妖孽小神农最新章节

        小农民杨一凡偶获神医宝典,从此一飞冲天,强势崛起,冲出深山,挣最多的钱,追最美的女人,成就一段不凡人生。js330

  • 玄武战尊最新章节

        【精品玄幻】【火爆连载中】    末法时代桎梏在半步封神瓶颈的绝代魔头一次意外探险,重生回到百万年前的大争之世,修神诀,炼八荒不灭身,丹阵双绝,熔炼万物,搅动风云,与当世无数英才天骄争辉,夺天地气运,踏上神魔巅峰……js330

  • 灵狐绝命小萌妃最新章节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
        一生为人,一世姻缘
        说什么三生世,
        讲什么来生缘,
        纵使月如梭,烟花繁,莫辜负了绝色韶华年。
        今世情缘今生了,
        莫让哀怨成执念。
        赏繁华,享华年
        今生只与你为伴。
        一曲一场叹,一舞一翩跹,
        十世修为,十世期盼
        抛所有花眯眼,
        弃所有乱情缘,
        纵使芳华逝,朱颜残,莫忘初心相思为覃烟。
        来世情缘守荒冢,
        只是情劫渡也难,
        红尘碾,烟花绽,
        今生来世都相伴。

  • 农门春归最新章节

        再一睁眼,她成了新婚第一天还没洞房就死了丈夫的寡妇,顶着一个“克夫”的头衔,外加一个三岁的小奶娃,沐青咬牙切齿:这个锅我不背!  某娃扑上来“娘亲,我饿~”  某妇斜眼冷笑“你害了我儿子还想跑”  沐青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果断扑到了某人身上“相公,他们都奇虎我…”  1V1,甜宠文,楠竹糙汉子一枚~

  • 军长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不要脸,连未成年人都下得了手!”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上个星期已经成年了。”季然黑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笨丫头真的是老头子给自己挑选的妻子?
        说好的温婉可人呢?
        说好的温和可亲呢?
        说好的温柔体贴呢?
        说好的……
        分明就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

  • 囚爱101次:恶魔老公求放过最新章节

        “你以为我爱你?”金城澈一次次索许,唯有深入眼底的丝丝悲凉泄露他最深处的爱。
        “金城澈,我没有打掉孩子!”沐清歌满眼悲呛,她爱上了这个恶魔,这个将她打入深渊,永不得翻身的恶魔。
        “孩子没有生下来之前,你哪儿也不许去。”金城澈霸道口吻,“你,也是我的,这辈子也别想给我逃。

  • 祖师保佑最新章节

        三百六十行,无祖不立。林易成为百行祖师的凡间代理人,当然要成就各种行业巅峰……  “多谢易牙祖师保佑我的饭店生意兴隆。”  “多谢诸葛亮祖师保佑我的糕点连锁店开遍全国。”  “鲁班祖师,我的房地产公司什么时候能上市啊?”  “扁鹊、华佗,你俩别抢了,你们都是中医祖师爷,行了吧?”  “话说我想进军互联网,应该拜谁当祖师呢?”

  • 萌妃天降:龙帝大人你站住最新章节

        爹爹出轨娘私奔,只能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没有人爱偏生模样也不可爱,命运给她这样一把烂牌,结果还没有打完就被上帝给叫走了!弥留之际对着流星许个愿,焉知命运不能再洗牌!熟,女魂穿小萝莉,她在异域风生水起,而他是异界蛇君,孤独修行千年如一日,一朝穿越他们在异界相遇!人妖殊途却爱恨纠缠,他们携手能走向何处?

  • 独宠亿万娇妻最新章节

        温茜身负血海深仇回归,意外与贺柏森发生一夜纠缠,两人彼此利用,成为合作关系,却不想那男人腹黑霸道偏宠她入骨,让她不知不觉沦陷其中,不能自拔。有人看不惯温茜仗着贺先生的宠爱对曾经欺负她的人下手狠辣,出言声讨,贺先生高冷应对,“我宠的!”

  • 陋俗之扎纸人最新章节

        我叫林三,拜了纸扎匠老余做了师父,刚入门时,师父就告诉我,做纸扎一行有禁忌:纸人画眼不点睛,纸马立足不扬鬃,人笑马叫皆不听,若是不记阎王请。空气潮冷,带着一丝诡异……外边正刮着狂风,哗哗作响,伴随着阴风吹进了屋里。扣扣!呼呼!寿衣铺里,往窗外看去,昏黄的灯光下,一张白色的人脸悄然趴在窗户的玻璃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像是一个点睛的纸人新娘,正往屋子里看着。

  • 网游之骷髅也疯狂最新章节

        人家挖矿我挖坟,人家用金疮药我吃坟头草,人家用魔法药我点香烛,人家打坐回复我住棺材,人家用魔法攻击我扔烧纸,﹉﹉且看一只骷髅如何玩转网游,搅乱风云终成魔!书友群:49509036.欢迎大家来探讨剧情!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修仙狂徒在校园最新章节

        深夜救了个绝美校花,没想到她的后台大的吓人……杨浩偶得仙尊传承,开启逆天神瞳,龙游花都,逆天而起,牛叉的人生开始起航!

  • 重生之都市仙尊最新章节

        修仙大能重生都市,会炼丹,能炼器,懂阵法。且看陈远如何在都市吊打一切,一步步登临绝巅。

    本章内容提要:
    ...    这一夜,太真妃失眠了。     躺在宫帐内,太真妃碾转反侧,脑海里思来想去的都是那首“清平调词一”。从来没有一首诗能这么写到女子的心灵深处,也没有一首诗能这么勾动女子的心扉。     甚至就连那些目不识丁的老嬷嬷们,都能感受到,那首诗是极美极美的。     捧着那张信纸,太真妃突然有些明白,那个焚衣坊的宫女为什么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